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国萧权(萧权秦舒柔)

大魏国萧权(萧权秦舒柔)

导读:主角是萧权秦舒柔小说《大魏国萧权》又名《最牛姑爷》已完结,萧权秦舒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权的名字,以势不可挡的姿态成了京都第一笑话,名噪京都。秦府。萧权交白卷的事情,也让秦府的下人们议论纷纷。

小说介绍

主角是萧权秦舒柔小说《大魏国萧权》又名《最牛姑爷》已完结,萧权秦舒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萧权的名字,以势不可挡的姿态成了京都第一笑话,名噪京都。秦府。萧权交白卷的事情,也让秦府的下人们议论纷纷,看萧权的眼神更是不屑了。

萧权秦舒柔小说简介

大雨泼洒而下,萧权冒着雨离开了。曹行之看了一眼旁边的纸伞,此人方才明明看见这里有伞,若是他开口要,曹行之必然赠伞,可这人宁愿冒雨而行,也不开口求人,真是年轻气盛。
他看着萧权的背影道:“恐怕等你落榜,方能明白老夫的一番苦心。也许只有等你的年轻气盛被磨掉,才能成为可用之才。”
曹行之很失望,寒门子弟多清高之辈,此人不例外。
萧权第一个走出考场的消息,不胫而走。

萧权秦舒柔小说全文阅读

萧权大步踏出单间,不管那些文人贵子对自己的指指点点。
等到开榜之日,这些人自然会自觉闭上这张臭嘴。
萧权提前交卷,让在门口的总监考官诧异不已,毕竟考场从未有如此狂妄之辈:“这位考生,留步!”
监考官须白眉扬,气势不凡,那腰间的绶带,是色调上乘的青色绶带,一定是三公九卿中的其中一卿,古来皇帝任命的监考大臣都有皇帝的心腹,此人看起来就是这种人。
毕竟平常考生走了便走了,没有被监考官叫住的道理。这是乡试场所,要避嫌。
而如今朝中有一位老臣,出了名的爱才惜才,是九卿之一中的典客,典客这个职位,掌管大魏的外交和民族事务,位高权重,见多识广。
眼前这人恐怕就是典客曹行之,素有刚正不阿的威名,两袖清风,是一个好官。
萧权琢磨着,行礼道:“晚辈见过曹行之大人。”
老者一愣,寒门子弟难见他这个等级的官员,眼前这人如何得知他的身份?
见萧权礼节还算到位,不是纨绔之辈,曹行之收起两分怒火:“你为何提前离开考场?你可知,乡试是朝廷选拔能人的契机,不容怠慢。多少人年年来考,不过就为了能考下一轮的会试,你如此轻率对待,实属不妥。”
“回大人,晚辈已答卷完毕,并非敷衍了事。”
萧权不卑不亢,只陈述事实,没有半分不敬之意。可曹行之是不信的,再有天赋的学子,在这样的试题面前,没个两三天不得要义。
曹行之只当他在找借口,皱眉道:“快回去认真答卷,我见你衣着朴实,是寒门弟子出身,如今才刚开考不久,你若回去,还有挽回的机会。”
曹行之言语切切,眼神之间是怒其不争的怒气。
虽然萧权只离开考场范围半步,但按照规矩,他断然不能再回去了。曹行之果然如传言中爱才,如今他这个举动,若是让政敌知晓,必定会被弹劾。
曹行之冒这么大的风险,只是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寒门子弟,这让萧权有些感动,他恭敬地作揖道:“多谢大人提点,晚辈的确已经答题完毕,也已经封卷,无须再改。这一次考试,晚辈虽然天资愚钝,但还是有自信的。”
