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夏至唐昊)

夏至(夏至唐昊)

导读:夏至唐昊小说叫什么?热门小说夏至全文免费阅读分享给大家;作家北途川所写;夏至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夏至:“分手吧,我忽然觉得咱俩的爱情不对等。”唐昊:“你清醒一点,已经领证了。”夏至:“……”

小说介绍

夏至唐昊小说叫什么?热门小说夏至全文免费阅读分享给大家;作家北途川所写;夏至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夏至:“分手吧,我忽然觉得咱俩的爱情不对等。”唐昊:“你清醒一点,已经领证了。”夏至:“……”

小说简介

桐水街来了个修车工,一身蜜色肌肤,背心下八块腹肌若隐若现。
夏至每次踩着水坑路过店门都要感叹一句:可惜了。
语气惋惜得仿佛看见了一个失·足少男。
直到有一天,她裹着披风敲开修车行的门:“我我我车坏了能能能帮我看看吗?”
唐昊叼着根烟。看了五秒钟门口冻得发抖的女人,缓缓吐出一个烟圈,点头。
五分钟后他看着她大外甥那辆电动玩具敞篷车陷入沉思。

夏至免费阅读

第三章
夏至捧着手机把秦杨的朋友圈从上到下翻了一遍,可惜花衬衫废话特别多,关于自己好朋友的却只有一条。
【昊爷这种拽二八万的人,竟然喜欢猫,草,我不能接受,这不符合他的人设。】
哦……他喜欢猫?夏至把目光投向自家的阿拉斯猪,可惜道:你为啥是只狗呢!
阿拉斯猪回视她,不知道会不会有同样的疑问:你为什么是个人呢?
-
夏至那个不靠谱的姑姑说要把儿子陈宇晨送给她养几天,美其名曰:“你看你都毕业这么久了,一把年纪了也该琢磨结婚生子了,提前锻炼一下带娃技能,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夏至:“???”
她琢磨来琢磨去,好像自己也才二十二岁,恋爱都还没谈就直接跨越到带娃培训,是认真的吗?
“我收集了几个优质男青年,过两天介绍你去相亲啊!”姑姑用一种奖励的语气说。就好像哄陈宇晨一样:乖乖听话待会儿奖励你棒棒糖。
但夏至丝毫不觉得相亲是个称得上奖励的东西。
“不用了……”
“不用什么不用,别害羞啊,正值美好的年纪,就得多谈恋爱,抓住青春的小尾巴……”巴拉巴拉。
“我……”
“别你你你了,就这么说定了啊乖乖!”一秒都没犹豫,电话挂了。
留夏至拿着手机风中凌乱。
再商量商量呗……
姑姑给她挖坑也不是一次了,这次估计又是和姑父出去过二人世界,把小电灯泡丢给她躲清净。
夏至反射弧长,还没等琢磨明白,电话已经挂了,这件事差不多就板上钉钉了。
她几乎是姑姑带大的,当年爸妈这么坑过她,她现在就这么坑自己。
真是苍天饶过谁……
她郁闷至极。拎着自己的手机出去逛超市,打算买点儿玩具和零食回来。
备用。
她带孩子就一个目标:不哭就行。
陈宇晨六岁了,不大闹脾气,有得吃有得玩就很乖。
夏至想了想,决定去永顺斜街上的月新商城去逛逛。是个老牌的百货商店,有百年的历史了,东西很齐全。
