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某某某(谢唯斯聂云岂)

温柔的某某某(谢唯斯聂云岂)

导读:谢唯斯聂云岂小说————温柔的某某某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Fuiwen所著,讲述了谢唯斯没工作前,整个名流圈子都认识她,风光惹人、才情绝佳,是一道行走的风景线,闪闪发光那种。后来不知

小说介绍

谢唯斯聂云岂小说————温柔的某某某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Fuiwen所著,讲述了谢唯斯没工作前,整个名流圈子都认识她,风光惹人、才情绝佳,是一道行走的风景线,闪闪发光那种。后来不知

谢唯斯聂云岂内容介绍

《温柔的某某某》
fuiwen /文
2020.08.19
今年的雪来得早,才十月尾就洋洋洒洒地下起来了。路边被裹上白衣的邮箱已经看不清原本的红色,这会儿像一个大号雪人。
谢唯斯就因为多看了那阔爱的雪人一眼,没注意到前面有车子在变道***来,就那么迎面撞了上去。

温柔的某某某谢唯斯聂云岂全文阅读

嘭的一下,她身子因为惯性往前扑在方向盘上,下面小腿撞到什么,一阵钝疼传来。
脑袋空白了几秒,谢唯斯才缓过神。
她微拧起眉,慢悠悠抬眸。前面的车已经原地斜斜地在她车头处停下。
是一辆超跑,有些眼熟……
车门此刻往上扬了起来,有男人下车。
走到侧面看了看自己爱车被撞的地方,车主就和她一样皱起了眉头。
人就站在谢唯斯车头处,她透过挡风玻璃端详了下人,感觉也有那么一丝丝熟悉。
但还没看仔细,人已经直接转身到了她车窗边,敲了敲。
谢唯斯降下玻璃,头轻轻一歪,掀起眼皮看人。
车外的年轻男人看到那***夺目的脸后,一愣,随即原本不太好的脸色就变了,愉快地笑了起来,“唯斯?这么巧。”
谢唯斯脸上淡定地泛过微笑,内心微微的尴尬。
果然是熟人。
“巧。”她打了招呼,又瞄了眼前面,说,“不好意思啊,刚刚有点分神,没察觉你变道。”其实,好像是他没打转向灯……?
她也就看了雪人不到一秒,前面就莫名插入一辆车,没灯也没鸣笛。
窗外的男人听了她的话,果然马上顺着就表示:“没,我的责任,我的责任。以为后车能看到呢,就没打转向。”
谢唯斯莞尔,颔下首。
外面的男人看了看她车子,又回过眸来,挑眉:“你今儿换车了?早前没认出来。”
谢唯斯“嗯”了下。
不换的话,这人确实是应该知道她平时开什么车的。
……车外的人姓寇,寇尘。
谢唯斯和他也说不上熟,认识是在前一阵闺蜜的生日上,这人当时也在,然后就在生日趴上冷不丁地看上她,过后就开始追人。
虽然她已经拒绝过,但寇公子表现出十足的耐心,一直没有要放弃的打算。
所以此刻,这样遇见……谢唯斯还真有些不自在。
腿撞到的地方在抽疼,谢唯斯趁机从外把目光收回来,低下头去看。
外面的男人看到她的动作,马上凑近一些问:“你是受伤了吗唯斯?那你下来我送你去医院吧?”
谢唯斯静了下,没有马上答应。
如果是一般人她直接就去检查一下了,毕竟是真有点疼。
但是这人……和追求者去?总感觉别别扭扭的。
寇公子倒是在外很自然地喊:“唯斯?下来啊,我送你去医院。”
谢唯斯悠悠试着动了动小腿,那一刻,整个小腿都感觉胀疼又发麻。
