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一无二的太子爷(王安苏幕遮)

独一无二的太子爷(王安苏幕遮)

导读:主角是王安苏幕遮小说名字是《独一无二的太子爷》完整版全文火爆上线,小编分享独一无二的太子爷全文免费阅读:“因朝廷连年内忧外患,最近,有两万多百姓流离京城,导致京城混乱不堪,偷窃、杀人、抢劫等案件频发。

小说介绍

主角是王安苏幕遮小说名字是《独一无二的太子爷》完整版全文火爆上线,小编分享独一无二的太子爷全文免费阅读:“因朝廷连年内忧外患,最近,有两万多百姓流离京城,导致京城混乱不堪,偷窃、杀人、抢劫等案件频发。“因此,朕的考题,便是如何治理这两万多流民。”

小说简介

“因朝廷连年内忧外患,最近,有两万多百姓流离京城,导致京城混乱不堪,偷窃、杀人、抢劫等案件频发。
“因此,朕的考题,便是如何治理这两万多流民。”

独一无二的太子爷全文阅读

众人呆若木鸡,震撼无比。
之前的怀疑和不屑,因为一首慷慨激昂的《满江红》,仿佛一巴掌重重地甩在他们的脸上。
打得他们脸色发红,羞愧难当。
这还是太子吗?
这还是那个纨绔粗鄙的太子吗?!
望着大殿之上,手持折扇、挥斥方遒的少年,众人的心中震撼莫名。
张征和徐怀之也傻了,老眼瞪得像两个核桃。
他们都是文坛泰斗,一听就知道,这是一首能震铄古今、流传千年的词。
更重要的是,这首词,几乎写尽了大炎几十年的征战兴衰,满怀***,悲壮激昂,没有大才,作不出来。
而这样一首词,竟然是太子出口成章、一气呵成之下念出……
这才是让张征和徐怀之感到恐惧的地方。
这代表着,太子夺魁的几率非常高。
想到这个结果,两人的心就凉了半截。
没关系,还有……还有策论呢。
两人暗暗给自己打气,死死攥住拳头,手心里全是汗。
只要恵王能在策论上碾压太子,那太子诗词再惊艳,也无缘魁首。
张澜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甚至踉跄地退了两步。
王安的表现,已经颠覆了他的认知。
王睿也是脸色铁青,鬓角青筋直跳。
这一刻,他才发现,这个他最瞧不起的人,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甚至……会威胁到今日的筹谋。
想到这里,王安的眼神就变得冷厉起来!
为了今日,本王付出了无数心血,岂能容你轻而易举地破坏?
相比于满腹心事的众人,此时最为震撼的,莫过于炎帝,为此,他甚至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确定自己眼见为实,炎帝险些放声大笑,真不愧是朕的儿子啊!
这一首词,写尽了朕的雄心壮志。
“好!好!好!”
炎帝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拍着双手激动地站了起来。
顷刻间,大殿之上掌声雷动。
王睿等人虽然脸色难看,但也不得不为王安鼓掌。
王安双手执扇,作揖还礼:“多谢父皇赞赏……”
随即扭头看向众人:“都说了,在本宫面前,你们都是渣渣,服不服?”
掌声骤然停止。
众人瞪着王安,皆咬牙切齿。
太嘚瑟了,好想打人啊!
本来圣心甚慰的炎帝,听到这话,嘴角顿时抽了抽。
这小混蛋,真是给你几分颜色就开染坊。
低调懂不懂?
“哼!胡闹。”
炎帝脸色一沉,王安顿时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
见王安老实了,炎帝脸色缓和,又忍不住得意起来:“还有人怀疑,太子的诗词是剽窃的吗?”
