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热恋了解一下(白朗水清纱)

婚后热恋了解一下(白朗水清纱)

导读:主角是白朗水清纱小说《婚后热恋了解一下》已完结,婚后热恋了解一下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嫁给白朗的那一天起,水清纱就收起了锋利的爪子,立志扮演一个温柔贤淑的好妻子。等两年一到,拍***走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白朗水清纱小说《婚后热恋了解一下》已完结,婚后热恋了解一下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嫁给白朗的那一天起,水清纱就收起了锋利的爪子,立志扮演一个温柔贤淑的好妻子。等两年一到,拍***走人。

白朗水清纱小说简介

谁知传闻中手段狠厉,矜贵清冷,从未正眼看过一个女人的商界大佬白朗其实骨子里是个***断腿的醋精。
起初。
水清纱跟温润斯文的学长交谈甚欢,白朗见了,低敛眉眼,淡淡道:“记住你的身份,白太太。”
水清纱:“???”
后来。
水清纱工作了一天,疲惫不堪地回到家,却被男人推到墙边禁锢,捧着脸,声线危险地低声呢喃:“纱纱,今天你又对别的男人笑了。”
“没***,没***,没暧昧。”她忍无可忍反驳,“白朗,你管太多了。”

婚后热恋了解一下全文阅读

四月的天,上一秒空中还挂着浓烈的暖阳,这一秒就乌云密布,防不胜防地刮起了大风,来势汹汹。
窗口处的水清纱拢了拢身上的风衣,连忙收拾好东西转身。
“纱纱,真辞职了啊?”苏雯雯脸上挂着笑,迎面而来。不动声色地将水清纱从上到下地打量了好几遍。
这才几天,穿着就大变样了。她没记错的话,水清纱身上穿的风衣正是DIOR春季最新款。
啧,嫁了个有钱男人就是好。
她轻扯了扯唇,眼底的轻讽一闪而过。年轻靠着几分姿色上位没什么好光荣的,等人老珠黄就该被踹了。
水清纱大方点头,“嗯,回来收拾东西。”
苏雯雯嘴角的弧度越发大了,倚过去拐了拐水清纱的手臂,“纱纱,你这嫁入豪门了,可不能忘了我们这些落魄姐妹啊。”
渝城白家,现任执行总裁白朗,三十出头,清隽淡漠,那张脸比娱乐圈任何一个男明星都优越,且在福布斯榜上名列前茅,是豪门中的豪门,也渝城所有女人心中的钻石王老五,旗下涉及的业务范围广泛,包括汽车,游戏,美妆,影视……
水清纱和白朗三天前的婚礼轰动了整个渝城,引来媒体争先抢后的采访,所有人都好奇白朗为什么会娶只有一张脸能看的水清纱。
或者说水清纱到底使了什么手段勾搭上了渝城钻石王老五白朗?
水清纱唇角一勾,“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啊。”
做同事的时候两人都交情泛泛,更别说现在还不是同事了。苏雯雯是什么样的人她又不是不知道。
隔了会儿,苏雯雯挤眉弄眼地说:“纱纱,你可真有能耐,没想到居然嫁给了白朗。”
“白朗那样的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新鲜感过了,外面的彩旗就飘起来了,你可得看紧了。”
“不过你辞职了嘛,回去好好看住你男人。”这句话就意味深长了,水清纱是个独立自主的职场女性,工作能力强悍,势头稳步上升,要不是辞职,很有可能下一个升职的人就是她了。没想到竟然为了一个男人放弃了前途。
这要是辞职了回去都没看住自个男人那可就好玩了。苏雯雯脸上染上了几丝看好戏的表情。
水清纱唇角一弯,直勾勾地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你放心好了,白朗不是那种人。”
“他爱我,我爱他。”
苏雯雯又说:“男人的话可不能太当真了。”
水清纱心里浮出一丝不耐,没心思跟她周旋,沉声反问:“这么多年,你看白朗跟哪个女人传过绯闻?”
