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占有(祁亦言陶哓哓)

偏执占有(祁亦言陶哓哓)

导读:《偏执占有》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祁亦言陶哓哓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柒小佞 所编写的,讲述了祁亦言陶哓哓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偏执占有》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祁亦言陶哓哓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柒小佞 所编写的,讲述了祁亦言陶哓哓的精彩故事。看来李艺是彻底被她弄醒了,陶哓哓生动形象的描绘了昨夜的事情,当然,是剔除了祁亦言的那部分的版本。

小说简介

放下手机,陶哓哓转身去浴室冲洗,二十分钟后,她出来吹干头发。
拿着手机充上电,蹦跶到床上。一整个躺在软软的被子上,浑身的疼痛得到缓解,她弹出微信的画面。
是哓哓不是晓晓:“小艺亲亲,之前你不是说给我介绍个男朋友吗?哪呢哪呢?”随后跟着一堆双眼冒星,流着口水的表情。
艺艺:“您老春心荡漾也挑个时候吧,大早上呢!”

偏执占有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放下手机,陶哓哓转身去浴室冲洗,二十分钟后,她出来吹干头发。
拿着手机充上电,蹦跶到床上。一整个躺在软软的被子上,浑身的疼痛得到缓解,她弹出微信的画面。
是哓哓不是晓晓:“小艺亲亲,之前你不是说给我介绍个男朋友吗?哪呢哪呢?”随后跟着一堆双眼冒星,流着口水的表情。
艺艺:“您老春心荡漾也挑个时候吧,大早上呢!”
陶哓哓又发了一个“别睡了,起来嗨”的表情。
是哓哓不是晓晓:“这人啊,总是要在经历生死之后才知道,及时行乐才是王道。”
艺艺:“生死?你发生了什么?”
看来李艺是彻底被她弄醒了,陶哓哓生动形象的描绘了昨夜的事情,当然,是剔除了祁亦言的那部分的版本。
是哓哓不是晓晓:“你看你看,我都想通了,说好的给我介绍的男朋友呢?要求也不高,颜好智商高。”
过了几分钟,李艺回复道:“行嘞,晚上六点半,打扮漂亮点哈,别给我丢人,你见了,保准你喜欢。”
陶哓哓又嘻嘻哈哈和李艺聊了半会天,头发也干透了,她放下手机,搁在床头柜充电,拿起旁边的相框。
上面的女子,清冷隽秀,黑亮的头发挽起,鬓角一缕发丝微卷,嘴角噙着浅浅的笑容。
陶哓哓自打有记忆开始,就很少看到她笑,这张照片,是那天偷拍的。她知道了祁亦言的存在,以及陶堔的消息。
一夜的折腾,身心俱疲的陶哓哓抱着相框沉沉睡去。
床头的窗户半掩着,微风拂过,薄薄的凉被上,若隐若现闻到祁亦言的气息。
有一种错觉,他就在身旁,既害怕,又怀念。那肆意荒唐的青春回忆,不停地敲击着心底秘密的箱子,汹涌袭来,让人难以招架。
睡梦中,与祁亦言初见的场景,就像这突如其来的重逢一般,闯入梦乡。
陶哓哓原本与母亲在南城一处小县城,在她十四岁那年,城中村改造,分到了一套搬迁房。
陶哓哓的母亲陶染爱盘弄花草,就把剩余的钱在小区门口租了店铺,开了家花草店。
陶染生性冷淡,哪怕对自己的女儿也是冷冷淡淡。虽然不是亲生母亲,对她也不算差,甚至比有些亲生父母还要尽心,家教极好。陶哓哓性子活泼,善良开朗,笑起来时有两个浅浅的梨涡,街坊领居都很喜欢。
陶染长相是冷艳型,虽是与人不太爱亲近,但是多亏有了陶哓哓,两人在附近开的小店,生意尚可。再加上由于城市改造规划,周围有很多新开发的小区,新装修的户主都会过来订购花草,生意越来越好。
高三那年,陶染接到一个订单,说是在隔壁别墅区,订购了几盆花草树,陶染手扭了下,拉货的陈叔就带着陶哓哓去送货。
春天的下午微凉,她在校服外面套了一件薄衫就跟着出门。
才到小区门口,通了电话才让他们***,虽说是刚建好的别墅,可住了不少人家。构造都差不多,门前有一片空地,可以栽些花草树木。
他们来到指定的地点,门口一位中年男子已经在等候,他领着陈叔***。
