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国萧权(萧权秦舒柔)

大魏国萧权(萧权秦舒柔)

导读:主角是萧权秦舒柔的小说叫做《大魏国萧权》,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萧权秦舒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权一袭古装喜袍睡在马棚的草堆上,醒来之时,萧权才知道,自己穿越了,而且还是新婚的上门女婿。

小说介绍

主角是萧权秦舒柔的小说叫做《大魏国萧权》,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萧权秦舒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权一袭古装喜袍睡在马棚的草堆上,醒来之时,萧权才知道,自己穿越了,而且还是新婚的上门女婿。

萧权秦舒柔小说简介

因为原主家世没落,所以他便被整个将军府嘲笑,甚至连他的妻子也不将他放在心上, 对他百般嫌弃。盛怒之时,萧权掀翻将军府,扰乱朝堂,将所有欺他辱他之人狠狠踩在脚下…………

大魏国萧权全文阅读

秦家一向家风清明,教育在京都是出了名的严厉。
秦老太太神色阴沉,不发一言。
秦南秦北如此,是家族不幸。
萧家本来是比秦家还权贵,却富不过三代。
有萧家前车之鉴,秦老太太对孙子辈更是日夜鞭策,加以督导,不许有一丝的行差踏错。
长孙秦风虽没有父亲秦胜这么出众,可年纪轻轻已经是四品的少卿,未来可期,前途在望。
长孙女秦舒柔也让秦家有光,生得花容月貌,才华横溢,在京都的官家小姐中口碑颇好。
可到了秦南秦北两个小孙子这里,一副纨绔的模样,却让秦老太太胆战心惊。
萧家从未出过一个纨绔子弟,也落得如此下场,秦家更应该事事警惕才是啊。
秦老太太看着不敢说话的秦南秦北,如梦初醒,可自己人得关起门来才教育,现在有萧权这个外人在,总不能亲自落了秦家的脸面。
她微微缓和了一下,眼眉微微一凝,没有责怪秦南。
宴席又重新开始,又上了一些新的美味佳肴。萧权垂涎三尺,萧定这个身体太久没吃肉了,肉的香气让身体很是兴奋。
这么好肉好菜,看起来像是个鸿门宴,秦家找他有事。
果然,片刻后,老夫人终于开口。
“萧定,你已经是秦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老夫人用通知的语气道,顿了顿:“我有一个远房亲戚,是我的外甥,尚未定亲。听闻你妹妹虽然才十岁,过个三五年也该出嫁了,先把亲定下来再说。到时候年纪一到,他们便可以成亲,皆大欢喜。”
萧权眼睛一沉。
在记忆里,老太太的确有个外甥,出了名的顽劣风流。
以前逢年过节,萧家都会来秦家送点薄礼,萧家自知秦家看不上这点东西,可秦老将军喜欢,所以两家来往还算密切。萧定每每来秦府,谨小慎微,生怕礼节不周,不料有一次竟和调戏丫鬟的这个外甥碰上了。
丫鬟卑微,哪里敢得罪这个老夫人的亲戚,只能任由这个外甥轻薄,可这丫鬟也有几分性情,被调戏后竟跳了井,寻了短见。
所幸丫鬟被救了回来,当时闹得秦府沸沸扬扬,秦八方便叫管家来问,即使过了许久,萧定对此等胡闹之人的名字,依然记忆犹新。
“敢问老夫人,您外甥可是叫何启明?”
“是。”
秦老夫人有些诧异,他如何得知外甥的姓名?
她有些不耐烦地点了点头,不料,她头一点,萧权就毫不迟疑地拒绝了。
“这事不可,何启明年少顽劣,不学无术,行为轻浮,舍妹若和这样的人结亲,岂不是羊入虎口,白白跳了火坑?”
萧权有些激动,连婉拒都不想婉拒,拒绝得干脆利落。
妹妹是萧权的底线,虽然他萧权和萧婧没有血缘关系,可是萧定生前对这个妹妹多有疼爱,他现在用着萧定的身体,萧婧又可爱懂事,现在自然也是他的亲妹妹了,岂能嫁给这样的货色?
