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情假意(叶自舒许烟川)

虚情假意(叶自舒许烟川)

导读: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虚情假意》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妍蹊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叶子你还没拍完吗?”诗尤坐在叶自舒旁边,眼见她因为拍摄,上半身离篮球场越来越近。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虚情假意》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妍蹊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叶子你还没拍完吗?”诗尤坐在叶自舒旁边,眼见她因为拍摄,上半身离篮球场越来越近。小编为您带来叶自舒许烟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打比赛的选手已经开始热身,篮球被一下下拍在地上,以同样节奏被锤到叶自舒心里。
镜头里的人渐渐俯身,双手撑在膝盖,视线在饮料上划过——好像是要挑选饮料。
叶自舒抿起嘴唇,在心头默念:脉动、脉动...
“哎...”

虚情假意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打比赛的选手已经开始热身,篮球被一下下拍在地上,以同样节奏被锤到叶自舒心里。
镜头里的人渐渐俯身,双手撑在膝盖,视线在饮料上划过——好像是要挑选饮料。
叶自舒抿起嘴唇,在心头默念:脉动、脉动...
“哎...”
身后的女生替叶自舒发出了泄气声。
许烟川没有拿饮料,只是活动了下脚踝。
... ...
篮球赛开场。
游开的乌云不知什么时候又渐渐挪回了头顶。
篮球场上的男生们却丝毫没有在意,依旧快速在篮球场上驰骋着。
叶自舒的镜头全程追逐着许烟川,不放过他一丝一毫的帅气动作。
“叶子你还没拍完吗?”诗尤坐在叶自舒旁边,眼见她因为拍摄,上半身离篮球场越来越近。
有点好奇她是在拍谁,她探头出去看——镜头对准的一群人跑来跑去,根本分不清。
篮球忽然往镜头方向砸来,叶自舒一惊,上半身缩了回来。
虽然没拍够,但再拍好像就太明显了。
眼睛依依不舍地从取景器处移开,叶自舒在诗尤旁边坐下,“拍完了。”
篮球赛结束。
即将下暴雨的天气,空气中充满了闷热分子。
五十分钟的比赛,绕着偌大一个篮球场满场子跑,男生们热得满头大汗。
篮球赛途中无数次想拍照的叶自舒终于再次举起相机。
许烟川手撑在膝盖上,***着,晶莹的汗水自他的头发而出,滑过轮廓分明的下颌骨,再落到下巴处,然后掉落。
视线重新落回饮料上,男人喉头微动。
明明不渴,叶自舒却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下。
镜头随着许烟川的视线,下移到饮料上。
不知何时,饮料瓶已经摆了一大堆,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在摆地摊。
镜头内忽然出现一只手,叶自舒心一紧,细看才发现不是许烟川的手——是许烟川队友的。
幸好,拿的是矿泉水。
待镜头重新上移,叶自舒刚放下的心又立刻被揪紧。
队友把水递给了许烟川。
原本因为镜头里的某个人而一直扬起的嘴角,此刻抿成一条直线。
叶自舒放下相机,不开心的情绪上浮,飘满整个心脏。
徐星火随手拿了瓶矿泉水递给许烟川,“这次又是哪个班的女生送的?”
许烟川瞥了徐星火一眼,没说话。
许烟川有天然的吸引力,吸引周围人向他靠近。
其余队友围他一圈,笑着打趣,“这么多饮料,烟哥,我们能喝吗?”
“你胡说,这可不是水,都是那群女孩子的心意哦~”
满球场跑了五十分钟,许烟川嗓子都发干,没空理他们的打趣,拧开瓶盖,下巴轻抬了下,示意他们拿。
叶自舒眼见着自己那瓶脉动被不认识的男生拿走,嘴唇依旧无意识抿着,下次许烟川再打球,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
眼睛离开了取景器,视线却离不开许烟川。
叶自舒重新举起相机,准备拍许烟川仰头喝水的画面。
不知他的队友们说了什么,许烟川咽下一口水,没忍住笑了出来。
抿成直线的嘴唇跟着镜头内的人的情绪,向上弯起。
镜头内的人忽然回首,叶自舒一惊,甚至忘记放下明目张胆对准他的镜头。
许烟川正朝着镜头看来。
食指条件反射地按下快门。
“许烟川刚是不是对我笑了 !\"
“你看错了,是对我,感谢我请他喝水呢。
“怎么可能,他根本就不知道水是谁给的。
“......”
