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心尖骄纵(秋芷湛厉呈)

在他心尖骄纵(秋芷湛厉呈)

导读:热门小说《在他心尖骄纵》主人公是秋芷湛厉呈;作家依存体质所写;在他心尖骄纵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作为B市无人不知的豪门,湛家家产庞大,行事作风十分低调。唯有这最小的孙子湛厉呈不一样。他从小就被称作天才。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在他心尖骄纵》主人公是秋芷湛厉呈;作家依存体质所写;在他心尖骄纵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作为B市无人不知的豪门,湛家家产庞大,行事作风十分低调。唯有这最小的孙子湛厉呈不一样。他从小就被称作天才,接手湛家产业后,更是大刀阔斧进行改革,行事乖张狂傲,又极其冷血。但就是这么一位无人敢惹的人物,秋芷思索片刻,居然答应了。

小说简介

婚礼当天,面对众多宾朋,她穿着婚纱,被男人晾了整整两个钟头。
后来他手拿着西装外套走了进来,随意的拽下新娘面纱,修长的手指擦了擦她的唇瓣,落下一个吻。

湛厉呈一直认为,自己这新婚小妻子是十分乖顺听话的。
她长着一张江南女子温婉秀丽的脸庞,性子也像水一样柔软,早上替他打领带,晚上迎接他进门,小心翼翼讨他欢心。
所以即便是不怎么喜欢她,他也并没有把人赶走。

直到有一天,他感冒躺在床上,半夜朦胧醒来。
小妻子半张脸隐匿在黑暗中,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声音软糯:大郎,吃药。
湛厉呈一下子就清醒了,病好了大半。