“哓哓啊,你搬不动,就在这等我,别乱跑。”
“好,我去那树下等你,夕阳好刺眼,辛苦你了陈叔。”
陈叔笑着点点头,抬起东西往里搬。
陶哓哓走向旁边的树下,慢慢走近,才发现那摆了一个石桌,有一个少年安静的坐在那。
陶哓哓侧过身子去,看到桌子上摆了一堆工具,少年戴着橡皮手套。细碎的黑发下,只能看到眼角的泪痣,高挺的鼻梁下,薄唇紧抿。他皮肤极其白皙,夕阳落在他旁边,被树挡住了刺眼的霞光。
陶哓哓不自觉被吸引,又凑过点身去,只见少年面前,是一只很漂亮的麻雀,它安静的躺在台上。
少年专注眼前的事,像没有注意到她,陶哓哓小心翼翼的在一旁偷看。
少年这时从工具中,拿起毛笔,沾了点清水,一手捏着麻雀,把它固定住,顺着羽毛向两边刷,直到羽毛都被弄得湿漉漉的,露出粉嫩的皮肤。
紧接着,他放下毛笔,执起刀片,沿龙骨向***中央把皮肤剖开一道口子,用刀片和手指一起,干净利落得把皮和肉分离,快速抹上些石膏粉。
陶哓哓捂住嘴巴,双眸睁得大大的,明明有些***害怕,却又像被抽了魂一样,脚被定住一般,站那呆呆看着。
当小雀露出颈和肩部时,他放下刀片,用剪刀把两翼根部上肌肉剪去,再剪断露出的关节。当剥到大腿骨和胫骨关节处时,又用剪刀剪断肌肉和关节,同时把背面皮肉也分开。
之后,一只手把颈扯出,另一只手把颈部皮肤翻转,头部露出头骨时,剪刀从枕骨大孔处剪断,用药棉暂时堵住。
剔除肌肉后,再把皮恢复原位。用刀把爪底剖开一口,执起刺针把筋腱挑出、剪断。头部露出耳听管、眼球后,用镊子把眼球拨出,割断耳听管,用剪刀扩大枕骨上的孔,最后拿起棉球把颅内的脑蘸出。
处理完后,他拿过一旁剪好的铁丝,从翼根穿出,鸟头颅内顺着向下都涂上防腐剂,然后用药棉填充好,填平背部。
棉花填充好后,从颈***开始从上向下进行皮肤缝合,安装义眼,最后调整形状。
只见,小雀栩栩如生,就摆在面前,仿佛刚才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低头收拾桌上的狼藉,把台上垫着的一层塑料纸全部包起,再摘下手套,先用清水洗干净,又用消毒纸巾擦过手。
他缓慢起身,紧抿的唇,勾起一笑,不知什么时候,就走到陶哓哓身旁。
清冷的声音从陶哓哓耳边响起,“好看吗?”
陶哓哓打了个冷颤,紧接着还打了喷嚏,她用纸捂住鼻子。气氛极其尴尬,垂眸往后退了一步,直到背靠着树。
她这才抬头望见少年的模样,他真好看。第一眼,陶哓哓就觉得,他比她见过的任何人都好看。
黑碎的头发,眉宇之间,眼眸深深,鼻梁高挺,红润的薄唇微微上扬,明明面容带笑,陶哓哓却从他眼睛里看不到一点笑意。
他双手插在裤包里,白色的T恤露出漂亮的锁骨,陶哓哓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见色起意,继而一见钟情,这短短几秒的时间,陶哓哓就沦陷其中。
她紧紧盯着他漆黑的眼眸,不自觉问出心中疑惑,“为什么?”
少年微楞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她的问题,他微眯起黑眸,笑意又深了几分,那眸子里泛着异样的光,淡淡的说出:“它被人打了翅膀,我捡到的时候,刚死。可现在,比它活着的时候,漂亮多了。我可是,为它静心准备了一次重生。”
从脚底升起的寒意,她至今记得,本能告诉她,他很危险,但是,一步步,陶哓哓却无法控制自己向他走近。
远处,传来一声叫唤,陶哓哓猛的回神,她看到陈叔在向她招手。
陶哓哓转头匆忙离开,走到陈叔面前,又觉得不太礼貌,她回头,发现少年准备离开。那只小雀,却被孤零零的丢在桌上,和旁边的垃圾一起。刚才的中年男子,正准备过来清理。
陶哓哓喘口气说:“陈叔,等一下,我有东西落了。”
“哦,好,小心点。”
“知道了。”
她气喘吁吁的跑过去,在男子刚要把那只小麻雀扔掉时,开口说:“等一下。”
少年来了兴趣,停住脚步,背对着她,陶哓哓看不到他的表情。中年男子也停下动作,把麻雀放在桌上,带着垃圾离开。
桌子清理干净,没有一丝污垢,独独留着那只小麻雀在桌子中央。那义眼仿佛有了神韵,总是看向她这边,心被揪了一下。不由想起很小很小的时候,自己被抛弃在孤儿院的情景。
她平稳呼吸后,冲着背影说:“你不要吗?”
