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娇纵(顾菀容萧璟元)

公主娇纵(顾菀容萧璟元)

导读:顾菀容萧璟元小说叫《公主娇纵》是作家半朵白莲所写;公主娇纵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顾菀容看了一本特别清新脱俗的大男主小说,男主萧璟元的心中除了一位早死的白月光,一生未娶。然后顾菀容穿到了这位白月光刚死的时候

小说介绍

顾菀容萧璟元小说叫《公主娇纵》是作家半朵白莲所写;公主娇纵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顾菀容看了一本特别清新脱俗的大男主小说,男主萧璟元的心中除了一位早死的白月光,一生未娶。然后顾菀容穿到了这位白月光刚死的时候——白月光彻底咽了气,男主正对着白月光的尸身酝酿情绪。

小说简介

刚刚睁眼,就对上男主试探和怀疑目光的顾菀容:这……太尴尬了……
为了保证小命和身份不被揭穿,顾菀容果断抱住了萧璟元的大腿。
只要回了京,她就是最尊贵的嫡公主,只需咸鱼躺
萧璟元冷心冷情,不好接近,眼看离京城越来越近,顾菀容决定回了京城,再也不搭理所谓的男主。谁料萧璟元看她的眼神却越来越不对劲起来……
她从云端跌落,成为众矢之的时,他走到她的面前,当着众人霸道宣布,“本王觉得五公主是最合适的王妃人选。”
众人:!!
顾菀容:……(说好的假白月光呢,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后来他更是将皇上的赐婚圣旨捧到她的面前,男子面色清冷,眼中却暗潮滚动,“我们就要大婚了,公主开不开心?”
顾菀容攥着赐婚的圣旨,一脸坚定的点头。

