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恶毒男配穿错剧情后(黎卿厉淮深)

当恶毒男配穿错剧情后(黎卿厉淮深)

导读:《当恶毒男配穿错剧情后》是由作者惗肆所著,主角是黎卿厉淮深,当恶毒男配穿错剧情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在书中,原主是豪门富三代,貌美贵公子,极纯信息素,是众多Alpha肖想却不可求的存在。

小说介绍

《当恶毒男配穿错剧情后》是由作者惗肆所著,主角是黎卿厉淮深,当恶毒男配穿错剧情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在书中,原主是豪门富三代,貌美贵公子,极纯信息素,是众多Alpha肖想却不可求的存在。只可惜,他是黎家二十三年前抱错的孩子。

黎卿厉淮深小说简介

那个未曾谋面的真少爷才是男主,他将在半年后强势回归,拿走属于原主的一切。
而原主却连番遭遇不幸、大受***,最终没有理性地成为书中恶/毒男配。为真·少爷和各色Alpha大佬的感情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最后,他会被赶出家门,死于一场绝非意外的火灾。
黎卿:……什么破剧情?什么鬼发展?

当恶毒男配穿错剧情后全文阅读

气氛瞬间凝结。
黎择晰扯了扯僵硬的嘴角,“……桑盛?那个绑架案的主谋吗?他、他说了什么?”
即便对方极力克制,黎卿还是从尾音里听出了一丝心虚颤抖,瞳孔深处的冷色刚刚溢出,就被一节声音给打断了。
“小卿人回来吗?有没有受伤?”
黎广盛匆匆步入客厅,眼中的焦灼还没来得及散去。
得知绑架后,他第一时间就赶去警局,利用自己的威望和势力要求多方帮忙,生怕黎卿被歹徒所伤、出现意外。
惴惴不安地等了近两个小时后,西郊的片区警察传来了好消息,他这才连忙驱车回家。
“爸,你别担心,我没事。”黎卿看穿他的焦急,心头一暖。
孟淑急忙忙地搀扶住自己的丈夫,心有余悸地抹了抹眼泪,“别急别急,小卿没事,你这段时间本来身体就不好,可别再急出病来。”
黎卿听见这话,压住眼底冷色,若有所思。
孟淑想起刚刚的话题,询问道,“小卿,你说那桑盛招了什么?”
黎卿回神朝黎择晰看去,对方垂眸不语,短短一分钟,额间多了些细汗。
“招供了?我怎么没听说?”黎广盛紧跟着问。
黎卿的眸色又淡了些,他靠近黎择晰半步,听似无害关切,“择晰,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刚刚我的话只说了一半,桑盛已经亲口承认,他是个玩弄omega的惯犯。”
“他绑架我的地点巧合了一些,但这事和你没关系,你也用不着对着我自责……”黎卿面对着他,眼中迸出一抹犀利,“不是吗?”
黎择晰本就做贼心虚,哪里还能听不出这话的关窍?只不过在黎氏夫妇面前,他绝不能就这样败下阵来。
黎择晰弯了弯嘴角,“你不怪我就好。”
黎氏夫妇默默对视了一眼,前者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眉。
“爸妈,我有点累了,想先回房间休息。”黎卿回过身来,眼里透出少有的疲惫。阻隔剂的副作用还没过,这会儿脑袋正一阵阵地发晕。
孟淑的注意力立刻落回他的身上,“小卿,你是不是哪里不***?妈妈让人去请个医生过来!”
“我洗个澡睡一觉就好了。”黎卿婉拒,他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实在不必要费这些麻烦。