少年转身,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反问道:“你喜欢?”
陶哓哓被他看得,有些无措,又怕他真的扔掉,连忙说:“我觉得很好看啊,你不要扔掉的话,很可惜的,再说,你不是说是精心准备的吗?”
少年被她的模样逗了,轻笑了一声说:“那,送你吧。”
“恩?”陶哓哓看着那小雀,又看看他,无措的抓着衣角,这要带回去,她还有些下不了手。
祁亦言似乎看出她的害怕,眼底闪过一丝的冷意,垂眸抬首之间,很快就掩去。
直言说:“害怕?没关系,等我重新装扮好,下次送你。”
陶哓哓摇摇头,“你家订购的东西,送完了。”
祁亦言抿了抿唇,未语,他这时把桌下的一只镀金的的鸟笼拿出,上面已经装饰好,小雀放在里面,他关上了鸟笼。
陶哓哓只听见,他冷冷的声音传来,“我叫祁亦言,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陶哓哓依旧沉沉的睡着,客厅里,摆放着一个格格不入的镀金的鸟笼,里面摆放着那只小雀。
六年过去,依旧如故。

偏执占有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黑色的夜一点点笼罩大地,从下午开始天气就闷热得厉害,这会电闪雷鸣,下起倾盆大雨。
南城警局,解剖室的门窗紧闭,隔绝了一切,静得可怕,仿佛空气也停止流动,一具尸体摆放在解剖台上。
祁亦言这时从隔间换好衣服走出,在台前停下,他掀开盖布。黑眸扫了一遍,执起旁边的手术刀,娴熟的在尸体胸下划开两道。
手术刀落,皮肉崩开,他把胸翻到头部,再一刀割开小腹……
死亡已久,血液也早停止流动,凝结在低洼出,呈现一道道尸斑,戴着手套的手,依旧感觉到一片冰冷。
如同往常,一遍遍熟练的操作,他脑海里,又不断地浮现出陶哓哓的脸庞,一点点与之重合。冷眼看着手下的尸体,来缓解着,克制着自己的欲望。
手上的动作继续着,仿佛机器运作,每一道工序都有序无误的进行着。
可今天,那熟悉的冰冷,格外明显,从指间传递到每一根神经,都在清楚的告诉他,她与他们不同。陶哓哓的模样越发清晰,相对于过去,并没有改变多少。
眉头蹙起,直到重逢,他才清楚的认知感知到,她是温热的,血液是流动,脉搏是跳动的,不像这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什么都没有。她离开的六年时间,那2000昼夜交替,早已麻木的身体,这会感觉竟如此强烈。
重逢之时,皎洁的月光下,她紧张的抓着他的衬衫,在他后背微微***,温热的呼吸,缭绕着他的心尖。在他怀里时,垂眸就能见到她的模样,她害怕慌张的缩在他胸膛,清楚的听到心脏隔着皮肉跳动。
就像她初见时,他正在做的那只小麻雀标本。其实就如他当时所言,他捡到那小东西时,它奄奄一息。他轻而易举就捕捉到,小小的身子,在他手心挣扎着,眼睛惊恐的望着他。最后直至死亡,它终于乖顺的躺在手心,一直到完成一场完美蜕变。
祁亦言生来既讨厌又喜欢一切干净的东西,在见到陶哓哓后,这种矛盾的越发突出。尤其是她眼睛,如一泓清泉,清澈见底。想毁掉又想独占的念头,如同困兽在他心中肆意横行。
而昨夜名为“惩罚”的性/事,更像是解开自己心中欲望的钥匙。那温热嫩滑的手感,都让人十分想念,不由的,他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以他对陶哓哓的了解,她绝对不会乖乖等着他。也好,这样,才是他所熟悉的陶哓哓。
一个小时不到,祁亦言就完成尸体解剖,连初步尸检报告都已经打好。他打印出来,关闭电脑,那黑色屏幕上倒映的模样,有那么一瞬间像极了陶堔。
可他最像的,还是他的母亲,如果他多像陶堔一点,也许……
他嘴角露出一记嘲讽,又能如何,很多答案,在他临死的时候,早已清楚。
他亲眼看着陶堔在病痛的折磨下,一点点被磨去锋芒,只剩下皮包骨头,面目狰狞。
他临死前,都不曾对他有过一句好话,说的最多的,便是有多恨他的母亲,她毁了他的一切。可把祁亦言呢,他静静听着,却想问一句,这两个把他带到世界的人,究竟在他们眼中,自己是什么?
