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总裁掠爱成瘾(洛南音薄旌予)

偏执总裁掠爱成瘾(洛南音薄旌予)

导读:《偏执总裁掠爱成瘾》是作者冬雪花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洛南音薄旌予 ,小说讲述了 洛南音是薄旌予的未婚妻,洛夕音是薄温言的未婚妻,薄旌予和薄温言是叔侄关系,这日后,洛夕音要管洛南音叫舅妈!

小说介绍

《偏执总裁掠爱成瘾》是作者冬雪花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洛南音薄旌予 ,小说讲述了 洛南音是薄旌予的未婚妻,洛夕音是薄温言的未婚妻,薄旌予和薄温言是叔侄关系,这日后,洛夕音要管洛南音叫舅妈!小编为你带来洛南音薄旌予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逻辑满分,没有漏洞,她竟然没有理由拒绝。
“怪不得这个姑娘穿的这么朴素就敢出来,原来是薄家内定的孙媳妇,果然,人不可貌相。”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嘴。
周婕和洛夕音,同样的不敢相信的望着站在台上的洛南音,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连名媛淑女的做派都忘了伪装。

偏执总裁掠爱成瘾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逻辑满分,没有漏洞,她竟然没有理由拒绝。
“怪不得这个姑娘穿的这么朴素就敢出来,原来是薄家内定的孙媳妇,果然,人不可貌相。”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嘴。
周婕和洛夕音,同样的不敢相信的望着站在台上的洛南音,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连名媛淑女的做派都忘了伪装。
洛南音是薄旌予的未婚妻,洛夕音是薄温言的未婚妻,薄旌予和薄温言是叔侄关系,这日后,洛夕音要管洛南音叫舅妈!
顾凝目露凶光,咬碎了一口银牙,这个洛南音到底有什么狐媚人的本事?不仅薄旌予为了她现在基本和自己的关系闹僵,就连薄爷爷,也站在她这一边。
刚刚宴会上的那些人的目光,分明就有嘲笑,她成了全凉州的笑话。
顾家现在虽然没落了,但是和洛家相比,比上有余,明明薄旌予未婚妻的位置,她顾凝更合适,这到底是为什么?
“顾凝姐姐,我和你一样,很讨厌这个女人。”薄千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顾凝的身边,同样是眼神阴冷。
“不论发生什么,薄太太的位置只能是我的,我救过你哥一条命,你们薄家不能不认。”顾凝阴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在台上笑的优雅大方的洛南音,精致的脸庞变得扭曲。
薄千雅静默不语,她被顾凝这副丑恶的目光下了一跳,如果顾凝知道了洛南音和薄旌予早就结婚了……而自己一直欺骗她,为的就是让她和自己一起对付洛南音……
她知道真相以后,会不会连她一起报复?
“顾凝姐姐,你放心,我哥并不爱她。”薄千雅僵硬的脸上,透着古怪,目光闪躲,似乎在害怕她会发现什么。
薄旌予并不爱洛南音,要不然他为什么不公布洛南音的身份?
他把洛南音捆在身边,只是为了折磨她,为顾凝报仇。
顾凝凉薄一笑,旌予虽然不爱她,但也明确和自己说过,不会和自己结婚。
薄老爷子发言完毕,宴会***了自由活动时间,薄义霆刚下台,一拨人齐刷刷的围了上来,嘴里说着吉祥的祝寿词。洛南音一直站在薄老爷子的身边。
这拨人奉承完薄老爷子,又将目标转向了洛南音。
“这就是您未过门的孙媳妇?长得真是太漂亮了。”
“薄公子好有福气。”
洛南音扬起嘴角,露出明媚的笑容,应对自如。
好福气?不知道薄旌予听到周围人对她的奉承,会是怎样的一种表情。
薄老爷子年纪大了,应对了一会儿宾客,便回房间休息了。
薄旌予下了飞机之后,直接赶到薄义霆的寿宴。
当他看到一群宾客都围着洛南音打转,觉得莫名其妙,就好像她才是这场寿宴的主角一样。
她怎么会出现在爷爷的寿宴?
“旌予。”顾凝泪盈于睫,委屈的出现在他的身后。
他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淡漠的调子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样:“今天是爷爷的生日,凝儿,咱们的事情以后再说。”
自从那天被薄旌予赶出办公室,两个人还是第一次见面。
“旌予。”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顾凝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臂,声音颤抖:“刚刚薄爷爷当着所有的人宣布,洛南音是你的未婚妻。”
薄老爷子金口玉言,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就等于官宣。