公主娇纵免费阅读

第3章小气
顾菀容见萧璟元一双眸子朝她望过来,心中一跳,面上却是镇定说道:“我吩咐宫人给王爷熬人参汤,没有想到谢梓岚会亲手去熬人参汤,若不是听谢梓岚亲口说出来,我还不知道我给王爷的人参汤是谢梓岚熬的。”
“幸好王爷聪慧,未卜先知,没有喝那碗人参汤。谢梓岚会撺掇我的宫人害我的性命,谁知道谢梓岚会不会在王爷的汤里下毒。”一边说,顾菀容一边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萧璟元凝视着顾菀容精致的小脸,眸光一闪,不动声色的让严珲将白芙和谢梓岚给带下去。
顾菀容望着谢梓岚离开的身影,心中松了一口气,却还是担心她的人身安全。
顾菀容望着萧璟元问道:“王爷准备如何处置那些害我的贼人?”
萧璟元面上不显,说道:“那些贼人既然敢害公主,自然是押送回京,交给皇帝处置。”
顾菀容还以为萧璟元会如书中一般,将那些贼人五马分尸。不过想到她没有身亡,她也就不对萧璟元的处理奇怪了。
“怎么,公主觉得臣的处置不妥?公主觉得如何处置那些害公主的贼人妥当?”萧璟元凝视着顾菀容,问道。
闻言,顾菀容忙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王爷的处置很好。”她可没有忘记她现在可是天真,不谙世事的小公主,她若是将她的想法说出来,她的形象不是崩塌了吗?
不过,顾菀容的心中有些慌。因为她现在的情况和书中不同,谢梓岚被押送回京,难保谢府不会出面保谢梓岚。
顾菀容悄悄瞥了萧璟元一眼。她没有死,碍于谢府,萧璟元也有可能故意放过谢梓岚。
因为暂时解决了谢梓岚的事情,顾菀容不准备再和萧璟元待在一处,想要好好想想她的以后。却听萧璟元说道:“公主离开京城已经许多时日,皇上还写了书信过来问起公主的情况,公主是否该启程回京?”
“回……回京……”顾菀容愣了愣,努力准备着她的措词,“我刚刚才经历了大难,身体还没有恢复,怎么能够马上就启程回京呢?”
她好歹是她书中的白月光,哪里有他这样催促‘白月光’离开的?
萧璟元不发一言,视线在顾菀容的身上转了一圈。
顾菀容被萧璟元打量的脸红心跳。她几乎不用猜,都能够想到他的潜台词——“可是,公主的身体不是已经没事了吗?”
“即便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谁知道我会不会在路上又遇到伢匈人,若是我又遭遇了不测怎么办?”
与性命相比,顾菀容暂时也顾不得会不会被萧璟元看穿她的身份,她现在还是待在萧璟元的身边比较安全。
萧璟元的眸子瞥过顾菀容,说道:“公主既然身体有恙,还是回营帐内休息为好。”
顾菀容听出萧璟元催促她离开之意,她在心中撇了撇嘴。他只会叫她回营帐,根本没有真正把她当公主。
顾菀容看出萧璟元想要她离开的决心,也不再赖在萧璟元这儿,提步离开。
十一月的边关,因为快到冬季的缘故,比寻常地方还要寒冷一些,冷风吹在人的脸上,好像敌人在拿着砍刀割你的肉。随着顾菀容掀开帘子的动作,寒风争先恐后的涌进营帐内。
萧璟元想到刚才顾菀容在他面前的种种表现,眉头拧起,吩咐道:“来人,把先前给五公主看诊的大夫给本王带来。”
……
顾菀容是被严珲陪同回营帐的。一路上,严珲全程冷着脸,浑身散发着不好惹的气息。
顾菀容发现萧璟元的这位属下可能比较小心眼,等回了营帐,她唤住他道:“严大人,我们先前可能产生了一些误会,不过,我相信严大人宰相肚里能撑船,一定不会放在心上的。”
严珲讶异的瞥了顾菀容一眼。
顾菀容决定把话语再说直白些,她说道:“严大人先前也看见了,谢梓岚对我心怀不轨,先前打严大人的那一巴掌也完全是谢梓岚的自作主张,严大人若是觉得先前那一巴掌让严大人没脸。严大人想要报复一定要去寻谢梓岚,谢梓岚现在被王爷给关了起来,严大人若是想要做什么,我一定会装作不知道,也不会回京告状的。”
言外之意就是谢梓岚先前打他的那一巴掌压根与她无关,他要记恨也不应该记恨她。
严珲:“……”
严珲说道:“谢梓岚现在是要犯,在回京见到皇帝前,任何人都不能对谢梓岚做什么。”
说着,严珲顿了顿,又添了一句,“包括公主。”
顾菀容:“……”
顾菀容撇了撇嘴。她好心给严珲出主意,却被严珲误会成了有险恶用心,反被严珲警告。她算是发现了,严珲和他的王爷一样无趣。
想着,严珲好歹在萧璟元的心中比较重要,她不宜得罪,顾菀容耐着性子送走了严珲。等严珲走后,她的脸却完全垮了下来。
“公主若是真想要报复谢小姐,这军营里不只有严大人一个人可以接触到谢小姐,我们可以想其他的法子报复谢小姐。”碧裳以为顾菀容是生气严珲不识抬举,替顾菀容出主意道。她刚才一直陪在顾菀容的身边,她已经知晓是因为谢梓岚,顾菀容才会差点没了性命。
顾菀容:“……”怎么严珲误会她会私下报复谢梓岚,碧裳也这么认为?她是这么小心眼,恶毒的人吗?
接连被两个人误会她的心思,顾菀容整个人都有些没精打采。碧裳欲言又止的望着她。
“何事?”顾菀容瞥了碧裳一眼,问道。
