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热恋了解一下(白朗水清纱)

婚后热恋了解一下(白朗水清纱)

导读:《婚后热恋了解一下》是由作者如有所备所著,主角是白朗水清纱,婚后热恋了解一下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他纵横商场多年,人情练达,一眼便看出来水清纱假冒伪劣的陈家大小姐身份。水清纱倒是也没瞒他。

小说介绍

《婚后热恋了解一下》是由作者如有所备所著,主角是白朗水清纱,婚后热恋了解一下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他纵横商场多年,人情练达,一眼便看出来水清纱假冒伪劣的陈家大小姐身份。水清纱倒是也没瞒他,直言他如果同意,她的家庭可以得救,他的继承权也可以被挽救。

白朗水清纱小说简介

那天还下雨了,白朗在咖啡厅里等了一整天,咖啡厅关门后,又站在屋檐下等到半夜,终于还是没等到水清纱。
他又给水清纱打电话,却发现根本就打不通。他被拉黑了。
时至今日,他依然不知道那日水清纱失约的理由。大概是因为傲气吧,这很常见,自诩才华横溢的人大多眼高于顶,他见太多了

婚后热恋了解一下全文阅读

理论上,他们现在正式结婚才过了三天,白朗应该正在和水清纱到处旅游、享受蜜月生活。但实际上,勉强休息了三天之后,白朗就准备回去正式上班了。
好在白朗工作狂的人设已经深入人心,大家也不会因此就产生任何怀疑。
早上七点,白朗准时睁开了眼睛。
把水清纱给他熨好的衬衫放到一边,自己到衣柜挑了件别的。打好领带,又洗漱完毕,白朗走出自己的房间。
水清纱正在擦桌子,见白朗出来,直起腰,笑着和他打招呼:“早上好啊,白先生。”
白朗盯着水清纱精致的红唇浓妆,皱了皱眉:“打扫个卫生还打扮得花枝招展?”
“我是想着白先生早上醒来,看到了心情会好。”水清纱笑吟吟地说,“白先生不喜欢,我卸了就是了。”
“……大早上扫什么地,正事都顾不上。早餐做了吗?”
“做了。”水清纱指了下楼下饭厅的餐桌,上面摆满了丰盛的西式早餐,让人光看一眼就食指大动,“摆上了三分钟,温度应该是刚刚好。”
确实是刚刚好。
白朗将裹好煎蛋与黄油的吐司放进口里,绵软的口感在嘴里回甜,再吃上一根德式薰香肠,配上一杯牛奶,味蕾舒坦得无可挑剔。
刚吃完,水清纱就送上了擦手的手巾,服务态度相当完美:“白先生,口感还可以吗?”
“能吃。”白朗说。
“对不起,”水清纱立刻应下,“今天给您添麻烦了。”
“……知道就好。”
吃完饭后,白朗便准备走路去上班。现在家就在公司附近,他也懒得麻烦李叔。
倒是水清纱喊住了他:“白先生,能问一下吗?您今天为什么没穿昨天给您熨好的衣服?”
终于来了!
白朗心中一喜,面色随即一沉:“有什么问题吗?”
“那件衣服是您昨天让熨的,您没穿,我有点疑问。”
“不想穿了,不行吗?”白朗的气势猛地就起来了,“水清纱,我想穿什么,我就穿什么,你是不是管得有点宽?你不要做一点活就委屈!你……”
