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姑爷(萧权秦舒柔萧定)

无双姑爷(萧权秦舒柔萧定)

导读:《无双姑爷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萧权秦舒柔萧定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青橙所编写的,讲述了萧权秦舒柔萧定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无双姑爷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萧权秦舒柔萧定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青橙所编写的,讲述了萧权秦舒柔萧定的精彩故事。李白这首词情景交织,句与句紧密相扣,各句含义也相互交织,文字之精炼,造就了浑然天成又意犹未尽的意境。

小说简介

朱衡得意地行礼,向支持者致谢,下巴微扬,示意萧权到他了。
萧权点点头,还没有开始,众人就嘘声四起。萧权不顾这些杂人,站上了吟诗台,微微一思忖,随后吟道:
“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无双姑爷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朱衡得意地行礼,向支持者致谢,下巴微扬,示意萧权到他了。
萧权点点头,还没有开始,众人就嘘声四起。萧权不顾这些杂人,站上了吟诗台,微微一思忖,随后吟道:
“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连短亭。”
李白这首词情景交织,句与句紧密相扣,各句含义也相互交织,文字之精炼,造就了浑然天成又意犹未尽的意境。
在一个苍凉的深秋暮色笼罩下的秋冬同昏,“平林漠漠烟如织”一片平展的树林在迷蒙雾网中如烟织就,给人以清冷缥缈之感。
一幅青山成碧的画面,如烟如织。那远处的碧绿也是一片伤心画不成的悲愁。
“有人楼上愁”,由景到人的过渡,由于景物的渲染充分,自然转入下阕,这样的承上启下,使整首词臻于绝妙。
全词动静相容,在静态之中潜入丝丝缕缕的哀怨,使人更添悲伤愁,撩人心魄。
《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在华夏古代就有极高的评价,与李白另外一首《忆秦娥·箫声咽》一起被誉为“百代词曲之祖”。
全场再次雅雀无声,惊得连魏清都忘记了鼓掌。
萧权吟完,眼眉一挑,品,且让他们慢慢品。华夏的精华文化,他们也当受受熏陶,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切莫自视甚高了。
秦舒柔眉目一展,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这被朱衡看在眼里,不由怒火中烧。这时,陶闻柳在朱衡耳边偷偷说了什么。
萧权冷哼一声,作弊还这么光明正大?可台下的人全是瞎子,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
让他再作弊十回又如何,华夏诗词能让他跪地称臣,这是来自祖宗的绝杀。
只见朱衡又往吟诗台一站:“朱某还有一首。”
“好!再来!”这时,底下有个托支持道。在这么寂静的氛围当中,显得格外突兀。朱衡有些许尴尬,轻咳一声,白了一眼那个叫嚷的人。
在场的文人士子回过神来,纷纷表示支持,这么短的时间作出两首,萧权必然不可能做到!
同方书示意道:“朱公子,请吧。”
而朱衡隐隐有些犯怵,但秦舒柔在此,岂能输给一个吃软饭的,他深呼吸一口气,吟道:
“菩萨蛮:
栏干六曲天围碧。松风亭下梅初白。腊尽见春回。寒梢花又开。
曲琼闲不卷。沉燎看星转。凝伫小徘徊。云间征雁来。”
朱衡话音一落,众人还没有来得及拍马屁,萧权往前迈一步,张口就来:
“菩萨蛮: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吟完,萧权白了陶闻柳这个江南才子一眼。
此词是花间派词人——韦庄《菩萨蛮五首》中的其二。
写词难,词之难于令曲,如诗之难于绝句。不过十数句,一句一字闲不得。
而韦庄则是词人中的一绝,在诗词方面赫赫有名。
这首词,空灵静美。前二句的沉郁,与后二句的空灵,形成了难以言喻的艺术张力。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指的是年华未衰之时不要回乡,回到家乡后必定悲痛到极点。
在陶闻柳的耳朵里听来,萧权无疑是在嘲讽他技不如人:既然没有本事就不要回江南了,免得哭爹喊娘。
陶闻柳正要发作,寂静人群中,激动的魏清喊道:“好!好极了!精彩绝伦!”
