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攻略那个反派(贺婉萧潜)

快攻略那个反派(贺婉萧潜)

导读:贺婉萧潜小说————快攻略那个反派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金十六所著,讲述了贺婉死后穿进一本娇宠文里,成了破坏男女主婚事、把女主推下悬崖、最后被乱箭穿死的恶毒女配。穿越当天,原

小说介绍

贺婉萧潜小说————快攻略那个反派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金十六所著,讲述了贺婉死后穿进一本娇宠文里,成了破坏男女主婚事、把女主推下悬崖、最后被乱箭穿死的恶毒女配。穿越当天,原

贺婉萧潜小说简介

《快攻略那个反派》
晋江文学城 文/金十六
九月初,秋老虎仍在肆虐,晋朝国都内的枫叶却在一夜之间变成了红色。
秋风一吹,靖远侯府门外那颗枫树上便落下几片红枫叶,刚盘旋着地,侯府大门霍然大开,一威武挺拔的男子疾步走出,脚下生风,落在地上的枫叶顿时又飞扬起来。
“侯爷,您真要去萧国公府退亲?”

快攻略那个反派贺婉萧潜全文阅读

秋伯一边将马绳递给靖远侯,一边劝阻:“圣上此次特地召萧小将军回京,为得可就是咱们靖远侯府和萧国公府的婚事……”
靖远侯牵起马绳翻身上马:“圣上那儿本侯自会去说,什么都没婉儿的命重要。”——话落喝马,眨眼间消失在街角。
**
与此同时,靖远侯府明昭院。
屋内香炉里燃着时下最昂贵的月麟香,一美妇人坐于床前尾凳上,不顾形象的涕泪横流:“乖乖,你不要吓为娘……”
床榻上躺着一妙龄少女。
少女面色苍白,额头上缠着层厚厚的纱布,以往***红润的嘴唇此时没了血色,细长浓密的睫毛静静垂在下眼睑,竟是生出几分往日不可见的楚楚之姿。
美妇人泪眼朦胧的瞧着自家女儿,越瞧越是心疼:“乖乖女儿,你爹爹已去那萧国公府退亲,你快醒醒……”
随着美妇人断断续续的哭声,床榻上少女紧闭的眼皮忽然间动了动。
乖乖女儿、退亲、萧国公府……
她这是已经成功穿进书里了么……
贺婉头昏脑胀,耳边断断续续的呜咽声更是让人头疼,她想抬手揉揉脑子,可手却重得像灌了铅,费力抬了半天,也没能成功碰到脑门儿。
三天前,贺婉在执行一场不太光明的任务时脑门上吃了一枪子儿,“光荣”的翘了辫子。
没想到上天待她不薄,她前脚刚死,后脚就得到某求生系统的呼唤,***了白茫茫一片的灵魂空间中转站。
一到那儿,系统便扔给她一本百万字的长篇古代言情小说让她看,并且告诉她,三天后她会穿越到这本书中的某个将死角色的身上活着。
于是这三天,贺婉废寝忘食的看起了这本叫《盛世娇宠》的小说。
小说里,女主温玉清是常温伯府的嫡长女,生母早亡,从小受继母欺压长大。
而男主周誉则是平南王世子,平南王周钦为表忠心,在周誉很小的时候便将他送来国都养着。
男女主两人相识于一场赏花宴,定情于一场暗杀。而后不久,周誉便向晋文帝求了道赐婚的圣旨。
常温伯这人没太大本事,靠着祖荫在翰林院得了份闲职,常温伯府其他几房的子弟又皆是平庸之辈,因此周誉想娶温家女儿,晋文帝自然乐意成全。
不过这赐婚圣旨一下,自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其中最愁最热衷搞事、手段最残忍恶毒的人便是靖远侯和玉睿郡主的女儿,贺婉。
为了能嫁给周誉,贺婉先是以死相逼退了和萧国公府长子萧潜的婚事,又用尽各种不入流的手段接近周誉、刁难温玉清,然而纵使她百般心机,却仍是得不到周誉半分怜爱,甚至惹得周誉更加嫌恶她。
且在贺婉轮番作死的出格行为之后,原本宠爱贺婉的家人也开始厌恶她,放弃她,要将她嫁到北方蛮夷之地去和亲。
费尽心思筹谋却落得这般下场,贺婉彻底疯魔了。
在晋文二十三年秋的狩猎场上,贺婉将女主温玉清引诱到悬崖边,趁其不备把温玉清推了下去。而她自己,则被赶来救温玉清的周誉和其手下暗卫乱箭穿心而死。
当然,拥有主角光环的温玉清顺理成章活了下来,而后嫁给周誉,助周誉斩除谋逆之臣、登基为帝,她自己亦成为晋朝最尊贵的女子,母仪天下,享一世荣宠。
到这儿为止,便是小说里的大结局。
贺婉不眠不休的看了三天三夜,看完大结局后不由松口气,想着稍微缓会儿再看剩下的几章番外。
然而她这口气还没松到底,眼前却是忽然一黑,失去了意识。
等到再恢复五感之时,她便已经成了《盛世娇宠》里跟她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贺婉”。
贺婉忍着头疼捋了捋自己现如今的处境。
退亲、萧国公府……看来她是穿到了“贺婉”以死相逼,一头撞向远睿院中间那颗比人还粗的枫树上之后。那现在在她床边哭哭啼啼的人应当就是她以后的娘亲,靖远侯夫人。
她以后的父亲靖远侯,此时应当在去萧国公府退亲的路上。
也好。
反正这萧国公府的长子萧潜便是日后谋逆造反的大反派,真要嫁给他,恐怕最后还是免不了被乱箭穿死的结局。
顶多是死的地方有希望换一换,能从乱石横生的悬崖边换成横尸遍野的玉门关。
退便退了罢。
这般琢磨了会儿,贺婉的头疼似乎得到一些缓解,四肢也恢复了一些力气。
小说里,这门亲事退的相当顺利。靖远侯从离家到萧国公府退亲,再从萧国公府回到靖远侯府,统共用了不到一个时辰。
若是刨去靖远侯在路上的时间,恐怕是靖远侯进了萧国公府与萧国公一提退亲之事,萧国公便答应了。
想来是“贺婉”在国都的骄纵跋扈之名盛传已久,萧国公府也不愿为自家长子娶这么一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姑奶奶回家。
想到此,贺婉决定再“昏”一会儿。

