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诡镜世界体验生活[无限](行希风林渊)

我在诡镜世界体验生活[无限](行希风林渊)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行希风林渊,我在诡镜世界体验生活[无限]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林渊半夜照了个镜子,醒来就已身处非生即死的镜门世界。镜子倒计,想要活命,他们就要连闯八扇镜子,找到唯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行希风林渊,我在诡镜世界体验生活[无限]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林渊半夜照了个镜子,醒来就已身处非生即死的镜门世界。镜子倒计,想要活命,他们就要连闯八扇镜子,找到唯

行希风林渊小说简介

那道裂痕,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每个人的镜子上。
所有人僵着脸盯着镜子看,一时没人说话。
杨宇看着“计时开始”的字样,突然有了个大胆的猜测。
“三日为期……”他开口说道,“这倒计时不会是以裂痕来计算的吧?如果说三天后没有完成任务,我们的镜子难道就会全部碎掉然后出局?”
他话音未落,一阵阴风就吹进了屋子。

我在诡镜世界体验生活[无限]行希风林渊全文阅读

这阵诡异的风愣是把红烛吹灭了好几支,就像在肯定杨宇的回答。
“阿嚏——”林渊打了个喷嚏。
他看了眼身上后才发现,他还穿着来这里之前的背心短裤。
这鬼天气怎么和现实里差那么多,感冒了镜子里给治吗?
他无奈地搓了一下手。
一个胖男生看到林渊抱着胳膊哈气,于是从背包里拿出了黑色的长袖长裤,说:“我这儿有一套干净的衣服,就是不知道你穿合不合身。”
“帮了我大忙,多谢。”林渊接过衣服,对那个男生笑了笑。
屋外隐约能听见乌鸦凄厉的叫声,伴随着女鬼的笑声,飘荡环绕。
众人继续僵着脸看着那条裂痕。
怎么感觉这个在裂纹旁边,好像又多出来些小裂缝?
他们的脸色突然又变得有些难看。
杨宇沉默了一会,突然开口问道:“林哥,我刚刚的推测,你觉得有道理吗?”
“嗯,八成就是了。”林渊把镜子随意往裤子口袋里一塞,没有再看一眼。
杨宇看林渊如此淡定,小声问:“你不怕吗?”
林渊瞥他一眼:“怕有用吗?”
杨宇:“……没用。”
道理大家都懂,可是这种时候是个人都会害怕的吧。
这么淡定,还是常人吗?
“各位……”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阴森传来。
“啊啊啊啊啊——”伴随着好几个女生的尖叫,众人怀里揣着镜子,全部条件反射地往角落里躲。整个过程几乎一秒完成,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林渊和行希风还站在木桌旁。
林渊:“……”
这反应速度,也是厉害。
林渊活动了下脖子后转了身。门口站的是一个老人,他裹着黑纹长袍,宽大的衣帽遮着他的脸,只露出了苍白削瘦的下巴,他佝偻着背,瘦弱得仿佛下一秒就要噎了气。
黑袍老人提着油灯,声音沙哑低沉:“我带各位去客房吧。”
-
空气中带着古宅年久失修的酸腐味。
