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灿若星辰(言初林随舟)

你灿若星辰(言初林随舟)

导读:主角是言初林随舟小说名字是《你灿若星辰》所著的言情小说,你灿若星辰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见她听话,宋父打算将她嫁给医药世家林家的二儿子,传闻称他个性古怪,不良嗜好极多。言初连夜收拾了行李。

小说介绍

主角是言初林随舟小说名字是《你灿若星辰》所著的言情小说,你灿若星辰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见她听话,宋父打算将她嫁给医药世家林家的二儿子,传闻称他个性古怪,不良嗜好极多。言初连夜收拾了行李,她逃到了村农县,准备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小说简介

言初是流落在外的宋家真千金,在外生活多年,她和亲生父母的关系比较微妙。知道父母更偏心宋千羽后,她在人前,都装得格外乖巧。

你灿若星辰全文阅读

言初脸上发烫,大脑一片空白,她盯着林随舟赤着的上半身,完全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脚下像是灌了铅,眼睛也不受控,她的视线怎么都移不开。
林随舟拧着眉,防备地盯着突然闯进他视野里的言初,他对这意料之外的场景,本能的排斥。
见言初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他的眉皱了起来。
“看够了没?”说着,他将手上的毛巾随意地扔在了台子上的脸盆里,脸盆里的水,溅起了不小的水花。
他不带感情的语调让言初回了神,她连忙拿起手上的东西,伸向他:“齐校长要我转交的。”
林随舟的脸色并没有好看多少,他几步上前,将言初递上来的挂号信抽走。
他动作很快,等言初反应过来,她的手还直直地向前伸着,模样特别可笑。她忙缩回手,脸色讪讪的。这时指间传来微微的刺痛,刚才他将东西抽走时速度太快,纸张摩擦时***到了皮肤。
见她手指不自然地摩挲着,林随舟薄唇微启,脸上虽然还有愠色,却还是礼貌地说了一句:“谢谢。”
“不用谢。”言初正在思索要不要再说什么时,林随舟的手已经搭在门上了。
“还有事?”
“没了。”
他微微点头,说了一声辛苦了,就把门给关上了。
嘎吱一声,将两人的世界隔绝开来,接着传来一道清脆利落的落锁声。
言初并不是一个喜欢多想的人。但她这时也意识到了,林随舟对她产生了反感。
她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够倒霉的,居然正好撞上了人家擦身。她哪知道这门关的这么不严实,她一推就开了。
下午第一节课下课,言初在讲桌前批改作业。这时候周青跑过来,在她周围绕了一圈后,出声:“言老师,你心情不好吗?”
“怎么会。”言初挤出一丝笑,放下笔:“怎么不跟其他同学去玩?”
“因为我觉得你不太开心,所以想来安慰你。”
“老师没有不开心。”
“你有,老师平时嘴角那都有个小小的酒窝的,可今天没有。”
言初没想到她观察这么细致,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这时候外面传来了***动声,言初起身,朝外面张望了下,开口:“周青,你知道他们在玩什么吗?”
“是林医生来了,大家在欢呼呢!我们都很喜欢林医生的。”
“他来有什么事?”
“给林老师班上的一个孩子检查手臂啊,上午我还听见校长和林老师说呢,让她趁林医生来的时候,转交个东西给他。”
言初怔住,大脑飞速运转,瞬间明白了一些事。
“周青,你去把他们都叫进来吧,马上要上课了。”
“好的。”小孩到底还是比较单纯的,言初给她交代了个任务,她就欢快地奔了出去,完全没注意言初脸上的恼意。
晚上,言初在房间备课,听到外面传来了动静,她径直走到了房间外。
林芍刚拍完照回来,此刻正在摆弄她的手机,所以没有发觉言初正盯着她。言初看了她几秒后,直接了当地开口:“你知道林医生下午会来给你班的孩子做检查,是吗?”
林芍愣了下,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她抬起头,就见言初面容平静,那神色,近似于冷漠。
“知道又怎么样?”
“那你还让我把东西给他送过去?”
林芍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直接顶了回去:“那又怎么样?你去给他送少你半块肉了吗,才几步路!”
顿了顿,她又笑盈盈地补了一句:“况且你不是喜欢他?”
