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犬少年的天空(老狗马田安然)

风犬少年的天空(老狗马田安然)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老狗马田安然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老狗马田安然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里则林,讲述了马田在草坪上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来,远远看着他们出神。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老狗马田安然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老狗马田安然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里则林,讲述了马田在草坪上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来,远远看着他们出神。忽然手机响起,一看是父母打来的,接通电话,那边家人向马田分享着节日的点滴,然后问马田怎么样。

小说简介

马田在学校门口的保安处登记完毕,走出学校,忽然感到一片陌生,穿过林荫小路,到了大学门口,到处是提前歇业的小吃摊和地摊,老板正匆匆忙忙地收拾着东西,马路对面则是几家小饭馆。
他走进一家快餐店,顾客寥寥,吃了一份快餐,然后发起了呆。天色渐渐暗下来,老板过来告诉他今天是中秋节,要提前关店回去过节,于是马田满脸不好意思地结账走出小餐馆,往高中所在的大学校园里走去。

风犬少年的天空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马田在学校门口的保安处登记完毕,走出学校,忽然感到一片陌生,穿过林荫小路,到了大学门口,到处是提前歇业的小吃摊和地摊,老板正匆匆忙忙地收拾着东西,马路对面则是几家小饭馆。
他走进一家快餐店,顾客寥寥,吃了一份快餐,然后发起了呆。天色渐渐暗下来,老板过来告诉他今天是中秋节,要提前关店回去过节,于是马田满脸不好意思地结账走出小餐馆,往高中所在的大学校园里走去。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他经过一片宽广的草坪,发现好多放假的大学生一群一群地凑在一起,围成一个又一个的圈儿,玩着一些小游戏,抑或拿着一些乐器在一起唱歌,其乐融融,热闹不已。
马田在草坪上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来,远远看着他们出神。忽然手机响起,一看是父母打来的,接通电话,那边家人向马田分享着节日的点滴,然后问马田怎么样。
马田往人群那边靠了靠,让电话那头的家人听到学生们热闹的声响,然后说:“挺好的,很多同学都没回家,学校组织我们在一起吃月饼和玩游戏呢。”
父母那边传来安慰的声音:“那就好,要合群一点,开朗一点,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父母在那边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马田在电话这头耐心地一句一句地听着。
过了一会儿,姐姐在电话里问:“第一次在外面过节,有没有想我们?”
马田笑着说:“还好,感觉还挺新鲜的。”说完,眼睛一下子红了,语气开始哽咽,赶紧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的哽咽,低声说,“待会儿聊,游戏轮到我了。”紧接着匆忙挂断电话。刚刚放下手机,马田就躺在草坪上,咬着嘴唇忍不住抽泣起来。
马田一直以为自己坚强得不行,在十五岁这年,他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每逢佳节倍思亲”,忽然觉得他曾经因为习以为常而变得毫无感觉的家,此时此刻离他如此遥远。
在抽泣中,马田忽然感觉自己面前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个人影,他忍住哭泣,紧咬牙关,从泪眼中仔细辨认该人影,发现对方是个十八九岁的女孩,面庞精致,头发顺着脸颊温柔地披散下来。女孩正睁着大眼睛有点儿诧异又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看着马田,他们两人就这么默默地对视着。
马田粗声粗气地问:“怎么了?”
那女孩有点儿夸张地喜笑颜开,小声说:“喂,中秋节快乐呀!”然后手中拿着一块月饼,递向马田。
女孩背对月亮,月光在她身上形成美好的光晕,她头顶上的大月亮散发出温柔的光芒。马田呆呆地看着她,坐起身来,接过月饼,不好意思地结结巴巴地感谢女孩,最后有点儿不知所措。
女孩温柔地笑着:“那……你要过来一起玩吗?”她指了指后面那一圈大学生。
“你先去吧,我待会儿过去。”马田呆呆地说。
女孩看了看马田,确定他没事了,“扑哧”一笑,对马田点点头,然后转身走了。
马田盯着她的背影,又看了看手中的月饼,忽然开心地笑了。
他躺在草坪上,看着远处那个女孩正和她的同学有说有笑,灿烂无邪,像这个夜里的一束光。
马田的心情顿时比之前轻松许多,闭上眼睛,仰起头来,深呼吸一口清爽的空气,渐渐睁开眼,却忽然呆住了。
本该是月明星稀的夜晚,海岛的夜空却点缀着灿烂的群星。
这是他在重庆那座常年天空灰蒙蒙的城市里从未见过的风景。他不禁张大嘴,连呼吸都变得缓慢。他眯着眼睛,满怀惊喜地凝望着这片突如其来的璀璨星空,慢慢张开双臂,让月光和星光肆意洒落在自己身上,温柔的星空润物细无声,仿佛正在安慰他那颗失落、孤独的心。

