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白月光我不当了(唐柚)

这白月光我不当了(唐柚)

导读:唐柚小说————这白月光我不当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君水益所著,讲述了创作鬼才傅晟,禁欲寡言,坐拥万千女友粉没有人知道,这样一位高冷男神,有一个此生求而不得的白月光那个女

小说介绍

唐柚小说————这白月光我不当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君水益所著,讲述了创作鬼才傅晟,禁欲寡言,坐拥万千女友粉没有人知道,这样一位高冷男神,有一个此生求而不得的白月光那个女

唐柚内容介绍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君水益/文
很吵,很痛。
耳边仿佛有无数人在说话,吵得她全身都疼,不过最疼的是头,好像要爆`炸了。
唐柚发出一声低吟,身边的吵杂声瞬间消失。

唐柚全文阅读

她缓缓睁开眼睛,入眼一片黑暗。
没等她回过神,旁边有人按住她的手臂,问道:“怎么样?哪里不***?”
她全身都不***。
停顿这几秒间,她已经想起来,她,唐柚,刚回国不过几个钟,就在酒店路口出了车祸,留在脑海里最后一个印象不是上京有多繁荣,而是失控冲向她的小车里驾驶员那张惊慌失措的脸。
身处未知环境让她浑身难受,唐柚按了按额角,试着开声,发出的声音沙哑无力,“这是哪里?现在什么情况?”
唐柚睁着一双没有焦距的眼睛,根本没看见站在病床边的医生皱了下眉头,伸手在她眼前扫了扫。
没反应。
医生:“这里是医院,你出了交通事故。”
然后呢?
唐柚凝神听着,却听不见下文,倒是有人上前挑她的眼皮,在她眼周按来按去。
她缩了一下,下意识抬手,“我的眼睛?”
有凉凉的东西敷上眼皮,然后眼睛被包扎起来,有人安慰她:“先敷点药,我们会继续观察,你能联系家人……”
联系家人什么?后面的话唐柚没听清,不知是药液在发挥效用,还是身体太过疲惫,她很快又觉得困,一会儿便意识模糊。
睡着前,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原来不是外面太黑,而是她的眼睛受伤了。
她睡着后,主治医生翻着病例,“警局那边怎么说?”
众人摇头。
大家都感到一阵头疼。
唐柚在马路口出了车祸,说大不大,性命无忧;说小不小——踝关节扭伤,脑内有淤血,眼睛出了问题。
出事后肇事司机被警方带走,对方说车子不是他的,他没钱,是以唐柚在医院躺了一天,至今医药费一分未给。
医院不是善堂,没有医院费不可能无条件给人治下去,但唐柚的情况不太好,停了药或不治,可能会损害她原本有可能治愈的身体,是以大家都希望她赶紧醒来,让家人过来照料,顺便交钱。
几个小时后,唐柚再次清醒,这次她能清楚感觉到身体的虚弱,她***撑坐起身,碰触眼睛,却摸到一圈纱布。
过来巡房的护士见她醒了,小碎步走近,放下托盘时发出一声脆响。
“你总算醒了,快快,报个电话号码,我们找你家人过来。”
唐柚向发声的方向扭头,默了几秒,说道:“我家人不在国内,可以找我朋友,麻烦拿我的手机过来。”
小护士手脚利落地换药液,“没有,你送过来时只有你一人,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也没有手机,警方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说着她拿起托盘上的笔纸,“所以你到底叫什么?”
东西不见了?
唐柚心口一跳,她清楚记得当时身上背着小挎包,装着身份证护照等东西,手机则是拿在手上,难道全被人顺走了?
“我叫唐柚,能不能帮我报个警,我的挎包里有重要东西。”才说了几句话,她觉得额角一抽一抽的,忍不住捂住头,“我朋友叫绍子勋,他的手机号……”
唐柚哑了声,终于反应过来,没有手机,她根本不知道对方的手机号码。
嘴唇张了又闭,唐柚双手互握在一起,整个人呈现一种无助状态,“对不起,我不记得手机号码。”
小护士叹声,显然料到这种情况。
唐柚坐在床上,左脚包得臃肿,眼睛缠着纱布,看起来着实可怜。
虽然唐柚从昨天被送进来后只醒过两次,可是清醒时短短时间的谈吐,可以看出她是个极有教养的女孩子,再看她细皮***的,说话动作间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像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大家一致认为这样一个人不会是穷人,对她倒也宽容。
小护士说了声‘那再等等吧’就走了出去。
出去后遇见同事,忍不住吐槽:“那个撞人的真该死,撞了后说没钱,把人丢医院不管,警察也拿他没办法,真是老赖!”
同事朝房门大敞的病房望了眼,见病人无助坐在床上,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难免同情,“是啊!我刚听廖医生说,病人颅内淤血情况不太乐观,失明可能不是暂时的,你说那人是不是作孽?”
“天啊!我以为只是暂时性失明,那女孩子眼睛那么好看……”
小护士边说边走,经过休息椅时,扫了眼端坐着的两个男人,其中一人,全身包得紧实,口罩墨镜鸭舌帽,太奇怪了!
她不免看多两眼,旁边的男人觉察视线,向她望来,露出个讨好的笑,小护士白了一眼,终于收回眼神,向下个房间走去。
洪楷喆觉得浑身难受,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坐在这里,哀怨地向旁边包得密不透风的男人望去。
早上好端端地进行最后一次彩排,还没结束,傅晟接了个电话后突然说不排了,紧接着衣服没换妆没卸,撇下所有人飞车到医院。
洪楷喆以为他家里人出事,搞定手尾工作后提着一颗心追到医院,结果看到傅晟一动不动站在走廊上,像根木头似的守在病房外,一守大半天,话也不说,这神特么的太诡异了好不好!