带着些许的调侃和沾沾自喜。
言初目光如平静的湖水,清清冷冷的,完全没有被她的话干扰。林芍被她这么看着,莫名就犯怵了,咬着唇就要回房间。
就听身后的言初开口。
“我来这里,是来教书的。”
“我不想惹麻烦,也不希望麻烦招惹我。”
“你别把我逼急了。”
她回过头,怒极反笑:“你威胁我?”
“没有。”言初表现的很淡定:“只是告诉你一声。”
她沉着脸,继续道 “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没有什么是怕的。
林芍半笑不笑:“你这人,架子还挺足。”
言初侧了下头,眼睛被垂下来的发丝遮住,昏暗的灯光下,半张脸都陷入了阴影里。
林芍没想到这好脾气的言初,倔起来那么冲。想着这小村子偏僻,要是出点事,通知她家人都要十天半个月,到时候她怕是都臭了。
“好了好了,我就给你开个玩笑,别当真,以后不会了。”
言初点点头,林芍给了这台阶,她也就顺势下了。她也不在乎林芍对她的印象变差,反正她来这里,也不是为了交朋友的。
只是,想到林随舟那冷漠防备的眼神………
言初苦笑,那一点朦胧的好感,也只能让它无疾而终了。
虽然为这事她不开心了几天,但她把状态调整的很好。认真备课上课,尽力做到最好。
班上有个女孩叫张妍,是个非常开朗好学的孩子,她的家在村子外的山坡脚下,条件比村里大部分孩子要糟糕。不过,小姑娘每天都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衣服上什么污渍都没有,脸上的笑容也很开朗。
只是,这孩子几天没来学校了,前天她去她家找她,她妈妈和她说,张妍身体不好,要在家歇两天。
言初决定去她家家访,了解下孩子的家庭情况,顺便看看孩子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晚上六点,言初批完作业,回宿舍拿了几个果子,就往张妍家走去。
去她家要出村子,要走将近五六百米。她家的房子是很老旧的木板房,看着摇摇欲坠。
言初怎么也没想到,她刚走到她家门口,就看到张妍正在打扫卫生,她背上还背了个孩子。
“张妍,你病好了?”
看到言初,张妍的脸一红,犹豫了会,她点点头:“已经都好了。”
“那为什么不回学校去念书?”
张妍嗫嚅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合理的理由。这时候,一个五十来岁的女人从屋里走出来,那是张妍的妈妈,见到言初,她陪着笑脸道:“言老师来了啊!”
“张妍妈妈,张妍病已经好了吧,明天能上学了吗?”
“是这样的言老师,我想让张妍再多请几个月的假。”
“她爸进城打工了,我要在家做编带贴补家用,她弟弟年纪小没人带,所以……”
“这怎么行,这样孩子功课会落下的。”
“哎呀言老师,我们山里的姑娘认识几个字就行了,没必要读那么多书,比不得你们大城市出身的。”
“话不是那么说的,她是您女儿,您也希望她能变得更好不是吗?”
“她弟弟还小呢,没她在家里帮衬着,怎么行?况且读书有啥用啊,你们村的那个王倩,几年前也是拼了命的读书,结果考到县里,高中毕业就跟野男人跑了,她爹妈哭都没地方哭去。”
言初也不知道怎么劝她,然后把目光投向了张妍,小姑娘正背着哭闹的弟弟,边走边哄。
几秒钟后,她开口了:“言老师,我还是在家里带弟弟吧,我妈妈太辛苦了,为了做工,手都磨破了。”
“那是大人的事,不该你这个小孩子来牺牲。”言初觉得张妍已经够懂事了,结果她家人还嫌不够,连书都不让她读了。
“可是我继续读书,弟弟就要挨饿,他是男孩子,是我爸妈的宝。”
这是什么道理!言初气急,刚想再说几句,张妍的妈已经不耐烦了。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我女儿都说了她不读了,你别来教坏她!”
对于母亲的突然发作,张妍没有半点反应,默默地背着弟弟进屋去了,言初看着她的背影,难受的要命。
言初是被张妍的妈推出去的。
她一步一挪地往村子里走,走了一会,就跟泄了气似的,往山坡旁一坐,然后就抬头看起了星星。
这里的夜空,名不虚传,真的非常的美。
可星空下,居然是这样的世界。言初希望这里的孩子能飞到更广阔的世界里,去看不一样的风景。
她有些烦躁的蹭了下地面,嘟囔了一句:“都那么难了,干嘛还再生。”
这时候,一道清冷的男声响起。
“这么晚了,你待在这里想干什么?”