“叶子,你拍什么呢”
临时放联谊会鸽子,举办联谊的学姐对诗尤很不爽。
篮球赛结束后,诗尤依旧没动身,低头打字给学姐解释,好不容易解释完,起身看到叶自舒竟然还举着相机。
她凑到叶自舒旁边,随着镜头方向看去,巧了,有个人正好看着镜头。
叶自舒被许烟川那一笑给笑呆了。
瞳孔虽然依旧对着取景器,但眼神已然不知飘摇到何处
许烟川对着镜头笑了一下就离开,她却被他的笑容留在原地。
诗尤的话让她从刚刚的幻梦中醒来。
醒来嘴边依旧带笑。
迫不及待想要打开相册看照片,叶自舒百分百肯定许烟川刚刚是对着镜头笑的,她的镜头。
“拍篮球架。”叶自舒抿着唇角,颊边被抿出小小的笑涡。
“眼光不错啊。”诗尤才不信叶自舒是在拍篮球架,她大概可能已经猜到叶子喜欢的人是谁了!
“什么?”笑容暂时被隐藏,叶自舒有点儿惊慌地看向诗尤。
“宋留白啊,”诗尤朝宋留白的背影方向抬了抬下巴,“你刚刚镜头对准的人。”
心被放下。
叶自舒抿抿唇,很好学生地问:“宋留白是谁?”
“......不是吧叶自舒”,诗尤无语打量叶自舒表情,发现她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假装,还是有点不信,“让我看眼。”
说着,她伸手去要去拿叶自舒的相机。
被叶自舒避开,顺势关掉相机
最后一张照片,是直视她镜头的许烟川。
需要珍藏。
“我刚没拍人,真的在拍篮球架,”叶自舒指着对面的篮球架给诗尤胡侃,“你看,乌云用来当背景,是不是显得篮球架特孤独?”
... ...
“今晚要不要出去玩?”
错过了联谊会的诗尤,开始找别的活动。
“我今晚得回家。”明天就是劳动节,叶自舒本来打算看完篮球赛就回家的。
还得回趟寝室,拿相册。
“走走走,吃完饭百鬼夜行!”
眼前晃过一群薄荷绿的身影。
刚刚才参加了篮球赛的计算机二班选手们,不知从哪里忽然出现,在叶自舒和诗尤前面经过。
叶自舒视线十分精准地落在一群薄荷绿的中间。
个子最高挑的人身上。
“百鬼夜行是什么?”叶自舒问。
“啊?”诗尤没反应过来。
“百鬼夜行。”叶自舒重复。
诗尤还在对着手机噼里啪啦打字,“哦,你说百鬼夜行啊,学校门口新开的酒吧。”
“诶~说曹操曹操到嘿,你看,”诗尤把手机递给叶自舒,“百鬼夜行今晚有表演活动,要不要去玩?”
叶自舒只随意扫了眼,就立刻回答:“要。”
诗尤那句“要不要去玩”,只是顺口问问的,毕竟平时叶自舒从来不会和她们去酒吧这样的地方,没想到这次从她口中听到了不同于往常的答案,她偏头看叶自舒一眼,一句“真的假的”含在嘴里没问出口。
管他真的假的,晚上有人陪就是好的。
... ...
百鬼夜行酒吧。
小桌与小桌之间用日式屏风隔开。
身着和服的服务员拿着托盘,一桌桌地送菜单。
菜单送到叶自舒面前,诗尤翻开,“想喝什么随便点,姐姐请你。”
叶自舒正在听隔壁桌的清越声线聊天,在聊篮球。
她对篮球没有任何兴趣,但对谈篮球的许烟川十分感兴趣。
她听到许烟川聊三分球,聊今天的组员配合。
“叶子。”诗尤点好自己的酒,抬头才看到叶自舒在发呆,“点什么?”
服务员在旁边候着。
“你随便帮我点吧,我没来过这儿,也不知道这的招牌什么的。”
她开口,没注意到半透明屏风外边因为她开口而忽然侧过的脸。
屏风对面,那桌人也在点餐。
有几人明显常来的,熟门熟路报酒名:“烟之罗、不知火...”
