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纵我(温芷顾呈)

温柔纵我(温芷顾呈)

导读:主角是温芷顾呈小说名字是《温柔纵我》作者乔其紗所著的言情小说,温柔纵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三天后,高中聚会。温芷感受着同学们或同情或嘲讽的目光,眼眶不禁泛酸,喝到三分醉。还欲再喝。

小说介绍

主角是温芷顾呈小说名字是《温柔纵我》作者乔其紗所著的言情小说,温柔纵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三天后,高中聚会。温芷感受着同学们或同情或嘲讽的目光,眼眶不禁泛酸,喝到三分醉。还欲再喝,手腕突然被一只手扣住。

小说简介

三天后,高中聚会。
温芷感受着同学们或同情或嘲讽的目光,眼眶不禁泛酸,喝到三分醉。
还欲再喝,手腕突然被一只手扣住。

温柔纵我全文阅读

主婚纱很快试完,她最近工作累再加上筹备婚礼,人整个瘦了一圈。
这种鱼尾婚纱就要贴身穿才好看。
腰围臀围也改瘦一点。
她还订了一套副婚纱和敬酒服的旗袍,等分别试完,商量好修改的部分,已经中午了。
计划是她跟两位母亲一块吃个饭,然后回家休息休息,收拾东西,再和父母吃顿晚饭,晚上十点的飞机,十二点到。
这样也算是多陪了父母一晚上。
可她刚刚到中餐厅,手机就响起来。
是他们组组长。
温芷是美院科班毕业,学的是新媒体艺术,毕业后签了对口的游戏公司,做游戏原画,她主画场景,是2D部门场景B组。
“怎么了?小芷?”挂断电话,叶霞看见女儿神色不对,急忙问。
“上个项目出了点问题,让我重新修改,明天早上给他们。”温芷皱起眉头,也顾不上吃饭了,拿起手机看最新的航班。
她浏览着,歉意地冲曾母道,“不好意思阿姨,我可能不能跟您吃饭了,我得赶紧回去。”
“你在家修改不行吗?你不是带你那硬盘了吗?”叶霞急问。
温芷解释:“硬盘里是现在的项目,出问题的是上个项目,我硬盘里没拷。”
“哎哟,那不能让你同事发过来哦。”
温芷摇头,“我们组长说他没有,是好几天前的项目,估计早删了,其他同事怎么会有。”
她边说边思索,还要预留回家拿行李时间,去机场时间…看见有个三点的航班应该可以,立刻改签。
“那就等明天上班再做嘛。”叶霞不舍女儿,一直碎碎念道。
“是啊,不差这一天吧。”曾母也道。
“不行,明天早上必须交,我这样的话下午六点到,画到半夜应该够了,要不然我怕画不完。”温芷拉了拉母亲的手,安慰道:“好啦,没事的,过几天十一就又回来啦。”
“那阿姨,妈,对不起,我就先走了,你们慢吃。”
“要不等一会,菜好了给你打包点?”叶霞又道。
“不用啦,飞机不让带。”
温芷摇了摇头。
她背着包出了餐厅门口,拦上车时,回头看了一眼。
透过玻璃窗,温芷看见母亲一直望着自己,一秒钟都不舍得转开似的,眼眶泛红,还拿纸巾擦了擦眼睛。
曾母在一侧安慰着她。
温芷心里蓦地也酸涩起来,朝她们摆了摆手,拉开计程车门。
摇上车窗后,她也***揉了揉眼睛。
*
温芷抵达A市后却并不顺利。
正是下班高峰,一路堵。等她回到公司这边已是七点多了,办公室锁了门。
她没钥匙,干脆回了家,还好家里的电脑上都有备份,就是改起来稍微卡些。
A市房价高昂,今年年中,曾家和温家才凑钱给小两口付了套首付,只是还没交房。
温芷一直住在公司附近的一个小区里,是她刚毕业租下的,四室两卫的一间次卧。后来曾喻文跳槽到她公司附近的一家网络公司上班,想要搬进来。
但次卧两人住实在小,正好另一间次卧也空出来,曾喻文就搬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算***,曾喻文提过要换房子,但是后来父母们给买了房,就这么凑合住也行。
温芷回来的时候,***的一个研究生学姐正在客厅吃面。
这里除去曾喻文外都是美院同学,处得都不错。
看见她进来,学姐愣了一下。
“怎么了?”温芷放下小行李箱,笑说:“两天不见不认识我了?”
“你不是凌晨才回来吗?”
“公司临时有事,只好早回来了。”温芷说着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叹口气,“感觉也没早回来多少,不说了,我得赶紧去画画了。”
“小学妹。”
温芷已经打开了自己房门,将行李箱拖***,转过头,“嗯?”
“没什么,你还是先画吧。”学姐欲言又止,继续扒拉着面,说:“有问题问我啊。”
温芷也没再问,时间太紧张,她快速关上房门,打开电脑,抽出压感笔,活动着手腕。
一边拿出手机来想给曾喻文发个短信。
她下午着急,一路赶时间,再加上这几天曾喻文一直加班怕影响他,没找他。
她刚刚在微信页面敲上两个字,突然听见隔壁房间传来说话声。
两个次卧挨在一起的。
也就是说,曾喻文回来了?
温芷沉默几秒,觉得还是要去隔壁说一下,刚一起身,突然步伐僵硬,感觉全身血液极速倒流,浑身发冷。
