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性难驯的他越喜欢(许含棠陆裴京)

越野性难驯的他越喜欢(许含棠陆裴京)

导读:越野性难驯的他越喜欢小说主人公是许含棠陆裴京;作家于樨言所写;越野性难驯的他越喜欢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许含棠今天心情很好。天微微亮时,她已经梳洗穿戴好坐在餐厅里,一边等着厨房阿姨把早餐做好。以至于......

小说介绍

越野性难驯的他越喜欢小说主人公是许含棠陆裴京;作家于樨言所写;越野性难驯的他越喜欢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许含棠今天心情很好。天微微亮时,她已经梳洗穿戴好坐在餐厅里,一边等着厨房阿姨把早餐做好。以至于连芷兰和许朗乾下楼时见到她都颇为惊讶。

小说简介

两人育有一女一子,许含棠为长,另有次子许南爵今年才十岁。
对于长女许朗乾总是由衷疼爱的,虽然他忙于事业并没有参与她的教育多少。
许朗乾好奇的问:“你休息好了,今天起的这么早。”

越野性难驯的他越喜欢全文阅读

许含棠生下来就十分体弱,给人印象从小到大就是一副病美人的样子。
小时候老师说西子捧心的故事,还拿许含棠做代表。
连芷兰一扫她今天的着装,比许朗乾还要***的直接问:“你要出门?”
春还捎带料峭,寒意不深却也微微凉。
许含棠的衣服都是连芷兰让人定做的,非同那些容易让人买到的奢侈品牌,自有专门的设计师为她效劳。
以至于她出门穿的,都仿佛是要去参加一场聚会,高雅纯美。
许含棠目光从许朗乾脸上,滑到连芷兰身上,她对面容貌美却神情严肃的母亲道:“是啊,你答应我的,只要我同意和陆家人的婚约,就让我接小爵回来。”
气氛一阵凝固。
许朗乾诧异的问:“小棠,你不满意这门婚事吗?小爵是因为我和你妈妈担心他情况越加严重,才送他去调养的,并不是不让他回家。”
许含棠与他们坦然面对,微笑着说:“我知道啊。”
她直接忽略了前一个问题。
连芷兰握住许朗乾的手,拉着他坐下,眼神警告许含棠一眼,在丈夫看过来时又变得柔情似水般。“女孩子,对自己的人生大事总会不好意思提及,我那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你忘啦?吃早餐吧,今天让厨房做了鳕鱼粥……”
耳边是父母亲昵的对话,许含棠深呼吸一口气,眼里泛光,脸上透着兴奋的微红,都来自于她性格里的叛逆。
果然用过早餐后连芷兰和许朗乾都没有阻拦她出门。
按照正常人许含棠这个年纪,她此时此刻应该在大学校园里了。
当然她刚过十九岁的生日,也确实是一名大学生。
只不过除了开学报到去过学校以后,后面的时间都在家里。原因是身体不好,需要静养,会有家庭教师教她,学校考试时出现就行了。
于是到现在许含棠也没有去过学校几次,所谓的同学也没有一个相熟的。
-
在私人疗养院门口,一辆黑色宾利停下,训练有素的司机为后座的女生打开车门。
许含棠捧着一束鲜花从车里出来,径自走进疗养院。
她想找的人不在病房,反而在花园里蹲在路上,与一只猫四目相对。
许含棠心里一软,轻轻走过去,同样蹲下来。
“小爵。”
她温柔的叫唤让面前的小男孩无动于衷,乌黑的眼眸无神的看着野猫的地方。
许含棠也不打扰他,陪他一直待在这里。
等到野猫被围观的不耐烦了,喵呜一声钻进草丛里不见了,许南爵平静无波的眸子才泛起点点涟漪,之后又恢复成一潭死水。
