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姑爷(萧权秦舒柔)

赘婿姑爷(萧权秦舒柔)

导读:萧权秦舒柔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看?小编分享赘婿姑爷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衣食住行、手工艺都了如指掌,这猛一看,衣服竟然是现代失传已久的秦绣。就这一身衣服......

小说介绍

萧权秦舒柔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看?小编分享赘婿姑爷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衣食住行、手工艺都了如指掌,这猛一看,衣服竟然是现代失传已久的秦绣。就这一身衣服,在现代低于500万根本都买不到。

小说简介

作为一名图书管理员,萧权的大脑里装了各种的名人名言、各种的诗词歌赋,然而这些在现代社会,并不能让他靠此发财走上人生巅峰,然而他穿越之后,尤其是穿越到架空朝代下的时候,他发现他脑子里的那些知识,可以在这个朝代里让他的人生走向不一样的巅峰,不仅如此他还能靠着那些知识,去治理古代,不管是朝堂之上还是乡野民间,他都可以运用现代的那些知识,在古代发光发亮,过上不一样的人生!

赘婿姑爷免费阅读

第1章
明月高挂,游廊尽头。
臭烘烘的马厩旁,萧权在一个干草垛醒来。
他一睁开眼睛,呛鼻的粪土气息差点让他晕过去。
怎么在这里?
他低头一看,一身的红色映入眼帘,这红艳艳的华服正是古代的婚服。
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衣食住行、手工艺都了如指掌,这猛一看,衣服竟然是现代失传已久的秦绣。
就这一身衣服,在现代低于500万根本都买不到。
“姑爷醒了?”这时,一个喂马的小厮提着料桶,淡淡地问了一句。
姑爷?萧权一脸懵:“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果然,姑爷和他人口中说的一样,资质平平,为人蠢笨。
小厮眼皮子没抬一下,语气都高贵几分:“这是哪里?这是秦府!今天是你和秦家大小姐成亲的日子,以后,秦家就是你家了!”
秦家?
既是成亲,为什么他被丢在马粪堆旁?
两个小时前,博物馆闭馆,萧权清点完文物后,锁上博物馆的门就离开了。
那群刚来的大学实习生说,今天是萧权的生日,要给他订个KTV,好好喝一场。
他现在应该在嗨歌喝酒才对啊!
平时经常有剧组来博物馆拍纪录片,他今天不小心误入了剧组?
突然,他头痛欲裂,脑海里冒出了不属于他经历的画面。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叫萧定,字盛权,为人忠厚老实,吃苦耐劳。
萧家是将门,是开国功臣之家,可惜,到了萧权这一代就落魄了。
今天,是他和指腹为婚的秦大小姐的大喜之日。
萧权脑中最后的画面,是萧定在众人高呼:“送入洞房!”后,连新娘子的面都没见着,就被人在后面一棍棒打晕了。
萧定只是个文弱书生,经不住这么对脖子的致命一击,先是昏迷,然后就在马厩冰冷的草垛上死去。
新婚之夜,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一命呜呼,无人问津。
再后来,就是萧权穿越过来,占了萧定的身体,重新活了过来。
“***吧,这是你睡的地方。”那喂马的小厮指了指马厩旁边的旧厨房,十分不客气。
“就这?”萧权眼一沉,好刻薄的秦家!
这是下人们的厨房,平时主子有专用的小厨房,下人们要吃饭,就在这个老旧的厨房做。
萧定在秦家的地位,和一条狗差不多。