魏清是真激动,此等人才,他必定要收归囊中!
众人呆滞,短短的时间,朱衡能做出两首词,首首精致,已经远超他们这些人。
而萧权也作出两首,后一首还是突然接的招,笔不停缀,文不加点,才思之敏捷,令人望尘莫及!无不叹服!
孰高孰低,无需再辨!
雷鸣般的掌声,响彻整个吟诗台!
惊天的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同方书更是赞赏有加,命人速速录好诗词。
原本想借第二首打得萧权措手不及的朱衡,直接愣在原地。
萧权张口就来的词,竟如此徜徉恣肆,又蹙金结绣,他还比什么比?还有什么好比?
他如今不被人笑话,大家已经是给面子了。
他为这次吟诗台,做了许久的准备,就是为了博取名声,为以后的***铺路,也是为了让秦舒柔彻底倾心自己,好行欢愉之事。
可如今,被萧权一个赘婿打翻全盘规划!
总之,他今天不仅没有出风头,他堂堂京都第一才子还成了萧权的垫脚石!
按照规矩,吟诗台的获胜者,要说一段获胜感言。
历来获胜者都是假惺惺地谦虚一番,以获得更多赞美。
而立于台上的萧权,对众人行了个礼,众人停下鼓掌,静了下来。
只见萧权高声道:“我乃萧家萧定,字盛权,好友皆唤我萧权。初来京都,不求文达天下,但求海内存知己!今日在知义堂赢得一次头彩,多谢各位支持!再会!”
说完,萧权对同方书行了告别礼,便跳下吟诗台离开。人群中自觉地让开一条道,魏清赶紧巴巴地跟了出去。
等着他高谈阔论的众人一愣,这就没了?
本以为萧权会引以为傲,得意洋洋,料不到他竟如此风轻云淡,颇有君子之风。
亭亭玉立的同方书一直目送他远去,眸里是难得的赏识之意。
萧权这个名字,在知义堂第一次出现,就被人记住了。
朱衡暗暗捏着拳头,看来这次乡试,得让族中的两个叔叔出马才行!不让萧权落榜,他朱衡枉姓朱!
小小一个寒门,就算奋斗十年,都比不上世家贵族动一动手指得到的多!
秦舒柔见萧权就这么走了,心有诸多疑惑,又有几分生气。她跟在他身后,园中人多路径繁复,很快她把萧权跟丢了。
这时,一只手把她拉到一边,是落败的朱衡。在知义堂输了,他总得用什么挽回秦舒柔的芳心。
“秦小姐,这是送你的镯子,是上好的翡翠,还请笑纳。”
朱家的镯子,是一等一的珠宝,多少少女求之不得。
秦舒柔脸一红,推辞道:“此礼过于贵重,我不能收。”
“你不会因为我今日输了,对我......”
“朱公子,你多虑了,”秦舒柔语气里几分不屑,“那萧权是秦府赘婿,今日表现恐怕是有人暗中指点,他本人何来这样的本事。在舒柔心里,此人不及你万一。”
“好,好,你这么想就好,你果然知书达理。”朱衡舒怀一笑,总算放下了心,他把镯子硬塞到秦舒柔手里,“这是我的心意,你一定收下。”
秦舒柔没来得及拒绝,朱衡便走了。她握着镯子,心里涌起少女怀春般的甜蜜。
园林里,游人渐少,天色渐黑。
秦府府外,萧权和魏清刚道完别。
小厮阿石匆匆过来传话:“姑爷,大小姐命你去侧厅一见,她有话问你。”

无双姑爷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陶闻柳认得这个赘婿,在秦府的婚宴上,他对萧定多有嘲讽。一个无才无能之辈,竟然娶了芳名在外的秦舒柔。
“你就是秦府的萧定?”这时,陶闻柳上前一步问道,却并未行礼,故意把萧定两个名字说得很大声。
“是我。”萧权也没有行礼,只是点点头。
“便是你,在乡试中最早出来,还交了白卷?”
