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礼来了(初礼昼川)

初礼来了(初礼昼川)

导读:初礼昼川小说叫《初礼来了》是作家青浼所写;初礼来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当初礼持续保持着面无表情地评价完第三十二位面试者比起文字编辑更像是健美教练,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又十分钟,刚才把号码牌给她的那名......

小说介绍

初礼昼川小说叫《初礼来了》是作家青浼所写;初礼来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当初礼持续保持着面无表情地评价完第三十二位面试者比起文字编辑更像是健美教练,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又十分钟,刚才把号码牌给她的那名工作人员终于叫到了她的号——初礼站了起来,这才发现此时周围安静得诡异,参与本轮面试的人只剩下了她一个。

小说简介

昼川他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作者,属于他的人生,也一直备受瞩目。如今据说,昼川要与元月社合作了。这一消息一经传出,简直就是让元月社今年的招新,异常的火爆。身为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初礼,她的第一目标,居然也是元月社。一次命运安排的邂逅,让初礼意外的闯进了昼川的世界之中,从此一段爱情,不受控制的发生。

初礼来了免费阅读

2013年3月。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这一年南方的冬天似乎格外的冷。
春节刚过, 各大公司、单位开始了新的一轮新人招聘——而对于大多数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来说, 最爆炸的招聘新闻莫过于国内出版业龙头“元月社”今年居然放出了大量招聘名额, 于是面试当天, 哪怕是周末非工作日, 元月社本社所在的科技商业园区果然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人山人海、十分热闹的景象。
“哎!你听说了吗, 这次元月社扩招,好像是因为公司要上市,为了有一个好的估值所以要扩张人员规模。”
“好像业务范围也会扩大, 所以才新增了那么岗位——以前元月社偏向于做传统文学,现在居然也想从小说类读物分一杯羹了”
“天啊,小说类不是一直是新盾出版社在做的吗, 元月社这是要抢饭碗——”
“嘘!你小声点, 我听说对应《星轨》传统文学月刊杂志,元月社还新做了本叫《月光》的青春小说类读物月刊, 啊啊啊我还听说是已经做了几期了, 还请来了昼川”
“妈呀昼川, 是我知道的那个昼川吗, 写《东方旖闻录》那个?!他和元月社合作了!!!!”
“对对对”
元月社会议厅外聚集着一群相当数量的年轻人, 他们手里拿着面试等待号码牌显然也是刚刚认识, 此时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这样的对话直到被走廊尽头传来“哗哗”的轮子滚地声音打断!
众人好奇抬起头,于是一眼就看见了走廊尽头,出现一名大约二十岁出头、身材纤细的短发年轻女孩——她皮肤白皙, 大概是因为奔跑面颊泛着微微的红, 小巧挺翘的鼻尖也被冻得红彤彤的,五官倒是精致,凑在一起却意外的无功无过,唯独那双黑白分明、异常明亮的眼显露出一丝可爱与生动来。
