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起来很好亲(顾桉江砚)

你看起来很好亲(顾桉江砚)

导读:顾桉江砚小说《你看起来很好亲》由作者尼古拉斯糖葫芦所著,你看起来很好亲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初见,江砚眼睫半垂,神态不驯:“婚约不必当真。”后来,他在女孩耳边低声轻哄:“乖,叫老公。”

小说介绍

顾桉江砚小说《你看起来很好亲》由作者尼古拉斯糖葫芦所著,你看起来很好亲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初见,江砚眼睫半垂,神态不驯:“婚约不必当真。”后来,他在女孩耳边低声轻哄:“乖,叫老公。”

顾桉江砚小说简介

刑警支队队长江砚,读书时一张冰山俊脸蝉联本科四届校草,在男女比一百比一的警院绝了全校男生桃花。
只是脾气巨差嘴巨毒,拒绝过的女生绕辖区三圈,传言性冷淡。
却不想,某天江砚请了婚假,娶了世交家的妹妹。
婚后的江砚依旧工作狂,办起案十天半月不回家。
众人纷纷猜测家族联姻感情不和,为未曾谋面的领导媳妇儿默哀。

你看起来很好亲全文阅读

第 3 章
小朋友在。
嘴干净些。
江砚语气冷得起码零下十度以下,还在开玩笑的大小伙子们瞬间噤声。
还没成年的小姑娘,被江砚隔着卫衣捂住耳朵。现在安安静静杵在那儿,眼神懵懵懂懂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像只一不小心栽进猎人陷阱的小兔子。
“妹妹,不好意思啊,你就当什么都没听到……”
“对对,他们嘴上没有把门的,饿了吧?吃饭吃饭!”
耳边的手放下,热热闹闹的声音一起涌入,刚才蓦然过快的心跳慢慢平复。
今天去公安局时接警的小哥也在,他拉开身边椅子:“来哥这儿坐!”
顾桉犹豫要不要坐过去,回头看身侧的人。
目光相撞瞬间,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前所未有的感觉。
江砚那双漂亮眼睛平静无澜,却下个瞬间帮她抽开椅子,下巴轻扬示意她坐下,而后自己坐到她旁边。
他腿长,空间似乎有些逼仄,冷白修长的手指把一次性筷子掰开,确认没有木刺,才放到她面前碟子。
顾桉为避免再次成为全场焦点,小小声道谢。
江砚“嗯”了声,冰冷声线因压低显得柔软:“有忌口吗。”
“没有!”顾桉摇头,绷着一张小娃娃脸一字一顿:“我啥都吃!”
空气有一瞬间凝滞,跟她有过一面之缘的接警小哥问:“听口音,妹妹不是南方人?”
“我是呀,可我同桌是东北那旮的,”顾桉挠了下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抿嘴笑笑,“结果一不小心给我带跑偏了。”
糯米团似的萌妹子,软糯的南方语调,很神奇地掺杂了一点苞米棒子味儿,刑侦支队众人被萌得肝儿颤,兄弟的妹妹那就是自己的妹妹,热情道:“来,尝尝这个油焖大虾!”
比掌心还要大的海虾,裹了一层金灿灿的料汁。
顾桉庆幸低头吃饭的时候没有人再关注她,专心致志剥虾。
“这创可贴的来历还没交代呢,肯定是小姑娘贴的吧?怎么,真有情况?”
顾桉脸颊旁边像被人点了明火,“蹭”地一下烧起来。走神瞬间虾头上尖锐的虾枪照着手指直直刺下去,几秒后清晰痛感从指尖传来。
她悄悄拿纸巾囫囵擦着手指,破了皮,没有流血。
“皮痒直说。”江砚撩了下眼皮,冰山脸又冷了几分,垂眸看见顾桉手指,眉心微不可查皱起。
