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走他的心许多年(陈果季楚寒)

偷走他的心许多年(陈果季楚寒)

导读:陈果季楚寒小说《偷走他的心许多年》是作家倚梦寻所写;偷走他的心许多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大学时,陈果疯狂追求过季楚寒,但是却没有成功。毕业前一天,她把季楚寒按在小树林亲了,算是给自己无疾而终的单恋画上句号

小说介绍

陈果季楚寒小说《偷走他的心许多年》是作家倚梦寻所写;偷走他的心许多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大学时,陈果疯狂追求过季楚寒,但是却没有成功。毕业前一天,她把季楚寒按在小树林亲了,算是给自己无疾而终的单恋画上句号。

小说简介

在那之后,季楚寒只要每次经过小树林,就会记起那晚朦胧的月光,女孩身上的香甜气,还有柔软的唇。
多年以后,两人在高级写字楼迎面相遇。
此时的季楚寒,已是炙手可热的AI科技新贵,男神级青年企业家。
陈果认出他后,踩着高跟鞋调头就走。
却被季楚寒追上,挡住了去路,“跑什么?”
陈果故作轻松,“原来是寒总呀,差点没认出来。”

偷走他的心许多年免费阅读

第3章
西餐厅,二楼。
季楚寒坐在靠近栏杆的位置,面前的桌子上,一本笔记本电脑摊开着。
他手指修长,白皙且匀称,轻轻滑动着触摸板,神情专注地浏览着屏幕上的会员资料:
【姓名:陈果】
【住址:星港小区】
【所属单位:思瑞传播】
……
基本资料,全部都有。
池越撑着他身后的椅背,俯下身,往电脑屏幕凑近了些看。
在他看来,这是一份再普通不过的都市小白领的信息,着实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
直到目光落在毕业院校那一栏时,似乎窥见了一点点楚寒大神的秘密。
“前女友?”他问。
可是换来的,却是季楚寒的摇头。
**
陈果从婚恋活动现场离开后,就坐地铁回住所了。
到小区附近的时候,她顺便到经常光顾的快餐店,打包了一份叉烧饭回去做午餐。
刚开门进屋,手机突然响了。
她看眼来电显示,是上司宋雨桐打来的。
“喂,桐姐。”她反手关上门,接通了电话。
宋雨桐开门见山地问:“合众的提案做得怎么样了?”
陈果将外卖的袋子放在鞋柜上边,弯腰下去脱鞋,“还……没有头绪。”
“今天之内必须做出来。”
“今天?”陈果换好拖鞋,拎上外卖往客厅走,“不是说周一吗?”
“周一黄花菜都凉了!”
宋雨桐那边的语气明显烦躁起来。
“我刚刚收到消息,英扬已经拉拢了他们负责品牌宣传这一块的负责人,周一签约,我们必须赶在他们签约之前,再努力争取一下。”
闻言,陈果在这边也蹙起了眉头。
“先前说好两家周三比稿的,怎么突然就定了英扬?”她将外卖搁在桌子上,随手拉开了一张椅子。
宋雨桐:“美人计呗!”
“什么?!”
竟然用美人计?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陈果神色凝重,重重地坐下。
