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成康熙表妹(明夷康熙)

清穿成康熙表妹(明夷康熙)

导读:明夷康熙小说————清穿成康熙表妹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意元宝所著,讲述了要问明夷这一辈子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明夷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表哥等等我!”作为康熙的表妹,额,

小说介绍

明夷康熙小说————清穿成康熙表妹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意元宝所著,讲述了要问明夷这一辈子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明夷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表哥等等我!”作为康熙的表妹,额,

明夷康熙小说简介

一望无际的宫殿,威严而庄重,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往来的人皆是严阵以待,连呼吸都不由自主放慢。
这是大清最庄严的地方-紫禁城,代表的是至高无上的权势,令无数人趋之若鹜。
三年一度的大选,那些满怀憧憬的女孩顾不上自己将来的命运会因此发生多大的变化,或许对于太多的人来说,三年一度的大选,是能让人一步登天捷径,为此,她们可以不择手段……
毕竟如今天子正值当年,多少女子盼望能一见君颜,得临君幸,若有幸诞下阿哥,一世荣华,家族亦与荣有焉。
穿过层层的守卫,直抵中央,轻风拂过,正是百花齐放的季节,迎面即可闻到阵阵花香。

清穿成康熙表妹全文阅读

虽然已近黄昏,太阳依然灼热,有那想要诉说真心的人躲在树荫树下等着人,但也有人因为拣一个风筝爬上了树,树下的一对人突然出现,正在互诉情话,她就是想下去,一个迟疑的功夫早就错过机会。
“表哥,这是我为表哥做的荷包,望表哥不要嫌弃。”十三四岁的少女娇滴粉嫩,一身淡蓝色的旗服,头上以玉铃铛点缀,风拂而来,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似是一点一点的落在人的心间上。
踩着花盆底鞋的少女低头羞涩的一笑,显得少女凭添多了几分明艳,一双宛如玉笋小手正递出一个蓝色的荷包,希望眼前身穿黄袍的天子能够伸手接过。
二十二岁的天子爱新觉罗玄烨,脸上因为昔日得天花留下的点点印记,薄唇粗眉,一双眼睛分外炯炯有神,令人不敢直视。
正是因为这一双眼睛,令他本来中上的面貌,一时间拔高整体的分数。
纵不会令人一见倾心,因他年少为帝,这些年沉浸朝局,几次出生入死,一点一点的收回天下大权,安定天下,透着一股内敛沉着,也有着年轻人所有的意气风发。
一身明黄的服饰,这是身份的代表,只是半秃的头在后扎了一条长辫子,树顶上的明夷尤其看得清他那半个秃头,心里再次吐槽起清朝这丑得让人不忍直视的发型。
“表妹有心。”吐槽归吐槽。明夷看到下方的玄烨伸手接过少女的荷包,明夷是知道这位的少女的,玄烨的生母孝康皇后佟佳氏的哥哥膝下的嫡女,自然也就是眼前的天子嫡亲的表妹。佟佳小姑娘自小出入宫中,明夷和她算是混个眼熟。
之所以只是混个眼熟,那也是因为来的人太多,毕竟就算仅仅是佟家,每回带进宫与明夷年龄相当的女眷都多得明夷瞧得眼花缭乱,所以明夷唯说眼熟,至于名字,真不记得。
至于玄烨这个当表哥的心里有没有数究竟自己有多少的表妹,明夷不能确定。
少女见自家的表哥收下荷包,脸上的笑意一下子荡开,明夷在上头看不清人脸,但听声音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位少女仅是声音就听得让人心情愉悦。
想到这三年一回的大选,一年一回的小选,啧啧,皇帝的艳福着实不浅,但明夷只想说,人家是卖女儿,皇帝称得上为了稳定朝局***吗?
明夷也就是在心里想想,却是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就盼着树下的两位赶紧把话说完走人,她出来那么久不回去,会让人担心的。
“表哥别客气,好些日子不见表哥,表哥都瘦了。朝中大事重要,表哥的身体同样重要,表哥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别累坏。”柔情似水,情谊绵绵,十分害怕玄烨忙着国事连自己的身体都顾不上,要是如此,她会心疼的。
因佟佳少女的一番话,明夷没能忍住的脑补,额,实在是太闲。
“表妹有心。时候不早,该回去了。”玄烨小声地叮嘱一声,佟佳少女显然是舍不得的,瞧着依依不舍的回头顾盼,欲说还休,明夷在不断的脑补,最后只剩下一个念头,会勾人的少女。
玄烨见此提醒地道:“朕该去给皇祖母请安,不宜久留。”
换而言之,佟佳氏就算不想回去,他不可能在这儿和她再诉衷情,他得去尽孝道。
明夷完全可以想像佟佳少女的内心是何等难过,如此的不解风情,媚眼抛给瞎子看了啊。
“那表哥先去,我看着表哥离开再走。”佟佳少女果断不放过任何机会表现自己,听听人家情谊绵绵,恋恋不舍却不得不分开的话,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玄烨离开。
然而玄烨道:“表妹先回去,朕看着表妹走。”
要说之前明夷想是不是佟佳氏的媚眼抛给瞎子看了,听听玄烨的话,明夷觉得这表哥表妹的,果然襄王有梦,神女有心,一拍即合。
“那,那我先走。表哥保重。”不仅是明夷这么想,一开始想要表现的佟佳氏在这个时候何尝不是如此的认下。娇羞的低下头,蚊子般大小的声音说出话来,明夷可以想像佟佳少女内心的欢喜。
好在,终于不用在看他们表演,明夷瞧着佟佳少女走了,心里何尝不是盼望某位皇帝也赶紧离开她好下来,抱着树太久,有点累。
为了不惊动下面偶遇约会的青年少女,明夷可是一直维持同一个姿式不敢动。
盼啊盼,突然和一双眼睛对上,明夷……
“还不下来。”眼睛是玄烨的,一对上,完全就盯着明夷,可怜的明夷还想不好让玄烨知道自己听了半天的墙角,虽然明明是她先来的,这地方也是人来人往的地方,谁都能来。
可是玄烨在这儿叫人堵上,叫人送荷包,更被明夷看见,有可能玄烨不乐意。
不过明夷自问没有做出什么越轨的事,明夷朝玄烨扬起一个笑容,“玄烨哥哥。”

