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谢珠藏玄玉韫)

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谢珠藏玄玉韫)

导读:主角是谢珠藏玄玉韫小说《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已完结,谢珠藏玄玉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玄玉韫在贞顺门落轿,贞顺门的值守嬷嬷向他行过礼,欲言又止地接过松烟递来的毓庆宫东殿的牌符。

小说介绍

主角是谢珠藏玄玉韫小说《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已完结,谢珠藏玄玉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玄玉韫在贞顺门落轿,贞顺门的值守嬷嬷向他行过礼,欲言又止地接过松烟递来的毓庆宫东殿的牌符。

谢珠藏玄玉韫小说简介

“我的好姑娘,您可千万别同殿下说,老奴同您说过这事儿啊。”槐嬷嬷小心地跟她打着商量:“老奴瞧着啊,秋日里的桂花枝,雅致又芳香,不比秋海棠好多了?”
谢珠藏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秋海棠——这枝花早就在方才的闹腾里掉光了花瓣,如今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还有几片委屈巴巴的叶子。
谢珠藏笑了。

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全文阅读

谢珠藏久没有听到玄玉韫的回答,就想从他怀里出来,看他的神色。谁曾想,谢珠藏才抬起头,就忽然又被按了下去。
谢珠藏埋在玄玉韫的胸口,一脸茫然——这是闹得哪一出??
只听玄玉韫凶巴巴地道:“作甚?不过就是个别称罢了,这算是什么大事?还值当你急匆匆地跑过来?不许来打扰孤了,孤课业还没做完呢。你赶紧回去,换好衣服,跳好五禽戏,早些就寝。”
玄玉韫快言快语地说了一大串话,在谢珠藏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就把她推出了门外。
谢珠藏呆呆地站在门口,只见继德堂的门在她面前“啪”地一声关上,她还没回过神来。
“哎哟我的好姑娘,咱们快回去吧。”槐嬷嬷连忙护着谢珠藏往西殿走,谢珠藏步调迟滞地走上穿廊,才忽地道:“韫哥哥,脸红了?”
槐嬷嬷吓得赶紧去捂谢珠藏的嘴巴,她手都伸出去了,才意识到她们已经离继德堂有一段路了。槐嬷嬷大松一口气,放下手,搓了搓:“姑娘可千万别说了。”她又提心吊胆地问道:“姑娘该不会是去问殿下,秋海棠有什么别称了吧?”
谢珠藏点点头。
槐嬷嬷一拍脑袋,懊恼道:“哎哟我的好姑娘!殿下前儿也来问老奴了!”
“啊!”谢珠藏轻呼一声。
“我的好姑娘,您可千万别同殿下说,老奴同您说过这事儿啊。”槐嬷嬷小心地跟她打着商量:“老奴瞧着啊,秋日里的桂花枝,雅致又芳香,不比秋海棠好多了?”
谢珠藏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秋海棠——这枝花早就在方才的闹腾里掉光了花瓣,如今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还有几片委屈巴巴的叶子。
