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姑娘摔傻以后(上官玥严玦)

表姑娘摔傻以后(上官玥严玦)

导读:上官玥严玦小说表姑娘摔傻以后大结局已重磅来袭;表姑娘摔傻以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将军府住了位不食人间烟火的表姑娘。传闻表姑娘以风露为饮、花蜜为食,方才有了仙女的容颜与身姿,只可惜美玉有瑕,表姑娘撞坏了头

小说介绍

上官玥严玦小说表姑娘摔傻以后大结局已重磅来袭;表姑娘摔傻以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将军府住了位不食人间烟火的表姑娘。传闻表姑娘以风露为饮、花蜜为食,方才有了仙女的容颜与身姿,只可惜美玉有瑕,表姑娘撞坏了头成了傻子。

小说简介

将军府三少爷严玦是个疯子,自修罗战场踏血归来后便疯了,近身之人非死即伤,独居后山养病多年,许久不见生人。传闻,见他者都成了刀下魂。
严玦昏昏沉沉中,闻到一股香味,那是已经好几年不曾闻到的,带着能唤醒他心中渴望的味道。
他睁开眼,拔刀指向面前娇滴滴的小姑娘,却不料小姑娘泪眼汪汪,都没看他手中的刀一眼,只是恋恋不舍地将叫人垂涎欲滴的香喷喷烤兔递给他,“给,给你。”
是遵循心中杀意杀了她还是接过烤兔,严玦半眯着眼思考。
片刻之后,他收了刀,罢了今日便不杀她了。
将军府众人都傻了眼,三少爷不再抗拒旁人近身,或许是不再抗拒上官玥近身。
他们瞪大了眼睛,瞧着表姑娘认真替三少爷包扎手上伤口,三少爷安安静静,半点儿不耐烦都没有,甚至还允许表姑娘用绷带系了个蝴,蝴蝶结?

