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起来很好亲(顾桉江砚)

你看起来很好亲(顾桉江砚)

导读:《你看起来很好亲》是由作者尼古拉斯糖葫芦所著,主角是顾桉江砚,你看起来很好亲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刑警支队队长江砚,读书时一张冰山俊脸蝉联本科四届校草,在男女比一百比一的警院绝了全校男生桃花。

小说介绍

《你看起来很好亲》是由作者尼古拉斯糖葫芦所著,主角是顾桉江砚,你看起来很好亲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刑警支队队长江砚,读书时一张冰山俊脸蝉联本科四届校草,在男女比一百比一的警院绝了全校男生桃花。

顾桉江砚小说简介

某天出警一周刚回来的江队神色躁郁,下一秒就被个小姑娘壁咚抵在墙上。
众人心道小姑娘你怕不是是要找揍——
“这位警官,我要报案。”女孩瘪着唇角,“我老公丢了。”
江砚挑眉:“哦?”
“江砚,男,身高187,肤白貌美,六块腹肌,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家……”女孩扯住他的袖口,小小声说:“我很想他。”

你看起来很好亲全文阅读

“谢谢你来接我……”
雨没有要停的意思,她刚到荆市那天,也是这样的阴雨天,顾桉又小小声补充,“之前也谢谢你。”
她长发在头顶绑了个小揪揪,刚剪过的刘海到眉毛上面,眼睛没有任何遮挡,干净无辜像警犬基地刚出生的德牧幼崽,偶尔看他的时候,有些怯生生。
江砚挪开视线,眉眼微垂弧线冷淡,散漫道,“为人民服务。”
到家已经十二点,饭菜上桌,有她最喜欢的蛋黄焗南瓜。
茶几显眼处摆着一个大大的纸袋,顾桉吸吸鼻子,哇,好香!
余光瞥见顾桢进了厨房,她做贼似的伸出一根手指,扒开纸袋看了眼。
眼睛不自觉睁得滚圆,小虎牙也不再矜持含蓄,开开心心冒出尖儿。
青团、蛋黄酥、肉松小贝、芋泥珍珠车轮饼……还有足足加了半杯珍珠的奶茶!
顾桉抬头用嘴型和江砚说“好吃的好吃的全是好吃的”,眼睛亮亮的,满是小星星。
江砚嘴角微挑,眼看着小女孩伸长手臂把零食抱了满怀,像个给块糖就能骗走的小朋友。
出息。
他转身进厨房,刑警小顾系着围裙做饭的场景诡异违和,错身而过时,他把借来的书拍到他怀里。
“这是什么。”
“给你借了本书。”
顾桢怔住瞬间厨房水龙头被打开,江姓轻度洁癖患者正慢条斯理洗手,比洗菜还要讲究千百倍。
这位大少爷刚上警校时出了名的少爷做派,从警之后少爷脾气收敛不少,现在不光帮忙接妹妹,还好心给借书。
真是个……
嘴硬心软的小天使。
顾桢:“谢谢。”
江砚嘴角若有似无翘了下,“客气。”
等顾桢满心感动把书皮反过来,闪闪发光的几个大字差点闪瞎他狗眼:
《说话的艺术》。
……我谢你个锤子!
-
这一年的中秋在十一假期里。
顾桢已经提前做好月饼馅,莲蓉、蔓越莓、奶黄……就等今天包进饼皮进烤箱。
终于能和哥哥一起过中秋了!
早上六点,楼下有声响,顾桉起床。
顾桢整理好的双肩包扔在一边,正弯腰换鞋要出门。
“哥哥,你不在家过中秋了吗?”
她穿着煎蛋睡衣,迷迷瞪瞪搓眼睛。
“之前有起杀人案,”顾桢一身黑,把警官证塞进衣服内侧口袋,“线人来信息,昨天出现在南方老家。”
“大过节的想吃什么自己买,别心疼钱,你哥养猪还是养得起的。”
顾桉眼睛有些发热,低头看拖鞋上的小蘑菇:“我知道啦,你注意安全……”
顾桢挑眉,伸手把她剪坏的小刘海搓到炸毛,“走了。”
