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京城都在磕我x前夫的cp(陆怜烟顾昭)

全京城都在磕我x前夫的cp(陆怜烟顾昭)

导读:陆怜烟顾昭小说叫什么?抖音热文全京城都在磕我x前夫的cp全文免费阅读重磅来袭;作家一年生草本所写;德馨公主陆怜烟是京城中第一美人,国色天香,***无双,无人知她陈年旧事,曾隐姓埋名与一寒门布衣拜过天地高

小说介绍

陆怜烟顾昭小说叫什么?抖音热文全京城都在磕我x前夫的cp全文免费阅读重磅来袭;作家一年生草本所写;德馨公主陆怜烟是京城中第一美人,国色天香,***无双,无人知她陈年旧事,曾隐姓埋名与一寒门布衣拜过天地高堂,却在最后一拜时反悔,抛弃了郎君,掀开红盖头跑路了。

小说简介

陆怜烟不曾想,王公贵族宴席上竟能重逢被自己始乱终弃的“前夫”顾昭,他由一介布衣变成身份尊贵的镇国公府世子。少年郎君长身玉立,霁月清风,有人问及世子何时娶亲,俊美郎君含笑道,“发妻身逝三载,今无意续弦。”
这位世子竟娶过妻?全场哗然。
陆怜烟对上了顾昭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他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第二日,京城八卦日报头条:镇国公府世子妃定了!京城第一美人为爱愿做续弦!

