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要闹和离(樊月季青临)

每天都要闹和离(樊月季青临)

导读:樊月季青临小说每天都要闹和离免费完整版已上线;作家我家月亮所写;每天都要闹和离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临安城的百姓们,说起那年的中郎将季青临的亲事,至今津津乐道。盛大的亲事,送嫁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尽头。

小说介绍

樊月季青临小说每天都要闹和离免费完整版已上线;作家我家月亮所写;每天都要闹和离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临安城的百姓们,说起那年的中郎将季青临的亲事,至今津津乐道。盛大的亲事,送嫁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尽头,延绵而成十里红妆。护送的是身穿红缨皮甲的御卫军,两旁跟着的是,纤纤袅袅,上百着装水湖蓝飘纱长裙宫娥,这是何等的壮丽恢宏。

小说简介

樊月和季青临成亲这天可谓是全国沸腾,毕竟他们一个是被满门赐死的公主,一个是皇上身边红人,这种不对等的身份让不少人都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然而听着周遭流言蜚语,樊月却丝毫不为所动,毕竟她嫁给季青临不是贪图其战神威名,也不是为了苟活,而是为了复仇大业。一晃三年过去,樊月眼见时机成熟,便将早就起草好的和离书抵上,只等厌恶她的季青临签字后她就能执行计划了,可谁知,这时季青临却反悔了……

每天都要闹和离免费阅读

临安城的百姓们,说起那年的中郎将季青临的亲事,至今津津乐道。
盛大的亲事,送嫁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尽头,延绵而成十里红妆。
护送的是身穿红缨皮甲的御卫军,两旁跟着的是,纤纤袅袅,上百着装水湖蓝飘纱长裙宫娥,这是何等的壮丽恢宏。
围观的百姓,人山人海,整个临安城,仿若只剩下迎亲送亲的队伍,雕刻着皇家祥纹,金丝楠妆奁,排成流水般,从眼前不断走过,看客惊叹不已,想是这一生,都再也见不着如此奢华的送嫁。
哪怕是当年,大公主出嫁,排场也不及一半。
能得到皇家最尊贵礼数,嫁妆如云盛待的樊月,只是小小的一个翁主而已。
两个月前,樊月的亲娘,当朝皇帝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华元公主,樊月的爹爹,礼部尚书樊安瑭,两人在家中双双饮鸩身亡,随后家奴死绝,樊氏一族皆被贬出临安城外,多条罪名加身,能侥幸活下来的人,屈指可数。
而她却依旧保留翁主的封号和府邸,只是昔日的繁华和莺声笑语,都化作死一般寂静。
樊月连夜入宫,跪在祥宁宫殿外,彻夜过后,太后才召见她。
“皇姥姥,我娘是您最疼爱的孩儿,也可怜可怜月儿吧,皇姥姥,求您给月儿赐婚,月儿已经没有爹娘了,求皇姥姥你念在我娘的份上,给月儿最后一个容身之所吧。”
“中郎将季青临,他是青鸾朝的战神,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如果我在他的羽翼下,兴许还能留着性命,皇姥姥,你说你最疼的孩子是阿娘,你说我长得最像阿娘,求你为我做主,月儿只想活下去。”
她提出这个要求,遭到拒绝。
她又在祥宁宫殿外,跪了一天一夜,直到晕厥为止。
等她醒来,侍奉太后跟前的兰若姑姑,笑着对她说道:“翁主,太后和皇上,答应了你的要求,你快起来吃点东西吧。”
其实樊月知道,与中郎将季青临,素不相识。
但是没办法,她只能这样做,为自己找一个安身之所。
中郎将季青临,年少有为,年仅二十二,就跟随父辈,戍守边疆四年,打了无数胜仗,单人匹马手擒对方将领首级。
回城以后,得到皇上的嘉赏,加官进爵,赐予府邸美婢,成为临安城所有女子心仪的对象,男子敬仰的存在。
她不知道那一杯鸩酒,什么时候会赐到她的手里,为了活下去,只能这样做。
樊月从未想过,和季青临有任何交集。
她甚至连季青临的模样,都不太记得。
依稀之中,是个健硕修长,眉眼清冷的男子。
她不知道太后是如何应承她的要求,也不知道皇上是如何逼迫季青临,答应娶她。
但是她知道,这个牢笼,是她亲手编织的,困住了她,也困住了季青临,那个男人,必然视她入洪水猛兽,憎恨入骨。
她走下大红轿子,走进她的牢笼,摇曳的烛火,满眼红帐,烛火燃烧的味道,有些呛人,屋里除了她,再无一人。
“砰!”
门被重重推开,清冷的风吹进来,带着浓重的酒气。
她端坐在床沿旁,这个***已经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头上盖着红帕,视线只能看到一双黑色的羔羊皮短靴,慢慢走到跟前,停了下来。