见状,碧裳忙开口说道:“公主,真的是白芙姐姐要害公主吗?”
碧裳和白芙同时进宫,二人感情一直不错,碧裳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白芙会是那么狠毒的人。
顾菀容说道:“你刚才不是亲耳听见了吗?白芙已经亲口承认,她是听了谢梓岚的吩咐想要害我。”
与碧裳不同,白芙本就是为了让家人的生活更好才进宫的。谢府绑架了白芙的家人,让白芙听谢梓岚的吩咐。她并不奇怪白芙的举动,白芙只是在原主和家人之间,选择了家人罢了。
“奴婢一定不会如白芙一般,背叛公主的。”碧裳跪在顾菀容的面前,真诚说道。
“你先起来。”顾菀容将碧裳给拉了起来。碧裳在进宫前就是孤儿,碧裳虽然日后不会遇到像白芙一样的选择题,可是未来的事情,谁又能够说的准呢?
“公主,您真的要像定山王说的一样,马上启程回京吗?”碧裳想到刚才萧璟元的话语,对顾菀容问道。
说到这个,顾菀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怏怏说道:“王爷不让我留在这儿,我不回京,还能去哪儿?”
瞧见顾菀容的模样,碧裳的心情也有些低落。她觉得王爷还是很关心公主的,公主这次失踪后,王爷派了许多人寻找公主,王爷这次让公主回京,想来也是为公主考虑。
碧裳心中这样想着,嘴上也就忍不住这样安慰了顾菀容几句。
顾菀容撇了撇嘴。萧璟元的表现还真是骗了许多人,他明明就对她冷漠的很,偏偏许多人以为他很关心她。在书中,若不是原主死在了他的地盘,他也不会‘故意’表现的那么激动,甚至一举踏平了伢匈。
顾菀容的心中吐槽萧璟元,嘴上却是顺着碧裳说道:“我知道王爷也不想我离开,可是父皇都来信催了,王爷即便舍不得我,也不得不放我离开,王爷这会儿肯定是不好意思开口,让我留在这儿。”
说着,像是为了证明和说服自己,她说道:“王爷一定是羞涩面对我。”
一旁的碧裳忽然面色一变,轻轻扯了扯顾菀容的衣袖。
然后顾菀容便发现萧璟元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营帐中,一双眸子正不带任何感情的望着她。
身后的严珲一言难尽的看了顾菀容一眼。他家王爷像是会不好意思的人吗?不对,王爷才不会对五公主羞涩。
“王爷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没有人禀告我一声?”
顾菀容躲闪着萧璟元的目光,眼神飘忽。一双眸子根本不敢看萧璟元,直到萧璟元大步走到她的身边,一只手捉住她的手腕。
“男女授受不亲,王爷做什么?”顾菀容心虚的欲挣脱开萧璟元的手。可是萧璟元的力气哪里是她能够挣脱开的,几番动作之下,倒是让她红了脸颊。
女子两颊染上红晕,双眸因为太激动蒙上一层水雾,细瞧上去,倒是不像先前瞧着那般孱弱。
萧璟元瞥了顾菀容一眼,倒是没有再强制性的扣着她的手腕,顺势松开顾菀容。
“我和王爷虽然都未婚嫁,可是到底男女有别,今日我便不计较王爷的失礼,王爷若是再做冒犯我之举,等回了京,我一定要告诉父皇,治王爷的罪。”顾菀容揉了揉被萧璟元捏疼的手腕,对萧璟元警告说道。
严珲觉得五公主就是想要赖上王爷。先前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语,这会儿又故意曲解王爷。
萧璟元探究的望着顾菀容,说道:“公主的身体好的真快,公主被送回来时,脉象全无,与死人无异,这会儿居然康健的与正常人一般。”
闻言,顾菀容心中咯噔一下,口中却是对萧璟元反问道:“难道王爷不希望我好吗?还是王爷希望我死在那些贼人的手中?”
顾菀容就知道萧璟元会怀疑她。不过她的心中倒是没有特别慌张,原主的伤特别隐蔽,除了白芙,根本没有人知道原主伤在哪儿。她穿越过来后,原主身体上的伤便自动愈合了。现在白芙是伤害她的罪人。谁会真的相信一个罪人口中的话语?量萧璟元也不敢扒了她的衣裳,检查她身体上的伤。
碧裳害怕五公主会惹怒了定山王,温声说道:“五公主在边关的这些日子,多亏了王爷的照顾,这次也幸亏了王爷,五公主才没有被贼人所害,五公主没有怀疑王爷的好意的意思。”
萧璟元望着顾菀容,一言不发。他想到先前在营帐内,大夫的话语。
大夫对他说道:“人在受到太大的惊吓时,身体会与寻常不一样。五公主从小呆在皇宫,平日里连***都没有见过。五公主第一次遇见凶狠的贼人,太过恐慌,暂时没了脉象也不是不可能。”
“公主的身体既然已经无大碍,不如收拾东西,启程回京。”萧璟元对顾菀容说道。
顾菀容一愣。她不明白萧璟元怎么突然又提起回京的事情。
“那么,王爷呢?”顾菀容问道。在无法保证她的安全之前,她都要和萧璟元待在一处。
萧璟元瞥了顾菀容一眼,脸上没有什么情绪,“未免公主在路上遭遇了不测,公主回京了告诉皇上,让皇上治臣的罪,臣自然是要随行护送公主回京。”
“正好马上就是皇上的寿辰,公主和臣在皇帝寿辰前赶回京为宜。”