这白月光我不当了免费阅读

这到底是来探病还是打探军情?
他吸了口气,斟酌着道:“老板,里面到底是什么人?该见咱们就去打声招呼,然后回去?”
傅晟半阖的眼睑一动,缓缓向病房望去。
关于两人的重逢,他幻想过无数次。
他在座无虚席的演唱会台上,遥遥向坐在台下中心的她走去;或者他西装革履,她华裙盛装,两人在热闹的宴会上转身相遇;又或者是他路过无名街头,在转角处与捧着郁金香的她相撞。
他幻想过太多太多,每一幕都是美好且富有浪漫色彩,希望能看在这浪漫的份上,她不会害怕他。
然而,他最终在病床上见到她。
时隔七年,又一次如此近距离靠近她,却是她面无血色躺在病床上……
他握紧拳头,眼底闪过一丝嗜血的暗光。
傅晟:“你去打探下她情况如何?”
接收到指令的洪楷喆有点懵,“打探?”他扫了眼对面开着门的病房,“这些是三人病房,哪个她?”
傅晟顿了顿,浓密纤长的眼睫毛垂下,吐出的声音缓慢却又清晰。
“唐柚,她叫唐柚,我想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洪楷喆领命而去,他是傅晟工作室的金牌经纪人,同人交往打探口风是小事,只是饶是他也没料到,病房里最有可能叫唐柚的小姑娘眼睛蒙着纱布,静静坐在床上。
旁边两张病床的病人和家属正在热烈聊天,只有她一个人安静而沉默,仿佛被隔开,落在无声世界。
洪楷喆吞了吞口水,这看起来,不太好打探啊。
他想到刚刚那两名小护士的话,转身出去,却在病房门口遇到刚刚说话的护士。
小护士上上下下看他,一脸猜疑,“你来看谁?”
洪楷喆马上有了主意,小声陪笑道:“你好,我是撞人司机的朋友,他让我来看看……”
话没说完,立刻被小护士打断:“好啊!你们终于出现!”说着把门一堵,“看什么看,人现在走不了看不见!赔钱!”
洪楷喆全部应下,“那是当然,当然……”
二十分钟后,洪楷喆终于脱身,他小跑着回到走廊,小声转告听见的情况:“……人被车撞,踝关节扭伤,颅内有淤血,暂时失明,撞人的说没钱不肯赔。”
失明两个字让傅晟反应很大,他向前一步,摘下墨镜,双眼湛湛看着洪楷喆,“失明?”
188的身高还是有一定压迫力,洪楷喆退了一步,“现在是这样,得看今晚拆纱布后情况如何。”
傅晟一阵失神,下意识向几米外的那间病房望去,低声问道:“她没找人来接?我是说……她朋友呢?”
洪楷喆摸摸头,“刚忘了说,唐小姐的手机丢了,联系不上朋友……呃你去哪?”
话说了一半,便见傅晟快步错过他,向病房走去。
傅晟很早来到医院,却不敢靠近,只站在病房门口远远看了她一眼,那时候她躺在病床上,虽然脸色苍白,但眼睛处干干净净。
此刻他站在门口,却一眼看见,靠门的病床上,女孩子穿着宽大的蓝色病服,瘦瘦弱弱的,她的脸色像纸,唇色也白,看起来一阵风能把她吹跑,巴掌大的脸上,眼睛处缠着一圈刺眼的白色纱布,刺得他心脏一缩。
傅晟身高腿长,堵在病房门口,别说多惹人注意了,病房里的人一时都向他望去。
正在和唐柚说话的小护士也望了过来,“你是?”
傅晟喉结滚动,哑声道:“唐柚。”
唐柚闻声抬头,只觉得这道低沉磁性的男声给她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似曾相识,她疑惑地偏了偏头,“你认识我?”
清楚地看见唐柚向他的方向转头,没有厌恶没有激动没有反感,提捏着的心终于落下,他按了按鸭舌帽道:“我……去交钱!”
说完转身跑出病房。
洪楷喆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跑开,转头和病房里的小护士对上眼,咧了咧嘴,赶紧追过去。
小护士了然地哦了声,“原来是来赔钱的,哼!”
唐柚不明所以,向她转头。
小护士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撞你的人总算良心发现,让人来交医药费了,一会儿过来道歉时,你可不要心软,该要多少赔偿狠狠刮他一笔,知道不!”
撞她的人?
唐柚摸着脸上的纱布,点头。

小编推荐理由

这白月光我不当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