亲眼见证了他的变化的许含棠把手放上去。
许南爵茫然的与她对视。
“还好,你会看我了。”许含棠嘴上挂着笑,拉着他起身,“走吧,姐姐带你回家。”
话落,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的她连忙抓住许南爵的肩膀,全身血液都聚集在大脑上,眼前一片漆黑,让许含棠只有紧紧依靠着身形瘦小的许南爵。
好在兼保镖的司机赶来,扶着她站稳,担忧的道:“小姐怎么样,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许含棠感觉好了点后,让司机退开,略带歉意的看着对这发生的一切,都表现的和他无关仿佛是在另一个世界的许南爵。
她嘴角的笑淡极了。“去什么医院,这里不就是医院,我只是蹲久了,没事。”
许含棠又摸摸弟弟安静的小脑袋,“手续都办好了吗,我要带小爵回家了。”
许南爵是在一年前被发现得了自闭症的,他行为都带着说不出的孤僻沉默,经过医生建议,连芷兰便联系了珠港市最好的疗养院,他也很快被送到这里来调养。
为了把他接回家,许含棠用自身的身体抗争了许母两个月。
在珠港市有钱人的圈子里分两种,一种世家积累,一种鸡犬升天。
毫无疑问,许家是前者。
又因为许家是豪门,许含棠和许南爵生下来就寄托了许家人的期望,但可惜的是,许含棠先天身体就不好,又是女孩子,注定肩负不了兴旺家族的重担。
许南爵现在是许家唯一的小少爷,许朗乾和连芷兰对他精心培养,但奈何他年纪小,近几年不知道什么原因,变得越来越自闭了。
作为继承人儿子这样是不合格的,对许家的未来是一种打击,对连芷兰来说更是一种不安的信号。
连芷兰和许朗乾自身就是联姻关系,她算是这种关系里比较好的了。
至少许朗乾和她不说多相爱,也算和和美美,日久生情的关系。
连芷兰自己家庭也算不错,知道万事不能靠感情,她嫁到许家以后和许家是要荣辱与共的,许家有未来,他们才能过的更好。
没有一个好的继承人,无异于失了希望。
其次现在许朗乾和她感情还好,暂时不会出事,但到底不能长久这样下去,一旦许朗乾生出想要另外培养孩子的心思,少不得会在外面养点什么人。
连芷兰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于是和许朗乾一商量,决定每周固定送许南爵到疗养院里治疗。
不仅如此,她对许含棠的培养一点也不比许南爵少。
大概是抱着一种隐秘而侥幸的心理,许含棠先天性体弱,但她的优秀聪慧足以抵消她身体上的缺陷,如果儿子不能承担继承许家的重任,连芷兰无论如何都要让许含棠拿下这份资格,私底下她对她的要求更加严格,已经到了苛刻的地步。
许含棠意识到她的思想无法改变后,便逼着自己达到她满意的程度。
唯有许南爵,看着弟弟在自己的世界里越陷越深,许含棠不想他才十岁的年纪,就早早失去了感受世界的快乐,于是和连芷兰做了一场利益交换。
这才有了早上那一幕。
至于为什么作为鼎盛名门的陆家要和许家联姻,许含棠并不清楚。
只是听说要联姻的那个人,是现在陆家的继承者,性格十分怪异,作风乖戾霸道。
也传闻他并不是在国内出生,十一岁以前都在国外,后来才被陆家找了回来。
嘀嘀的声音响起,许含棠从回忆中清醒,她接过司机递来的手机。
作为COS社团的社长前来通知她一个消息:
泓彦三月底校园祭,许含棠你必须一定要给我参加,替我争口气,不然我就哭死在你家!
接着对方连续发来一个校内网的连接,许含棠打开一看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