江砚早饭过后去了单位,顾桉把月饼馅包进饼皮,看着它们热热闹闹挤在烤箱,厨房慢慢被香香甜甜的味道填满,悄悄叹了口气。
下午六点,江砚回家,洗完澡后换了身衣服。
他平时为方便出警,都是黑色冲锋衣、黑色夹克、在家就是黑色或者白色的长袖T恤,清一色黑色运动裤。
今天很不一样。
质地考究的白色衬衫,肩线完全贴合,黑色西装裤下长腿笔直,看起来很贵的黑色西装外套随意搭在手肘。
他眉眼英俊,气质干净,因为瘦瘦高高总带几分毫不违和的少年感,这样看着,就是个养尊处优的清贵少爷。
“我去爷爷家。”因为身高差,他和她说话总要半垂着眼,睫毛格外清晰,“自己在家锁好门。”
顾桉点头,把烤好的月饼递给他一盒,弯着嘴角笑:“江砚哥哥中秋节快乐,爷爷奶奶也中秋节快乐!”
江砚坐进车里,心里却莫名其妙有些烦躁。
大概因为车内空间逼仄空气不流通,他伸手扯开衬衫领口刚扣好的两颗扣子,又开了车窗透风进来。
黑色SUV在城郊一处私人庭院门口停下,家里佣人迎上前,“小少爷回来了。”
江砚微颔首。
江家向来重视中秋节,这一天所有长辈小辈没有例外,都要聚在一起吃团圆饭。
这是时隔七年,他在家过的第一个中秋节。江砚推门而入时,长辈坐在正厅喝茶聊天,小辈规规矩矩站在一边问好。
江柠例行公事一样向长辈汇报完近期学习成绩,转过身看见江砚,脆生生喊了句:“小叔叔!中秋节快乐!”
他是父亲的堂弟,是和她年龄差最小的长辈。
对于江砚,江柠的害怕和崇拜一样多。
他读书时头脑极其聪明,小学连跳两级,成绩一直稳在全校前三,高中完全可以走竞赛保送免受高三之苦。
而且,履历很传奇。听父亲说,他这个最小的堂弟幼年时爱好天体物理,理想是当一名天文学家。
只是十几岁时遭遇绑架,那段时间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就在大家担心他会不会有心理阴影时,他高考填报志愿直接填了公安部直属院校。
很多人遭遇不测留下终身阴影。
而江砚不一样,朗朗乾坤下,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柠柠,过来帮忙,不要玩手机了。”
“妈,等下,我跟我同桌说句拜拜。”
江柠吐了吐舌头,“外面不是又开始下暴雨了吗,她们家停电了,她哥又出差,现在自己在家……我好担心她。”
“就是你那个新转来的小同桌?”
“嗯!”
江柠本来想问江砚认不认识顾桉的哥哥,却见江砚皱眉坐在沙发,周身都是生人勿进的少爷气场,简直是个玉面煞神啊玉面煞神……
她以为是自己过分聒噪吵到他,赶紧乖乖闭嘴。
江砚转头看窗外时雨又噼里啪啦砸下来,那股不知从哪儿来的烦躁在雨声中无限膨胀。
-
满满一烤盘月饼还温热,顾桉吃了两口,突然小腹一拧一拧的疼。
原来……是生理周期。
她蜷缩成一小团窝在沙发,安静等着疼劲儿过去,听江柠说她见到小叔叔了,几年不见小叔叔更好看了也更可怕了……
突然之间什么都看不到,窗外对面高楼也瞬间隐没黑暗中。窗外风声雨声搅在一起,下一秒恶魔仿佛要破窗而入。
手机还有百分之十的电。
顾桉和江柠说明情况退出聊天,怕万一顾桢找她。
关于中秋节的记忆,好像都不算太好。
小时候跟着外公外婆家,后来外公外婆去世,她被接到舅舅家。
父母尚且在世,开开心心组建新的家庭。
亲生父母都不管她,而舅舅肯照顾她,她心里很感激。
即使他可能……只是为了每个月到账的抚养费。
爸爸打来的,妈妈打来的,哥哥打来的……
今年中秋节,虽然哥哥不在身边,但是她有家了。
这个念头让她觉得心里暖烘烘的。
她迷迷糊糊睡着,小腹的疼痛也变得遥远。
门铃却冷不丁响起,像是梦里的错觉,在她迷糊时,门铃声再一次清晰传来。
……这个时间会是谁?
要不要装作家里有人的样子?