“反正不管怎样,果果你今天把方案做出来,我们明天带上方案直接去找他们公司创始人,只要说服他们老大,他们就是潜.规则了也没用!”
“好!”
陈果答应下来,收了线后,放下手机,拆开外卖的袋子,取出餐盒抓紧时间吃饭。
吃过饭,陈果将外卖扔进厨房垃圾袋,然后回房脱下裙子和***,换上休闲的T恤短裤,抱了笔记本开始工作。
她和孟星悦租住的是两房一厅,两个人各自拥有一间房,孟星悦比较少过来住,住的是相对小的一间,把大的让给了她。
因此,她特意在房间腾出一小块位置,用来办公。
就是靠窗那边,摆放着一张小书桌,和办公椅,都是她搬进来后自己买的,就是为了应对像现在这样突如其来的工作。
广告这个行业,没什么朝九晚五和双休的概念,有项目的时候,忙成狗,没项目的时候倒是相对清闲,可以自由安排时间,不过为了业绩,基本也不存在没项目的时候。
所以进这个行业工作一年多,陈果大多数时候都是忙碌的。
她大概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工作节奏,投入***后,就一直忙到下午。
孟星悦参加完相亲活动回来,进屋不见她,习惯性叫了几声她的名字。
陈果从电脑屏幕上抬起头,应了声,发现窗外天快黑了。
她起身过去门边开了灯,回到电脑前继续工作。
孟星悦边进来,边跟她侃侃而谈,“有个事我必须要跟你说一下,今天你从活动现场走了之后,那个超级帅的男人追出来了,他还问我,你人跑哪里去了?”
孟星悦说着话,人已经来到陈果房门口,见她埋头在电脑前,话题停了一下。
“你又在忙工作了?”她不可思议地问,懒懒地走进来。
陈果聚精会神,熟练地敲击着键盘,“出了点状况,必须在明早之前赶出来。”
孟星悦来到她身边,撑着她桌子和椅背,看她在演示文稿上敲出一行行的字,又时不时移动鼠标,在文稿和几份资料里来回切换,忙得快飞起来。
本来她还想跟她聊一下季楚寒的事情,毕竟他找陈果时那样着急迫切,看起来有点念念不忘的意思呢?
不过陈果已经这么忙了,孟星悦不想再分她的心,到嘴的话又收了回去。
“那行吧。”她帮陈果按按肩,“你忙着,我去点外卖,你想吃什么?”
陈果抬起头,冲她嫣然一笑,“你帮我决定就好,谢谢亲爱的。”
“好。”孟星悦拿起手机,到一边去翻外卖软件去了。
直到夜里一点多,陈果终于将方案初稿赶了出来。
她自己再来回检查了两遍,凌晨两点,将方案发送到了宋雨桐的邮箱。
然后,抓紧时间洗澡睡觉。
次日早上七点,陈果被电话吵醒,宋雨桐提醒她,下午五点过去见合众的创始人,稍后她会将修改意见发送给她。
下午五点?这真是个绝妙的时间。
给了她足够的时间把昨晚熬的夜补回来,陈果偷偷笑了下,“好的桐姐,等您的修改意见。”
收了线,她给自己调了个十一点的闹钟,放下手机继续睡。
十一点整,陈果听着闹钟醒来。
她给隔壁房间的孟星悦拨了通语音过去。
“喂?”
那头显然是在睡懒觉,被她的语音吵醒了,嗓音轻柔沙哑。
“你中午出去吃,还是在家里吃?”
“家里吃。”
“那我点外卖了。”
“好。”
陈果挂断通话,点开外卖软件,在上边订了两份老鸭粉丝汤,还有凉拌小菜。
随后起来洗漱一番,再化个职业淡妆,点的外卖也到了。