偏执总裁掠爱成瘾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为什么不出声,嗯?”
低调奢华装修的卧室里,镂空壁灯中透出橙黄的暖光映照出床上纠缠的身影,身形伟岸的男人压着娇小的身影低声质问,一次次粗暴的闯入,一遍遍冲击着她灵魂的最深处。
身下的女人千娇百媚的脸上已然惨白一片,细密的汗从她的额头沁出,混着眼角的泪一起滑落,贝齿死死的咬住朱唇不肯发出一点声音。
低喘的男人霸道的捏住她紧绷的下颔,***到强迫她睁眼:“洛南音,看着我!”
冷酷的声音带着毋庸置疑的命令,洛南音睫毛颤抖的张开美眸,眼底皆是男人残酷嗜血笑容的倒影。
“你跟薄温言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副死人脸么?”薄旌予更加***的闯入,鹰隼长眸寒厉如刃,薄怒讥诮:“说话!”
他狠狠一撞,洛南音眼前几乎一黑,酸麻的疼痛带着撕裂的感觉蚀骨一般,却比不上她正在滴血的心,颤抖着唇带着血珠开口:“薄旌予,他是你的亲人。”
亲人?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也配叫他舅舅?
“呵呵呵……”低哑的笑声仿佛蕴着诬陷的嘲讽厌冷,薄旌予滚热的呼吸喷在她的颈窝,埋首靠近她的耳畔:“洛南音,你还知道他是我的侄子,当初跟他私奔的时候怎么不记得他跟我的这层关系?”
私奔……
洛南音隐忍着闭上眼睛,他滚烫的呼吸扑来好似针尖似的一下下的刺着她最***的位置,充满危险气息的凑近让她浑身都有些颤栗。
当初若不是洛家的逼迫,她又怎么会出此下策?身为洛家的长女,却在***入门以后被迫成为了“私生女”,如此深仇大恨,她又怎么会肯给洛夕音捐肾?
见她有些恍惚的失神,薄旌予眼底戾色更深,拽起她扯出身体,再次闯入。
痛!
洛南音疼的浑身紧绷,却不想这更加***了薄旌予,他强取豪夺,一番折磨,洛南音浑身都仿佛散架了似的,只能感觉到身后的男人还在一次次的索取,仿佛体力永远用不完,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攥住床单,泪,氤氲沾湿了一片。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薄旌予才低喘一声,甩开她进了浴室。
水声淅淅沥沥的传来,洛南音艰难的撑着身子躺倒在床上,膝盖已经麻木了,明明身体累的动弹不得,大脑却异常的清醒,她宁愿自己晕过去,可惜,身上每一处尖锐的疼痛都提醒着她方才发生过的事情。
三年前,他们的婚事逼得他的挚爱顾凝***,永远只能坐在轮椅上,而她的逃走,更是让薄家颜面尽失成为了凉州的笑柄,那时,是薄温言送她出的国。
她逃了三年,躲了三年,可不想还是被薄旌予找到了,他不光让她***薄氏,甚至还用一纸婚书囚住了她。
今天,是他们的新婚之夜。
斑驳的落红落在米白的床上十分醒目,她颤抖着撑着身子穿上衣裳,一头青丝凌乱的散落在身后,单薄的身形瘦削得十分惹人怜,薄旌予才从浴室出来便看到了这样一幕,视线在床上一扫,眉心便深深的褶皱了起来。
“呵,第一次?”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嘲讽。
