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京城都在磕我x前夫的cp(陆怜烟顾昭)

全京城都在磕我x前夫的cp(陆怜烟顾昭)

导读:小编带着全京城都在磕我x前夫的cp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陆怜烟顾昭,讲述了德馨公主陆怜烟是京城中第一美人,国色天香,***无双,无人知她陈年旧事,曾隐姓埋名与一寒门布衣拜过天地高堂。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全京城都在磕我x前夫的cp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陆怜烟顾昭,讲述了德馨公主陆怜烟是京城中第一美人,国色天香,***无双,无人知她陈年旧事,曾隐姓埋名与一寒门布衣拜过天地高堂,却在最后一拜时反悔,抛弃了郎君,掀开红盖头跑路了。

陆怜烟顾昭小说简介

陆怜烟不曾想,王公贵族宴席上竟能重逢被自己始乱终弃的“前夫”顾昭,他由一介布衣变成身份尊贵的镇国公府世子。少年郎君长身玉立,霁月清风,有人问及世子何时娶亲,俊美郎君含笑道,“发妻身逝三载,今无意续弦。”
这位世子竟娶过妻?全场哗然。
陆怜烟对上了顾昭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他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全京城都在磕我x前夫的cp全文阅读

“公主的伤已经愈好,不应再戴幕篱。”
听闻这话,有人小声道:“他就是镇国公府世子……”
茶楼间人声鼎沸,连说书先生也停下了,眼睁睁看着日报风口浪尖的两位主角,分别站在楼上楼下遥相对望。
郎君站在楼下独独望着她,而女郎戴着幕篱,看不清表情,白纱随风晃动间露出的一角,隐隐展现京城第一美人的韵味。
此情此景,陆怜烟幕篱下却是匆匆收敛了笑意,心下默默想,他定从下方看到她露出了笑意,认为自己戴幕篱只是为了挡住不端庄的表情,话语实则是在嘲讽她。
陆怜烟留意到旁边议论纷纷的人群中,不乏自己熟悉的王公贵女。秉承息事宁人的作风,手下有规律的敲了敲栏杆,这是他们的暗号,暗示他“来见我”。
她转身往二楼深处走去,又回到了刚刚的茶室,将幕篱搁在塌边,等待着即将到来的那人。
她对于顾昭,心情复杂,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两个人的关系。
郎君翩然走上了楼,身旁的白衣少年恭敬的递给他一样东西,是件木盒,顾昭接过手后淡淡吩咐道:“南宏,留在门口,不论何事都不准闯进来。”
白衣少年似乎还有不解,张张口还想问,然而如玉郎君已径自走了***带上了门,他便只好心存疑虑,不知郎君是什么意思。
木门隔开了里外的喧声,但效果并不太好,仍然能够听到些许楼下和茶楼外的声音,室内的檀香灭掉不久,夏莲正在清理余灰,准备重新续香,坐在榻上的女郎开口道:“夏莲,来者既不是客,则无需续香。”
这位侍女慌张看了眼顾昭,见郎君没有生气的意味,便乖顺的应了声退出门外,茶室内仅剩两人。
女郎手里玩转着一件玛瑙摆饰,胳膊上的玉镯晃晃悠悠,碰撞着白皙的手腕。也撞在面前人的眼中。
顾昭从容坐下,姿态随意又闲雅,他今日衣冠比前两次都要庄重,是接圣旨所专门穿着的,腰带上镶嵌装饰着双鹿纹玉质带跨,青白色的衣袍绣着繁复纹饰。他看着桌子上没有收拾的茶具,陈述道:“公主方才见过人。”
“干卿何事?”陆怜烟停下手中的动作,直视着他,抿着唇,脸上不悦,生硬的回答。
顾昭却是看了看杯子,猜测极准:“云家女来京城,是为了公主镖局的事情。”
既然已经知道了,干嘛还要再说出口?
“没想到顾郎来京城当这贵人不过半月,竟能够在京中开了铺子,打压我,还学会了茶道?”她嘴上驳斥他,心下思忖,这人也未免了解过多……
他会知道那件事吗?