三月初,珠港市名列全国前三的泓彦大学迎来了新一期开学季。
按照历年的惯例,每七年一次的校园祭又将在这个月召开。
原本普通的校园祭是无需这么隆重的,但泓彦是有百年历史的老校,培养获得成就的学生早已遍布大江南北。
有的已是国内外出名的企业家,高知学术大拿、官员等名流人士,一经受邀有空的都会参加泓彦大学的校园祭。
为此各大社团、班级都在费尽心思准备节目,学生们情绪都被调动起来,讨论的气氛达到高`潮的程度。
因为热度一直不下,还引发社会外界的关注。
除此以外,校园祭会这么引学生期待的原因,还是因为校园祭上会选出新一届泓彦大学学生代言人。
换句话说相当于选美大赛!
上一届脱颖而出的惊天美人已经毕业离校了,成为学子们只能听闻的传说。
平时不是读书就是读书的学生们为了调剂生活,对这种比赛激发了比平时还要多的***。
对于今年会是什么样的结果纷纷期待不已,有人觉得事情闹得不够大,光讨论管个卵用。
居然列出了一个美人名单发到网上投票,不光有名字还把证件照都挂上去了,导致学生们在校园论坛已经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标签飘红,首页居高不下。
其中音乐系和舞蹈系的***被扒了个遍,两派拥护者都快吵翻天了。
在不知道第多少楼的留言后,有人说道:我还是选音乐系的才女苏妍薇,说真的你们提到的几个都和她比不了,校花至少要德才兼备吧,人家书香家庭长的又好,比舞蹈系那帮没脑子的好看不知几倍。
结果让舞蹈系的拥护者爆发了。
1029L:楼上嘴这么恶臭没好好刷牙是吧,还以为自己活在古代呢,天天虚吹什么才女人设,也没见她替学校拿回几个国际大奖,尽是国内不知名表演的奖项,开玩笑吧你?!
1032L:我实话实说怎么了,音乐系都没几个能和苏妍薇比的,清纯又不做作,人家就是仙女!
1033L:仙个屁,楼上忘了她撩了朋友男朋友,扭头就说和她没关系的事了吧,简直恶臭!要说你们音乐系苏妍薇,还远远比不上一学期没来过几次的那个呢,她好看个屁!
1039L:虽然我是别的系的,但也知道苏妍薇和舞蹈系小天鹅宋黛的大名,另外一个你们说的是谁?
1040L:先别吵,我好像知道楼楼上说的是谁了。对个暗号,当初开学时引起摩西分海阵仗的那位是否……
没想到帖子发展这么火爆,围观许久的楼主实在忍不住下场。
弱弱的戳穿:许含棠?
1112L:卧草10086.
1113L:卧草身份证带年月日。
1114L:卧草一个病秧子你们都喜欢这口?
1115L:听过没见过,她真长的好看?校园祭她会来吗?
1116L:楼上抓住了重点。有谁知道她联系方式吗,探探口风啊。
话题楼渐渐从音乐系和舞蹈系转移到个人身上,帖子热度持久不下,分享量和留言量不断上涨。
叫我黛社长:啊啊啊啊看的我气死了,上次我哥来学校苏妍薇还想假摔勾搭他的事我还没跟她算的,这帮苏妍薇的走狗,真是目光短浅,要不是我忙我一定手撕了他们!
而被卷入其中的当事人之一看着手机上的内容,和宋黛哭诉的表情,沉默良久回复过去: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宋黛立马回道:我想的啊!但是经纪人给我安排了一堆活动,也就是说我这个月的行程都是满的根本参加不了,我可是业务能力又强又敬业的未来影后,你懂的吧糖糖!
得让那帮蠢货知道,别以为我和你不在学校就真以为苏妍薇是校花了,当年她可是连提名都没有的!!!
许含棠:……
果然是表面女神内里中二斗鸡大明星宋黛,许久未见,一如既往活力四射啊。

