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养黑莲花皇帝当替身[穿书](林若轩季如雪)

别养黑莲花皇帝当替身[穿书](林若轩季如雪)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林若轩季如雪,别养黑莲花皇帝当替身[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我是个苦逼医生,某天穿进了一本狗血烂尾小说《紫禁秘史》,成了个臭名昭著的大太监。还好,这是个假太监。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林若轩季如雪,别养黑莲花皇帝当替身[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我是个苦逼医生,某天穿进了一本狗血烂尾小说《紫禁秘史》,成了个臭名昭著的大太监。还好,这是个假太监。

林若轩季如雪小说简介

林若轩眨了眨眼睛,有种没听明白的感觉。
打断了?
新的鞭子??
带倒刺儿的???
等等,虽然季如雪不受宠,但他毕竟是个皇子啊!

林若轩季如雪全文阅读

季如雪小时候的经历,原著并没有详细描写,只说他在冷宫里受尽了欺辱,可也不至于到这个份儿上吧?!
就算是架空,作者你也不能瞎编啊,什么变态太监鞭打皇子,鞭子还带倒刺儿的……你倒是写爽了,我怎么办?提前给自己买副棺材吗?
这一瞬间,林若轩脑海里掠过了无数想法,最后化为一句——作者我X你大爷。
“督主,您要继续管教殿下吗?”张有德小心翼翼道。
林若轩咬了咬牙,硬着头皮道:“带我过去看看。”
“是,督主。”
张有德恭恭敬敬地领着林若轩,来到隔壁一间屋子门前,刚刚推开门,一股浓厚的***味儿就迎面扑来。
只见屋子正中,一个少年被绑着手腕,悬吊在屋梁下面,单薄的身子只着了一件白色内衫,上面浸着一道道细细的血色鞭痕,浑身湿淋淋地滴着水。
他似乎听见了开门的声音,缓缓抬起被鲜血润湿的纤长睫毛,面无表情地向林若轩的方向望来。
林若轩不由自主地微微一震。
少年的脸色苍白如雪,一头长发凌乱地披散着,看起来狼狈到了极点,脆弱到了极点,可那双深不见底的漆黑眼珠,仿佛两枚浸在冰水里的黑水晶,冰冷刻骨。
林若轩愣愣地和他对望了许久,一时间竟然无法移动自己的目光,脑海里回荡着三个字。
季、如、雪。
本书终极大反派,未来的黑莲花皇帝,季如雪。
在不久的将来,眼前这个单薄少年的双手,将沾满无数人的鲜血,最后踩着成堆的尸骨,一步步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然后亲手活剥男主脸皮,把男主做***彘。
可是,可是……
林若轩瞪着眼前这个凄凄惨惨的幼年反派,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知道季如雪小时候很惨,但不知道竟然这么惨……这可是皇帝亲儿子,居然被太监这样虐待?
两人面面相觑了许久,林若轩才猛地回过神来,同时救死扶伤的职业病发作——看这苍白的脸色,看这干裂的嘴唇,失血脱水加剧痛,再这样下去,小孩都要休克了!
他来不及多想,跌足道: “还不把人放下来!”
张有德愣了愣:“放下来?可是之前督主说了,要吊够两个时辰……”
林若轩这才回想起自己的变态太监人设,只能装模作样地一拂袖子,冷冷道:“殿下如今这个样子,要是出了什么大问题,本督主怎么向皇上交代?!”
张有德恍然大悟,赶紧赔笑道:“督主说得是,老奴立刻把殿下放下来。”
可是这老太监又矮又胖,垫着脚也够不着绳子,林若轩实在等不及了,索性亲自上前,伸手去解绳子。
牛筋做的绳子又细又韧,或许因为捆绑时间太长,绳子已经深深陷入了少年手腕上的皮肉,林若轩努力踮着脚,费了老大力气,抠得手指头都疼了,还是没解开。