表姑娘摔傻以后免费阅读

第五章
临到睡前,浣浣端着汤药来到床旁,“姑娘,该喝药了。”
上官玥赶紧躺下,盖上被子,双眼紧闭,“玥宝儿睡着了,浣浣。”
浣浣无奈,却又不得不哄着她喝药,明明她才是年纪比较小的那一个,这些日子愣是觉得自己稳重了不少。
“姑娘,喝了药再睡吧,蓝先生今日说的话姑娘可还记得,蓝先生说啦,若是姑娘不好好喝药。过两日他再来,就要给姑娘多扎几针。姑娘想想,扎针多疼啊,药虽是苦的,可是还有蜜饯可以吃。”
“你快起来看看,这是公主特意叫人去桃酥斋特意买的八宝盒,里头可有八种不同的糕果呢。”
上官玥眼睛动了动,浣浣再加把劲儿,将八宝盒打开放到枕边,“这可不能放太久,放太久味道就不好了。姑娘睡着吃不着,那奴婢一个人吃了。”
她拿了一块桃仁脆米糕放入嘴里,嚼的脆响香甜,“可真好吃。”
上官玥躺不住了,没有孩子不爱吃零嘴的,更别提旁边还有一个人吃的正香,她不装睡了,“玥宝儿也要吃。”
浣浣赶紧将药端来,“姑娘喝了,奴婢就给你。”
上官玥抵不过八宝盒的***,挣扎了片刻便妥协,“好吧。”皱着眉头将一碗汤药给喝了下去,可真是苦呀。
浣浣忙将蜜饯喂给她。
二人坐在床上,你一块我一块的分着糕果。不过一小会儿,满满的一盒子就消下去一半。浣浣赶紧住了口,不顾上官玥的反对,将八宝盒收走,“可不能再吃了,再吃要坏牙了。”
“浣浣。”上官玥拉住了浣浣的衣袖,眼巴巴的看着八宝盒,她还没有吃到里头的梅花酥呢。
“不能吃啦。”浣浣端来清水叫她漱口,“姑娘快些睡吧,明天姑娘不是还要煮茶吗?”
大约是糕果吃多了些,她怎么都睡不着,身旁的浣浣早就扛不住睡意来袭,深深陷入了睡梦之中。
她***了***嘴角,浣浣睡着了,她还可以偷偷吃一块桃花酥。她保证,她只吃一块。她悄悄摸摸下了床,走到桌前,打开八宝盒摸出一块梅花酥来,一***一***咬着。
忽然桌旁窗户似被风给推开,温柔的月色洒入了房中,上官玥却毫无所觉,只专心的吃着梅花酥。这梅花酥该是糯米粉和面粉用鸡蛋和出来的面皮,里头裹着是葡萄干,咬上去又软又甜,味道极好。
窗外树影轻晃,似微风拂过,发出响动,树影之中有人立于枝头,透过窗户凝望着屋中人,屋中人完全没有察觉。
上官玥尝过了一块梅花酥,恋恋不舍的将盒子给关上放回原处,她终于有了睡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重回床上盖着被子沉沉睡去。树上的人重回阴影之中,消失不见。
第二日一大早,上官玥没有等来新鲜茶叶,只等来了月华公主。
她极其欢快地跑过去,“姨母。”
月华公主拉住她的手,问过她可用过早膳喝过药,见她都回答了,这才满意点头,让外头侯着的绣娘进屋来给她量身。
她十分不解,却也乖乖照做,等到量完身,月华公主这才将她拉到身旁坐下,“过两日玥儿随姨母入宫可好?”
她并不想带上官玥入宫,上官玥有孝在身不说,如今又病了,应该待在家中好好休养。可是今早,宫中内侍前来传旨,让她带着上官玥入宫面圣。她到底不能忤逆圣意。
“入宫?那是什么地方呀,姨母?”上官玥没明白。
月华公主缓缓替她梳着头发,解释道:“皇宫啊,是咱们大沅皇帝和后妃们住的地方,那儿规矩多,姨母有几句话要叮嘱玥儿,玥儿可得牢牢记住,知道了吗?”
上官玥颇有些紧张,“知道了。”
“宫中人最擅长说谎话,他们说的每句话都是谎言……”
虽然心疼上官玥,月华公主还是叫柳言来她教宫中礼仪,这一二日其他的事情都不用做了,只认认真真学着礼仪。
入宫那日,绣娘将入宫的衣裳送过来给上官玥换上,一身浅蓝色素衣,只衣袖裙边用暗线绣了几株青竹,瞧着素净却又不失体面,让人拿不住错处。
浣浣不能入宫去,送她到了宫门就止住了脚,忧心忡忡的盯着马车远去。她虽年纪小,可是皇城根儿底下住着的人家,谁不知道,当今皇上昏庸无道,沉迷炼丹修仙之术,前朝后宫由张贵妃与张右相把持。而严家同张贵妃并不是一路人,月华公主更与张贵妃多年来都不对付。也不知今日皇上召见,所为何事。