越野性难驯的他越喜欢免费阅读

许家和宋家情况相当,住的地方也在一片。
许含棠从小就和宋黛一个幼儿园,一个私立贵族学校。只是她身体不好,经常上学的日子不多,为了不让学校里不知轻松的孩子伤到她,连芷兰另外安排了家庭教师辅导她。
以为许含棠不用上学,想来学校就来学校的宋黛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后来长大了点知道许含棠不仅仅是在家休息,还因为身体原因经常出不来,这种羡慕变成了怜惜和同情。
当时她们两长相又格外出众,宋黛像个小炮仗,许含棠是朵柔弱的娇花,小炮仗自称是小娇花的姐姐,于是感情越来越好,一直到现在十多年相伴如初。
许含棠:“我回家后具体看过帖子,了解情况以后再和你联系。”
基本上许含棠这么说了,就代表事情成功了百分之九十九。
但许家的教育让她做事谨慎,思考缜密,全盘摸清之后才做结论。
宋黛清楚,发泄一通后也清醒过来了。
宋黛:“哎,其实不去也行,还懒得理他们。对啦,你现在在哪儿?”
许含棠关心的目光落在身旁的许南爵身上,包含暖意的一笑。“我把小爵接回家了,他以后再不用去治疗,也不用像以前那么辛苦了。”
许南爵安静的将姐姐买的花抱在怀里,一片一片的将花瓣扯下。
许含棠回应着宋黛的话,慢慢的把头轻轻靠在许南爵瘦小的肩膀上。
宋黛是对许家情况有了解的,她惊讶无比:“你做了什么,阿姨居然肯答应关闭地狱模式不磨练你弟弟了?”
许含棠说出一个爆炸性的秘密:“我家和陆家联姻了。”
宋黛直接从沙发上蹦起来,惊呆了同公司的艺人。
宋黛急忙追问:“什么?是谁!”
许含棠就知道她会是这种反应,“陆裴京,你认识吗?”
联姻的事是陆家单独和许家联系的,许含棠为了许南爵也才前两天答应,也就是说她和那个从未见过的陆裴京订婚的事,也是这几天才定下的。
为了弟弟好友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联姻,宋黛都不想说这是什么封建思想的家长了。
但是更可气的是她居然不知道陆裴京是谁。
不,等等,好像有点印象。
许含棠听见宋黛在那头急急忙忙道:“你等我,我去帮你查查这是哪路妖魔鬼怪,联姻,联他妹啊!”
许含棠:“……”
她知道宋黛什么意思,不过联姻就和相亲一样,自古以来就没消失过。
从小时候知道命运不掌握在自己手里,许含棠已经有了一套自己的为人处事的方法。
不过是场联姻,只要能让弟弟不再自闭,恢复以前活泼开朗的本性,她愿意这么做。
不知道宋黛去找谁问了,许含棠其实也不太在意对方到底是谁。
既来之则安之,她做了选择,她愿意承担后果,就是小爵……
虽然连芷兰答应许含棠,不再把许南爵逼的太紧,但正常的教育还是不变的。起码不能让他丧失立足社会的机会,许含棠自然是同意的。
不说许南爵,就是她以前只要身体允许的情况下,都是高强度学习。
课业精准的达到连芷兰的要求,上完这一堂就赶下一场,文化课艺术课兼并。
都说外面的世界丰富多彩,许含棠却像古时候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大家闺秀,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也就是宋黛,天生身体弱就决定了她和普通人的不同。
她是娇花,也就代表不能被风吹雨打。
-
许含棠把许南爵接回家后,连芷兰和许朗乾都不在家。
两人都有事业要忙,知道他们到家了会抽空弹个视频,看看小儿子的情况,再叮嘱许含棠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也就完了。
本来连芷兰还有习惯性的要安排许南爵,在经过许含棠提醒后颇为不悦的挂了视频。