清穿成康熙表妹免费阅读

……喊完明夷暗暗唾自己一声,够无耻,够不要脸的,可是有什么办法,她也很无奈的。
明夷也是玄烨的表妹之一,她的母亲是顺治皇帝的姐姐固伦端献长公主,只可惜在生明夷时难产过世,明夷自小就在紫禁城长大。
所以小时候玄烨没当皇帝前她唤的是玄烨哥哥,后来当了皇帝,本来想改的,玄烨反倒不乐意,就这么一喊十六年。
“瞧着如何?”玄烨带着几分无奈地询问,明夷笑地更灿烂地道:“不错。不过每回她们给玄烨哥哥准备的东西无非就是手帕和荷包,怎么就不会换换。”
听听这话,玄烨瞪了她一眼,“你是不会,觉得旁人会就也有错。”
明夷控诉地道:“在玄烨哥哥的心里我竟然是这样的人,自己不会别人会的我就心生妒忌?我竟是如此小肚鸡肠?”
“行行行,你不是,你最是大肚能容,是我说错话。快下来,你真不怕把自己摔了。”玄烨瞧着明夷一脸不愤,好像自己要是说一声是,明夷能从树上冲下来挠破他的脸,不自觉勾起一抹笑容,招呼明夷下来。明夷道:“玄烨哥哥你走远些。”
压根没有自己被捉包爬树没点女儿样的不好意思,明夷让玄烨走远些,自己马上下来。
“我接着你,别给摔了。”玄烨站在树下等着明夷,不肯走远。
摇摇头,明夷先把手里的风筝晃晃道:“不用不用,有劳玄烨哥哥先帮我拿着风筝。”
上树来就是为拿风筝的,明夷不想把风筝弄坏。
玄烨瞧着明夷手里绿色的虫子形状的风筝,女儿家的要这样奇形怪异的风筝,不过明夷一人而已。大老远的看到风筝挂在树上,玄烨正好在附近,才想过来给明夷捡回去,不想明夷竟然连树都敢爬。
“丢下来,我拿着。”玄烨伸手,明夷咧嘴一笑,明媚动人,更似扫去人心中的所有阴暗,至少对玄烨来说,心情不自觉的好起来。
“好的。”明夷松开手,风筝慢慢落下,玄烨一手捉住,递给因为他和佟佳氏说话避得远远的太监林兴,太监微胖,也是自小伺候在玄烨身边的人,最是清楚玄烨的心思,连忙上去拿过虫子风筝。
明夷把风筝丢下去,专心的开始往下爬,爬树这种事明夷没少做,颇是熟练,眼看不高,明夷掂量自己的运动神经,寻着玄烨旁边空隙的地方跳下去,万万没有想到,玄烨一直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她那么一跳,玄烨生怕她把自己摔着,一把将她抱住,明夷……
反思自己刚刚跳的时候衡量不足?怎么往玄烨的怀里跳了?不过很快恢复,冲玄烨道谢道:“谢谢玄烨哥哥。”
“小心些,还好没伤着。往后我要是不在,记住不许跳。”玄烨关心的叮咛,话里话外的意思,明夷压根没放在心上,挣脱出玄烨的怀抱满是不在意地道:“我和常宁哥哥经常这样,玄烨哥哥又不是今天才知道我一向坐不住。”
软玉在怀,玄烨能够闻到明夷身上淡淡的馨香,不同于各种花香,闻起来让人不由静心。
只是明夷退得快,保持距离的态度,玄烨也自然而然的帮她拿去发间的树叶,“你也说以前有常宁和你一起。怎么一个人出来,伺候的人呢?”
“玄烨哥哥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人跟着。”自小一起长大,彼此能不了解,明夷大大方方的只当玄烨是哥哥,在玄烨的面前并不掩饰自己的喜怒。
“当初就不该让你跟着一道练武。”玄烨拧紧眉头,明夷不喜欢是真的不喜欢,可是能把人甩开是因为明夷学过武,虽然本事不算太高,把身边的人甩掉易如反掌。
明夷显得高兴地道:“所谓千金难买早知道,玄烨哥哥后悔都来不及了。”
洋洋得意的样儿,玄烨猛地出手敲她一记脑门,明夷痛得直捂脑门,“玄烨哥哥你干什么,好痛的啊!”
“我是在提醒你不许太得意。”玄烨有意让人痛的,怎么会不知道眼前的人有多难受,收获明夷怒不可遏的控诉目光。
“你还放风筝吗?”玄烨从林兴那里拿过风筝,手里把玩着,转移话题地问。
“不玩了不玩了,出来捡个风筝都捡那么久,外祖母该担心了。该回慈宁宫。”明夷伸手从玄烨那里抢过风筝,“我先走了!”
撒腿就想走,玄烨喊道:“等等!”

小编推荐理由

清穿成康熙表妹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