洛南音攥紧胸口的衣裳,抿唇,半晌,亮出一道冷漠的笑:“早知道补了还会疼,我还不如不补。”
一句话,仿佛最致命的火星,一瞬间便将薄旌予心底最烈的火焰点燃,他俊容阴翳如酝酿着的狂风暴雨,脸颊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大步上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狠狠地抵到了墙上!
“洛、南、音!”一字一句,恨不能将承载这名字的女人咬烂撕碎!
洛南音被他突如其来的大力掐的憋痛颦眉,可千娇百媚的脸上浮起一层不屑一顾:“怎么了?你嫉妒了?”
她倏地冷笑一下,朱唇一点红的伤口再次崩开,潋滟寒嘲:“薄旌予,不得不说,你的技术真的是糟透了,还比不上薄温言的十分之一,你又粗鲁又没有情趣,真是——烂透了!”
“你说什么?”薄旌予眦目欲裂的暴怒一瞬间迸发出来,手下***掐到她脸色泛红,语气骇人:“你再说一遍?”
洛南音被掐的喘不上气,却丝毫没有显露出一丁点的怯色,发不出声音,索性就闭上眼睛,一脸任命。
她已经逃了三年,从被薄旌予找到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他决计不会放过自己,可薄旌予却从来不知道,她已经爱了他整整十年,只可惜,他的心里只有他的白月光。
薄老爷子曾因母亲救过他一命许下过一场婚约,偏偏,薄旌予对她痛恨至极,订婚的前夕,洛家人对她百般羞辱,为了能嫁给他,她全部都忍了,可是洛家竟然用母亲的命来威胁她给洛夕音捐肾!
她不堪受辱,母亲在她被绑上手术台的时候舍命送她逃走,这一逃,便是三年。
在出国以后,她才知道母亲当天便坠楼身亡了。
她恨透了这些始作俑者,如果现在的死能是解脱,那便是最好的结果。
洛南音思及此,唇角竟有一瞬间的释然,一挑,满脸坦然。
薄旌予暴怒中乍然见到她的神色,眉心一深,手力也顿住,骤然一松,狠狠将她甩到一边。
洛南音骤然得了自由,大量的氧气涌入让她耳畔都产生的嗡鸣,顿时呛咳起来。
“真是犯贱,你还不配脏了我的手。”薄旌予脸上凛冽的怒意还未褪去,转身便扯起一旁的睡衣狠狠的丢到她身上:“别露出一副任命等死的样子,想死还没有那么容易!”
洛南音身形一顿,扯下那件衣衫,上面满是清冷的薄荷冷香,这是他曾经穿过的。
眼角余光里是男人穿衣的身影,她倏地眼眶一酸,自嘲冷笑:“薄旌予,你这样不累么?”
他找到她那天的话仿佛还在耳畔,嗜血的残忍如最锋利的刃,刺进她的心,他说“洛南音,顾凝残了,你不是想嫁给我么?那我就让你做一辈子的薄太太,让你日日都生不如死,生生世世来为顾凝偿还欠债!”
薄旌予的手下一顿,侧首,棱角分明的俊容泛起一层幽深森寒:“洛南音,折磨你,我永远都不会觉得累。”
一字一顿,蚀骨寒凉。
手,骤然收紧,指甲狠狠的嵌入掌心,洛南音觉的心底有什么被割开,留下满地看不见的绯红。
“嘁,真是可笑。”她强忍着几乎夺眶而出的泪,嘲笑的格外狠毒:“可是薄旌予,不管你再怎么折磨我,顾凝的腿都回不来了,她一辈子,永永远远,都会是一个残、废!”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洛南音薄旌予完整版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