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将军府当女婿(萧权秦舒柔萧定)

穿越到将军府当女婿(萧权秦舒柔萧定)

导读:主角是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叫做《穿越到将军府当女婿》已完结,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权本是博物馆的员工,却穿越到古代,成了上门女婿,对于现代来说没有用的知识,在古代助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小说介绍

主角是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叫做《穿越到将军府当女婿》已完结,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权本是博物馆的员工,却穿越到古代,成了上门女婿,对于现代来说没有用的知识,在古代助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简介

一场意外,让博物馆员工萧权穿越了,并且还成功的穿越到了古代社会,成为了穿越潮流中的一员,而那时候的萧权一直以为,这辈子的他就这样的完蛋了,可是谁成想,他在这里,竟然有了一个不一样的人生命运,而在接下来,萧权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穿越到将军府当女婿全文阅读

明月高挂,游廊尽头。
臭烘烘的马厩旁,萧权在一个干草垛醒来。
他浑身疼痛,特别是头都要痛裂了。他一睁开眼睛,呛鼻的粪土气息差点让他又晕过去。
“咳咳!”他一个翻身,从干草垛上下来,离马厩五米远。
他怎么在这里?
两个小时前,博物馆闭馆,他身为博物馆的一组组长,是最后一个走。他清点完文物后,锁上博物馆的门就离开了。
那群刚来的大学实习生说,今天是萧权的生日,要给他订个KTV,好好喝一场。
他现在应该在嗨歌喝酒才对啊!
他低头一看,一身的红色映入眼帘,这红艳艳的华服正是古代的婚服。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衣食住行、手工艺都了如指掌,这猛一看,衣服竟然是现代失传已久的秦绣。
就这一身衣服,在现代低于500万根本都买不到。
“姑爷醒了?”这时,一个喂马的小厮提着料桶,见到他淡淡地问了一句。
姑爷?萧权一脸懵:“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果然,姑爷和他人口中说的一样,资质平平,为人迷糊。小厮眼皮子没抬一下:“这里是秦府,今天是你和秦家大小姐成亲日子,以后,秦家就是姑爷家了。”
秦家?
既是成亲,为什么他被丢在马粪堆旁?
平时经常有剧组来博物馆拍纪录片,他今天不小心误入了剧组?
突然,他头痛欲裂,脑海里冒出一幕幕不属于他经历的画面。
很快,他就把来龙去脉搞清楚了。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叫萧定,字盛权。本来萧家是开国功臣,萧定的爷爷和先皇在马上打下了江山,于是世代深受皇恩,历代来都享受着荣华富贵。可富不过三代,后来萧家家道中落,现在已经是一户平民,清贫凄苦。
如今秦家的当家人是秦老将军,和萧定的爷爷是战场上的兄弟,有过命的交情。于是两家有联姻之约,可惜当时萧定的父亲已经成婚。
本来这事就到此为止,可两个老人家铁了心要联姻,于是萧家孙子萧定就和秦家长孙大小姐指腹为婚。
只是没料到,萧家家道中落,本来秦家想赖掉这婚事,可秦老将军不同意。
在秦大小姐到了成婚的年纪,秦老爷子立马依约,给萧定和孙女办了这门婚事。
可萧家太过于贫困,秦老将军虽然在众人的强烈地阻拦下,依然把婚事给办了,但无奈只能选择让萧定入赘。
秦大小姐是京都出了名的才女,有闭月羞花之貌,追求她的权贵公子哥数不胜数,奈何却嫁了萧定这个穷酸秀才,以她的绝色才貌,配萧定那是绰绰有余。
于是,萧定便同意入赘。可不曾想,新婚之夜,萧定一命呜呼。