在他心尖骄纵免费阅读

第5章讨厌
“厉少,我真的是出于崇拜才过来倒酒,您太太应该是误会了,她不是故意用热茶烫我的,都是我的错,您可千万别怪湛太太啊…”
旗袍女的样子楚楚可怜,看起来都要哭了似的。
一截白嫩的手臂却向前伸着,故意给男人看她受伤的地方。
湛厉呈一手端着酒杯,淡淡的瞥了一眼,漫不经心道:“是吗?”
他的脸上自然看不出丝毫的怜惜之情。
似乎是见惯了这种把戏。
刚刚旗袍女碰瓷的时候,那茶水其实也溅到秋芷手臂上一些。
这会儿隐隐有些痛,她就低头查看了一下。
耳边又听见湛厉呈淡淡说了一句:“阿芷,道歉。”
她之前从没听过男人这样叫过自己,但同时也为他的不辨是非而震惊。
“你…”秋芷下意识转头看他。
声音禁不住有些抖,又委屈又诧异。
包厢里出现另一个妖娆的女人,明摆着就是过来陪酒的…
这样不正经的事情,因为相信他的人品,她都没有多说什么。
结果他却因为这女人拙劣的诬陷,反过来要她道歉?
秋芷自认为她并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但这件事她却没有办法忍受。
“不是那样的,刚刚…”她张嘴刚要反驳些什么。
身子却猝不及防落入一个怀抱中。
湛厉呈的力气是极大的,只轻轻的用手臂一托,就将她抱了过来。
两个人暧昧的挤在一个软垫上,身后就是男人的胸膛。
隐约有清冽的酒气传来,混杂着淡淡的男士香水味道,并不难闻。
他似乎很早就想这么做了。
借着桌围的遮挡,大手亲昵的箍在她的腰侧,掌腹轻轻摩挲了两下。
趁着她身子一缩的空档,鼻端埋在那雪白的脖子上吸了口气。
声音低沉了些:“紧张什么?”
秋芷却根本没料到他会这么做。
“…你干什么?”羞愤的用手肘往后顶了一下。
随即又被他轻巧的制止住了。
男人一手抓着她的胳膊,另一只修长的大手捏着她的下巴,就这么紧紧环绕着她,凑在她的耳侧诱哄道:“乖,去道歉。”
姿态照旧是漫不经心。
就像在哄着自己的小宠物似的。
事情发展到现在,秋芷已经完全无法揣测男人的想法。
两个人明明是这么亲密的姿态,他说出的话却又是完全向着另一个人的。
或许是被他轻佻的语气激怒了,又或许是因为自己现在所处的被动状态而羞愤,她索性不再顾及什么,猛地站了起来。
冷冰冰的说了一句:“我没错,所以不会道歉。”
一秒钟都不想多待,出包厢后穿好鞋子,噔噔噔走到楼下去。
包厢里剩下的众人神态各异。
湛霖一直在观察着事情的走向,这会儿他的眼神里闪出一抹得意。
笑眯眯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厉呈你何苦这样?”
湛厉呈勾唇淡淡笑了一下:“刚过门的妻子,还不懂事,让二叔见笑了。”
抬手让一旁的服务生重新上了一瓶酒。
亲自给湛霖倒上:“这杯酒就算是赔罪了。”
眼见侄子如此给面子,湛霖就有些飘飘然了,端起杯一饮而尽。
笑着拍拍旗袍女的大腿:“等什么呢?过去陪着啊。”
湛家虽然子嗣众多,但一直以实力为尊。
所以即便湛霖身为长辈,也丝毫不敢对自己的侄子有逾越的举动。
只是在内心里面,他是很不服气的。
一方面对于父亲将位置传给孙辈的做法不满,另一方面则总想着有朝一日能成功夺权,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
眼下湛霖管理的这个小公司,只是湛家产业很小的一部分。
这几年通过内部财务的梳理,他倒是发现了一个可以拿捏侄子的把柄,今天兴冲冲过来,也是有威胁的意思在里面。
看着平日里冷漠傲慢的侄子,今天居然如此谦卑。
湛霖心里就更是得意:“厉呈啊,女人就要找乖一点的,你看我这个秘书多好?身材和样貌又好,而且保证干净,肯定能让你满意。”
之前知道湛厉呈不近女色,湛霖还有些担心自己这美人计没用。
现在一看却是多虑,许是娶了媳妇后开窍了吧?
这有了软肋后,人就更好拿捏了。
湛霖美滋滋的想着,不知不觉间,脑袋就有些昏沉。
他就直接趴在了桌上。
正好这时旗袍女也蹭到了湛厉呈身边,***的撒娇道:“湛总~”
却被男人厌恶的用手臂一推,整个人狼狈的跌坐在旁边。
湛厉呈抬手拍了两下巴掌,随即就有四个面无表情的年轻男子鱼贯而入。
看样子已经在外面等候很久了。