“你亲自下个厨,给孩子熬点补药压压惊。”黎广盛作为一家之主,吩咐,“今晚大家都安静些,让二少爷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是。”管家和佣人齐声应话。
厉淮深惦记着黎卿的脚伤,默不作声地跟了上去。
孟淑招呼着佣人,一并去厨房忙活。偌大的客厅里,眨眼间就只剩下黎广盛和黎择晰这对父子。
“……爸,要没什么事的话,我也回房了。”黎择晰压着快要爆发的阴郁。
绑架黎卿的计划不仅没有成功,还差点引火烧身!
幸好他和桑盛间的联系只有那一通电话,就连卡号也是几经转手的……要不是他断定警方无法顺藤摸瓜查到这里,差点就要被黎卿诓骗过去!
“等等。”黎广盛喊住他,往沙发上一坐,“时间还早,陪我聊聊。”
黎择晰不敢忤逆了父亲的意思,默默坐下。
黎广盛给自己倒了杯茶水,眼看着隔了三四个位置的儿子,平静问话,“住得还习惯吗?”
“嗯,管家他们都对我很好。”黎择晰心弦微松,拿出自己惯有的戏码,“这条件要是放在以前,我是想都不敢想的。”
“只不过我来得突然,就怕黎卿对我心存不满……”
黎广盛蹙眉,立刻制止,“择晰,这话说多了,你二哥不是那样的人。”
黎择晰一愣,眸中透出细细的委屈。
黎广盛察觉这幕,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
黎择晰原本的养父母是商人,二十多年前也算小有成就。只不过后来公司破产,又生出不可磨合的矛盾,所以离异各奔东西,根本没管过孩子。
这些年,黎择晰是受过苦的。
至于这错换的身世,是命运乌龙,更是人为造就。
当年孟淑生产时请了一位姓何的月嫂照顾,巧的是,何嫂和另外一家请来照顾的月嫂是亲戚。
出院前,两人各自带着孩子进了洗护室,偷懒闲聊后出了差错、闹了乌龙。
等到发现时,两家人都已经各自出院了。
她们事后怕担责任,竟是一声不吭瞒了这么多年。直到两个月前,何月嫂病重,临终前才松了口。
事情捅到黎广盛的耳中,他只好秘密调查了黎卿的DNA,结果不言而喻。
这真相让他们家长感到荒唐,更何况是两个才二十出头的孩子?
说得更明白些,一朝身份错换,过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
谁又能心无芥蒂的接受呢?
黎广盛想起刚刚兄弟的气氛,不着痕迹地提醒道,“……你现在是黎家名副其实的少爷,黎卿是个好处的性子。有些东西,即便我们不说,他也不会和你争。”
“爸希望你们好好相处,明白吗?”
“爸,你怀疑我针对黎卿?”黎择晰脱口而出,向来温软的面色就快绷不住。
黎广盛目光定去,带着旁人看不懂的深沉。
不过三秒,他忽地又笑开了,“傻孩子,说什么呢?”
黎广盛抿了口茶水,做下决定,“从明天起,我会暗中派人保护你们。多一层保障,也没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动手。”
是保护,更是提醒。
黎择晰自知刚刚的质问失了分寸,只敢默默点头。
“好了,早点回房休息吧。”黎广盛低头饮茶,眼底透过一抹淡淡的失望。
黎择晰乖巧应声,起身上楼,却意外在拐角处撞见了一抹身影。刚刚缓和的面色再度绷紧,他站定在走廊,“大哥,你怎么站在这里?”
“有两句话想和你说。”
厉淮深投去冷邃的目光,隐藏在衬衫下的身材极具爆发力,即便只是简单站着,也让人心生不安。
“什、什么?”黎择晰嗓音有些干哑。
“看在盛叔和淑姨的面子上,既然黎卿不计较,我也不会当面拆穿你。但事不过三,好自为之。”厉淮深沉声开口。
“这话我没听明白。”黎择晰手心冒汗,“我做什么了?”
“是吗?那还有一句,你总该听得懂。”厉淮深双眸微眯,浑身的危险和锐利瞬时爆发,“黎卿是我的底线,你再敢动他一分,我不会饶你。”