一墙之隔,清晰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
她听不清楚他们两个在说什么,但是能听得出来两个人很开心,女孩子一直在笑,笑声还有点耳熟;曾喻文也在笑,是在她身边很少有的笑,温柔又愉悦。
笑着笑着,声音逐渐暧昧起来。
温芷手指蓦地攥紧压感笔,感觉胃里一阵翻涌的恶心。她下意识往前走了几步,手指扣住门把,想要去隔壁,可是目光掠过墙上的钟表,又顿住了。
马上就八点了。
微信群里组长一直催。
她今天必须画完,明早还有别的项目。
良久,温芷深吸一口气,有些无力地坐了回去。
她从包里抽出耳机,***塞进耳朵里,将音乐声开到很大,掩盖住各种奇怪声响。
手指握紧笔,画了两笔,又放下,掌心一层虚汗。
拿出纸巾擦了擦,让自己凝神静气,再度画起来。
她算了算——无论是捉奸,争吵,道歉,谈谈,冷静,至少也要花两三个小时往上。
可是这个项目明早就要交,客户很急,改动不小,她清楚这个时间量,还有新项目在等着她,因为请假也耽误不少,明早必须开始。
两个Deadline都在眼前。
她没有时间,去争吵,去难过,去耗费。
**
晚上十一点。
温芷揉了揉发酸发涩的眼睛,将画面缩小,抬手揉脖颈,打量着,除去最开始有些杂乱,画不***外,慢慢也就好了。
她正修着小细节,听见隔壁门打开又关上,两道脚步声往客厅方向走去,然后是防盗门砰一声。
她睇一眼右下角的时间。
估计是曾喻文要去接她,然后顺便将女孩子送出去。
她不想管他们。
果然,他们出门没多久,微信上就收到了曾喻文的消息。
「芷芷,我出门接你了。你应该还没下飞机吧?一会见。」
温芷摘下耳机,没有回复,将手机调成静音,丢到了床的一边。
直到凌晨两点。
她听见防盗门嘎吱一声,进来的人脚步声有些沉重迟疑,最终停在了她的门前。
温芷移动着屏幕上的画,一小片一小片区域检查着小细节。
终于差不多了,明天可以交差,她脑海里那根绷紧的弦也松了一些,也终于有时间,谈一谈感情问题了。
温芷缓缓放下笔,将头发别到了耳后,走到了房间门口。隔着一扇木门,似乎还能听见曾喻文沉重的呼吸。
不知怎的,她竟有些不敢拉开这扇门。
不敢去看曾喻文熟悉的眼睛。
“小芷,你…真的早回来了?”
男人温润如玉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
温芷静了几秒,刚才那股恶心的感觉又回来了,她咬紧下唇,一把拉开了房间的门。
曾喻文就贴着门站立,像一堵高瘦的墙,眼睛红红地望着她。
温芷望向他湿润的眼眸,心里觉得有点可笑,明明***得是他,怎么好像委屈得,也成了他。
“喻文。”温芷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冷静一些,“你进来吧,我们谈谈。”
曾喻文目光还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好像一丝一毫都不舍得分开,然后***吸了吸鼻子,走到床边。
“你坐这。”
温芷下意识将椅子拖过来,挡住了他想坐的床。
曾喻文看了一眼椅子,又看一眼她,眼睛更红,好像浸泡在池水里的玻璃珠,垮着肩背坐了下来。
两人沉默了一会。
谁都没有先开口。
温芷望着他熟悉的眉眼,熟悉的面孔,熟悉的身形,熟悉的一切一切。
“喻文。”
她叹了口气,声音很轻,“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曾喻文一顿,垂下头,最终不敢对上她的眼睛,声音干涩地说。
“没有。”
“那你…”
温芷抿了抿唇,房间里只有一把椅子,她静静倚靠在墙边。
“小芷…我,我就是鬼迷心窍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真的…就是这一次。”
“我真的…”曾喻文手指***头发里,***地抓了抓,眼神里透出懊悔和苦恼,艰涩地说:“真的就这一次。”
“真的。”
旁边就是窗户。
几缕风从缝隙中钻了进来,有着南方湿热,黏黏腻腻地贴着她的脖颈肌肤,不太***,温芷愈发抱紧了手臂,不说话。
她跟曾喻文认识二十四年了——
他们从出生开始,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除去大学不在一个学校,但也在一个城市。几乎是密不可分的,也是彼此最亲密的人。
从初中***青春期开始,就有人起哄他们俩早恋,后来到了高中,曾喻文好像也有点那个意思,再到大学,在两家父母的鼓励下,曾喻文鼓起勇气表白,温芷也微笑着接受了。
再到如今,马上就结婚了。
温芷承认,她或许没有那种偶像剧里的心动,心跳加速,幸福得云里雾里——可能是因为太熟悉;但也同样承认,曾喻文性子妥帖温柔,她和他在一起轻松,自在,熟悉,亲切。
既然前二十多年都在一起,也形成习惯,将来在一起,也挺好的。
但是温芷怎么都没有想到,曾喻文会做出这样的事。
就在他们结婚的,前几天。