这样冷的天气,她穿着高跟长靴,***,外面仅仅套了件长风衣,整个人单薄得像是还没她身后拖着的箱子结实此时她一只手里捏着一张填好的简历表,另外一只拖着***行李箱、风风火火赶到发面试号码牌的元月社工作人员面前,站定了,长吁出一口气笑了笑:“不好意思,火车站来的路上堵车,我是来面试的汉语言文学系应届毕业生,请给我一个号码牌。”
声音干净,利落。
那发放号码牌的工作人员愣了愣,抬起手看了看表,发现她并没有超过面试规定时间,于是爽快的将靠后的号码牌递给了她,并且在递名牌号时,飞快地扫了眼她手上的简历这一眼扫的太匆忙,只来得及看见姓名那栏,写着***的两个字:初礼。
——这个表面上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纤细小姑娘,她有一个和本人形象相符的名字,叫初礼。
初礼领了号码牌,在周围人沉默的注视中,她露出了个清晰的笑容冲着发放号码牌的工作人员点点头,而后旁若无人地牵着箱子走到角落里,找了个空着的椅子坐下来——
在坐下的那一刻,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眼中闪烁着的兴奋和紧张,初礼掏出手机,登录手机q,迅速地找到一个名叫【消失的l君】的家伙,手指在飞快打字——
【猴子请来的水军:我到面试单位了!那个死司机假装不认识路想绕路害得我差点迟到,老子直接把导航打开,手机功放音量开最大声——前方三百米左转——哈哈哈哈哈我看他还敢往哪开——啊啊啊不过现在周围的人各个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她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平静的目光在周围一扫。
嗖嗖嗖几道偷偷打量的目光就收了回去。
初礼勾勾唇角,心满意足低下头继续打字——
【猴子请来的水军:就像没看过穿风衣的美少女一样。】
【猴子请来的水军:你说这些偷偷打量着我的人里会不会有出版社的总编之类的大人物啊,假装自己也是面试者,打入被面试者内部,然后内定自己看上的好苗子——鸡汤杂志都这么写的】
打到这,初礼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清了清嗓子挺直了腰杆直起身,假装淡定地看了看四周初礼耐心等待了一会儿,却没有等到这个名叫【消失的l君】的人的回复,略感无趣地撇了撇嘴,猜测对方可能又在瞎鸡儿忙,她撇撇嘴,将手机塞回了口袋里。
端坐在椅子上,初礼的位置正对着面试用的会议厅,这方便她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眼瞧着一批批的面试者进进出出——
这个人拿了一沓简历是把自己的简历当传单发?
哦哟这个小姐姐长得好看,当什么编辑啊,演个电视剧分分钟就红过刘亦菲
***这一箱子什么东西——***居然是一箱子的《星轨》杂志——厉害了我的哥,套路深啊,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
当初礼持续保持着面无表情地评价完第三十二位面试者比起文字编辑更像是健美教练,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又十分钟,刚才把号码牌给她的那名工作人员终于叫到了她的号——初礼站了起来,这才发现此时周围安静得诡异,参与本轮面试的人只剩下了她一个。
尴尬地和叫号的工作人员笑了笑,初礼抬起手敲敲关闭的会议室门,听见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她这才推门走了***