上官玥不知道其中暗藏汹涌,她牢记着下马车前姨母对她的叮嘱,眼睛只看着眼前的路,旁的一概都不看。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来到一处宫殿前,月华公主停下,她便跟着停下。
有一道细尖儿的声音传来,“奴才见过月华公主,哟,想必这位就是上官姑娘了?”
月华公主不冷不淡的应了一声,“刘公公多礼了。”
被称做刘公公的太监身着紫袍,头戴金冠,乃是张贵妃跟前第一人,他笑眯眯的侧过身,“奴才不敢,贵妃娘娘早就盼着同公主相见,二位请随奴才来。”
入了朱漆金粉的宫门,绕过影壁,又走过抄手长廊,足足花了一刻钟,终于来到宣芸宫前殿中。上官玥头也没抬,等着月华公主入座后,方才按着柳言教她的跪下磕头,“民女上官玥给贵妃娘娘请安。”
殿中鸦雀无声,她跪着不动,直到她觉着自个儿腰酸腿疼的时候,上前方终于传来一道柔媚却饱含威严的女声,“起身。”
上官玥规规矩矩应答,“民女谢过贵妃娘娘。”方才缓缓起身退到月华公主身后。
“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
上官玥这才抬起头看着上座的女人,张贵妃从前便以美貌闻名天下,又多年来荣宠不断,年近三十五却像是二十出头一般艳丽无双。
张贵妃瞧见她的脸时,有片刻失神,只是不等旁人察觉便又恢复如常,她像是十足亲切的长辈,冲着上官玥微微招手,“孩子,到本宫身边来。”
她很想转过头去,询问姨母一番,却又在扭头的一瞬间克制住了,乖乖的走到那位威仪贵气的美妇人身旁,任由对方拉住了她的手,仔细打量她。
只是对方的手很冰,触碰的一瞬间她就想要挣脱开来。不知为何,眼前的这位张贵妃美丽极了,却叫她害怕。
张贵妃像是真心为她惋惜一般,轻抚着她的手,“可怜孩子,上官夫妇怎么会舍得丢下你。”
她懵懂的看着张贵妃,又惹得张贵妃拿出手绢轻轻按着眼角,让她退下吃茶去,她依言退下,心中松了一口气,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喝茶,还吃了一块糕点。
张贵妃看了片刻,方才同月华公主说话,“你要照顾严玦,如今又要照顾这孩子,你要保重身子才是,严家可是朝廷的中流砥柱,少不得你。”
月华公主带上些许愁容,“承蒙娘娘抬爱。”她丝毫不提为何圣旨召见,她们却入了这宣芸宫。
张贵妃语气亲昵,“月华,你就是太重礼数,你是皇上的妹妹,便是本宫的妹妹,同本宫说话不用这般拘谨。”
月华公主笑答:“臣同皇上君臣有别,不敢不知礼数。”
张贵妃笑意浅浅,“公主的规矩自是不差的。”
上官玥坐在一旁安静地喝茶,耳朵却偷偷听着姨母和张贵妃讲话,只是她越听越糊涂,并没有听明白这二人到底在说些什么。这儿的茶是凉的,糕点也是凉的,一点儿都不好吃,她动过一块,便坐在那儿不动了。
张贵妃忽然道:“瞧本宫,光顾着和你说家常话,险些忘了正事。”
“刘贤,你也不提醒本宫。”
刘公公忙堆笑上前来,“娘娘同公主相谈甚欢,奴才哪儿敢插嘴。”
月华公主平心静气的看着这主仆二人一唱一和。
“刘贤,你领着上官姑娘去辰儿那儿玩,本宫要同公主商量正事。”
“是。”
月华公主微微皱眉,她同张贵妃哪儿有正事相商,更何况还要支开玥儿?
张贵妃的女儿五公主,那是位横行霸道惯了的主。谁都不放在眼里,玥儿如今孩童心智,只怕会被欺负,“娘娘知晓,臣这侄女儿伤了头,如今心智不全,若叫公主失了兴致,这倒是不美。”
“无妨,本宫叫刘贤跟着便是。”
上官玥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月华公主,她不喜欢这里,也不想和别人玩儿。
刘贤忙道:“奴才一定伺候好上官姑娘。”
月华公主还是没答应,张贵妃也不恼,又吩咐:“柳言,你也随着你家姑娘去,本宫要同公主单独说话。”
张贵妃一再退让,月华公主并不好再拒绝,思量再三方才对着上官玥轻声道:“去吧。”