谢珠藏笑了。
她将这枝秋海棠***扔到花圃里,好像将从前那个不敢信爱的卑怯的自己,也一并奋力扔了出去。
然后,谢珠藏拍拍手,拢紧玄玉韫给的大氅,朝槐嬷嬷笑着点了点头:“嬷嬷说得对,桂花枝比秋海棠好多了。”
槐嬷嬷大喜过望:“嗨哟,果然是我的好姑娘!”
槐嬷嬷还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中,冷不丁被阿梨拉住了衣袖。槐嬷嬷刚要埋怨几句,就听阿梨难以置信地道:“嬷嬷,嬷嬷,你听刚刚姑娘说话了吗!?”
“啊?”槐嬷嬷不满地道:“姑娘说的话,我自当……”
槐嬷嬷话没说完,如醍醐灌顶一般清醒过来——
“姑娘!!您不口吃了!!??”
*
那是不可能的。
翌日,就连槐嬷嬷都跟着去了荼蘼阁。谢珠藏在万众期待之下,依旧只能磕磕巴巴地念祭文:“……宝宝宝,宝晨,辉辉辉辉嘉……”
她才念了开头半句话,槐嬷嬷就大失所望地叹道:“怎么会这样?”
玄玉韫扫了槐嬷嬷一眼,沉声道:“那该当如何?”槐嬷嬷自知失言,轻拍了自己一嘴巴:“老奴净说浑话。我的好姑娘,这事儿急不得,您就慢慢来,老奴呢,就先回去盯着御膳房布晚膳。”
“嗯。”玄玉韫应了声,去看谢珠藏的脸色。谢珠藏的脸上并没有浮现出懊恼和怯意,她瞧上去很平静,就连槐嬷嬷落荒而逃都没能影响她的心情。
玄玉韫压下意外的神色:“继续?接下来是‘散彩没霞,悼华蕤之忽陨,悲音仪之渐哑。’”
“……散彩,没没没霞,悼……悼华蕤之,忽忽忽陨……”谢珠藏跟着玄玉韫的声音,再一次断断续续地开口。
*
事实证明,谢珠藏一口气说完的那句话,就好像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突然闪烁的萤光,也就只能闪那么一下罢了。玄玉韫陪着她练了好几次祭文,她始终跟第一次一样,还是说不顺。
槐嬷嬷都已经麻木了,她挑了个玄玉韫晚归的时候,一面给玄玉韫布膳,一面婉转地道:“殿下,您还是别逼着姑娘念祭文了。大家闺秀,就该同姑娘这样文文静静的。亲蚕大礼的祭文,不是还能由礼官读么?姑娘这日日练着,老奴听了实在是心疼得很。”
“不行。”玄玉韫断然否决:“这是阿藏让你来跟孤说的?她人呢?又在房中刺绣?”
槐嬷嬷叹了口气:“若是姑娘让老奴说的就好了。姑娘这会子怕是还在荼蘼阁练着呢!”
玄玉韫错愕地问道:“今日韩少傅留堂,孤让入墨回来同她说了一声呀。她怎么自己去了荼蘼阁?”
槐嬷嬷点头:“可不是么。老奴也劝了,姑娘只说,不日进,则日退。”
玄玉韫将碗筷一推,站了起来。
槐嬷嬷舀汤的勺子一顿,她吃惊地问道:“殿下要去哪儿呀?”
“荼蘼阁。”
玄玉韫声随人远,翩然而去。
*
玄玉韫在贞顺门落轿,贞顺门的值守嬷嬷向他行过礼,欲言又止地接过松烟递来的毓庆宫东殿的牌符。
实话说,这年头三天两头往荼蘼阁跑的人,真的不多见了。
玄玉韫自然不会顾及旁人的眼光。他行事光明磊落,玄汉帝必然知道。玄汉帝没管,那就是默许了。
玄玉韫直奔荼蘼阁而去,荼蘼阁大门敞开,站在门口,就能听见里头时断时续的声音,含糊不清地传来:“夙……协……珩……璜……之……则……”
玄玉韫的到来,让谢珠藏的声音戛然而止。谢珠藏意外又惊喜地从石凳上站起来,但她先吐出了几颗玉石,拿汗巾子包了,尔后才道:“韫哥哥!”
谢珠藏见玄玉韫看着自己的汗巾子,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把汗巾子藏到身后,道:“太医……说说说说过的。”