苏雯雯顿时语塞。
确实,这么多年,白朗从未跟一个女人传过绯闻,甚至一度有传闻说他是gay,不过几天前轰轰烈烈的婚礼,已经让这个传言不攻自破了。
看到苏雯雯的表情,水清纱笑了笑,转身朝外走去。
*
“赵总也要结婚了,这段时间好事还真多。”
“是啊,那女孩是我表姐同学,听说很优秀,家里有钱,自身又有能力,还长得漂亮,真是人比人比死人啊。”
“……”
几个女孩迎面而来,手里拿着企划书,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八卦上。
水清纱脚步微微一顿,垂眸掐了掐虎口。
学长要结婚了吗?
“纱纱,恭喜啊。”
“恭喜恭喜,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结婚了。还嫁给了渝城所有女人最想嫁的男人,厉害了。”
“是啊,以前还以为你是女强人呢。这一结婚就不一样了。”
几个同事一抬头就看到了水清纱,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或羡慕,或嫉妒,或谄媚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新出炉的金凤凰。
今天她穿了件浅灰色毛呢子大衣,搭着黑色筒靴,显得整个人高挑纤细,化了点淡妆,一笑梨涡乍现,好看得让人挪不开目光。
跟平时太不一样了。
水清纱之前是公司里每天来得最早的,走得最迟的,跟今天比起来,那以前就是不修边幅,眼里只看得到工作,把原本的美貌都掩盖了七分。
工作上雷厉风行,跟今天的温柔小意比起来简直像是两个人。如果说之前不明白水清纱哪来的资本嫁入渝城第一豪门白家。
那现在有了。
水清纱缓了一下,微微一笑,不咸不淡地回:“谢谢。”
几人简单交谈后便擦肩而过。
水清纱进了电梯,脑子里还不受控制地浮现那句,“赵总也要结婚了,女孩很漂亮,很优秀还家世好。”
她摇了摇头,试图把那些话甩出去,
蓦地电梯停了。
撞进一双极度温柔的眼里,水清纱怔住了。
“纱纱。”男人话语里含着一丝显而易见地惊喜。身着西装革履,清隽雅致,斯文有加,笑容如沐春风。
“没想到你今天会过来。”
怎么就在这个当口碰上了,水清纱抿了抿唇,“学长。”
两人都是BN大毕业的,赵利贞比她大两届,一直是优秀学生的代表人物,更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捕获了无数少女的心,她也没能逃过。毕业后有幸跟他***同一家公司,颇受照顾。
赵利贞轻挑了下眉,笑着问:“怎么了?瞧你兴致不太高的样子。”
他一如既往地温润细心。水清纱深呼吸了下,耸肩,低声回:“没什么。就是在这工作了几年,多少有几分不舍。”
闻言,赵利贞收了收嘴角的笑,看向她,“没吃饭吧,一起?”
水清纱顿了下,回了个“嗯。”
两人出了写字楼,往一旁的西餐厅去,环境雅致,里头琴声悠扬,可能更适合情侣约会。水清纱脚步一顿。
若是换了以前她会窃喜。
现在……
再一个,这里面消费不低,就普通朋友吃个饭而已,何必呢。虽说学长收入不低,但在这上面她都肉疼。
算了。以后也没什么机会碰面了。
位置靠窗,藤蔓为椅,珠帘间隔,确实是个很好说话的地。
赵利贞眉头皱了下,又很快松开,似有若无地打量着她,心里莫名腾升起一丝烦恼。一时谁也没开口。
水清纱端起柠檬水抿了口,又抿一口才放下,她唇角一弯,先打开话匣子,“学长在愁策划案吗?”她不想聊私事,想想都很心酸。
“不是。”赵利贞利落地回。
水清纱声音轻快,“不是工作多好啊。”做策划这行加班是家常便饭,更何况是游戏行业。
“他对你好吗?”
