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起来很好亲(顾桉江砚)

你看起来很好亲(顾桉江砚)

导读:主角是顾桉江砚的小说你看起来很好亲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几个月前,亲哥顾桢工作调动,从西南边境调到荆市刑侦支队,在这座城市安了家。父母离异,兄妹俩一个跟着父亲一个跟着母亲,而现在顾桢一切稳定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她接到身边读高中。

小说介绍

主角是顾桉江砚的小说你看起来很好亲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几个月前,亲哥顾桢工作调动,从西南边境调到荆市刑侦支队,在这座城市安了家。父母离异,兄妹俩一个跟着父亲一个跟着母亲,而现在顾桢一切稳定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她接到身边读高中。

小说简介

顾桉坐直搓搓眼睛。她眼角偏圆,瞳仁黑亮剔透,像只误闯人间的小鹿,迷迷瞪瞪,纯良无害。
她接起电话,眼睛往窗外看过去:“哥哥,我到车站啦!”

你看起来很好亲全文阅读

初秋,荆市。
列车即将进站,顾桉倚着车窗打瞌睡,冷不丁被手机铃声吵醒,广播同时响起。
“各位旅客,列车即将到达荆市车站,请在荆市车站下车的旅客准备好自己的行李下车。”
顾桉坐直搓搓眼睛。她眼角偏圆,瞳仁黑亮剔透,像只误闯人间的小鹿,迷迷瞪瞪,纯良无害。
她接起电话,眼睛往窗外看过去:“哥哥,我到车站啦!”
明明几个小时前还在江南水乡,几个小时后就到这座北方城市,听说四季分明,冬天有雪,气候干燥,没有连绵雨季。
几个月前,亲哥顾桢工作调动,从西南边境调到荆市刑侦支队,在这座城市安了家。
父母离异,兄妹俩一个跟着父亲一个跟着母亲,而现在顾桢一切稳定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她接到身边读高中。
“我这边有个案子暂时脱不开身,地址发给你,自己打车,不要心疼钱。”
顾桉从行李架上取行李,随着人潮往外走,忍不住笑出小虎牙,“你放心吧,我自己也可以的!”
-
荆市公安局,一楼,走廊尽头。
电话那边老人语气柔和,“之前,你一消失就是好几年,家里整天提心吊胆,现在工作稳定了,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终身大事了?”
“你爷爷给你定过婚约,之前你在外地工作,就没跟你提过,现在跟你说说,有个心理准备……”
“过几年等人小姑娘再大点儿,咱就把婚订了怎么样?”
“奶奶,请您取消婚约。”接电话的男人长身鹤立,一身警服冷淡肃穆,声音很好听,只是眼睫半垂,神态不驯。
电话那边顿了顿,继续循循善诱:“听说小姑娘跟个小瓷娃娃似的,特别可爱,说不定你一见到人家就喜欢了呢?”
江砚一脸总结案情的波澜不惊,“没有这种可能。”
“你看看你呀,现在也老大不小了,老李上个月都抱第二个重孙子了……”
过了十多分钟,电话那边才挂断。
手机屏幕暗下去,江砚解锁,点开同事顾桢对话框。
两人警校同学,过命的交情。
【江砚:你家还有客房吗】
【江砚:最近不想住家里】
【顾桢:阁楼留出来,其他房间任选!】