风犬少年的天空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飞机缓缓降落,马田走出到达口,猛然见到一张自己的非主流照片被一个戴墨镜的大叔高高举在手中,照片里的自己留着长长的刘海,手里夹着一支笔当烟抽。那是一年前的QQ空间头像。
马田心中一紧,赶紧拉低自己的鸭舌帽挡住脸,加快步伐想躲开这令人羞耻的画面,却忽然听到一声大喊:“欸!是你,你是马田!”墨镜大叔高声喊着,还晃了晃手中的照片,对旁边的人询问道,“我戴着墨镜,你帮我确认一下,照片上的人是不是他?”旁边的人点头。
所有的人都看向马田,同时又看着大叔手上高举的照片。马田脸上一阵滚烫,立马对大叔比画着赶紧走的手势。大叔热情地紧跟着马田往外走:“是你吧,没错吧,你妈叫我来接你,说你喜欢排场,我给你弄了张大照片!”
“客气了,客气了,小声点。”马田尴尬地回应,心中满是无奈,拉着大叔的手让他把照片放下来。大叔意犹未尽地不知道在兴奋什么。
出了机场,一股热浪扑来,海岛的气息包裹了马田的全身。
这里的天空一片蔚蓝,阳光刺眼,眼睛都睁不开。路边小店的喇叭统一放着陈楚生的《有没有人曾告诉你》。大叔一路上兴高采烈地介绍着海南岛的风土人情,又热情地介绍陈楚生,称其为海南岛的骄傲,今年全岛投票,把他投成《快乐男声》第一名。马田翻着白眼,半张着嘴看向窗外。湿热的海风从车窗外不断地吹拂进来。
穿过一条热闹的马路,车子拐进一所大学,门内是一段林荫小道,又往里开了一段,到了一个“校中校”门口。马田睡眼惺忪地坐起来,打开车门,走下去。
一道铁栅栏大门出现在眼前,里面矗立着一栋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风格的蓝、白色相间的教学楼,墙上有一些因风吹日晒而产生的裂痕。教学楼前是一片粗糙的水泥地篮球场和涂着红色油漆,画着白线的跑道,上面走动着一群来自热带的学生,他们穿着各色印着DIY字体的球衣,阿根廷、巴西、英格兰……犹如一个世界杯现场。
一位身穿阿根廷球服的小哥背对门口,仰着头,坐在一棵椰子树下一动不动,他嘴巴里咬着一根长长的树枝,球衣上印着:拿起笔,放下刀。马田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另一位颓废少年面无表情地路过马田,球衣背后印着“放我出去”几个鲜红的大字。
除此之外,竟然还能看到很多小学生在操场上跑来跑去,追追打打,嘴里快乐地骂着脏话。学校门口还有一摊一摊的已经干掉的红色痕迹。门口旁边有个少年,面色苍白地扶着铁门,忽然吐出一口红色***。
马田吓得全身一哆嗦,惊讶得合不拢嘴,惊恐地转头看向大叔,大叔看了看马田,又看了看那个“吐血”的少年,笑着说:“没事的,没事的,你们外地人不懂,那是槟榔汁!我们热带的休闲食品。”
忽然学校的喇叭响了起来:“陈壮成,你骂我的女人,你有种现在就来操场和我赛跑,输了你就是我儿子,你不来你就是废物!陈壮成……”惊魂未定的马田又惊恐地看向大叔,大叔又淡然地摆摆手:“没事的,没事的,年轻人血气方刚!”
此时远处的教学楼楼梯口出现一个穿着球衣、球裤的少年,他正被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裤子,梳着分头的老师提着耳朵往办公室走去。老师大声教训着该少年,声音大到站在门口的马田都听得一清二楚:“你真是胆大包天敢进来抢组织的麦克风喊话,还喊得这么没有正能量,一点儿都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骂骂咧咧中两人进了办公室。
“看到没,看到没,老师很负责任的。”大叔边提着行李边看着远处的那对师生,招呼着马田往学校里走,“这里包括小学、初中、高中,私立学校,还不错,而且在大学里面,你妈说你调皮,这个学校全封闭,只有周末能出去放两个小时风,要按时回来,不然以后就没机会出去了,你妈是我的老同学,你有什么事就给叔叔打电话,要团结友爱,好好学习……”
大叔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通话,而马田周围全是发型千奇百怪的热带少年和儿童……他们大都穿着拖鞋或者干脆不穿鞋,在四处快乐地奔跑着、打闹着、谩骂着。