“对,也是我。”
萧权淡然地点点头。
众人哗然,果然是他!这些天,谁不知道知道萧定的名字?一时之间,才子佳人的焦点都在萧权身上,只不过眼中都是更深的讥讽和不屑。
秦府是何等人家,那可是京都的一等世家,竟会选了这样的人当女婿?
“这样的人能入赘到秦家,也是奇怪了,我都比他强上几分!”
“也难怪要入赘,这种人在寻常人家能活活饿死,听说他家无米下锅是常事!”
“还去考乡试,真是无比可笑!朝廷岂会收这样吃软饭的孬种?”
“哎,只是可惜秦家大小姐,我听说了,秦家小姐长得是美若天仙,才华横溢,想不到嫁给这样没骨头的男子。”
“还男子呢,你都说他是没骨头的,怎么会是一个男子?”
“哈哈,所言极是!”
文人尖酸刻薄起来,可比泼妇的话还难听。
秦舒柔面露出难看之色,心中更觉得羞辱,她紧了紧面纱,生怕面纱此时掉了,别人将她认出来。
她恼怒地看着吟诗台上的萧权,明明就是一个胸无半点墨的人,却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她丢脸,给秦家丢脸!
偏偏她只能看着,否则她非要好好惩戒一番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白卷和赘婿,和我如今要吟诗,有什么联系?”萧权一脸平静地道,“我和陶兄素不相识,你如此针对我,非不让我上吟诗台,莫非是怕了?”
“你说我怕?”陶闻柳用扇子遮住自己的嘴,差点没笑死,“就你这样的庸才,让你再读百年,也未必比得上我七岁写的诗。”
陶闻柳狂妄,却无人反对。以普通人的资质相比,恐怕真无人比得上他。
文人自古清高,在场所有人听说萧权就是那个大魏交白卷第一人,自然都看不起他。
萧权还没有念自己的诗词,众人就没有什么兴趣了。
“蠢货!自取其辱!这可如何收场?”秦舒柔虽然不喜萧权,可他顶着的是秦家赘婿的帽子,关乎秦家颜面。
面纱之下,她又露出了往日里的清高和冷漠。她望向朱衡,暗暗求他,看在秦家脸面上,放过萧权。
朱衡瞥到她,自然明白秦舒柔什么意思。可他偏偏要萧权名誉扫地,给秦家添堵。到时候,这么个不受待见的人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哪里,秦府也不会追究。
到时候,秦舒柔便又能收入他的囊中了。
“既然萧兄有作品,但请赐教。”朱衡假惺惺地让出了吟诗台,他一脸真诚,众人对朱衡更加敬佩了,有才却不傲物,实在是高洁之士。
“朱兄,不可,他如何能挑衅你?朱兄风采卓然,你与他相比,岂不是污了你名声?”
这时,萧权看明白了。原来陶闻柳是朱衡的一条狗,今天来知义堂,恐怕就是为了给朱衡造势而来。
让朱衡在文人墨客中,立一个才华横溢又宽容待人的人设,好让他在朝廷中拿到印象分,以后在朝廷中也好办事。
今年科举答案,朱氏一族一定会把朱衡想尽办法推入朝堂。
而今天这一切,不过是预热而已。
“陶兄此言差矣,大魏的知义堂,只要是有识之士都能上来一辨高低。身份于人,无关紧要。大魏广纳寒门子弟,也是为了国家之栋梁,与我们无甚区别,还是给他一次机会吧。”
众人听罢,对朱衡好感大增。萧权心中冷笑,演技不错,嘴炮也是一流,明面话说得头头是道,怪不得陶闻柳愿意投靠他。
“朱兄所言甚是,是陶某狭隘了。”
陶闻柳行了一个礼,白了萧权一眼就下去了。
朱衡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萧兄请,作诗词的时间,只有半炷香的时间。时间若过,你还未作出,便是输了。”
“不必半炷香了,我现在就来。”
萧权站上了吟诗台,他今天就要用华夏五千年沉淀下来的文明,好好去一去这群文人上不了台面的懦气,洗一洗他们小门小户的酸气!