至于是怎么死的,萧权也不知道。
他脑中最后的画面,是萧定在众人高呼:“***洞房!”后,连新娘子的面都没见着,就被人在后面一棍棒打晕了。
萧定只是个文弱书生,经不住这么对脖子的致命一击,先是昏迷,然后就在马厩冰冷的草垛上死去。
再后来,就是萧权穿越过来,占了萧定的身体,重新活了过来。
“姑爷,这是你房间。”那喂马的小厮指了指马厩旁边的旧厨房。
这是下人们的厨房,平时主子有专用的小厨房,下人们要吃饭,就在这个老旧的厨房做。
萧定在秦家的地位,和一条狗差不多。
萧权看了看门口的看门狗,嘴尖额平,棕毛耳立,正是华夏品种。看来这个朝代多少和古代有关联,只是萧权还没清楚是何朝代。
“姑爷醒了,我去禀告一声。”小厮看见萧权在出神,放下料桶就出去了。萧权毕竟是姑爷,一举一动秦家人都要清楚才是。
一会儿,一个体壮高大的男人立在门口外,嫌弃地不肯***半步,嗓子却浑厚有力:“姓萧的,今天的事情就当给你个教训!别以为入赘秦家,就是我们秦家之人!你若敢碰我妹妹一个手指头,我就把你剁了喂狗!”
萧权头一侧,瞧瞧是何人如此嚣张。
一看,脑子里就闪过不少片段,原来是秦家小姐的长兄。
秦家人才辈出,也注重培养人才。孙子辈个个能文能武,出类拔萃。这个秦风是长孙,官职是从四品的少卿,掌管皇宫宫门警卫,是高级军官;二孙女便是萧定的妻子秦舒柔,貌美有才;还有两个最小的弟弟是孪生子,叫秦南和秦北,这两个虽有些才气,却是顽劣子弟,出了名的蔫坏。
而秦舒柔的双亲如今正在沙场上,和爷爷秦八方在前线平定匈奴,所以秦舒柔的婚礼他们都不在,只有一个老太太在操持。
秦家除了孙子这一辈,个个称得上忠勇之将。
秦风怒目圆瞪的威胁,萧权也没放心上:“兄长放心,我乃是堂堂君子,和秦大小姐也没感情,不会强人所难。”
他淡然一句话,让秦风十分不高兴,娶了他妹妹还不乐意了?
他喝道:“少花言巧语!区区一个穷酸秀才,何德何能配上秦家大小姐!我妹妹有花容月貌、惊世才情,若不是老一辈的缘故,你又何德何能高攀上秦家!不过,你已经是赘婿,我们秦家以仁德治家,你若老实,秦家许你这辈子吃穿不愁,衣食无忧!”
“可你若不老实,惹是生非,胆敢染指我妹妹的话,你仔细你的脑袋!”
秦风护妹如命,从小秦舒柔就是秦家的心肝宝贝,他看着萧权就来气,不知不觉语气更是凌厉,一双似铜铃的眼冒出的火光,让萧权浑身冒寒气。
他装作惶恐,作揖道:“兄长息怒,我一定照办。”
萧权的怯懦,让秦风更生厌恶:“哼!文弱书生,有何用处!”
说完,秦风甩袖而去。
当赘婿并非萧权的本意,而在新婚之夜,萧定就被秦家人打死,这里也并非久留之地。
萧定无权无势,萧权得从头打算,才能脱离秦家。
寒冷的夜风一起,萧权打了个冷战。这秦绣虽然华贵,却不保暖。
现在连那个喂马的小厮也走了,厨房只剩下萧权和狗。
柔柔的月光,洒在地面上,萧权摇摇头,要不是穿越,他现在就在KTV喝着酒唱着歌,何等快哉!
他凝视着天上的明月,想起了那首特别应景的诗,不由地吟道: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汪呜......”小黄狗抬起头白了他一眼,换个方向继续睡。
月色之下,一个窈窕的女子躲在不远处的相思树后,听到萧权吟的诗,浑身一颤,醉在诗中静美的意境里。
这首诗简洁却无比静美,诗句简单,却韵味无穷,无比契合此情此景。
她迟疑片刻,想上前一步,可思虑了一会儿,还是转身急匆匆地走了,只在空气中留下淡淡的芳草气。
经过冷风这么一吹,萧权对现在所处世界的认知,渐渐清晰。
这是大魏,和华夏古代文化相似,有诸多相通的地方,却又不是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
萧权在博物馆工作多年,大学又是历史专业,所以对历代王朝了如指掌。
可大魏这个朝代,他却没有听过。这朝代还行,可远不如华夏古代繁华昌盛,有的是进步空间。
“上辈子,我空有知识,在二十一世纪却没有半点用处!只能在博物馆当个朝九晚五的管理员!”
“这一世,既然重生回古代,绝对不能再平凡!”
萧权握紧拳头,在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堂堂七尺男儿,当举世无双!如今他的机会来了!
萧权心里已经默默发誓,定要闯出一番作为,大展宏图!