徐星火问宋留白,“宋留白,你不常来,想喝什么?”
宋留白一顿,看向许烟川,“让许烟川先点吧。”
他跟着就行。
“烟哥刚点了啊,”徐星火说:“烟之罗,他只喝这款,你呢?”
宋留白嘴唇微顿,“一样。”
许烟川正低头回谁的微信,听到他们的讨论,顺口对宋留白说:“你没喝过这款,可能会不习惯,Mojito比较好。”
这款不会喝酒的人都不会讨厌。
宋留白抿唇,“好。”
叶自舒听到许烟川的推荐,小声对服务员说,“我要烟之罗。”
隔壁点酒的声音,诗尤也听到了,她抬头看叶自舒一眼。
“小姐是第一次来?”帅气的服务员抿唇一笑,“您抽烟吗?”
叶自舒点头又摇头。
“不抽烟的话,还是建议您点酒精度数低一点的酒哦,烟之罗烟熏味比较重,您可能会不习惯。”
“没事,”她要试试许烟川喝的,“就要这个。”
“听她的。”诗尤把菜单递给服务员,偏头去打量隔壁桌,屏风对面的人影影绰绰,只依稀能看见大概是一群人。
一群不久前才见过的男生。
叶自舒托腮等酒,视线不由自主地挪向屏风处。
隔壁桌那个话很多的男生一直就没停过嘴,别的男生也同样回应他,许烟川只偶尔低声回应几句。
今天的叶子不太对劲,诗尤也以同样***观察叶自舒。
如果不是昨晚才听了叶子的恋爱故事,今天她的不对劲,她可能不会多想。
但由于昨晚的故事,让她不得不多想。
诗尤拿出手机戳了戳,“叶子,你高中是淮城的,对吧?”
“对,怎么突然问这个?”叶自舒拿着桌上的玉米片吃。
“宋留白高中不是淮城的。”诗尤轻飘飘说了句,叶自舒没听清。
“难道是许烟川?不像啊。”像叶子这么低调的人,应该是不会喜欢许烟川这种高调型的帅哥的吧?
“许烟川什么?”第二句话,叶自舒只听清了许烟川的名字。
诗尤托腮,手指点着脸颊,审视地看向叶自舒,“许烟川是漫城人吧。”
“不是。”叶自舒下意识回答,“是淮城的。”
“你怎么知道的?”
踩坑里了。
叶自舒清清嗓子,尽量让自己说话不停顿,“应该没人不知道吧。”
“不啊,我就不知道。”诗尤浅笑,手指往酒吧里扫了一圈,“你问问这里的女生,看看有几个知道的?”
大家只要知道和许烟川在一个大学就好了,谁会关心他是哪的人。
叶自舒不说话。
“所以今天下午,你是在拍许烟川?”
叶自舒脸发热,“没有。”
“那我看看相机。”诗尤说着就要去拿叶自舒身边的相机。
手指刚触到相机,就被叶自舒按住。
相册里最新一张就是对着镜头笑着的许烟川,与其做无力的挣扎,不如坦白。
“是。”

虚情假意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叶自舒回答诗尤的上一个问题。
同时用食指堵住嘴唇,“不要告诉别人,拜托。”
一切都是酒精的错。
诗尤抿起嘴,脸上是贱嗖嗖的笑,“诶,你就打算这么一直藏着?”诗尤把嘴里的玉米片嚼得“咔呲”响,又感叹,“不过按你这闷***性格,一直藏着倒也正常。”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都已经大三了,明天就是五月一号了,学校可是大四就能出去实习的,要是许烟川大四上学期就申请实习,那么,”她扳起手指头算,“你和许烟川就算每天见一次面,满打满算,也就两个多月。”
而和许烟川每天见面,几乎是不可能的。
叶自舒咬住下唇。
再也见不到许烟川?
她想都没想过。
许烟川是太阳,而她这朵淡云在角落里仰视他太久,以至于完全忽略了,太阳也有自己的轨道,会从云朵的世界里消失。
诗尤短短一句话,令叶自舒眼中的光都暗下大半。
“你说你,喜欢他有什么好瞒的,你早说,我们给你出主意,说不定早追到了。”叶子这暗恋史,还有两个月就得被迫结束了。
诗尤自觉希望渺茫,开始说大话。
追到许烟川?