那张小娃娃脸因为不安微微绷起,从他的角度看过去,睫毛乖巧驯顺地垂着,******吃着面前食物,像只懵懂的仓鼠崽,极力把存在感降到最低。
手指划伤,顾桉放弃油焖大虾。
心里想着,顾桢快点来,饭局快点结束。
身边的人一晚上没动过筷子,就在这会儿,他取了一次性手套戴上。
然后,有去过壳的虾肉落到她面前碟子里。
带着漂亮纹路,光是看着都能想象到美味。
视线上移,是江砚的手。
隔着那层塑料纸,都能看出手指瘦直,骨节分明但并不突出,在灯下完全就是冷白肤色。
手背有突出的青筋,但依旧看起来干干净净。
她咬着虾肉,悄悄看他。
他取了消毒湿巾慢条斯理擦着手指,眉眼低垂听同事说话,偶尔发表下意见,也就几个字,是她听不太懂的案件信息。
九点多,包厢门被推开。男人个高腿长,身高一八五往上,寸头,面部线条凌厉。
“顾桢,你终于来了啊。”刚才还在插科打诨、嘴上说着“顾桢再不来就把东西全吃光散伙”的人,才真正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顾桉,胖了。”顾桢在她另一边坐下,毫不留情地揪起她脸颊软肉。
顾桉咽下嘴里的食物,杏眼圆睁。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还有她身边的人……
他竟然先说她胖了!
她顾桉!不要面子的嘛!
莫名其妙的懊恼情绪蔓延,顾桉揉揉被揪疼的脸,蹙着小眉头:“我只是脸圆,我不胖的!”
-
第二天,顾桢请了一个小时假,送顾桉去荆市一中报道。
高二七班班主任叫罗北,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地中海,戴着副框架眼镜,人很和气。
“我们班学习成绩最好的同学叫江柠,性格很开朗,这样,安排你和她同桌,你有不会的问题就多多和她请教。”
顾桉到了班里,简要自我介绍,班里男生悄无声息来了一波躁动,安排座位的时候,更是有人主动要求要和她同桌。
“你们这些男生,心里打着什么小算盘呢,”有个齐耳短发圆眼睛的小姑娘举手,“老师,让顾桉坐我旁边吧!”
顾桉坐下来才知道,这个新同桌,正是班主任说的江柠。
她收拾书的间隙,江柠帮她把第一节课要用的数学课本抽出来,转过脸问:“你为什么转学啊,不管是考试大纲还是试题,差别都挺大吧?”
顾桉弯起唇角,“我哥工作调到这儿啦。”
“在哪儿,离学校远吗?”江柠看着萌妹子油然而生一股保护欲,“现在学校宿舍好像已经满了,不能再安排住校。”
“不远,就在荆市公安局。”顾桉把书收拾好,接过江柠递过来的数学课本和习题册,“谢谢你!”
“我小叔叔也在荆市公安局!”江柠瞪大了眼睛,“但是他就是个魔鬼,高考完那个暑假给我辅导数学,我平均每天哭十次的……”
顾桉呆住。
“学神的智商跟我们凡人太不一样了,让他讲个题直接由步骤一跳到步骤五,”江柠撇撇嘴,“听不懂他就想摔笔,还说我脖子上架了个球,半点思考能力没有……”
想起被魔鬼支配的暑假,江柠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难怪一直到现在都娶不到媳妇儿,谁会想不开嫁给一个玉面煞神?不过,他能凭借卖相上乘骗到无知少女也说不定。
幸亏家里有先见之明,给他订了婚约。
江柠想起那个未曾谋面还跟他有婚约的小婶婶,摇了摇头,可怜,贼可怜。
顾桉戳戳发呆的同桌,笑出小虎牙,欢欢喜喜的:“说不定我哥哥认识你小叔叔。”
“肯定认识,跟你说,我小叔叔虽然魔鬼,但是长得可好看了,是他们局警草。”