没有他们在,许含棠也会照顾好弟弟。
偌大的家除了帮佣阿姨,司机,就只有她和许南爵在。
许含棠:“疗养院的东西不怎么好吃,小爵想吃什么,让厨房给你做。”
回到家的许南爵丝毫没有触动,木头人一样换好些就准备上楼。
许含棠拉住他的手,蹲下来与他对视,一大一小相似的眼眸倒影出彼此的身影。
许含棠柔眸似水,泛着微光,轻轻的摇了摇头。
许南爵就不动了,也没有再上楼的意思。
许含棠高兴的道:“去餐厅吧。”
再照顾好许南爵吃饭以后,许含棠才陪他回房间里去。
先替他打开电视,再把平板拿出来,按照他以前的习惯放剧,开启游戏再交到他手里。
许含棠摸着腕表,“一个小时,我们就吃午饭。”
仗着连芷兰不在,许含棠让阿姨备了水果零食以后就不要来打扰了。关了房门,姿态轻松随意的坐在垫着软垫的地毯上,旁边随手放了一本书,许南爵则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许久才有反应。
许含棠假装不经意的看他一眼,捕捉到弟弟盯着平板眨眼的一幕,内心说不出的高兴。
微微抿唇一笑,拿出手机重新看一遍宋黛发的帖子。
说是要帮她查查陆裴京的宋黛,到现在也还没有联系,手机里的讯息除了家庭教师的留言,一切平静无波。
看完以后许含棠才知道泓彦要举行校园祭了。
这所大学是她不想出国,连芷兰便指定让她上的,一是学校历史悠久,名人众多,尤其出过杰出女性科学家、外交官、主席夫人。
结果许含棠真正在泓彦出现的机会就没有几次。
但是论坛上的留言,又让她意外的发现,学校里居然有人知道她的。
宋黛作为COS社的社长根据学生会的安排,是必须要出一个节目的,但她身份特殊,又业务繁忙,加上帖子论坛的事,让她忍不下这口气。
她的要求也不过分,就是让兼职副社长的许含棠参加这次的校园祭,出一个表演节目。
许含棠不知道的是,泓彦大学里学生知道她一点也不稀奇。
就凭她仅有几次的出现,即便她不在学校,学校里也有关于她的传闻。
只因一个字:美。
还是神秘又不经常出面的美人。
恰好这时候学生会兼职COS社团的同学联系她,说从宋黛那里知道活动由她参加,向她确认一下。
许含棠回复过去:嗯,是的。
她的答应,宛如一颗石头坠入湖泊,激起层层涟漪。
对面的学生刚好就在泓彦大学的会议室里,本来不抱期望的发消息过去,没想到得到这样答复,登时激动的满脸通红,向会议室里其他一无所知的学生道:“我,我***,那个许含棠,许含棠说她参加!”
-
傍晚的时候后连芷兰和许郎乾回到家了。
许南爵还是对他们不亲热,但至少会跟在许含棠身边了。
他什么人也不叫,许郎乾看着他叹气,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关心的摸摸他的头就上楼换衣服去了。
连芷兰和许含棠说:“一个月后订婚典礼在陆家举行,听说陆裴京现在人在国外,陆家已经告知了他订婚的事,你们私底下可以先认识熟悉一下,联系方式我已经让秘书发到你手机上了。”
说完也上楼了。
许含棠手机正好响了,是连芷兰秘书的发给她的私信,一个名字、电话、社交账号。
毕竟是以后的未婚夫,如果顺利就是丈夫,许含棠还是礼貌的记下了。
然后手动添加,至于对方加不加她……许含棠嘴角挂着淡淡的笑,从听闻这位不好相处的性格来看,大概是不会加她的。
果然,从晚饭到入睡前,手机都没有新的好友动静。
同样的时间里,在远离市区的九盘山公路上,急速飞驰着两辆你追我赶的跑车。一黑一白宛如刀和剑的光影,速度和技术快的让有幸围观到这场比赛的观众惊呼,“太快了!”“前头那辆不要命了,离边缘线只五公分也超!”“没有护栏!”
三分钟后山顶。
远处黑色的跑车刺目的远光灯打向聚集在这里的众人,迎来一阵兴奋的欢呼和口哨声。
白色以一分钟之差的速度停在它后面。
