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纵我(温芷顾呈)

温柔纵我(温芷顾呈)

导读:主角是温芷顾呈小说《温柔纵我》免费完整版全文火爆来袭,温柔纵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婚礼前夕,惨遭未婚夫劈腿。一时间,温芷沦为所有人同情的对象。三天后,高中聚会。温芷感受着同学们或同情或嘲讽的目光。

小说介绍

主角是温芷顾呈小说《温柔纵我》免费完整版全文火爆来袭,温柔纵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婚礼前夕,惨遭未婚夫劈腿。一时间,温芷沦为所有人同情的对象。三天后,高中聚会。温芷感受着同学们或同情或嘲讽的目光,眼眶不禁泛酸,喝到三分醉。还欲再喝,手腕突然被一只手扣住。

温芷顾呈小说简介

温芷抬头,认出是过去那个混不吝的男同桌——现在恒裕集团的顾大少。
男人身形高大健硕,黑T勾出结实利落线条,迷彩裤掖进黑色军靴。寸头,薄薄的单眼皮。
腕间一串邪野的珠子,跟个痞子似的地瞧着她。
场面鸦雀无声。
顾呈夺过酒瓶,替她喝尽了剩下的酒,直接坐在了她的身侧,两条长腿大落落地敞开。

温柔纵我全文阅读

温芷拉门的手僵在门把上,面颊霎时发红。
她一转头,迎上了夏蜜震惊的眼神,后者不可思议:“曾喻文***了?怎么可能呢。”
夏蜜心直口快,也顾不上看温芷脸色,惊诧,“是因为他***,你们才不结婚了!?”
“我还以为是什么彩礼酒席的问题呢…”
温芷胸腔起伏,缓了口气,“嗯。是。”
夏蜜的眼神和她父母一样,还是觉得不太现实,“可是我能感觉出他是真的很爱你啊…”
温芷不想再持续这个话题。
里面的人似乎也听见了门外的惊动,突然间闭口不言了。
夏蜜这才反应过来,小声,“她们怎么知道的?”
还不等温芷回答,包厢门被豁然拉开。
“班…班长。”一个高中里没什么印象的女生看见真是她,有些尴尬,“小蜜,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我们——”
“刚刚到。”温芷说。
她脸上不动声色,也不想被大家看去笑话,“我们***吧。”
夏蜜到现在,才终于把所有思路差不多理过来,想到刚才周莎莎那些嚼舌根的难听话,有些生气,想要发作,温芷又扯扯她的手,拉着她找了两个位置坐下。
“班长,我可想你啦。”
周莎莎也掩住尴尬,像没事人似的笑说,“我们刚才还聊到你呢。”
“聊到我什么?”温芷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下午群里的事吗?”
周莎莎的笑容霎时僵在了脸上。她本来想扯两句,最好再打听打听感情问题之类的八卦。
“不用谢我,没关系的。”温芷摇晃杯盏,将茶水倒进垃圾桶里,温声说。
周莎莎的脸色更难看了。
夏蜜差点没笑出声。
下午群里的事确实尴尬,大家都转向了周莎莎。现在加上她们俩,也就来了六个女生,只有一个女生跟周莎莎挺熟的,象征性地安慰了几句。气氛有点僵持,直到团支书进来,同学们越来越多,大家才缓和许多。
“来来来,菜单传一下,一人点一个菜,自己写。”
团支书将菜单和纸笔递给温芷,“班长你先。”
“好。”温芷也没客气,夏蜜小脑袋也凑过来,两人研究着菜单,写了一个肉菜一个素菜,然后传给了夏蜜右手边的同学。
他们班上一共三十人,这次聚会只来了十七八个。还有几个在国外的,或者外地读研工作的。
一圈转过去,大家也点得差不多。
“去卫生间吗?”夏蜜拎起包包。
“好啊。”温芷拿起桌上手机。
临关上包厢门前,她看见周莎莎陡然朝自己看来,眨了眨眼睛,目光有些不善。
她皱了下眉,来不及多想,被夏蜜拉了过去。
“你今天真好看。”夏蜜从隔间出来,望着她。
“有吗?”温芷洗完手,对着镜子照了照。
这两天心情不好,即使聚会,她穿得也素净。一条黑色及踝长裙,印有白色波点,垂质甚好。天有些凉,外面搭了件裸粉西装,面料挺括又温柔。
长发垂下,妆容也淡,奶茶色的口红。
耳垂上坠着两粒小颗的深海珍珠,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同学聚会都是花枝招展的,夏蜜也是,高跟鞋闪闪发亮,这么一比,温芷就像是一朵雨后初初绽放的茉莉,清新雅致。
“早知道我也打扮素一点了。”夏蜜撅起嘴,果冻唇润润的。
“你这么可爱还不知足吗?”温芷看得都想亲了,“同学聚会啦,又不是走红毯比美,自己开心就好呀。”
温芷吹干净手,拉着她回去。同学们都在闲聊,看上去也没什么人注意她。
她松口气,刚拿起杯子——
“班长,你真的跟三班班草分手了吗?”
一道洪亮的男声问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不禁一静,大部分都还不知道,诧异看来。
温芷抬头,看见是班上的一个体育生。
男生过去就属于情商很低的那类,憨憨的,他问这话也没别的意思,还一脸认真和关心。