他喘了口气,看了看少年勒烂的手腕,和自己沾血的指尖,有些心虚地安慰道:“很快就解开了,殿下忍着点儿啊。”
季如雪紧紧闭着眼睛,没有回答林若轩的话,只是脸色苍白到了极点,明显已经支撑不下去了,绳子终于松开的那一瞬间,少年整个人都软绵绵地向前倒去。
“小心!”林若轩眼明手快地接住对方。
“放开。”季如雪极其轻微地挣扎了一下,但没有丝毫力道。
“……”林若轩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受伤的幼年反派交流,索性把人抱了起来,往内室走去。
怀里的身子非常僵硬,轻得像一片树叶,完全不像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左小腿悬在半空,以一个不自然的角度垂着。
林若轩瞟到那条晃晃荡荡的左小腿,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头皮顿时一阵发麻。
对了,原著季如雪好像是个瘸子?
难道是被原身“林若轩”打瘸的?
不会吧不会吧。
林若轩按捺住忐忑不安的心情,轻手轻脚地将季如雪放在床上,季如雪立刻往里面挪了挪,不动声色地摆脱了林若轩的手臂。
林若轩努力堆起一个和善的笑容,柔声问道:“殿下,您这条腿是怎么回事?”
季如雪没说话,只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眼神望着他。
张有德搓着手,赔笑道:“督主,您忘了?昨儿个您管教殿下的时候,下手稍微重了点儿。”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林若轩还是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督主管教严厉,也是为了殿下好。”张有德谄媚道。
林若轩麻木地摆了摆手:“行了行了,知道了,别说了。”
事到如今也没有法子了,好在自己虽然是心胸外科医生,但在大外科几个科室都轮转过,接骨也算一把好手,季如雪的左小腿刚刚断了一天,现在立刻接上,应该不会变成瘸子。
林若轩定了定神,硬着头皮把这口黑锅背了:“殿下,之前是我下手重了,抱歉。”
季如雪垂着睫毛,没有回答。
林若轩想了想,扭头问道:“有没有药膏?”
张有德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什么,老脸上挂起一个暧昧的笑容,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瓷瓶:“督主,这是老奴按督主上次说的,在千金轩买的上好药膏,***。”
“嗯,给我吧。”林若轩隐约觉得这老太监的表情有些古怪,但也没有多想,随手接过小瓷瓶。
旋开瓶盖,里面是一种***白色的脂膏,没有普通膏药的辛辣味,反而有股怪怪的腥臊味。
林若轩虽然是西医,但也选修过中医药课程,此时此刻,他直觉这药膏不大对劲儿,便将瓶口凑近鼻端,仔细闻了闻。
唔,这味道有点熟啊,好像是……淫羊藿?!
淫羊藿,主***,主壮阳,主补肾。
林若轩整个人都凌乱了:“这到底是什么药?”
张有德见他面色不对,“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慌慌张张道:“督主饶命,督主饶命啊!这,这的确是督主吩咐买的淫羊***膏,只是老奴贪图便宜,没有买千金轩的,买了万春楼的……”
林若轩的手狠狠一抖,瓶子掉在了被子上。
淫羊***膏,一听就知道是什么玩意儿!“林若轩”这个变态太监,为什么要让下人买这玩意儿?
好吧,历史上确实有许多太监喜欢亵玩小男孩,玩死玩残的也不少,何况“林若轩”还他妈是个假太监……
可是,把这种东西用在一个皇子身上?哪怕是一个冷宫里的皇子?“林若轩”疯了吗?还是他觉得不会被人发现?
而且,这不是普通皇子,这是大反派啊!
会活剥亲舅舅脸皮的那种大反派!