公主娇纵全文阅读

第4章羞恼
听了萧璟元的话语,顾菀容涨红了脸。她也没有得罪过他,他居然拿她先前说过的话语嘲讽她。谁敢治他的罪呀。萧璟元身为一个男人,真小气。
萧璟元的话语的重点在后一句,若不是皇帝的寿辰,她才不信他会随她回京,更遑论保护她的安全。以萧璟元现在对她的态度和样子,她更担心萧璟元不是保护她的安全,而是捅她一刀。
等萧璟元和严珲走了,碧裳忍不住担忧说道:“公主,王爷是不是听到我们的话语,生气了?”
先前五公主说定山王羞涩面对她,之后又说要治定山王的罪,定山王哪怕再包容五公主,心中只怕也会恼怒五公主。
顾菀容觉得从萧璟元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出他有没有生气。不过,她心中这样想着,口中还是安慰碧裳道:“定山王不会和我们两个女子计较的。”他若是真要和她们计较,现在在他的地盘,她们也不能做什么。
碧裳不知道顾菀容心中所想,闻言,心中松了一口气。
没多久,严珲又过来了。
严珲站在顾菀容的面前,说道:“王爷还有事情需要处理,五公主先回录诚,将需要带的行李收拾到王府,今日天色已经晚了,五公主在王府歇一晚,明日五公主和王爷启程回京。”
原主在边关的这些日子,一直和谢梓岚住在录城宋知府的家里。宋知府的夫人是谢梓岚的姨母,谢梓岚对原主心怀不轨,顾菀容也不想再住在宋府。听了严珲的话语,顾菀容点了点头。
严珲说完王爷的吩咐,也不再多言,提步离开。他实在是对这位五公主喜欢不起来,像王爷这样遭皇帝忌惮的异姓王,若是待在自己的封地还好,回京就相当于主动给皇帝送人头。他觉得王爷不应该回京,若不是五公主,也不会闹出这些事情出来。
顾菀容自然看出了严珲对她的不喜,可是却没有在意。她想到萧璟元先前说她曾经脉象全无的话语,萧璟元后来没有再提起这个话题,反而主动说护送她回京,他是不是不再怀疑她的身份了?
……
因为发生过伢匈人的事情,萧璟元虽然没有和顾菀容一同回录城,却派了一队人护送顾菀容到宋府。
原主是偷跑出京的,其实顾菀容也没有什么行李需要收拾,顾菀容让碧裳将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准备离开宋府。
宋府的下人不解的站在一旁,她们不明白五公主在宋府住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要离开,都不跟宋家人打招呼。
宋家的下人一脸为难,不知道该不该拦住顾菀容。
顾菀容刚刚踏出门槛,就看见得到消息的宋姝窈快步朝她走了过来。
宋姝窈的母亲和谢梓岚的母亲是亲姐妹。原主当初会住在宋府,就是谢梓岚的主意。
“我听说表姐被五公主给关了起来。五公主这般着急离开宋府,是做贼心虚吗?”
宋姝窈的声音听在耳朵里有些刺耳,让人心生厌烦。
宋府的下人讶异的看向顾菀容。五公主居然将谢小姐给关了起来,谢小姐不是一向对五公主很好吗?
顾菀容懒得搭理宋姝窈,她不屑瞥了宋姝窈一眼,说道:“宋小姐的消息还挺灵通的。不过做贼心虚的可不是我,应该是宋小姐的表姐才是。”
“表姐怎么会做贼心虚?明明是五公主仗着公主的身份,欺负表姐。”宋姝窈一向和谢梓岚的感情要好,她才不信顾菀容的话语,想也不想反驳顾菀容道。
“五公主身份尊贵,但是也不能仗着公主的身份,就欺负大臣之女。”闻言,宋姝窈的丫鬟妙香立刻附和道。
顾菀容不想在宋家人的身上浪费时间,却不代表她愿意让一个丫鬟欺负到她的头上。她看了身后的碧裳一眼,碧裳点了点头,上前几步,一巴掌挥在妙香的脸上。