也就一千米的距离,她不会任何交通工具,自行车都不会骑,这么近也不至于夸张到打个车,只能走着过去。
正午,太阳很大,春天的天气就像大姑娘的脸,一会儿一变,早上还冷得像是寒冬腊月,这会儿又热得恨不得穿草裙。
夏至低着头,踩着墙角的阴影匆忙走路。
拐弯的时候撞车了。
她脑袋咚地一下撞在一个胸膛,硬邦邦的磕得脑袋生疼。是她走得太快了,于是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太阳很大,晒得人头脑发昏。
对面人不耐烦地“嗯”了声,侧身,绕过她,大步离开了。
夏至听到声音,抬头,目光追过去,哑然地张了张嘴。
是他……
照旧一身黑衣黑裤,单手插在口袋里,步伐很大,每一步都看起来很正常,但每一步都走出了六亲不认旁若无人的拽劲儿。
如果换一个人,夏至会觉得很欠打,但大约是因为先入为主的喜欢,竟然觉得很吸引人。
于是原本郁闷的心情变得复杂难言了起来,不知道有没有撞疼他,他是不是生气了?
因为心情复杂,夏至在商城了逛了三四圈也没想明白自己来干嘛来了,最后恍然大悟,哦,给陈宇晨买零食和玩具来了。
于是去零食区和玩具区扫荡一圈,心浮气躁到没有精力去挑选,只随便扒拉一通,装了满满一车,然后推着推车去结账。
前面的人猛地站住,她刹车不及,只来得及把推车撇到一边免得撞人身上,自己却整个人惯性撞了过去。
硬邦邦的,对方的肩胛骨磕得她脸疼。
今天怎么这么邪门……
视线里,又是熟悉的衣服……
???
……宕机。
这次……不能赖她吧?夏至吞了口口水,心想,我真不是故意的……吧?
这频率高的,她都怀疑自己被美色蛊惑蓄意而为了。
唐昊被撞得火气蹭蹭往上冒,扭头,看见一个小姑娘唇抿得紧紧的,有些慌乱无措的看着他,压着脾气没骂出口:操!
夏至有些尴尬地说了句:“啊,真是……抱歉。”她直视他,手抬起来,轻轻磕了下额头,后退半步,态度诚恳。
男人依旧拽拽的,又似乎是无奈了没脾气了,硬邦邦“嗯”了声。
夏至排在他后面结账,他只是来买烟的,顺便拿了一盒那什么超薄***的……东西。
夏至心里一梗,心想,他大约是有女朋友的?
都买这东西了……套套!!!
夏至快哭了,提着的袋子感觉有千钧重,男人一扭头,看见她眼眶红着,眼泪马上就要夺眶而出了,心想不至于吧!他都还没说什么。
他心情确实不太好,大约表情吓到她了?
操!
麻烦。
唐昊难得良心发现一次,伸手:“我帮你提吧!”
“啊?”夏至还沉浸在想象和悲伤中,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忙摆手,“不……”摆到一半又后悔了,试探着递到他手里:“那那麻烦你了。”说完忍不住加了句,“我叫夏至,二十四节气的夏至。”
唐昊被他的反应搞得莫名其妙,但最后也没说什么,接过来提到手里,大步往前走。顿了会儿,礼尚往来道:“唐昊,日天昊。”
终于知道他确切名字了。
夏至几乎是小跑着跟上去,一边在想他还挺热心的,大概是那种外冷内热的人?一边又想,可惜自己的一见钟情可能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再好跟自己也没关系了。