“哥哥,好像来客人啦!”
顾桉攥紧拳头尾音却依旧发颤,喊完这一声,才假装镇定去问门外:“请问是谁呀?”
门外声音冷淡又散漫,听着特别大少爷,“开门,警察。”
顾桉跳到嗓子眼的小心脏,重重回落。
客厅没有灯,没有蜡烛,因为暴雨落地窗透不进来半点星光。
江砚打开手机自带手电,眼前有一小块地方被照亮。
“你怎么还按门铃呀。”
江砚想起她虚张声势给自己壮胆的那声“哥哥”,声音不自觉柔和了些,“怕冷不丁开门吓哭你。”
“喔……”顾桉疼得直不起腰,“那你怎么回来啦?”
“手机充电器忘带了,”江砚随便扯了个理由,把食盒往她面前一推,“顺便就给你带了吃的。”
他从江家老宅找了蜡烛,昏黄光影有些暖。
女孩瓷白的小脸被照亮,对上她眼睛时,堵在心口一晚上的烦躁奇迹般平复。
“挑喜欢的吃,不喜欢的扔掉。”
当真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眼前点心精致得让她不忍心下筷,那些她叫不出名字的菜肴美味得让她瞪圆了眼睛。
顾桉餍足地眯起眼睛,“谢谢江砚哥哥。”
顾桉吃完饭,把食盒刷干净擦干,没吃完的饭菜分门别类打包放好,拿了小毯子到沙发一角窝着。
“怎么还不上楼睡觉。”
顾桉不想说自己怕黑,怕说了怕黑江砚要照顾她感受、不好意思离开,只是小小声问:“江砚哥哥,你不走吗?”
明明怕得要命。
江砚轻描淡写道,“等雨小些,开车方便。”
顾桉没忍住弯起眼睛,声音也带了甜甜的笑:“那你可以给我讲讲不涉密的案子吗?”
他是警察,哥哥也是,神圣不可冒犯且遥不可及。
她想了解。
江砚无奈,揉了揉俊秀的鼻梁。
送孩子上学,给孩子送饭,现在还要给孩子讲睡前故事。
蜡烛柔和的光柔和了他侧脸轮廓,精致得让人心动。
“从前有个智障儿,被母亲照顾很多年。”
“然后智障儿的病治好了嘛?和他的同龄人一样。”
江砚冷冰冰打破她想象,声音凉而缓和,“有一天,他死了,他杀。”
顾桉手臂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江砚把关键信息涉密信息省略,听起来更像是关于另一个世界的天方夜谭。
身边的女孩拿小毯子把自己裹成圆滚滚一小团,眼巴巴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
“所以,是智障儿的妈妈,因为担心自己走了以后儿子没有人照顾,才亲手杀死自己的儿子吗?”
“杀死之后,又去公安机关自首的是吗?”
“那最后呢?”
“怎么判的刑?”
“不知道。”
“故事讲完了。”
后面部分他不想提。
他见过的阴暗面她一辈子都不会见到。
这个世界远比她所见所想更加复杂和残忍。
灯亮起的瞬间,顾桉条件反射转过头看他。
那双眼睛显出原本温柔的样子,黑白分明有柔和的色泽,漂亮得令人侧目,而现在正静静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竟然就这样,陪她坐了一个晚上。
在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灯才会亮起的夜晚。
在这个下着暴雨的中秋节。
江砚站起身,身上的白衬衫已经不像出门时挺括,领口开了两颗扣子,从她角度能看到令人遐想的锁骨,喉结线条清晰凌厉。
就这么几秒的时间,他人又恢复平常那副冷冰冰的少爷模样,懒洋洋道:“时间不早了。”
见她没有反应,他微微欠身,冷白灯光兜头而下。他人清瘦脸又白净,身上衬衫西裤,看着禁欲又……斯文败类。
而下个瞬间,斯文败类的手指在她鼻梁轻拧了下,语调散漫,眼神不羁。
“好奇宝宝,可以睡觉了。”