全京城都在磕我x前夫的cp免费阅读

三春令月,上巳时节,皇帝赐宴浣江岸边宴会群臣,行祓禊之礼以除恶去秽祓除不祥。浣江边宝马香车络绎不绝,江水清澈,水色与天色相接,盛几叶扁舟。
数十辆马车踏至宴会入口,前面马车里的女郎先行下了车,锦衣罗裙的贵女们曼丽恣意的闲谈着,等待最后一辆马车抵达。
金边皇家轿子落停,小侍女拿出脚踏放置好,美人着一袭金丝软烟罗裙揭开帘子,手腕上的玉镯衬的肤色白如凝脂。
在场郎君均屏住呼吸,停住驻足看她。
有人小声议论,“这位是京城第一美人,德馨公主。”
德馨公主近来刚得了封号,名声正胜。
长街庭院,挂着些二月未撤下的灯笼,女郎们婀娜多姿,各有特色,在此刻全被压下了风头,独独只有这位女郎烨烨生辉,光彩夺目。
她肤白胜雪,黛眉粉唇,眼尾略微上挑,眼神流离间浑然天成的娇憨美感,独有天人之姿。
女郎淡淡瞥过这些或艳羡或惊异的眼神,美目扫视一圈,贵女们向她行过礼,只闻声如莺啼,“可曾有人见过逢家二小姐?”
众人答,未有人见过。她微微叹了口气,提步踏入宴席,独自蹙眉小声抱怨,“淼淼怕是又自己溜去玩了!”
一旁的郎君望着她的背影凝神夸赞不已,“见面才知,七公主真真是京城第一美人,一颦一笑,令人心悸不已…”
旁边的世家公子接话,“虽国色天香,***无双,可听闻她无甚才情,性格木讷且不解风情。”
从前堂穿过,德馨公主陆怜烟派侍女去寻逢淼淼,她来到女眷休憩的亭子里,寻了位置坐下。
此时亭子里没有其他女郎,她隔着层层帷幔与屏风,坐卧在榻上,听着亭中伎乐弹着琵琶,跟着哼小调,吃了几块糕点,
“七妹。”亭外,白衣郎君执扇在亭外唤她。
熟悉且令人生厌的声音,是二皇子庆淮王陆子澜。
他紧接着又开口,“七妹怎来的这样迟,难不成对此事这样不上心?”
“二皇子,父皇邀约群臣宴席,作为女眷,烟儿今日只是来蹭个热闹。”陆怜烟扶着脸,冲他扬唇微笑。
美人的笑容赏心悦目,眼神中却带着嫌恶之意。
陆子澜的名字,位居她心头厌恶榜单首位。
“七妹你称呼我竟这样生疏,枉我往日多有照顾——”
陆子澜甩开衣袖打开扇子,仿若风流才子,故作心痛。
做作模样,心中厌恶程度又加重一分。
陆怜烟手下默默捏碎了块凤梨酥。
陆子澜其人,一向不安好心,善于寻衅滋事,他平时宫中便针锋相对,若不回应便会显得她人善可欺。不过,今日亭中没有其他人,也不用在乎礼数面子。她决定——遁了!
于是,陆怜烟拍拍手,假模假样捂着心口一副虚弱模样,“这里风好大,咳咳,二皇子殿下,七妹身体不适,先行告退了。”
她盈盈起身,领着婢女离开了这败坏兴致的地方。只留下婀娜身段的背影。
陆子澜但笑不语,见她离去,合上扇,吩咐侍卫守在亭子外。
白衣少年郎君竟慢条斯理挽起裤腿,跨过栏杆,他来到陆怜烟刚刚的位置上,附身拾起那块碎掉的糕点,放于口中咬掉一部分。
剩余的糕点,捏在手心里加大了力道,展开时,只剩淡黄色的粉末。
皖江边皇家庭院景观独一无二,在庭院中便能看到江畔,院中间一池春水连通江水,春风料峭,吹拂过陆怜烟的面颊,她裹紧披肩,绕着回廊四处闲逛。
近来她风头正盛,故未同随父皇赴宴,以躲避其他公主皇子的冲撞。此时宴会已结束,其他人也当随父皇回宫了。往往节日宴席上,父辈聚会结束后,王公贵族家的小辈们会再次小聚,一年中也少见这样天之骄子群集的场合,她那位友人极爱热闹,必然不会错过。
走了半刻,诺大的皇家庭院空荡荡的,从回廊中绕至中庭,转角而过,终于看到了汇集此处的众人。
中庭此时座无虚席。
亭中淙淙流水畔,郎君们丰姿俊逸,席坐其中,看不清面容,只能听到隐约的交谈辩论。
众人正在行曲水流畅,一位郎君做诗高声道,“今夜良宴会,欢乐具难陈。①”话尽,响起稀稀落落的赞叹声。
贵女们也在边上围成几个圈子,熙熙攘攘笑着讨论近日的趣事,陆怜烟并不打算接近,确定其中没有她要找的人,正准备离开,一只手轻轻搭上了她的肩膀,温软道,“公主!”