萧权看了看门口的看门狗,嘴尖额平,棕毛耳立,正是华夏品种。看来这个朝代多少和古代有关联,只是萧权还没清楚是何朝代。
“姑爷,这里还是能遮风避雨的,有地方睡就不错了。”
小厮阴阳怪气,萧权听得眸光冷冽了几分,冷哼了一声。
“既然你醒了,我得去禀告一声,累死我了,大半夜还得伺候你。”
小厮看见萧权在出神,一脸不屑地放下料桶就出去了。
萧权毕竟是姑爷,一举一动秦家人都要清楚才是。
一会儿,一个体壮高大的男人立在门口外,嫌弃地不肯***半步,嗓子却浑厚有力。
“姓萧的,今天的事情就当给你个教训!别以为入赘秦家,就是我们秦家之人!你若敢碰我妹妹一个手指头,我就把你剁了喂狗!”
萧权头一侧,瞧瞧是何人如此嚣张。
一看,脑子里就闪过不少片段,原来是秦家小姐的长兄。
秦家人才辈出,也注重培养人才,孙子辈个个能文能武,出类拔萃。
这个秦风是长孙,官职是从四品的少卿,掌管皇宫宫门警卫,是高级军官;二孙女便是萧定的妻子秦舒柔,貌美有才。
秦家除了孙子这一辈,个个称得上忠勇之将。
而秦舒柔的父母和祖父秦八方,正在前线平定匈奴,所以今天的婚礼他们都不在,只有一个秦家祖母在操持。
秦风怒目圆瞪的威胁,萧权也没放心上:“兄长放心,我乃是堂堂君子,和秦大小姐也没感情,不会强人所难。”
他淡然一句话,让秦风十分不高兴,娶了他妹妹还不乐意了?
他喝道:“少花言巧语!区区一个穷酸秀才,何德何能配上秦家大小姐!”
“我妹妹花容月貌、是京都第一才女!若不是你爷爷是开国功臣的缘故,你又何德何能高攀上秦家!”
“要不是我祖父非要你这个废物当姑爷,你还能踏进秦府的门?”
“不过,既然你已经是赘婿,我们秦家以仁德治家,你若老实,秦家许你这辈子吃穿不愁,衣食无忧!”
“可你若不老实,惹是生非,胆敢染指我妹妹的话,你仔细你的脑袋!”
秦风护妹如命,从小秦舒柔就是秦家的心肝宝贝,他看着萧权就来气,不知不觉语气更是凌厉,一双似铜铃的眼冒出的火光,让萧权浑身冒寒气。
他装作惶恐,作揖道:“兄长息怒,我一定照办。”
萧权的怯懦,让秦风更生厌恶:“哼!文弱书生,有何用处!”
说完,秦风甩袖而去。
当赘婿并非萧权的本意,而在新婚之夜,萧定就被秦家人打死,这里也并非久留之地。
萧定无权无势,萧权得从头打算,才能脱离秦家。
寒冷的夜风一起,萧权打了个冷战,这秦绣虽然华贵,却不保暖。
现在连那个喂马的小厮也走了,厨房只剩下萧权和狗。
柔柔的月光,洒在地面上,萧权摇摇头,要不是穿越,他现在就在KTV喝着酒唱着歌,何等快哉!
他凝视着天上的明月,想起了那首特别应景的诗,不由地吟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汪呜......”小黄狗抬起头白了他一眼,换个方向继续睡。
月色之下,一个窈窕的女子躲在不远处的相思树后,听到萧权吟的诗,浑身一颤,醉在诗中静美的意境里。
这首诗简洁却无比静美,诗句简单,却韵味无穷,无比契合此情此景。
她迟疑片刻,想上前一步,可思虑了一会儿,还是转身急匆匆地走了,只在空气中留下淡淡的芳草气。
经过冷风这么一吹,萧权对现在所处世界的认知,渐渐清晰。
这是大魏,和华夏古代文化相似,有诸多相通的地方,却又不是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
萧权在博物馆工作多年,大学又是历史专业,所以对历代王朝了如指掌。
可大魏这个朝代,他却没有听过,而且远不如华夏古代繁华昌盛,有的是进步空间。
“上辈子,我空有知识,在二十一世纪却没有半点用处!只能在博物馆当个朝九晚五的管理员!”
“这一世,既然重生回古代,绝对不能再平凡!”
萧权握紧拳头,在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堂堂七尺男儿,当举世无双!如今他的机会来了!
萧权心里已经默默发誓,定要闯出一番作为,大展宏图!