何启明早就到了定亲的年纪,可如今却迟迟没有定亲,一定是这个人入不了官家小姐的眼,现在秦家却让妹妹和这样的人定亲,真是羞辱萧家。
老夫人脸色一沉,手里的筷子停了下来。
秦风见状,本来就不高兴的他,冷冷看了一眼萧权,高高在上地道:“萧定,你家都已经这样落魄萧条了,你又没有半点权势傍身,一介平民而已,现在这件事情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也不是要你来做主的。你如今是秦家人,有什么资格做主?有能力的人才有实力做主,像你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能有何用?”
呵,结亲结不上,还威胁起人来了?萧权冷哼一声,秦家所谓的大家之风也不过如此。
秦风一番话让饭桌上的气氛沉闷了起来,不过秦风冷哼一声,话锋一转,语气虽柔和,却拿出了施舍姿态。
“若结了亲,我们便是亲上加亲了。我手下缺人,到时候你来军中,我能让你有个好位置。你吃上了皇粮,萧家也有面子不是?如何?”
萧权沉默不语,秦家人以为他在考虑,秦家人得意洋洋的姿态溢于脸上。
妹妹换前途,似乎很划算。可萧权拒绝道:“官职一事,兄长不必担忧。秋闱将至,我会前去贡院考试。”
这句话,让秦南实在忍不住了,乡试?谁不知道,萧定已经连连落榜三年!早就成了京都笑话了!
乡试这条路,对于萧权来说,是最不可能的出头之路!
其他秦家人对他参加乡试不奇怪,只是,旁人都抢着和秦家做亲戚,可偏偏萧定像是奇耻大辱似的,半分都不情愿。
秦南一扫刚才的落败感,抓紧机会,嘲讽了他一波:“萧定,你还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怀才不遇?你算什么东西,你再考十年一百年,你萧定的名字都上不了皇榜!不过,你要是去当个宦官还是可以的,毕竟那样最轻松,哈哈!”
秦北在一旁也笑了起来。
秦舒柔面无表情,萧权被羞辱,似乎与她无关。
“萧定,我和四弟今年也去乡试。到时候等我们高中,你倒是可以来看看皇榜长什么样子。”
萧权微微一笑:“听说你熟读四书五经,却不通试帖诗。敢问,三弟如何高中?”
秦南秦北的水平,萧权是知道的,除了死读书外,还会写几首酸诗逗怡红院的姑娘开心,这些年他们吃喝玩乐,早就把圣贤书忘得一干二净了。
果然,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不过,秦南的反应倒在他意料范围之内。
“哼,我不通帖诗与你何关?总之,我和秦北一定在榜单上,你就等着落榜吧!”
秦南的话颇有底气,底气就来源于秦家。如今的大魏即使是一年一度选拔贤士,可寒门难出贵子,有权有势的人才能入朝为官。
秦南倒也不是嚣张,只是说了个大实话而已。此话一出,秦老夫人立马喝道:“秦南!不得胡言乱语!你心里明白就是,到时候如果高中,自有姓名在皇榜上,何必现在就吹嘘!”
自知失了言,秦南赶紧坐下来。
萧权猜到几分缘由,看来秦家已经为秦南秦北走好后门了。
秦舒柔轻咳一声,为了缓解此时的尴尬,抬起手用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了秦南的碗里:“南儿,吃菜,这是长姐让厨房特意给你做的水鸭。”
“谢谢姐。”
秦家人一家人其乐融融,吃饱喝足的萧权不想和这些人打嘴炮了。
此时,萧权站起身:“萧定还得回去温书,不叨扰老夫人和大哥用膳了,告辞。”
老夫人脸色冰冷,没应一声。
萧权只好自行离去。
“呸!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什么狗东西,敢娶我妹妹?你也配!等我高中之后,你们就只管睁大狗眼看就是!以后的萧定,你们秦家高攀不起!”