转身,娇俏可爱的蓝衣少女正是逢淼淼,陆怜烟柳叶眉舒展开,玩笑着轻轻推搡她一下,“淼淼,你怎不在门口等我?寻你好半天呢。”
逢淼淼性格颇为率真,是她的至交好友。
两人早些日子便约定了今日相聚,逢淼淼方才吐了吐舌,轻声道,“今日可来了位新鲜人物,我一时看久忘记了,你看一旁的那些贵女们,都是为他而来!”
她被拉到池水边,心头不知为何莫名有些慌乱。似乎有些事情注定要发生。
顺着逢淼淼的指向望过去亭中央——
刹那间呼吸缓慢,空气寂静,只闻胸腔里心跳声如雷。
众人间,少年郎君端坐着,他身材欣长,如瀑的墨发束于冠中,一袭绛紫色长袍,这般难以驾驭的颜色反而衬得他俊美非凡,勾得他眉目如画,貌若谪仙。
一如三年前,她揭开红盖头,看到满室红烛映照下,那人一身红衣,眉下眼中温柔的神色像山间明月。
“这位镇国公府的新世子,前两日才被接回京中。远比他那位倒霉的哥哥俊朗太多,且如今身世显赫,怕是这些贵女都要抢破头呢!”
众星拱月的少年郎君,正举杯从容饮酒,谈笑风生。
忽而,微不可闻的,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敲打桌面,垂眸敛了笑容。
手指间传达的意义……是他吗?
逢淼淼还在尽职尽责的解说着,“今日宴席上陛下见他考了考,夸他有经世之才!这般事迹,明日恐怕就要名动京城…”
陆怜烟柳叶眉紧皱,忐忑问,“…此人叫什么名字?”
“顾家二郎,顾昭!”
曾问名纳吉,请期亲征……她的聘书上,墨字清楚写着,顾昭,字敬玄。
又怕是又怕不是。
最终还是确定,是他。
陆怜烟神色变幻莫测,只是手攥紧了***,“没错了,他便是太行山下董家村,那位顾郎。”
突如其来的消息,蓝衣少女瞠目结舌,一时无言,慢慢吐出一句:“差一拜那位?”
差一拜的戏称,来自于她干过的荒唐事,已经拜过天地高堂,独独差夫妻对拜……便要和少年郎君成为真正的夫妻了。
此时,曲水流觞的环节结束,众人出了亭子,拥着那位京中新贵准备挪步前厅,隔着一段青石小径,陆怜烟与顾昭所距不过几丈远。
陆怜烟心下不想多出事端,决定和逢淼淼离开这处。
小径树影婆娑,一干人等喝完酒,吹着江上而来的春风,少年郎君们意气风发,一位郎君感叹道,“世子这等俊杰,不知何时打算娶亲?”
俊美郎君长身玉立,霁月清风,含笑道,“发妻身逝三载,今无意续弦。”
这位世子竟娶过妻?全场哗然。
身逝……他为何要这样说?
这话如鼓点,敲打着陆怜烟,脚下准备离去的步子停滞。
她抬起眼,对上了男人冷淡且意味深长的眼神!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纠缠一瞬,隔了三年的时光。
她的眼神中闪过些异样,不想被那人看出。
于是女郎偏过头,躲开视线,盯着一汪池水假意赏景,等待这段的时光快些过去。大庭广众之下,他不会在这时报复自己。
逢淼淼拽了拽她的袖子,压着声音说,“世子要过来了,他想干嘛?”
!!
陆怜烟再一次抬眼,看着男人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当年离开时,这人跑着追了一夜马车,最终体力不支,晕厥在路上,被她命人抬了送回去。
时过境迁,他如今春风得意,气势逼人。
她不能慌张。
“世子。”陆怜烟稳下心神,看着向她走过来的男人,先行开了口。
可顾昭的眼神过于冷冽,春日里也裹着寒冰,引她几乎看到了这次重逢的结局。
她抿着唇,心中一念闪过。
刚刚在桌上规律的敲打声,是他们旧时游戏里的暗号:想见你。
他方才是认出了自己才敲打了暗号。
那么,就让她来试一下三年未曾见面过的顾郎,心中最本能的反应吧。
见郎君走进了,几乎与自己相距仅一尺的距离,她还没待顾昭开口,心下一狠。
陆怜烟脚下向后撤了一步,后方是水池——
“公主!”
陆怜烟听到了逢淼淼的声音,身体向下坠落,无法控制,眼中柳树的侧影变换了位置,她仍然不自觉害怕的紧紧闭上了眼睛,伸出的手垂落了下来,等待着即将的命运。