太医确实说过,口含玉石练习,可以治疗口吃。可以前的谢珠藏,是绝不肯口含玉石练习的——毕竟,这些被人把玩的东西,饶是它们是玉石,贵女闺秀也定会觉得不干净。
玄玉韫沉默地朝她颔首,扫了眼谢珠藏和阿梨,见她们手上都没拿着祭文,略诧异地道:“背下来了?”
谢珠藏点头:“嗯!”
玄玉韫坐在了石凳上,看着站在亭中的谢珠藏:“那接着背吧,背完我们再回宫用膳。”
焦虑的阿梨张大了嘴:“但我们的……”阿梨想劝谢珠藏回去来着,毕竟这大半天,水已经喝完了。可谢珠藏却已欣然应下:“好!”
她从小盒中又拿出一块新的玉石,小心地擦了一遍,然后背着玄玉韫,含进了口中。等做完这一切,她才转过身,看着玄玉韫,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
玄玉韫的心口一痛,他低下头去,手放在袖中紧握成拳,又缓缓松开。他强迫自己沉着地道:“背吧,孤听着。”
谢珠藏略一想,又接着背了起来:“夜……安……寝……居……之……劳……”
*
这日过后,玄玉韫无论有没有被韩少傅留堂,一出文华殿,必然直奔荼蘼阁。即便为此,他得日日挑灯夜读,偶尔还要通宵达旦。但是,不论刮风下雨,谢珠藏一定会坐在荼蘼阁后院的亭子里,将亲蚕大礼的祭文反反复复地诵读。
对玄玉韫来说,这样就够了。
尽管谢珠藏读祭文依然没什么长进,可玄玉韫脸上从未有厌烦之色。他们还有三年,只要持之以恒,三年总够了。
然而,玄汉帝却并不满意。
“少傅说你近来疲惫,上课偶有走神,为何?”玄汉帝手中翻看着玄玉韫的策论,随意地问道。
“儿臣……”玄玉韫沉吟一会儿,还没等他说出一个理由来,玄汉帝就把策论扔在了他的脚边,厉声道:“且不论这策论写得如何,上头的‘汩汩细流’的‘汩’与‘汨没’的‘汨’,你竟也分不清?”
玄玉韫“噗通”跪了下来:“儿臣知错。”
“知错?”玄汉帝冷笑了一声:“你求韩少傅提前写祭文、带着阿藏去荼蘼阁练祭文,朕还当你开了窍,知道怎么做去堵士林的口,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却没想到,你宁肯自己通宵达旦地补课业,还真要让阿藏把这篇祭文练出来不成?”
“是。”玄玉韫毫无迟疑:“她是儿臣的太子妃。”
玄汉帝垮下脸:“荒谬!难道念不出来,她就不是太子妃了?”
玄汉帝苦口婆心地劝道:“更何况,这一月来,阿藏可曾念顺过一句话?韫儿,阿藏贞静贤淑、享着无限尊荣便够了。你好端端的,逼她做甚?凡礼仪节杖、宫中庶务,以后自有良娣接手。”
“这不一样。”玄玉韫低着头,声音沉沉的,像风雨欲来的天色。
玄汉帝哑然,憋了半晌才气道:“你给朕把‘汩’和‘汨’抄百遍来!”
玄汉帝拂袖而去。
玄玉韫跪着,直到看不见玄汉帝的身影,他才捡起自己的策论——玄汉帝只用朱笔圈出那个错把“汩”写成“汨”的字,对于策论的内容,无丝毫评价。玄玉韫沉默地站起来,将这本策论放进了自己的怀中。
但是,玄玉韫才出文华殿的门,就看到了本该随侍在谢珠藏左右的入墨。玄玉韫眉头一蹙,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殿下,姑娘让奴才候着殿下,她今儿没去荼蘼阁,要歇几日,免得殿下白跑一趟。”入墨并不知道玄汉帝和玄玉韫的对话,毕恭毕敬地道。
“没去!?”玄玉韫的脸色倏地沉下来。他脑中原本密布的阴云,终于响起雷鸣滚滚,将他的心情撕裂:“连一个月都不到,她这就坚持不了!”
玄玉韫怒而甩袖:“回宫!”