温芷深吸一口气,看见他身边就是周莎莎,轻捂了下嘴。
很显然,应该是刚刚偷偷告诉男生,男生好奇就直接问了。
“你们感情这么好,他为什么会***啊?”
男生再次发出灵魂拷问,小小的眼睛里也写满真诚的困惑。
“***…”
“真的假的?”
“他们不是要结婚吗?”
“是啊是啊,之前还打电话让我去么…”
温芷还没回答,各种窃窃私语的声音再度传来,还有些同学目光直接带了怜悯,小声:
“那班长好可怜啊。“
“是啊,青梅竹马啊,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还有几个女生直接从座位上跑到她身边,一脸关切,“***谁了呀?”
将纸巾递给她,“没事啊,真的没事。”
感受着各种同情的目光,温芷***了***唇,面色依旧没变,只是桌子底下的手不禁握成了拳,***抠挠着掌心。
她眨了眨眼睛,稍低下头,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个时候,她更是不能落泪了。
要是没忍住在大庭广众下落了泪,那更是坐实“被甩了好可怜”的人设了。
“我说你们有完没完啊?”夏蜜实在忍不下去了,一拍桌子,“关你们什么事啊。”
“就是就是。”周莎莎终于看见这一幕了,还跟自己没关系,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的,她忍住笑容,格外体贴道:“坐回去坐回去,你们这样人家更尴尬好吗?”
然后她将其他女生推回去,一副知心姐姐口吻道:“其实班长,真的没关系。谁还没被男人甩过呀?”
“***了那就是渣男,扔了就是了,也没必要去求人家啊。没事的。”
她讲求字刻意咬得重了些,看着其他人抽气,并且露出“不会吧”的小眼神,亲自抽出面巾纸递给温芷。
温芷目光掠过那张纸,怒火霎时被点燃,就在她再忍无可忍,要不顾形象起身反击时——
包厢门突然“嘎吱——”一声被打开了。
“周莎莎,求什么呀,求男人给你买包吗?”
赵铭格外讥讽声音传来,旁边还跟着一个男的,脸上也写满不屑。
周莎莎脸色一变,刚要反击,却看见他们俩人中间,走出一个高大而英俊的男人。
那人穿着极随意,黑T恤,军绿长裤,仿佛这聚会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局。
可是那身衣服穿在他身上,勾勒出精悍流畅的肌肉线条,气场却是格外的强劲。
让人移不开眼。
他神色有些漫不经心,甚至撑得上懒散,指间还夹着一支烟,腕间的佛珠嚣张又邪气。
“呈…呈哥?”
周莎莎声音立马软了下去,也顾不上看温芷的笑话了,露出一个甜笑迎上去,“你怎么来啦,不是说不来吗。”
旁边的赵铭发出一声“嗤”。
周莎莎也没理,拨弄了两下卷卷的头发,笑容愈发妩媚,“那呈哥你快坐过来吧,我们那里——”
她说着上前一步,穿着***的身体就要贴上去。
男人也没动,依旧懒懒地站着,就任她那么贴上来。
他只拿起夹在指间的烟,放在唇边狠吸了一口,两边颊鼓起,微微眯起眼睛;
然后他偏过头,侧脸线条锋锐又冷情,薄唇微张,灰白色烟雾毫不留情地吐在女人脸上。
“滚。”声音沉,而冷。
*
五分钟后。
包厢里鸦雀无声,只有走廊尽头,隐隐能听见女人的哭声。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没人敢说话。
周莎莎人缘一直就不太好,刚才那么说班长,明摆着要看笑话,不少人早就看出来了。
再说了。
顾呈是什么人,当年在学校里就足够叱咤风云,校长都要让着;出社会之后,大家才更深刻地了解顾家,了解什么叫阶级差距。
班上同学是不少小姐少爷,家里有钱,富二代。
但二代和二代,有钱人和上流社会,还是差出一截的。
整个海城,恐怕都没人敢对顾公子说什么话。
最后,还是一贯绅士的团支书将周莎莎的包送了出去。
包厢里无人说话。
上第一道菜的服务员都匆匆放下就走。
“不好意思啊,我们晚了。”赵铭脸上倒没啥变化,走到包厢圆桌空着几个座位。
“里面没人吧?”
旁边同学点了点头,“坐吧,没人。”
那位置挺里的,靠窗。
温芷收敛刚才的情绪,和夏蜜也跟着站了起来,椅子往里挪,让他们过去。
温芷低着头,也没有看他们。
直到几个人过去,她将椅子恢复原位,刚要坐下。
“不好意思。”
顾呈的声音清晰从她左手边传来,说到这,他似乎顿了一下,没想起那女生的名字。
“***,咱换个座行吗?”
女生愣了一下,下意识瞟温芷一眼,旋即立刻起身,“行啊,我过去坐。”
“谢了。”顾呈道。
女生起身离开,椅子被一只手往后拖了拖,紧接着,顾呈坐在了她的身侧。
温芷也愣住了。
突然多了几个大男人,他一坐下,位置似乎也拥挤些许。
桌子底下,男人两条大长腿大剌剌地敞开。
她也不由地往旁边缩了一下,理了理长裙的***,然后将桌上自己的餐具杯子,再度往夏蜜那边挪了挪。
夏蜜也很懂事地给她腾了不少地方。
温芷又再挪了一点点。
“怎么?”
男人看着她这一系列的举动,略俯身,偏过头,用仅两人能听见的声音,低低哑哑道,
“太久没坐在一块儿,不习惯了?”