陆怜烟惊疑不定,但面上保持着冷静,没有开口问。
应当还不知,不然他不会这般表现。
郎君没有理会她的针锋相对,把桌面上的茶具放在了塌上,才将刚刚从白衣少年拿来的盒子放在桌面上,从自己的这一侧推给她:“打开看看。”
这只盒子是木制的,被顾昭推在了桌上的中央,陆怜烟了然,这里面的东西大抵与他二人这场婚事有关,也就是顾昭今日来的目的。
她抚上盒子,扣环在指尖扳动着打开,里面安静躺着两份文书,已经写满了墨字。
她狐疑的看了眼对面的郎君,而顾昭端坐着,神态自若。
陆怜烟一点点打开来,看着上面的内容,她轻启唇,婉声道:“今婚约在前,契约为介,与女陆怜烟签立契约昭示婚前……”
她读到这里,微微哽住,竟然无法继续。
陆怜烟十九载从未见过这般事,竟有人会在成婚前夫妻签订契约。这应当是世上第一桩奇事。
郎君见她停下,替她接话:“一为公主与我应守礼制,懂分寸,尤其是公主不得以身份为由寻面首;二为账目不得混淆;三为……”
字字令她的心沉入深井中。
两人如今至亲至疏,他道她负心,道她谋害,道她许多不是也好,但她也是女子,一直自尊自爱,也曾向往寻常女郎人生中至关重大的婚事。
报上两人的事情,起初她心中曾存旖旎,有意为之,后来则是因为顾昭打压她才为之。如果说,顾昭以为圣上赐婚是因为日报,那就更不可能了,他这般心思,怎会相信圣上因为这种事情做决定?
她的那些罪名,不守分寸,贪慕虚荣,加害他吗?
其实她没有,可他却不曾问。
他那般笃定自信……
“你好大的面子,竟和本公主谈这些!顾昭,你也算是男儿吗?”陆怜烟将卷轴扔在桌上,怒意顺着心头涌上眉间。
她试图从面前这人身上寻找旧日模样。
然而,郎君只是神色淡漠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不为所动。
陆怜烟心头一阵酸楚,那他为何,又要给自己药膏?这样的举动,让她险些又要误会了。
她还能够听到,曾经声音温润如玉:“阿月,嫁我。”
那样温暖如春,和眼前人并不是同一人!
女郎将桌子掀翻在地,名贵的摆件、茶具与地面相触。
剧烈的响声令门外两人惊诧,夏莲想要***,白衣少年则伸手拦住了,将顾昭原话告知了这位公主身边的侍女。
两人只好守在门外,幸而茶室在二楼尽头,楼下人并未听到声响。
内室低沉的气氛下,郎君面不改色,缓声道:“公主,这是为我们好。”
这话听着似曾相识。
在前两日二人在霜月阁时,陆怜烟也是这样对着顾昭讲的。
——“岂敢这般对世子,我只不过想让世子放下心中过往罢了。这样对你我都好。”
一转眼,她竟然也体会到了被这话气到的滋味。
她肩部起伏,面上微微染了红晕,眸中也浮现隐隐水汽,受到了这样偌大的侮辱,陆怜烟无法抑制情绪,但又能如何?她不得不嫁。
不签,证明自己确实是顾昭眼中那般贪图他钱财的女郎吗?
