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娇纵(贝曦沈言勋)

掌心娇纵(贝曦沈言勋)

导读:《掌心娇纵》是由作者折枝伴酒所著,主角是贝曦沈言勋,掌心娇纵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某天,贝曦在微博上看见某人与名媛私会的照片,整个下午的打戏酣畅淋漓,生生榨干了对手男主角。

小说介绍

《掌心娇纵》是由作者折枝伴酒所著,主角是贝曦沈言勋,掌心娇纵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某天,贝曦在微博上看见某人与名媛私会的照片,整个下午的打戏酣畅淋漓,生生榨干了对手男主角。

贝曦沈言勋小说简介

沈言勋是B市名媛们又爱又怕的男人。
拥有着神仙颜值和黄金身材,却是一枚无人敢近身的荷尔蒙炸弹。
年纪轻轻当家掌权,手段狠厉,六亲不认。
有人爆料沈言勋与某女星低调隐婚。

掌心娇纵全文阅读

“您别说,这车您平时嫌弃的要命,出远门还就它最***。”王特助听出他情绪不佳,赶忙转移了话题。
沈言勋淡淡睨他一眼:“这么喜欢,回去送你。”
“……”王特助哽了哽,“我不是那意思。”
-
吴彤在剧组里问遍了人,都没带跌打损伤药。好在天冷,水龙头里的水都是冰凉的,她用保鲜袋装了一袋自来水,勉强当作冰敷,能缓解一下疼痛。
“还好今天结束了,回酒店我就给你买药去。”吴彤蹲在贝曦面前给她揉小腿,“那个‘跪得容易’我已经下单了,得明天下午才能到,一会儿跟导演商量一下明天先拍另外几幕,别再让你跪了。”
贝曦点点头:“嗯。”
吴彤:“我总觉得是李澄如搞的鬼,Tommy可是徐虹的儿子,以前也不是没演过戏,怎么可能老出错啊?你说这事儿要不要告诉林姐?”
“林姐最近烦心事够多的了,我这才算什么?”贝曦自己按摩着另一只小腿腿肚,“只要能顺利拍完戏,就不叫事儿,别让她操心。”
“那也不能老这样……”吴彤不满地嘀咕。
贝曦扯了扯唇,“放心吧,不会的。”
“怎么不会?我看她就是成心欺负——”
“你好,贝曦。”一道温柔小心的女声打断了吴彤的愤愤然。
贝曦抬眸看过去,是一个圆脸女孩,穿着白色羽绒服,手里拎着个小袋子走过来。她愣了一下:“你是?”
“我是你粉丝,专程过来看你的。”女孩笑起来十分可爱,两腮有浅浅的梨涡,看模样应该未成年。
贝曦惊诧地睨了眼吴彤。
她都有粉丝了?
“对了,刚刚看到你膝盖受伤,我正好带了点活血化瘀的药。”女孩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吴彤,“里面还有一种特殊药膏,可以避免留疤。”
贝曦心中一暖,“谢谢你。”
“不用客气啦,我真的好喜欢你的。”女孩温柔地笑了笑,“我关注你好久了,你每条微博我都有看,都有转发的哦,你一定要加油,以后成为大明星!”
贝曦弯起的唇忽然僵了僵。
女孩眸子一颤,“怎么了?”
“那个……”贝曦抬手摸了摸鼻子,“我……我微博很少发东西的,到现在好像……就一条。”
“……”女孩嘴边的笑容也僵住,“啊,那个,我其实……”
贝曦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直截了当问她:“你不是我粉丝吧?”
女孩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挣扎了一会儿才说:“那个帅大叔不让我告诉你。”