“你也知道五公主身份尊贵,你一个奴婢,哪里来的胆子敢对五公主指手画脚?”
碧裳这一下用了十分的力气,妙香的脸立刻肿了起来。妙香捂着脸不敢再说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宋姝窈比妙香还要生气。碧裳这一下虽然是打在妙香的脸上,但是她知道,顾菀容更是做给她看的。
宋府的其她下人都低着头,尽量减低存在感,生怕会惹到了顾菀容。她们没有想到这位五公主性子这么刁蛮,难怪会把对她很好的谢小姐给关起来。
顾菀容没有看在场众人,扬声说道:“宋小姐既然对你表姐为何会做贼心虚如此感兴趣,本公主便大放善心告诉你。”
说着,她故意清了清嗓子问道:“宋小姐可还记得我身边的宫人,白芙?”
闻言,宋姝窈心中一紧,觉得有些不妙。顾菀容在宋府住了好几日,她自然是认识顾菀容身边的宫人的。
“宋小姐的好表姐串通我的宫人要害我的性命,莫非宋小姐不觉得做贼心虚的该是谢小姐吗?”顾菀容注视着宋姝窈,淡淡说道。
宋姝窈脸色一白,不可思议的后退一步。
谢梓岚串通白芙谋害顾菀容一事,萧璟元并没有对外宣布整个事情,宋姝窈也仅知道谢梓岚因为顾菀容被萧璟元给关了起来。至于宋府的下人,就更加不知道其中的内情了。
此时顾菀容话音落地,宋府的下人的心中的震惊不比宋姝窈少。谁能够想到平日里为人落落大方,待人温和有礼的谢梓岚会干出谋害人性命的事情。
顾菀容望着惊愕的众人,却是直接带着碧裳离开。
宋府的下人对视一眼,想到她们曾经和谢梓岚相处过,一时都忍不住后怕。
“你们干什么?五公主的随口之言,你们也信?五公主平日里惯喜欢欺负谢表姐,谢表姐怎么会想要杀害五公主?”宋姝窈回神,冲宋府的下人吼道。
说着,宋姝窈自己都相信了这一番说词。顾菀容刚才一定是在骗她。
……
收拾好东西后,顾菀容却没有马上离开宋府,而去了一趟宋府的厨房,这才带碧裳去萧璟元的王府。
“公主是饿了吗?”碧裳望着顾菀容手中的食盒,不解问道。
顾菀容好心解释说道:“这糕点不是我吃的,我是给定山王的。”
说着,顾菀容又想到了宋姝窈刚才的反应,她没有想到谢梓岚的人缘这么好,她都已经将事实摆在了宋姝窈的面前,宋姝窈还是不愿意相信谢梓岚有害人之心。
她都不知道该说原主没有人缘,还是说谢梓岚善会蛊惑人心了。
萧璟元的王府距离宋府不远,与她想象中男主金碧辉煌的府邸不同。因为萧璟元经常在军营,甚少在王府居住,王府并没有怎么打理,甚至王府内都没有布置常见的花草,光秃秃的瞧着有些萧索。
顾菀容心中庆幸,她只用在这王府居住一夜。不然让她日日面对着这样一个府邸,得多糟心呀。
顾菀容到王府时,正好碰见萧璟元回来。
“王爷回来的正好,我正好有事情找王爷。”顾菀容笑盈盈的朝萧璟元走了过去。女子本就是极美的容貌,此时弯起唇角,一双眸子灵动清澈。
“公主寻臣有事情?”萧璟元瞥了顾菀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问道。
哪怕萧璟元在顾菀容的面前以‘臣’自称,也不会让人觉得他低人一等,反而觉得他才是那个坐在高位的人。顾菀容此时也确实要巴结着他。
“我亲手给王爷做了糕点,王爷要不要尝尝?”顾菀容可不想在外面将糕点给萧璟元,她也没有询问萧璟元,直接踏进了萧璟元的屋子。
萧璟元皱了皱眉,却也没有说什么,随顾菀容进了屋子。
身后的严珲诧异的看了顾菀容一眼。王爷从没有让女子进过他的屋子,之前王爷还把营帐给了五公主,他想到军营中说五公主失踪后,王爷很焦急关切的传言。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王爷才不可能对五公主另眼相待。