就在这时,带着浓重哭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警官,我要、要报案!”
女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话断断续续没有逻辑,在女警安抚下情绪才慢慢平静。她抬头,坐在对面的男警察看过来。
他头发很短,五官深刻,唇线平直,过分英俊又冷又酷的一张脸。只是睫毛长且密,当他抿唇,嘴角竟然浮现一点很浅的梨涡。七八中文最快~手机端:https:/www.78zw.com/
她看得呆了,直到他剑眉微扬,才红着脸开口:“我今天在荆市火车站,遇到了人贩子……”
大学开学,报案人今天从家里坐高铁来。出站时被老太太搭讪,在她意识到不对劲儿的时候,老太太同伙中年男子围上来,说报案人是他媳妇儿,怎么跑出来这么多天不回家。
路过行人围过来,听到他们这样说,分分钟脑补狗血八点档家庭伦理大戏,谁也不想掺和别人家事。
“就在他们要把我拖到面包车上的时候,我砸了路边摊主的手机,这才,这才引起大家注意……”
报案人做完笔录,徘徊大厅门口一直没有离开,转身就见刚才的冷面警官换了便装,简单黑色外套黑色长裤,双手抄在裤兜下楼。
瘦高白皙,肩背挺直,不穿警服简直像个二十出头的警校生,一身少年气毫不违和。
“江警官,能加个微信吗?”
女孩脸颊微微红,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报案还能遇到这么极品一帅哥,干的是刑侦长得却像个白面书生,这么被他看一眼,不知道要回去牵肠挂肚多久……
江砚垂眸,她盯着他睫毛出神,呆呆举着二维码脸颊泛红,“就、就是有线索的话,可以联系您……”
“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女生眼中满是惊喜。
“110。”江砚颔首,错身而过。
黑色SUV开出公安局大院,刑侦支队的小伙子们百忙之中凑成堆,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江砚,还有那个一起来的顾桢,到底是什么背景?”
“空降刑侦支队不说,当时还是省厅特意打的招呼……”
“据说这哥们儿前几年在西南边境禁毒一线,前几年部里督办的711惊天大案听说过没?我猜是上头的保护政策,把大功臣塞到咱这儿。”
“就像有些人蓝衬穿到老一辈子都混不到白衬,也有些人,警校刚毕业的前三年,就刷出了别人一辈子刷不出来的履历……”
-
火车站南街,顾桉察觉自己走错方向,行李箱立在身边,重新加载地图查看路线。
从侧面看过去,她脸颊肉肉的满是胶原蛋白,加上背带裙和卡通T,完全就是个软萌可欺的中学生。
“小姑娘,自己一个人呀?”老妇人笑眯眯凑过来,一副拉家常的样子,“是要打算去哪儿?”
顾桉手机信号不好,看着屏幕皱眉,“洲际佳苑。”
“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吧?奶奶也去那儿,”顾桉转身,直接被她握住手腕,“一起呀,拼车还便宜呢……”
地图缓冲出来,车***的公交车可以直达,顾桉弯起唇角,“不用啦,我去前面坐公交车就好。”
听她这样说,刚才还笑眯眯一脸慈祥的老妇人瞬间变脸,皱纹恐怖堆积在满是横肉的脸颊,她想要挣开手,老妇人却攥得更紧,手背被她指甲划出一道红痕。
几道闷雷之后,天色瞬间暗下来。
车站南街路人稀少,行色匆匆,就怕下个瞬间落下大雨。