顾桉莫名其妙地,从心底蹦出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让她脸颊有些发烫。
——这位传说中的“警草”,会比江砚还好看吗?
-
已经开学一个月,荆市一中又是市重点高中,教学进度明显比之前学校快,顾桉明显感觉吃力。
各科老师不约而同对这个新同学十分好奇,每次提问大家都低下头装模作样的时候,就会点一下她。
放学铃声响起时,顾桉已经像个被拔了气门芯的球,肉眼可见地瘪了下去。
随堂小测的数学试卷一片叉号,触目惊心。
顾桉鼓着腮大力呼了口气,额前小刘海乱飞。
顾桉到家时,家里没人。
一直到九点,她数学错题改到一半,顾桢和江砚才回来。
她哒哒哒跑过去:“又加班了吗?”
“嗯。”顾桢把黑色外套往玄关挂,“今天在学校还行?”
“那可不!”顾桉余光瞥见江砚下颌的创可贴已经不见,但是伤口隐隐有发炎趋势。
“那行,”顾桢倒了杯水一口气灌下去,“我出去跑个步,饿了冰箱有速冻水饺。”
顾桉从小药箱翻出昨天买的药,敲响江砚房门。像个被叫到办公室挨批的小学生,手指紧紧捏着纸壳外包装,心中没来由的紧张忐忑。
门打开,清冽的沐浴露味道铺面而来。他穿短袖白T,黑色及膝运动短裤,头发半干,搭在眉宇,眼睛更显黑沉。
“江砚……”顾桉蹭了下鼻尖,不知道该叫警官还是哥哥,最后抿了下唇,“你伤口有些发炎,如果不想贴创可贴,抹点药才能好得快。”
“谢谢。”江砚声线冷淡毫不在意,却见小姑娘像是完成了很重大的任务,在他接过药之后彻底松了口气。
笑意从她唇角蔓延到软软的脸颊,连眼睛都变成两道月牙儿,和卧蚕相呼应。
她倒背着手往后退了两步,歪着脑袋看着他笑:“那晚安啦!”
“嗯。”
小心翼翼的神情,满心欢喜的眉眼,都太像他以前凶过的人。
那个他短暂停留、转身离开时,吧嗒吧嗒掉眼泪的小团子。
顾桉把错掉的数学题从头到尾又认真写了一遍,困难重重。最后泄了气,趴在客厅餐桌等顾桢回来。
江砚出了房间倒水,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小姑娘脑袋抵在课本,像朵自闭的小蘑菇。
水杯落在餐桌,发出清脆响声。
顾桉抬头,脑袋上翘着一朵小呆毛,发芽儿了似的。
江砚懒洋洋撩了下眼皮:“怎么了。”
顾桉搓搓脸让自己清醒,小眉毛皱成波浪线:“这个题彻底给我整蒙圈儿啦。”
他弯腰看她面前的习题,左手搭在她身后椅子背,右手无意识撑在桌子上。
她整个人被清冽的薄荷味道环绕,好像一不小心就能靠近他怀里。
顾桉不自觉屏住呼吸。右肩位置,他侧脸冷漠专注,鼻梁又直又挺,因为距离太近,她甚至能看清他长而浓密的睫毛。
他修长手指在试题上点了下,“求导这里就开始错了。”
顾桉老实巴交点头,圆眼睛都是迷茫。
“还不明白?”他声线冷淡还带着点儿懒,但是音色干净偏少年,清泉一样。
顾桉像个怕挨批评的小朋友,嘴角瘪着,紧张兮兮看他。
如果被江柠看到江大少爷发善心,给人讲最基本的数学定理却不气急败坏摔笔,现在很可能会怀疑自家小叔叔被人魂穿。
江砚抽了把椅子坐下,***闲散自在,灯光兜头而下,衬得他轮廓更加清俊。
如果忽略那层拒人千里的气场,他的眼睛其实生得极其温柔多情——眼窝深,瞳孔温润发亮,安静看人的时候,温柔得能将人无声溺毙。
“高中生。”
“嗯?”
“会了?”他冷白手指轻敲习题册。
顾桉摇头。
江砚微微侧开,距离骤然拉近。
这样近的距离,能看到他瞳孔深处的自己,他睫毛长而温柔,比女孩子的还要漂亮。
她呆呆看着他,脑袋里所有的数学公式,在云雾缭绕中手牵手起舞,渐渐混为一团理不清的毛线团。
而他拿签字笔一端轻戳她额头,清冷声线带了无奈:“看书,不要看我。”

