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爷要休了你(沐韵熙方海城)

驸马爷要休了你(沐韵熙方海城)

导读:沐韵熙方海城小说《驸马爷要休了你》免费完整版火爆来袭。在这里为大家带来沐韵熙方海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心里一个念头——完了!第一时间护着胸膛。“公主殿下,宫里进了贼人,那人往这个方向来了,您可还安好?”屋外很快传来禁军统领着急的声音。

小说介绍

沐韵熙方海城小说《驸马爷要休了你》免费完整版火爆来袭。在这里为大家带来沐韵熙方海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心里一个念头——完了!第一时间护着胸膛。“公主殿下,宫里进了贼人,那人往这个方向来了,您可还安好?”屋外很快传来禁军统领着急的声音。

小说简介

前世,为了求他不要休她,她同意他将苏宁安纳进门。
为了迎合他,她学琴棋书画,学下厨。她像是个奴婢一般去照顾他的生活,他却因为苏宁安哭诉两句就对她大发雷霆。
当今皇上捧在手中的掌上明珠,在他面前卑微的像一条狗,他竟还觉得皇家对不起他。
沐韵熙推门***:“驸马这么急切想休了本公主,是因为本公主推苏宁安下水么?”

驸马爷要休了你全文阅读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不好了,驸马爷要休了你!”琼月慌慌张张的跑到沐韵熙的寝殿,气喘吁吁地:“驸马现在就在皇上的御书房里,公主快去看看吧!”
华丽的宫殿中,沐韵熙穿着一身色彩鲜艳的华服站在铜镜前发呆,琼月的声音拉回她的心神,沉默片刻她才开口:“你先出去。”
琼月这才注意到公主好像有点奇怪。
公主爱驸马爱的入骨,明知道驸马不喜欢她也不惜动用权利强迫驸马娶她,若是平时听见驸马要休了她,怕是已经着急的无法淡定,可此刻竟然站在铜镜前一动不动。
“公主,您怎么了?驸马这次铁了心要休了您,不惜以死逼迫皇上,您……”若是再不过去,可能就真的被休了。
琼月话还没有说完,沐韵熙声音骤然凌厉:“出去!”
琼月吓的不敢再言,赶紧退了下去。
站在铜镜前,沐韵熙深吸口气平复内心的波澜。
她竟然重生了!
她的驸马方海城是丞相独子,文采出众温文尔雅,被誉为京都第一美男。
第一次看见他,沐韵熙就喜欢上他,及笄之后不顾他是不是有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强迫方海城娶她为妻。
她以为日子久了方海城总会喜欢上她,可不管她怎么自降身份讨好他,他心里只有他指腹为婚的苏宁安。
最终,他不满父皇对她的纵容,选择了谋反……
漫天火光中,方海城一剑***她胸膛时的狰狞厌恶历历在目,但最让沐韵熙刻骨铭心的是父皇抱着她尸体时的声嘶力竭。
因为自己的任性,她差点毁了父皇的江山!
房门蓦然打开,琼月着急的迎了上去,可又不敢靠的太近:“公主……”
她总觉得此时的公主,身上有股很凌厉的气势。
沐韵熙看向这个跟自己相差无几的丫头,眼神柔和了几分。琼月虽然是方妃为她安排的玩伴,可自幼一起长大,琼月心中也是亲近她的。
但前世,她却因为苏宁安的挑拨,将琼月随便找个男人嫁了。等她知道苏宁安花钱让那男人折磨死琼月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御书房中,沐韵熙还没走近就听见父皇的雷霆怒火。
“方海城,你别不知好歹!朕的女儿金枝玉叶愿意下嫁给你,是你们方家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方海城的态度坚决:“微臣福薄受不起公主的厚爱,还请皇上成全!”