叶自舒没有想过许烟川会从她的世界里消失,自然也没想过和许烟川怎么样。
没想过怎么样吗?
耳边浮现一道声音,是在她脑海中重复过千百遍的,“你就说,你是许烟川的女朋友。”
不知是酒精还是这迷乱的环境作祟,叶自舒抿抿唇,看向诗尤,“真的?”
“什么真的?”
“帮我追到许烟川。”
“追到不敢保证,不过...我们可以试试?”诗尤搓搓手,反正都到这个时候了。
“那么第一步做什么?”叶自舒又看了眼屏风。
... ...
服务员送上她们的酒。
酒杯在叶自舒面前被打开,朱红色***围绕着中间的方型冰块,烟雾在酒杯周围缭绕。
底座被杯体的压力压出一盏白色的灯,衬得杯中***更动人。
叶自舒凑过去抿了口,被浓重的烟熏呛得皱眉。
许烟川为什么会喜欢这么难喝的酒。
“不会喝酒,一来还点这么猛的。”诗尤对叶自舒说话,视线却注意着隔壁桌。
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她一把拉起叶自舒,“走,去隔壁桌。”
“这么快!”叶自舒双手拉紧她手,“你过去怎么说呀?直接去要?”
“我要微信有什么用,我带你过去,你得自己想办法要。”
“等下!”叶自舒快被拉出自己包间,紧张得不得了,想起诗尤的“以后再也见不到许烟川”的话,她定住,回头猛喝了一口酒,端上酒,“把酒带上。”
... ...
“嗨,帅哥?”诗尤攀着屏风,后面是跟着的叶自舒。
她一开口,叶自舒就按住太阳***,她算是知道为什么诗尤参加了那么多联谊会,但总是联谊不成功的原因。
隔壁屏风内的帅哥们都抬起眼看向诗尤,像是在等诗尤的下一句话。
场面一时僵住。
叶自舒拍拍诗尤的肩,“诗尤?”
她也在等下一句。
而诗尤没有下一句,卡了半天,举起手中的酒杯,“要一起喝酒吗?”
屏风与诗尤身侧的小小缝隙里,叶自舒看到许烟川眉头轻拢。
然后看了他隔壁的人一眼。
“不然算了吧。”她轻轻扯了下诗尤的衣摆。
诗尤身体微动,回头瞪叶自舒一眼,她都豁出去了,算什么算!
徐星火注意到许烟川的神色,下意识地想拒绝,可看到这位攀着屏风的女生,顿了两秒,他回答:“可以啊。”
也不知诗尤是怎么换的位置,昏昏然之间,叶自舒发现自己已经坐到了许烟川旁边。
酒吧表演开始。
灯光骤然暗下,身着夜行服的舞者在舞台中央跟着日式乐曲舞动。
这大概是除了高二雨中那次,叶自舒离许烟川最近的一次。
心跳得像鼓锤一样,扑通扑通地,连着太阳***都一震一震。
在烟雾缭绕的酒吧之中,许烟川身上依旧是好闻的清爽薄荷味。
他穿着黑色的衬衫,袖口随意挽到手肘处。
与隔间鬼怪张扬舞爪的背景,竟然相得益彰。
加入了两个女生,他却仿佛没有察觉到一般,只偶尔低头喝酒,其余时间则与旁边的男生闲谈。
诗尤已经和徐星火聊了起来,期间还不忘给叶自舒使眼色。
叶自舒狠咽下几口酒壮胆,一时不察,被呛了下。
身侧递来一杯柠檬水。
“谢谢,咳咳...”叶自舒捂着嘴,待那股呛意下去,朝身旁看不清脸的人道谢。
“没关系,”旁边那人又推过自己的酒,“要不要换这个,我还没喝过。”
宋留白看着身旁的人,即使是在昏暗灯光中,也能看到她被呛红的脸,“别逞强。”
明明算是第一次见的人,这人却一副熟稔语气。
许烟川就坐旁边,叶自舒甚至能感觉到从右边传来的源源不断的热度。
这股热意令她紧张。
而左边的人散发出的令人舒适的善意在某种程度上而言缓解了她的紧张。
“谢谢,”叶自舒看向他,这人戴着副眼镜,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不过不用了。”
她的酒和许烟川的酒摆在一起,靠得很近,不想换。
“但柠檬水很需要。”叶自舒拿过水抿了口,朝男生笑笑,“你叫什么名字呀?”