贝曦眉梢一动,心脏也跟着一动,“大叔?”
“就是一个很帅很帅的大叔。”女孩咬了咬唇,道,“他让我说是你粉丝来着,这些药也是他给的,他刚刚就在那儿——”说着她回过头看了一眼。
心底涌起一个几乎不可能的想法,可还是莫名地有点希望是真的。贝曦顺着女孩的视线望过去,并没有看见一个人。
女孩遗憾地说:“他走了呢。”
“嗯。”贝曦点了点头,“还是谢谢你。”
“诶,那是他的车!”女孩激动地抬起手。
贝曦抬眸一看,是一辆渐行渐远的黑色奔驰越野车,车牌号有点熟悉,B市的。
突然想起来什么,她慌忙拿出手机,飞速翻阅以前的照片。
片刻,手指蓦地停下,照片里是并排的粉红色的小QQ和黑色大奔。
车牌号……一模一样。
是那天在林娜楼底下看见的奔驰,停在某人二十八个车位里的其中一个。
吴彤凑过来:“谁啊?”
“我知道是谁了。”贝曦目光暗了下去,面无波澜地把手机收回兜里。
吴彤:“到底是谁啊?”
贝曦:“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她没可能喜欢上的人。
即便如此,她还是给段行舟发了条消息:【谢谢。】
段行舟很快回过来:【怎么突然说这个?】
【难不成你还要给我发好人卡?】
贝曦突然觉得有点无力:【算了,没事。】
她刚刚真的是疯了,居然第一个念头会觉得是沈言勋。
-
贝曦回酒店抹药休息,去餐厅吃饭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没碰到其他人,只有Tommy和他的***阿姨在甜品区吃蛋糕。
贝曦让吴彤去拿吃的,自己先朝那边走了过去。
Tommy一看见她,刚刚还笑盈盈的小脸就瞬间耷拉下来,嫌弃地睨了她一眼,也不说话,低头吃自己的蛋糕。
***阿姨讪讪地打招呼:“贝小姐,晚上好。”
贝曦笑了笑:“晚上好。”
“你不要跟她讲话。”Tommy不悦地看向***阿姨,“小如姐姐说她是坏女人。”
贝曦脸上的笑容僵住。
***阿姨脸色也变了,连忙抱歉地对她说:“不好意思啊,少爷年纪小,还请贝小姐别放在心上。”
“我不会放在心上的。”贝曦淡淡地接过吴彤递来的果蔬沙拉,“毕竟,我们还有几天要合作。”
Tommy小脸一皱:“哼!我才不想和你一起拍戏!我要让江伯伯把你赶走!”
贝曦其实一直都很讨厌不懂事的熊孩子,这会儿摁着心底的火,胸腔都快爆炸了,但还是竭力保持优雅的微笑:“如果你继续这样的话,你的江伯伯应该只会把你赶走。”
“才不会呢!”Tommy大声叫道,“江伯伯最喜欢我了!”
贝曦轻飘飘收回眼神,“那你大可以试试。你拖慢剧组进度,影响所有人的工作效率,真正惹怒了江导的时候,你的小如姐姐会不会帮你。”
“哼!我才不信你的鬼话!”Tommy气呼呼站起来,“我去找小如姐姐玩游戏!”
***阿姨连声道歉,也跟着Tommy很快离开。
贝曦和吴彤对视一眼,双双耸了耸肩。
“曦曦姐,你打算怎么办呀?”吴彤问,“我看李澄如是给Tommy灌足了迷魂汤,不会善罢甘休的。她这招借刀杀人玩得可真溜。”
贝曦扯了扯唇,夹起一片青菜叶子,“不是什么刀都能随便借的。”
吴彤转过头望着她。
贝曦咬了口青菜,灯下双眸里水光盈盈,看上去人畜无害,她浅浅地弯了下唇:“有的刀太锋利,万一拿不稳,很容易就捅伤自己了呢。”
吴彤眨了眨眼睛,半晌没回过神来。
-
第二天,依旧是小皇子和青襄的剧情,江导发了一大顿火,把小Tommy吓得瑟瑟发抖。
Tommy没有再明显针对,贝曦演起来轻松了不少。
