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谋婚公主又跑了(燕司琪轩辕锦辰)

侯爷谋婚公主又跑了(燕司琪轩辕锦辰)

导读:主角是燕司琪轩辕锦辰小说叫《侯爷谋婚公主又跑了》是作家左姑娘所写,抖音热文侯爷谋婚公主又跑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燕司琪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随即冲着轩辕锦辰无辜的眨眨眼:“只怪轩辕侯生的太好看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燕司琪轩辕锦辰小说叫《侯爷谋婚公主又跑了》是作家左姑娘所写,抖音热文侯爷谋婚公主又跑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燕司琪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随即冲着轩辕锦辰无辜的眨眨眼:“只怪轩辕侯生的太好看了,琪琪一时看呆也是有的。”

小说简介

令燕司琪没有想到的是,她一觉醒来,居然穿越进了一本狗血小说里。此时的她,正是书中那恶毒的女配。对自己未来与命运了如指掌的燕司琪,她为了不再让悲惨的事情发生,正在一点一点的改变着剧情的发展。意外惹上侯爷轩辕锦辰,让原主燕司琪的感情线发生了改变。一不小心,混成了团宠人物,属于燕司琪的人生,也是迎来了高光时刻。

侯爷谋婚公主又跑了免费阅读

疼。
迷糊中,燕司琪只觉得手腕处像是被割开了般,疼的钻心。
“别装死,今天你若是拿不来解药,我绝不会娶你!”
一道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意识回笼,燕司琪猛地睁开眼睛,看向自己的手腕处。
那里被一只手抓着,指缝间全是血迹。
瞬间,燕司琪脑袋炸开了,全身汗毛立起。
我透!我啥时候割的腕?
“松手!”
她惊慌的用另只手去拯救自己的手腕,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玩意儿流多了会死人的!
她还不想死!
她还没结婚,大好的小哥哥等着她祸害呢!
听到这污言秽语,许发云脸色又阴郁了几分,手上力度不减反增:“解药!”
“解你个鱼摆摆!快松手!”
燕司琪疼的受不住,直接俯身,张嘴狠狠咬住那人的胳膊上。
就在她以为嘴下这变态会忍着痛耗死她的时候,手腕被松开了。她连忙把手臂缩回怀里护起来,警惕的盯着身边的人:“你脑子瓦特了?你这叫谋杀懂不懂,要偿......”
话没说完,便愣住了。
眼前的男子,一身古代红色喜袍,俊朗的脸上满是煞气。
燕司琪大脑有些卡机,这......啥情况?
“公主您没事吧!”
就在这时,一个丫鬟模样的小姑娘快步走来。
“你在这装什么好人,滚一边去。”
未知的情况,让燕司琪有些心慌,根本无法克制内心的暴躁。
更何况,她余光看到这女孩儿是从她身后走过来的。
也就是说,方才她被欺负的时候,这个女孩儿一直在房间里,却没有阻止!
她自己把危险解决了,这货儿出来卖乖了,当她是傻白甜糊弄呢?
“公主息怒,缤儿知错了。”
缤儿心里一惊,噗通跪了下去。
燕司琪皱眉,这名字,这场景有点熟悉啊......等等!
成亲?
解药?
燕司琪猛地瞪圆了眼睛,气沉丹田:“我!透!”
“你是许发云?”
她看向眼前的男子问道。
这场景,可不就是她睡前看的那本狗血小说!
小说中有个角色名字跟她的一样,也叫燕司琪。
不过,那是个恶毒女配。
书里的燕司琪是北燕皇族唯一的公主,皇族的团宠,因此被教养的嚣张跋扈。
十六岁那年,燕司琪喜欢上金榜题名的状元,也就是男主许发云。