萧权对在场的人作揖,道:“如今外敌环伺,萧某不才,虽是一介布衣,却不自量力,有上阵杀敌之愿。今日作词一首,以表萧某读书时心心念念的志愿。”
录诗的女子本来见他有勇气,还多加赞赏,后来听说是赘婿,眸里都是不屑,提着笔的手也分外不耐烦。
底下的人窃窃私语,笑个不停,都在看萧权的笑话。一个吃软饭的,上阵杀敌?分外可笑!
秦舒柔捏着拳头,可恶!萧权竟真的大言不惭,丢秦府脸面!
只见萧权胸有成竹,声音浑厚吟道:
“《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原本看好戏的文人雅士皆一震,手里的扇子忘了摇。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萧权脚步轻移动,声如洪钟,众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已经全无,全场雅雀无声。
萧权昂首挺胸,仿佛破旧的河山就在他脚下,而他是誓死保家卫国的忠将,雪耻若渴!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此首《满江红》,乃宋代的忠臣勇将——岳飞所作,九百年来,激励着华夏千千万万儿女的爱国之心!动人心魄!
其开篇凌云壮志,气盖山河,读来气势磅礴!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此十四字,出乎意料,令人叫绝!如见将军抚膺自理半生壮志,九曲刚肠,英雄正是多***物。试看此是何等胸襟,何等识见!
满腔忠愤,丹心碧血,倾出肺腑!全词神气十足,无复豪发遗憾,令人神旺,一鸣惊人!
读书何用?现在的文人读书读得伤春悲秋!读书本应洗涤骨子里天生的懦弱和狭隘,成为为国为民的有识之士,而不是为了平步青云,或者天天舞文弄墨,在这里显摆!
男儿的战场,岂能是这数尺吟诗台!男儿的天地,应在浩瀚的国土上,在锦绣江河上!
一词罢,全场雅雀无声。本想看热闹的人,皆无语凝噎。
沉默了一分钟后,全场的掌声,如雷声般涌动。之前瞧不上萧权的才子佳人,被这首词激动得热泪盈眶。
一些自诩有才之辈,想从这首词里挑刺,却无从下手。想从立意找点茬,更是找不出半点不好。最后,他们也只能放弃,跟着其他人一起鼓掌。
这时,陶闻柳和朱衡皆脸色一变。
众人不得不承认,这首词远胜朱衡。只是,萧权一个赘婿,怎么会有如此风采?既然满腹经纶,为何屈居人下当个赘婿?
录诗的少女也激动不已,她放下笔,正要说话,陶闻柳站起来喝道:“萧定!这词是你所作?你是从何处抄来的?我大魏这么多文人雅士,要是你抄了谁的,现在岂不是在蒙骗了众人?”
此话一出,本来就怀疑萧权的文人雅士,也纷纷当起了墙头草。
听完全词,又琢磨了数遍的秦舒柔一怔,她在家中听过萧权吟诗,首首卓然。她原来也不信萧权有此才情和雄心壮志,现在更是不信是萧权所作了,怎会有人首首都神采飞扬?任是朱衡也做不到。
众人开始指指点点。
“这么卓然的诗句,岂会出自他手?一定是抄的!”
“有理之,若是他如此出彩,何须交白卷?”
“抄袭可耻!此人辱没我们文人的名声,知义堂最忌此等龌龊之事,这事要严惩不贷!”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萧权秦舒柔萧定完整版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