穿成虐文女主的长嫂(顾妙徐燕舟)

穿成虐文女主的长嫂(顾妙徐燕舟)

导读:顾妙徐燕舟小说————穿成虐文女主的长嫂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将月去所著,讲述了顾妙穿成古早虐文女主徐幼薇的长嫂。她嫁给大将军徐燕舟当日红喜差点变白丧。徐燕舟延误军机身受重伤就剩一

小说介绍

顾妙徐燕舟小说————穿成虐文女主的长嫂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将月去所著,讲述了顾妙穿成古早虐文女主徐幼薇的长嫂。她嫁给大将军徐燕舟当日红喜差点变白丧。徐燕舟延误军机身受重伤就剩一

顾妙徐燕舟内容介绍

皓月当空。
顾妙躲在树后,握着一根手臂粗的木棍。
正前方不远处是御前大总管陈海,他声音尖细刺耳,“徐姑娘,皇上惦记您,想着先把您接进宫,您家人先等这阵子过去再说,您随老奴回吧。”
徐幼薇站的笔直,哪怕穿着朴素的布裙也难掩姿色,她手紧紧攥着,“我不会去的。”
陈海笑僵在脸上,“徐姑娘,您兄长延误军机,皇上宽宏大量不计较,只流放西北,但您是千金之躯,这一路上不好过吧,您受不了这苦,快随奴才回宫,皇上会护着您。”

穿成虐文女主的长嫂顾妙徐燕舟全文阅读

徐幼薇还是那句话,“就算吃苦受累,我也守着兄长,你走吧。”
陈海眯了眯眼,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就算是把徐幼薇敲晕也得把她带回去。
他暗自琢磨,忽然后脑一痛,便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顾妙放下棍子,把陈海踢开,心里骂了句人渣。
徐幼薇脸色惨白,泪珠从眼眶划下来,“***……”
顾妙拍拍她肩膀,安慰道:“别怕。”
对这个姑娘顾妙只有心疼,她穿进《锁宫墙》这本书里已经好几天了,现在正在流放的路上。
徐幼薇是女主,气质清冷高傲,男主周宁琛对徐幼薇一见钟情之后便开始强取豪夺。
先是设计夺取徐幼薇兄长徐燕舟兵权,将徐家流放西北,而后在流放路上将徐幼薇强带回宫。
徐幼薇抵死不从,周宁琛便开始虐身虐心,经过失忆流产跳城墙多个剧情,徐幼薇身心遭受巨创抑郁而终。
原身是徐幼薇的***,大婚当日侍卫把只剩一口气的徐燕舟抬回来。
紧接着就是抄家流放的圣旨,原身娘家送了五十两银子彻底断绝关系,顾妙醒的时候已经在流放的路上了。
顾妙记着剧情知道今晚陈海会过来,所以提前准备把老太监敲晕。
陈海奉秘旨行事,根本没带几个人,对徐家几个老弱病残更没放在心上,这才让顾妙得了逞。
徐幼薇擦干眼泪,“***我们快走吧,他醒了肯定不会轻易放过的。”
顾妙就让他醒不了,她捡起棍子使劲抡下去,“先不急,他身上肯定带着银子呢。”
徐幼薇表情一滞,“这……”
顾妙道:“这怎么了,咱们正缺钱,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我来搜。”
陈海身上果然有银子,五十两碎银三百两银票,徐家被抄家,只有身上偷偷塞了点碎银子,剩下就是她娘给的五十两了,徐燕舟要用人参吊命,哪里都要花钱。
陈海真是雪中送炭。
顾妙还搜出来一块玉佩,“找时间当了,给你哥买药。”
徐幼薇点点头,天太黑了,还有风声,她有点害怕,“***我们快回去吧……”
顾妙看向陈海的衣服,这衣服挺好看,在月色下金光闪闪,她认真看了看,“这上面是金线吗?”
徐幼薇辨认出是金线绣的云纹,“是金线。”
顾妙当机立断,“衣服也扒了。”
徐幼薇想想昏迷不醒的兄长,咬着牙和顾妙一起把陈海衣服脱了。
顾妙把东西收好,冲徐幼薇道:“你先回去,我看看那两个侍卫。”
徐幼薇怎么会让顾妙去冒险,陈海什么都没拿,侍卫可是拿着刀的,“***我们快逃吧。”
顾妙摸摸徐幼薇的头,笑道:“咱们在流放,能逃哪儿去。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你先回去守着母亲,别让她担心,我去去就回。”
顾妙拿着棍子,悄***往前走。
她从末世而来,杀人是不怕的,不把人弄死还等着他们回去告状?
顾妙力气大,提着棍子绕到马车后面,一棍子一个把两个人解决,还搜了两把匕首。
回去路过陈海,顾妙咬咬牙一刀下去。
比起徐家受得苦,这远远不够。
顾妙收拾妥当,步伐轻快地进了破庙。
卢氏抱着徐燕南不敢合眼,“你回来了,没,没事吧……”
卢氏并不喜欢这个儿媳妇,顾妙是顾家庶女,并不受宠,她嫁徐燕舟嫁得也不光彩。
原本和徐燕舟定亲的是顾家嫡女顾玥,可却送来了顾妙,想来也是提前知道徐家出事。
顾妙摇摇头,“没事,我去看看燕舟。”
徐燕舟躺在壁龛前杂乱的稻草上,他五官精致地不像话,长而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唇上颜色浅淡,带着抹病色的苍白,好似飘到水中经河水洗礼的花瓣。
他这样躺着,就像遥远山巅上的初雪,清冷又疏离。
徐家人都好看到了极点,徐燕舟徐幼薇兄妹俩极像,徐幼薇是冬日寒梅,一身傲骨,只可惜引来了豺狼。
顾妙用手贴了贴徐燕舟的额头,还好没发烧。
九月雨水多,前两日下了场雨,顾妙就怕徐燕舟遭不住,等路过镇子找大夫看一看,有她在肯定让徐燕舟好起来。
她在末世苟到最后就是靠着一身力气和灵泉,灵泉能治伤救命,只是现在灵泉一日只有两滴,少得可怜。
徐幼薇趁着月光拆衣服上的金线,卢氏低着头哄徐燕南。
曾经养尊处优穿着锦衣罗衫,现在只穿布裙,连个钗饰都没有,简直是从云端坠入泥潭。
卢氏眼睛红肿,她抬起头,欲言又止,好半响才弱弱道:“阿妙,有钱了就买些肉吧,燕南他吃不下干粮。”