陈果吃饱后,回房间开电脑,查收宋雨桐给她回复的邮件。
又认真过了一遍方案,将宋雨桐修改过的地方熟记,陈果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手提电脑包,将笔记本装***,拎上出门。
她先是坐地铁,来到跟宋雨桐约定的地方。
在地铁出口等了几分钟,一台眼熟的轿车靠边停下,陈果拎着电脑包快步走过去,弯腰拉开车门,坐***,“桐姐。”
“我回给你的邮件看了?”宋雨桐打着方向盘问。
陈果拉上车门,拽过安全带扣上,“看了。”
一个多小时后,宋雨桐驱车带她来到了郊区,一个名为“绿岛”的高尔夫俱乐部。
俱乐部采用会员制,一般人进不去,好在宋雨桐当上客户经理后,为了维系某些爱好打球的重要客户的关系,办了一张这边的会员卡,两人***的非常顺利。
“我都打听清楚了,他今天在这边打高尔夫。”往里边走时,宋雨桐贴在陈果耳边,窃窃私语地跟她讲。
陈果明白了,她压根没有预约上合众创始人的时间,这是在冒险。
“这位,不喜欢人家叫他季总,记住了,一会儿得叫他寒总。”宋雨桐继续跟她补充细节。
寒总?
陈果对这个字有点***,顺着宋雨桐前进的方向看过去,竟然就撞见了名字里有这个字的那个人!
陈果脸色顿失,“桐姐,您该不会要告诉我,我们的目标客户,是季楚寒吧?”
“是他啊,怎么了?”
陈果恍然想起,合众这家科技公司,是新搬迁过来的,所以昨天为什么季楚寒会出现在活动上?他这是将公司从海城迁来南城了!
她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
曾经喜欢的人,此刻,竟然成了自己想要争取的客户!
相亲可以躲,工作可躲不了。
生活啊,它终于是对我下了狠手。
陈果这样悲催地想着,宋雨桐那边说完半天没得到回应,转头发现她落在了后面,伸手扯她过来,“磨磨蹭蹭干什么呢?”
陈果看着宋雨桐,有苦说不出。
怪只怪这次的方案要得太急了,导致她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产品本身上面,没时间去深入了解公司背后的初创团队。
换作平时,即便季楚寒再怎么低调不露面,她也能查清楚合众的创始人到底是谁了。
然而现在说这些,已然没有任何意义。
人,已经来到面前了。
“寒总您好!我是思瑞传播的客户经理,宋雨桐。”
“你好!”
季楚寒简单回应过宋雨桐的握手礼,眸光稍转,落在了她身旁的人身上。
宋雨桐引荐道:“这是我的同事,陈果。”
说着,宋雨桐暗暗用手肘撞了下陈果。
陈果回过神来,望着近在咫尺、熟悉又陌生的脸,只能硬着头皮让自己保持冷静。
她伸出手,假装若无其事地跟他打招呼,“寒总,您好。”
一声寒总,虽然礼貌,却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带着职场的客气与疏离,仿佛,她和他只是初次见面。
顷刻间,季楚寒像坠入冰窖里,微敛着眉,垂眸看向她伸过来的手。
难道她忘了吗?
他不止是寒总。
他还是南大2011级计算机应用专业的季楚寒。
她曾经,热烈追求过的季楚寒。

