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一无二的太子爷(王安苏幕遮)

独一无二的太子爷(王安苏幕遮)

导读:王安苏幕遮小说独一无二的太子爷完整版独家推荐——独一无二的太子爷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站在你面前的,是史上最极品、最独一无二的太子爷! 怼皇帝、捉奸臣、乱京都,平逆贼,打城池,泡美人,一不小心,就实现了......

小说介绍

王安苏幕遮小说独一无二的太子爷完整版独家推荐——独一无二的太子爷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站在你面前的,是史上最极品、最独一无二的太子爷! 怼皇帝、捉奸臣、乱京都,平逆贼,打城池,泡美人,一不小心,就实现了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的人生梦想! 人人都劝他登临帝位,可是…… “救命!我不想当皇帝啊!”

小说简介

再次睁开眼睛,王安竟然已经身处在了一个古香古色的房间之中。当一股不属于他的记忆接踵而至的时候,王安才知道,原来此刻的他,竟然会是大炎朝皇帝的第十子,当朝太子。这样尊贵的身份,无疑就是给了王安一个惊喜。但是却不料,原主竟然得罪了朝中大臣,属于他的储位之争,简直就是异常的艰难。

独一无二的太子爷全文阅读

第5章 从军行!
张征和徐怀之吓得冷汗涔涔,瑟瑟发抖:“陛下恕罪,臣绝无此意。”
炎帝见到王安一句话,就把两位大臣给镇住,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但不知道王安想要做什么,他最终只是沉着脸,并没有说话。
“绝无此意?”
王安目光上下打量着张征和徐怀之,拍着脑袋转了一圈,道:“啧啧……瞧瞧,这就是我大炎朝,人人歌颂的正人君子。
“连自己的目的,都得藏在阴暗里,还真是可悲!
“算了,本宫也懒得和你们废话,你们不是想要罢官吗?好,本宫给你们这个机会。
“就以这次遴选来打个赌好了,本宫若是夺得魁首,你们两个自己主动辞官滚蛋。
“本宫若输了,自动退出东宫,如何?”
此言一出,大殿上顿时沸腾起来。
“太子是疯了吧?竟然打这样的赌!”
“就他肚子里那点墨水,也敢在口出狂言。”
“遴选魁首,有恵王殿下在,他想拿到?简直痴人说梦!”
众人低声议论,对王安的话嗤之以鼻。
而王睿,双眼顿时亮了起来,因为兴奋,他的身体都在轻微颤抖,手臂上青筋直跳。
他可是清楚地知道,此次遴选,就是为他们皇子准备的,若是皇子获得魁首,有很大的希望,会被炎帝立为储君。
他自诩才华横溢,无论诗词还是策论,都不会是王安这半壶水能比的。
王安此举,无疑是找死。
炎帝见状,眉头微皱,他不知道王安哪里来的底气,竟敢发出这样的赌约,但这份魄力,却让他格外欣赏,因此也没有阻止。
皇帝没有阻止,那就是默认了此事。
张征和徐怀之也忘记恐惧了,几乎异口同声道:“殿下此言当真?”
王安冷哼一声,道:“有父皇作证呢!”
张征和徐怀之顿时满心激动,平时架鹰遛狗,那全京城每一个是太子的对手,舞文弄墨,一万个太子,也敌不过半个恵王。
两人相视一眼,道:“好,老臣答应。”
王安的嘴角,也微不可查地弯了弯。
众人以为占了便宜,殊不知,王安也是借着遴选,裁掉恵王和昌王的两大助臂。
“既然如此,那便按太子所言吧!”
炎帝见事成定局,重新坐回龙椅上,道:“起来吧,各自回坐,准备遴选。”
众人纷纷谢礼回桌。
张征和徐怀之也回到座位上,只是目光一直盯着王安,不给他任何有小抄的机会。
“此次遴选,先考诗词,后考策论,李元海,分发考卷!”