“……”
砰、砰、砰。
黎择晰听见自己剧烈慌张的心跳,差点把牙给咬碎,面上的笑意早已僵硬,“我来之前倒不知道,大哥和黎卿的关系那么好?”
厉淮深收敛视线,直接无视了他的问话离去。
走廊里的逼迫感还没完全散去,楼下传来孟淑和佣人们忙乎的声音,每一句都是有关于‘黎卿’。
黎择晰感受到唇间的***味,面色铁青——
凭什么?
每个人都把他当成外人!眼里心里都只有那个该死的黎卿!
明面上动不得又怎么样?假以时日,他照样能让黎卿身败名裂!滚出这个家!
孟淑路过,瞥见他的身影,“择晰,你怎么还站在走廊?先回房间休息吧,补药也熬了你的份,迟点记得下来喝。”
“不用了,你们给黎卿送去吧!”
黎择晰一反常态地丢下这句话,转身回了房间。
……
黎卿洗漱完出来,就听见出隔壁卧室传来沉闷的关门声。他略微挑眉,一瘸一拐地坐回床上,看见脚踝时,有些头疼。
也怪他逞强,还没走几步路,就肿得更厉害了。
——叩叩。
敲门声传来。
“是我,睡了吗?”
“门没关。”黎卿听出来人的声音。
下一秒,厉淮深就推门而入,手中还拿着一个医药箱,“坐好别动,我给你上药。”
黎卿直起身板,下意识拒绝,“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可以……”
这话还没说完,男人微凉的手指就触了上来,紧接着骤然一握。
力道虽然不重,可疼得黎卿一激灵,“啊!”
厉淮深闻声,少有的含笑看去,“现在知道疼了?”
“……”
黎卿听见自己这没出息的叫声,下意识地拍了一下嘴巴。短短几秒,耳根子烧着点红色,“……你故意的?”
厉淮深不回答,只是拿出冰袋小心敷在他的脚踝上,“刚刚为什么不揭露黎择晰?”
“还能是为什么?”黎卿淡声反问,干脆躺在靠枕上,“有些事情,我不想当着爸妈的面说得那么明白。”
再加上没有切实的证据,这会儿要是当面撕破脸皮,只会闹得全家不安宁。黎广盛近来身体不好,又为了绑架案奔波了一下午,黎卿总该顾着他。
“就这样忍下去了?”厉淮深又问。
黎卿哼声不语,眼中划过一丝暗芒。
他和原主不一样,不是会忍气吞声的温和性子。就算明面上为了父母不闹,暗中也要讨回来!
厉淮深捕捉住青年的神色,了然不语,只是拿起消肿喷雾、慢慢上药。
黎卿有些怕痒,小腿难忍地移了移,转瞬就被男人牢牢握住了,“别动,忍忍。”
略带薄茧的指腹圈住小腿,带着点说不出的细碎痒意。
黎卿含糊应了一句,就噤了声,视线慢悠悠地在男人身上打着转。
作为原书中的重量人物之一,厉淮深的长相不言而喻,身材更是一等一的出挑。也难怪他冷着张脸,还能受到那么多Omega倾慕。
“看我做什么?”
厉淮深将药膏贴了上去,这才收了手。
黎卿扯过被子一盖,半真半假道,“以前总见你板着脸,见面也说不上几句话,这回为什么选择帮我?”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厉淮深平静回复,反问,“帮你还需要理由?”
黎卿勾了勾唇,“好奇而已。你从国外回来后,好像就不一样了。”
男人之前一直待在国外,要真说起来,‘离家出走’那日,实际上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厉淮深沉默提起药箱,顺带将滑落在地的被子往青年的腿上一送。后者默契地抬脚勾了勾被子,“你还没回答我?”
厉淮深眼中溢出点微光,却不点破,“……你以后会知道的。”
一腔好奇被原封不动地打了回来,黎卿彻底背过身,没趣地哼声,“算了,睡觉。”
厉淮深唇角的弧度一闪而过,“好好休息。”
“……出门关灯!”
厉淮深看着那鼓成一团的被子,笑意又添了几分,“好。”