偷走他的心许多年全文阅读

第4章
陈果的手就这么伸在半空中,见对方迟迟没有要回握手礼的意思,她尴尬地一点点往回收。
都说成功人士免不了有些小毛病,看来季楚寒也难逃定律,事业有成了,连和谁握手都讲究。
也或许,就对她才这样吧。
就像当初,她追他追得那样努力,他却不屑一顾。
现在,连跟她握手都嫌弃。
不过,作为一只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小小社畜,陈果非常看得开,不握就不握吧,反正握一下,银行卡里的数字又不会多出一个来。
就在她把手收回来时,季楚寒却又突然握住了她的手。
“你好。”他说。
呃……
楚寒同学,您飞黄腾达之后,反射弧是不是变得有点长?
**
来的路上,宋雨桐还在担心,季楚寒会不会不愿见她们,毕竟她们没有预约,对他来说,算是一种打扰。
然而此刻,宋雨桐发现,季楚寒好像并不反感她们的到来。
她欣喜之余,抓紧时间道:“那寒总,为了不耽误您宝贵的时间,我简单跟您说明一下我们的来意吧?”
季楚寒稍稍颔首,移步往不远处的休息区走去。
休息区有几张桌椅,他在其中一张坐下,宋雨桐领着陈果跟了上来。
“寒总,是这样的……”宋雨桐一坐下,就打起十二分精神,挺着脊背精神抖擞地开始表诉来意。
说到“寒总”这个称呼,倒是让陈果想起了一点陈年往事。
以前读大学的时候。
她是季楚寒的师妹,两人刚认识不久,她总跟在他后边叫他季学长。
后来,她发现其他师妹也这么称呼他,比她叫得更嗲,也更甜,撒娇似的。
以至于陈果每次听到,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有次两人走在回他宿舍的校道上,迎面走过来一位女同学,比她高一届,但是比季楚寒低一届,以前和季楚寒在学生会里一起共事过,见了面,左一句季学长右一句季学长,缠着他聊了好久。
陈果一个人默默跟在旁边,等两人告别之后,她跟着季楚寒一边回去一边说:“我叫你季学长,她们也叫你季学长,这一点不特别。”
季楚寒情绪淡淡,平常道:“可我确实是你们的学长。”
她当然知道啊,可就希望自己在他这里是特别的。
“不如我以后叫你……寒寒。”
她倒退着跟他走,歪着小脑袋俏皮道:“我叫你寒寒,好不好?”
看得出来,季楚寒明显不喜欢,甚至嫌弃得嘴角一抿,“我比你高两届,你叫我寒寒?”
寒寒这称呼一点都不酷就算了,更像是姐姐叫弟弟。
“你觉得这合适吗?”
季楚寒明显不喜欢这个昵称,可是陈果想了又想,学妹们叫他季学长,同学朋友叫他楚寒,老师叫他季楚寒,她在他的名字上,已经没有其他发挥的余地了。
不然……
陈果狡黠一笑,红着脸厚着脸皮说:“不想叫寒寒的话,叫男朋友也行。”
季楚寒被她惊到了,他从未遇到过这么简单直接又厚脸皮的人。
“你是女生吗?”
陈果听出来了,季楚寒是在揶揄她,嫌她不懂女生的矜持。
她却晃着脑袋,装作并没有听懂,甚至得意洋洋地说:“当然啦!不然怎么那么喜欢你。”
季楚寒:“……”
他被她气笑。
后来,陈果倒没有真的叫他男朋友,毕竟他没有答应她的追求,但是从那天开始,就改口叫他寒寒。
在图书馆门口遇到,在食堂排队遇到,在校道遇到,她总要跑过去叫他。
“寒寒……寒寒……”
而毫无例外地,他没有一次回应她。
他是真的不喜欢被人这样称呼吧,陈果现在想来,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是太厚脸皮,明知道他不喜欢,却偏要坚持,以此证明自己对他来说,是独一无二的。
就像,明知他不喜欢她,她还是追了他那么久。
“陈果,陈果?”
被宋雨桐连叫了两声,放在桌下的脚又被踢了一下,陈果陷入回忆的思路霎时被中断,她回过神,望向自己的上司。
“跟寒总展示一下你的方案。”宋雨桐再次提醒她。
“哦,好的!”陈果拉***上的电脑包拉链,准备将笔记本取出来。
嘶~拉链刚拉到一半,倏然听到季楚寒说:“下次吧。”
陈果动作停下,抬头看向他。