她目光好几次瞥到他上衣口袋,那盒东西就放在那里,看一次,夏至就心梗一次。
脑子里想得太入迷,唐昊问她往哪个方向,她都没听到,于是他站住脚,夏至再次差点撞到他才回过神。
他微微倾身,目视她,一字一句不耐烦又问:“我说,你往哪儿走?”
夏至脸一下子红到耳朵后,不是害羞,只是羞愧,都不知道自己在他眼里是个什么形象,大概是脑子不太好使的低能小傻蛋吧!
她有些自暴自弃,“我在桐水街58号,和你一个方向。”她怕他觉得她傻,都不敢笑,努力睁大眼睛,真诚地看着他。
唐昊微微挑眉,继而“嗯”了声,抬步往前走。
夏至又是小跑着在身后追。
到车行门口的时候,夏至追上他,“我自己提回家就好,谢谢你啊!”
唐昊再次“嗯”了声,没多说话,也没客气,直接递给她。
花衬衫恰好在店里,看到这边,忍不住走了出来,招呼道:“哎,小朋友,好巧啊,进来玩会儿?”
唐昊再次挑眉,然后看到秦杨冲他挤眉弄眼,意思是:看,快看,我跟你说的那个小姑娘,是不是很漂亮,是不是?我没骗你吧?
夏至还处在被打击当中,心不在焉地摆摆手:“不,不了,我还要回家,阿嬷在等我吃饭。”
秦杨也就随口一说,看见他提着好重的东西,忙接过来,扭头埋冤唐昊,“哎,你说你,帮人还不帮到底,好歹把人送到家门口啊!这么重的东西。”说完拍了拍夏至的肩膀,满脸笑:“走吧,哥哥帮你提回去。”
夏至还没来得及拒绝,秦杨已经推着她往前走了,“反正我也闲着,走吧走吧!”
本来想趁机增进一下感情,可惜刚出门就接了个电话,一路上秦杨都在通电话,两个人也没说上一句话,到了门口,夏至接过他手里的袋子,然后用手势和口型表达了谢谢,在秦杨的挥手中转头回了家。
秦杨还在心里想:别说,男人对甜妹果然没有抵抗力。
他这会儿,心都要化了。
就唐昊那种狗比男人不会怜香惜玉,活该是个单身狗。
-
秦杨回去的时候还在打电话,又说了足足十分钟才挂。
唐昊正在检查车。
他还在荡漾着,迫不及待跑过去求认同,“就那个妹子,我那天说的就是那个,怎么样,是不是超级甜超级嫩?”
唐昊扭头打量了他一眼,嗤笑了声:“什么眼光!”
说这话秦杨就不乐意了,“都是男人你装什么装,你不用因为嫉妒我就特意诋毁人家,这姑娘十个男人要是有一个说不好看我把头拧下来……”
他还没说完,唐昊已经拿扳手敲着他胸口让他闭嘴,补了一刀:“我说她。”
“什么眼光。”
秦杨把这个话连起来读了一遍才反应过来,这位爷在说那姑娘眼光不好竟然看上他,这拐了弯的是在骂他呢!
秦杨“靠”了声,跑到车子的后视镜前头去看自己脸,“也很帅的好不好?虽然跟你这种反人类的不能比,但我觉得我和小甜妹还挺配的。”
唐昊再次发出了一声嗤笑,显然并不认同。
接下来好几天秦杨都经常活动在店里,不时叨逼叨一句,甜妹又路过了,小甜妹又出门遛狗了。
最后还发现了惊天大秘密似的,“我发现这小朋友每天都去街角咖啡店待四五个小时,就那个你无比嫌弃的咖啡店。”秦杨手梳了梳自己头发,臭美道:“改天我得去蹲守一下,说不定就是个浪漫的邂逅。虽说吃嫩草不地道,但缘分这东西来了挡都挡不住不是。”