温柔纵我免费阅读

离得很近,他说这话时,温热的气息撒落下来。
混杂着一点点烟草的味道。
还有他身上熟悉特别的男人气息,他今天没用任何香调,应是刚洗过澡,薄荷沐浴液的清爽味道。
温芷蓦地脸有些烫,有些不自然地嗯了一声。
“嗯?”
他似是没听见她在说什么,头压得更低一些,浅浅的鼻息拂过她的耳垂。
“没,没什么。”
她略无措地拿起桌上的杯子,抿了一***茶水。
她放下杯子,发觉不少同学往这边看,尤其是女同学,眼神带了点诧异,还有一点点的,艳羡。
她忽的想到,刚才两个人说话,可是离得那么近,像是在暧昧的咬耳朵一般。
这么想着,温芷愈发不自在了。
身侧的男人倒没什么变化,懒洋洋地将餐具拆开,拿茶水过了一遍。
“喝椰奶对吧?”
又有几道热菜上来,团支书还没回来,大家也没动筷,桌上饮料刚好转过来。
“啊?”温芷一直低着头,突然听见他的声音。
“还是喝椰奶吗?”他又重复一遍,并没有任何不耐烦。
余光里,男人修长的手指拿过那瓶椰子汁。
温芷这才确认他是在和自己说话,指腹不自觉攥了下杯壁。
也是怪了,他们一说话时,大家就都不说话了,整个包厢里静悄悄的。
“还是换口味了?”见她不说话,他继续问,声音很低,却听上去很清楚,“想喝可乐?”
“我…我自己来吧。”
温芷看向桌上饮料,她还是想喝椰奶的,可是目光在他的指间凝滞两秒,拿了一边的果粒橙。
“谢谢你。我喝这个就行。”
温芷拿过玻璃杯,给自己倒满。
太安静了,就连她倒饮料的声音都清晰至极。
“谢谢。”
她倒完,刚要拧上盖子,他两指拿起自己的玻璃杯,嗒得一声,放在了她杯子旁边。
“你也喝果汁吗?”她下意识掀起眸,问他。
却不想直直撞进他的眸子,黑亮的,深邃的,还带着似笑非笑的意味。
温芷握饮料瓶的手不禁一颤,慌忙低下头,内里的橙色果汁晃悠了两下。
几秒后,她才稳了稳,将果汁倒进他的杯中。
霎时,一股酸甜清新的橙子味蔓延开来。
“谢谢。”他拿过杯子。
温芷轻轻拧好瓶盖,放回桌上。这才发现自己手掌心竟涌上一层细细的薄汗,忙抽出一张纸来擦了擦。
“哟呵,呈哥什么时候爱喝果汁了?”
旁边,赵铭调侃的声音突然传来。
“我一直爱喝。”顾呈斜他一眼,拿过玻璃杯抿了两口,放回桌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杯壁,语调散漫,“你不知道?”
“是是是。”赵铭说着,隔着顾呈,别有意味地朝温芷笑了下,“好像是知道。”
温芷听着他们俩的话,耳根子更加发热,好像被一小簇火焰慢慢炙烤,更***地擦拭着掌心。
她总感觉他们是话里有话,意味深长。
他们说话声音很低,但是包厢里太过安静,身边同学几乎都能听得清楚,投过来的目光也多出了几分内容。
就连一贯傻白甜的夏蜜,也在和温芷对视时瞪大了眼睛,好奇地眨巴眨巴。
温芷朝她摇了摇头,没再说话了。
*
“一会下去唱歌,有没有不去的啊?”一顿饭吃得差不多,团支书问。
“去啊,七天假呢,我们今天可以唱通宵!”
“当然去啊。”
同学们纷纷附和起来。唱歌本来也是说好的,团支书不过是例行一问。
“你去么。”
顾呈放下手里一直把玩的手机,忽问。
“呃…去。”温芷看向夏蜜,她们俩早就说好要去的。
他似是满意地低嗯一声,从椅子上起身。
“走吧。”