看到林随舟,言初愣了下。
他身上背着个不小的包,身形挺直,月色下他整个人看着风尘仆仆的,应该是刚从外面办完事回来。他眸色漆黑,面容和刚见是一样无波无澜。
言初看愣了,没有立刻做出反应。见她没动,林随舟又开口了。
“回去吧,这里晚上不安全。。”
言初哦了一声,随即慢慢地起身。。
脚下的沙子和鞋底摩擦后发出了不小的声响。言初心情变得很烦躁了,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那不远处的小破屋子。
她仿佛看到了。
里面的女孩,被埋葬了的一生。
最可悲的是张妍陷入了一种应该自我奉献的氛围里。
身后的脚步声停了,林随舟也停下了步子,转过身就看到言初望着远处,在发呆。
他看了一眼那间房子,一下子懂了。
“这里的人只要活着,你的理想主义在这里格格不入。”很不近人情的批评。
言初是明白的,人最基本的需要,就是生存。
可是她很讨厌人生被他人拿捏。
“可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选择人生的机会。”
她的脑海里想到了很多以前的事,手攥得更紧了,指尖陷入了掌心的肉里。
林随舟看向她,他看到了她眼里复杂的情绪。
有悲恸,也有***的恨意。

你灿若星辰免费阅读

因为张妍的事,言初心情差到家,连那天和林随舟偶遇的事,都没有在她心里留下多少痕迹。
她和校长说了这事,校长说这在他们这很常见。县里的人常常会来村里给村民做思想工作,普及义务教育。不过效果都不是很好,家长大多是让孩子读两天后,又歇长病假了。
过了两天。张妍竟然回到了学校。言初高兴极了,课余时间就帮她补课,还叮嘱她有什么不会的就来问自己。
晚上,言初正在宿舍里批作业,林芍突然神神秘秘地凑到她跟前来。和她发生冲突之后,言初并没有主动和她接触,可林芍的态度却很微妙,常常凑上来和她闲聊,模样自然随意,好像她们从来没有闹过矛盾一样。
言初对她的好心态十分佩服。
“你们班那张妍,原本是不读了吧?”
“嗯。”
“我听说县里面来人了,给她家做思想工作了。” 言初恍然,难怪张妍突然回来了,不过她也担心,等人一走,张妍的妈会不会又逼着孩子回家帮衬。
“之前孩子们都是回家吃午饭的,我听校长说,有民间慈善机构给我们学校提供帮助,每天都有营养午餐。那张妍的妈觉得这便宜不能不占,就送孩子过来了。”
言初……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林芍嘴巴闲不住,继续往下说道:“都说这事能成,林随舟出了不少力,动了不少人脉。我早就说了,他肯定有背景,搞不好是个跑出来体验生活的富二代。可惜他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我怎么勾搭都没用。”
说着她又感叹起来:“你看他那腿,再看他那腰,还有那副禁欲的死样子,真是***的要人命。”
……
她吹嘘了林随舟一通,不过后面的话,言初没有听***。
她不禁开始回忆那天和林随舟偶遇的场景了。当她说希望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时,林随舟的表情是怎样的?