祁亦言没问,直到他说:“亦言,我不求你原谅我,但是,求你,放过她吧,放过哓哓,别去,别去找她。亦言,你们都是我的,孩子。你会毁了她的,你要的救赎,她给不了……”
“孩子?”祁亦言当时心中不断咀嚼着这话,陶哓哓与他有何关系?却能轻而易举的走近他们的心中,爱屋及乌吗?那么他呢?作为他的亲生儿子,竟记不得他们做过什么让他觉得是孩子的事。
祁亦言沉默,冷眼看着听着说完最后一句话,陶堔眼睛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他也做了最后一件尽孝的事,伸手帮他合上双眼。
他说对了,他要的,从来不是救赎。
他转身走出,国外的天空,雾蒙蒙的,有一丝光总想要从天际厚厚的云中透出。那天后,他配合国际刑警,从一起凶杀案,查获其背后的地下组织,断了一条人口贩卖的渠道。年纪轻轻的他,也由此名声大噪。回国后,经之前学校的导师介绍他来到南城警局,程局长如获至宝。
只有他知道,为何而来。
雨越来越大,敲打着办公室的玻璃,把他从回忆中拉出。祁亦言起身,还披着白大褂,拿起报告走出了办公室。
今夜的警局,有些安静,只剩下雨声,还有值班的几个人一起闲聊玩手机。
只是,当他刚走近一间办公室门口时,一阵熟悉的音乐声从门内传出,他放慢了脚步,直到听见里面的人喃喃自语:“究竟是什么曲?”
祁亦言直接推开半掩的门走***,开口说道:“是黑色星期五。”
显然,里面的刑侦队长陆衎被吓得不轻,差点从转悠的椅子上摔下来,他摇过椅子,擦了擦额头的汗说:“我说你们一个个的,进来之前不能先敲下门?”
祁亦言习惯了他的大嗓门,见怪不怪。
食指轻推了下眼镜,余光瞥见他座椅后挂着的外套,湿漉漉的,还滴着水,地上已经有了一大片水渍。再扫了眼他的表情,看上去,心情不太好。
今天可不是他值班,很显然,应该是从某人那吃瘪,跑来加班发泄。
祁亦言心情畅快许多,冷峻的嘴梢缓缓上扬,语气愉悦说:“下次注意。”
陆衎听出他话中的嘲讽,也迎上他的目光,打量起他,毫不在意,吹了声口哨,戏谑道:“风雨无阻呀,这是去见姑娘吧?一副衣冠禽兽的模样。”
祁亦言没有反驳,他只是笑着脱下白大褂,担在手臂上,把手上的的报告拿给他说:“这是初步尸检报告,明天有事请假。”
陆衎收起笑容。瞟了他眼,打开报告边看,边说:“谁准假了?”
“谁不准?”祁亦言眼眸沉了沉,冷意四起,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半低头卷手袖,折叠得很工整。
音乐还在继续,应景的,屋外电闪雷鸣的。祁亦言抬头看了眼陆衎身后的窗子,屋外的天色黑沉沉。握着的手机的手收紧,
八点到现在,久久得不到某人的的回应,眸子的冷意又深了许多。
陆衎一边翻看报告,指着中间几处问了几个问题,出乎意料的,祁亦言极其认真详细的回答他的问题。
时间一点点过去,祁亦言心中毛躁,他的耐心,有些快要完了。
好在这时,陆衎并没有继续往下问,祁亦言自然知晓他心中已经有了判断,其他的事,并不在他职责范围内。
陆衎合上报告,恭维道:“恩,果然,还真是不能没有你。”
“呵~”祁亦言冷笑了一声,并未觉得有多值得高兴。微微垂眸,光线遮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清神情。他转身,没有没有一刻耽搁举步离开。
只是才走到门口处时,陆衎突然叫住他问道:“对了,你进门前说,是黑色星期五,那曲子不早就毁了,你怎么确定这是那首曲子?”
“因为,我听过原版。”他抬眼,漆黑的眼眸里泛着凌厉的光。
陆衎自然是惊讶的,但祁亦言并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径直离开。
他走到停车场,启动车子离开,雨夜中,路上的车辆很少,光影斑驳,世界沉浸在朦胧之中,好不真实的感觉。
车载系统播放着一首阴沉的曲子,不过和刚才陆衎所放的相比,还算温和。
黑色星期五吗?常人可听不得这曲子,就比如陶哓哓,第一次他们让她听见时,还告诉她一些零碎的所谓“真相”的事,吓得可不轻,她崩溃了,以至于,离开的时候那么决然。
她背过身子,选择离开时,他永远无法忘记那情景,没有一丝的眷恋。
他咬了咬后槽牙,加快速度,一路飞驰来到陶哓哓家楼下。
当他撑伞来到楼下,等待他的却是无尽的黑暗,和漫长的雨。手机依旧没有动静,他不知看了多少遍,始终没有按下拨通键,一直站在雨中,等着。
而此时,陶哓哓正玩得忘乎所以,她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男子,甚是满意。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祁亦言陶哓哓完整版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