当恶毒男配穿错剧情后免费阅读

黎卿这一觉睡得昏沉,醒来时已过了早上九点。他眯着眼睛朝脚踝看去,经过一晚上的休整,淤青和肿胀都消散了不少。
昨天利用手机直播在网上闹了一通,这会儿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黎卿想起这事,随手拿出抽屉里的平板,熟练地登陆了自己刚注册不久的社交账号。个人主页打开后,眼中的惊讶瞬间浮现——
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他的粉丝数居然飙升到了七十万!而那条唯一的直播消息,底下的评论竟然高达了一百万条!
不到一小时就被切断的直播,真能达到这种效果?
黎卿从惊讶的情绪中抽离,反而多出一抹疑惑。他轻蹙眉梢,点了***。
除了昨天刚开始被点赞上热一的‘救人要紧’,再往下的几条评论果然有了问题。
——救个屁,确认是炒作无误。
——当不成豪门少爷了,就靠炒作博关注了?恶心下作!
——人家黎择晰才是真少爷,好声好气对你说话,你什么态度啊?仗势欺人最恶心!果然平日里的友善都是装出来的!
……
黎卿略微扫了两眼,就明白了***升级的关键。
他和黎择晰的身世被人爆出来了?
黎卿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平静下来。对于这个早晚会到来的情况,他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
只不过,这消息爆出的时间点也太微妙了?
——系统,帮我查查这爆料的源头。
【——叮!已接收到宿主指令,请稍等。】
系统应声,不出三秒,平板就自动跳出了一个论坛网页。帖子的标题简单粗暴,极具八卦吸引力。
——草!!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昨天闹得满城风雨的黎卿根本不是亲生的!!真正的黎少爷另有其人!!
主楼是匿名ID,但爆料内容说得天花乱坠,仿佛亲眼见证了一般。
“当年闹了乌龙,两家孩子抱错了!黎卿根本不是黎氏夫妇亲生的,视频中另外一个年轻人才是!后者已经被秘密接回黎宅了!”
“月初黎卿举办了生日宴,朋友正好在酒店值班,躲着抽个烟的时间就撞见了真假少爷,暗中拍下了这个视频。”
“大家可以看看黎卿的表情,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我看是巴不得那个真少爷消失!”
视频只有短短的三十秒,拍摄的距离虽远,但他和黎择晰的样貌依稀可辨。爆料者甚至还贴心地打上了字幕,好像生怕别人听不清对话内容。
——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来拆台的!
——黎卿,听说你的生日宴举办得很隆重,你能不能带我***见见?
——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就站在角落偷偷看!
——我没请柬,门口保安不让进。
视频是经过剪辑的,掐头去尾,只保留了黎择晰的‘高光’演技,欲哭不哭的神色、委屈求全的语气,简直是活脱脱的可怜人。
而视频里的黎卿,虽然没有全程开口,面色也淡淡的。两人的神态一对比,言论立刻偏到没边。
一楼:卧槽,简直是大瓜!心疼真少爷!
二楼:黎卿那是什么表情啊?占了别人的位置,还好意思冷着脸?谁给他的勇气!
三楼:真少爷都快低到尘埃里了,黎卿平时那副温和模样都是装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黎家这是养了白眼狼吧?
四楼:要是黎卿是假少爷的话,我就能理解昨天那一出了。黎卿自导自演被绑架,在用苦肉计让黎家人心疼,故意博关注吧?毕竟是个假少爷,说不定哪一天就被赶出去了。
五楼:楼上说得有道理!明摆着是作秀,要真是绑架,警方怎么可能还不出案件通报?
……
前面的楼层被水军带了节奏,往下十几页的内容不言而喻。偶尔有帮黎卿说好话的楼层,不是被人追着骂,就是被删除了留言。
黎卿眼底闪过一丝暗芒,冷冷勾唇。
对于这次爆料的幕后主使,他心知肚明。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急成这个样子?绑架案的风波还没过去,就敢再次兴风作浪了。
【——叮!检测到本次事件有可能影响宿主声誉,请在二十四小时内改变厄运节点。】
【——另外,恭喜宿主成功改变‘绑架’厄运节点!奖励随机技能X3,以后可随意取用。】
黎卿听见系统颁布的指令,淡然应了一声,他关掉平板,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
系统‘十二’感知到他的心绪,忍不住地发声询问。
【——宿主,任务倒计时已经开始了,你不着急吗?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奖励的随机技能点都可以用!】
“不急。”黎卿已经逐渐习惯十二的存在,轻笑道,“让他和水军再翻腾一会儿,迟点打脸声才会更响亮。”
网上铺天盖地的谩骂声,丝毫影响不到黎卿。
毕竟,这键盘侠都是墙头草,风一吹就倒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要转移谩骂对象了。
叩叩,敲门声响起。
“二少爷,醒了吗?”管家的关切声传来,“请下楼用餐,老爷和夫人怕你饿着肚子伤身体。”