夏至全文阅读

第四章
夏至消沉了好几天,遛狗都不勤快了。
然后就在朋友圈里看到了秦杨发的一篇长文分享。
标题是——套套这玩意真是妙用多多啊!
夏至心头一动,点开看了一眼,配图上***超薄的盒体字眼看起来分外的眼熟,上面一二三四……列了七条。
都是关于野外之旅套套的小妙用,什么用作冰袋、防水袋、男用简易尿壶、止血带……之类的。
【小小身材,大大能量,亲手实验过,献给我的热爱户外运动的朋友们,记得保存收藏,男人最忠实的好朋友[强壮]】
夏至无语了三秒钟之后,开辟了新思路,燃烧成灰烬的心脏又有了复苏的迹象,一瞬间死灰复燃地想:或许那天他买这个是给花衬衫买的呢?
夏至激动难言地几乎要跳起来了。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了。
心想:一定要找机会打听清楚。万一不是呢,还有机会也说不定……
……
不过夏至还没来得及采取行动,却猝不及防偶遇了。
咖啡店里,自己惯常坐的位置此时坐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刚刚还在她脑海里蹦哒,这会儿安安静静地坐着,似乎有些困倦地半阖着眼,翻着桌面上一本杂志。脸上表情看起来非常的不善,一脸阴郁不耐烦,比之以往任何一次都更甚。
夏至以前最讨厌脾气不好的男人,可这会儿却莫名觉得……好帅!
脑子里有个小人在疯狂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
夏至几乎是飘着去点了单,然后又飘着飘到了他……旁边的位置坐下,他似乎没注意到她,一直低着头在翻看杂志,夏至轻手轻脚地把东西拿出来摆在桌面上,暗暗吐气缓解紧张。
心想,他怎么在这儿?
他怎么了?
心情不好?
脑子里还没想好这种情况下自己要不要抓紧机会有所表示的时候,毛毛突然出现了。他原本是要去观赛的,今天有一个小型的民间赛事,不过看见夏至顺便过来打个招呼。
毛毛在她对面坐下来的时候,夏至还在出神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毛毛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哎,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夏至被毛毛的大嗓门吓到差点儿从桌子前弹射起来,慌里慌张地“啊”了声,半晌才回了魂,“没,没想什么,今天工作日,你怎么闲了?”毛毛周末出来活跃的多。
毛毛晃晃脑袋:“待会儿有采访,不过弹***时间,不耽误聊会儿天。好几天没见你了,过来打个招呼。”
夏至“哦”了声,努力不去注意旁边的男人,只是心里七上八下思绪乱得毛线结团了一样。
毛毛完全无意识,还在眉飞色舞着,“跟你分享个好消息,我前两天去相亲了,对方不错,我们现在在接触着呢!”
夏至有些羡慕,“哇,恭喜啊!”
毛毛***笑着,独开心不如众开心地开始关切她的感情:“你那个喜欢的修车工对象呢?发展到哪一步了?”
夏至脑子嗡嗡嗡的,恨不得一把捂住毛毛的嘴,只觉得整个人天旋地转。
别,别说出来啊!
当着当事人的面,这不是要她命吗?
她一着急,也没有应对办法,只觉得无地自容,最后急中生智装作失手打翻了咖啡,用这种智障手段打断了毛毛的话。
毛毛很夸张地“啊”了声,掏出纸巾给她擦:“哎呀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夏至控制了角度,只撒了一点在身上,其他都洒地上了,她忙拿了纸巾蹲下身擦地面。
服务生看见,慌里慌张拿了拖布出来,“哎,小小,我来就行。”
——夏至小名叫小小。
一片混乱,夏至愧疚极了,又乱得很,最后急匆匆说了句:“我我先回去换个衣服。”然后交代服务生:“东西先放着,我待会儿还回来。”服务生是熟人,这会儿满口答应,“放心吧!我给你看着。”
夏至推门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唐昊的方向。
然后猝然四目相对。
对方正一副看戏的表情。
夏至心一梗,他一直在看?
???
-
夏至磨磨蹭蹭了近一个小时才又回到咖啡店,这会儿一点也不想见他了,就盼着他赶紧走吧!
怀着无比矛盾的心情推开了门,发现他不在座位上的时候,长长吐了一口气。
心情放松之下才忍不住装模作样叹了声:可惜了。
也不知道进门前怂得跟小鸡崽一样的是谁。
她回到自己座位上,咖啡早就冷了,她让服务生收走,又要了一杯,把东西腾到刚刚唐昊坐的那个自己常用的位置上,然后打算收心画稿子。
明月已经催她催得快追过来按着她的头画了。那个急性子婆娘恨不得魂穿她替她这个蜗牛选手急一急。
周一已经开始连载了,周更,小读者们嗷嗷待哺,明月勒令她敢有一期开天窗就把她头拧下来。
好凶残的。