“我没有委屈,”水清纱笑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只是您选的这件有点太皱了,”她指了指快成咸鱼干的衣襟,还有皱得能拍蚊子的衣角,“您换下来,我给您熨熨。”
“……”
“实在对不起,我没有提前将衣柜里的衣服都熨好,这是我的错。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给您添麻烦了。”
“白先生好,衣服已经熨好了,您看可以吗?”
“白先生路上慢走。”
绝不倔强,抢先滑跪,把白朗能想得出来的指责都自己先说了,甚至还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笑得如同春风一般温暖。
“白先生?您该上班了。”水清纱看白朗瞪着自己一言不发,好心提醒他,“时间有点晚了。”
“……再见。”
门被关上了,带出了惊天动地的响声。
早上出门的时候就不痛快,偏巧这天工作也不太顺利,手下出了一滩事,都等着他来解决。
把涉事主管挨个叫来骂了一顿,又将拟定好的解决方案给秘书发过去。刚准备回办公室缓一口气,便看到新来的助理正在整理自己的办公桌桌面:“你干什么?”白朗快步走过去,将助理赶到一边,怒不可遏地说,“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可是……”
“这里不需要你,你出去!”
白朗一向是不准任何人动他办公室的任何东西的,这点老员工都知道。新来的高材生助理已经干了快半个月,却没人提点,显然是得罪了人。
要是以往,白朗一定会顺着这条线下去,好好敲打一下那些搞办公室政治的人,但现在他没空管,只想先把人赶走,然后把自己锁起来静静。
他烦透了。
白朗的办公桌紧靠着书柜,里面放着的全是和工作相关的文献和报表。只有一格,稍微有些不同,那一格一本书一张纸也没放,只有一个放着相片的相框,还有一个很大的磁铁盒。
白朗小心翼翼地把相框往旁边移了移,轻轻地抽出了磁铁盒。
磁铁盒有点朴素,纯黑色,上面用简单的宋体排了个“清君侧”的字样,下角方还印了“一游科技”的出品商标,是胶印的,虽然保存得很好,但也已经有些斑驳。
从磁铁盒里抽出游戏光盘,又抽出一张有点泛黄的字条,白朗将他们一字排开,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要是水清纱在现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很惊讶,因为那字条上的娟秀小字写着的是:
“赠白朗先生,敬请惠存。——水清纱”
离职前,水清纱是一游科技的游戏策划,主要负责剧本文案。《清君侧》便是水清纱的早期作品,是她大二的时候完成的一款古风政斗文字游戏。
当时一游科技还只是小作坊,美工、作曲、宣传统统都请不起,这个游戏能在小圈子小红一把,应该说,水清纱的脚本占了九成的功劳。
也正是从这个游戏开始,一直半死不活的一游科技才算是转危为安,从此一路腾飞,成为业内冉冉升起的新星。
只是《清君侧》毕竟只是个试水的小游戏,先天不足。一游科技后来多次融资,新项目多得做不完,也没有心思管这个几年前的旧作,这部一游科技的发家作也就从此湮没在了历史的尘埃,现在已经很少人知道了。
但白朗却玩过。