所有人跟在黑袍老人的身后,默不作声。木地板吱嘎响着,他们穿过了一条条黝黑看不到尽头的走廊,一切都显得十分诡谲阴森。
杨宇看了眼走在最前面的林渊和行希风,悄悄用手肘撞了一下陈琳:“这老人是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
没等他说完,黑袍老人的声音就幽幽传来:“勿动,勿听,勿看。”
杨宇乖乖闭了嘴。
他们终于到了住处,院子里依旧种着大片的百合花。
大小厢房围着花坛分布在院中,布局就和四合院差不多。
“两人一间。”黑袍老人给他们发着木头房牌。宽大的袖袍配着瘦骨嶙峋的手臂,竟显得有些可怖。
行希风看了一眼他的手,微微蹙眉。
“房牌上竟然有我的名字……”杨宇开始仔细观察起他手里的房牌来。
它被条红绳串着,破破烂烂,上面的依稀能看到“朱雀”两字。
“你的是什么?”杨宇凑过去看陈琳手里的那块,牌子上面写的是“青龙”。他下意识说道:“和我的不一样,好可惜……”还没说完,就又被杨叔狠狠拍了脑袋。
“你这臭小子在想些什么?”
杨宇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没有其他意思……”
很快,每个人都拿到了手里的房牌。
陈琳和一个高中女生住“青龙”。杨宇和杨叔住“朱雀”。
其他的也两两分在了 “白虎”和“玄武”。
看来这镜子中的世界还是遵循了一些现实规则的,杨宇宽慰。
这孤男寡女要是共处一室,不晓得会发生什么。
“这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都齐了……”杨叔看着大家手里的牌子,突然疑惑,“不对啊,这就四间房,还有一间呢?”
大家这才发现,从分房牌开始就有两人一直没说话。
只见行希风和林渊双双黑着脸,就这么拿着牌子站在一边,默不出声。
手里的房牌上写的都是“良缘”。
众人:“……”
安排完住所后,黑袍老人突然咯咯笑了起来。
他灰白干裂的嘴唇微微动着,缓缓说道:“子时后宵禁,各位现在可以回屋歇息了。”
说完,他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回房间吗?”高中女生问。
“还能怎么办,这老人这么说,这女鬼作息这么写,当然得等天亮才能行动啊。”
林渊没仔细听他们说话。
他看着那块写着“良缘”的房牌,陷入了沉思。这房牌他总觉得有什么古怪,但是又说不上来。
且不说分房古怪,就连房牌的形状和样子,也透着不对劲。
这刻在上面的名字……就好像是给他们量身定做的一样。
等他回过神来,行希风早已回房。
-
夜深人静,所有人都进了房间。
和其他四间不一样,林渊和行希风的房间还要再穿过一条长走廊。“良缘”的房间就像独立出来的偏院,门口同样有处百合花坛。
“这个鬼地方怎么这么穷酸,连个门锁都没有。”林渊关上了门,半开玩笑道。
他观察了下屋里的布置。房间不算大,但也还算宽敞,里面简单放置了一些红木家具,有衣橱,床塌,小圆桌子和椅凳。
两束百合放在床榻边的柜子上,一旁还有个带着大铜镜的梳妆台,看上去并无古怪。
只是这屋子里红帐红烛红被褥的,和洞房没差。
看着那两束百合,林渊走过去掂量了下,又微微蹙起眉,像在思考着什么。
行希风倚在衣橱上,手上的银戒在烛火下微透着红光。
被红光闪了下,林渊下意识眨了眨眼。他放下百合花后又在屋子来回渡了几步,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好像真只是一间普通的房间。