“啊?”来得太突然,水清纱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望着他,眼珠子转了转。片刻,她才反应过来。
赵利贞口中“他”是谁。
水清纱面带笑容,大大方方地说:“嗯,挺好的。”
隔了会儿,赵利贞才勉强回了个“嗯”。
忽然气氛有些微妙。
直到电话铃声响了,水清纱拿出来,抬眸说:“学长,我接个电话。”
“还没回来?”电话那头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她压低声音回:“快了,跟同事吃个饭。”
“在公司?”
“嗯。”
“李叔来接你。”李叔是白家的司机。
“好。”
挂了电话后,赵利贞问:“他?”
水清纱缓了缓点头。
沉寂了会儿,两人同时开口,不由相视一笑,后来都默契都不提了,两人有说有笑,一顿饭的时间很快过去。
两人告别。水清纱看着赵利贞进了写字楼,直到背影看不到才不紧不慢地收回目光,看到斜前方停着一辆黑色宾利。
车牌号都彰显着矜贵,连号的8,想让人没有印象都难。
她走过去,先给李叔打了个招呼。李叔连忙下车打开后座的门,水清纱猫着身子钻***,刚坐下来就愣住了。
里面还坐着一个男人,只穿了件白衬衣,没打领带,比平日少了份严谨,多了分随意,腿上放着笔记本,他低敛着眉眼,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时不时在键盘上敲打两下,对于她的闯入没受丝毫影响。
白朗怎么会在?
她正襟危坐,眼珠子一转,朝他笑了笑,瞬间就尴尬起来了。
半晌,白朗抬头看了她一眼,音色浑厚低沉,“处理好了?”
“嗯。”水清纱点头。
堂堂白氏总裁夫人竟然在一小公司打工,让人家面往哪儿搁,所以立志扮演一个温柔贤淑好妻子角色的她主动提出了辞职。
其实“一游科技”也不算小,在业内也算是炙手可热的独角兽,但跟白氏比起来,确实小巫见大巫。
“以后没什么事别跟不相干的男人单独吃饭。”半晌,白朗关了笔记本,看着水清纱,漫不经心地说。
闻言,水清纱眼睫颤了两下。
吃饭??
所以,刚才她跟学长吃饭,他看到了?
水清纱觉得这事有必要说一下,直勾勾地看向他,目光坦然,“那是我学长,平日在工作上对我很是照顾,现在离职了,于情于理都该请他吃个饭。”
吃个饭需要笑得跟花似的?
白朗皱了皱眉。
“记住你的身份,白太太。”
“???”水清纱也皱了皱眉,这是不是太过了点,就跟普通朋友吃个饭都不行?

婚后热恋了解一下免费阅读

在确定要嫁给白朗的那天,水清纱就下定了决心:她要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扔掉“水清纱”原有的一切,认真扮演一个完美的白太太。她要对外大方得体,端庄淑雅,对内驯服温柔,小意体贴。
但她一定是表现出了什么,因为白朗望着前方不断倒退的路况,冷淡地开口了:“你和你学长有什么,我不关心,也不在乎。”
“只是你要是再不谨言慎行,会很麻烦。”
水清纱深吸一口气:“知道了。”说完便看向了窗外。
白朗知道她根本就没有听***,也不在意,闭上眼睛养神。长期繁忙的工作,让他已经习惯了见缝插针休息。
“先生,太太,已经到了。”
能给白家这种豪富之家开车,李叔的驾驶技术自然相当过硬。一路风驰电掣但如履平地,在水清纱还没有完全平缓下被故人扰动的情绪之前,宾利已经稳稳地驶入了一幢庄园的雕花大门。
花丛绕舍,绿树像是星海一样掩映着碎石路,指引尽头深处的高大别墅。渝城的夏天来的很早,即使才是四月,繁花已经浓得如荫一般了。
宾利停好之后,水清纱便要下车。手指刚碰到门把手,忽然听到白朗的声音:“等等。”
白朗皱了皱眉,视线在她的脸上逡巡了片刻:“太素了。”
“……”
“说了很多遍,你适合浓妆。”白朗又看向她简洁风的风衣,“衣服也太素。”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白朗很喜欢让她打扮得浓烈似火。但这其实和水清纱个人的着装习惯是完全相悖的。她更倾向于素雅舒适的打扮,越基础越好,这会让她很自在,而不是套在一道道化妆品里,像是困在围城一样拘束。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她一贯对白朗言听计从。但鉴于今天即将出席的场合,水清纱还是破天荒地第一次表示了自己的抗议:“白先生,今天是回门,我化浓妆会显得很有攻击性,这在长辈面前不太合适。”
“你管他们干什么?”白朗道,“他们是你真正的亲人吗?”