看着四个男人将湛霖身上的手表,手机,钱包全都掏了出来。
他才淡淡的叮嘱一句:“记得扔到交通闭塞的山村里,定时委托村民给他食物,看着他别让他寻短见,其余的任凭自生自灭。”
这么说完,他便起身走了出去。
对于那缩在墙角嘤嘤哭泣的旗袍女子,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
*
秋芷下楼之后,才有些反应过来。
她的脑袋又不是傻的,刚刚只是事发突然,没来得及思考而已。
现在冷静下来,想想刚才男人漫不经心的语调。
还有对面湛霖不怀好意的探究眼神,她才觉出些不对劲来。
这么看来,湛厉呈必然和他二叔的关系不好。
但是这两个人之间的斗争,又关她什么事呢?
不管他是不是真心为旗袍女说话。
作为妻子,她在他心中,也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意摆布的工具人罢了。
这么想想,又觉得无趣极了。
早就在等候的司机恭敬的开了车门:“湛太太,您要回家吗?”
秋芷点点头坐进车里,中途又接了个电话。
是关于中医诊所的事情。
结婚之前她就已经找好了中介,眼下那边来消息说,诊所的门店找好了。
她就让司机掉头,顺便过去看了一眼。
门店的位置并不在繁华的商业街上,所以租金并不是很贵。
两面都是居民区,常住人口比较多,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而且诊所又跟商铺不一样,并不需要多大的曝光度。
只要医术足够精湛,即便是藏在小巷子里面,也照样有人会找过来。
当下她就跟中介商量了价格,把门店订了下来。
租金都是用自己的积蓄支付的。
她并不想花湛厉呈的钱,虽然这些钱对于他来说,估计只够得上几顿饭的消费,又或者是一套定制西装的价格。
回到别墅之后,天色差不多就暗了下来。
秋芷回房间后第一件事,就是从包里把那小叶紫檀手串拿出来,扔在了抽屉的最深处。
因为看出那湛霖不是什么好人,她连带着对这东西都充满厌恶。
虽然这手串确实是很值钱的,看着品相很不错。
秋芷父亲生前就喜欢收藏文玩,连带着她对此也有一些了解。
但这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最终还不是都被继母低价变卖了?
想起这些,秋芷的心情就不大好。
连带着下午在那私房菜馆遇到的事情,都让她觉得有些烦。
索性就自己调配了一些养神安心的草药。
放在锅里煎好了,兑水倒在浴缸里面泡澡。
常年替病人熬中药,身上总会沾染一些药味。
她一般就会用这种方法来去除,药浴中主要的成分就是佩兰,气味芳香,还有解暑去湿气的作用。
上面再撒上一些花瓣,倒也蛮漂亮的。
秋芷简单冲洗后就泡了***,水温略高,浴室里不一会儿就雾气缭绕。
一身劳累片刻后就缓解了,她便微微闭上眼睛。
靠在浴缸的边缘,耳边听着舒缓音乐,不知不觉就打了个盹。
在醒来时水温还热着,同时还有一道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秋芷猛然一惊,转过头去。
湛厉呈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一手搭着西装外套,男人正靠在浴室门边,淡淡的看着她。
之前为了通风,她就没有把浴室门完全关闭。
这会儿被他完全看光,她整个人就愣在那里。
下意识把身子往下浸了浸,只剩下脑袋露在水面上:“…你出去啊!”
刚刚醒来,脑子都还是懵的,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虽然两个人白天还曾经…
但她的脸皮太薄,还是受不了被他的目光这样打量。
男人不光没有出去,反而还迈步走了进来。
弯下腰捞起她的一绺长发闻了闻,修长的手指在她的锁骨上滑过:“这泡澡水里放了什么?”
“是我自己配的草药。”秋芷下意识回答一句,随即又反应过来。
双手环绕在胸前,整个人都缩在浴缸的一角:“快出去!”
这次的语气就有些恼了。
又加上心中还有气,察觉到男人饶有兴趣的神情时,她就不管不顾的瞪着他:“…你怎么这么讨厌!”