为了得到许发云,她强行嫁了过去,之后又被奸人怂恿着要杀了许发云心里的白月光。最后的结局是被许发云挖眼割鼻饮哑药,充作军姬,被人活活**至死。
当然,如果剧情仅仅是这样的话,燕司琪的结局确实解气。
可问题是,许发云的真实身份其实南诏皇族嫡次子,他自幼被安排进北燕国生活,目的就是为了窃取北燕国。
而他行动的第一件事,就是引诱燕司琪,让燕司琪爱上他,借此***皇室,从而一步步夺的权势。
所以许发云虽然是男主,却也是一个大写的渣男!
而大概是原作者觉得男主人设太崩了,小说结局让异姓侯出手灭了男主,成为北燕新皇帝。
“你又想作什么幺蛾子,燕司琪,别以为装失忆就能蒙混过去!今天必须把解药拿出来,否则我就是死,也不会娶你的!”
许发云眼神泛着冷意,扯着嘴角讥讽道。
燕司琪扫了眼周遭的红色喜布,更加确定内心的想法。
她这是穿到与男主许发云在成亲当天。
原本皇帝是不答应这桩婚事的,但架不住原主割腕威胁,只好亲自赐婚。本是希望帝王赐婚这份荣耀,能让许发云善待原主。
可许发云压根不在意赐婚。
尤其是成亲前,他的白月光刘婉儿突然中毒。
他坚定的认为是原主给刘婉儿下的毒,在成亲当天,以不成亲要挟公主女配,让她去找皇帝拿解药。
**!
“那你就死吧。”
燕司琪讥讽的扯了下嘴角。
“公......公主,您莫要说笑了,驸马可是您心爱之人。”
缤儿一愣,连忙上前劝说。
“就你知道的多。”
燕司琪凉凉的扫了她一眼。
许发云的确是原主心中挚爱,否则,也不可能为了这桩婚事割腕。
更不可能容忍,新郎官在成婚当天,伤害她为别的女子求药,她还捏着鼻子认了,亲自去皇宫取解药!
男主**,女配奇葩,丫鬟也是小***!
这设定,绝了。
但她不是原主,不想做被人利用的蠢货,更不会嫁给许发云这种渣狗。
“奴婢服侍公主,自然要事事为公主考虑。”
缤儿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总觉得眼前的燕司琪有点陌生,一时有些拿捏不准她的想法。
“方才许发云伤害我的时候,怎不见你出来阻拦?”
燕司琪挑眉,好笑的打量着缤儿:“你就是这样忠心的吗?”
这小***虽然是个丫鬟,但身受原主宠爱,在吃穿用度上,比一般的官家女还要好上几分。
可她却惦记着想做公主的陪嫁。
自古公主出嫁,几乎都是和亲。而跟过去的陪嫁丫鬟,纵然再不济,也能借着公主内侍的身份混个嫔妾。
然而燕司琪爱上许发云,要尚驸马,她的美梦落了空,便开始记恨公主。
在原主跟许发云中间挑拨是非,导致许发云对原主恨之入骨!
而后无意间得知许发云有窃国之心,更是一心一意帮助他窃国。
最终踩着原主尸骨,成了许发云的枕边人。
“事出突然,奴婢......”
缤儿没想到燕司琪会拿这个说事,神色慌张,好半晌才开口说道:“奴婢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请公主恕罪!”
真不愧长了张嘴!
“反应这么迟钝,我留着你也没什么用。”
燕司琪冷笑:“来人啊,缤儿不能护主,交由慎刑司管教。”
“燕司琪,对自己的贴身丫鬟都能如此刻薄,你还真是心如蛇蝎!”
许发云讥讽的看着她。
“你又好到哪儿去?”
燕司琪扬了下满是血迹的手腕,冷嗤一声。
不分青红皂白伤害她也就算了,还挑她受了伤的地方下手,这种男人已经不是心狠了,是**!
“多说无益,给我解药!”
许发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但想到还在受苦的婉儿,便觉得他没有错:“否则婉儿死了,我绝不独活!你想嫁我,燕司琪,唯有冥婚!”
“冥婚大可不必。”
燕司琪翻了翻白眼:“你想死,我却可以成全你。来啊,许发云行刺公主,拖出去砍了!”
一天天的,不是拿不成亲要挟,就是拿性命做赌,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侯爷谋婚公主又跑了全文阅读