黎卿收敛情绪,淡声回复,“陈伯,我马上就下去。”
“好。”
……
正逢周日,黎家人难得聚在一块儿。黎卿刚***餐厅,静坐在对面的厉淮深就看了过来,视线微微下垂。
黎卿明白他未出口的询问,不紧不慢地轻踏了一下地板,这才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好香啊。”
“觉得香就多吃一点。”孟淑往他跟前递去热牛奶,“昨晚见你睡得快,连补药都没喝上,迟点记得喝。”
“好。”
黎广盛放下手机,眉头皱得老高。他的视线在黎卿和黎择晰之间来回,试探道,“网上的消息你们知道了吗?”
黎择晰抬眼,一脸不知情的疑惑,“什么消息?”
黎卿淡淡瞥了他一眼,低声回应,“看见了。”
“怎么了?”孟淑看向丈夫。
黎广盛收回视线,将来龙去脉讲了一遍,“这群人谁吃饱了没事干,居然敢编排起我们黎氏的家事!我已经联系秘书,想办法删帖!”
“爸,不着急。”黎卿出声制止,似有若无地瞥了一眼黎择晰,“这明晃晃的删帖,只怕让有心人利用,闹起更大的风波。”
黎广盛听见这话,蹙眉点了点头。
孟淑将手机上的视频看完,又粗粗地扫了两眼评论,“小卿,你可别把网友的话往心里去。”
管家也怕黎卿思虑过重,忙不迭地出声,“二少爷,他们不了解真相,只会在网上逞威风。”
“放心吧,我没事。”黎卿勾唇。
厉淮深放下手中的刀叉,目光直直落向黎择晰,开口就是重点,“生日宴那天,你跑去找黎卿做什么?一张邀请函而已,还怕淑姨不给你?”
“……”
一瞬间,所有的视线都落在了黎择晰的身上。
黎卿压住嘴角的弧度,心里简直想个男人点上一万个赞。
“择晰,怎么回事?”黎广盛问话,眉峰间的褶皱又多了些。
黎择晰抿唇,眼里无措又惊慌,“我怕你们嫌我麻烦,所以才没找你们要请帖。原本只是想去碰碰运气,结果正好遇见黎卿了。我、我真不知道会被有心人拍下来。”
黎择晰转身看向黎卿,满是歉意,“黎卿,我知道是网友误会你了,要不……我亲自实名发个声明贴?”
尾音刚落,黎卿就弯起嘴角,“好啊,这个办法应该管用。”
黎择晰眸光一怔,显然没想到对方会应下自己的客套话。
“爸、妈,择晰的身份早晚是要公之于众的,现在的爆料虽然不利于我,但也算给择晰正名,没让他平白受委屈。”黎卿故意说得大方,完全堵住了对方反悔的机会。
“择晰作为当事人之一,能亲口替我澄清,应该能堵住不少好事人的嘴。”他又看向黎择晰,眼中闪过狡黠,“还能借机证明我们两人关系好,何乐而不为?”
厉淮深闻言,唇侧泛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
青年这番话,明摆着是故意恶心黎择晰。
黎广盛若有所思,最终下了决断,“小卿说得没错,择晰,既然你也有这个心思,那迟点就发一个贴子吧。”
谁要给黎卿澄清了?
他巴不得对方被网友彻底踩到泥地里!
黎择晰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但只得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表面上懂事应话,“……好,应该的。”
孟淑欣慰点头,转而又担心起另外一事,“警方的通报怎么还没出?这些网友也真是仗着不用负责就敢胡说八道,谁会拿绑架作秀!”
“桑家有些家底。”厉淮深分析猜测,“应该是桑启明不想自己的儿子留下案底,正在找关系疏通。”
黎广盛被点醒,怒声道,“那混账东西既然敢打小卿的注意,就该有吃牢饭的心理准备!”
他顿了顿,语气微缓,“小卿,你这两天就待在家里好好休息,网上的事情爸会派人解决的。”
“好,谢谢爸。”黎卿颔首。
……
一顿早饭吃得各怀心思。
饭后,黎卿借着‘休息’的名义回到了房间,默默唤出系统做了点事情,又慢悠悠地看起平板。
不过一小时,他就首页刷出了黎择晰的澄清贴,定住了目光。
“大家好,我是黎择晰,很抱歉因为私事占用社会资源。我的身世的确如同传言,但能够顺利回到黎家、认回父母,对我而言就是最感恩的幸事。
黎卿和我一样,都是被命运捉弄的人,我们的关系很好,请大家对他多一分宽容,谢谢!”
黎卿看完所谓的声明贴,不由嗤笑,“……黎择晰,你还真是会做人。”
手指往下一划,评论里果然又是一场风雨。
——声明高下立判!我挺你!
——你什么都没做错啊!黎卿怎么不出来澄清?绑架作秀那么高调,现在被网友看破了心机,就变成缩头乌龟了?
——我总觉得话里有话,是不是黎卿逼你出面的?和传言一样的话,黎卿冷脸看不起你的视频也是真的咯?
——黎卿根本就是仗着你好欺负![怒]
——大家看看,这才是真正的人美心善!至于黎卿,呵呵,冒牌货就是冒牌货,怎么样都是贱胚子!
黎卿指尖轻敲着屏幕,将这些可笑至极的谩骂一一扫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一条‘与众不同’的评论跳了出来。
——评论区收一收唾沫星子吧!我看着都觉得你们的脸疼!要我说,有心机还婊里婊气的人应该是这位真少爷吧?指路爆料贴2.0,有生日宴后门的完整视频。[网页链接]
再一刷新,这个评论就被顶到了热门前十,附带追评留言无数。
黎卿不咸不淡地笑了一声,眼色显露十足的玩味。
好戏,这才开始了。

小说推荐

为了给友友们带来当恶毒男配穿错剧情后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编都瘦了呢,关注小说就是对小编的鼓励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