行希风林渊免费阅读

不过这梳妆台带着这么大一个铜镜,还是让人有些在意。
林渊:“这房间名字这么不正常,你说会不会有古怪?”
行希风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不过,既是良缘……”林渊看行希风没说话,又开始不正经起来,“那就得好好珍惜了,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呢。”
行希风:“……”
他的拇指低了会儿戒指,许久丢下一句:“那你自己留着过去吧。”
-
蜡烛微弱地发出温暖的红光。
林渊斜靠在床榻上,一手撑着头,另一手拿着镜子出神。自打裂缝出现后,镜面就恢复到了最初的模样,连微光也没有了。
他又突然想起家里那面古怪的方镜。
“对了,问你个事。”林渊突然开口,“你怎么过来的?”
行希风微微一怔,说道:“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林渊有些疑惑。
如果说不记得的话,看着带过来的镜子应该也多少也会记得些。
不过……好像从最开始,他就没见过行希风拿出过镜子。
林渊说:“那你的镜子呢?看着镜子不会想起些什么吗?”
行希风摇摇头:“试过,没用。”
他并非没有试过这个方法,可还是想不起来。有段记忆感觉封尘已久,只能隐约从里面翻找出点模糊的痕迹。
比如他依稀记得有镜子破碎,还有一些哭喊和尖叫声。
行希风从口袋里拿出了镜子。
林渊一愣。
这是一块小圆镜,简简单单,甚至连边框都没有,就是块毛玻璃。
不过这些在行希风看来并不是重点。他最在意的是从一开始,这块玻璃样的镜子就没有浮现过任何字,甚至连微光都没有。
除了倒计时的那条裂纹外,镜面从头到尾都只是不反光的锈铜色。
林渊刚想说话,突然皱起了眉,往门口那里呵了句:“谁?”
门吱嘎一声地被推开。
所有人就站在门口,他们手里或提油灯或拿烛台,全部盯着他们俩看。
林渊:“……”
这还真有一种闹洞房的既视感。
“那什么……今晚我们能过来挤一挤吗?”一个胖胖的男生鼓起勇气问道,他拿着油灯的手微微颤抖,声音越来越小。
行希风淡淡看了他一眼:“为什么?”
他的嗓音带着冷冽的冰泉质感,听上去不近人情到极致。
男生被冻得一哆嗦,立马没了声。
“是这样的,两个人住一间感觉有点不太/安全,而且……”杨叔看了眼行希风,开始打圆场,“而且看你们俩胆子都比较大,大家住一起也能有个照应……”
男生疯狂点头。
行希风抬眸看着众人,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没有再说话。
气氛一时变得十分尴尬。
林渊挠了挠头,看向行希风,语气里带了丝劝说的意味:“一起也没关系吧?”
行希风收回了目光,淡淡说了句:“随便你。”
听到可以住一间,男生的眼睛一亮:“明天我们打算一起行动……”
他用目光小心地征询着林渊的意见。
虽然林渊看上去很好相处,但他依旧很紧张,总觉得他身上也有一种说不清的距离感。
林渊想也没想就回道:“嗯,好啊。”
虽然独来独往惯了,但是他并不是特别在意和别人搭档这件事,总觉得以前也这么别人搭档过。
不过和他搭档是一回事,能不能合作愉快就是另一回事了。
-
所有人都进了门,房间变得略微拥挤了起来。
他们决定围坐在桌子前抱团取暖。
除了那个平头男。
他从过来前就一直在犹豫。一方面他害怕女鬼,另一方面该死的自尊心让他拉不下脸,最终他还是决定靠在房间门口的柱子上。
平头男又掏出了口袋里的中华。自打他来这个鬼地方后,就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盒里面已经没有剩下多少了。
他抽出其中一支,那根烟没拿稳就掉到了地上,滚到了旁边一个人的鞋旁。
“草,怎么点根烟都这么难。”他骂骂咧咧地弯下腰,却无意瞥见了那个人的鞋。那是双红色的绣花鞋,上面绣着大片的牡丹花。
这怎么看,都不是现代人穿的鞋子。
-
窗外簌簌发响的树叶子停止了晃动。
周围渐渐安静下来,变成了死一般的寂静。
平头咽了下口水,他保持着弯腰的***,不敢抬头。
看着绣花鞋旁的那支烟,他又猛吸一口气。
不就是一双绣花鞋而已,说不定是谁穿着玩的,老子还怕了??
于是他鼓足勇气,视线从绣花鞋缓缓上移。
雪白到不正常的削瘦脚踝……
现在小姑娘皮肤白一点,正常。
血红到诡异的轻薄纱裙……
只是红得稍微像血了点,没事。
凌乱垂到腰间的黑色长直发,无数青筋凸起的长白脖颈。
这个……
一张惨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的脸,正顶着红唇冲他笑。
“小茹的嫁衣褪色了……”她的嘴唇咧开到耳根,露出洁白的尖牙,笑得甜美又诡异,“这位公子要不要帮我一个忙?”

小编推荐理由

我在诡镜世界体验生活[无限]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