表姑娘摔傻以后全文阅读

第六章
宣芸宫极大,是皇上特意以两宫之地扩建,供张贵妃居住,可见张贵妃圣宠之盛。五公主随张贵妃住,就住在后殿其中一座绣楼之中。宣芸宫楼宇众多,自然观景也十分可观,流水曲觞,山石盘林,奇花异草,数不胜数。
上官玥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她忍不住揪住了柳言衣袖的一角,柳言轻轻拍着她的手,“姑娘别怕,奴婢会陪着你。”
穿过好几处假山,她听见了欢声笑语。
似知晓有人走近了,笑声说话声皆停了,上官玥低着头沾着,刘贤上前一步请安,“奴才见过五公主。”
上官玥只瞧见一抹明黄色的***,耳边少女的声音清脆悦耳又带着十足傲气,“刘公公,你带着谁来?本公主可不记得有请她来。”她生的同张贵妃极为相似,一样的艳丽明媚、贵气天成。一身明黄色华服更添了几分少女的娇俏。
刘贤忙答话,“这位是上官姑娘,贵妃娘娘吩咐奴才送她来陪公主玩耍。”
“上官姑娘,快来见过公主。”
上官玥走上前去行礼道:“民女见过五公主。”
五公主这下知道她是谁了,娇俏小脸上满是不屑,“你就是严家那个傻子?”她话音刚落,坐在一旁瞧热闹的姑娘们皆发出了嘲笑声,附和着她的话。
上官玥知道傻子是骂人的话,她想要反驳她不是傻子。她爹爹和娘亲夸过她是这世上最聪明的小姑娘。但她牢记着姨母的交代,宫里头的人都爱说谎话,不要相信也不要去答话,她便将反驳的话都给咽了回去。
“本公主可不要同傻子在一处玩儿,没得晦气。”五公主一甩衣袖,就要人来将她带走。
五公主刚刚一见上官玥,心里头就不***。这人明明就是个傻子,傻子便该有傻子的样子,为何要还长得这般出众。她只一眼,便知晓自个儿的容貌输给了对方。可她是大沅公主,生来便金尊玉贵,心高气傲,不喜欢旁人比她有出众的地方。此刻,就深深地讨厌上了上官玥。
又有一道女声传来,像是窃窃私语又像是故意叫所有人都听见,“殿下,您瞧她穿的衣裳,她还是戴孝之身呢。”
“是了是了,上官姑娘的爹娘半年前去世了,身上还有孝呢。”
“怪可怜的,没了父母,又摔成了傻子。”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像是在可怜她,又像是在嘲笑她。
她紧紧地捏住了衣角,眼眶通红,却强忍着不叫眼泪掉下。
见着火候到了,一直默不作声的刘贤终于舍得开口打圆场,“公主,贵妃娘娘吩咐了,可要好生招待上官姑娘。”这话一出,那群陪同五公主玩耍的贵女们可算是安静了。
只是她到底对她母妃有几分惧怕,听明白了刘贤的话,一拂衣袖坐下,“既如此,本公主便留下你,过来。”
上官玥很不想去,她一点儿都不喜欢眼前的这些人。
不知是谁推了她一把,叫她不得不往前进了一步。
水阁之中坐着五六位年轻姑娘,年岁皆十四、五岁,围坐在五公主身旁,其中一个正同五公主下双陆棋,其余几个便坐在一旁为二人助阵。只无人理会上官玥,她便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盯着外头湖水中的锦鲤游来游去,倒也相安无事。
宫人端来茶点,柳言一眼不错的看着,其中有个宫女弯了腰,附在五公主耳边说着些什么,周围人都没瞧见。
忽而五公主起了身,“没个意思,回回都是本公主赢。”
她又看了一眼正丢着鱼食的上官玥,露出个带着几分恶意的笑来,“不如去逛园子,上官姑娘头一回入宫,本公主作为东道主,带你去逛逛好了,今秋月桂开的十分不错。”
众人皆起身,簇拥着五公主朝外走去。
上官玥落后几步走到了最后,说起桂花来,她突然想起,这个时节的桂花是可以采摘下来做桂花糕,还有桂花酿的呢。
她就心不在焉起来,满心都是回家以后要去摘桂花做糕点,还要泡酒。她乖乖的跟在人群后走着,出了宣芸宫,又穿过几条宫道,终于是来到桂林,一眼望去,就能看见树上枝头刚打的花苞,有些已经张了口,颤颤巍巍的绽放着。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桂花的香味十分沁人心脾呢,连带着她的心情都好了一二分。
园子并不小,其中还有湖泊,水深不见底。不知逛了多久,众人已经来到湖边,上官玥随着她们一块儿走,边走边瞧着桂树,不知怎么,就被旁人挤到了湖边的湿润土地上站着。她也毫无察觉,只是抬眼间,瞧见湖边树下有一抹白色身影,她心中一喜,也不跟着人群去赏桂花了,抬脚就朝树下去。