季楚寒情绪平平,只道:“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公平的机会,下周一到公司,跟另一家比稿。我们会选择能够提供更优方案的公司合作。”
“好的。”陈果下意识对他说了声谢谢。
那边走过来一位气质不凡的男士,笑着问季楚寒:“寒总,你那么忙,要不要下次再约?”
陈果抬眼望去,竟然看到了闻时礼。
闻时礼,孟星悦那个出身高贵的未婚夫。
先前有次她和孟星悦逛街,他过来接她回父母家吃饭,粗略见过一面,在那前后,还在一些不小心点开的财经新闻上看到过那么两三次。
两人并不熟,见了面都不会打招呼的那种。
当然,主要是闻时礼一般不会轻易跟人打招呼,陈果得为自己的好朋友撑面子,也端着绝不主动。
没想到,跟季楚寒约着一起打高尔夫球的人竟然是他!
呵,那还真是物以类聚。
两个眼高于顶的男人凑在了一起。
闻时礼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周身贵气,宋雨桐察觉季楚寒约的人不一般,立即识趣地站起身,跟季楚寒道别,“那我们今天就不再叨扰寒总时间了。”
季楚寒微微颔首,起身回应她的握手,“稍后秘书会通知你们具体的比稿时间。”
“好的,多谢!”宋雨桐脸上笑开花,转身带着陈果一同离去。
**
“诶,你别说,这位寒总,不止年轻有为长得好看,人也太有礼貌了!”宋雨桐边往外走,边跟陈果小声嘀咕。
这一点,陈果倒是赞同的,她们接触过的甲方,大多都一股子“我是你爸爸,你得求着我”的盛气凌人的姿态。季楚寒这种耐心听你讲完你想表达的,还和和气气地跟你行握手礼的,少见。
想到他那双手,陈果竟一时有些怀念。
目前为止,他的手,是她见过最***的。
而美好的东西,总是容易让人印象深刻,虽然今天只是初次见面,但宋雨桐显然也注意到了季楚寒的手,“那双手,绝了!”
她说着,脸上笑意荡漾起来。
陈果:“……”
不是盯上季楚寒了吧?据她所知,宋雨桐近期单身。而抢走她男朋友的,正是英扬此次负责合众方案的客户经理。
这也就是为什么,宋雨桐在争取合众的合作上,这般积极的原因之一。
就在她以为宋雨桐要对季楚寒下手时,却又听到她不无羡慕地说:“他女朋友该有多幸福啊,我们这些人,最大限度,只有握个手的份。”
陈果再次:“……”
也是,从来就不乏追求者的楚寒大神,这些年,早就交了女朋友吧,还真以为人家跟你一样,单身那么多年?
陈果眉眼轻垂,嗯了一声,对上司的话表示赞同。
**
与此同时,俱乐部休息室大厅。
季楚寒站在原地,目送陈果和她上司离开,周身似裹着一股难以名状的低气压。
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提示有电话进来。
他垂眸扫了眼,捡起了接通放到耳边,拉开身后的椅子走开,往闻时礼那边走去。
“怎么样?有没有跟陈果小师妹好好叙叙旧?”电话里,传来周明睿带笑的关心。
叙什么旧?几年不见,她好像……根本就不记得他了。
季楚寒眼睫轻垂,眼角眉梢渡着失落,“没有。”
“什么?不合理啊!”周明睿在那头怪叫起来。
“我这都故意放出风去,说已经确定用另一家的方案了,她如果想要扭转局面,照理说,会跟你套套近乎,让你念在旧情的份上,把合作的机会给她的呀!”
没错,周明睿说的才是合理的,可事情却没有按他们设定的方向发展,那么只能说明,陈果,要么是不想跟他谈旧情,要么,是真的忘了他。
无论是哪种情况,都足够让季楚寒心梗。
不知不觉,人已经来到外面的球场,季楚寒抬头望了眼前面绿色开阔的草地。
“先这样吧。”他轻不可察地叹息一声,挂断了通话。
**
临近天黑的时候,陈果回到住处。
孟星悦窝在沙发玩手机,茶几上是刚吃完的外卖。
听到开门的声响,孟星悦从手机上抬起头来,问:“怎么样了?”
陈果换了拖鞋进来,“见到你家闻总了。”
孟星悦戳手机的动作一顿,“等等,他还不是我家的。”
“好吧,见到闻总了。”陈果立即改口。
她和上司在外面吃过饭,经过楼下的奶茶店,买了两杯双皮奶,递给孟星悦一杯。
孟星悦伸手接过,“你怎么见到他了?”