郑少荣下车,大步走向那辆赢了的黑色跑车,猛烈的拍着对方的窗户,“我***妈会不会赛车,你不想活我还想活,干!”
对方是突然窜出来的赛车手,也不知是哪路神仙,车是全世界限量版的超跑,郑少荣以为是哪家富少爷玩玩乐子,谁知道遇到了不好惹的。
赛车风格就像死神,让郑少荣好几次以为对方是来寻死的。
现在他输了,对方赢了,今晚的赌约又去了好几十万,怎能让他不气。
结果车窗打开了,车内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声敲击着郑少荣的脑门,他下意识眼皮跳了几下。
对方一点也没有要下车的迹象,音乐声被关小了,山顶有路灯,借着光他看见了一张年轻又桀骜的英俊面庞,对方在黑暗中若隐若现,一双凌厉阴鸷的眼睛摄住了郑少荣的心跳,“敢和我赛车,就要做好没命的准备。”
傅司接到消息时正从一场宴会上下来。
保镖把电话给他,傅司拿在手上直接问:“那小子又惹什么事了。”
保镖忘了说手机开了外放,陆裴京磁性而凉薄的声音冒出来,“赛车,来警察局捞我。”
傅司眉心抖了抖,“你才回国几天就跑去赛车,这里是花国,不是国外。”
那头只有一声嗤笑般的轻哼。
傅司气的把电话挂断,只差一脚踢在迈巴赫的轮胎上。下一秒他抬起下巴示意,“走。”
保镖愣了下。
傅司上车后一扯领带,露出个冷笑,“我现在知道为什么陆家那边急着给他安排联姻了,是要有人管他,免得年纪轻轻就丧命了。”
他这话说的不客气,保镖也不敢说话,谁叫老板口中的“他”是老板的表弟呢。
这位是个相当不好惹的人物,身世颇有奇特色彩。
等傅司接到这位姨母生的表弟后,因听到他又惹事的消息,脸上不悦已经看不出来了。
他坐在车里等陆裴京上来,门一关上,远离了警局大门。
傅司冷眼看着陆裴京从车里熟练的拿出红酒和杯子,给自己倒上,气极反笑:“你知不知道现在是几点?我不用休息啊,律师不用休息啊?”
翘着二郎腿,黑色衬衣的扣子散落,露出白皙胸膛的陆裴京充耳不闻。
他阴鸷而危险的冷淡目光,在后视镜里与司机相遇,吓到人后才道:“你这么晚没睡,还不是没有性生活。”
傅司恨不得揍他,“看在你还要去学校的份上,我先记下了。”
陆裴京勾唇,说得好像傅司就能打的过他似的,他微微的一笑都透着一丝腥风血雨的气息,司机保镖都下意识立起汗毛。
但是,“去什么学校?”
傅司:“你忘了自己学校还没完成了,还是你想肄业当个连大学文凭都没有的小垃圾?”
在陆裴京嘴角边的笑越发僵硬时,傅司话题一转:“你在国外待久了,平时也没个对你嘘寒问暖的知心人,趁这次和你未婚妻同一个学校的机会,早点和她联系日子一长自然就有感情了,对了,你们加好友了吗?”
陆裴京眼里有一丝火焰,笑的也很危险,“未婚妻,加好友?”
傅司察觉到不对,警惕的说:“是啊,怎么了,陆家不是早通知你了,你自己不看手机?”
啪的一声玻璃杯被人一手捏碎了,前座的司机和保镖立马有了动作。
在傅司惊讶严肃的瞪视下,陆裴京对扎着玻璃染血的手指毫不在意,自顾自的掏出手机翻看信息。
直到看见极少人知道的社交账号上,安静的躺着一条申请好友通过的消息时,“有趣。”
傅司好奇的凑过来,“加上了?”
陆裴京沾血的手指抵在唇上,颜色浅淡的眼珠闪烁着诡异的光芒,他当着傅司的面点了通过,然后打开前置镜头拍了一张手指鲜血淋漓的照片,给对方发送了过去。
傅司:“……”
而陆裴京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盯着对方的昵称,兴奋的***了***嘴唇,喃喃道:“第一次认识你好啊,未婚妻。”

许含棠陆裴京

小说越野性难驯的他越喜欢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