她闭了闭眼,最终挑着眉看那人:“好,既然你想,且花费了这般功夫,便如你所愿。”
她正准备拿起笔写下名字,却听到顾昭再次开口。
“公主,还有一条:三为顾昭不会留情,若公主有朝一日落魄,可收留供每日三餐,住有所居,居有所安。”
顾昭的声音如玉石之声,抑扬顿挫且动听,却再无法令面前的女郎为之意动,心慢慢沉下。
很好。
此番折辱,愿你不要后悔。
“你怎知,那落魄的人不会是你?还望顾郎这三月里,不要再来烦扰我。”女郎收敛了怒容,细长的柳叶眉舒展开,丹凤眼中冷冽如寒风。
她扬起脸,在两份文书上迅速的执笔写下自己的名字,又盖下手印,两份都留给了眼前的郎君,任他随意处置。
陆怜烟起身拿着幕篱,回头看顾昭最后一眼。
像看无关紧要之人。
见女郎浑身散发着冷意,她的五官本就是***的模样,越冷越衬的她愈加艳若桃李,步伐间都是肆意的风声。夏莲连忙跟了上去。
茶室内的青白色衣袍俊美郎君低着头,指尖摩挲着陆怜烟留下的字迹,弯弯扭扭的,完全不像是皇家公主写出来的字迹。
他此时独处,侧身靠在榻上,迟迟未签字,眼眸闭阖,略有疲惫。
外头的永桂街头巷尾都充斥着王公贵族生活愉悦恣意,女郎风风火火上了马车从茗香阁离开,后方还有人在讨论茗香阁中发生的八卦。
很快,德馨公主与镇国公府世子今日相逢一事,再次引起了***的高涨,甚至连百姓都开始关注这段感情的进展。
无人注意,那辆马车徐徐前行时,帘子被拉开,纤纤玉手将一只霜月阁秘药盒扔了出来,落在了地上,灰尘扬起。
德馨公主殿中,陆怜烟回到宫中便收到了逢淼淼的来信,意指由于《京城八卦日报》销量高,报社人力不够,需要招些人手。
陆怜烟头痛不已,命人按了按头部***道,缓和了不少,她这才坐在了桌前,写了封信回复逢淼淼,信中告诉逢淼淼招人时须得小心谨慎,顾昭可能会干涉。如有可靠人选,尽量签死契。
沉思片刻,又加了行字:关乎我与顾昭的内容刊登时,均由你负责。
陆怜烟实不想再牵扯在与这人有关的事宜中,但谁又会和金银过不去呢?不报道是不可能的。
仔细封好了信封,交由侍女拿下去尽快送到逢淼淼手中。处理了一些信件后,她累极,披了件薄外衣来到庭院中,坐在秋千上随意荡着。
脑中事项繁多,扰乱她心不能安。
一是胭脂铺子至今未重开,报社重新起步还需时日,镖局根本不能开。眼下钱物已经快用完,那件事便无法再展开调查。
二是顾昭被谋害一事,到底是谁做的?顾昭又要怎样对她?
身体高高荡起,低低落下,失重的感觉能够帮助她缓解疲惫,暂时从纷杂中逃离。
此时夕阳斜晖下,女郎的身影一点点飘忽不定,好似不在尘世间。
“皇姐,芃儿来找你了。”
娇软的声音将她的灵魂拖拽回来了,她慢慢停下荡秋千,脚挨到了地,秋千旁站立的是九公主陆苒芃。
九公主今日着藕荷色罗裙,妆容素净,见她停下了,又走近一步,怯生生道:“皇姐,当日宴席上,我并非有意……”

全京城都在磕我x前夫的cp免费阅读

陆苒芃怕得罪于她,来赔礼道歉了。
然而,她此刻没太大兴趣搭理这位皇女。
“九妹,你是来和我说宴席上的事?不必说了。”陆怜烟抬眼淡淡看陆苒芃一眼。
深宫后院出来的孩子,他们之间即使从未谋面,亦或从未有过利益冲突,也会做到对彼此的所有过往、脾性、喜好或厌恶,都了如指掌。
但陆怜烟向来不和比她年纪小的孩子搞诡谲莫测的计谋心思,她无需做这种事。
在宫里,抛开皇子们,一众皇女之中,长公主之下,便是她七公主说一不二。实在无甚好计较的。
眼前陆苒芃显然是有备而来,一旁的侍女手中就拿着样东西,应当就是赔礼了。这位九公主的月钱可不多,也没有别的途径来补贴自己,这次能拿给她的东西,是散财消灾。
陆怜烟抓着秋千绳子的手松开,她本就有些疲乏了,刚刚休息过,身上透着一股慵懒的气息。
身后的秋千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仍摆动着,没有停下。
陆怜烟走近九公主,看着一张素净但低眉顺目,眼神里躲闪的模样,不由得来了兴趣,捏着她的脸,仔细瞅了瞅。
九公主顿时面色煞白,她刚刚开口:“皇姐,你若不喜我……”
陆怜烟的话却毫不留情的落下。
“姿色平平,心思浅白,一点风吹草动又惊得你惶恐,这样的性子,你是如何活到现在的呢?”