温柔纵我免费阅读

要说不伤心,那是不可能的。
心里那个美好的少年,亲人般的依偎,骤然破碎了,空空落落。
“喻文。”
她仰起头,调整了许久的呼吸,才道:“我们分手吧。”
曾喻文怔住,像是没有听清楚。
“你说什么?”
“我们,分手吧。”
“你胡说什么呢,我们都要结婚了,婚宴都订好了。”曾喻文这下真急了,声音也拔高起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小芷,我今天真的是一场意外,真的是意外,就这一次,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不好?”
“我不爱她,我爱你啊。”
“我只想跟你结婚。”
温芷没有说话。
缓慢却坚决地摇头。
“我可以给你发誓,这绝对是第一次,也绝对是最后一次——你要我跪下都可以,但婚礼绝对不能取消…”
“喻文。”
温芷静默半晌,打断了他,“我就问你一句,这真的是第一次吗?”
曾喻文表情再度一僵。
“是蔡雪对吗?我们公司的前台。”
曾喻文没有回答,但是从他惨白的面部表情上,温芷已经有了确定的答案。
蔡雪。
他们公司的小前台。最开始是公司年会要带家属,温芷自然带了他,那时候她有感觉蔡雪眼神有些不对,不过也没放在心上。
直到前些天的周末,她和学姐去市中心逛街,在一家咖啡厅看见他们,两个人倒不算亲昵。
只是那天,曾喻文说在公司加班。
温芷当时很诧异,但是那时候他们已经订婚了,而且她一直相信他的人品,二十多年了,也认为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怀疑他。
现在想来,更加感到失望,恶心。
“我们分手吧。”她再度下了决心,“你要是不方便和爸妈说的话,我就去说,或者找个其他的理由——”
“小芷,真的别这样。”曾喻文愣了愣,从椅子上站起,走到她面前,声音低声下气祈求,“是,我们是有过几次,但是…但是我不爱,我真的不爱她。是她勾引我的,别这样,别这么狠心,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和你分手。”
温芷将头转了过去。
他还想要再说,温芷道:“你别说了,我觉得恶心。”
“我也真的接受不了,就这样吧。”她抿唇,声音带了丝决绝的意味。
曾喻文自然也听得出来。
房间里陡然间安静下来。
刚才黏腻的风,好像也掺杂了细微的冷意。
“温芷,你真的爱我吗?”过了很久,曾喻文直起腰,忽然问。
“你说呢。”温芷皱眉,觉得这个问题实在可笑,“我们都要结婚了。”
“我说——你不爱我。”
“你从来不想跟我接吻,不想***,发现我和其他女孩有问题,也不想去问——”
温芷一愣:“我当时知道只是猜测,而且我相信你,我们都已经订婚了。”
“好,那今天呢?”
“今天怎么了。”
曾喻文声音突然高了起来,目光落在她的电脑屏幕上,“你听见我和别的女人睡觉,却还可以在这里画画,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要我怎么反应?”温芷想到那一幕就觉得不适,“我不想让我们变得更难堪。而且画画是因为我没有办法,我工作很着急,这不仅仅是我…还是我们公司。”
“还有,你小点声,大家都睡了。”
曾喻文看着她,眼神越来越凉。
温芷静静回视。
过了许久,他最终先收回目光,晚上的事到底让他无言以对,但仍道:“这不是爱,温芷,你这根本不是爱!”
温芷深吸了一口气。
***的是他,现在却莫名怪到她的头上。
她也不想再去牵扯这些没用的话题了。
“我们别再说些有的没的,说这个没有意义——”她皱眉说。
“好,那我们就不说,别的都不说了。”曾喻文重重地点了点头,声音突然哑下去,还带了点艰涩的哭腔,“温芷,我就问你一句。”