快攻略那个反派免费阅读

等到靖远侯回府,退亲之事成了定局,她再醒来。
美妇人还坐在床头,许是哭得累了,抽噎声变得越来越弱。
旁边胡嬷嬷见状,立刻端出提前备好的热茶递给美妇人,温声劝慰道:“夫人,您别急坏了身子。方才御医说小姐并无性命之忧,等小姐醒了好好调养月余便是。”
美妇人抽泣着接过茶盏,拿着蚕丝手帕按了按眼角的泪花,幽怨道:“胡嬷嬷,我哪是担心这个,我是担心婉儿乖乖的脸,这额头上万一留疤了可怎么办?”
留……疤?
贺婉眉毛微不可见的抖了抖。
不愧是靖远侯夫人,担心的问题够别致。
然胡嬷嬷闻言却是一脸忧虑的思索许久,而后眯眯眼中忽然聚出一团亮光,道:“夫人,老奴记起大长公主那儿……”
她说着不由压低声音,附到美妇人身旁耳语:“……大长公主那儿有宫里留下来的生肌膏方子。”
“此言当真?为何我不知?”美妇人放下热茶,腾地一下站起身。
这生肌膏她听说过,据说不管多深的疤,只要及时用它外敷,不出月余,那疤痕一准消失的无影无踪。
胡嬷嬷:“夫人,老奴什么时候对您说过假话。”
美妇人顿时顾不得哭了。
广袖一甩,凤眸晶亮,气势十足道:“走,去睿郡王府找母亲。”
睿郡王府乃是玉睿郡主的娘家。
玉睿郡主的母亲便是晋朝如今唯一的大长公主,当今皇帝的亲姑母——高阳长公主。
“秀桃,秀荷,你们二人照顾好婉儿。若是婉儿醒了,便立刻派人去睿郡王府报信。”
“是,奴婢遵命。”
吩咐完两个小丫鬟,美妇人带着胡嬷嬷急匆匆离开了明昭院。
高阳长公主今日要带家中几个小辈去弘福寺礼佛,贺婉原也是要跟着一道去的。
可她太不知轻重,自前几日得知萧国公府的长子回京后,她便只知道“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逼靖远侯夫妇给她退亲。
靖远侯府刚刚关上没多久的大门再度大开,一美妇人气势汹汹的跨出大门,那模样乍一看不像是去睿郡王府求生肌膏,反倒像是去讨债诉苦一样。
大门外停着辆奢华无比的马车,美妇人脚下似生了风,“噔、噔、噔”踩上马凳,利落弯腰掀帘,待进了马车、甫一坐稳,她便立刻吩咐车夫:“快!去睿郡王府!”
车夫得令,猛“驾”一声。
马车便如同那离了弦的箭,“嗖”地一下扬起满地红枫叶。
……
明昭院。
耳边忽然清静的贺婉有些“昏”不下去了。
头疼倒是其次,主要是屋里不知从哪钻进来一只蚊子,逮着她的下巴狠狠咬了一口,这会儿下巴上鼓起个包,痒得很。
贺婉这人不太能忍痒。
从前出任务蹲点时,她总是会喷上一身的驱蚊药。
且那时候是没有办法,她们这种人挣得都是木仓口上的钱。
稍有差池,便是小命难保。因此无论被蚊子叮多少个包多痒,她都只能忍着。
现如今却是不同。
没有性命危险,她将来的便宜父亲和母亲也都不在府内……那还有什么可怕的?
贺婉眼皮微动,轻“呓”一声,慢悠悠动了动手指,缓缓睁开双眼。
“姑娘?姑娘您醒了?”秀荷细心,一瞧见贺婉微微起伏的手指,急忙趴到床边。
“嗯……”贺婉装模作样轻哼一声,一点点掀开眼帘,看向守在床边的娇俏小丫鬟。
她微微弯起唇角,清清嗓子,正欲开口说话,脑中却忽然响起某系统冰冷无情的警告:「快阻止靖远侯退亲!否则你将立即死亡!」
——“!!!”
什!么!玩!意!儿!?
贺婉脑子一激灵,一骨碌摔下床:“快!备马!”

小编推荐理由

快攻略那个反派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