你看起来很好亲免费阅读

第 4 章
翌日,顾桉前脚教室,课代表们后脚就开始收作业。
“顾桉,你的数学试卷。”
“噢,好的!”
她低头,海绵宝宝双肩包张开大口。
数学试卷平整夹在课本,当她翻开课本,映入眼帘的就是那道导数题,题目旁边的注解,是不属于她的字迹。
笔锋凌厉俊秀,是他一笔一画写下来的。
昨天晚上,江砚就坐在她身边,用那双给枪上膛扣动扳机的手,从推导步骤到具体用法,给她写下一个再基本不过的导数定理。
语调冷冰冰又懒洋洋,但是并没有嫌弃她笨,和江柠的魔鬼小叔叔天差地别。
就像是个哪里不会点哪里的学习机!
今天还想回去点!
“打水吗?”江柠交完作业,拿着自己水杯起身,顾桉缓过神,拿着蓝色保温杯跟上,“好。”
正是早上返校时间,走廊里人来人往,有女生三五一群倚在窗边说话。
“你们听没听说,隔壁班有个女生叫姜萍,昨天晚上从家里出来就没回去,家长到处找不到人,已经报警了?”
“什么情况?”
“不知道啊,家长都已经急疯了,她们班班主任也跟着去找人了,同班同学被挨个叫去了解情况……”
这个消息无异于往平静的高中生活里扔了个炮仗,消息火花一样四下炸开,短短一天时间里已经传了无数个版本:失踪、被害、被卖器官,又或者已经被拐卖到千里之外的大山。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恐慌如同乌云层层笼罩下来。临近放学时,班主任赶到教室召开紧急班会,不光是他,所有班主任都面色沉重:
“大家一定要提高安全意识,这根弦一定要时时刻刻绷紧了,近期能不外出就不外出,外出一定要有家长陪同……”
顾桉放学到家,把各科作业摆在书桌,选秀一样翻了数学作业的牌子。
她双手合十许愿:学神保佑,每题我都会,下笔全都对!
等她撸起袖子拿起笔,又拖着腮想:还是不要全都会了……如果全都会的话,还怎么让他给自己讲题呢?
至于为什么想让人家给自己讲题……
……不可以吗?!
她不过就是个求知若渴的!一心向学的!不求甚解的!小笨蛋而已呀!
可是后来,时针分针每走过一圈,她的期待就被消磨掉一点点。
直到收到顾桢短信:【今晚加班,我和你砚哥都不回来,记得锁门。】
-
翌日,清晨六点,尖锐的小黄人芭娜娜之歌响彻整个阁楼。
顾桉闭着眼睛坐起来,闭着眼睛叠好被子,闭着眼睛摸到卫生间洗漱。
长发随意扎了个揪揪,身上奶白色睡衣长袖长裤,满是黄澄澄的煎蛋图案,每一枚煎蛋的表情都在挤眉弄眼拒绝早起。
她打着呵欠下楼,打算去厨房找点面包垫垫肚子,眼前仿佛还蒙着一层水雾,却因为看到什么,猛地停住脚步。
昨天在她小脑袋瓜里时不时蹦跶的人,现在就站在琉璃台旁边——厨房是开放式的,没有明显分区,她站在台阶,他弯腰做饭的侧影一览无余。
他一八七的身高摆在那,穿什么都清瘦挺拔,浅蓝色棉质衬衫不像警衬硬挺,是某种软绵绵的材质,阳光无障碍透过,劲瘦腰身映出浅浅轮廓。
衬衫袖子挽起,手臂线条清晰利落,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拿着白瓷刀,正在把番茄切片,放到刚刚烤好的面包片。
顾桉第一反应是上楼换掉自己的睡衣,把头发仔仔细细扎好,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因为他已经端着三明治往餐桌旁边走,视线相撞微微颔首,声音冷淡慵懒,“早。”