她几不可察地轻抽了口气……算了,还是去检查检查,不自在是一时的,要是哪里给她撞伤了可是一辈子的事~
谢唯斯扭头出去,“可能撞到了,”想了想,她说,“不过我还能开,我自己开去医院就行。”
“这怎么行?”
谢唯斯扫了眼他的车,好像也只是车身擦破了漆,“没事。你车也还能开吧?”
外面的人道:“我是没问题,但是你还是下来吧?我送你吧你受伤了自己开什么。”
“不用。”谢唯斯一秒都没犹豫,直接微笑拒绝了。只是末了她想起来问,“对了,你是要私了,还是?”
对方挑眉,眼中生笑,透过簌簌雪花乐着看车中的她:“那不然呢?怎么我们这熟悉度还得报警啊?”
谢唯斯牵了牵嘴角,没有接他意有所指的话,只顺着道:“行,那走吧。”
外面的男人想再游说游说,让她坐他的车。
谢唯斯摇头,懒洋洋道:“不用了,坐你车我的怎么办?还得找人来开。”
附近是路口,这会儿已经因为这场小事故堵起来了,且两辆跑车在雪中相撞,场面挺难得的,好多路人都停下来拍照。
谢唯斯不想搞大个新闻,指了指前面,示意他:“再不走警察就来了,就得耽搁一会儿,我脚疼呢。”
对方闻言,终于起身,一副恋恋不舍又拿她没办法的样,转身走去开车。
谢唯斯忍着疼等着他车子启动,一秒跟上去。
撞上的是右腿,她轻轻动一下踩刹车就疼,而且还无力。
好在医院不远处就有一个,拐个弯就到了。
谢唯斯下车被那人扶***后,他去给她挂号。
她坐在椅子上,摸出大衣口袋里一直在振动的手机。一看,加的群里有好多消息艾特她,都在问是不是她出事故了。
果然北市就那么大,没有消息兜得住,何况是两辆跑车碰撞。
不过因为她没下车,马路上皑皑白雪与朦胧夜色交织缠绕,视线有些模糊,所以好多人也没看清里面是不是她。
谢唯斯现在没心思回复,在忍着疼呢,所以只直接点进了闺蜜聂沐的号。
不过消息还没发出去,电话忽然就响了。
谢唯斯点了接通放到耳边,里面一秒传来聂沐有些着急的声音,“唯斯?你出事故了?”
“嗯。没事,小事故。”她笑笑,不过随后又叹气表示,“就是今晚演唱会应该看不了了,你要不要自己去?”本来是要去看一个民谣歌手的首站演出的。
“还提什么演唱会,我自己去看什么。”聂沐在那头笑了,末了又马上问正事,“你有没有事啊?我看别人拍的照片你身边的是那谁??寇尘那厮?你把他喊去了?”
“??想什么呢你……”谢唯斯脸上露出好玩的神情,“他撞的。”
“什么?”
谢唯斯瞄了眼远处在挂号的男人,末了扯扯唇,道:“也不是,我撞的。这厮变道没开转向,一秒功夫就穿我前面去。我刚好在瞄路边的雪,回头就那么撞上去了。”
聂沐噎了噎,又乐了起来,“呵,居然是他惹的祸。那后面呢?”
“来医院了。”
“还上医院了?很严重?”
“没事,就腿磕了下。”谢唯斯见寇尘回来了,就和电话中的人表示,“我先去检查检查,待会儿聊。”
“行。”
收起手机,谢唯斯就拿着号去见医生了。
医生看了看,让去拍片。
时间不是很长,出来时在闲散玩手机的寇尘马上上前体贴扶她。
检查室前面有一处走廊,边上有个露天小花园,此刻雪花在夜空飘飘洒洒地落在花园里竹子的牙尖上,挺好看的。
谢唯斯就让他扶她过去。
落座后,寇公子也在走廊对面坐下,问了谢唯斯疼不疼。
谢唯斯动了动腿,说:“还行。”
他马上又跟她表示歉意。
谢唯斯笑笑说不用,都是熟人。
寇公子也笑笑,随后看着她,话锋一转,说:“说来我今晚运气还挺好的,居然撞了你……这缘分。”
“……”