你看起来很好亲免费阅读

暴雨初歇,室内冷白灯光兜头而下,笼着那抹清瘦颀长的身影。他指尖有些凉,一触即放,轻地像是她错觉。
顾桉手指无意识揪着手里的小毯子,他明明说的是“好奇宝宝”,可她的小脑袋瓜自动过滤了下——
就只剩下宝宝、宝宝、宝宝……
手指无意识揪着手里的小毯子,她突然就有些不敢抬头看他。
“怕狗吗。”江砚冷淡出声。
“嗯?”顾桉仰起小脸,她瞳仁很黑,一眨不眨看人的时候,懵懵懂懂,乖巧无辜。
“不怕!”她摇头,脑袋上的小揪揪也跟着晃,“我喜欢狗狗,尤其是大的!”
江砚轻扬眉,“那过来锁门。”
“噢……”顾桉慢吞吞跟上去。
门带上前,顾桉扶着门把手,从门后面探出个小脑袋,小小声和江砚道别,“哥哥再见!”
江砚“嗯”了声,双手插兜下楼。
顾桢不在家,他一个陌生男人住在这里不合适。
到底是有多害怕,才会在门铃响起时对着空气喊“哥哥”给自己壮胆。
可是关他什么事。
她是顾桢妹妹,又不是他江砚的妹妹。
他皱眉,隐隐烦躁又开始有萌芽迹象。
一直到11楼东户灯关掉,那辆黑色越野车才发动,驶出小区大门。
-
翌日,清晨。
阁楼窗外暴雨洗过天幕,像极宫崎骏漫画里的画面,白云如同触手可及的棉花糖。
顾桉迷迷糊糊,但依然记得自己有很重要的事,她起身拿起手机,看到红红的小圈一。
昨天睡前给顾桢发的信息,在今天凌晨有了回音:
【本来脑子就笨,不要胡思乱想,你哥好着呢。】
七上八下的小心脏这才找到落脚点,顾桉往后一仰舒***服倒进蓬松柔软的棉被,却不知道哥哥现在又在经历着什么。
顾桢刚工作的前三年,几乎音讯全无,她每天提心吊胆。那时候外婆尚且在世,老人信佛,总会为哥哥念几句祈求平安。
顾桉一轱辘爬起来。
今天一定要出趟门。
她打开冰箱,刚要把昨天剩下的饭菜放到微波炉“叮”一下,转头就瞧见江砚从外面进来,手里精致食盒随意放到餐桌。
他穿一身没有图案的黑色运动服,拉链拉到领口挡住白皙下颌,黑发落在额头,眉宇干净鼻梁高挺,像个刚跑完步回来的年轻大学生。
脚边一只黑黄相间的德牧,威风凛凛,目光却很温和。
顾桉和德牧大眼瞪小眼片刻,终于没忍住“哇”了一声。
她仰着小脸看看他,又悄悄打量面前的大型犬,唇角弯弯***,小虎牙冒出个尖儿,天真稚气。
所以,她喜欢?
江砚嘴角轻扬,骨节分明的手指给德牧一下一下顺着毛,那张脸哪还有惯常示人的冷漠。
顾桉眼睛一眨不眨跟着德牧转,“你从哪里牵来的呀?好帅好帅!”
“收养的。”江砚冰冷的声线缓和,睫毛低垂下来,长而温柔。
“从哪儿收养的呀?”
顾桉攥拳,这么威风的崽崽,要收养就收养一箩筐!一大箩筐!
“他爸爸是一只缉毒功勋犬,服役五年立功无数,”他漆黑眼底像是笼着一层薄雾,看不清情绪,“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帮一个刚上班的毛头小子挡了一颗子弹,牺牲了。”
-
顾桉吃过早饭,又蹲到德牧旁边,毫不怕生,“崽崽,姐姐要出趟门,回来给你带什么好吃的呀?”