她遗憾那时候没有再仔细看看,意识到自己想入非非、自作多情的时候,她又强迫自己就此打住。
和林芍说得一样,学校果然开始提供营养午餐了。
饭菜很不错,一大荤两小素。饭后还有一盒牛奶和一个鸡蛋,营养均衡。
孩子们都吃得很香,言初注意到,张妍将鸡蛋和牛奶都都藏到了自己的小书包里,她觉得奇怪,就走过去问她是不是不想吃。
张妍抿抿嘴,似有些不好意思,然后红着脸道:“我妈说了,我弟在长身体,让我给他带点。”
说着她乐观地笑笑:“我是姐姐,让着弟弟是应该的。”
言初面露无奈,她也不知道怎么去评价她的行为,就把自己的拿给她,看着她吃下去了。
晚上回了宿舍,言初看到放在她桌上的牛奶鸡蛋,面露诧异。林芍刚洗完头,正拿布擦头,路过言初房间的时候看她拿着那包吃的在琢磨,便和她解释:“我不要吃,给你了。”
说着轻笑一声,道:“你的不是让给你班上那小丫头了吗?我要减肥,以后我的份,你拿去好了。”
言初没有马上接话,林芍早就习惯她的沉默了,所以也没有感觉尴尬,径直往自己房间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听到身后轻轻的一声:“谢谢。”
声音虽然轻,但却十分真心实意。林芍越来越确定了,这言初之前的日子肯定过的不好。
她当初可是给她使了绊子,让她在林随舟闹了个没脸,结果一盒牛奶一个鸡蛋就把她打发了。
这人和她完全是两个世界的。林芍摇摇头,只觉得好笑,却也没表现出来,抬手扬了扬,让她别太当一回事。
半夜里,言初听到隔壁一阵呻/吟声,她向来浅眠,一下子就坐起来了。
“怎么了?”她走到林芍房门那轻声询问。
回答她的是浅浅无力的***声。
言初意识到情况不太好,忙进了她的房间,打开床边的小灯,就看到林芍脸色苍白,嘴唇哆嗦,模样很吓人。
“你怎么了?”
林芍说不出来,她觉得自己胃难受的厉害,心脏那也很难受。
言初当机立断:“我去帮你找医生。”
说完,她就飞快地跑了出去。
她去找孙医生,可到了卫生所,看到门上贴的通知才知道孙医生外出了。想到林芍的样子,言初咬咬牙,去了林随舟那。
他家就在卫生所隔壁,几步路就到了。言初停在那扇小木门前。
她想到了上次那事。记忆里林随舟眼里的防备和愠怒让她有片刻的退缩,但考虑到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她还是***敲起了他家的门。
门已经被锁上了,她敲了半天都没敲开。现在已经是深夜,他应该已经睡熟了,如今这种情况也只能搏一搏了。她咬咬牙,叫道:“林医生,拜托你去看看林芍,她现在状况很不好,气都要喘不上来了。”
“现在孙医生不在,村里只有你一个医生。如果问题严重,得把她送到县里的医院啊!”
她敲了半天门都没有人应。言初怎么都不信这林随舟会睡得那么死,之前周青和她说的,林随舟以前是很厉害的医生,因为发生了些事情所以不再给***治病了,她气急了,就喊道:“你是医生,职责是治病救人,你不能见死不救!”
她反思了自己这是不是道德绑架,但眼下这种情况,也容不得她考虑对错。
她又重重地敲起他家的门,模样执拗,不死不休。
她用的劲太大,身后响起的脚步声完全被淹没了。
林随舟看着眼前不顾一切的女人,和印象里淡泊没存在感的样子完全不同。
“你干什么?”
听到声音,言初的手僵住,夜晚又寂静了下来。
她僵硬的转过身。这时候遮挡月亮的云彩突然移开了,面前的人清晰了起来。
他还是一贯的装扮,只是身上多了个医药箱,应该是才出诊回来,好看的眉眼下都有了淡淡的疲意。
想到刚刚自己的所为,言初的脸发烫。不过她也顾不得难堪,忙开口:“林医生,林芍样子很不对劲,你能去看看她怎么了吗?”
“我只给孩子看病的,她的病我没办法。”
“可孙医生不在村子里。”言初急的要命,声音都大了许多。
“你就去看看吧!”
言初实在是没办法了,她也知道术业有专攻。可是在这落后的村落,信号都没有,电话都打不出去,她能想到的,也只有林随舟了。
眼看着林随舟经过她的身侧,要开门时,言初脑子一热,伸手拉住了他的白大褂衣摆。
她讨厌和异性接触。可现在,她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切全凭本能。
林随舟低下了头,就看到自己的衣摆上的那双手。
她使得力气很大,衣服都起了褶子。但对于这一行为,言初明显是没什么底气的,那手颤抖个不停。
林随舟正要伸手将衣服抽出来,却因为她接下来的话,而顿住了。
“你是医生。”
声音虽然不响,但格外坚定,林随舟瞳孔微缩了下。
他在盯着她,言初虽然犯怵,但没有半分动摇。
“你想放弃病人的生命吗?”