沐韵熙站在御书房外都能听见方海城磕头的咚咚声,这男人是当真不待见她的很呀。
轻叹口气,沐韵熙心中酸涩无比。她对谁都有愧,但唯独对方海城问心无愧。
前世,为了求他不要休她,她同意他将苏宁安纳进门。
为了迎合他,她学琴棋书画,学下厨。她像是个奴婢一般去照顾他的生活,他却因为苏宁安哭诉两句就对她大发雷霆。
当今皇上捧在手中的掌上明珠,在他面前卑微的像一条狗,他竟还觉得皇家对不起他。
沐韵熙推门***:“驸马这么急切想休了本公主,是因为本公主推苏宁安下水么?”
书房中的两人同时朝沐韵熙看过去。
皇上赶紧收了怒火起身:“韵熙。”
对这个女儿他也是无奈,在他看来自己的小公主又漂亮又懂事,犯不着去方海城身边做丫鬟,可偏生女儿愿意,可叫他头痛的紧。
方海城料到沐韵熙会过来,对这个精心伺候了自己一年的妻子,眼里满是冷漠;“公主既然知道,微臣请您成全!”
若是以前的沐韵熙看见方海城这么冷漠的眼神,不知道得多心痛。但现在她对这个男人已经彻底死心了。
她看都没有看方海城一眼,此刻她的眼里只有自己这位父亲。
如今的皇上还不到四十,英挺的模样还可看见他年轻时风靡万千少女的英俊,即便上了年纪也是一位帅大叔。
父皇治国很精明,烈阳国也是他年少时沙场征战守护下来的,本是位杀伐果断的帝王,却唯独对她纵千依百顺,害的他辉煌的名声多了一抹养女不教的污点。
沐韵熙满心都是愧疚:“父皇,我没有推苏宁安下水,那女人自己跳下去陷害女儿。”
一听这话,皇上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自从女儿嫁入丞相府这一年,受的任何委屈都不跟他说,每当他问起她都说夫妻感情极好,丞相府上下对她极好。
他明知女儿受人眼色,却不好发作。
感受到女儿对她的依赖,皇上又是欢喜又是心疼,同时又有股怒火:“好个苏氏之女,耍心机竟然耍到当今公主头上了!”
“皇上明鉴,宁安绝对不是公主说的那种人!”方海城着急的护着他的心肝宝贝,冷着脸呵斥沐韵熙;“沐韵熙,你怎么这么歹毒!宁安根本不会游泳,难道她要用她的生命来陷害你吗?我还以为这一年你真的改变,没想到一切都是在我面前做戏!现在宁安还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你到底有没有点良心!”
良心?
她尽心竭力的照顾了他一年,每日去婆婆面前请安问好,半点不敢端公主的架子。就因为苏宁安轻飘飘的一个陷害,他把她之前所有的努力和付出全部否定,竟然还问她有没有良心?
“方海城,你以为你冲着我嚷嚷的底气是什么?你以为你是多高尚,多不畏强权吗?本公主告诉你,你的底气是仗着我爱你!不管你怎么以下犯上,你知道本公主会护着你!”
沐韵熙眼里满是心痛,不是因为方海城,而是因为她的父皇。
就如同她任性的底气,不也是仗着父皇对她宠爱?可是她从前,从来不知道感恩。
方海城愣住,看着眼前女子眼中的伤痛,他的心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刺了一般。
这个公主刁蛮任性,想要什么都可以仗着身份得到,就连姻缘也可以强迫别人。他从来不知道,她也会被伤害。
“你不必急着替苏宁安狡辩,本公主不准备追究她的过错。既然你们情比金坚,本公主成全你们。你这种是非不分的男人,本公主也不想再浪费时间!”
这话一出,皇上简直是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追问:“韵熙,你什么意思?”
“父皇,女儿请求同驸马和离!”