大魏国萧权免费阅读

秋闱,乡试。
乡试在古代是普通人当官的唯一路子,家家户户都十分上心。
乡试连考三天,答完题前,任何人不能走出考场。
考生们都是自备吃食和棉被,考试的隔间没有门,大魏多雨,所以考生们还会自备油布当门帘。
萧权磨着小厮借了半两银子,好说歹说,喂马的小厮这才勉强借了。
这半两银子,就是萧权用来应付有个万一的。
秦家明知他要赶考,却不闻不问,只给秦南秦北备得妥妥帖帖的。不仅有上好的笔墨纸砚,还有精致的吃食以及厚厚的油布,东西只比别人好,没有比别人差的。
秦南秦北被千拥万护地送出了秦府,老太太还塞了上百两让他们备用,最后用华贵的马车送行。
而萧权一早从下人厨房的后门走的,一个人都没有来送,他形单影只,却没有丝毫落寞,反而兴致勃勃。
来到京都贡院外,不少达官贵人的士子已经排着队。虽然服装样式是统一的,可是他们布料上乘,还绣有暗花,手里提的书盒皆由上等梨花木所做。
相比之下,萧权的用品和衣服寒酸了许多。不过也有不少寒门子弟和他一样,虽然粗布麻衣,但胜在精神风气还不错。
只是别的寒门子弟再怎么差,也是大包小包,不像萧权只带了考试用的东西,还有两个馒头。
监考的官员,分内帘官和外帘官。外帘官就是监考官,负责考试各种事宜,而内帘官除了批阅试卷外,不管其他事,而且内外帘官不相往来。
现在士子们正接受监考官的检查,防止夹带小抄和冒名顶替。
检查完毕后,监考官就会让士子们领一个号码牌,***找自己试场单间。
监考官检查到萧权时,见他寒酸,连油布都没有,本想提醒一句,可见所有人都离他几米远,似乎不受京都人士待见,琢磨着反正三天也淋不死他,便挥挥手,让他***了。
萧权来到自己的单间,摆好笔墨纸砚,等待考试。
出于职业病,他细细观察了一番单间,这里虽然简单却不简陋,单间的砖石竟是由糯米灰浆粘在一起的。
糯米灰浆,就是工匠们把糯米煮烂,然后把这些糯米和三合土相融合,将浆汁合在一个容器里,再加上杨桃藤汁搅拌,这样做成的砖石扛得住数百年雨打风吹,堪称现代水泥。
在古代,只有皇陵、皇宫才能用上这种高端玩意,现在乡试的贡院却用这么高端的材料,足以看出当今皇帝对人才的重视程度。
就在萧权琢磨这堵墙的时候,一个人路过,向他行了一个礼。
“嗯?”来人是一个年轻人,他看着萧权空空如也的单间,道:“兄台,可是有什么难处?”
萧权眉头一皱,不解其意:“我挺好。”
“考试连考三日,兄台不吃饭,不睡觉么?我看这天阴沉,恐怕会有急雨,兄台的油布在何处?”
这年轻人言语之间,没有半分鄙夷嘲讽之意,紧蹙的眉间都是真切的疑惑和关心。
于是萧权答道:“无碍,又饿不死,我也不怕雨。你不也是没有?”
“我的东西都在奴仆处,”那年轻人打量了一下萧权,料不到京都竟然有这么寒酸的子弟,他问道:“不知兄台是哪一家的贵子?”
“贵子?”萧权一笑,道:“你见过这么穷的官家贵子?”
“这......”年轻人摇头:“可考试需要三天,这三天,兄台如何是好?”
“我半天就走了,不必三天,带这么多东西没必要。”萧权的衣袖上还有着补丁,这衣服已经穿了三年,每一年考试萧定都穿这一身,衣袖上还残留着上一年的墨水。
萧权淡然又随意的样子,让年轻人甚困惑,难道这人只是来敷衍了事的?
可萧权的笔墨文具摆得整整齐齐,可见此人对考试还是慎重和上心的。
年轻人收敛起眸中的困惑和猜疑,直接问道:“兄台如此胸有成竹,必然是才华横溢之辈,不知兄台贵姓?”
“免贵,姓萧。我叫萧定,字盛权。若不嫌弃,你也可以叫我萧权,我的朋友都叫我萧权。”