夜晚的风很大,卷起了地上的泥沙。
他们就在这夜色下,博弈着。
双方僵持不下,最终,林随舟认命地闭了闭眼,开口:“走吧。”
言初一愣,反应过来后,林随舟已经抽出衣服,转身走了,她忙跟了上去。
进了林芍房间,她的状况没有改善,依然是没有血色的脸,神色都涣散了。
林随舟拿出听诊器,听了会心跳声,问她有什么症状。
林芍好半天,才挤出来几个字。
“心脏难受。”
他盯着林芍,发现她比刚见面时瘦了许多。他又看了下她的手,发现手背上有咬痕。
“你在催吐?”冰冷又公式化的语气。
林芍嘴唇抖了抖,嗯了一声,
林随舟起身,对着言初道:“你去弄碗糖水让她喝下去。”
言初哦了一声,马上照做了。
言初扶着林芍,小心地把糖水灌了下去。
林芍躺下后,言初看林随舟站在那,忙给他搬了个凳子。
“林医生,坐一会吧。”
“不用,谢谢。”林随舟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然后走到林芍床边,问:“感觉怎么样了?”
“好……好点了,就是感觉肚子有点饿。”
“你应该是没有摄入足够营养,所以导致了低血糖,不过,我建议你去大一点的医院再做一次系统的检查。以后三餐一定要按时吃,这里的医疗条件有限,自己的身体要爱惜。”
他平静的叮嘱完,无视了林芍花痴的表情,收拾好东西就出去了。
言初跟着他到了门口,脸上有窘态。
她怎么都没想到,林芍居然是因为减肥减过头了,才这样。
她注意到了。林随舟的手刚刚不自然地颤抖了几下,现在是呈现一种很僵硬的状态,垂在身体两侧。
她自己也是有心理障碍的,每次被异性接触后,身体就会产生强烈的应激反应。
他都这样了,她还逼着他来。
言初在反思她刚刚的态度是不是太强***,就差指责他没有医德了。
“对不起了林医生,麻烦你大晚上还跑一趟!”
“没事。”
她望向他,问:“出诊费多少啊!”
“不用。”
“那多不好意思啊!”
“你大晚上还跑过来,我们不能让你白跑。”
见她神色慌张,他开口:“不用不好意思。”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只是举手之劳。”
见言初还是没动,他又提醒了一句:“快点回去,把门锁好。”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不再给她道谢的机会。夜色下,他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他的影子因为月光而越拉越长,迷茫间,言初觉得这影子延伸到她脚下,又延伸到她心里,是温柔又安定的感觉。
她眯了下眼睛,她这是太困了吧,所以产生了幻觉。
可是心脏的跳动却骗不了人。
她的心脏越跳越快,她欺骗不了自己。
在她人生的二十五年里,她第一次有了争取的念头。因为张妍的事,言初心情差到家,连那天和林随舟偶遇的事,都没有在她心里留下多少痕迹。
她和校长说了这事,校长说这在他们这很常见。县里的人常常会来村里给村民做思想工作,普及义务教育。不过效果都不是很好,家长大多是让孩子读两天后,又歇长病假了。
过了两天。张妍竟然回到了学校。言初高兴极了,课余时间就帮她补课,还叮嘱她有什么不会的就来问自己。
晚上,言初正在宿舍里批作业,林芍突然神神秘秘地凑到她跟前来。和她发生冲突之后,言初并没有主动和她接触,可林芍的态度却很微妙,常常凑上来和她闲聊,模样自然随意,好像她们从来没有闹过矛盾一样。
言初对她的好心态十分佩服。
“你们班那张妍,原本是不读了吧?”
“嗯。”
“我听说县里面来人了,给她家做思想工作了。” 言初恍然,难怪张妍突然回来了,不过她也担心,等人一走,张妍的妈会不会又逼着孩子回家帮衬。
“之前孩子们都是回家吃午饭的,我听校长说,有民间慈善机构给我们学校提供帮助,每天都有营养午餐。那张妍的妈觉得这便宜不能不占,就送孩子过来了。”
言初……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林芍嘴巴闲不住,继续往下说道:“都说这事能成,林随舟出了不少力,动了不少人脉。我早就说了,他肯定有背景,搞不好是个跑出来体验生活的富二代。可惜他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我怎么勾搭都没用。”
说着她又感叹起来:“你看他那腿,再看他那腰,还有那副禁欲的死样子,真是***的要人命。”
……
她吹嘘了林随舟一通,不过后面的话,言初没有听***。
她不禁开始回忆那天和林随舟偶遇的场景了。当她说希望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时,林随舟的表情是怎样的?