赘婿姑爷全文阅读

第4章静候佳音
齐七少现在被逼得退无可退,抵在墙壁上,他没应,被萧权震得失了语。
萧权声音铿锵有力,沉稳大气,齐七少和家丁们全员已经懵了。
萧权口中的秦八方,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秦八方一个人已经风光无两,他儿子秦胜更是将门奇才,早就被封为骠骑大将军。齐家不过一个小地主,还不如秦府的一根手指头粗!
齐七少被震得心肝都在颤!
可齐七少咬着牙,他和秦家大少秦风相识多年,也算有几分交情,他还用怕一个赘婿在这里虚张声势?
想到这里,齐七少壮了壮胆:“还......还没有见过谁当赘婿当得这么自豪!谁不知道,你昨晚连秦大小姐房门都没有进!都是睡在下人的厨房里!这在京都都传遍了!你还女婿呢!你连条狗都不如!”
此时,萧母脸色一变。
萧权冷笑一声,笑得齐七少心肝颤了颤。
萧权挽着手臂,气势似乎没有减半分,那眸子的深光,像是要戳穿齐七少的眼:“议论朝廷重臣的家事,轻者拔舌入狱!重者发配边疆为奴!你齐家有几条舌头够拔!你又有几条命,能活到发配边疆那一天!”
齐七少一抖,这话让在门外看热闹的村民,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
齐七少的尿都要流出来了,他看着萧权:“你......你给我等着......一个月后,我来取银子,你小子给我等着!”
家丁微微抖着,为难地道:“少爷,别说了,咱们走吧!”
秦家的确得罪不起,今天这事要是传到了秦家耳朵里,恐怕齐家得跪着去赔罪了。
齐七少捂着脸吼道:“到时候!你若敢不给那一百两,我就让京都的人都知道,你给秦家丢了多大的脸!”
萧权喝道:“滚!否则老子再扇你!”
齐七少吓得一抖,麻溜地滚出了屋子,第一次受挫的他,气得少爷脾气顿起,把院子里的东西通通打翻,好好泄了一通愤才走。
“儿,你在秦家竟受了这般屈辱?”萧母颤声问道。
松了一口气的萧权,心有余悸。想不到这个地痞流氓这么不经吓,就这么走了。
他回头安慰道:“不要听他的,都是谣言,不足以信。”
“儿,一百两有没有暂且不说,可......齐家欺人太甚,分明是敲诈。”受了一番惊吓的萧母,摇摇头坐在凳子上哭着道。若不是夫君早年战死沙场,她孤儿寡母何至于被人欺负到这步田地?
“放心,方才我说了,到时我这一百两送给他,他也不敢要。”
“唉,这事不提。娘只想知道,昨晚新婚夜真如他所说,你......”萧母担忧地握着他的手,这时村民都在门口窃窃私语,看着萧权的笑话。
本来赘婿就够丢人了,新婚夜连洞房都进不了,这还是男子汉大丈夫?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娘,秦家待我极好,秦老将军既然执意要我和秦小姐成婚,怎会这么对我?秦家是大家风范,做事也是大家之风,不会做这些龌龊之事来羞辱孩儿。这不,这五十两银子,就是秦老太太让孩儿转交给您的,说以后两家要多往来才是。”
萧权说得很大声,村民一听五十两,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寻常人家一家六口,五两银子能过一年!
村民也看见萧母手里拿着沉甸甸的钱袋,见看不了好戏,愤愤不平地离开了。
夕阳西下,不知不觉,萧权已经呆了一天,他该回秦府了。
萧母从一个吊篮拿出一包东西:“儿,拿着。”
“这是......”
萧婧笑道:“这是娘给兄长留的猪肉干。”
萧家一年到头,吃不着荤腥,肉极其奢侈。
看着瘦小的萧婧和病弱的母亲,萧权眼圈一红:“不必留,娘和妹妹用了吧。”
“不行!兄长带去!秦家人不给你饭吃,你就吃这个!”
萧母一听,含着眼泪道:“婧儿,莫要胡说!”
赘婿生活有多难,连萧婧一个十岁的小丫头都明白,萧母怎么会不懂?
萧母恳求的眼神,让萧权更生改变之心。从今天起,萧定的娘就是他的娘,萧定的妹妹就是他的妹妹!
他接过肉脯,道:“娘放心,切记看病!一个月后,我来接您去京都!”
“儿,你说什么?”萧母不解,秦府怎么会接纳她们母女?
“娘不必多虑,静候佳音便是,儿先走了。”
说完,他对母亲作了一个揖,便带着笔墨纸砚急匆匆地往秦府赶。
秦府,下人的厨房透出了昏暗的烛光。
一个窈窕美丽的身影,提着灯笼在厨房远处站着,灯笼的光在青石板砖上摇摇晃晃。
“小姐,今晚风大,咱们来府里这么偏僻的地方做什么?”
秦舒柔不作声,她水灵的眼睛望着那破旧的厨房,眉心一拧。
昨夜,萧定刚进婚房,就被大哥打了一顿,后又拖了出去。本来以为萧定一个文弱书生会唉声叹气,抱怨低落。
想不到,她来这里,竟听到他朗朗读书声。
“小姐是不是听了那首床前明月光,所以来看姑爷的?”原来昨天在外偷听萧权吟诗的人,是秦舒柔。
“姑爷?”秦舒柔不喜欢听到这个称呼,道:“他是秦府姑爷,却不是我的夫君,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说姑爷两个字。”
“是,小姐......”
这些天,秦舒柔成了京都的笑话。她虽然和萧定素未谋面,却打听过,萧定资质平平,还连着落榜三年。
她秦舒柔嫁给这样的无能之辈,实在委屈。只是这婚事,她做不了主。
她不喜苏定,却也没想到萧定住在下人的厨房。
她不由地对他产生了怜悯之心,不过,也只是可怜他而已。
秦舒柔心仪的夫君,一定是才华横溢、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可偏偏这个萧定除了样貌有些清俊,却毫无出彩之处,既穷又酸。
她自然是看不上萧定的。
可为何,他所诵吟之诗歌,她竟从未听过?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
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此时,只有诗圣杜甫这一首诗歌,让萧权如此感同身受,还这么契合他的抱负!
这诗词写的凄苦动人心魄,迸发的**和希望,更是让秦舒柔浑身一震,难道今天在阁楼听到的诗句,也是萧权所作?
不,她不信!她眉头一拧,目色讶异却又有几分冷漠:“我们走。”

赘婿姑爷全文阅读

小说赘婿姑爷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