她抱着暖手宝在旁边休息,吴彤用毛毯把她的脑袋盖起来,小声问:“之前的事就这么算了?”
贝曦眼睛红红的,刚演完哭戏,睫毛上还沾着水珠,看起来楚楚可怜:“你说呢?”
“如果是林姐,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吴彤努了努嘴,“不过咱也没办法。”
“谁说没办法。”贝曦咬了咬下唇,“之前是没办法,现在办法不是送上门来了么。”
吴彤瞪大眼睛:“什么办法?”
贝曦转过头,下巴朝李澄如那边扬了扬。
李澄如正在和江导说戏,旁边有个陌生女人,听说是某小公司的制片人,和李澄如是闺蜜,过来探班顺便学习的。
吴彤问:“这女的?”
“嗯呐。”贝曦喝了口热咖啡,“老天爷千里迢迢把她闺蜜都送来了,可不就是向着我么。”
吴彤一脸懵逼。
贝曦把毛毯拿下来,“准备下一幕了,把暖袋给我充上,一会儿再用。”
吴彤连连点头:“好。”
-
当天晚上。
C市有名的露天酒吧Wink,大阳台上两个年轻女人相对而坐,一人一杯特调Mojito。
酒吧在一座临江大厦的第二十三层,满城江景尽在脚下,连绵的霓虹灯,远处码头的汽笛,以及喧嚣的人间烟火。
“还好你来了。”李澄如对闺蜜叹了叹,“我在剧组连一个说得上话的人都没有,每天除了拍戏就是拍戏,无聊死了。”
闺蜜问:“不是有那个小朋友每天跟在你***后面转吗?徐虹的儿子诶,你跟他打好关系,以后说不定能有更好的资源。”
“你还说呢,他要不是徐虹的儿子谁理他?你知道的,我一直都不喜欢小孩子。”李澄如满腔嫌弃,“我跟你讲啊,那小孩难搞得很,为了跟他搞好关系,每天陪他打游戏到半夜,连去片场的路上都要打游戏,简直了,我以后的孩子要养成这样我得气死。”
闺蜜笑了笑:“谁叫人家投胎投得好呢。”
“是啊,也就投胎投的好,其他简直一无是处,一点都不讨人喜欢。”李澄如撇了撇嘴。
闺蜜拍拍她手,“行了行了,不说那烦人的小孩了。”
“嗯。”李澄如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我跟你说,那个贝曦被我坑得可太惨了……”
栏杆旁,穿一身黑色***包臀裙的女人背对着她们,嫣红唇角朝上扬了扬。
贝曦把录音放在后台,给吴彤回消息:【行了差不多了,马上回来。】
吴彤:【我去,还真录到了啊?】
贝曦:【那必须的。】
吴彤:【……你神算子吧你,她跟她闺蜜讲什么你都能猜到?】
贝曦:【废话,换你见闺蜜你不吐槽吗?】
吴彤:【牛。】
贝曦正低头对着屏幕得意洋洋地笑,突然听见身后传来李澄如闺蜜的声音:“那女的怎么回事?一直站在那儿没动,不会是私生饭吧?”
李澄如:“……不会吧。”
闺蜜说去看看,李澄如便起身朝这边走了过来。
贝曦暗叫不好,抬了抬脚想要离开,可转念一想,李澄如的四个保镖就在酒吧门口,她根本跑不出去。
李澄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身上的香水味已经飘过来,贝曦紧紧攥着手机,心跳如擂鼓。
正心急如焚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道熟悉的男声:“等很久了?”
贝曦懵了懵,紧接着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就像那个微醺的夜晚一样,坚硬,热烫,充满了属于他的味道。
李澄如探头瞧过来,贝曦紧张得浑身一震。而几乎是同时,男人冷冽俊朗的脸压下来,薄唇覆上她的唇,彻底盖住她眼前的光。