她遗憾那时候没有再仔细看看,意识到自己想入非非、自作多情的时候,她又强迫自己就此打住。
和林芍说得一样,学校果然开始提供营养午餐了。
饭菜很不错,一大荤两小素。饭后还有一盒牛奶和一个鸡蛋,营养均衡。
孩子们都吃得很香,言初注意到,张妍将鸡蛋和牛奶都都藏到了自己的小书包里,她觉得奇怪,就走过去问她是不是不想吃。
张妍抿抿嘴,似有些不好意思,然后红着脸道:“我妈说了,我弟在长身体,让我给他带点。”
说着她乐观地笑笑:“我是姐姐,让着弟弟是应该的。”
言初面露无奈,她也不知道怎么去评价她的行为,就把自己的拿给她,看着她吃下去了。
晚上回了宿舍,言初看到放在她桌上的牛奶鸡蛋,面露诧异。林芍刚洗完头,正拿布擦头,路过言初房间的时候看她拿着那包吃的在琢磨,便和她解释:“我不要吃,给你了。”
说着轻笑一声,道:“你的不是让给你班上那小丫头了吗?我要减肥,以后我的份,你拿去好了。”
言初没有马上接话,林芍早就习惯她的沉默了,所以也没有感觉尴尬,径直往自己房间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听到身后轻轻的一声:“谢谢。”
声音虽然轻,但却十分真心实意。林芍越来越确定了,这言初之前的日子肯定过的不好。
她当初可是给她使了绊子,让她在林随舟闹了个没脸,结果一盒牛奶一个鸡蛋就把她打发了。
这人和她完全是两个世界的。林芍摇摇头,只觉得好笑,却也没表现出来,抬手扬了扬,让她别太当一回事。
半夜里,言初听到隔壁一阵呻/吟声,她向来浅眠,一下子就坐起来了。
“怎么了?”她走到林芍房门那轻声询问。
回答她的是浅浅无力的***声。
言初意识到情况不太好,忙进了她的房间,打开床边的小灯,就看到林芍脸色苍白,嘴唇哆嗦,模样很吓人。
“你怎么了?”
林芍说不出来,她觉得自己胃难受的厉害,心脏那也很难受。
言初当机立断:“我去帮你找医生。”
说完,她就飞快地跑了出去。
她去找孙医生,可到了卫生所,看到门上贴的通知才知道孙医生外出了。想到林芍的样子,言初咬咬牙,去了林随舟那。
他家就在卫生所隔壁,几步路就到了。言初停在那扇小木门前。
她想到了上次那事。记忆里林随舟眼里的防备和愠怒让她有片刻的退缩,但考虑到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她还是***敲起了他家的门。
门已经被锁上了,她敲了半天都没敲开。现在已经是深夜,他应该已经睡熟了,如今这种情况也只能搏一搏了。她咬咬牙,叫道:“林医生,拜托你去看看林芍,她现在状况很不好,气都要喘不上来了。”
“现在孙医生不在,村里只有你一个医生。如果问题严重,得把她送到县里的医院啊!”
她敲了半天门都没有人应。言初怎么都不信这林随舟会睡得那么死,之前周青和她说的,林随舟以前是很厉害的医生,因为发生了些事情所以不再给***治病了,她气急了,就喊道:“你是医生,职责是治病救人,你不能见死不救!”
她反思了自己这是不是道德绑架,但眼下这种情况,也容不得她考虑对错。
她又重重地敲起他家的门,模样执拗,不死不休。
她用的劲太大,身后响起的脚步声完全被淹没了。
林随舟看着眼前不顾一切的女人,和印象里淡泊没存在感的样子完全不同。
“你干什么?”