全京城都在磕我x前夫的cp全文阅读

身体越往下沉,她越是心惊,那人似乎神色如常。
眼见她即将跌落池水中,她唇舌间喃喃道:“敬玄哥哥……”
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这声称呼。
突然,一股力量附在手腕上,将她拉起。
……她赢了这一局!
睁开眼,顾昭正抓着她的手腕,离她极近,眸中清冷。
陆怜烟的呼吸顺畅了,眸里水汽漾然,望向面前抓住她手腕那只手的主人,他的容颜正如她记忆中那般美好。
此时手心温热,宽大,让她心间怦怦直跳。
陆怜烟与顾昭离得很近,她能够清晰闻到男人身上好闻的味道,并非任何熏香,是他身上一直都带着的独特清香,此时,他呼吸间的气息也和自己交融着。
云霞明灭,春水柳树下,艳丽的少女身体后倾,被俊美的郎君拉住了手腕,二人此番此举,有些暧昧。
顾昭原本抓着她的手腕,停滞片刻,指节分明的手躲开她白皙的肌肤,仅碰触她腕上的玉镯,借以此物扶着眼前的人站稳,放开了手,“这般称呼并不合适,还望公主自重。”
什么称呼?
他疏离地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两人间距离。看他似要离去,冷峻的眉梢,带着衣摆而动。
陆怜烟回过神来,心下想也不想拽住了他的衣袖。脑海里却逐渐清明了。
他手指尖敲响的是“想见你”。
他一步步向她走来。
他拉起将落水的自己。
相见重逢,而他还在意。
那么,她赢下这一次,日后便也会赢!陆怜烟站稳了身子,缓缓勾起唇:“不知世子刚刚走过来想做什么?”
少年郎君神色如常,一寸心思也不外泄:“方才看你二人离池边太近,提醒一二。”
“说来世子原是好意,我竟被吓到差点跌落池中,还要多谢世子及时拉住我。”陆怜烟细声软语,语笑嫣嫣。
“无事。”他淡漠转身回到了人群中,解释过缘由,众人浩浩荡荡地准备去江上乘舟。
陆怜烟向一旁的逢淼淼笑着道,“不过还是三年前的那个他。”
不待逢淼淼应声,陆怜烟便自顾自道:“他如今身份尊贵,惦念的女郎太多,我得早先一步下手才是。”
逢淼淼狐疑:“……《京城八卦日报》头条?”
女郎欣然点头。她并未料到,今日完全料错了未来的发展,也不曾想过,这位郎君已步入京城最深的棋局,一步步通向了最高处。
两人相约来至宫中。
德馨公主的宫殿里富丽堂皇,用度奢华。鎏金铜熏炉中用了沉木香,红木雕花桌上摆着纸笔墨砚,还有一份诗集,纸上临摹的正是诗集上的字,弯弯扭扭实在不怎么好看。
逢淼淼随她进了殿,看到这字,啧啧称奇:“你还对自己的字没有死心?”
这位公主可是有了名的有貌无才,琴棋书画样样不通,但认识她这些年来,她本人倒是一点也没有放弃练习这些贵女的基本技能,数年努力,不负这“出众”的先天天赋,还是一样也没有成效。
逢淼淼与陆怜烟相识已久,这位七公主在深宫中长大,虽表面性格木讷,不解风情,无法在才艺上与其他公主媲美,且平日里貌美娇憨,极能容忍,但她实则外软内刚,心机不少。
要知道,当今陛下广撒恩宠,膝下四五十个孩子,这些年因内斗而逝的皇子皇女无数,她却能够一步步从母妃势弱,自拥倾城之貌的困局中,保全了己身,一步步挣到今天的封号。
只见陆怜烟淡定的把纸塞进诗集里,又把诗集藏到了桌下,***道,“有朝一日我也会写好字的!”
逢淼淼不以为然,笃定她再练下去也没有用。只令侍女拿出锦盒,是早早送给陆怜烟准备好的礼物,打开是件精致的熏球。
此时逢淼淼心中抑制不住八卦的欲望,坐下后便兴奋问道,“你那顾郎,明摆了是要上演一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戏码,当年你真不知晓他家事啊?”
见陆怜烟摇了摇头:“当时我哪里有那么多想法,只是觉他俊美又有才华。”
陆怜烟细细回忆自己曾经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感叹道,“与他相处时,他待我极好,从无怀疑过我的身份,但今日所见,他应当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
“天降美人,又是孤儿身份,常人都会起疑的,没有怀疑反而说明他什么都知道了。因为,已经知道的事情才不需要再问。”逢淼淼提点她。