他一直喜欢玩独立游戏,当年《清君侧》第一次上传平台的时候,他就玩了,立时惊为天人,怀揣着极大的兴趣一路追到了结局。
中途游戏一度因资金原因做不下去,白朗还私人出了点资,帮他们最终完成了游戏。
因为这个缘故,制作组很感谢他,负责人赵利贞专门定制了小礼盒,将游戏刻好光盘,郑重地送给了白朗。他知道白朗很欣赏《清君侧》的脚本写作者,还找水清纱亲手写了字条,放在了盒子里,当成给白朗的惊喜。
白朗确实很惊喜。因为这个惊喜,他又找到了赵利贞,表示想要见水清纱一面。他实在是太喜欢这个游戏、也太欣赏这个背后的功臣了。
水清纱同意了。她回给白朗的短信里,答应了三天后见面。
可是三天后她却失约了。
那天还下雨了,白朗在咖啡厅里等了一整天,咖啡厅关门后,又站在屋檐下等到半夜,终于还是没等到水清纱。
他又给水清纱打电话,却发现根本就打不通。他被拉黑了。
时至今日,他依然不知道那日水清纱失约的理由。大概是因为傲气吧,这很常见,自诩才华横溢的人大多眼高于顶,他见太多了
他曾在投资的过程中基于自己的阅历与经验,顺势提过几个关于游戏的意见,尽管他当时便声明了自己不是强制要求修改,纯属个人想法,但水清纱大概还是把这当成了对创作自由的干涉吧。谁知道呢?
他白朗也是有自己的傲气的。
不愿见,那就不见。
也因此,当水清纱“鸟枪换炮”地穿着一身绫罗绸缎到他面前谈联姻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好笑。
他纵横商场多年,人情练达,一眼便看出来水清纱假冒伪劣的陈家大小姐身份。水清纱倒是也没瞒他,直言他如果同意,她的家庭可以得救,他的继承权也可以被挽救。
就像她写的那部政斗文字游戏一般,她将这些利害关系看得透透地。
可也正是这最让人觉得好笑。既然看得这么透,当初为何又要那么傲气地失约呢?是因为当时少年得意想不到今日吗?那可真是滑稽啊。
她站在她面前,求着他,并终于低下了她高傲的头颅,这让白朗的心中涌起了前所未有的快意,一瞬间仿佛多年大仇得报。
他同意了这门婚事,不是为了帮她,甚至也不是为了自救。他就是想羞辱水清纱。
他想折磨她,想让她的自尊在漫长的生活被一点点地腐蚀。他就喜欢看水清纱心里有气,却又不得不伏低做小的样子。心里已经憋屈到了极点,面上还得笑意盈盈,那模样,特别好玩。
他很快乐,他已经快乐了三个月,可一夜之间,他忽然发现,自己不能再快乐了。
因为水清纱好像变了。
她身上那股压不住的火气消失了,整个人宛如雨后新荷,一片风轻。他骂她,她主动抢答;他挑刺,她把事做到无可挑剔;他没事找事,她没脾气之余,还会关心他的衣服有没有褶皱,一点也不在乎衣服有褶皱其实完全就是他自己的锅,于她是无妄之灾。
白朗甚至毫不怀疑,他要是真的找借口打了她左脸,她还能将右脸主动伸过去,坚决不让他累着。
她已经立地成佛了。拈花微笑,只在朝夕。
——她是大彻大悟了,那他呢?!
他结个婚可不是想领个大爱无疆的活菩萨回家的!
他要的是快乐!要的是欺负人!要的是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不甘心!
“我到底是图什么啊。”
白朗捏了捏酸胀的鼻梁,无意识地叹气了。