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免费阅读

玄玉韫一进毓庆宫,直奔西殿而去。他眼见谢珠藏刚从绣架上站起来,简直气不打一处来:“谢珠藏!”
“你为什么不去荼蘼阁?你就连一个月都坚持不了吗!?”玄玉韫疾言厉色道:“孤陪你练了那么多天,你说不练就不练?你把孤置于何地!?”
“又蜷在宫里刺绣,你成日里绣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它们能帮你过了亲蚕礼这道坎吗!?它们能帮你获得父皇的认可吗!?”玄玉韫见谢珠藏呆而不语,心里一抽一抽地疼。
他每吐出一个字,怀里的策论就像会长出一根尖刺,直到将他的胸口刺得千疮百孔。
他愿意为了谢珠藏挡下玄汉帝的不满与警示,也愿意为了谢珠藏去求少傅提前三年写一篇祭文,也愿意为了谢珠藏通宵达旦。
可谢珠藏好像被吓到了,她呆呆地看着他,一言不发——又或者,是她根本不知道他为何而生气。
玄玉韫拿起放在桌案上的剪刀,他面沉如水,一步一步走向绣架——绣布上的莺飞燕舞、春风剪柳已初具雏形。
就因为这刺绣,阿藏常年自闭于宫室内,既不肯宴饮,也不肯说话。
只要他落下这把剪刀……
可他的手在发颤——
这是阿藏喜欢的东西啊。
玄玉韫一闭眼,手倏地下落——
“殿下!殿下您别毁了姑娘的心血!姑娘她说不出话了——姑娘不是不想练,姑娘她说不出话了啊殿下!!”
阿梨终于赶了回来,扑跪在玄玉韫的脚边,放声大哭。
*
如晴天霹雳,玄玉韫愕然道:“你说什么!?”
阿梨一把鼻涕一把泪:“姑娘昨晚上嗓子就有些哑了,今儿一起床,发现完全说不出话了。婢子方才就是去请华太医来的。”阿梨哭道:“殿下啊,姑娘是练到嗓子哑,姑娘没有为着刺绣偷懒,您——诶诶诶,您没落剪子啊!?”
阿梨瞪大了眼睛,看着落在绣架旁边桌上的剪刀。她下意识地抹了把自己的眼泪,好让自己看得更清楚点。等看清了那剪刀离绣架还有十万八千里,而那绣架还是好好的春日景色,阿梨讪讪地道:“婢子方才太心急了,请殿下责罚!”
她跪在地上,砰砰地磕头。
玄玉韫随手一挥,焦急地看着谢珠藏道:“你怎么不说呀?”然后又醒悟过来谢珠藏压根说不出话,更急了:“华太医呢!?”
跟着阿梨过来的华太医,默默地从角落里走了上来。
一直如雕塑一般杵着的谢珠藏,好像此时才重新活过来。她看了眼华太医,做了个“等等”的手势,先默默地伸手拉起了阿梨。然后她从桌上拿起了剪刀,走向绣架。
玄玉韫心下一惊,他下意识地想伸手去拦,就见谢珠藏把剪刀放进针蒲篮里。玄玉韫尴尬地缩回了手,有些不知所措。
谢珠藏把针蒲篮收进柜子里,才把绣布从绣架上取下来,递给了阿梨。她指了指最上层的柜子,阿梨会意,站在小板凳上,把《春日宴》收进了最上头的柜子里。谢珠藏指了指下头落了锁的柜子,阿梨便给最上头的柜子,也加了把小铜锁。
谢珠藏伸手问阿梨要钥匙。阿梨愣了一下,很快去翻箱倒柜:“姑娘,婢子给您找根红绳来串着。”阿梨找着一根编绳,把小铜锁的钥匙从钥匙串里取出来,然后串进红绳里。
谢珠藏指了指自己的脖颈。阿梨呆滞了一下,毕竟谢珠藏常带的都是珍贵的璎珞,带这么个钥匙,实在有点儿怪。但阿梨是最乖巧的使女,从来不质疑谢珠藏的决定,她麻利地给谢珠藏戴上。
直到做完这一切,谢珠藏也没看一眼五味杂陈的玄玉韫,而是径直坐下来,自己撩起一点点袖子,在手腕上搭上一块丝帕。
华太医立刻就走上前来,安心地放下手中的医箱——这年头,能把自己安排得妥妥当当的贵女,真的很少见了。
华太医给谢珠藏把完脉,说道:“姑娘这是练得太多了,上火而至失音不能言语。”
玄玉韫很是紧张:“她会好起来的吧?”
华太医点了点头:“殿下放心。不过,谢姑娘近来不要多说话。服诃子汤,和元气,降火润肺。将养一段时日,就会好起来。”
玄玉韫松了一口气:“那便好。”
华太医又温和地看着谢珠藏,道:“谢姑娘近来一直在含着石子练说话吧?这法子虽然有少许效果,但是您不能多用。您的唇舌都有破损处了,易生口疮。要辅以知柏地黄汤,忌生冷辛辣。”
玄玉韫紧抿着唇,神色复杂难辨。
谢珠藏朝阿梨指了指一旁的笔墨,阿梨会意,给她递了支炭笔来,谢珠藏便在竹纸上写道:“那您还有什么好法子推荐吗?”
华太医拈着自己得意的白胡子,捋啊捋,胡子都扯断了几根,他才迟疑着道:“法子……倒是有,只是,称不上好法子。”
谢珠藏眼前一亮。
华太医有点儿受不得谢珠藏这亮闪闪的眼睛,像他家的小孙女,华太医深深地叹了口气:“姑娘,这法子俗了些,原是平头百姓才稀罕用的。”