还没平复好心情,她就眼睁睁看着唐昊从卫生间出来,路过点单台,端了一杯美式,径直朝她走了过来,似乎是不明白为什么上了个厕所,自己的座位就没了,微微挑了挑眉,然后在她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两个人的地理位置掉了个个儿。
夏至更坐立难安了。
“……”杀了她算了。
她给明月发消息求助:【你说,在一个喜欢的异性面前频频做蠢事,该如何挽回自己的形象?】
不敢问别人,怕被逼问,问明月的话,还可以狡辩一下在剧情构思。
明月在睡下午觉被她吵醒,怀抱着十二分的起床气回她这个傻缺问题:【没救了宝儿,自尽吧!】
夏至:【上吊.jpg】
大约老天为了让她死心得更彻底一点,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妖风,把她桌子上的人设草稿吹掉了。
最上头的那一张,男主人公在洗澡,半身图。
淋浴下,男人宽肩窄腰,一只手抬手在搓后颈,脸微微仰着,表情又拽又不耐烦,胸肌腹肌上水珠沿着肌肉轮廓滚落,一直到耻骨上方,画面止住。
非常的……***,且,涩情!
涩就涩情在,画面戛然而止的那一半,看不见,更让人遐想。
纸张一路飘到唐昊脚底下……纸面朝上。
夏至眼睁睁看着,吞了一大口唾沫,最后在心底里默问自己:我这还有救吗?
唐昊弯腰捡了起来,视线停留三秒钟,然后仿佛怕污染手一样指尖夹住一点递给她,面无表情的,但夏至无端看出了几分戏谑。
夏至接过来,尴尬到脚指头抠地,“谢谢……哈!”
唐昊吐了三个字:“不客气!”
他声音低沉有磁性,可夏至无心欣赏。
夏至故作镇定地收拾着桌子,想立刻逃回家去。
外面的世界太危险。
她有些招架不住了。
这都是什么事儿……
夏至还没收拾完,突然接到沈思楠的消息:【宝贝,我到酒店了,快来看我!!!】
夏至来不及顾虑别的了,回她:【???】
沈思楠是夏至的发小闺蜜,富N代,学新闻是为了做娱记追星,毕业了天南海北地玩,年初才在如愿一家娱乐杂志社挂了职,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挖八卦。
她前几天说来找她,没想到还真来了?
也没提前跟她说一声,怎么就到酒店了。
沈思楠哼哼道:【我说,我到罗安了,现在在斯瑞酒店顶层套房。偶像来我老家,我爬也要爬回来啊!】
沈思楠的偶像是个明星,是个F1赛车手,主攻方程赛的,叫程子域好像,以前是个演员,现在半隐退,主要玩赛车。
【你快来找我嘛宝儿!我就在你街道口,永顺斜街这边,路南这个斯瑞酒店,我和前台已经打了电话了,你登记一下直接上顶层来,出楼梯右转第一间,门开着呢!我连飞了好几天,好累,我不想动。】
夏至想了想,咖啡店出门左拐就是斯瑞酒店的门,于是【哦】了声:【就来。】
她收拾好东西的时候,唐昊也恰好接了个电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只“嗯”了声,就挂了电话,原本已经消散的阴郁又回来了,眉目皱得死死的,浑身压迫感强烈,夏至觉得喘不过来气。
她站起身的时候,唐昊已经先她一步起了身,两个人一前一后。
一前一后出了咖啡店。
一前一后进了斯瑞酒店的门。
夏至去前台登记,去电梯的时候电梯才刚刚下来。
于是两个人又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同时按了顶层的按钮。
然后互相看了一眼。
唐昊挑了挑眉,忽然才想到,秦杨这会儿在楼上。
呵。
那狗比也下得去手。
看起来跟没成年一样。
夏至被他看得脸一红,心虚之下,觉得自己跟个跟踪他的小变态一样,吞了口唾沫,犹豫了好几秒,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口解释:“好巧!”
意思是:我不是故意跟你的。
电梯里只有两个人,灯光昏暗,夏至一米六几的身高在他面前像个小矮人,压迫感更盛了。
唐昊:“嗯。”
夏至又说:“我来找朋友。”
唐昊这下干脆连话都不想接了。
关他屁事!
莫名其妙的。
夏至感受到他的不耐烦,闭嘴了。
电梯到了,两个人又一前一后出了电梯。
这次是夏至在前,她出了电梯右转,第一间,门开着,她逃也似的推门而入。
唐昊手插口袋里站在门口顿了两秒,心想:还真特么是来找秦杨的。
他也走了***。
三个人在客厅相遇。
互相沉默。
夏至是傻眼了,想了好几遍才确认确实是出电梯右拐第一间啊!顶层就两个套房,左右各一间。
唐昊看着秦杨,一副你特么泡妞把人叫我房间干什么的不耐烦样儿。
而秦杨在愣了两秒钟后,瞬间气炸,之前说去咖啡店蹲守来着,可惜这几天一直没空,他么自己的小甜妹怎么就被唐昊这狗比染指了?
靠,都带回酒店来了!!!啥表情,嫌他碍事?
三个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地各自在心里暗骂。

夏至唐昊

小说夏至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