陆怜烟赞同,“不知道顾昭日后心中会作何打算,不过无妨,当年我能够得到他的心,如今也定然可以。”
逢淼淼总算服气了,对这位公主缓缓道:“说好的悬崖勒马呢,你是要吃回头草吗?”
眼前美人撑着桌子,抿了口茶:“不错。只是这回头草恐怕没那么好吃下,我得再筹划筹划,明日先帮我把小报印了。”
要说逢淼淼是怎么知道这件秘闻的,就得提到逢淼淼和公主交好的某一夜。
她们邀约饮酒,共同交换了心中最深的秘密。
逢淼淼还记得那日京城第一美人酒气熏天,半点风度也无,笑骂自己始乱终弃,薄情寡义至极。这般诛心的评价过后,才缓缓讲述了三年前如何负心的故事。
陆怜烟自小显露美貌后,便明白了一个道理,宝珠玉者,殃及其身。
十五岁时,她不堪宫中***欺辱,逃去太行山修心,在山下遇到乡间少年郎君,垂涎他俊美的外貌,心中悸动,且色字头上一把刀,她隐名埋姓,二人深刻且轰轰烈烈相爱了。
她冲动下应了婚约,那日拜过天地高堂,最后一拜时,清醒过来,幡然悔悟,断然抛弃了郎君,掀开红盖头,坐着轿子连夜回了宫。
悬崖勒马。
陆怜烟如是形容这段懵懂初恋。
逢淼淼咂舌,话本里的故事,竟然真的发生了,幸而陆怜烟及时止损。负心归负心,陆怜烟若真跟了那乡间郎君,绝世美人几年后也得变成乡野村姑。
那夜,两人都认为那个结局还不错。
三年后,话本竟然要翻篇,改了另一出戏码。
此时,陆怜烟身边的侍女夏莲走了进来,拜过两人后对陆怜烟道:“公主,蕙贵妃娘娘那里十三皇子又发病了,娘娘让您过去看看。”
陆怜烟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更换外袍,重新束发。
逢淼淼熟悉极了这一套套路,她从容坐着观赏美人更衣。
待侍女为她腰间带跨系上逢淼淼送的那件礼物,镂空花鸟纹银熏球,甚是好看,走动间香味四溢,美人冲她一笑,逢淼淼适时称赞一番。
收拾好了,两个女郎一同相携出宫。陆怜烟原本神色艳丽,此时略有些恹恹道:“淼淼,我家阿弟发病间隔期又短了,上次是在十日前。”
“你该带他多出来走走,也许会好一些。”逢淼淼提议。
“我倒是想,然父皇不喜阿弟,命母妃让阿弟只能待在慧清殿。纵我有何想法,也没有法子带他出来。”女郎此时看起来有些寂寥落寞,她很快打起了精神,又与逢淼淼谈起了其他的事情,就此转移话题。
深宫中的帝王家事,那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陆怜烟将好友送出宫,又转头到了慧清殿,兜兜转转实是折腾了好一会儿,步入正殿卧室刚一进屋,又被一块不明物体砸了脸,面若寒霜,急忙往一旁铜镜中照了照,幸好没破相,只是令她右脸红肿了一块。
那东西落了地,是件玛瑙杯子,她摆摆手命夏莲物归原位,往内里走去。
跨过门槛,一个身穿圆领青衣,粉雕玉琢的男童出现在她面前,他的发冠不知道丢在哪里了,头发乱糟糟的,长相和陆怜烟五分相似,十岁左右的模样。
而他好看的丹凤眼里却没有光彩,坐在地上,痴痴傻笑着拿着块白玉,硬生生往自己嘴中塞,但嘴太小吞也不是咽也不是,痛苦叫喊着。
陆怜烟过去把他抱起来,夺走白玉,面有愠色,对着一干婢女们怒目道:“你们就这样看着十三皇子往嘴里乱塞东西?皇子若性命有忧,你们全都给他陪葬!”
婢女们瑟瑟发抖,连忙跪下解释道:“公主,不是奴婢们不管,是……”
“烟儿,是我让她们不要阻拦的。”雍容华贵姿态的女人从耳房中走出来,她刚刚就躲在那里,女人容貌比起陆怜烟更带了些成熟,此刻女人脸色发白,有些神经质地念念有词道,“我受不了了,烟儿也受不了了,允儿自己更受不了了,让允儿去吧,去吧……”
女人是她和阿弟的母亲,蕙贵妃曹氏。
“母妃——”陆怜烟心里烦躁,这一幕上演太多次了,永远不停的循环,她越发觉得自己力不从心。而她的话却被打断了。
只见男童痴傻的微笑扔挂在嘴边,却突然望着女人道:“母妃,落绊山上,允儿早已去了呀!”
蕙贵妃听到这话,猛地睁大了眼睛,口中吐血,直挺挺向后倒,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女郎神色幽深,落绊山……

陆怜烟顾昭

小说全京城都在磕我x前夫的cp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