她就像是长在台阶上,脑袋上***的小呆毛迎风飞舞,足足缓了半分钟,才慢吞吞同手同脚下楼,“早上好呀……”
江砚把碟子推到她面前,又倒了牛奶给她。
其实她不喝牛奶,只喝酸奶。
现在却觉得一定得喝。
毕竟喝牛奶能长个子!
“顾桢在专案组很忙。”坐在对面的人开口,声线因为熬夜有些哑,“最近不要独自外出。”
顾桉咬着面包的动作一顿,两颊被食物塞得圆鼓鼓,像只静止的小仓鼠。
小仓鼠呆滞一瞬,费劲地把食物咽下去,方才开口:“应该不会这么巧被、被我遇到坏人吧?我上学的那条路上人都还挺多的……”
姜萍已经失踪三十多个小时。
手臂不知不觉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江砚那张脸俊美而漫不经心,半垂着眼抽出消毒湿巾仔细擦手,薄唇轻抿,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从家到荆市公安局,要经过荆市一中。
如果,如果能让他顺路送自己上学就好了。
可认识的短短几天,她已经不知道多少次麻烦他。
顾桉******吃着三明治,把“让他顺路送自己上学”的想法,就着牛奶一起吞进肚子。
“你今天不上班吗?”间隙,她小小声问他。
“一会儿就走。”他语气淡淡,好像给她讲题时,短暂出现的温柔都是错觉。
“谢谢你的早饭!”顾桉利落收拾碗碟,起身去楼上换了校服,边走边把书包往肩上背,“那……我去上学啦。”
“嗯。”
她出门,攥紧小拳头。
有什么可害怕的!
光天化日的!
“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她哼着歌给自己壮胆,全然没有察觉,身后几十米开外有人。
那人穿黑色冲锋衣外套和黑色长裤,竖起的领口挡住下颌,只露出平静漂亮的双眼和高挺鼻梁,身形挺拔如利剑。
经过他身边的女生小小声说着“好帅”、“极品”这样的字眼,目光黏黏腻腻往他身上飘。
他个子高,步伐却并不快。
目光锁在前方某处,然后似乎,慢慢变得不像往常冷冽。
矮个子蓝白校服的小姑娘哼着歌,目不斜视经过早早开业的奶茶店,走过去好远又倒背着手折回来:
“老板,我要一杯奶茶!我还想要多一点珍珠。”
她站在奶茶店外,踮着脚探头探脑,大眼睛里全是光,接过奶茶时笑弯了眼睛,咬着吸管吨吨吨吨……
直到看着她走进一中校门,听见她甜甜和门卫大爷打招呼,又遇到某个自己熟悉的小屁孩、看着顾桉被那个小屁孩一把揽进怀里把脸捏扁揉圆……
江砚自嘲地扯了下嘴角,拦下一辆过路出租车。
“师傅。”
“荆市公安局。”
-
下午放学回家,顾桉等到的依然是加班短信。
第二天是周六,她比往常上学起得还早。
玉米排骨汤,西红柿牛腩,杂粮饭,凉拌时蔬。
炖排骨汤间隙,烤了一盘蛋挞,一盘纸杯蛋糕。
临近中午,装饭盒的装饭盒,打包的打包。
荆市公安局完全没有周末气氛,每个人都面色凝重步伐匆匆,在自己岗位随时待命。
顾桢紧盯着显示器,从海量监控画面提炼线索。
“顾哥,你妹妹来了!”帮顾桉叫人的是当初接警的小哥,名叫楚航,今年警校刚毕业。