“最后一句。”他擦了擦眼睛,一贯温柔的口吻透出丝锋利的意味,
“我曾喻文可以向你保证,我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真的是我鬼迷心窍了,再也,再也不会。”
“你,还愿意跟我结婚吗?”
温芷:“……”
“愿意吗?”曾喻文又重复一遍,声音高起来。
他等了她几分钟,神色一点点转冷,又并不意外地点了点头,嘴角扯出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
“没问题。你不用说,我去说。”
他说完这句话,再没有看她一眼,拉开房间的门,重重甩上,发出一声砰得震天响。
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
几分钟,隔壁房间传来稀里哗啦的声响,像是收拾东西的动静,紧接着,脚步声沉重往外,防盗门咣当一声砸上。
曾喻文彻底离开了。
房间里更加安静,几乎是死一般的寂静。
良久,温芷缓缓地蹲了下来,***地抱紧了膝盖。
夜更深了。
**
次日,温芷几乎一夜没睡,顶着红肿酸涩的眼睛上班。
今天还有新的项目,很多工作。
她路过客厅那张公用的大餐桌上时,还是不由捏了下包带。
客观来说,曾喻文对她一直很好。
他上班早,八点半就要到,但是知道她熬夜画画早上常不吃饭,会特意去楼下买早餐,再给她送上来。
这样也省了她排队买的时间,可以直接拎着到公司吃。
还有很多…比方说挤好牙膏给她,会给她准备些小零食小蛋糕到办公室吃,或者一盒牛奶,一包旺仔QQ糖。
温芷想到这些,心底还是有些难过。
她理了理心情,才往公司去。
前台的位置是空的,蔡雪也没有来,她想到昨夜曾喻文走了,猜测两人估计是待在一起,温芷多盯了那个位置一会,心底再度蔓延出恶心,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她今天很忙,凌晨将修改好的画发给了组长,估计pm(项目经理)中午才会给反馈,还有新的项目,必须马上要着手了。
她画着画着,又想到曾喻文最后那句“他去说”,也不知道他要怎么说,父母到底能不能接受,头更加疼得厉害。
一直到午饭时间,组长终于给到项目的反馈,温芷看着通过两字,稍松口气。她多扒了两口饭,从食堂出来。
刚掀起塑料帘子,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她盯着屏幕上的母上大人,预感到什么,走到没什么人的灌木丛,接起。
“妈。”
“小芷…”叶霞一听她的声音就哽咽起来,“你和喻文是怎么回事啊?”
“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算…是吧。”温芷想到昨夜,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说的,声音低下来。
“是吵架就好,是吵架就好…”叶霞似松了口气,“喻文说他要退婚,还说他爱上别人了,我就知道是他说的气话,芷芷,你们快别吵了,结婚前男人压力都大,你退一步,啊?”
温芷攥紧了手机,不说话。
她倒没想到,曾喻文这么坦诚。
“芷芷,怎么了?”听她不说话,声音又急起来,“你们到底因为什么啊?”
“妈,你听我说啊。”温芷缓了缓,声音也有点哑,“我们的确是吵架了,但喻文说的是真的。”
“什么?!”
叶霞惊呆了,呼吸也跟着急起来,支吾好半天,却说不出一一个字。
“这事…可能,我也有问题吧。我对他关心不够…不过总之。”温芷说:“我们决定取消婚约了。”
“什么?”叶霞更惊愕,“不行,芷芷,不能取消啊。”
“绝对不能啊,请柬都能发出去了,你表妹一家还从外地特意赶来呀,怎么能取消呢?!”