掌心娇纵免费阅读

贝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他搂着出去的,双脚都没有一点感觉,仿佛整个人飘在空中。
到大厦门口他放开了她,C市街头的霓虹灯闪进她眸子里,才让她渐渐地缓过神来,终于听见男人开口的声音,语气依旧淡定,却好像比往常浮了一些:“对不起,权宜之计。”
“……哦。”贝曦嗓子又干又涩,声音也有点哑。
沈言勋看了看她这身衣服,***成熟得不像她这个年纪的女生。刚才亲她的时候,他才恍然惊觉她早已不是个小女孩,如今的她有着比大多数女人更优越的魅力,差点令他把持不住某种冲动。
沈言勋喉结动了动,低声说:“你穿成这样更容易被发现。”
贝曦咬了咬唇,麻麻的,仿佛还能感觉到二十三楼阳台的风,被他体温熨热的空气,他唇瓣辗转轻啄的力道,又迟疑地“哦”了一声。
“回酒店?”沈言勋问她。
贝曦甩了甩脑袋,强迫自己不再胡思乱想,然后点点头:“嗯。”
剧组下榻的酒店离这里不远,步行只要十多分钟。沈言勋走在前面,贝曦失了魂一般的亦步亦趋。
一直到了酒店门口,沈言勋再叫她,才又一次回魂。
“早点休息。”他淡淡地说,“我这几天在C市出差,有事可以找我。”
贝曦木讷地点了点头:“好。”
沈言勋抬眸看了眼酒店大门,“***吧。”
他一直看着她娇小的身影缓缓被掩藏在电梯门后,才转身离开。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王特助。
“什么事?”
王特助说:“老板,联系到徐虹了,明天她的确要在C市转机,本来没打算停留的,不过我给您争取了三个小时,那边答应一起吃个饭。”
“好,你订餐厅。”
-
贝曦一回到房间,吴彤就激动地迎了上来:“怎么样怎么样?战利品呢?”
贝曦一边脚步飘忽地往里走,一边把手机递给她,“你想办法,悄悄弄到Tommy房间里,别被人发现。”
“……”吴彤接过手机,一脸懵逼地望着她,“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啊。”贝曦眉眼弯弯,坐到沙发里抱起抱枕,样子有些傻乎乎。
“不是,你这状态不对啊。”吴彤担忧地跟过来,“到底怎么了?”
贝曦笑着摇摇头:“没事。”
吴彤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一***坐到地毯上:“完了……完了完了。”
贝曦依旧傻乎乎笑着,慢吞吞地问:“什么完了?”
“你是不是路上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吴彤神色紧张地望着她,“求求你别笑了行不行?你这跟中邪了似的,我害怕。”
“我没有。”贝曦轻轻踹了她一脚,“你才不干净,你才中邪了呢!”
吴彤努了努嘴,“总算正常了。”
贝曦把茶几上吴彤没吃完的水果盒子捞过来吃了两口,甜甜的,脑海里突然又蹦出来那种软绵绵湿漉漉的触感,眼前还浮现出男人唇瓣的形状,脸颊不受控制地热起来。
“哎。”她用牙签把一块哈密瓜戳了好几个洞洞,“你说,如果一个人在你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都能出现来救你,这说明什么呀?”
吴彤愣了两秒,说:“他八成是个跟踪狂?”
贝曦眉头一皱,又一脚踹过去:“你才跟踪狂呢!”
吴彤努了努嘴:“本来就是嘛,那么巧的事情只会发生在小说和电视里,现实绝对是有预谋的。”
贝曦怎么可能相信,狡辩道:“那如果……如果就是那么巧呢?难道不能说明两个人很有缘分?”
“好好好,能能能。”吴彤怕了她了,“你长得漂亮你说什么都对。”
贝曦:“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敷衍?”