她的话像暗针一样扎入九公主的心上,一双透彻的凤眸靠近,手指间有着独特的檀香味,她捏着这张脸变换着角度,眸中倒映出那张无甚姿色的脸。
那副惊慌失措的表情,实在是难以构成威胁。
陆怜烟轻嗤笑一声,问她:“不吓唬你了,赔礼是吧,东西呢?”
“在、在这儿。”
秋千悬在百年古树上,这棵古树盘根错节,正逢春日,树上抽出了嫩芽,树叶随着晚间的风沙沙作响,树下的丽人正坐在石凳子上,细细观察着手里的物件,对面的清秀女郎时而低头,时而又躲闪着抬头看美人一眼。
九公主心中焦躁等待了一盏茶时间,而对面的女郎仍然玩把着手上的东西——九公主赔罪所送的钿金丝盘花簪。
这位京城第一美人的神色变幻莫测,蹙眉或深沉思考着,过了半晌,她神色最终定了下来。
那双眼睛,从刚刚的明亮透彻,变得深不见底。灵魂也像被吞噬进了无间地狱中一样,令九公主感到一阵冷意。
她终于开了口,却让九公主无比惊讶,原本陆怜烟婉若莺啼的美妙声音此刻沙哑又低沉。她的声音好似经历了几夜的病痛。
她说:“这簪子,是你的?”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竟透露着杀意。
陆怜烟想杀了自己!怎的这样突然!
她怎么敢?
又为何!
九公主瞬时慌了神,吞咽了口水,磕磕绊绊道,“不是我的……”
“那怎会出现在这里!”
“我、我不知道。”
陆怜烟却是认真的,她刚刚仔细看过了那支簪子,确信了上面的纹饰,与她这三年来调查的那桩事,有着密切的关系。
毫无音讯的三年。
这支簪子却在此时出现!
那双京城第一美人的柔荑轻轻握上了九公主的手,陆怜烟一双美眸盈盈,表情上分明在笑,手却冷到九公主心底发凉。
皇姐是认真的……
女郎的力道不大,陆苒芃想要逃,力道却加大了,将陆苒芃牢牢控制在凳上,无法动弹。
只见陆怜烟侧了侧身,对侍女说:“夏莲,我枕下有把剑,替我拿来。”
侍女点了点头,竟毫无疑虑,回屋取剑去了。
“德馨公主!”一旁陆苒芃的侍女睁大眼睛正欲说话,却被德馨宫殿内的其他婢女强行押了下去。
陆苒芃阻止不得,彻底慌了神,喃喃道:“只是、一支簪子、而已啊!”
不敢置信,一盏茶的时间,只是一支簪子!到底怎么了?
那张原本素净的脸上满是恐慌、忧虑、紧张。
但陆苒芃的手指正在对方的手中随意摆弄着,那被称为国色天香***无双的美人,一面看着她的手,一面说出让自己毛骨悚然的话。像恶鬼一样!