在他心尖骄纵全文阅读

第6章猫爪
从没见过小妻子的胆子这么大过。
之前她也只是敢暗戳戳的反抗一下,像小猫的爪子挠人。
现在竟然敢这么直接的骂他。
看来是长进了不少。
湛厉呈倒笑了:“还在生气?有一句俗语,用在现在的场景很合适。”
“什么?”秋芷注意力不自觉被他带跑偏。
“夫妻之间,床头吵架床尾和。”男人便慢条斯理回复了一句。
伸手直接扯了领带,一粒一粒解开衬衫的扣子。
和她的羞涩状态不同,他从来都是很坦诚的。
直接去旁边的淋浴头冲洗了一下,大手一伸便将她捞了起来。
而后抱着她重新泡入浴缸之中,那水就哗啦啦漫出来一些。
浴缸的空间还是很大的,容纳两个人是没有问题的。
即使男人的身材很是高大。
长腿随意的向前伸展着,他就这么将她抱在怀中。
完完全全把人禁锢住了。
秋芷手扶着浴缸边缘,两次试图出去,都没有成功。
她都已经泡了一会儿药浴了,脑袋有些昏沉,也实在使不上什么力气。
最后也只好放弃,红着脸靠在男人宽厚的胸膛上。
任凭他将她背后的湿发撩开,露出白皙漂亮的肩膀。
他的呼吸就喷在她的脸侧,微凉的唇瓣擦过她的耳垂。
语调暧昧:“怎么不跑了?”
“…你先把我放开。”秋芷就闷闷的说道。
索性双手抱膝,将自己团了起来:“旗袍女不理你了吗?何苦又来烦我。”
湛厉呈就轻笑了一声。
捏着她小巧的下巴,让她转过头来,低头亲吻了一会儿。
这才慢悠悠的放过她:“吃醋了?”
他不打算解释什么,也并不觉得有这个必要。
抱着她换了个位置,让两个人脸颊相对,能够看清彼此的表情。
又是一番亲吻过后,看她表现乖顺,他才觉得满意了些。
挑挑眉,索性透露了一些:“湛霖此时已经睡在了一个荒僻山村的土路上,明早醒来的时候,他就会发现自己身无分文,举目无亲,也没有丝毫办法联系到外界,继而充分的发现,没有了湛家的庇护,他只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
他这么说着的时候,眼中就闪过一丝兴味。
仿佛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那是你二叔!”秋芷就惊了一下。
虽然已经猜出两个人关系不好,但也没想到他会把事情做这么绝。
湛厉呈不以为然:“你以为湛霖这次过来,就是心怀好意的吗?豪门家族里多的是尔虞我诈的龌龊勾当,哪有什么真正的亲情关系。”
他这么说着,完全是置身事外的语气。
仿佛他自己并不是姓湛似的。
末了又摸摸她的头发,警告道:“在这个家里,我只与爷爷的关系真正亲厚,你自己提防,不要同别人有太多交集。”
秋芷就点点头,答应下来。
男人拥着她,随意的拈起一片水面上的飘着的花瓣:“那手串呢?”
“我扔在抽屉里了。”秋芷皱了下眉。
“这才乖。”他便点头。
心中更满意了些:“以后给你买别的首饰戴,不要碰别的男人的东西。”
其实不用他说,秋芷也不稀罕碰那手串。
只是她隐约又从男人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占有欲的味道。
顿时便很诧异,下意识抬头看去。
雾气的蒸腾下,他那硬朗的五官也变得柔和了些,整个人闲适的靠在浴缸边上,露***面的腹肌完美诱人。
一双略微狭长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看什么?”
“…没什么。”秋芷有些慌乱的摇头。
不小心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场景,身子往下滑的同时,双手撑住他的胸膛。
正要撤离的时候,纤细的手腕便被他捏在手中。
把人又往前捞了捞,湛厉呈又低头闻了闻她身上的味道。
那股平日里的花草香,正是来自于这泡澡水中。
他的眼睛眯了眯,捏着她腕子的大手用了些力气:“你每次都是躲在这里偷偷泡澡,然后再去勾引我的?”
“你这人怎么…”秋芷又疼又气,脸一下子又红了。
她泡澡是为了去除身上的中药味,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怎么这么自恋?”湛厉呈挑挑眉,索性替她接了下句。
他的薄唇就贴在她耳侧,又深深吸了口气之后,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声音就有些含糊:“因为我有自恋的资本。”
他终究还是对客卧的这个浴缸不满。
皱皱眉道:“下次去主卧泡澡。”
想抱着她出来,秋芷又不大愿意,只好就这么将就了。
把原本有些冷掉的药浴放掉,重新又换了热一些的水。
*
被裹着浴巾抱回主卧的时候,秋芷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她今天本来就有些累,如今更是连胳膊都抬不起来,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女人的头发还没有擦干,就这么凌乱的铺散在床单上。
她的黑发本来就很长,弄得四处都是水印子不说,她自己也不***。
湛厉呈低头摸了下床单,伸手拍拍她的脸颊,打算把人叫醒。
小妻子皱着眉呢喃了一声,还是没有醒。
站在床边盯了她一会儿,他才去浴室拿了吹风机过来。
不怎么温柔的托起她的脑袋放在腿上,坐在床边给她吹头发。