“请你放开我……”冷意顺着毛孔扩散,顾桉脊背发凉,她挣开妇人的手要走,骂骂咧咧的男声在头顶响起:
“小小年纪不学好,从家里偷了钱出来玩?你还有没有良心?”
肥胖的秃顶男人拦在她面前,劣质烟草味道猛然逼近,“有什么事儿回家说,妈,别在这儿跟她废话。”
“我不认识你们,请你们松手……”
行李箱倒地发出闷响,顾桉被人拖拽拉扯,极度恐惧让她腿脚发软,心脏快要撞破胸腔,原本软糯的声音带了哭腔,引得路人频频回头。
老妇人立刻换了一副抹眼泪的可怜相,“我家孩子偷了钱出来玩,被我们遇到还不服管教,这养孩子真是罪过啊!罪过!”
马路对面停着黑色面包车,车门大开,如同恶魔张开血盆大口,下个瞬间就要将她吞食入腹。
华灯初上,绵密雨滴落下,周遭雾蒙蒙。
路上行人稀少,黄灯几秒之后变了红灯,像是电影里的画面。而这时她抬眼,看见路对面的年轻男人。
他没打伞,瘦高,很白,眉眼浓重如水墨,黑色冲锋衣领口紧抵着下颚。
视线蓦地对上,绿灯亮,他长腿一迈,往她这边走来。心跳和他脚步声重叠一起,每一帧画面都像是死里逃生的慢动作。
擦身而过的瞬间,刚才死死钳制着她手腕的手蓦地松开。
人贩子面容扭曲手腕被反手拧在身后,狗急跳墙从夹克内兜拿出什么,男人直接在他膝窝狠踹一脚直接将人摁在地上。
他侧脸清俊,鼻梁挺秀如剑刃。
漆黑眉眼充满冰冷压迫感,额前碎发已经被雨打湿。
顾桉手止不住发抖,强定心神拨出的110报警电话刚刚接听,对面的声音亲切:“您好,荆州市报警中心为您服务……”
人贩子的脸因为痛苦扭曲,恶狠狠看向她时更显狰狞,大脑经历过强烈恐惧彻底宕机,顾桉嘴里字词毫无逻辑连不成句子:“我、我这儿,人贩子……车站南街……”
看见什么,顾桉眼睛睁大,彻底失语。
泛着冷调金属光泽的手铐,干脆利落锁在人贩子手腕,与此同时,她听见他的声音,低沉好听的声线,带着清晰冷意。
“警察。”
-
荆市公安局,顾桉做完笔录,对面警察递过纸笔:“如果确认无误,请签字。”
顾桉接过来,乖得像个一年级小朋友,一笔一画写下自己名字,手指关节因为***泛白,对面警官还说了些什么,她大脑却空白一片。
“小姑娘,你可以走了,以后可得长个心眼儿。”
顾桉站起身,如果不是正好遇见路过的警察,她现在又会是怎样的处境?
冷意从骨头缝儿里渗出,她声音小小的、还有些抖:“请问刚才那位警官呢?”
“哦,你说江砚啊?忙去了吧。”
还没有和他说声谢谢呢……
“那您方便给我个联系方式吗?”
又是一个被美色冲昏头脑的?
当初江砚入职,荆市公安系统就跟着颤了三颤,这哥们儿过往清白履历神秘、省厅特意打过招呼不说,偏偏人家还生了一张能吊打娱乐圈小生的冰山脸。
调来荆市这短短几个月,追过他的包括但不限于家里有矿的富二代、系统内部公认警花、省厅领导大舅子家的外甥女,以及人民群众热心介绍的几十个适龄女青年……
然而时至今日无一近的了身,行走的制冷机器一个,传言性冷淡。
“这种暴躁小哥哥,就只有脸好看而已。”警察小哥有些于心不忍地看她一眼,“你知道今天有小姑娘问他要电话,他怎么说的吗。”
顾桉懵懂,乖巧摇头。
“他说,可以打妖妖灵。”
顾桉笑得眼睛弯弯,小虎牙冒出可爱的尖儿:“那麻烦您替我说声谢谢呀!”
走出大厅路过宣传栏,她看到什么,蓦然停住脚步。
宣传栏里那张冷淡的寸照,和亲哥顾桢的照片并列。
照片中的人一身警察常服,英俊挺拔,五官线条冷硬,偏偏抿起的唇角一侧有一点浅浅的梨涡,而眉宇干净,直直看过来,让人无端想起暴雨洗过的湛湛青空。
右下角黑色宋体备注:刑侦支队,江砚。