别养黑莲花皇帝当替身[穿书]免费阅读

“这个事情,殿下您听我解释……”林若轩硬着头皮,试图力挽狂澜,毕竟事情还没做,就还有挽回的余地!
季如雪盯着那个白玉瓶子,瞳孔极其轻微地收缩了一瞬,轻声道:“你最好别这么做。”
好凉的语气,感觉自己也要凉凉了呢。
林若轩当机立断,立刻把瓶子狠狠扔到地上,干笑道:“殿下,真的不是这样的,我要的不是这种药膏,是这老奴弄错了。”
张有德:“???”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林若轩板起一张脸,厉声道:“还愣着干啥?本督主什么时候让你买这种乱七八糟的药了?赶紧送些夹板、绷带、烈酒、金疮药过来,我要亲自给殿下疗伤!如果出了什么岔子,唯你是问!”
”老,老奴这就去准备!“张有德吓得面色惨白,一叠连声地答应着,转身跑出去准备了。
季如雪蹙起眉头,神色略微有些警惕:“你什么意思?”
“殿下请放心,我不会做什么的,只是想为您接骨疗伤。”林若轩柔声安慰道。
没过多久,张有德就捧了个铜盘进来,里面装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夹板、绷带、膏药,还有一大瓶烈酒。
林若轩点了点头:“行了,你先出去吧。”
打发了张有德,林若轩换上这辈子最慈祥的表情,柔声道:“殿下,我之前下手重了些,都是我的错。我现在把殿下的伤势处理一下,好不好?”
季如雪审视一般打量着他,没有回答。
林若轩等了好一会儿,季如雪也不吭声,他实在等不下去了,只得硬着头皮伸出手,试探着去解对方的内衫。
他不是“林若轩”那个变态,对小孩子没有兴趣,只是除了骨折之外,季如雪身上还有鞭伤,得先脱了衣服,对伤口进行清创。
林若轩刚刚碰到季如雪的领口,就被对方冰凉的手按住了。
季如雪缓缓抬起睫毛,漆黑的眼珠一片冰冷:“你、会、后、悔、的。”
“殿下,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殿下的伤,必须尽快处理……”
林若轩一边柔声解释,一边轻轻把季如雪的手拨开,季如雪闭了闭眼睛,没有继续反抗。
见小孩似乎接受了自己的解释,林若轩终于松了口气,三下五除二地把对方剥了个精光,当所有衣服都脱完之后,林若轩盯着少年光裸的身体,有些呆滞。
那单薄瘦弱的苍白躯体上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新新旧旧的鞭痕,以及用线香烫出的水泡,还有些不明原因的陈旧伤疤,明显长期遭受虐待。
只是个孩子而已,“林若轩”真他妈变态,简直应该牢底坐穿!
算了算了,气也没用,先把骨头接上,再处理其他伤口吧。
“殿下,我给您接骨了,可能有点疼,您忍着点儿。”
季如雪闭着眼睛,不置可否。
林若轩仔细摸索着对方左小腿的两截骨头断端,胫骨单纯性骨折,没有多余的碎骨块,还算比较简单,复位之后固定即可。
他已经尽量轻手轻脚了,但季如雪仍然明显疼得厉害,当两端断骨终于接上的时候,少年脸上已经没有丝毫血色了,额头上布满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但仍然紧紧抿着薄唇,一声不吭。
林若轩胸口微微一软,夸奖道:“殿下真勇敢,我要上夹板了,千万别动。”
他拿起两块夹板,牢牢固定住刚刚接好的腿骨,然后拿起银剪子,想剪一截纱布,把夹板绑上。
“唔,好疼……”季如雪忽然紧紧闭上眼睛,浑身剧烈颤抖起来,仿佛忍受着***的痛苦。
林若轩疑惑道:“殿下,怎么了?”
“我的肩膀好疼,你能不能帮我看看?”季如雪颤声道。
肩膀疼?肩膀好像没什么问题啊?
难道方才吊久了,脱臼了?
林若轩不明所以,微微往前倾身,疑惑地摸了摸对方的肩关节,没有脱臼啊。
“阉狗。”季如雪在他耳边轻声道。
林若轩还没明白过来,忽然一阵天晕地旋!
季如雪猛地一个反手,几乎用尽了全身所有力气,死死将林若轩摁在床上,而后顺手拿起铜盘里的银剪子,仿佛垂死挣扎的幼狼一般,恶狠狠地向对方脖子戳去!
这一瞬间,少年那双漆黑的眼珠,终于揭去了那层脆弱的薄雾,冰冷如雪,杀气四溢!
那种冷酷到了极点的眼神,仿佛他面前的林若轩,根本就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只动物、一具尸体、一坨死物、一团腐肉!
他想杀自己!
电光石火间,林若轩根本来不及思考,几乎是凭借着本能,一把抓住对方的小腿断骨处,死命一捏!!
“咔嚓!”一声脆响!
“啊——”季如雪疼得大叫一声,猛地抽搐了几下,整个人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呼,呼……”林若轩喘着粗气瘫倒在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一颗心“砰砰”直跳。
他喘了一会儿气,又惊魂未定地摸了摸自己的脖颈,满手濡湿的鲜血,显然伤得不轻。方才,要是自己的反应慢上那么一秒……他简直不敢想下去。
过了好一会儿,林若轩才撑着发软的胳膊,慢慢爬了起来,只见季如雪倒在一边,一张瘦巴巴的小脸毫无血色,眼睛紧紧闭着,已经完全晕了过去,手里还死死捏着那柄银剪子。
这孩子是真的想杀自己。
所以说,自己刚才口干舌燥地解释了半天,季如雪也做出毫不反抗的样子,其实全是装的?他只是看见了那柄银剪子,觉得有机可乘,想杀了自己?
林若轩摸着脖子上那个血淋淋的伤口,忍不住苦笑起来,他差点在任务第一天就死翘翘,还是死在一个十四岁的小屁孩手里。
如果说,林若轩之前对“黑莲花大反派季如雪”的印象,仅仅停留在单薄的纸面上,那么到了现在,他终于有了一点真实感。
十四岁就这样,以后谁惹得起啊?可是,自己总不能像系统说的,“趁他嫩,要他命”吧?他做不出这种事。
他怎么就这么倒霉,摊上这种破任务……
林若轩颓废了好一会儿,才把自己脖颈的伤口简单包扎了一下,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昏迷的季如雪,经过刚才的一番打斗,夹板散在一旁,骨头多半又错位了。
算了,先把骨头接上,再慢慢想法子吧。
林若轩仔细观察了片刻,觉得季如雪一时半会儿不会醒,便壮着胆子,摸着骨头断端,重新仔细接上,然后用夹板固定住,再用绷带一层层紧紧缠上。
整个接骨过程,季如雪一直没有醒,只是蹙紧了眉头,额头浸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估计在昏迷中也疼得够呛。
“你看吧,本来都接好了,又重新遭一次罪。”
林若轩貌似无奈地叹了口气,其实心里幸灾乐祸,毕竟这熊孩子刚才差点杀了自己,他没有故意下重手,已经很不错了。

小编推荐理由

别养黑莲花皇帝当替身[穿书]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