顾呈来,赵铭他们自然也跟来,大家早已结清账,同学们也吃完许久,几个拎起包包正往外走的女生看见他们几个竟也来,眼底有着很明显的兴奋。
“我…我们也走吧。”夏蜜是个小吃货,将最后一块抹茶大福塞进嘴里,一边含糊说一边起身。
温芷被她逗乐了,拍拍她肩膀,“没事,吃完走,不着急。”
KTV就在餐厅这条路上,距离不过几十米。一进大包,幽暗灯光亮着,斑驳的碎光撒过墙壁,刚才饭桌上大家还收拢着的那点客套礼貌褪去一大半。
顾呈他们要了一箱酒,啤的,白的都有。果盘也摆满一桌子,筛盅也拿出来了。
温芷其实一直都不太喜欢这种场合,也就是陪小麦霸夏蜜,拉着她坐进了沙发角落。
她们来得太晚,低矮的沙发上几乎都坐满了,左手边的小吧台上也是。
等她坐下,将包包放在腿上,才隐隐感觉有道目光朝自己看来。
漫不经心的,黝黑深邃的。
可是等她顺着那道视线轻转过颈时,那人却将目光收了回去。
她只看到人群中一个五官锋锐的侧影,寸头硬朗,坐姿却极随意,两条大长腿懒懒敞开,松散靠着沙发,唇间叼着一支烟。
指间把玩着银色火机。
他仿佛天生适合这样的环境,暧昧灯火碎碎撒落在他身上,掺杂着一缕迷醉的烟酒意,掩不住的放浪形骸。
温芷目光在他身侧空着的座位凝滞几秒,垂下眼睫,从包里掏出手机。
那边已经开始点歌唱起来。
刚开始老同学们还有点不好意思,慢慢一首接着一首,气氛越来越活络。
夏蜜也早早按捺不住,点了几首王心凌的歌,然后眼巴巴坐在沙发上等,生怕哪个同学给她切过去。
温芷玩着手机,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实在无聊,时不时和夏蜜聊一两句。
“这谁点的歌啊。”突然,有人道。
“怎么会点这样的歌啊,真是——”
“就是啊,没长眼睛吗。”
温芷起先没注意,直到同学们好像都转过来看着她。
她愣了愣,放下手机,撩起眼皮看向屏幕——
是容祖儿的《小小》。
“对不起啊,班长。”点歌的女生握麦克风怯怯望着她,“我,我就是很喜欢容祖儿,没,没有别的意思。”
温芷眉心微蹙,旋即又展平,靠坐在沙发上,温和道:“没关系的。我也很喜欢容祖儿,你唱就行了。”
其实她真觉得没事,点歌而已。只是大家都因此而用异样眼神扫她,还在那里议论,有点不***。
“那,那我唱了。”
前奏刚刚好过去,女生犹豫一下,唱了起来。
没唱两句,就连夏蜜也有些担心地朝她一瞥。
“回忆像个说书的人,用充满乡音的口吻。
跳过水坑,绕过小村。
等相遇的缘分。
你用泥巴捏一座城,说将来要娶我进门。
转多少山,过几次门,虚掷青春。”
这歌实在伤感,原唱没关,容祖儿以一种沧桑忧伤的口吻,感叹着一对青梅竹马,从年幼亲密到彼此陌路。
温芷表面上倒没什么,闭了闭眼,眼神恢复清明。
却不由地指间轻攥手机。
她不够爱曾喻文,但是二十四年来点点滴滴的陪伴,以这样不堪形式结束,也不好受。
这首歌,更将过往那些美好童真回忆全部勾扯出来,不自禁地触动了心弦。
“班长。”
“没事吧?”
沙发另一侧的女生朝她看来,悄声问。
温芷一顿,摇了摇头。
她知道是好意,但被问太多,也有些不自然,放下手机,随手拿起桌上的一罐啤酒。
啤酒刚刚从冰柜里拿出,她拉开拉环,啜饮一***,冰凉凉的,意味发现挺好喝的,那股冷意让人透彻清明。
她不由多喝了几口。