婚后热恋了解一下免费阅读

按照合约,只要不是出差,白朗的三餐都是需要水清纱来管的。不过这天白朗给她打了电话,说晚上有事,倒是让水清纱轻松了。
白朗不回家,水清纱自己可没金主爸爸那么金贵,当下从厨房拿了两根黄瓜,又开了杯酸奶,就打算这么凑合过去。
开火太累了,还是躺着***啊。
水清纱窝在软绵绵的沙发里,发出了惬意的咕噜声。
电视,来来回回就那些节目,水清纱也懒得看。她拿着手机,边啃黄瓜,边浏览着游戏新闻。
一游科技在业内是冉冉升起的大明星,一直新闻多多,今天也不例外,首页十条,一游科技就占了三条,排名还都颇为靠前,新游戏、老游戏、周边……好不热闹。
水清纱叹了口气。
这些上了热搜的项目,她基本都门清,有些还深度参与过。如果不是离职了,她现在应该还在加班做游戏、为改脚本想秃了脑袋吧。
她是真心喜欢做游戏的,再累也喜欢。现在不能做了,虽然是自己的选择,也早就想通了,但看着别人做得风风火火,自己多少还是有些遗憾。
手机响了。
水清纱点下通话键:“小高,有什么事吗?”
她资历老,虽然年轻,但做游戏的经验已经很丰富了,因此公司招新文案策划,都喜欢先把新人放到她这里让她带。小高在这些新人中,算是和她关系最好的。她结婚,小高也真心为她高兴,还送了礼物。虽然不贵重,但水清纱很感动。
“没事就不能给姐打电话啦?”小高大大咧咧地说,下一刻就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姐,你知道吗?苏雯雯被开除了!”
“……啊?”
苏雯雯讨好上司一门心思往上爬,没少压榨新来的员工,小高自然也是深受其害。翻身做主人的她兴奋地跟水清纱八卦:“官方理由是她以前在做财务期间贪了公司一笔钱,但根据我的研究,她被开除,绝对和咱们渝城的陈家有关!前几天陈家派人来了趟公司,还把她也叫了***,等半个小时后再从主管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苏雯雯整个人面如土色,直接就滑地板上了!”
“陈家?”
“是呀,”小高说,“姐,你不就是陈家的大小姐吗?你给我说说呗,我可想吃这个瓜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对不起啊小高,我也没瓜。”
豪门的密辛,自然不敢乱往外说,但水清纱想了几秒,便想通了其中的关窍。
很显然,陈家在秋后算账。
陈藻恋爱脑,做事不考虑后果。那天的事情,如果不是白朗不计较,水清纱又有板上钉钉的证据,陈家很可能就凉了。现在难关渡过了,还不得收拾收拾罪魁祸首吗?
事实上,根据水清纱听到的消息,连陈藻自己都已经被禁足了。
陈藻在陈家最受宠,是陈老太爷心尖上的宝贝,这么严重的处罚,真的是前所未有的。
水清纱虽然对这两人没好感,多少还是有些物伤其类。
挂了电话,两口把剩下的黄瓜啃完,正打算翻身起来继续做家务,就听到了钥匙在门锁里转动的声音:“白先生,这么早回来了?”水清纱紧走几步,给他递拖鞋。
“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回来?”
“当然可以,”水清纱笑道,“事早点办完是好事,正好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行。”
白朗坐下之后,水清纱给他倒了菊花茶,又放好了洗澡水,自己在一边继续有条不紊地做着家务。
白朗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忽然喊住她:“不要做家务了,”他从包里拿出一个手机,“拿去用。”
“咦,”水清纱有点惊讶,“我旧手机还可以用呢……”
“你那都是哪个年代的杂牌手机了,”白朗打断她的话,“拿出去,弄得好像我们白家连个新手机也买不起一样。”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水清纱当然也不反抗,当着白朗的面就把卡换了。
“不准再用旧手机了。”白朗交代道。
“知道啦!”
水清纱比了个OK,乐颠颠地开始拖地,拖完地又扫地,扫完地又擦窗户,甚至还抽空给白朗做了碗小汤圆夜宵,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愉快地飞在花丛中。
“你不累吗?”白朗忍不住问。
“不累,”水清纱擦了擦汗,笑道,“以前太缺乏锻炼了,正好这两年补补!”
合着他费了半天劲,就为了送她两张&健身房年卡?
白朗盯着独自欢乐的水清纱看了半天,那种熟悉的困惑感又来了:我到底是图什么呢?
***
白家发展到现在,早就已经向轻资产方向转型,现在主要的业务就是做各种类型的风投。像水清纱的原单位一游科技,第二轮融资的时候就有白家的身影。
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白家在白朗父亲手上的那几年,败得实在太快了,还是后来白朗接手之后,壮士断腕,果断地将所有的原重资产全部折价抛出,筹了一笔现钱用于投资,大获全胜,这才转危为安。