听到声音,言初的手僵住,夜晚又寂静了下来。
她僵硬的转过身。这时候遮挡月亮的云彩突然移开了,面前的人清晰了起来。
他还是一贯的装扮,只是身上多了个医药箱,应该是才出诊回来,好看的眉眼下都有了淡淡的疲意。
想到刚刚自己的所为,言初的脸发烫。不过她也顾不得难堪,忙开口:“林医生,林芍样子很不对劲,你能去看看她怎么了吗?”
“我只给孩子看病的,她的病我没办法。”
“可孙医生不在村子里。”言初急的要命,声音都大了许多。
“你就去看看吧!”
言初实在是没办法了,她也知道术业有专攻。可是在这落后的村落,信号都没有,电话都打不出去,她能想到的,也只有林随舟了。
眼看着林随舟经过她的身侧,要开门时,言初脑子一热,伸手拉住了他的白大褂衣摆。
她讨厌和异性接触。可现在,她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切全凭本能。
林随舟低下了头,就看到自己的衣摆上的那双手。
她使得力气很大,衣服都起了褶子。但对于这一行为,言初明显是没什么底气的,那手颤抖个不停。
林随舟正要伸手将衣服抽出来,却因为她接下来的话,而顿住了。
“你是医生。”
声音虽然不响,但格外坚定,林随舟瞳孔微缩了下。
他在盯着她,言初虽然犯怵,但没有半分动摇。
“你想放弃病人的生命吗?”
夜晚的风很大,卷起了地上的泥沙。
他们就在这夜色下,博弈着。
双方僵持不下,最终,林随舟认命地闭了闭眼,开口:“走吧。”
言初一愣,反应过来后,林随舟已经抽出衣服,转身走了,她忙跟了上去。
进了林芍房间,她的状况没有改善,依然是没有血色的脸,神色都涣散了。
林随舟拿出听诊器,听了会心跳声,问她有什么症状。
林芍好半天,才挤出来几个字。
“心脏难受。”
他盯着林芍,发现她比刚见面时瘦了许多。他又看了下她的手,发现手背上有咬痕。
“你在催吐?”冰冷又公式化的语气。
林芍嘴唇抖了抖,嗯了一声,
林随舟起身,对着言初道:“你去弄碗糖水让她喝下去。”
言初哦了一声,马上照做了。
言初扶着林芍,小心地把糖水灌了下去。
林芍躺下后,言初看林随舟站在那,忙给他搬了个凳子。
“林医生,坐一会吧。”
“不用,谢谢。”林随舟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然后走到林芍床边,问:“感觉怎么样了?”
“好……好点了,就是感觉肚子有点饿。”
“你应该是没有摄入足够营养,所以导致了低血糖,不过,我建议你去大一点的医院再做一次系统的检查。以后三餐一定要按时吃,这里的医疗条件有限,自己的身体要爱惜。”
他平静的叮嘱完,无视了林芍花痴的表情,收拾好东西就出去了。
言初跟着他到了门口,脸上有窘态。
她怎么都没想到,林芍居然是因为减肥减过头了,才这样。
她注意到了。林随舟的手刚刚不自然地颤抖了几下,现在是呈现一种很僵硬的状态,垂在身体两侧。
她自己也是有心理障碍的,每次被异性接触后,身体就会产生强烈的应激反应。
他都这样了,她还逼着他来。
言初在反思她刚刚的态度是不是太强***,就差指责他没有医德了。
“对不起了林医生,麻烦你大晚上还跑一趟!”
“没事。”
她望向他,问:“出诊费多少啊!”
“不用。”
“那多不好意思啊!”
“你大晚上还跑过来,我们不能让你白跑。”
见她神色慌张,他开口:“不用不好意思。”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只是举手之劳。”
见言初还是没动,他又提醒了一句:“快点回去,把门锁好。”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不再给她道谢的机会。夜色下,他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他的影子因为月光而越拉越长,迷茫间,言初觉得这影子延伸到她脚下,又延伸到她心里,是温柔又安定的感觉。
她眯了下眼睛,她这是太困了吧,所以产生了幻觉。
可是心脏的跳动却骗不了人。
她的心脏越跳越快,她欺骗不了自己。
在她人生的二十五年里,她第一次有了争取的念头。

小编点评

你灿若星辰全文免费阅读分享到这里,小说中的人物的角色名取的很好,氛围,背景都营造得不错,而且作者文笔极佳 幽默搞笑,是一部难得佳作!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