陆怜烟语重心长:“九妹,我是真心希望你什么也不知道,不然我今日会将你的命留在这里……我们不着急。”
“我,我也是皇女!你怎么能杀我?”陆苒芃好似终于找到了主心骨,冷汗淋漓,声音也变得尖锐。
这太荒谬了吧。
此时可还是在皇宫中啊。
然而当陆怜烟接过夏莲手中的剑,优雅拿掉剑鞘,轻轻用闪着冰冷光芒的剑刃抵在陆苒芃的脖子上,低声道:“相不相信皇姐,即便你今日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陆苒芃浑身发软,颤抖了起来。好似已经感觉到了那份血液溢出时的疼痛。
“呜哇哇哇——”
哭了。
胆小如鼠,怕是真不知情的。
美貌女郎眯着眼,打量着陆苒芃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等到眼前人哭得喘不过气,几乎晕厥时,才缓缓收了剑。
那只可怕的手顺着陆苒芃的背部,轻轻拍着,声音温温软软:“来,进屋说话吧。”
面色苍白的少女被夏莲扶着进了殿内,殿中雕梁画柱,奢华氛围中熏炉里袅袅飘烟,宛若仙境。
陆苒芃拿帕子擦干了脸,此时又怕又畏惧又艳羡,若非自己人言轻微,宫中势不如人,不得已才要赔礼道歉,却被轻而易举玩弄于陆怜烟手中。
这位皇姐,生的***过人也就罢了,同样在宫中,同样势不如人,她却能够得了封号,跃至高位睥睨自己。
陆怜烟住着独一人的正殿,而自己却只能住偏殿!且殿内享用的每一样都是自己不可及的。
恨意从心头发芽生根,逐渐成了心魔。
美貌女郎随意躺在榻上,瞥到了这位九公主眼中的火苗,却不大在意。羡慕嫉妒的人太多了。
行事若怕被人记恨,那便尽早出宫吧,不适合淌这趟浑水。
她半垂着眼,别有风情的慢悠悠问:“九妹,将你知道有关这件簪子的事情,都告诉我。”
陆苒芃坐在榻上,见识过了皇姐的狠厉作风,将心中藏的小心思压制在心里:“皇姐,这支钿金丝盘花簪,是我母妃的。我只知道这么多,真的。”
九公主的母妃李氏,十年前便逝去了,可要调查的这件事,是三年前的。
怎么会?
不,也有可能是因为幕后的人将三年间的痕迹抹去了,但时间更为古远的,便无法处理。
这样一支带着线索的簪子,才会出现在眼前。
她继续沉着冷静的听着。
“母妃的东西,我一向保存得很好,可我已经没有多余的物件傍身了,只好动用母妃的遗物来做赔礼……”陆苒芃此话是真情实感的。
陆怜烟沉吟,又问:“你母妃李氏,家里是做什么的?”
陆苒芃小声道:“家在郑州,外祖是襄安府少尹。”
从四品下襄安府少尹,落绊山正在襄安地界。她在京城和落绊山附近查了这些年,却始终未考虑过更远的地方。
没想到,是在襄安。
陆怜烟:“今日事不要和任何人说,你身旁有我的眼线,话里自行谨慎。”
她淡淡看过来,让陆苒芃听了前半句刚刚落下的心又悬在空中,忐忑点点头,狼狈的行了礼,踉踉跄跄带着侍女走了。
见九公主离开,夏莲才上前为闭目养神的德馨公主倒茶捶肩,疑惑问:“公主,为何要直接告诉九公主有眼线?这样不就暴露了吗?”
“比起暗中行事,我更偏好把事情放在台面上,我说了,她便会怀疑我竟然这样直接,必定还留有后手,不敢再动宫中人。”
陆怜烟抿了口茶,端着那钿金丝盘花簪,翻来覆去的看。
只见,在她手指间簪子不起眼的位置上,刻着一个繁复奇怪的纹饰,像一种狠厉的动物——秃鹫。
秃鹫以腐肉为食。
手上的玉镯晃着,这只玉镯也已经她陪伴三年了。
陆怜烟的心绪又回到了三年前,那个落荒而逃的夜。
黑云低压着城郊的天空,乌云密布,雷霆大作,随时会下雨。
空气里都是沉闷的。
她乘坐的马车疾驰于官道,此时离京城已经很近了,突然,马夫急急停下了车,她蹙眉问:“何事?”
“前面那辆马车横在了路上,车上还有位身穿道袍的女道士,说要见您!”
陆怜烟不得已下了车,迎着冷冽的夜风,面向不远处马车上清瘦的身影,对着车上人说:“古砂道长,你可要拦我?”
声音在风中卷席间消逝。
女道士神色淡漠,在风中道袍飘动,命人将马车驶近了陆怜烟的车辆,与她相视,跳下车来。
这位道长年纪已大,四十岁左右的模样,面貌秀丽且气质脱俗,她缓缓把手腕上的玉镯褪下,戴在陆怜烟的手腕上。
“太行山玄清观一年,与曹月小友相识是缘,你若要走,贫道便助你一程。”
这位神秘莫测的道长,名为古砂。有很多身份,譬如镖局的原主人,譬如,顾昭的生母。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全京城都在磕我x前夫的cp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