大殿一片安静。
王安转身看着张澜,笑嘻嘻地道:“张世兄,又到了你表演的时间,请。”
张澜脸色瞬间涨成了猪肝色。
我请你麻痹,当老子是白痴?
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咬牙道:“在下不明白殿下在说什么……”
“怂包。”
王安白了他一眼,又气得他差点三尸神暴跳。
见没人出声,炎帝笑了笑:“既然如此,朕宣布,第一场诗词胜者,太子王安!”
哪怕早有心理准备,众人听到这个结果,还是不免嘘。
本以为碾压全场的会是恵王,没想到……获胜的竟是太子。
这简直就是大字不识一箩筐的书生,突然考中了进士一样稀奇。
真是人活久了,什么怪事都能见到啊。
“既然诗词已经考完,各自回位吧,准备考策论!”
炎帝重新坐回龙椅上,再度变成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
众人纷纷回位。
王安也回到座位坐了下来,张澜看着他摇着扇子怡然自得的样子,当下眼神仿佛淬了毒,冷笑道:
“呵,殿下别高兴得太早,这策论,可是和诗词一道大相径庭,不是运气好就能作出来的。”
以前,王安在他面前,拙舌笨口,想怎么奚落就怎么奚落。
现在,忽然嘲讽不动了,这让他如何不恨?
王安回过头,玩味一笑:“刚才怎么不说话……本宫还以为你变哑巴了。”
“你!”
张澜气得发抖,握紧拳头,真想一拳将王安的脸砸扁。
这混蛋,太气人了啊!
“咦?你还想打本宫啊?来,往这里打,不打你是我孙子!”王安指着自己的脸,还往前凑了凑。
“你真以为我不敢吗?”
张澜暴怒,拎起拳头就要砸。
只是,拳头还没提起来,就被恵王抓住,按进桌下。
王安暗道一声可惜,本来他想激怒张澜对自己动手,在这样的场合,哪怕他是皇亲国戚,不死也得脱层皮。
没想到被恵王看穿了。
“张澜说的没错,策论,本王是不会再给皇弟机会了!”
王睿笑吟吟盯着王安,眼神却极其冰冷:“不得不承认,皇弟藏得很深,诗词的确惊艳卓绝,但策论,你还没资格和本王相提并论!”
王安眼眸微眯。
张澜冷哼一声,压低声音恶狠狠道:“恵王殿下在六部学习处理政务的时候,殿下还在街上遛鸟呢,和恵王比策论,呵呵……”
王睿笑得越发灿烂,压低声音:“实不相瞒,本王府上幕僚上百人,他们一起为本王做的策论,太子认为,你还有机会吗?”
他心里暗暗发誓,这一场,一定要夺回属于自己的荣耀,将太子踩进尘埃。
让所有人知道,谁才是这个国家最优秀的皇子。
王安一脸戏谑,也不生气:“我说,谁给你们的勇气?梁静茹吗?”
王睿和张澜倏地愣住。
梁静茹?
谁啊?
王安也懒得和两人废话:“有一百人的幕僚很牛逼是吧?今天本宫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以一敌百!”
王睿两人嗤之以鼻。
以一敌百?
呵!会念两首诗,还不知道是不是本人写的,还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
这时,炎帝的声音在大殿上响起。
“刚才太子现场吟诗,倒是给了朕一个启示,所以,策论考试,朕也不用考卷了,诸位小卿家,直接以奏对的方式进行吧。”
众人一听,顿时就兴奋了起来,和皇帝奏对,那可是朝中重臣,才有的权利啊!
见到众人兴致勃勃,炎帝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道:
“因朝廷连年内忧外患,最近,有两万多百姓流离京城,导致京城混乱不堪,偷窃、杀人、抢劫等案件频发。
“因此,朕的考题,便是如何治理这两万多流民。”
听到考题,原本踌躇满志的众人,顿时就焉了。