第二章天下美色,不及轩辕侯
殿外几个身穿软甲的侍卫,立刻***房间将许发云扣押在地。
“燕司琪,你真敢杀我?”
许发云被侍卫拘着,狼狈的弓腰看向燕司琪,俊朗的脸上挂着嘲讽。
这个宁愿***,也要求得皇上赐婚嫁给他的女人,怎么可能真的杀他。
“还不拖出去?”
燕司琪微微挑眉,看着那些侍卫:“还等什么呢?”
“是!”
侍卫首领连忙应声,冲身后几个人摆了摆手。
扣押着许发云的侍卫,架着他的胳膊,直接将人拖了出去。
燕司琪冲着他离开的方向狠狠翻了个白眼,一边小心的解开手腕上的绷带,一边骂道:“真是个死渣男!冲什么地方下手不好,非要往她受伤的地方下手!”
拿掉绷带,里面崩裂的伤口露了出来。
看着外翻出来的血肉,她疼的手指都在颤抖。
下手真狠!
难怪许发云这么有恃无恐。
被皇族团宠的公主偏爱,可不是有恃无恐嘛。
她正想着用什么给伤口消毒,门外进来两个人。
一个身着黑色银线绣暗纹锦袍,镶宝石柱子的腰带上,挂着白玉雕琢的龙凤呈祥玉坠。浓密的长发高高竖在脑后,剑眉星目,一身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势。
他身后跟着个白袍玉冠的男子。
男子一身冷白皮,眉眼秀气精致,嘴唇红润饱满,活似堕入人间的谪仙。
燕司琪愣愣的看着两人,比起黑衣男子,她更喜欢白袍男人的颜。
简直就是书中所说的,引人犯罪的‘斯文败类’!
“琪琪!”
黑衣男子心疼的惊呼,快步来到她面前,半跪在她面前,双手捧着她受伤的手腕:“伤口怎么又裂开了!来人,快传太医!”
燕司琪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黑衣男子紧张的神色,试探的叫道:“皇兄?”
“哥哥在呢,琪琪别怕。”
燕德秋抬起头,方才还满是煞气的眸子,此刻温柔的可以滴***来,满眼写着心疼:“疼吗?”
“疼啊。”
燕司琪一开口,莫名觉得鼻子发酸,声音里带着几分娇蛮的哭腔:“特别疼。”
“知道疼还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
燕德秋看着她委屈含泪的眸子,又气又好笑,无奈的说道。
“公主既然知道疼,想来下次不会在割腕。”
白衣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对燕德秋一拱手说道:“皇上日后可安心了。”
燕司琪喉头一噎,抿了抿唇:果然,斯文败类都腹黑!
她低头看向半跪在她面前的男人。
身为皇帝,九五之尊。
居然屈尊降贵的跪着帮她检查伤口。
“锦辰莫要取笑琪琪了,她还小,不懂事。”
燕德秋维护的说完,抬头盯着燕司琪的眼睛,试探的问道:“琪琪,哥哥刚来的时候,看到你府里的侍卫要把许发云拖出去打死,还说你要取消婚礼?”
“嗯!”
燕司琪认真的,并且***的点了点头。
为了避免没有说服力,她又补充道:“以前眼瞎,觉得许发云好。但是仔细看看,他还没皇兄长得好看呢。而且一介布衣,身无长物,哪配得上我这金枝玉叶的公主!”
“琪琪说的对。那许发云空有其表,败絮其中,不是个良人!”
燕德秋眼睛一亮,附和道:“琪琪若喜欢模样好看的,哥哥命人给你寻些容貌姣好,身家清白的少年郎陪你玩。”
燕司琪嘴角一抽:“......”
哥哥给妹妹找少年郎可还行。
轩辕锦辰眉脚也微微抖了抖,好心劝说道:“皇上,公主还未出阁便养面首,只怕不妥。”
“有什么不妥的。”
燕德秋大手一挥,霸气的说道:“只要琪琪欢喜,就是将天下美貌少年郎都养在后院,也不是什么大事。”
“锦辰,这事就交给你去办了。”
只要不再痴恋许发云,养几个面首又何妨?
燕司琪呆滞的望着燕德秋,有点明白原主为什么脑残了。
被皇帝这么无底线的溺爱,不变成脑残才奇怪呢!
不过......
她看向衣冠楚楚的轩辕锦辰,这个深藏不漏的异姓侯,皮囊也是一等一的好,原主怎么就没考虑他呢。
她勾了勾嘴角,饶有深意的说道:“天下美色,只怕都不及轩辕侯。”
书中轩辕锦辰在许发云窃国成功之际,力挽狂澜,夺回国家。
要能力有能力,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段......
她上下打量着轩辕锦辰,窄腰长腿,看着身形消瘦。但胸口的衣服有细微的线条,足可以说明衣服下绝对是副好身材。
“公主的眼神,像是把本侯***了。”
轩辕锦辰挑眉,浅棕色的眸子看着她,揶揄的说道。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燕司琪故作惊讶的捂住微张的小嘴:“我遮掩的不够完美吗?”
“......”
轩辕锦辰如玉的面庞抽了抽:“公主确定自己有遮掩吗?”
燕德秋惊愕的看着燕司琪,随即又看向轩辕锦辰,目光不断在两人身上游移。
“可能有。”
燕司琪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随即冲着轩辕锦辰无辜的眨眨眼:“只怪轩辕侯生的太好看了,琪琪一时看呆也是有的。”
她决定,她要抱紧这个异姓侯的大腿。
第一步,就是引起他的注意!
轩辕锦辰勾唇,一挑眉头:“本侯却记得,以前公主总嫌弃本侯男生女相,过于阴柔。”
“有吗?本公主怎么不记得,定是轩辕侯记错了。”
燕司琪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轩辕侯貌比潘安,男子气概十足。哪来的什么男生女相,简直是胡说八道。”
为了抱紧能够护着她活下去的金大腿,她也是拼了。
“公主......”
轩辕锦辰灼灼的盯着她,好半晌才沉声说道:“公主变了。”
燕司琪见缝插针:“变得更加可爱了?”
别说轩辕锦辰了,纵然是燕德秋,也觉得现在的燕司琪,过于厚颜**了些。
但他这个做哥哥的,无论如何也不能拆自家妹妹的台,强压着快要绷不住的嘴角,故作严肃的点头:“嗯!更可爱了!”
轩辕锦辰仅剩的克制消耗殆尽,勾起***的薄唇笑道:“公主的面容愈发厚重了。”
面容厚重?
燕司琪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这不是在骂她厚脸皮吗?
还是笑着骂的?
用最温柔的表情,说最戳心的话?
“过几日便是春日宴,本侯想邀公主同行,不知可否?”
轩辕锦辰突然说道。

燕司琪轩辕锦辰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侯爷谋婚公主又跑了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