穿越到将军府当女婿免费阅读

大魏开国才四十年,王朝虽年轻,却已经历了三代皇帝。到如今,正好第三代。
大魏政权不稳,强敌环伺,强悍的匈奴和蛮人屡屡扰大魏边境。
现在的大魏皇帝是魏征,其登基时年幼,皇权旁落,落在了皇叔魏千秋这个监国的手里。
魏千秋的王妃朱氏,更是借着魏千秋的权力,大力扶持朱氏一族。
朝内朝外,朱氏一族不是位居高位,就是经商走马,监国这一家的外戚花开一枝,独秀一方。
时至今日,小皇帝魏征面对监国大权、外戚干政,将开科选举的频率,从三年一次调至一年一次,选寒门子弟入朝为官,形成一股清流,和皇叔和朱氏对抗制衡。
萧定死前,就打算去参加一年一度的乡试。当赘婿不是萧定的本意,一个男人终究不甘愿寄人篱下,也不愿意仰人鼻息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萧定埋头苦读十来年,就是为了高中进士,入朝为官。
到时候,谁还敢看不起他?哪怕是秦家,也不敢对一个进士指手画脚。
可是萧定资质平平,连考三年都落榜了。
同情在萧权的心里淡淡地升起,同为男人,他明白萧定心里的苦。
既然他现在占用了萧定的身体,也和秦舒柔成了亲,那么他一定要想尽办法摆脱赘婿这个身份,摆脱现在的困境。
乡试,便是他的出路。
乡试难,而且很难。
可萧权在博物馆工作多年,他知道古代考试的套路和理论,博物馆甚至还收藏有以前朝代状元的答卷,萧权烂熟于心。
这样一来,从乡试、会试、再到殿试,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萧权这么一琢磨,胸有成竹。
幽幽的月光照到大地上,厨房里连个光线都没有。
这时的蜡烛是用蜂蜡做成的,只有皇亲国戚和贵族才能用得起。
萧权所住的厨房自然没有,他靠在门板上,将就睡了一晚。
第二天,有小厮来请。
“姑爷,该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来的是昨天喂马的小厮,他话说客气,可语气却不太好。
萧权是入赘的,每天的晨昏定省不能少,早晚得去跟秦家的长辈们问安。如今只有秦老夫人一个长辈在家,可姑爷对这规矩一点都不上心,没有半分主动。
靠着门板的萧权一夜没有睡好,被叫醒的他拖着沉重的身体和小厮进到内宅。
“姑爷来给老夫人请安了!”小厮站在门口,向屋内通报道。
一个丫鬟急匆匆走出来,喝道:“叫什么?谁会稀罕一个赘婿的请安!快滚,不要打扰老夫人歇息!”
这时候,就是请安的时辰没错,这是故意给萧权难堪也没错了。
小厮为难地道:“姑娘,不是说,姑爷要晨昏定省吗?”
丫鬟冷笑一声,道:“老夫人说了,不必!秦府可担不起萧家人的请安,以后也不必来,赶紧走,别脏了院子里的地!”
这话说得萧权是哭着求着要入赘,是故意要害了秦舒柔一般。
他眉心有火,有些气。
“哟,姑爷不高兴?”丫鬟白了他一眼,“不高兴就请回吧!”
连一个丫鬟都不把他放在眼里,既然如此,他何必和这些人一般见识?他和秦舒柔的婚姻,本来你不情我不愿,有名无实,秦家于萧权不过是路人罢了,他没必要生气。
请安还要三跪九叩,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安不请也罢!
萧权大袖一挥,摇摇头大笑道:“会稽愚妇轻萧定,余亦辞家西出秦。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无可救药!”丫鬟瞪了他一眼,大小姐嫁给这个落魄货,真是委屈!
萧权把李白的诗改了改,笑秦老太太是看轻人的愚妇。他爽朗的笑声,隐隐约约传到隔壁的阁楼。
后半句被秦舒柔听到了,她立马站起来:“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阿香,快去看看,是什么人在外面?”
丫鬟阿香还没有见过小姐对谁这么上心,她赶紧跑出去看:“小姐,没有人啊。”
何等人才,方能吟出那样的诗句?家中兄弟的诗词水平,秦舒柔十分了解,他们写不出这样的句子,一定是外人所作。
秦舒柔怅然若失,心中反复斟酌,念念不忘这两句诗的风华:“阿香,你去偷偷打听,看看今天有何人来秦府,务必要找到他!”

小编点评

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