她心里还牢牢记得自己来这儿的任务。
她拒绝酒后,宋留白有一瞬间的愣怔,听到她问名字,他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宋留白。”
音乐逐渐到高潮,酒吧里也越来越吵。
“我叫叶自舒。”叶自舒蹙起眉,声音放大了些。
“嗯?”宋留白唇边笑意变深。
叶自舒往他那边靠了点,一字一顿,“叶、自、舒!”
“好,”宋留白看向她,眼睛里有亮亮的东西,“我记住了。”
“能加个微信吗?”叶自舒拿出手机刚打开二维码。
也不知这音乐是怎么回事,竟然在高潮途中忽然停下,灯光骤亮。
全桌的人都听到了她刚刚的那句话。
都看到了她举起手机二维码的样子。
视线瞬间锁在这两人脸上。
并且都是一副“我懂”的表情。
除了诗尤。
诗尤一脸“姐妹你在干嘛”的表情。
她余光瞟向许烟川,果然,许烟川正端着酒杯轻抿,面色适然,一副闲散看戏的模样。
时间暂停两秒。
宋留白打开手机,很自然地回了句:“好啊。”
众人打趣的笑,笑完继续各做各的。
虽然中途有点尴尬。
但加宋留白好友的过程是很顺利的。
很好的开始。
那么加许烟川——
叶自舒把视线挪过去,许烟川正兀自低头摆弄着手机。
“那个...”才刚开口,叶自舒已经发现自己声音开始抖了。
她清了清嗓子,“你好。”
许烟川抬了下眼,睫毛浓密。
叶自舒忽然被他的眼神给电到,一时有些愣怔。
许烟川抬眼看了她两秒,又收回视线。
徐星火和诗尤正聊得欢。
聊着聊着发现诗尤有点走神。
跟着她视线一看,原来她朋友正一动不动看着许烟川。
而烟哥——仍旧与往常一样,对女生的视线习以为常,头也不抬。
这女生不刚刚还在要宋留白的微信吗?
“咳!”诗尤很僵硬地咳了声。
把叶自舒给“咳”醒了。
“能加个微信吗?”叶自舒重新开口。
手因为长时间举在空气中,微微地抖。
“原来你们都在这儿。”许烟川还没回应,叶自舒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便被一道女声打破,她拉开屏风***包间,“找了半天。”
“冰然来啦,你怎么没回家?”徐星火热切招呼,环视一桌,给江冰然找位置。
宋留白旁边还有个空位,他眼睛看到,还没来得及开口,江冰然就像到自己家一样自然,走到叶自舒旁边,“麻烦,让让。”
气场夹带一身浓郁香味扑面而来,存在感十足。
叶自舒脑袋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很自然地往左边挪去。
抬眼,诗尤正用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瞪她。
叶自舒朝她抿唇,这***气场太强,她无意识就让位了。
桌上几人早对江冰然坐许烟川身边的理所当然习以为常,刚刚叶自舒要许烟川微信的一幕,也没多少人看见。
“在聊什么?”江冰然坐好后,像是没看见叶自舒一般,只偏头看许烟川。
“没什么。”许烟川长指依旧在手机屏幕上滑动,轻飘飘答了一句。
江冰然这次看了眼叶自舒,眼神很随意。
“冰然,喝什么?”徐星火吆喝服务员。
“老规矩。”
“一杯***玛丽。”徐星火了然。
原本放在一起的烟之罗中间,被送进一杯***玛丽。
叶自舒挪回自己的酒,端起喝一口,送回刚才的位置,甚至还要更贴近一点。
“在聊,可不可以要个微信。”
她忽然开口。
“什么?”酒吧有点儿吵,江冰然没听清,皱眉问了句。
她声音有些大,许烟川抬了抬眉骨。
“我说,刚刚在和许烟川聊,可不可以给我他的微信。”
叶自舒身体前倾,直接错开江冰然,对上许烟川的视线。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叶自舒许烟川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