“……我说实话你也要凶我,顺着你你也凶我,你到底要我怎么办嘛?”吴彤从她手里把那盒水果抢过去,“不许吃了,小心明天变大饼脸。”
贝曦高高地撅起嘴巴:“哼!”
吴彤把盖子盖起来:“哼也不能吃。”
贝曦懒得再跟她多说,起身去洗澡了。
洗完澡躺在床上,想起沈言勋对她说的话,要她这几天有事可以找他,心底又莫名其妙地漫起一层层小波浪,躁动不安地在被窝里滚来滚去。
听说沈言勋从来不碰女人,她该不会……是他亲的第一个女人吧?
他的初吻?
贝曦咬了咬唇,又抬手用指腹摸了摸,怎么都模拟不出那种绵软温热、仿佛还带着电流的感觉。
等等。
他说了这些天有事都可以找他,
但是,
她好像,
并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
-
一份神秘录音被交到Tommy的手里,次日早上掀起了惊涛骇浪。
以至于贝曦在睡梦里被走廊的喧闹声吵醒。
她一脸烦躁地走到玄关,只见吴彤穿着睡衣,整个身子趴在门板上,从猫眼往外面看。
贝曦走过去,把她往旁边一推,“让开,我看。”
“看个屁,什么都看不见。”吴彤压着嗓音道。
贝曦踮脚往外瞄了瞄,猫眼视野太小,果然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见声音。
她们俩贴着门听了一会儿,才弄清楚事情原委。
和贝曦意料之中的大致无差。
Tommy早上起来听了录音,知道李澄如之前都是假装对他好,实际想利用他打击贝曦,还想着以后靠着跟他的关系得到好资源。小孩心里藏不住怒火,当即就跑去敲李澄如房间的门,把她臭骂了一顿。
李澄如的助理嘴快说了句Tommy没家教,Tommy就用吃奶的劲儿跟她打了起来,剧组的人都出来劝架,哄Tommy,一直闹到现在,李澄如的助理都快哭成泪人了,Tommy还没放过她。
不得不说,Tommy这孩子熊是真的熊。
贝曦不禁庆幸,还好自己从来没想着跟他建立一段关系。演完戏也就一拍两散,各自安好了。
突然,吵闹的走廊安静下来,依稀传来一两声惊讶的叫声。
贝曦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下巴朝门板点了点,示意吴彤开门出去。
吴彤睁圆了眼睛:“为什么是我?”
“当然是你了难不成是我?”贝曦抓着她的手放上门把,“你就装作刚睡醒的样子,我也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咱俩一边打哈欠一边出去,别让人发现咱俩刚才偷听,演逼真一点……”
“我去我又不是演员!”吴彤还来不及反应,门就被打开了。
她狠狠瞪了贝曦一眼,手捂着嘴巴,边打哈欠边往外走。
“怎么回事啊大早上的?”吴彤往人群走过去,忽然目光一顿,看见走廊尽头那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大,“徐……徐虹……”
贝曦也惊了惊,刚踏出门槛的脚差点崴了,好不容易才扶着门框稳住。
Tommy抱着徐虹的大腿,边哭边告状:“呜呜呜妈咪,那个坏女人欺负我!”
“江导,咱们是老朋友了,我家Tommy从小也叫您一声伯伯的。”徐虹优雅的目光望向江导,“我是对您放心,才没有亲自来跟组,就让一个***照顾Tommy,您这事儿办的可不怎么像话啊。”
徐虹是当年的国民女神,现在更是大师级的演员,连不可一世的江导态度都很和善:“是我照顾不周到,还让你这么远亲自过来。”
“倒也不是特地过来。”徐虹摸着儿子的小脑袋,淡淡说,“要不是沈总请我吃饭,我就直接转机去澳洲了,想着顺便来看看Tommy,结果撞上这么一出大戏。我说江导,我要是没来,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这……还不是徐姐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江导笑呵呵道,“都听你的。”