德牧崽崽嗷呜一声作为回应,顾桉摸摸它脑袋,心都萌化了,恨不能把所有好东西都捧到它面前。
她穿牛油果图案卫衣,牛仔裤帆布鞋,从玄关挂钩取下自己的菠萝斜挎包,看起来像个行走的小菠萝。
“你要去哪儿。”
小菠萝板着娃娃脸,认真道:“我要去寺庙上香。”
江砚面无表情,一张俊脸又冷又酷。
十一假期景区人挤人,想想就头疼。
我可不给你当保镖。
寺庙建在山上。
顾桉爬了不知道多少级台阶,到最后,小腿像是绑了沙袋,恨不得手脚并用。
而身旁的大帅哥,气定神闲一步两个台阶,双手插兜,闲适得像是遛弯的帅气大爷。就是表情好像不太开心,一脸“我想揍人”。
应该买个鸟笼子给他提着的,顾桉心想,偷偷偏过脸笑出小虎牙。
顾桉站在寺院门口,回头问江砚:“哥哥,你没有什么愿望吗?”
江砚淡淡道,“我是无神论者。”
他想实现的只有他自己可以。
有一分光发一分热,其他不奢求。
“噢!”顾桉平日里走路蹦蹦跶跶,此时规规矩矩,就连小虎牙都含蓄矜持地藏了起来,如假包换的小小淑女。
她个子很矮,从身后看过去更是,虔诚认真地上香。
她有要说给神佛的心愿吗。
考试顺利,或者是,高考考个好大学?
过了一会儿,顾桉出来了。
步子欢快,像是了了一桩很大的心事。
“求了什么。”江砚漫不经心问道。
“希望你和哥哥岁岁平安,万事胜意!”
她倒背着手,歪着脑袋看他,眸光认真。
江砚视线停留在她脸颊,微微怔住。
爷爷带兵打仗一辈子,早就生死看淡,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谁先怕死谁先死。”
“啊,我还有句话忘了说,怎么办?”她懊恼。
“什么话。”
顾桉转身站定,她抿了抿唇,用商议的语气小小声说:“如果您能答应我,我以后一定多多做好事,如果有必要……还可以不喝奶茶不吃珍珠……”
她说完,又认认真真鞠了个躬,这才转过身朝他勾勾手指:“我们快点走啦,崽崽自己在家害怕。”
她迈着小短腿噔噔噔开始下山。
江砚看着她小小背影,牙齿咬住下唇,低头笑了。
很久以后,江砚枪林弹雨生死一线,昔日无所谓挂在嘴边的“死”字变得具体时,他才发现自己是怕的。
怕再也见不到他的小姑娘。
深山里阳光下,她眉眼如画,偏偏绷着一张娃娃脸严肃得要命:
“希望你和哥哥岁岁平安,万事胜意!”
-
顾桉拿出手机地图,从山脚下到洲际佳苑有直达公交车,“我们不要打车啦!”
这边停车不方便,江砚来的路上打车花了很多钱,能买好多好多杯奶茶,想想就肉疼。
江砚挑眉:“难不成走回去?”
“不走不走,”顾桉摇头,怕大少爷不同意,直接拉住他手腕往公交车站走,“我们坐公交车吧,还能看看沿路风景呢!”
但凡认识江砚的人,都知道这哥们虽皮相绝佳,但人冷嘴毒脾气差,还有轻度洁癖,以及对于不必要的肢体接触零容忍。
这样的人怎么会当警察?就应该生活在真空玻璃房间里,当个高高在上的阔少爷。
刑侦支队各位曾在背后默默探讨过,江砚每次不得已和犯罪分子近身***,都下手利索稳准狠,肯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讨厌肢体接触。