既然是皇家遴选,自然不需要吏部参与。
皇帝下了命令,李元海就带着十几个小太监,抱着考卷分发下来。
王安拿到试卷,目光便立即落在题目上。
只见诗词题目为:以边塞为主题,赋诗或填词一首。
边塞诗吗?
王安的目光微微眯起,揣摩一下,他就明白了炎帝为什么要用边塞为主题,赋诗或填词了。
一个月前,北方蛮国屡犯大炎边境,炎帝主打,但朝中众臣,却一直反对,反而提出派使议和,赔点款让蛮国撤军。
这让有宏图大志的炎帝,怎么可能接受。
以边塞为遴选诗词的主题,炎帝是想通过这些勋贵子弟,告诉他们身后的家族!这仗,他炎帝打定了。
想到这些,王安本想用的《使至塞上》,就立即被他否决了。
大炎朝,炎帝才是老大,这条大腿得稳稳抱住,最好的办法就一个----***!
王安想了想,选用了《从军行七首》。
炎帝见试卷已经发放完毕,边让李元海搬来了一枚小鼎,点燃了鼎中的长香。
“总共一炷香的时间,现在开始作答,香燃尽后,停笔封卷。”
炎帝话刚落,大殿上所有人便开始构思,大腹稿,安静无比。
王安抬头扫了一下,顿时有些无语,诗词这东西本来就要一气呵成,这样长时间绞尽脑汁来写,确定是赋诗,而不是拼凑?
呃……
这么一想,王安忽然有些脸红。
拼凑好像还是自己的,但他呢!抄的。
炎帝见到炎帝遴选已经开始,王安还在东张西望,当下脸色一沉。
这小混蛋,果然还是不思上进,就这样还敢和人打赌?要是输了,看朕不打断你的腿!
“咳----”
炎帝举拳抵唇,低咳一声。
王安回过神,见到炎帝脸色阴沉,眸泛寒光,缩了缩脑袋,这才开始动笔赋……抄诗。
张征和徐怀之一直紧盯着王安,见他不打腹稿,直接在考卷上誊抄,两人相视一笑,当时就放心了。
连才华横溢的恵王,都在小心翼翼地构思,力求精益求精,太子这直接动笔,难不成还想写出什么千古名句?
时间一点点流逝。
鼎中的香,终于烧完。
“时间到!”
“收卷,糊名,交由陛下和两位学士评选,选出第一名!”
李元海的公鸭声,便在大殿里响起。
众人纷纷停笔,十几个小太监便匆匆地下大殿收卷糊名,为了防备评选时出现猫腻,还特意把试卷打乱了,这才把试卷呈递到炎帝的案头。
炎帝本想先把太子的试卷抽出来,但见到张征和徐怀之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只好作罢!
“两位卿家也看一下吧!”
炎帝无奈,只好将试卷分成了三等份,将两份让宦官递给了张征和徐怀之。
考卷不多,半柱香不到,炎帝和张征两位大人,便已经把认为写得不错选了出来,***了讨论阶段。
“啧啧,有些人啊!没有那个本事,还非得装,这要是输了,这皇家的脸啊,可就丢光了。”
王安闭着双眼,安静地等待考核结果。
身后再次转来张澜阴恻恻声音。
他回过头,默默看了张澜一眼,道:“孤的东宫,缺一个饲马太监,你挺合适。”
“你……”
张澜一愣,立即明白王安在骂自己阴阳怪气,当下气得脸色通红:“你别得意,没有了太子之位,看你还怎么狂!”
“傻逼!”王安摇了摇头。
“你说什么?!”
张澜直接暴跳起来,好在恵王及时拦住,轻笑道:“皇弟!张澜素有失言,但你作为太子,代表皇家颜面,说话也注意点分寸。”
“哦?按皇兄的意思,他羞辱我皇室,我还得陪着笑脸装孙子喽?”王安玩味一笑。
王睿怔住。
“呵,本宫刚才已经说过了,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垃圾!想要胜过本宫?做梦!”
王睿脸色僵了僵,眼中难得的多了一抹冷意,冷哼道:“那殿下,恐怕没什么机会了!”
刚好这时,李元海的声音传来,宣布了结果:“由陛下和两位大人的评选,此次遴选诗词第一名是----”
王睿一笑,缓缓地站了起来。
却听李元海继续道:“《从军行》!”
三个字一出,王睿呆在当场……