温柔的某某某免费阅读

谢唯斯一阵干笑:缘你个头。她怎么说也受伤了。
两人一人坐一边,一个背着天台的簌簌雪花、一个坐在对面的椅子,隔着几米宽的过道对她笑得不羁又灿烂。
谢唯斯有点不自在。
不过显然只有她不自在,寇公子感慨完运气好,又挺愉快地看着她找了话题聊:“你刚刚是要去哪儿唯斯?”
“哦。”谢唯斯靠上椅背,***地轻吁口气,“和聂沐要去看演唱会呢。”
“是吗,那今晚是看不了了?”
“嗯。”已经开场了。
“那回头下一场,我请你看吧。”对方得到她的肯定后,马上愉快道。
谢唯斯:“……”
想了想,她觉得还是得再次拒绝一次,“寇尘,我那个……”
“嗯?又要拒绝我?”寇公子率先一脸拒绝,“别了吧,一晚上要两个人受伤?”
“……”你还挺文艺,而且我受伤还是因为你,你还想独善其身。
谢唯斯抿了抿红唇,想了想,还是索性直接道,“不是,是我确实……我们确实不适合。”
“你没试试怎么知道不适合?”他眉头轻挑,语气散漫又认真,“我觉得合适得过分了。”
“……”
男人笑得越发柔情似水,“你现在又没男朋友,我追追都不行?”
“……”
谢唯斯噎了噎,随即就忽然顺着点头了,“嗯,就是,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对面的男人顿了下,又漫不经心地开口:“不信。”
“……”她挑眉,“为什么?”
男人浅笑,揶揄:“有男朋友你半天了不喊来?这什么男朋友?比我这追求者还不敬业。”
“……”
谢唯斯唇角抽了抽,心想你是肇事者好不好,你在这不是正常?
不过她也没办法和他扯太多,免得他让她把男朋友喊来,她真喊不来一个男朋友撑场面。
谢唯斯只能从别处下手,她问:“你喜欢我什么呢,寇尘。”
寇公子倏然笑了,搭着腿,靠着椅背认真盯着她白皙精致的小脸,“美啊。”
“……”
“聂沐生日宴上,你这一手大提琴,着实撩到我了。”
“……”
谢唯斯身上蔓延过一道更深的不自在,后悔问这问题了,她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追人是这么直接的。
对面寇尘看着她无话可说的样子,满意地调侃:“怎么了?你没男朋友是吧?”
“有……”谢唯斯立刻道,毫不犹疑,“怎么没有,我像是会骗你的。”
他笑笑,毫不在意:“是吗?那等我见着了,我就不追你了。这行了吧?还算有风度吧你尘哥?”
“……”
寇尘电话响,走远去接。谢唯斯无奈地仰仰头,叹气一笑:怎么办啊,她上哪儿找个男朋友来让这大哥死心啊。
悲伤了须臾,想起还没喊人来接,谢唯斯低头也摸出了手机,重新发消息给聂沐。
那边聂沐很快就回了:“检查好了?刚忘了问哪个医院了,你在哪儿唯斯?”
“在人民路这边。”谢唯斯哒哒打字,“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我肯定要过去啊,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打车。”
“为什么打车?”谢唯斯茫然,打完字有点冷,拢了拢大衣,又继续说,“我待会儿估摸包扎后不方便开车,你来接我,我不坐那寇公子的车。”
聂沐失笑,发了句语音过来:“这纨绔公子哥该不会在医院还不忘撩你吧?”
谢唯斯头略疼,“差不多就那意思,我不好坐他车。你为什么打车,你车呢?”
“哦,车没事,就是我今晚喝酒了。早知道就不喝了。”聂沐声音惆怅,“然后家里司机这会儿也送人去了。你等着我打车去。”
谢唯斯听完,点点脑袋,又随意回了句语音,“这没节没日的怎么喝酒了。”
那边的人回道:“我家小哥哥回来了,我很久没见他了,就屁颠屁颠跑回来,晚餐就喝了点。”
谢唯斯刚听完,上面又弹出一句,自动播放了。
这一条,聂沐的声音透着一股开心:“哎,正好,不提起来都忘了。你检查好待着吧,我找人去接你就行了,不打车了。”
谢唯斯:“什么人?”
聂沐:“我小哥哥。”
“你什么小哥哥?”谢唯斯有些困惑,“刚刚说,你家小哥哥……?你是什么时候谈恋爱了?”
“……”聂沐笑了,“谈个鸟的恋爱。是我一堂哥,我上面他最小,所以喊小哥哥。”
谢唯斯恍然,“这样。那你们一家子聚餐,他没喝酒?”
“这人不喝酒。”
谢唯斯眼底漂浮过开怀笑意,“那太好了,麻烦他了。”
发过去后,那头显示在说话,过了会儿,却发过来一张图片,后面加一句简短的话,“就这厮。”
谢唯斯疑惑点开。图片中,一个穿一身黑色的男人懒散地躺在一辆通体漆黑的机车上,手枕在后座脑袋下,另一只手上抱着一只……小白猫。
但他没看手上的猫,而是脸微微侧着,看向了镜头。
谢唯斯呼吸微滞。
仔细一看,男人的五官利落深邃,轮廓分明流畅;硬朗的眉峰下,有一双瞳仁漆黑到没有一点点其他光芒的桃花眼。
聂沐应该是偷拍他被发现了,他脸上神情有些疏淡冷酷,看着像极了他身后的白雪飘飘的背景,没什么温度。
谢唯斯第一次见这种气质的男人,冷冷默默拒人千里之外的的气场都透过屏幕散开来了。
但是,她眼底不由自主地泛起了笑意。
悠悠退出来后,谢唯斯手上按住了语音说:“这是你,这就是你小哥哥?”
聂沐:“嗯呐。”
谢唯斯:“!这什么神仙颜值!太帅了太帅了太帅了!!此处省略一万字。”
聂沐回过来的语音里满是笑声,最后夹杂含含糊糊地一句,“也就那样吧,我觉得不咋滴。”
谢唯斯眸中立刻含笑:“你绝对是看久了免疫了,不过这脸感觉看一辈子也不够啊。请问咱家小哥哥有女朋友吗?”
聂沐:“???姐妹?干啥呢?”语音的最后几个字,笑意四下流淌,“你还没看真人呢。”
谢唯斯默默回道:“不是,我就是此刻很需要一个男朋友,假的就阔以~”
“这样啊……”那头的人更是笑得不行,“寇尘那混账是不是老缠着你?”
“别说他了,就说咱小哥哥,他有女朋友吗??”
“不知道呢,我去采访一下他,你等下。”
“……”
!!去吧~我等着!

小编推荐理由

温柔的某某某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