今天的工作依然很忙,但白朗却有些心不在焉,整个上午只是处理了几份文件,外加把办公室政治清理了一下。快到中午的时候,天空飘起了雨,一个不速之客闯进了白朗的办公室:“小白,老子回来啦!”那人大大咧咧地关上办公室的门,一边说道,“老子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你在看什么?”
“没事。”白朗想要关电脑,却被不速之客给拦住了,“诶诶诶,”李云清隔开白朗,“让老子看看,你小子在看什么簧片呢……***。”
“快把电脑给我。”白朗恼羞成怒地说。
“白朗,你,你你,你你你,”饶是李云清是见过大场面的,此刻也惊呆了,好半天憋出一句话,“你***是变态吧!”
“你才变态!”
李云清,白朗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李家小少爷,游手好闲、花天酒地、汉语脏话十级……也不知道为什么终于肯回国、而不是继续在拉斯维加斯潇洒了。
“老子也不想回来,”李云清满肚子委屈,“可老头断了老子的供,老子只能回来,跟你这个变态一起玩。”
“李云清,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变态。”
“你不是变态,”李云清指着白朗的电脑屏幕,“那你为什么要在别人手机上装摄像头***?”
“……”
从小到大都很毒舌、在和李云清的交锋中无往不利的白朗,第一次哑口无言。
因为他也觉得自己真的很变态。
借着送水清纱手机的由头,给了她一个事先处理好的手机,只要手机处于开机状态,就能监控到主人的一举一动。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举动,却只是因为他坚信,水清纱的驯服一定只是表面的。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水清纱一定在偷懒、在抱怨、在怨恨。只要让他抓住把柄,他就……
“然后你就***了别人好几天?”李云清指了指电脑上的数字,“我看到时间记录了。”
“我今天才看的!今天!”
“那不还是变态!”
“别再提变态这个词了!”
白朗刷地拔了电源,硬核关机,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无能狂怒”。
想他白朗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一向自诩光明磊落,哪怕是在商场中,也始终崇尚阳谋,坚持要***量堂堂正正地碾压一切。可他却做出了让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事情——他都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进病毒了。
最可悲的是,他都没下限到这一步了,却也只是进一步证明了水清纱的高风亮节。
她,言行合一,勤劳克己,兢兢业业,人前人后始终如一地执行着合约,有着比警犬还要强烈的自我管理意识。
就算是偷懒,她也只会偷自己的懒,绝对不会误了白朗的那份工。
“我是傻逼。”白朗将头埋在胳膊里,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无力。
“你终于对自己的人品有了正确的认识……等等,”李云清摸着下巴,回想了画面中的女子好一会儿,忽而一拍大腿,“老子想起来了!这不是弟媳吗!水清纱!我没记错吧!”
白朗不想理他。但是手机响了,李云清帮他按成了免提,他也只能坐起来:“什么事?”
“白先生,”水清纱的声音在电流中听上去有点模糊,“出了点事,我可能会晚十分钟,实在抱歉。”
他今天要求了水清纱中午给他送饭。虽然不想承认,但水清纱的饭做得确实还挺好吃,让不算重口腹之欲的他都开始想了。
李云清很了解自己这个发小。他看着凶狠,很是不近人情,实际为人最是宽厚,尤其是对身边人。像这样的意外情况,他一向是会很大度地说一句“慢着点,实在不行就别来了”的。
“我不想听你解释,约定的时间就是约定的时间。”
“明白了。”
白朗挂了电话,李云清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发小:“你疯了吗?”
“你别管。”白朗烦躁地说。
“可是,外面正在下大雨!瓢泼大雨!”李云清指着窗外已经如同雾霭一般的雨幕,声音都抖了,“你有没有起码的同理心啊!”
“我没有!没有你满意了吧!”
“不是,你个变态怎么还委屈上了呢?”
“我没有委屈!”
雨越来越大,打在窗户上的声音像是敲在心上的重锤,还有黑云,整个气氛潮湿得让人喘不过气,几乎有窒息的错觉。
砰砰。
就在两个发小都快要打起来的时候,门响了:“老公。”
李云清打了个哆嗦。
和电话中很像、却又更甜的声音软绵绵地撒着娇:“我来送饭了,帮我开一下门嘛。”
而墙上的挂钟,刚好指向了约定的时间,一秒不超。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婚后热恋了解一下全文免费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