徐虹叹了一声,说:“我知道,这事儿不能怪导演你,你剧组的事儿我也不好插手,我就一个小小的要求。”
江导郑重其事地点头:“你说。”
徐虹看了一眼李澄如,毫不掩饰鄙夷的神色,“我的儿子不能和心术不正的三流演员在一个剧组。”
此言一出,李澄如脸彻底白了。
“那要不然这样。”江导说,“李澄如你先回去,等Tommy的戏份拍完了,我们再商量时间。”
“不行。”徐虹态度强势,“我所说的不能在同一个剧组,也包括后期不能在同一个剧里出现,免得以后万一被曝出什么不光彩的事儿,我儿子受牵连,被人戳着脊梁骨骂。”
“那,那这样……”江导有点难办。
徐虹直截了当地说:“要么换掉我儿子,要么换掉她,你做决定吧。”
徐虹人就在眼前,咄咄逼人的,江导当然不可能说换掉Tommy,他看了眼李澄如,后者轻咬着下唇,一双眼睛蓄满了委屈的泪花,也挺让人心生怜意。
江导叹了叹,道:“现在剧已经拍完一半了,如果要换角,恐怕会很麻烦。”
“这个江导不用担心,女二号的角色我给你找。”徐虹笑了一下,“我的人脉你还不放心吗?”
“这个我当然放心。”江导点点头。
“那就这么说定了,让她走,人我三天内给你送来,保证不会太影响进度。”徐虹满意地勾了勾唇,抬眸往稍远处一看,目光定在一个纤瘦漂亮的年轻女孩身上,“你就是贝曦?”
贝曦愣了一下,很快点头:“是。”
“我看过你拍的短视频,不错。”徐虹冲她温柔地笑了笑,“好好加油。”
女神亲自点名,贝曦瞬间被惊喜冲昏了头脑,整个人都像块木头似的,舌头也有点打结:“好,好的。”
“妈咪我想和你一起吃早饭。”Tommy拽了拽徐虹的衣角。
徐虹蹲下身,瞬间从女王变成慈母,摸了摸儿子的小脸蛋,“好啊,妈咪陪你去吃早饭。”
徐虹抱着Tommy走了,贝曦默默地望着徐虹的背影发呆,突然被吴彤戳了一下腰,“想什么呢?”
贝曦收回目光,弯着唇道:“我以后也要成为像她一样成功的演员。”
吴彤“啧”了声:“那我可等着你飞黄腾达,带我沾沾神光了。”
其余人陆续离开,到最后只剩下李澄如和她的助理。
李澄如脸色灰败,像游魂一般往房间里挪,助理伸手要去扶她,却被她猛一下推开。
结果她自己的高跟鞋在门槛上扭了一下,整个人狼狈地往地上倒去,摔了个狗啃泥。
还不忘回头恶狠狠地对贝曦和吴彤嚷嚷:“看什么看!滚!”
两人互相对了个眼色,憋着笑跑进自己房间。
-
洲际酒店的套房里,沈言勋正在看杂志,临近傍晚的日光懒洋洋透过窗户,将他的身影染成一团金黄。
王特助敲门进来。
“老板,津城那边打电话来,说一切都准备就绪,问您什么时候到。”
沈言勋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周一。”
“周一?”王特助疑惑地挑挑眉,随即恍然大悟,连连点头:“我懂我懂,我马上去回。”
沈言勋点了下头,“嗯。”
王特助火速出去打了个电话,又进来:“那老板,您什么时候再去片场看贝小姐?车送去4S店清洗了,您有安排的话,我得提前跟那边打声招呼。”
沈言勋端着咖啡的手顿了顿,微微蹙眉看过来。
王特助被他犀利的目光盯得整个人抖了一下,“……怎么了老板?”
“我什么时候说要去看她了?”沈言勋面无表情,“五点我约了东方地产的李总,你去点菜。还有,明天开始彻查C市所有分公司的账目,车尽早给我提回来。”
王特助一个激灵,点头如捣蒜:“好的!”
沈言勋起身出去了。
门被关上,王特助蓦地松了口气,拍着胸脯嘀咕道:“周一走,贝小姐也是周一回去,我就不信有这么巧。”

小说推荐

总觉的时间过得好快,才一会功夫掌心娇纵全文免费阅读就看完了,喜欢的友友们和小编继续关注下面的故事发展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