柳言心中一跳,直觉要不好,忙要走上前,却有人故意拦在她身前。就在这时,有人忽然跌落入水,湖面突然激荡。
岸上的人顿时乱做一团,三三两两挤作一团将视线隔绝,柳言忍不住失声,“姑娘!”她就知道,五公主不安好心,从一开始针对她家姑娘,只是没想到,都十五岁的年纪了,还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欺负人。她还未挤开人群,便被人抓住了手。
宣芸宫中
有宫人匆忙走到前殿门口,“快去通禀娘娘,贵主们在湖边玩耍,上官姑娘不小心落了水。刘公公正找识水性者下水救人。”
月华公主端着茶杯的手徒然一紧。
张贵妃身旁大宫女赶紧入了屋回话,屋中二人脸色皆是一变,张贵妃捂着额头起身,“孽障,没有一日叫本宫省心的。”
柳言再没有比此刻呼吸更加急促的时刻,她死死地拉住了上官玥,带着她远离了***,仔细检查她可有受伤。
上官玥不明所以,耐心的等着柳言将她仔细看过,才将手中之物给柳言看,“柳姑姑你看,是寒蒲蕈。”她高兴坏了,如何都没想到能在这里见着一朵寒蒲蕈,这是极其美味的野物。初冬时节的山间腐林才得以见其身影,大约是连着下了半个月的雨,寒蒲蕈以为冬天已经到了,悄悄地从地里钻了出来。
柳言鼻子一酸,失态地抱住了她,“姑娘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她轻轻拍着柳言的背,她不明白柳姑姑为何会哭。偏过头去,见方才站过的湖边围满了人,想起来她刚刚跑去树下的时候,身后好像有一道影子闪过,然后就响起扑通一声。
她一边安慰着柳言,一边问着,“柳姑姑,那边怎么了?”
柳言恢复了理智,她这回攥紧了上官玥的手,“有人失足落了水,幸亏老天保佑,不是姑娘。”
上官玥越发糊涂,有人落了水是一件不幸的事情,怎么又是老天爷保佑的呢?她想上去看看,可柳言又怎会让她上前去。
识水性的宫人纷纷下了水,合力将不停在水中挣扎的姑娘拖上了岸,那姑娘已经浑身湿透,玲珑身姿尽显,狼狈不堪。被宫人护住的五公主和其他姑娘们,见到此景,有人眼儿一闭晕倒在地。本就混乱的地方越发混乱,上官玥瞧见了,不自觉地躲在了柳言身后。
“姑娘,别怕。”
人人自顾不暇的时候,无人再去理会上官玥,柳言挡住了她的视线,免得让她受到***会害怕。
上官玥被柳言护着,倒是一点儿没被影响。她专心致志的在地上找着些什么,终于又瞧见一朵像是小伞模样的寒蒲蕈,“柳姑姑,你快看!那里也有寒蒲蕈。”
刘贤头疼于一会儿该如何向张贵妃交差,转过头瞧见上官玥天真无邪的蹲在地上玩儿草,越发头疼,不知该说五公主心计颇浅,还是上官姑娘好运气。
此间一场闹剧,张贵妃也无心留人在宫中说话,将所有人都打发了去。
月华公主坐上了马车,紧绷的身子这才松缓,上官玥已经趴在她膝上沉沉睡去,在宫里待了大半日,着实累着了她。她轻轻地将上官玥手上攥着的寒蒲蕈拿下放在一旁。
柳言心有余悸,她今日失职未能表姑娘险些让表姑娘失足落水,“主子,是奴婢失职,还请主子责罚。”
月华公主摇头,她了解张贵妃这个女人,今日初见上官玥,一为试探二为拉拢,并不会使什么下作手段,只是她疏忽,不曾想到五公主小小年纪便心肠歹毒,不喜欢谁竟就要谁性命。
若非五公主心计不深,在还不知是谁落水的时候,便叫人喊出了“上官姑娘落水了”的话,今日还会起波澜。宫里的人谁不是人精,肚子里头除了算计便是算计,后头瞧见救上来的不是上官姑娘,而是贵妃娘家姑娘,便知道这大约是五公主指使人去推上官玥,只是没想到上官玥躲开了,推人的人却躲闪不及跌入湖中。
想到这儿,月华公主又好气又好笑,“那样的女人,生出的女儿竟这般蠢笨。”只是日后,她再也不会叫上官玥单独去见五公主了。
柳言颇为忧心:“主子,今日贵妃娘娘召见您,到底是为了何事?”
月华公主轻笑:“还能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后位要做出一副贤良的模样,到处拉拢人心罢了。”
后位空缺三年,张贵妃掌管后宫到底名不正言不顺。

上官玥严玦

小说表姑娘摔傻以后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