驸马爷要休了你免费阅读

皇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喜之色溢于言表:“当真?韵熙,你能做此决定,父皇倍感欣慰。父皇这就下旨让你们何离!”
皇上生怕晚了沐韵熙就反悔一般,赶紧宣召公公伺候笔墨。
他心中的驸马人选本就不属意方海城,这人是有一身才气,却没有治理之能。心底虽善,却好坏不分。心智也不够坚定,容易被人蛊惑。
但他的公主喜欢,皇上也只能接受这个女婿。可方海城竟然让他的公主受尽委屈。
如今沐韵熙愿意放手,皇上高兴的很。
方海城愣在原地,好半晌才回过神,怀疑自己幻听一般看向沐韵熙:“公主愿意和离?”
“你当真以为你可以休妻?”沐韵熙居高临下的睥睨。
看着沐韵熙这样居高临下的姿态,方海城心口仿佛遭受一记重锤。沐韵熙对他的讨好,让他从来感受不到她是个公主。
此时此刻他才恍然,他的妻子是金枝玉叶,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方海城抿了抿唇,想起沐韵熙对他的好,他其实不想做的太绝了;“公主……也不必如此。只要你愿意收收性子,愿意跟宁安好好相处,微臣自然愿意好好待你。”
这意思,他竟然不想和离?
沐韵熙心下好笑,她之前说什么来着?
方海城的倚仗,不过是她爱他罢了。
因为她对他的痴迷,给方家带来多少好处呀,最明显的就是他的姑姑方妃在宫中的地位节节攀升。
方家一边巴结着她,方海城却又嫌弃她阻碍他追寻真爱。
“方海城,你在跟本公主说笑么?你这意思是要本公主跟苏宁安那个卑鄙小人共侍一夫?你这样是非不分的人,当真以为优秀到让本公主同别的女人一起服侍你?”
偏生前世,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尊贵,堂堂公主同一个侍郎之女共侍一夫,还处处被那女人算计。为了他,她受尽委屈却为了他不向宫里诉说,他竟恨的要谋反,谋反失败竟还杀了她。
“你!”方海城本是好意,知道她痴迷自己,愿意再给她一个机会,不成想竟然遭受她的羞辱。
“如此就谢公主成全!”
皇上狠狠松了口气,他方才真担心沐韵熙一个心软答应方海城的条件。
和离的旨意很快书写完毕,方妃此刻匆匆而来。
“皇上,成儿不懂事,若是有怠慢公主的地方还请公主和皇上见谅。”方妃柔柔的上前行礼,她是丞相的妹妹,也是方海城的姑姑。
方妃模样柔美,身段更加娇柔,随便行礼的动作都有我见犹怜之态。
她亲切的拉起沐韵熙的手:“事情本宫都听说了,这混账想休了公主,绝对不可能!只要本宫还活着一天,绝对不会让他对不起公主。成儿,你还不给公主赔罪!”
沐韵熙瞧着方妃那双如同青葱白玉般的柔荑,淡淡的推开:“谢方妃好意,不过你也不必责备你侄儿,是本公主不愿意同方公子过下去。”
父皇母后的感情很好,父皇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只有她母后一人。
可她母后过世之后,这个方妃利用她爬山了父皇的床,正好父皇后宫无人,这才将方妃收入后宫。
并且,方妃还借着她一步一步爬到了妃位。
若说有谁不愿意沐韵熙和方海城断了,方妃当属第一人。
她在宫里的地位靠的不是娘家,也不是帝王的宠爱,是沐韵熙这个公主对她的帮助和维护。
看见沐韵熙这么淡漠的态度,方妃当即就有点慌,不过她很快冷静下来;“丫头这是怎么了?平常你同我是最亲近的了,是不是成儿这孽障欺负你了?你同我说,我替你教训他。”
方妃还想拉沐韵熙的手,语气也亲切的紧,话里话外提醒沐韵熙,她是方海城的姑姑。
沐韵熙却再次避开,面向皇上:“父皇,和离的事情您替女儿操心吧,女儿累了,要回宫去休息。”
前世,要谋反的人就是方妃。沐韵熙懒得同方妃虚与委蛇,直接将剩下的事情丢给皇上。
她相信,父皇很愿意为她操心这事儿。若是交给她来办,父皇还得担心她一个心软方才说过的话都不算数了。
方妃站在原地,看着施施然离去的沐韵熙,都蒙了。
这小贱人平时最是好忽悠,今儿怎么这么决绝?
皇上喜出望外,他巴不得为女儿的婚事操心。沉下脸看向方妃:“行了,方海城要休妻,韵熙愿意和离也是成全你侄儿。孩子们的事情你少参合,韵熙这些日子心情不好,你也别去探望。”
方妃哪里甘心,这分明是不让她和沐韵熙接触啊。
“可是皇上,韵熙对成儿真心实意耐这么做岂不是伤透了韵熙的心,臣妾觉得此事还是……”
方妃话还没有说完,皇上直接厉声呵斥;“你也知道云耐对你侄儿真心实意?难道当真要看着朕的女儿被你侄儿作践才满意?别以为韵熙在丞相府的事情朕不知情,韵熙愿意忍耐朕懒得追究罢了!方妃,你当真是在后宫独大惯了!这些日子就在你的寝宫待着,韵熙心情好起来之前你哪儿也别去!”
方妃听着皇上后头那些话吓得冷汗直流,哪里还敢说半句。
方海城听着皇上前头那些话心中却很不是滋味,他想起,沐韵熙除了强迫他娶她之外,过门之后礼数上做的甚至比普通人家的儿媳还要好。
他的每一顿饭都是她亲自下厨,他却从来没有吃过。
每一日她都早起去跟他母亲请安,甚至代替他去侍奉祖母。
既然她有心改变,为何要推宁安下水呢?
方海城不相信苏宁安是玩弄心机的女子,但是,心里却埋下一个疑问。
和离的圣旨真真切切的下达之后,方海城心中竟然有些后悔……
为了自己的气节,也为了向沐韵熙表明他的决心,成婚这一年他从未碰过她,连手都不曾碰过。
若非她尚有完璧之身,兴许无法做到这么决绝的跟他和离。

小编点评

沐韵熙方海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