“再说了,你都二十五岁了,你可是个女孩子呀…这么被公然退婚,以后可怎么…”越说越急,越说越崩溃,温芷刚想要张口安慰缓和——
“小霞,小霞!老婆!”父亲急迫声音传来。
“妈妈怎么了?!”
温芷也慌了,“爸,妈怎么了?!”
电话被接过去,“不跟你说了,你妈年纪大了!唉,你们真是!!”
电话挂断了。
温芷握着手机,过了一会,又给父亲拨去,那边再没人接,她看了看时间,心慌得越来越厉害。
一种强烈的愧疚漫上来。母亲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好,父亲总说是想她想的,她又一直不在身边,万一真有个……
温芷不敢想下去,后背渗出层层冷汗,也不顾及旁的,赶紧查最新航班,一边往组长办公室小跑去。
*
晚上十一点。
温芷抵达海城。
她从飞机上下来,打开手机,看见了父亲短信——
「你妈营养不良导致的贫血,也没大碍,我们就在医院住一天,打打吊瓶就没事了。你不用回来的。」
温芷上飞机前接到电话他们去市立医院医院检查了,但没结果,现在知道没大碍,松了一大口气,惊慌的心情也平复许多。
紧接着是下一条短信。
「打你电话不通,不过回来就回来吧,正好也商量商量婚事。」
「到了打个电话,我去接你,担心你。」
温芷握紧手机,心底温暖一片,立刻给父亲回了个电话,确定母亲没事就挂了。这里就有出租车口,很方便,她知道父亲要照顾母亲,实在没必要这么晚开车再过来。
温芷将手机放回包里,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稍微补了补妆。连续几日来回奔波,她不想让父母看见憔悴的自己。
从卫生间出来,很晚了,那波接完人的游客离开后,机场大厅人很少,在明亮的白炽灯下,显得空空荡荡,保安们列队下班,透出几分寂寥的味道。
温芷望着这一切,不禁又想到了过去。
从大学开始,每次她坐飞机,基本上都是和曾喻文一起,两人同去同回,极少分开。
很多回忆都浮现在眼前。
他总是会帮她拖着箱子拎着包,去领登机牌、办行李托运,任劳任怨,一点东西都不让她拿。
温芷还是不免感伤,将一缕头发撩到耳后,加快步伐往出租车口走去。
她低头想着心事,也没注意到前面有人,等察觉到前面好像有道身影,已经来不及收回脚步,差一点撞了上去——
一只大手敏锐地扣住了她的腕子。
那只手十分有力,一带,将她牢牢稳住了身形。
“看路啊,小姐。”
耳边传来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语调懒洋洋的,还带着几分调侃的味道。
这声音颇有耳熟,温芷蓦地一怔,站稳后,卷起眼睫,望去。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串直径不小的啡色珠子,纹路特殊,映衬着男人手背上微绷的青筋,显得邪肆又狂野。
他三根手指懒散地握着一只纸杯,手指修长而有力,腕骨凌厉凸起。
现磨咖啡浓郁的味道飘来,混杂着他身上成熟的男性香调。
“温芷?”他偏过头看她,在看清是她后,也愣了一下。
“顾呈?你怎么会在这里?”
温芷更是没想到他会在这,她伸手,轻轻挣了一下那只手。见没挣开,又用上几分力。
扣在他腕子上的那只手这才松开。
男人的指腹上有着磨磨的细茧,粗糙的温度,不经意掠过她手背。
温芷手腕浅浅地红了一圈。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顾呈目光在那腕子上多停几秒,没想到她依然这么娇。
“不是刚走,又回来?”

小编点评

温柔纵我全文免费阅读分享到这里,小说中的人物的角色名取的很好,氛围,背景都营造得不错,而且作者文笔极佳 幽默搞笑,是一部难得佳作!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