或许是吹风机的声音太大,又或许是他扯痛了她的头发。
秋芷中途醒来过一次,朦胧着双眼看看头顶的男人。
“厉呈…”她的声音软软的,有些委屈。
“嗯。”男人并没有计较她的这个亲昵的称呼,淡淡应了一声。
“我只等你一年…”脸颊在他柔软的浴袍布料上蹭了蹭。
秋芷的声音低低的:“一年后,如果你还没有爱上我,那我们就放过彼此好不好?”
小妻子说完这些话,便又重新睡了过去。
她的黑发已经半干,此时柔顺的铺在他的掌心,散发着淡淡的花草香气。
湛厉呈皱了皱眉,将吹风机关闭。
回想着她刚刚的话语,内心忽然有些不满。
修长的手指戳了戳她的眉心。
一直等到她闭着眼有些烦躁的歪头躲避,这才将人放在被子里,撤掉了碍事儿的浴巾,关灯抱着她睡了下来。
*
秋芷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依稀记得早上的时候,男人曾经把她叫起来系过领带,但具体过程已经忘掉了。
落地窗的窗帘已经打开,大片大片的阳光洒落进来。
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已经上午十点。
她却仍旧懒懒的不想起来。
之前她明明是很勤快的,就是因为昨晚…
想到这里,她的脸颊就红了红。
索性逼着自己坐起来,低头一看,又有些愣住。
身上凉飕飕的,真丝的被子顺滑的从身上落下。
里面什么都没穿。
所以她昨晚睡觉时一直都这样吗?
然后早上又站起来给他系领带…
又气又羞,秋芷坐在那儿半天没起来。
左右找了一会儿,赶紧拿了一件睡裙随意的套在身上。
身上哪儿哪儿都不对劲,她强打精神才洗漱完毕。
心里把那男人骂了无数遍。
等到下午的时候,她才从别墅出来。
让司机开着车,接着处理中医诊所的事情。
门店都已经订了下来,接下来就是装修和买家具,办理营业执照之类的事情,这些她是很熟悉的,并不怎么费劲。
就这么又三天过去了。
湛厉呈照旧是没有任何消息,也没有回别墅。
也不知为什么,秋芷反倒松了口气。
之前她还一直期盼着他能回家,两个人像正常夫妻那样温馨相处。
现在看来,这男人一见到她,心里就想着那档子事。
还不如不见呢。
*
周四的时候,秋芷正在诊所的门店里面监工。
装修这类事情,最好还是要亲自监督的,不然很容易出岔子。
到时候有什么细节出错了,很难推翻重来。
接到湛厉呈电话的时候,她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过了一会儿才接通:“喂?”
“一会儿我过去接你,晚上是湛清词的接风宴,咱们得回老宅。”
男人言简意赅的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
并不用她通报地址。
半个小时后,一辆黑色的豪车就悄无声息的在门口停下。
秋芷只好叮嘱了那装修工长几句,这才出来上车。
一开门就有股冷气铺面而来,男人就坐在后座上,长腿随意的交叠,修长的手指滑动平板屏幕,正在浏览文件。
照旧是一身订制的高级西装,领带端正的系在衬衫领口上。
线条完美的侧脸带着种清冷疏离的贵气,只是静静的坐着,就有很强的气势。
后座的窗子上贴着特质的隔光材料,车内空间显得有些幽暗。
秋芷犹豫了一下,在他旁边的座位坐下后,又往车门边挪了挪。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人。”这么个小动作,倒被他的余光扫见了。
“去购物中心。”放下平板,湛厉呈又吩咐了司机一句。
车子就调了个头,三分钟后在湛氏旗下的购物广场停下。
这里是市中心商业区占地最大的建筑群,其中就涵盖了很多奢侈品牌。
秋芷是糊里糊涂下车的,一开始不知道男人带她来这里干什么,进了那富丽堂皇的奢侈品门店才反应过来。
她就皱皱眉:“我有衣服穿。”
湛厉呈看了她一眼:“出席正式场合,需要穿礼服。”
她这才环顾一圈。
指了指一件稍微保守的长裙:“就这件吧。”
男人并没有理会她,修长的手指在店员拿过来的一排衣服中滑过。
最后锁定了一条黑色的修身款式礼服裙:“***试一下。”
秋芷无奈,她知道多说也没用。
只好在店员的带领下,进了那试衣间里面。
等一会儿出来了,表情却有些别扭:“…这件不行的。”
她的皮肤本身就很白,腰肢又是细细窄窄的,一头长长的黑发披散下来,在这修身礼服的衬托下,倒别有一番风情在里面。
只是平时偏向保守,白白浪费了这好身材。
湛厉呈打量了片刻后,直接过去将人转了过来。
就看见那背后镂空的设计下,正好将她***的肩带露了出来。
一旁的店员急忙笑道:“这件礼服是需要搭配胸贴的,店里就有。”
“不用,换一件衣服就可以了。”秋芷摇头拒绝,
之前穿婚纱的时候她用过这东西,觉得实在难为情,没什么安全感。
”拿过来吧。”男人却淡淡说道。
从店员手中接过后,他就皱皱眉:“尺码太小。”
秋芷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
看到店员又换了一个大尺码的过来后,她才猛地红了脸:“你…”
下一秒又被他握着手腕带到了试衣间里去。

秋芷湛厉呈

小说在他心尖骄纵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