你看起来很好亲免费阅读

宣传栏里的照片,眉眼冷峻,五官清晰,如果不是穿着警服,倒更像个清冷贵公子。
而旁边,吊着一边嘴角笑、一看就不是个正经人的那个,是她亲哥,顾桢。
所以,这里是哥哥上班的地方,而遇到的警官是哥哥同事?
顾桉暗暗下决心,等哥哥回来,一定要让他帮忙,好好谢谢人家。
出了公安局大门,她叫了出租车,“师傅,到洲际佳苑。”
出租车一路向东行驶,她扒着车窗往外看,经过荆市一中校门口,正是放学时间,学生们穿着蓝白校服成片往外走。再过两个十字路口,出租车在洲际佳苑门口停下。
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绿树,小区公园里是刚放学的幼儿园小朋友,叽叽喳喳吵吵闹闹,生活气息极其浓重。
顾桉下车,买了杯甜甜的奶茶给自己压惊。
拿出手机扫码付款时,绿色软件冒出红色小圈圈。
顾桢的微信静静躺在手机,时间正是她遇到意外时:
【我哥们特殊情况临时借住,时间不久,你到的话按门铃就行。】
【那货虽然皮相绝佳但是性格暴躁,你住阁楼,没事儿别往他跟前凑。】
怎么这么多暴躁又好看的警察叔叔。
今天马上就要遇见第二个。
小区太大,顾桉饶了好几圈,等她找到11号楼1101,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她吸溜了一口珍珠,按响门铃。
甜腻香浓的奶茶冲淡恐惧,嘴里的珍珠软糯Q弹,还没咽下去,门从里边打开。
开门的人个子很高,她一米六的身高,看他时需要仰着脑袋。
他穿着宽白色短袖和黑色及膝运动短裤,人清瘦挺拔,脸又白净,低头时黑色碎发有些乱,落在眉宇,像个大学生。
清俊的脸上,是不加掩饰的不耐。
顾桉把嘴里的珍珠囫囵咽下去,眼睛彻底瞪圆了。
竟然是他呀!
从她仰视的角度,还能看到他下颌的红色划痕,是今天和犯罪嫌疑人近身***受的伤。
“找谁。”江砚开口,声音有些刚睡醒的哑,还带几分鼻音。
连日熬夜头脑混沌,来顾桢这儿挑了个房间刚刚睡着。这会儿被人冷不丁吵起来,眼睛还没完全对焦,只觉得是个矮得要命的人类幼崽。
人类幼崽坐在行李箱上,长发绑了个小揪揪在头顶,眼神懵懵懂懂地看着他。
她嘴里咬着奶茶吸管,奶茶放在背带裙前兜,身上背着菠萝斜挎包,像个倒放的豌豆射手——
豌豆射手突突突吐豌豆,她绷着一张小脸,突突突吸奶茶里的珍珠。
“你好呀!”人类幼崽静止几秒后,咽下嘴里的珍珠,从行李箱上下来,笑出尖尖的小虎牙,“今天谢谢你啦!”
“你是顾桢的?”江砚抿唇,嘴角梨涡浅浅,那张冷酷俊脸莫名透出少年气。
“妹妹,”人类幼崽声音脆生生,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他,“我叫顾桉。”
两人站在门口,一个像审查犯人,一个像回答老师问题的幼儿园小朋友。
顾桉兜里的奶茶已经喝光,抿着嘴角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有只冷白修长的手从她身侧拎起行李箱,很淡的薄荷沐浴露味道拂过鼻腔。
“请进。”
-
顾桢买的房子自带阁楼,阁楼带独立卫生间,从拱形窗户能看到天空和软绵绵的云朵,而床就在窗户边,棉被枕头蓬松柔软散发着阳光的馨香。
小时候,爸妈离婚前,她看动画片,指着动画片里的阁楼告诉顾桢,顾桢我喜欢这样的房子,能抱着星星月亮一起睡觉!
她给顾桢发微信报平安,等消息间隙,去楼下药店买消炎药和创可贴。
江砚沾了枕头刚睡着,门铃再次响起。
门打开,站着刚到他胸口位置的小姑娘,她仰着小脸看他,有些懊恼:“不好意思呀,我还没有钥匙……”
声音软软糯糯,还有些奶,可怜兮兮的小虎牙冒了个尖儿。
江砚无端想起警犬基地刚出生的德牧幼崽。
“嗯。”
眼角眉梢的烦躁悉数敛起,江砚冷着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刚要转身回房间,就被小姑娘扯住短袖下摆。
他垂眸,她立刻松手。她眼睛圆瞳仁大,眼尾温柔下垂,仰头看人的时候更显乖巧无辜。
“还有事?”
人类幼崽抿了抿唇角,然后细白的手指指着自己嘴角和下颌的位置,给他比划,“你这里,和这里都擦伤了。”
她把手里的东西举高到他面前,抿着嘴角小心翼翼看他。
是消炎药,和带着黄澄澄海绵宝宝的创可贴。
“得抹药,不然会好得很慢。”
表皮擦伤而已。
他们当警察的哪有这么多讲究。
“不必。”
他话出口,小姑娘刚才还弯弯的唇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下去。
委屈的样子,莫名其妙和记忆深处的小小身影重合。
那年在南方,也是个绑着揪揪的小团子。