“哥哥,这个是给你的。”顾桉把饭盒递过去,刑侦支队众人满脸羡慕,顾桉又赶紧把小蛋糕小蛋挞拿出来,让亲哥分一分,抱歉道:“我做不了很多人的饭……”
……江砚呢。
江砚在哪儿呀……
顾桢挑眉,“那你抱着的这个饭盒是给谁的?”
顾桉鼓了鼓脸颊,慢吞吞道,“给江砚哥哥。”
“算你有良心,还挺知恩图报。”顾桢并没察觉什么不对,“江砚凌晨出警,现在还没回来。”
顾桢语气稀松平常。
顾桉却瞪大了眼睛。
凌晨,荆市刚迎来一场强降雨,降雨量250毫米以上,冷空气接踵而来。
身后脚步声匆匆,顾桉回头。
江砚防弹背心荷枪实弹,身上已然湿透,警用作战靴满是脏污,而他正低着头边走边把身上的装备往下解。
视线相撞,他微怔。
“这小家伙给你送饭呢。”顾桢提着点心去给大家分,转身进了会议室,走廊上,只剩她和他大眼瞪小眼。
荆市突然降温,她穿明黄色卫衣,娃娃脸瓷白,倒是跟她喜欢的煎蛋图案有几分相像。
江砚垂眸看自己,身上是这样的装备,还在昨天夜里扣了无数次扳机,实在不适合见小姑娘。
“等我一会儿。”他冰冷的声线柔软。
等他再出来,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头发微微湿着软趴趴搭在眉宇。材质硬挺的淡蓝色警衬扎进制服长裤,冷白手指正在扣着第一颗扣子。
清瘦笔挺,肃穆冷淡。
他穿警服,好看到令人失语。
“江砚……”直呼人名字实在是没有礼貌,顾桉顿了顿,又鼓足勇气加了两个字,“哥哥?”
江砚“嗯”了声,面前小姑娘圆眼睛一眨不眨看他:“你弯一下腰呀。”
他照做,微微欠身。
就在这时,她走近了些,凑到他眼皮底下。
清甜的牛奶味道扑进鼻腔,她额头就在他下颌边,睫毛长而卷翘,似乎要扫到他侧脸。
而她目光专注又认真,仔细端详他伤口长势。
“好啦,你站起来吧。”
江砚站直,慢了半拍。
“你是不是一直都没在意,平时沾了汗淋了雨也不在乎,”顾桉皱着小眉毛,那张可爱的娃娃脸天真稚气,却要板得十分严肃,“不然不会这么多天都长不好的……”
“你等我一下下。”她低头,从自己的菠萝斜挎包里,从拿出一把创可贴。
他静静看着她睫毛,没有说话。
“挑一个自己喜欢的。”她手里举着一把创可贴,花花绿绿,各种图案。
江砚揉了揉鼻梁,“煎蛋图案的。”
顾桉笑眯眯递给他:“那你麻溜儿贴上!”
他撕***装纸,连角度都不在乎,随手就要往自己下颌贴。
“你可别浪费创可贴呀!”
“哎呀歪啦歪啦!”
顾桉板着小脸仰着头像个监工的小包工头,小嘴叭叭叭嘟嘟囔囔。
而毫无预兆地,一八七的年轻警官,在她面前附身。
距离猝不及防拉近,她从仰视变成和他平视,面前就是那张毫无瑕疵的脸。
他脸型偏瘦,眉宇干净,忽略那身警服,更像是个清俊美少年。
美少年皮肤冷白发透,刚洗过的头发干净清爽搭在额前,睫毛长而柔软,根根分明。
目光顺着他眉骨、鼻梁往下,她第一次看清他唇形……唇边一指的地方,有个漂亮梨涡。
心跳猝不及防加速,顾桉呆呆立在原地忘了自己是谁在哪要干嘛。
而他微微侧开头……
修长脖颈泛着冷白象牙光泽没入警衬领口,清晰喉结线条一览无余。
那道怎么也不好了的、让她心心念念的伤口,现在完完整整暴露她视野。
“那,有劳顾桉同学。”

顾桉江砚

小说你看起来很好亲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