曹行之还想说什么,但见他去意已决,叹了一口气,便没有再劝了。
不过半天的时间,能写出多好的文章?寻常秀才,怕是再学个三年,也不能写出锦绣之文。
大雨泼洒而下,萧权冒着雨离开了。曹行之看了一眼旁边的纸伞,此人方才明明看见这里有伞,若是他开口要,曹行之必然赠伞,可这人宁愿冒雨而行,也不开口求人,真是年轻气盛。
他看着萧权的背影道:“恐怕等你落榜,方能明白老夫的一番苦心。也许只有等你的年轻气盛被磨掉,才能成为可用之才。”
曹行之很失望,寒门子弟多清高之辈,此人不例外。
萧权第一个走出考场的消息,不胫而走。
京都的达官贵人、世家子弟,都知道考试还没开始多久,就有一个人交了一份白卷,让考官们都气愤不已。
于是,秦家赘婿交白卷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萧权再次成了公子小姐们的笑柄。
萧权的名字,以势不可挡的姿态成了京都第一笑话,名噪京都。
秦府。
萧权交白卷的事情,也让秦府的下人们议论纷纷,看萧权的眼神更是不屑了。
“呸!连考三年都落榜,原以为是他没本事。谁料到,竟是交白卷!我看啊,他是年年都交白卷!”
“就是,我们小姐怎么就嫁给这么一个草包!”
“还浪费一个乡试名额!占着茅坑又不拉屎,这种人最恶心了!”
小奴婢和奴才们不惜用污言秽语踩着萧权,似乎他们比萧权高一等似的。
萧权在破旧的厨房煮着清粥,就着家里的肉脯吃,那些人在旁边说什么,他一点都不在意。
乡试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了,到时候很快就能打他们的脸,一定打得又痛又肿!
不过这事一出,喂马的小厮阿石倒是对萧权刮目相看了,他虽然不明白萧权为何交白卷,可是这么狂的人,大魏开国以来就萧权一个。
“姑爷,你也不怕被当今陛下治罪?”
萧权拍了拍胸口,大义凛然地道:“生亦当人杰,死亦当鬼雄!若陛下因我交个白卷就赐死我,我也算死得赫赫有名了!”
被人戳脊梁骨戳得都要断的姑爷,说出来的话这么不知羞耻,阿石佩服得五体投地。
萧权喝着粥,里面都没有几粒米,他抬眼看着巴巴的阿石:“今天你黏着我做什么?”
阿石这才想起正事:“哦哦,姑爷,院外有一个叫魏清的人拜见,说与你有约。”
“好,知道了。”萧权喝完最后一口粥,明明只是一碗清粥,姑爷却吃得津津有味似的,似乎丝毫不为当前的局势所困。
萧权放下碗筷,来到院外,魏清华丽的马车已经在等着了。
魏清探出头来:“萧权兄,快上车,我请你喝茶!”
职业病的萧权看了看这马车,这马是健壮的汗血宝马,头细颈高,四肢修长,皮薄毛细,步伐轻盈。一马值千金,有这匹马在,车子的装饰再豪华也被比下去了,看来魏清不是一般的官家子弟。
魏清衣着华贵,通身都是气派,一看就和萧权这样的寒门子弟是两类人。
“初廉兄这么快就来找我,我身无金银,今天我暂时招待不了兄弟。今日劳你破费,等我高中,我再补上。”
萧权坦荡,没有半分卑怯,魏清大笑地摆手:“上次我和萧权兄相谈甚欢,无奈当时是在考场,不能多言。这不,刚考完我便来寻你了,往日里能和我谈得来的人,不过尔尔,你是与我最愉快的一个。指不定以后我天天叨扰萧权兄,自然该由我做东才是,只是萧权兄别烦我才好。”
他的笑有一丝若隐若现的苦楚,不过很快就收了起来。
“我与初廉兄也是相见恨晚,不必多虑。”
“好,”魏清分外高兴,道:“走,今日得让萧权兄见见我们京都的风土人情。恰好,有一论道会,萧兄一定要去看看。”