递交简历,余光瞥见在场五名面试官无一不是兴致缺缺,一副周末加班好烦老子赶着下班回家吃饭的不耐烦脸。
初礼:“”
冷漠的面试官啊好像日剧的开头都是这样的?
淡定,莫慌。
昂首,挺胸。
初礼在椅子上坐下,眼睛滴溜溜都打量了一下坐在自己对面的面试官们,脑海里迅速地过了一遍他们各自有可能的身份——但是这没有用,在她眼里每个人都是大佬。
初礼只好盯着其中一个脸上稍微还有微笑的大佬开始自我介绍,基本资料过后开始高歌自己爱传统文学、爱《星轨》杂志爱得如何深沉,说到激动的时候站了起来,热血沸腾地对面试官们宣布:“如果能够让我拥有***元月社工作的机会,哪怕一个只有八不,一千五百块!我也甘之若殆!”
在这个破城市一个月一千五百块只配住在下水沟里。
但这都是套路。
元月社这么大的出版社,怎么舍得只给员工一千五一个月啊有没有!
初礼总觉得按照日剧的套路现在面试官就该被她的热情感动了,然而没想到的是,话语刚落,就听见坐在最右边那个从头至尾表情最鸡儿无情、初礼都怀疑她是不是已经睡着了的面试官顺口问了句:“一千五低得太过分了,一千八你干不干啊?”
初礼:“?”
那女面试官话语一出,可能是初礼被怼了个猝不及防脸上的懵逼来不及收回,总之剩下的四个面试官“嘎嘎”就笑开了——
初礼顿时觉得今天遇见的从司机到面试官没有一个好人。
但是这不妨碍她点头,微笑说出个可能还有另外一番含义的几个字:“一千八?我干。”
十分钟后,作为最后一名面试者,初礼从会议室走了出来——此时外面比她进会议室前更加冷清,工作人员正在收拾面试使用的号码牌道具或者水之类的东西,而面试官们也拿着面试者资料走出,交谈着,三三两两原地解散。
初礼往前走了几步,一回头就发现,走廊里只剩下了她自己一个人。
大周末的,整个元月社的办公楼里空旷得能从角落里揪出只鬼来——本着“来都来了”的基础理念,初礼没急着走,而是放慢了步伐,拖着箱子准备将这从小学的《故事小王》到大学的《星轨》等一路以各种刊物陪伴她成长的出版社看过一遍。
——面试里她挺多话是现场胡扯的,但是喜欢元月社这件事,倒不是撒谎。
初礼这看看那瞧瞧,探头探脑的,在走过贴着《星轨》杂志海报的几间办公室时还自我激动了下,一路走一路看,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走廊尽头——在那里的一间办公室,而这间办公室里,居然亮着灯,门也半开着。
里面有人?
初礼缩了缩脖子,琢磨着打扰到别人办公就不礼貌了,正想转身牵着她的箱子跑路,余光却不小心瞥见门口放着块***的黑板——只见黑板上面贴着各式各样名为《月光》的杂志宣传海报,黑板上还用粉笔乱七八糟地写了什么“东方幻想大神‘昼川’加入,豪华作者阵容不容错过”“昼川年度巨作”“《星轨》系列读物《月光》震撼来袭”等乱七八糟的宣传标语
昼川?
这人初礼认识,不仅认识,而且还是他的小粉丝。
这家伙十七岁以一本《东方旖闻录》成名,二十一岁正式成为国内东方幻想题材顶尖作家,年轻,英俊(传说),多金,听说昼川出生传统文学家庭,根正苗红的书香门第公子哥儿,老爸是某省作协跺脚震三震的大家,最要命的是这年纪轻轻要啥有啥的人性格还好得要命
人称温润如玉公子川。
于是,昼川大神就这样用传说中很英俊的脸和金毛猎犬似的温润如玉性格征服了一卡车的少女粉丝;然后用写作实力征服了另外那一卡车的少年。
初礼喜欢这个作者,想着如果以后真的能进元月社,搞不好还能看见昼川大神真面目顺便搞张签名照啥的想到这,初礼牵着箱子***笑了两声,yy完毕就准备转身走人,然而就在她转过身的同一时间,她听见从办公室里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
“先开三万二首印量试试水’?试!试!水!够胆你再说一遍?!当老子要饭的啊?!”
初礼:“???”
初礼:“”
黑人问号脸。