“他跟季楚寒约了打球。”
陈果坐她旁边,打开双皮奶的杯盖。
“季楚寒?”孟星悦奇怪地睁大眼,不明白怎么陈果又去见他了?
昨天不是才避而远之吗?
陈果叹了口气,舀起双皮奶吃了两口,“嗯,就是那么巧,季楚寒是我要争取的客户公司创始人。你家,不是,闻总呢,又是他这家公司的投资商。”
听陈果理顺完其中的关系,孟星悦不禁哟一声,“那他这家公司不错啊。”
“嗯?”陈果嘴里含着吃的,不解地看向她。
孟星悦笑了笑,举着吃双皮奶的勺子说:“虽然我不待见闻时礼,但是呢不得不承认,他这个人不止是看人眼光奇高,对公司也一样,能让他乐于投资的,那发展前景什么的肯定很好,他玩投资,从来都是稳赚不赔的。”
“哦~”
陈果听出来了,季楚寒的公司发展前景不错。
大神果然是大神,不仅在学校风光,出了社会,依旧是人中龙凤。
孟星悦吃了几口双皮奶,又说:“那既然闻时礼是那家公司投资商的话,要不要我去跟闻时礼打声招呼,让他跟季楚寒说一声,把合作给你们,也不用跟别人竞争比稿了。”
陈果吃完了,将杯子扔进脚边的垃圾桶,“你不是跟闻时礼感情不好?”
孟星悦咬着勺子说:“那为了我的好姐妹,我还是可以委曲求全一下下的。”
“不用了。”陈果虽然感动,但是不会真的让孟星悦为了帮她,而委屈自己。
她扯了张纸巾擦擦手,***握了下拳,“姐妹靠实力也能取胜!”
“加油加油!”孟星悦像只小海豹,配合地给她鼓鼓掌。
**
合众科技那边的比稿时间,定在了周一下午两点开始。
上午,陈果一如往常到思瑞打卡上班。
既为了业绩,也为了在情敌那里争口气,宋雨桐十分重视这个提案,上班后,召同组所有组员开会,就陈果的提案进行讨论,进一步对里面的内容进行完善。
下午一点半,陈果和宋雨桐来到合众科技所在的写字楼。
宋雨桐将车倒进车库,放在储物格的手机响了。
她解开安全带,拿起手机,“陈果你先上楼,我接完电话就过去。”
“好的。”陈果拎上笔记本电脑,推门下车。
在写字楼前台做好登记,陈果顺利拿到访客证,刷了卡乘电梯上楼。
合众科技在十七楼,电梯高速运行,很快就将陈果送到。
“沿着这条通道直走,倒数第二间B1会议室就是了。”
“好的谢谢。”
陈果跟公司前台道过谢,按她指明的方向往前走。
往前一小段,只见一道熟悉的身影迎面而来。
随着距离拉近,陈果愈发清晰地辨认出那是谁。
她心跳莫名加快,脚步下意识一拐,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早知道就等等宋雨桐,跟她一起上来,也就不用单独去面对他了。
季楚寒从那头走来,发现陈果突然调转了方向,眉头顿时收敛。
她这是看见他了,故意躲开是吗?
下一秒,他也跟着转了个方向。
陈果埋头往前走,忽略了这栋楼内部的走廊,其实是呈“回型”设计,当她走到接近转角的地方,才倏然发现,季楚寒竟然又从另一个方向迎面朝她走来了。
天呐!陈果扭头看了眼这要命的建筑结构,又赶紧转身往回走。
然而这一次,她转身没走多远,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跑什么?”季楚寒疾步走来,从旁边刮起一阵风,站在了她的面前。
那阵小小的风里,裹着清淡的香气,竟跟他大学时候用的同一款。
这一点,陈果还是蛮意外的,毕竟那款香皂的价格,已经配不上他现如今的身价。
他是懒得换,还是这么多年,喜好没有变?
然而无论如何,这些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陈果保持着头脑的清醒,应付着现下的尴尬,故作轻松地笑了下,说:“原来是寒总呀,差点没认出来。”
季楚寒眼眸深深,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执著地非要一个答案,“我问你,你跑什么?”

陈果季楚寒

小说偷走他的心许多年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