“在下魏清,字初廉,今日有幸和萧兄相识,多多指教。”
姓魏,难道是皇家人?萧权回了一个礼:“客气客气,幸会。”
恰巧,魏清的单间就在隔壁。
他与萧权年龄相仿,性格也平易近人,于是两个人就聊了起来。
通过魏清,萧权更加了解大魏皇朝,魏清虽然年纪小,可比同龄人眼界广、见解深。
而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萧权,给魏清说起了海内外的风土人情和故事,听得魏清一呆一愣的。萧权口中的世界,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听得他好奇心顿起,热血沸腾。
要不是考试开始了,两个人就要搬个桌子出来,摆上几壶小酒和一碟花生米,聊上个一天一夜。
大魏的考试虽然年年考,可年年都是一个类型的试题,今年第一部分,依然四书五经。
题目是:如何理解【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这出于礼记·大学,重点在于让士子们阐述如何修身、治国、平天下。
这题目,恐怕是由皇帝亲自拟定,朝廷选能用的官员,必须是德才兼备之士,皇帝无非想借题目看看,这些文人士子是如何看待自身品德和看待百姓的。
萧权早在大学的时候,专门写这种思想教育论文,又在博物馆浸染多年,早就明白古来皇帝的心。
于是,他拿起毛笔,没有半分犹豫,奋笔书疾,行云流水,宛若在抄书一般。
萧定虽然连连落榜,试考得不怎么样,可字却是一笔好字。
萧权大笔一挥,到了中午时分,已经快要完事了,这一篇洋洋洒洒下来,写得他**万分,畅快不已。
而此时,有的人还在冥思苦想,不得要义。考试虽还没有结束,可考生可以吃饭。
萧权写下最后一个字,捧起馒头就啃了两口。
此时外面狂风大作,看起来要下雨了。萧权赶紧把自己的试卷收好,免淋了雨。
这时,隔壁的魏清道:“大人,麻烦把油布给隔壁的兄台吧。”
那监考官一脸不耐烦:“放肆!考试期间,任何人不能有来往,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既然有的人没带油布,那就淋着!”
这时,魏清低声说了什么,又从袖中掏出一枚玉牌表明身份,吓得监控官一抖。不仅将油布给了萧权,还恭恭敬敬地给他铺上了。
“萧权兄,油布能挡雨,你衣服单薄,受寒了不好。”
“多谢,下次请你吃酒。”
“好。”
监考官干咳一声,哀求般看了一眼魏清,有别人在,不能再特殊了。
魏清和萧权便不再说话,外面雷声轰轰,乌云密布。
秋天的雨,竟分外地热烈又凄寒。幸好有这块上好的油布挡着,萧权的试卷才没半点湿,得以保住。
众人继续考试,第二部分,还是试帖诗。这部分比第一部分还古板,萧权从脑海中想着历年来状元的诗,挑了一首,便着墨写在了纸上。
“交卷。”
萧权请求监考官封卷,众人听了一愣,才半天,他就答完了?
一旁的魏清更是讶异,方才他以为萧权是说笑的,竟真的半天就完事了。
众人议论纷纷:“让他走吧,这个蠢材,连连落榜三年,今年恐怕又什么都不会了。和他一个考场,真是我们的耻辱!”
“就是,窝囊废就是窝囊废,多读一年书也成不了人中龙凤。”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大魏国萧权全文免费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