“……不是。”
今天是他们新婚第三天,按照渝城的习俗,新郎和新娘是要回门的。但水清纱的情况特殊,他们今天回的门,严格来说和水清纱基本没有关系。不考虑到结婚前紧急变动的族谱,她和别墅的主人的血缘关系,淡到几乎可以说不存在。
“做事情最忌讳分不清主次。”白朗下车前说,“你是我的妻子,你唯一需要关注的就是我。其他人的情绪,不应该在你的考虑之中。给你三分钟准备——我在车下等你。”
你霸总小说看多了吧?!
对着白朗潇洒的背影,水清纱咬碎了一口银牙,却又无可奈何。
三分钟后,白朗满意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水清纱,终于露出了这天的第一点微笑——如果嘴唇往上扯了扯也算的话。
其实水清纱也只是将唇上之前的裸色擦掉,换成了dior999的正红色,又稍微在鼻梁和颧骨处打了点高光。她面部轮廓立体,只是这轻微的两步,整个人的气场立刻大变样,从温柔小意直变艳光四射,比之前在单位辞职时的颜值又升了不少。
“走吧。”
水清纱跟着白朗朝里走去。在别墅的门口,早就有密密麻麻的人站着,应该是在迎接他们。为首的一名老者拄着拐杖,身着玄色唐装,一派有容乃大的儒者气度,只是如同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睛多少还是出卖了主人的心事。
其余人等神色各异,但大多还是热情的。唯有老者左手边一名红裙少女一直用手扇着风,满脸都是毫不掩饰的不耐。
见到白朗出现,红裙少女眼前一亮,红唇微张,一个“白”的口型呼之欲出,可当她看到紧随白朗其后的水清纱后,那口型立刻又瘪了下去,望着水清纱的眼睛几欲喷火。
“陈老,陈太太,你们好。”白朗略一颔首,腰背几乎没有弯下去,只是勉强做了晚辈的礼节。
渝城惯例,回门时新郎要带分量不轻的礼物。但白朗什么也没有拿,不光自己不拿,他还不准水清纱拿。两个人空着手就回门了,要是换到其他家庭,一定一场鸡飞狗跳的矛盾就出现了。
但陈老太爷什么都没说,很热情地拍了拍白朗的肩膀,便要将他领***。不光是他,其他的陈家人似乎也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大家将白朗团团围住,竟像是他们到白朗那里“回门”了一般。
陈家底蕴深厚,好几年前也算是能与白家相抗衡的渝城顶级豪富之家。可惜这两年在一些关键风口押错了宝,一步错步步错,到了今天虽然看上去仍烈火烹油,但圈内人都明白,陈家已经危如累卵。没有强力外力的托举,陈家彻底陨落也就是这几年的事了。
显然,一手将曾经同样摇摇欲坠的白家擎出险境的白朗,就是他们瞄准的目标。
陈家人簇拥着白朗,便要往里走去。红裙少女小跑着走到最前面,牵着白朗的手使劲摇:“白朗哥哥,好久都没看到你了,我真的好想你,”见白朗不说话,她软声撒娇道,“我可是为了你专门从澳洲回来的。”
白朗推开了她的手。
红裙少女瘪了瘪嘴,却也没敢发脾气。
一群人花团锦簇,却也没有一个人把视线投在水清纱身上,就像她不存在一般。水清纱乐得当空气,丝毫不介意。
正准备就这样尾随大家进门,忽然前面都停住了。人群自觉地拨开了一条线,白朗劈开线朝她走来。水清纱一愣神,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手上一重,温热的感觉缠上整个手掌,像是着了火一般,令她几乎下意识地就像甩开。
白朗不让她甩开。他紧紧地牵着她的手,拉着她又穿越了人群,走回到了陈老太爷的身边。陈老太爷眼神闪烁了一下,下一刻,便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继续和白朗絮起了家常。