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小话痨一个,小嘴叭叭叭不知道停下:
“哥哥,你受伤了吗?”
“哥哥,你还疼吗?”
“哥哥,我的糖可以分你一个,就只能分一个……”
他被吵得不耐烦,皱眉看她:“你好吵。”
成功一秒吓呆捧着糖罐来献宝的小团子。
小团子一秒凝固,就在他以为她要哭的时候,她眨了眨眼,笑得眼睛弯弯,因为开始换牙还有些漏风,又丑又可爱:“原来!你会缩话!”
他被气笑,问,你叫什么名字。
她板着小脸倒背着手,口齿不清拼给他:“gu-an-guan。”七·八·中·文ω·ω·ω.柒捌zω.còм
一直到他离开,都不知道,这个“guan”字,到底是哪一个。
-
晚上七点,阁楼门被人敲响。
顾桉哒哒哒跑去开门,江砚站在门口,“今晚队里聚餐,顾桢让我带你一起。”
“噢!好的!”顾桉抬头,面前大帅哥肤白貌美,只不过下颌位置露出海绵宝宝小脑袋,竟然显出一种奇异的反差萌。
她和海绵宝宝大眼瞪小眼片刻,忍不住抿起嘴角笑。
江砚轻咳了声,“楼下等你。”
荆市入秋后,昼夜温差极大。
白天还是短袖背带裙,顾桉晚上就套了长袖卫衣。
她偷偷瞄了一眼开车的江砚,侧脸白皙,鼻梁很高。
一路无言,直到黑色SUV路过一家火锅店,江砚打了方向盘。
他倒车停车,一手闲散搭在方向盘,另一只手搭在她座椅后面。
那张毫无瑕疵的俊脸仿佛白玉雕刻而成,就在她脸侧,下巴微抬,距离太近又或者是他皮肤太白,她似乎能看到他青色的胡茬。
“待会有队里几个哥们儿。”他似乎是因为哥哥的关系,要帮忙照顾她,所以语气生硬着尝试和她交流,“顾桢九点多到。”
顾桉点头,鼻腔都是他身上那种薄荷混了青柠的味道,落在耳边的声线带着清晰冷意。然而说话时呼吸又是热的,会若有似无扫到她耳廓。
她坐在副驾驶,一动不敢动,心跳却突然开始不规律。
就怕稍微一偏头,碰到他的脸……
他先她一步解开安全带下车,又绕到她这一侧帮她开了车门。
人没有穿警服,在家穿的白色短袖外面随意套了件黑色飞行夹克,黑色长裤下长腿笔直,只有挺直的肩背保留着几分职业特征。
雨断断续续下着,他腿长步子又大,顾桉捞起卫衣帽子扣在脑袋上,生怕跟丢。
刑侦支队的小伙子们执行完任务直接到了火锅店,奔波劳累一天,终于能坐下来吃口热饭,一边在心里嘟囔着饭菜快点上,一边祈祷着电话不要响起、今晚能睡个囫囵觉。
“要饿死了。”
“江砚怎么还没来?打个电话问问到哪儿了?”
“来了。”
“女朋友?这也忒小了点儿吧。”
众人就看着他们那个号称“辖区少女的梦”、“处级干部理想型姑爷”的冷面警官,背后跟了一个小姑娘。
发顶大概刚到江砚肩膀,卫衣帽子扣在脑袋上,只露出白皙柔软的脸颊,像朵行走的棉花糖。
“哟,这小姑娘谁啊?”
“传说中的性冷淡开窍了?!”
“这不今天报案的那个吗。”
“今天报案的哪个?要电话结果要到妖妖灵然后哭着跑掉的那个?”
“不是,这是另一个。”
“看这年龄差……怕不是什么童养媳之类的吧?”
“你哥的同事。”江砚微微低头,顾桉“噢”了一声笑笑,在陌生环境里,小虎牙都含蓄紧张起来。
他又向同事们介绍她,“顾桢妹妹。”
“顾桢竟然有这么可爱一妹妹?”
“今年多大了?”
“跟顾桢长得一点儿都不像!”
江砚低头,小姑娘乖乖巧巧打完招呼就变得拘谨,低头时睫毛密密垂下来,嘴唇抿成一条线。
“先吃饭。”
江砚开口,成功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走,尤其是看见江砚下颌角、那个画着海绵宝宝和气场完全不符的创可贴,眼神都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怎么了这是,被哪个姑娘啃了!”
“这么萌的创可贴,怕不是女孩子贴的吧?”
队里一群大小伙子聚在一起,嘴上没个遮拦,
顾桉的脸,几乎一秒就烧了起来,而且还有越来越烫的趋势。
而下一秒,被他轻轻扯到身前。
他身上的青柠味道淡而好闻,铺天盖地环绕下来。
视线沿着黑色夹克领口向上,顾桉直愣愣和他对视,才发现,他不光有梨涡,还有一双过分漂亮澄净的眼。
瞳孔清透,是纯粹的黑,眼角尖锐下坠,双眼皮从眼角至眼尾缓缓开阔,弧度精致得令人瞠目。
滚烫的温度从脸颊到耳廓,心跳也变得不规律变得越来越清晰。
就在这时,他修长手指隔着卫衣帽子捂住她耳朵,周遭喧嚣彻底屏蔽。
那张脸还是冷,眼角眉梢都是不耐,只是因为距离太近,他唇角每道弧度都很清晰,顾桉读出他唇语。
很低又很轻的声音似乎从头顶落下来:
“小朋友在,嘴干净些。”

小编点评

你看起来很好亲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