每天都要闹和离全文阅读

一直心如止水的她,这一刻,兀的开始紧张起来。
这样一个陌生男子,在她的哀求之下,被迫娶了她,一个没有感情的女子,季青临该有多恨她呀。
可是,她只想要活下去。
季青临是整个青鸾朝的战神,是皇上最为倚重的臣子,她若是成了季青临的妻子,也就能苟活下来。
只需要三年的时间,等她哥哥回来,哪怕皇上再对她樊家起杀意也没关系。
等季青临掀开她的红帕,她就解释,给她三年的时间,到时候她会写下和离书,解开这个亲手编织的牢笼。
黑色的羔羊皮短靴,停在她的面前。
一把低沉,如同寒冬的声音,响了起来:“樊月,你想要的,你都得到了,这条路是你选的,从今以后不要后悔。”
说完,黑色的羔羊皮短靴,在她眼前转了过去,往屋外走去。
她的心一提,站了起来,一把伸手扯掉头上的红帕,望向季青临高大的后背。
满屋子,混杂着烛火燃烧的浑浊,花果鲜花的清香,季青临身上的酒气,吹进来冷彻心扉的风,成了她多年挥之不去的梦靥。
“季青临,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我都是你的娘子,你既然没勇气拒绝皇上,就该想到有这一刻。”
现在这种剑拔弩张的局面,她早该预料得到。
季青临不理会她,继续大步走出去,夜色中,只给她留下一个背影。
“季青临,对不起……”
最后这句话,被风吹散,只有她听见。
候在房门外的婢女们,手里捧着秤杆、合卺酒、白帕、如意锁等,原本是给少爷和少夫人挑起红帕,喝合卺酒准备。
现在看见少爷拂袖愤然离开,只留下少夫人,都面面相觑,低下头,不敢再有动作。
樊月看着眼前美好的景象,再想到自己可笑的境地,迈开脚步,朝着门外走去,在手里捧着秤杆的婢女跟前停住,身后把秤杆拿起来。
听说,新婚当天,新郎官要用帮着红绸花的秤杆,挑起新娘的红帕,寓意美好。
她冷笑一声,转身说道:“关门。”
门外的婢女不敢怠慢,将两扇房门关上。
“啪!”
秤杆在她的手里,就好像化成了利剑,一双一尺长的龙凤红烛被她打断,跳曳的烛火,瞬间熄灭。
“啪!”
瓜果花卉,也被她打散,滚落在铺着红毯的地方,砸出沉闷的声响。
“嘶——”
挂在床梁上的红色帷幔,被秤杆勾下来,撕裂开边。
她就好像孩童走进沙池那样,把沙子堆砌起来的城池,一座座推翻,脸上笑意灿若星华,把房间所有东西,都打得稀巴烂。
如果说季青临无辜,那么难道她就有罪?
皇上一旨令下,赐酒樊家,念在其长姐亲情,免其死罪,可是华元公主执意和夫君共赴黄泉,死前以长姐身份,祈求皇上,放过孩子,樊月才免除一死。
樊月心里面很清楚,皇上不过一时悲伤长姐的离世,才答应留她一命。
可是,她到底姓樊,留着,谁也不敢揣测以后会不会变成祸害。
她能做的,就是哥哥回来,哪怕是死,黄泉路上,也不让哥哥独自一个人走。
就只能想办法让自己活下去,季青临便是她能抓到的,最好的救命稻草。

樊月季青临

小说每天都要闹和离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