萧权秦舒柔小说免费阅读

论道会,是京都文人开的座谈会,无非就是喝喝茶,再发表个对某个观点的看法。
这种地方,都是酸腐的文人气,萧权不大喜欢这些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地方。
可架不住魏清说这论道会,不少世家小姐也会慕名而来,还有外地、外国的女子。来京都的人,不去论道会妄谈来过京都。
听魏清这么一说,萧权这才兴致勃勃地来看一看这美人圣地。
马车嗒嗒地前行,魏清摇着扇子,道:“有一事,初廉希望能向萧权兄请教一番。”
“请讲。”
“萧权兄眼界高远,见多识广,又满腹经纶,你这样的人应该大有作为才是。你又不是那等庸碌无为之辈,为何入了秦府当赘婿?”
这些天,京都传得沸沸扬扬,魏清这才知道这个博学多才的萧权兄,竟然是秦家府上不受人待见的赘婿,他左思右想,觉得萧权这么胸怀大志之人,不至于屈人之下、当一个人人可欺的赘婿啊!
说起这个,萧权摇摇头:“初廉应该不知,我这当中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
于是,萧权把萧定的落魄和穷困的种种,和魏清说了。不过,见人说七分话,是萧权的原则,不该说的,萧权自然也没说。
魏清听罢,皱眉叹道:“萧权兄身不由己,我若处于你这样的境地,恐怕也会做同样的选择。”
魏清是个聪明人,还给萧权一个台阶下,萧权也就顺着下了:“谁说不是呢。”
“哎......”
魏清又叹了一口气,一个贵族公子竟如此感同身受,是故意而为之,还是他真的心地善良?萧权惊讶于魏清的八面玲珑,又觉得他太过仁厚。
魏清这么年轻,就如此心性,无论真假,实在难得。
两个人一路聊,车轮滚滚,响如轻雷,倒不影响两个人的兴致,不知觉亲近了许多。
开论道会的知义堂,就在前方。
知义堂位于京都最大的公共园林当中,是京都文人墨客的必游之地。
不少妙龄少女来这里,只为看一眼当代有名才子的风采,一旦才子被哪个官家小姐看中,便会有人去才子府上提亲,这地方成就过不少才子佳人的佳话。
而才子文人也希望在这里见到同道中人,相谈畅饮,吟诗作对,也是一件畅快之事。
萧权下了车,就被吸引住了,来来往往的人是入不了他的眼的,是眼前在史书上才能看见的古代园林艺术,让他为之一震。
整个园林,青林重复,绿水弥漫。
放眼望去,***隐映,秀若天成。
走在路上,又曲折有致,别有洞天。
真是精微细腻,窈窕曲折。
人在这个地方读书,一定享受极了。
“萧权兄,这就是京都文人的所喜之地,如何?”
“不错,来对了。”萧权东看西看,要是把这园林搬到二十一世纪,那一定成为网红景点,收门票都能收到手软。
“文人虽多,可能用之人很少。不知萧权兄,对当朝政局有何看法?如今魏监国当政,外戚横行,皇权旁落,圣上被禁锢其中。魏监国是一名武将,其王妃朱氏的父亲,又是三公之一的丞相,魏监国和朱丞相互为一体,既有实权又有军权。萧权兄,你怎么看?”
二人在一个凉亭中吃茶,园林人多,却没有人往凉亭走。
魏清这么一问,萧权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毕竟在哪个朝代都一样,不是什么人都能议政论政的。
不过古代皇帝遇到的问题,不过都是那些事。萧权正琢磨着用哪个皇帝当教材,就看见一个女子正对着另外一个男人盈盈笑着。
人群当中,秦舒柔一身白衣,神女一样的身姿,让旁人侧目,忍不住多看几眼。
而秦舒柔眉眼弯弯,眸中只有他跟前的男人。
那公子身材高大,衣着华贵,对秦舒柔也是一脸柔情蜜意。
秦舒柔一改在家的高冷女神范,在这个公子面前温柔贤淑,柔情万千,连说话都小心翼翼。
“老子怎么也是你明面上的男人,你光天化日之下,和别的男人游园,不就是故意给老子绿帽子吗?”萧权心中怒火冲天。
无论秦舒柔是否待见他,这都不要紧。她私下怎么厌恶他,也是她的事。可是她不能在青天白日下和别的男人约会、谈情说爱!
这种事情,哪怕是在现代社会,都让男人难以忍受!一旦被别人知道,全京都的人都会笑萧权头顶上的帽子又绿又油!
萧权的清誉和名声,关乎萧家,他不允许她这么羞辱萧家!
这时,他借着心中的怒火,回答魏清的问题,他拳头重重地砸在桌子上,喝道:“寸寸山河寸寸金!祖辈打下来的江山,应该为国为民!锦绣山河,岂能是个人中饱私囊的工具!马上打上来的江山,就从马上夺回来!当今圣上已成年,在清流的辅助下,定能成为一代明君,千古一帝!怕那个魏监国和朱氏作甚!怕他老子就不是男人!”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萧权盯着那个和秦舒柔笑嘻嘻的男人,怒火中烧。
“对!萧权兄此话深得我心!只是,如今丞相和监国树大根深,要削权,怕是不容易。虽有清流士子,可目前来说,难以抗衡。”
魏清听罢,振奋不已,可眉宇之间有几分忧虑。
“摇不动的树,就从根部腐蚀他!千里之提溃于蚁***,没有人是无懈可击的!清君侧,制奸臣!方是正道!”
“对!朝堂之中需要像萧权兄与我这样的人,我们的国家才有未来可言!”
魏清说得热血澎湃,这时秦舒柔和那男人消失在人群当中,萧权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太激动了。
若是被旁人听到他们在议论朝政,他和魏清两个人恐怕能被整死。
魏清也意识到自己失了言,赶紧喝口茶润润口:“抱歉,萧权兄,我方才未免有些激动。”
“无妨,无妨。”萧权摆摆手,眼神越过重重花木,道:“初廉兄,我遇到一个熟人,我们去会会她。”
“熟人?”
魏清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萧权拉着往园林深处走去,这时,论道会刚好开始。
秦舒柔和那个男人就站在人群当中,即使她带着面纱,都掩饰不住她对这个男人的欣赏。
只见知义堂的文人墨客,济济一堂。一声铃铛响,众人安静了下来。
一个曼妙的女子恭恭敬敬地捧出今天的题目,只有简单的四个字:读书何用?
用白话来讲,就是让大家用一首诗或者一首词来表达:读书有什么意义?
这是知义堂的经典论题,在这个论题前,不少前辈的言论精彩绝伦,文采斐然,现在作答,必然会与前人相比较。
如果辩不过,便会被耻笑技不如人,还会被笑出来显摆那半点墨水。
何况,这知义堂由朝廷管辖,一旦强行出头,上头知道了,影响未来的***。
所以大家都不敢轻易开口,这么多人看着,要么一鸣惊人,要么笑死众人。
看到大家愁眉紧锁的样子,快没把萧权笑死。
一个初中生就上的思想教育课,看把他们急的。

小说推荐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大魏国萧权全文免费阅读很好看吧,信小编没有错。收藏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