倒是那家常,之前全部围着白家和陈家的旧事旋转,现在却多了三分是和水清纱有关的了。
“小藻,”陈大公子的妻子看红衣少女落在最后满脸忿忿,好心地也慢了一步,劝慰道,“看开点吧,白朗都结婚了。”
陈藻死死地盯着白朗和水清纱十指紧扣的手,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如果不是她今年只有十九岁、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陈家的事情又不能再拖了,这种好事,又怎会轮到水清纱这种一表几千里的远亲!
她痴迷了白朗那么多年,明明再等一年,她就可以嫁给他了……现在完了!全完了!
想到了什么,陈藻满脸的黑气又一下子消散了:“她配不上这福气。”她喃喃道,脸上又恢复了一开始的笑容,紧走几步追了***。
陈大公子的妻子以为她是小孩子脾气发作,说风就是雨,也没多上心。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陈家毕竟是积年的豪富,底蕴深厚。大厅里,明清时期的古董随处可见,连用来待客的茶杯,也是用颇为考究的玉石雕琢的。
白朗和陈老太爷正聊着一些商界的事。水清纱当初被陈家紧急“征用”,就是因为陈家已经不能再拖了,如今回门,陈家自然很关心联姻的“成效”,很想把水清纱拖到一边问个一清二楚。
可白朗从进屋到现在,一直都牵着水清纱的手,和陈老太爷聊天,也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这倒让陈家人无处下嘴问细节了。
“纱纱和白朗的感情可真好啊。”陈家老太太慈祥地笑着,握着水清纱的另一只手不断感慨。
好毛线。
水清纱回头看了白朗一眼,嫣然一笑:“他对我很好。”
“那我们就放心了……”
水清纱一边寒暄着,一边不动声色地让视线在人群中逡巡着。果然,爸爸妈妈都不在。
陈家是不会让这样的穷亲戚上门的。
水清纱在心中冷笑,面上却丝毫不显。她游刃有余地将所有带刺的问题挡回去,既和那些陌生人聊得仿佛是多年不见的挚亲,同时又不泄露任何***信息,把陈家仅剩的那点刺探全都消灭于无形。
日色逐渐西沉,室内的灯燃得越发橘了。眼看时间磨得差不多,白朗牵着水清纱站起来,告辞准备离开。
陈家也对这半天的成果还算满意。虽然这对小夫妻嘴比蚌精还严,一点信息没套出来不说,陈家的情况还被反套了不少。但不管怎么样,证明了他们两个感情好,这是最重要的。
水清纱毕竟已经在陈家族谱上了。看在水清纱的面子上,白朗怎么也得帮陈家这一把。
就在各怀鬼胎的二方准备就此别过之时,一个人忽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等一下!”
白朗停下了脚步:“陈藻?”
被白朗直接叫出了名字,陈藻心里一喜,对之后将要做的事情也更有底气了。她甩开想要拉住她的陈老太太的手,大声道:“白朗哥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陈藻劈手一指水清纱,冷笑道:“你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水性杨花的很!”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婚后热恋了解一下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