顾妙徐燕舟免费阅读

流放几日,从盛京一路往北,走了一百多里路。
三个官差看着她们,每日发干粮,都是就着凉水吃下去的。
大人还好,徐燕南太小了,他从没受过这样的苦,嗓子细咽不下,人已经瘦了一圈。
顾妙也想吃肉,她在末世好几年没过吃肉了,来到这儿直接被流放,“明天吧,要是吃肉肯定要过官差那关,娘你睡一会儿,我抱着燕南。”
卢氏喜极而泣,“好好好,你要是困了就把燕南给我,钱还是可着燕舟,真是苦了你了……”
顾妙抱着徐燕南,偷偷给他喂了滴灵泉,她对徐幼薇道:“你也睡会儿。”
徐幼薇冲着顾妙笑了笑,“我把金线拆了再睡,***……今日谢谢你。”
若不是顾妙感觉有人跟着他们,她恐怕要被带回去。
她曾以为周宁琛是良人,可他夺了哥哥兵权,将徐家流放。
徐幼薇根本不信战无不胜的哥哥会延误军机。
顾妙道:“小事,等到了西北,我们就安顿下来好好过日子。”
徐幼薇点点头,“***,我是不会走的,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们在一块。”
顾妙心里不是滋味。
按照剧情,徐幼薇今晚会被陈海带走,过不了多久徐家满门意外惨死,周宁琛骗徐幼薇家人还在,已经派人去接了,徐幼薇就傻傻地信以为真。
到了最后皇后告诉徐幼薇徐家人早就死光了。
徐燕舟,卢氏,顾妙,还有五岁的徐燕南,全被山贼杀死,无一幸免。
卢氏和顾妙临死前还被山贼欺辱,死不瞑目。
徐幼薇自此一病不起,精神恍惚。
顾妙道:“不会死的,谁都不会。”
徐幼薇吸吸鼻子,认低头拆金线,拆着拆着就睡着了。
顾妙一晚没睡,她有灵泉,倒也不觉得累。
天刚亮,官差就进来,冷呵道:“都起来,赶路了。”
徐燕南还没醒,顾妙把卢氏徐幼薇叫起来,三人啃了几口冷硬的干粮就开始北行。
顾妙给徐燕舟喂了一滴灵泉,把他背到板车上,徐幼薇走过来,执拗地和顾妙一起推。
徐燕南也醒了,拉着卢氏的手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迈。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徐燕南摔在地上,小脸惨白,“娘,我饿……”
最前面的官差李成亮皱着眉停下,“怎么回事,快点走!”
卢氏抱着孩子掩面哭泣,顾妙递过去一块碎银子,“官差大哥,我们打个商量。”
李成亮油盐不进,“快点走,别耽误时间。”
顾妙无法,只能先把徐燕南抱到板车上,卢氏偷偷抹泪,她心疼孩子,又无可奈何,到了中午,可算能休息一会儿。
李成亮发了干粮,“快些吃,吃完好赶路。”
卢氏把干粮掰成小块,泡着水喂给徐燕南,徐燕南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
徐燕南平日早饭吃牛***蒸饺,有各式各样的小菜,白天还有点心吃,现在只有干巴巴的饼。
顾妙听周围有水声,“娘,我去灌点水。”
她带着水囊,走了一段路果然看见一条小河,顾妙发现河里有鱼!
顾妙吞了吞口水,这可是肉啊。
她都好几年没吃过肉了。
顾妙把鞋袜脱了,下河摸鱼,她眼神好,还真抓了两条。
顾妙迅速用把鱼收拾好,用树叶裹了赶紧跑回去。
李成亮不满地催促:“回来了就快点赶路,磨磨蹭蹭什么时候才能到。”
顾妙小心陪着笑,“劳烦官差大哥久等了,劳烦了。”
卢氏望了眼顾妙,见顾妙偷偷把什么东西放在板车上,紧张地不知怎么好。
顾妙小声道:“我抓了鱼,等晚上咱们烤着吃。”
李成亮一脸不满,她们还当自己住在将军府吗?被流放了也不知道安份点,要不是皇上吩咐,这群人要戴上镣铐用鞭子抽着走。
真是不知好歹。
李成亮看过去,厉声问道:“你把什么塞车上了?”

小编推荐理由

穿成虐文女主的长嫂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