终于,一首歌毕,女生歉意地回头看了看她,匆匆下去。下首歌欢乐的前奏递进来。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是ktv一直大火的《今天你要嫁给我》。
歌原没问题,但挨在青梅竹马那歌后头,穿着婚纱的几对新人手牵手走向礼堂,很难不让人联想到班长原订好几天后的婚礼。
“班长是不是本来下周就要办婚礼的?”
“是啊,本来还打算去的。”
“我听说班长婚纱很漂亮的,太可惜了。那那个婚礼还…”有人十分好奇。
“嘘,别说了。”有人同情。
各类窃窃私语再度传来。
温芷听着,又啜一口。
“呈哥心疼了?”
沙发中间的位置,赵铭斜一眼,问道。
顾呈指间夹着烟,背脊斜斜地倚在沙发上,一条腿长松散架在另条膝盖上,没说话。
“我听说是那男的找***,都他妈滚到床上去了。请柬都发了一堆,结果强行被退婚了。”
“卧槽,真是绝了。高中时哪看得出来啊。”
顾呈听这话撩了下眼皮,仍那么懒懒坐着,只将指间的烟送至唇边,狠吸了一口。
过了会,他放下长腿,捞过桌上的银色烟灰缸,将烟头***碾熄在里头,起身。
“你去哪?”
……
温芷掌心握着冰凉的易拉罐,刚要把剩下的喝完,手腕突然被人握住了。
她一愣,掀眸。
在看清来人后,心底猛的一颤。
顾呈微俯下身,一双黑眸正淡淡瞧着她,单手插着兜,还是那副痞痞懒懒的样儿,可是扣着她的指间却用上了几分力。
动弹不得。
他没说话,轻扯了下唇角,伸手拿过那罐啤酒,喉结攒动,两下就直接给干了。
包厢里有些安静。
不少人目光朝他们看来。
不过顾少爷显然不在乎这个,***了***唇边酒渍,一***坐了下来。
温芷盯着那罐被捏扁了的空酒罐,咬着下唇。
足足半分钟后。
包厢里才恢复正常。
同学们继续唱起了歌,灯光暗暗的。
一股浓烈的烟草味混杂着酒意漫来,肆无忌惮。
“那男的真挺操蛋的。”
温芷一愣。知道他说的是曾喻文。
“…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答。
顾呈看她一眼,见她眼睛红红的,明润眼底涌上几分醉意。
“要不先送你回去?”
“不用了。”
“都送了两次,也不差这一回。”
“不是这个。”她道。“就是…还想陪夏蜜一会。”
他没再说话了。
在他身边,温芷总有些不自然,也不知道该看哪,玩手机也不是,最后只好看向前面的大屏幕。
MV到尾声,一排穿婚纱的新娘说“Yes,I do。”她垂下眼睫,再次想到烦心事,揉了揉眉心。
“温芷。”
顾呈把玩着打火机,目光也落在屏幕上。
“嗯?”
她转过脸,纤长湿软的眼睫敛着微红的眸。
“结婚吗?”他盯着白色婚纱,忽道。
“什么?”
温芷没听清楚。
“结婚吗?”打火机发出嗒的一声,他咬着烟,低低问。
温芷微愣。
她这回听清楚了,下意识以为他是在问自己结婚的事。
“我被退婚了,他***了。”她缓了口气,不知怎的,被他一问喉咙却有些发涩,坦诚道。
顾呈呵笑一声,黑眸静静盯了她两秒,弹了弹烟灰,“我说跟我。”
“结婚吗?”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温柔纵我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