独一无二的太子爷免费阅读

怎么会是安置流民?
众勋贵子弟百思不得其解。
殿前奏对,不是该考治国良方吗?又或是领兵打仗,富国强兵?
为了这场策论,大家早在家中就提前押题,由族中最有经验的长辈作好,再由他们背下来。
为的,就是在殿前一鸣惊人。
可谁知……
众人心中泪牛满面。
可怜小爷昨晚通宵达旦,熬灯苦背,就这么付之东流了???
苍天啊大地啊,没法作弊了,这……这还有天理吗?
鬼知道怎么安置流民啊?
连内朝廷都解决不好的问题,他们这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哥,就更不会深入底层,去帮助那些肮脏的乞丐。
一时低眉顺眼,都不做声。
“怎么,诸位小卿家没有什么想法吗?”
炎帝等了一会儿,不免有些失望,下意识看向王安。
这小混蛋诗词一绝,没准策论上,也会给自己带来一点惊喜。
却见王安又啃起了糕点,眯着眼满脸享受,旁边郑淳点头哈腰给他摇扇。
真是好不惬意无比,快活似神仙。
炎帝忽然生出无力感。
太子这样,一看就很不靠谱啊。
炎帝只能看向王睿:“恵王,说说你的想法!”
王睿赶紧站起来,原本智珠在握的表情,忽然化作为难,瞥了眼王安:
“回父皇,儿臣在六部帮忙处理过一些政务,此策论还难不倒儿臣,不如……还是让太子殿下先来吧?”
“要是儿臣率先出手,太子怕是就没有出手机会了。”
王安嘴里的半块糕点掉在地上。
气得浑身发抖。
无耻!
简直无耻至极!
世上怎么能有人比我更装逼?
玛德,谁也别想夺走哥海贼王……不,装逼王的称号!
其他人也吃了一惊,脸色变得玩味起来。
恵王这一手,分明是在将太子的军啊!
策论可不是诗词,诗词做的再好,只能说文采不错。
而策论,考验的是个人能力。
比如诗仙李太白,文采斐然,光耀千古,可谓一代文豪大家。
可论起他的执政能力……
只看他呆在全国最有权势的唐玄宗身边,最终都没能捞到一官半职,就能知道----文才,不等于能力,尤其是执政能力。
而恵王,最不缺的就是能力。
不然,他也不可能深得群臣青睐,在六部中左右逢源。
炎帝皱眉,微微叹了口气。
恵王此子,本事他不怀疑,唯独少了一份胸襟。
“太子……”
“父皇,恵王说的也是儿臣想说的!”
王安一句将炎帝的话语堵住。
他自然知道王睿的心思,
想让老子先出丑,然后自己再惊艳登场,完美表现,再借机踩上两脚?
呵呵……
连我的专属台词都敢抢,哥偏不让你如愿,气死你!
“嗯?”炎帝看着两个儿子,微微眯眼,“你俩都不愿争先?”
王安抱着胳膊冷笑,也不说话,王睿也看着他,目光充满不屑。
这时,急先锋张澜又跳出来:“太子殿下,凡是讲个先来后到,既是恵王推荐,殿下身为皇子之首,理当做出表率,何意借故推脱?还是说……”
“殿下虽诗才斐然,文章锦绣,实则对治国理政一窍不通,胸中空无一物?”
这话可谓诛心,连王安刚才的诗词也否定了。
言外之意,王安就是个绣花枕头。
文章写的再华丽又有什么用,处理政务,还不是草包一个!
王睿当即递给张澜一个赞赏的眼神,又扭过头,目光不动声色从群臣脸上掠过,暗示他们出声。
“张贤侄此言有理!”
“微臣也这么觉得,太子理应做出表率。”
“没错,太子何故畏惧,不肯迎难而上,莫非真被说中了?”
属于恵王一派的朝臣,闻弦歌而知雅意,纷纷借机表现。
炎帝微微皱眉,尽管群臣一边倒地支持恵王,让他心中不喜,但,此刻却不是计较的时候。
“太子……”
谁知,才刚开口,居然又被王安打断:“父皇,所谓君无戏言,儿臣身为储君,虽不是君,却也代表父皇的颜面,岂能出尔反尔?”
他冷冷一笑,若有深意道:“再说,这道策论于儿臣,不过小道尔,信手即可拈来……只是,谁知道儿臣说出之后,有人会不会硬说是自己的想法?”
王睿顿时脸色一沉:“太子,你是怀疑本王会抄袭?”
“谁知道呢?”王安翻了个白眼,“防人之心不可无,本宫要脸,可就怕有些人不要脸啊。”
“哼!太子未免太自大了,就你那水平,便是让本王抄袭,本王都不屑一顾!”
王睿气不过,当即从座位走出,向上首行礼:“父皇,既然太子执意推脱,那这第一名,儿臣就当仁不让了。”
这话一语双关,显出恵王的志在必得。
只是王安却嗤之以鼻。
第一名!
呵呵,你要是得了第一,那哥的第一名找谁要去?
眼看两个儿子杠上了,炎帝一阵头大,不过他也没勉强,伸手示意:
“既如此,恵王就先说说自己的想法吧。”
王睿本想让王安出丑,没想到反被激将,心里窝火至极,早就憋不住。
炎帝话音刚落,他便急不可耐地将想法一股脑说出来:
“回父皇,此次流民入京,一由北边战祸,二由南边灾荒,只要平息这两处的事端,将流民遣回原籍,就能解决问题。
“在这期间,朝廷只需开仓放粮,用米面熬成粥,施给他们保命即可。
“至于流民盗窃犯事,限于官府的衙差人数,可从城外守备大营,调集部分兵卒到巡城司,协助***。
“另外,儿臣还有一条建议,用流民管理流民。
“朝廷可在流民中,选出有一定威望的,把粮食交给他们,由他们去负责给流民施粥,而官府,只需要监管便可!”
听完王睿的建议,大殿上顿时热闹起来。
“以流民管流民!妙啊!这能大幅度减少官府的负担。”
“的确,之前赈灾,几乎都是官府亲力亲为,恵王殿下的建议,的确是点睛之笔!”
“不亏是恵王殿下!佩服。”
“……”
众人赞不绝口。
张征和徐怀之也双眼发亮,流民问题,自古以来都是困扰着每朝每代的问题。
而恵王的建议,无疑是为后世提供了一个赈灾的新方向。ωωω.999xs.co\m\
此计,可行。
两人相视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笑意,恵王殿下……赢定了。
炎帝也暗暗点头,其实在出这个试题之前,他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
现在临时起意,就是想看看,这些年轻人是不是跟他想的一样。
甚至有比这更好的办法。
王睿的策略和想法,让炎帝很满意。
只有王安听到这种言论,暗自摇头。
这群人脑子有病吧?
这哪里是赈灾啊,分明就是养一群大爷,让人混吃等死的节奏啊……

小编点评

独一无二的太子爷全文免费阅读分享到这里,小说中的人物的角色名取的很好,氛围,背景都营造得不错,而且作者文笔极佳 幽默搞笑,是一部难得佳作!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