萧璟元看着顾菀容将糕点从食盒中拿出,说道:“公主有心了,之前倒是未听说过公主会厨艺。”
顾菀容心漏了一拍,望着萧璟元,一脸真诚说道:“这糕点是我亲眼看着厨娘做的。”
顾菀容没有想到萧璟元现在都不忘试探她。原主身为公主之尊,自然是不会厨艺的。而她也没有撒谎,这糕点就是她看着宋府的厨娘做的。
这一下,萧璟元还没有反应,严珲却是笑了。先前五公主在军营内说人参汤是她亲口吩咐宫人做的,结果却是直接拿的谢梓岚做的人参汤。他算是发现了,这位五公主的话语的真实性需要打一个大折扣。
顾菀容被严珲笑的有些羞恼,她将糕点递给萧璟元,说道:“王爷不尝尝吗?这糕点虽然不是我亲手做的,却是我盯着厨娘做的。为了不出差错,我现在身上还是油烟味。”
顾菀容觉得讨好萧璟元可真难,若不是为了不让萧璟元把她扔在半路上,她能够平安回京,她才不做这么多事情。
一只大手突然抵住她的手腕,让她只能够端着糕点站在原地。
严珲也发现了糕点有问题,他看了一眼顾菀容手中的糕点,一脸凝重说道:“王爷,五公主的糕点里有花生。”
顾菀容呆了呆,她愣愣的望着萧璟元,眼中一片茫然。花生怎么了?花生又没有毒。
严珲说道:“王爷对花生过敏,若是食用了花生,会呼吸不畅,有性命之忧。”
几乎整个大梁了解王爷的人都知道王爷对花生过敏。他觉得这位五公主真是王爷的灾星,他不敢想象若是刚才王爷食用了五公主的糕点,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
顾菀容咽了咽口水,说道:“如果是这样,若是有人想要谋害王爷,给王爷吃花生,那些贼人不就成功了吗?”
话落,顾菀容就发现严珲的脸更黑了几分。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现在就是谋害萧璟元的贼人。
顾菀容望着萧璟元,讪讪道:“王爷,我若说这都是误会,王爷会相信我吗?”
“公主的糕点在哪儿做的?”萧璟元拿过顾菀容手中的糕点,放在桌面上,对顾菀容问道。
“糕点是宋府的厨娘做的。但是我真的没有让她们放花生。”顾菀容望着萧璟元,一片真诚说道。他会这样问,是怀疑她会谋害他吗?可是书中也没有描写萧璟元有对花生过敏的癖好。
闻言,萧璟元看了严珲一眼。严珲的心中有些气愤。五公主不知道王爷对花生过敏,宋府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宋府的人却还将花生放入糕点中,明显是心怀普测。
萧璟元对顾菀容说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请公主不要随意走动。”
顾菀容愣了愣。萧璟元这是要***她吗?
顾菀容呐呐说道:“可是我真的没有谋害王爷之心。”
说着,为了证明她口中的话语,她拿起一块她带来的糕点往她嘴里塞去,却因为动作太急,她不小心给呛到了。
“咳咳咳……”顾菀容难受的弯下了腰。
女子剧烈咳嗽,小脸涨的通红,萧璟元眉头蹙起,他瞥了一眼被眼前变故吓呆的碧裳,伸手轻轻拍了拍顾菀容的背。
顾菀容以为是碧裳在帮她顺气,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她觉得好受了一些,望见站在她对面,正一脸担忧望着她的碧裳。
顾菀容:“……”

顾菀容萧璟元

小说公主娇纵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