初礼来了全文阅读

《星光》杂志部门办公室里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对话, 但是至少此时此刻初礼是被他的一番咆哮震得挪不动步了懵逼地牵着她的行李箱犹如脚下生根一般站在原地, 下一秒她听见从办公室里传来脚步声, 呼吸一窒, 甚至还来不及转身逃离现场, 那人已经风似的来到了门口。
两人猝不及防打了个照面。
初礼的第一反应是:这人好高, 不会有一米九吧?
她虽然真的不能算高, 但这个人却比她整整高出了一大截——他大约是二十六七左右的年纪,挺鼻薄唇,眉如剑, 十分英俊的模样,只是茶色瞳眸因上一秒的怒火冷若冰霜,仿若拒人千里他身穿黑色卫衣, 牛仔裤, 马丁靴,手里抓着件没来得及穿的黑色羽绒服。
走出门时, 不期然与初礼对视上, 他愣了下。
大概是没想到走廊上还站着个人。
但是那愣怔很快消失, 扫了眼初礼身后牵着的行李箱和她身上那因为之前一路跑来面试有些凌乱的头发和衣服, 也不知道他怎么在脑子里定位初礼身份的——片刻只见讥诮浮上那茶色瞳眸中, 他嘲讽似的勾了勾唇角, 斜睨初礼一眼,而后收回目光,顶着张不可一世的漂亮棺材脸与她擦肩而过。
初礼:“”
这个人。
前一秒还狂怒得像是被侵略地盘的雄狮, 下一秒当他收敛了怒气——
又变成了一只生性薄凉且骄傲的狐狸。
狐狸离开后, 初礼也转身跟着那狐狸***后面离开了元月社办公大楼——只是狐狸腿长走得快,当初礼站在大楼一层屋檐下试图用手机软件叫车去之前定好的酒店时,外面雨幕朦胧,那只狐狸的狐狸毛都不见一根了。
会和编辑争吵首印量的,难道是作者?
心不在焉地猜测着,初礼坐上了去酒店的出租车,坐上出租车忍不住刷了下被那个编辑部门前黑板画了重点的大神作者昼川的微博压压惊——
【昼川:遇见了很不开心的事。
愤怒的同时,其实也会忍不住想会遇见这些事是不是因为自己不够努力才会遭受如此待遇?
或许真的还要再继续,加油,才能配得上我想要的别人的尊重吧。】
——以上,这是昼川二十分钟前发的微博。
下面一溜儿的“大大好温柔”“天啊居然有人不尊重你么qaq那该是什么样的坏人”“遇见事先检讨自己,大大简直是翩翩君子,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之类的夸奖。
初礼不禁感慨这踏马才是正常的文人墨客该有的画风啊有没有?哪怕生气都生气的那么优雅
看着昼川的微博,到酒店的时候初礼就已经把那只刻薄狐狸的事情忘记得干干净净——今天她早上六点爬起来赶火车跑来这个城市面试,早餐都没来得及吃一口,现在她整个人又困又饿还有些冷,总觉得自己好像要感冒了,这时候除了想吃点热的填饱肚子睡觉,别的她再也没有力气惦记。
拿了房卡钥匙,进电梯,顺着房号走到走廊尽头,刷卡打开最后一间房间的门。
定外卖。
洗澡。
吃外卖。
睡觉,等待明天元月社通知面试结果。
初礼倒在酒店床上时大脑已经快要彻底罢工,手机放枕头边充上电就昏昏沉沉地睡了
就这样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突然听见枕头边传来了“哗哗”的声音,就像是什么东西在挠自己的枕头,初礼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却发现枕头边蹲着一个人——一个身穿黑色卫衣、牛仔裤的男人,只是他本该是脑袋的地方却是狐狸脑袋,那双狐狸眼此时一瞬不瞬地透过猫眼与床上的初礼对视!
冷汗“哗”就流下湿透了身上的t恤,整个人都僵硬在床边初礼只听见自己心中咯噔一下——
狐狸的呼吸就在耳边,呼哧、呼哧的,初礼甚至能感觉到从它鼻息之中的燥热气息就扑打在她的耳垂旁边那感觉太逼真了,初礼想要尖叫,却不出声音,余光眼睁睁地看着那狐狸抬起属于人类男性的修长苍白指尖,轻轻拨撩了下她的耳垂——
痒得很。
狐狸恶作剧得逞一般低低轻笑一声。
初礼心中却已***狂奔:这是一个混合着鬼压床、灵异、春.梦、人.兽的混合重口味梦境?!
黑暗之中,那狐狸的脸仿佛一直在凑近,那感觉过于逼真到初礼几乎觉得这是真的以至于浑身的毛发都快炸开了——她努力地睁大眼,就在这时,却突然发现狐狸的脸发生了变化,狐狸眼变成了眼角微微上勾的人类眼睛,长长的嘴变成了高挺的鼻,薄唇唇角勾起成一个戏谑的弧度