马田今年十五岁,不久前感到青春是疼痛的,现在他开始感到心如死灰。
夜里他躺在靠近宿舍门口的上铺床位,同学们在黑暗中热烈地聊天,交换着名字、爱好等。
忽然下铺的少年尖声尖气地问马田:“上面那位,你海南哪儿的啊?”
马田缓缓开口:“我不是海南的,我重庆的。”
下面立马回应道:“啊?什么?重庆的,大陆仔?”
马田觉得莫名其妙,反问一句:“大陆的怎么了?”
“哦,没怎么,学校门口有个乞丐,每天疯疯癫癫的,衣服也不穿。”下铺的同学说道。
马田:“然后呢?”
“然后他就是你们大陆人啊!哈哈哈哈!”下铺的同学讽刺地笑着,接着其他几个同学也发出几声低调的笑。
马田握紧拳头,闭上双眼。
过了一会儿,下铺的那位少年用手机放歌:“我怕我没有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曲调欢快,歌词却全是离别。马田心里阵阵波澜起伏。
马田问了句:“这是什么歌?”
下铺的少年回应道:“张震岳,《再见》。”随后又阴阳怪气地补充一句,“台湾歌手哦,不是你们大陆的。”
宿舍有几个人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
马田无奈地看着窗外,黑暗中窗外的树影随着晚风摇曳,传来沙沙的响声,又响起几声虫鸣。马田从未觉得如此孤独,做着深呼吸,控制着情绪,把被子蒙在头上。
忽然,只见马田猛地坐起来,嘴里大骂一句:“去你的!”
他骂完瞬间跳下床,一脚踩在下铺少年的肚子上,顿时两人就扭了起来。所有的舍友立马跳下床,几乎所有的人都只拉着马田,却没有人拉一直挑衅马田的本地少年,本地少年如打固定沙包一样对着马田拳打脚踢。
突然宿舍门被***推开,大家立即停下来,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穿着背心和短裤恶狠狠地看着他们。有人小声地嘀咕着:“宿管来了……”
宿管大叔缓缓踱步走进来:“很厉害啊,报到第一天就打架。谁先动手的?”
所有人齐刷刷地看向气喘吁吁的马田。
宿管略带怀疑地问了一句:“真的是你吗?”
马田定了定神,整理了一下自己被扯得乱七八糟的上衣,没有否认。
“为什么要动手打人?”宿管怒气冲冲地问马田。
马田站在原地沉默不语。
宿管看着沉默的马田高声喝道:“你给我滚到楼道里站够两个小时再回来睡觉。”
马田径直走出宿舍,经过下铺本地少年时,本地少年一脸得意地低声说了句:“大陆仔。”
马田站在楼道里,背对着宿管的房间,此时正有几只热带的蚊子围着他“嗡嗡”地转,他不得不时不时地***挥舞着手,想赶跑蚊子,但效果甚微。他的心情变得更差了。
宿管躺在床上,悠闲地看着电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马田身后的房间里忽然传来低沉的声音:“我叫洪大国。你叫什么?”
“马田。”
“为什么新生报到第一天就跟人打架?”
马田不知道怎么解释,无奈地回道:“说不清楚。”
洪大国:“这里对纪律要求很严格,因为全是你们这些调皮捣蛋的人,所以做任何类似这种越轨的事情都会受到严惩,你明白没?”
马田点点头。
“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
马田又点点头:“重庆来的。”
“被歧视了?”洪大国问道。
马田摇摇头。
但洪大国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摇头,接着说:“他们没有恶意,有时候也是被家长灌输了一些思想,本地人其实都比较淳朴,有些大陆人则比较复杂,你慢慢想吧。我也是重庆的。”洪大国淡淡地回道。
马田有些惊讶地回过头看了看宿管洪大国。
过了一会儿,一盘点着的蚊香放在了马田脚边,洪大国悠悠地说:“还有一个小时。”然后往楼层深处巡视去了。
晚风吹过,马田低着头看着那盘蚊香,又看了看洪大国矮壮的背影优哉游哉地走远,小声地说了句:“谢谢。”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老狗马田安然完整版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