如果被江砚同事同学看到,大少爷被人抓着手腕往前走,大概要不约而同替顾桉同学倒抽一口冷气,因为很可能下个瞬间,这个可可爱爱的小姑娘就要被扔出去。
江砚垂眼,小姑娘细白的手指隔着那层运动服布料,握在他手腕上。
他眼皮垂着冷淡的弧度,耳根却泛起一抹薄红,因皮肤冷白而格外清晰。
“公交车来啦!”
顾桉嗷呜一声,从山上下来的游客聚成一堆,差点就要把公交车撑破肚皮。
车上人挤人,站都快要没地儿站,顾桉***察觉大少爷那张冷若霜雪的俊脸终于带了情绪——不开心、不高兴、想跳车。
有些愧疚,又觉得好玩,像个小男孩。
江砚个高腿长,一只手毫不费力抓着扶手,一只手撑在顾桉身侧的座椅,不动声色把她和周边喧嚣隔开。
正是十一出行高峰,返程又在下班时间,原本一小时的车程,一个半小时还没到,好在后半程乘客下得差不多,有位子坐。
顾桉爬山、下山走了两个多小时,现在腿酸软、眼皮沉,混沌的小脑袋瓜一点一点。
猛地碰到什么,她惊醒——
眼前是他干净鬓角,和白皙耳侧,鼻尖还有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道。
视线相撞,顾桉瞬间坐直,脸也跟着涨得通红,像个做错事的小朋友,目光躲闪不敢看人:“不好意思呀……”
江砚抿唇看窗外,“没事。”
顾桉困得撑不住,神智已经有些迷糊,怕再把脑袋搁到人家肩膀上,赶紧把身体侧向车窗那一边。
她迷迷糊糊刚要睡着,人行横道蹿出一只流浪狗,公共汽车一个紧急刹车脑袋“哐当”撞到车玻璃上。
顾桉真的太困了。昨天大姨妈疼,家里停电害怕,又等不到顾桢微信,失眠到天蒙蒙亮。
她伸手揉揉脑袋,嘴角可怜兮兮瘪下去,只是没多会儿,又睡过去了。
秋日午后的阳光温温柔柔落在她身上,脸颊小绒毛清晰可见,圆鼓鼓的像个小团子。
小团子脑袋一点一点,眼看着就要再次撞上车窗。
江砚冷着脸,伸出手。
顾桉因为神经紧绷睡眠很浅。
脑袋怎么不晃啦?
呀……怎么办怎么办……好像又把脑袋搁人家肩膀上去了!
不过……他肩膀靠着真***,身上的味道清冽干净。
不想起来。
她依然记得刑侦支队各位是怎么形容江砚的,性冷淡、少爷脾气、洁癖患者,即使追他的女生能绕辖区三圈,也从没见过谁近得了他身。
就在顾桉强迫自己睁开眼醒过来、顺便措辞跟人家表示不好意思、全身神经都紧绷着的时候……
身侧的人不动声色调整坐姿,有只手轻轻把她脑袋按在自己肩上。
耳边声线干净惯常冷漠,却因为压低温柔得像耳语。
“乖,睡吧。”

小说推荐

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友友们,小编为大家推荐的你看起来很好亲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不错吧,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