他仔细观察谢珠藏的脸色,见她只是兴奋地点头,华太医才缓缓地道:“先练《笑林广记》,再练绕口令。”
谢珠藏茫然地看着华太医,玄玉韫却勃然色变:“阿藏怎么能说这等粗鄙之语!”
《笑林广记》里记载的都是市井笑话,三教九流不一而足。在崇文的士林之间,这书本身都是个笑话。更不用说绕口令——士林崇尚文辞优美,而不是这种毫无意义的粗陋玩笑,它们连成书都不配!
华太医反应极快,立刻哈腰点头:“是下官的不是,殿下恕罪。”
谢珠藏抿着唇瞪了玄玉韫一眼,玄玉韫一噎,他把头扭到一边去,一肚子气却又不知往哪儿发。
谢珠藏便又写到:“这些法子有用么?”
华太医小心解释:“笑谈和绕口令,既能锻炼舌头,也有助于您松缓精神,比起含着玉石,更有效些。坊间已有治好的例子了。”
玄玉韫握紧了拳头。
谢珠藏立刻写道:“烦请华太医教我。”
她口不善言,本身就快要活成一个笑话——她一定要变成更好的自己,不论要穿过多少丛生的荆棘。
玄玉韫看到了谢珠藏写的话,他还看到谢珠藏又写了一遍。华太医目光游移到玄玉韫身上——
这法子的确太过粗鄙,先前谢珠藏自己都不肯练,华太医自然提都不敢提。可此时,谢珠藏肯了,玄玉韫却……
玄玉韫再一次扭过头去,既不看谢珠藏,也不看华太医。
玄玉韫保持了沉默。
华太医小心地斟酌着玄玉韫的心思,忐忑地道:“那……下官给您写两个?”
华太医说完,立刻揪着自己的胡子,紧张地看着玄玉韫。
玄玉韫置若罔闻,只顾着喝茶。
谢珠藏露出了笑容。
*
华太医奋笔疾书地写完,把写好的交给了阿梨,便要请辞离开。玄玉韫坐立难安,索性跟着华太医一起走出去。
华太医走在玄玉韫身后,也十分忐忑,生怕玄玉韫要单独揪住他问罪。
玄玉韫亲自送他到了毓庆宫的大门前星门,华太医眼瞅着玄玉韫有要把他送回太医署的趋势,连忙道:“殿下留步!”
玄玉韫回过神来,问道:“你说的法子,当真管用?”
华太医松了口气,只要是想着管不管用,而不是上来就骂他粗鄙就行,他恭声解释道:“殿下,姑娘口不善言乃是心病。心病需得心药医,急不得。”
玄玉韫眸色一暗。如果谢珠藏不是五岁那年目睹父母双亡,她也该是都城最伶俐的小娘子吧?
华太医继续道:“姑娘如今肯开口,是一件大好事。这笑谈和绕口令,如下官先前所说,一是能锻炼舌头,最主要的,还是能让姑娘放松说话。但是,人前和人后开口,又是不一样的。”
华太医对谢珠藏很同情,之前跟着阿梨目睹的一切还让他心有余悸,他好心地强调了一遍:“此事急不得的,得慢慢来。”
“三年。”玄玉韫哑声问道:“三年够了吗?”
华太医一愣,他也不知道这数字是哪儿来的,但是他迟滞一会儿,还是不敢把话说死了:“这得看谢姑娘的恢复情况,说不准的。”
玄玉韫好一会儿都没再说话,过了许久,他才淡淡地道:“有劳了。华太医慢走。”
华太医如释重负地朝玄玉韫行礼,临行前回望一眼——玄玉韫还站在前星门口,他身量抽长,挺拔却也削瘦,在簌簌的风声里,显出了几分孤寂。
华太医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
*
玄玉韫重新回到毓庆宫时,他站在东殿和西殿中间的穿廊上,隐约能听到西殿传来阿梨的笑语:“姑娘姑娘,这个好好笑!两个儿子一起吃饭,但是没菜吃,就问父亲用什么来下饭……诶姑娘,婢子先去把门关上!”
阿梨疾步走到门口,一眼就看到了来不及离开的玄玉韫。
“殿下?”阿梨愣愣地唤道:“您要进来吗?”
里头的谢珠藏听到了阿梨的声音,她站起身,与玄玉韫对视一眼。玄玉韫张了张口,可未说一句话,而是垂首,转过身去。
阿梨转头看向谢珠藏。谢珠藏沉默地做了个关门的***。
阿梨一滞,蹑手蹑脚地关上了西殿的门。
背身的玄玉韫仍旧听到了关门声,他浑身一颤,脊背绷得极紧。
阿梨趴在门框上,仍旧沉浸在“我居然把太子关在门外!”的震惊当中,半晌才轻言细语地对谢珠藏道:“姑娘,殿下好像还没走诶!”
谢珠藏奋笔疾书,几乎力透纸背——
“让他不分青红皂白地怪我!不!要!理!他!”
还不道歉!
哼!
至少一顿晚膳的时间,才不要理他!

小说推荐

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友友们,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不错吧,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