黑暗之中初礼看不清楚他的具体长相,只能感觉他压低了身体,以过度的亲昵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直到他的唇瓣几乎要碰到她的,他这才大发慈悲般停了下来,俯身冲着她微笑,嗓音温柔地对她说:“听我一句劝,无论你想去哪,都不要去比较好,那总归不会是个好地方的。”
他的嗓音暧昧,灼热的气息扑撒在初礼的面颊一侧,让她感觉那温度仿佛要连带着将她的面颊也灼烧起来了一般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冰凉的指尖戏谑似的勾了勾初礼的下巴。
只是说完,他的笑容却收敛了起来。
那一瞬间,初礼却突然看清楚了:那确实是一张十分英俊的面容,眼睛是茶色的,只是眉眼之间冷漠且平淡如水。
十分眼熟。
“啊!”
初礼一下子从床上翻坐起来!
这次是真的醒了。
心跳,久久不能平息,那砰砰的跳法仿佛下一秒就能从她胸口里跳出来似的,心有余悸地瞥了眼不远处紧紧关闭、挂着门锁的酒店房门,身下那被睡得有些皱褶的枕头和梦境中一模一样。
盯着房门看了许久,确定它并不会被人推开并走进一个茶色眼眸的男人,初礼抬起手摸了把额头,一头的冷汗。
初礼:“”
她居然对着一个只一面之缘的狐狸做了那种梦?脑海中自然而然响起了《动物世界》里赵忠祥老师耿直的配音bgm: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动物们终于也迎来了一年之中渴望交·配的发.情期
初礼:“”
要死了啊。
用止不住颤抖的手拿过床头的矿泉水喝了一口,凉水滑过喉咙冷却了五脏六腑她这才稍稍回过神来,初礼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时间正好跳到半夜十二点整,手机屏幕上显示她有几条未读的q信息
初礼拿过手机,打开看了眼,这才发现原来是消失了大半天的l君同志大概在今天晚上八点左右给了她上午面试时因为太紧张产生的废话留言的回应——
【消失的l君:来了,下午有事出去了。】
【消失的l君:你去面试了?去哪面试?】
【消失的l君:面试结果怎么样啊?】
【消失的l君:人呢?】
三个小时后,大概晚上十一点二十左右。
【消失的l君:我就一下没回,你还来脾气把我拉黑了不成?】
【消失的l君:被拐卖了?】
【消失的l君:不对,你这样的傻子拐了也卖不掉啊,只有拐,没有卖,心疼。】
【消失的l君:喂?】
消失的l君,几年前因为某些且听下回分解的机缘巧合和初礼认识的基友——几年来,两人一直保持着不电话,不聊***,不千里送的纯洁友好网友关系。
初礼:“”
【猴子请来的水军:你也知道我是学汉语言文学的啊,当然是去出版社面试,我少年时代心中的梦想出版社啊刚才面试完回酒店就睡了,没来得及看□□。】
没想到l君还在,立刻给了回应——
【消失的l君:出版社?哪个?】
【消失的l君:不是睡觉,那现在是鬼在跟我说话?】
看到“鬼”这个字,初礼头就疼了起来。
恨不得把这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家伙从手机屏幕里拎出来暴揍一顿——
【猴子请来的水军:我做噩梦,被吓醒了正好住的又是尾房,梦到酒店闹鬼,有长着狐狸脸的怪物在摸我的脸!】
【消失的l君:这是噩梦?这是春.梦吧。】
【猴子请来的水军:滚。你问哪个出版社做什么,说了你也不知道啊,就那个元月社——小时候看过《故事小王》吗?就是元月社出的。】
初礼把元月社胡吹海吹了一通,发送完毕,正等着l君膜拜自己居然有勇气跑去这么大的出版社面试,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前面回复很快的l君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沉默了很久正当初礼想要问他是不是睡着了时,手机震动,消息提醒,l君回复的内容有些莫名其妙——
【消失的l君:元月社?】
【消失的l君:这名字取得,一种快圆寂的感觉扑面而来。】
【消失的l君: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是酒店真的在闹鬼,连鬼都在阻止你去那个马上就要倒闭的司马出版社啊?】
初礼:“”
这牛氓地痞,没事骂人家出版社干啥?
欠你钱啊。

初礼昼川

小说初礼来了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