独一无二的太子爷免费阅读

第6章 现场出题!
王睿对自己的才华很有信心,平时参加过不少诗会词,京城勋贵子弟能超过自己的,还没出现。
但听到李元海公布的结果,王睿当时就傻了。
他的诗名,是《秋塞》,而不是什么《从军行》。
是谁?
到底是谁?!
竟然敢在这时候,给自己下绊子?
王睿脑袋嗡嗡响,因为半低头,没人看到他此时狰狞的脸。
众人本来就怀疑是王睿的大作,如今见他站了起来,一个个脸上都出现果不其然的表情,冲他竖起了大拇指,赞不绝口。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
“殿下大才,我等佩服。”
“呵呵,还有人竟敢说要夺魁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
大殿一片沸腾,张征和徐怀之见状,也如释重负,恵王夺了第一,那太子就无缘魁首了。
这赌。
他们赢了。
两人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激动,太子倒台,将来不管是昌王还是恵王上位,他们立此大功,将来定能封侯拜相。
见到这一幕,炎帝眉心微拧,虽说这一幕并未出乎他的意料,但此时见到王安输了,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忍。
诸多皇子中,能力出众的,当属大皇子和六皇子。
大皇子性格沉稳,不骄不躁,但心思难以琢磨,六皇子看似洒脱,风度翩翩,实则心思最重……
因此,他更喜欢心性耿直,胸无城府的太子,这也是他偏爱太子的主要原因之一。
因为寄予希望,所以他才狠下决心,希望王安能破而后立。
但现在……炎帝摇了摇头,觉得或许是自己的要求太高了。
而王安,此时也是一脸懵逼!心说这家伙不会也是穿越者吧?居然也知道《从军行》?
却没有人知道,此时的王睿,躁得满脸通红,众人夸奖一句,他就觉得自己的脸上,被重重的甩上一巴掌,恨不得地缝给钻***。
这时,李元海把全诗给念了出来。
烽火城西百尺楼,黄昏独上海风秋。
更吹羌笛关山月,无那金闺万里愁。
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
撩乱边愁听不尽,高高秋月照长城。
关城榆叶早疏黄,日暮云沙古战场。
表请回军掩尘骨,莫教兵士哭龙荒。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
虽然李元海是只公鸭子的声音,但这一首诗,愣是给他念出了俾睨天下的气势。
念完,大殿上静了一瞬,顿时喧嚣起来。
“殿下不亏是京城第一才子,好诗啊!”
“气势雄伟,又婉转千回,殿下堪称诗文宗师了!”
“恭喜殿下,此诗定能在我大炎的诗坛史上,光辉夺目。”
王睿闻言,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站又不是,坐又不是,想要解释,喉咙却像是被棉花堵住,几次想要开口,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而王安,这时已经瞪大了双眼,哎哟***,兄弟,你这是冒名顶替啊!
“肃静!”
李元海继续道:“奉陛下命,撕糊名,此诗作者是王……王……王……”
话没说完,李元海瞳孔一缩,两条雪白的眉毛几乎都要竖了起来,连声音都在颤抖。
炎帝不满地瞪了李元海一眼,怒道:“你没吃饭吗?给朕念清楚。”
李元海双手高高将考卷捧过头顶,道:“回陛下,是太子殿下,王安!”
此言一出,满场寂静。
众人的脸上还保持着原有的表情,呆滞下来。
张征和徐怀之也是满脸震惊眼底深处,充满了惶恐。
一直站着的王睿,听到王安的名字,一***坐在地上,一脸的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他,他明明就是个废物啊!王睿在心底咆哮。
至于张澜,已经双目无神,嘴巴张得能吞下一个鸡蛋。
炎帝也怔住了。
但他是一国之君,定力定然比其他人要,错愕了一下便反应过来,一把从李元海的手中,将试卷给夺了过来。
王安两个大字,清晰地映入了眼中。
“哈哈……好!好!好!”
炎帝大笑,语气激动。
看向王安的目光,顿时就不一样了,本来只希望王安能破而后立,却没想到,他竟然给自己这么大的惊喜,反手一巴掌,轻轻松松弄残了两位朝廷大员。
唯独王安,嘴角顿时直抽抽,也不知道大炎是多久没有名篇问世了,竟然这么大反应。
“不可能!”
就在这时,回过神的张澜,倏地站了起来,指着王安道:“他怎么可能能作诗,之前写的树杈诗还一窍不通,一定是请人做好了,背出来的!”
众人也回过神来,想到太子的过往,几乎便认定,张澜的说法是正确的!
一个把优美的诗句,愣是写成“哎呀我的妈,好大一树杈”的人,怎么可能写得出这么好的诗句。
王睿、张征以及徐怀之三人,也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眼睛立即亮了起来。
“不错,以殿下以往的……战绩,能写出这样的诗,很难让人信服!”张征假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炎帝闻言,目光立即变得锐利起来,什么意思?朕的儿子,就这么没用是吧?
“那以张大人之见呢?”炎帝连卿家两字都不用了,足以见他有多愤怒。
事关自己的前途,张征只能硬着头皮道:“陛下,请现场出题,这样一来,定能服众。”
“是的,陛下,若是殿下能当场作出诗词,我等定信服。”张澜也赶紧趁机道,看向王安的目光充满挑衅。
炎帝脸色难看,目光看向王安,却见王安笑着站了起来,颠了颠坐得发麻的脚,道:“行吧!既然你们自取其辱,那本宫,就成全你们!”
“父皇,请出题吧。”
炎帝看着王安胸有成竹的样子,只好皱眉点点头,说道:“皇儿是当朝太子,那便以忧国忧民为主题,写一首诗或词好了。”
忧国忧民?
炎帝说的这是自己吧……
王安扇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掌心,沉吟了一下,道:“那儿臣,便以一首《满江红》,赠与父皇!”
话落,便提步在大殿中踱步,慷慨激昂的声音,也在大殿上传开。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大雁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王安开口时,众人还满脸不屑。
等他念完上阙,众人的脸色,开始僵硬下来。
待到他声音落下时,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仿佛见到鬼……

王安苏幕遮

小说独一无二的太子爷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