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娇纵(顾菀容萧璟元)

公主娇纵(顾菀容萧璟元)

导读:顾菀容萧璟元小说公主娇纵免费完整版独家推荐——公主娇纵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夜深人静,萧璟元睨着浴池内身姿妙曼的女子,眸色渐深,“听说贼人当初伤了公主这儿,公主的身上居然未留一点儿疤痕。”顾菀容煞白了脸色

小说介绍

顾菀容萧璟元小说公主娇纵免费完整版独家推荐——公主娇纵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夜深人静,萧璟元睨着浴池内身姿妙曼的女子,眸色渐深,“听说贼人当初伤了公主这儿,公主的身上居然未留一点儿疤痕。”顾菀容煞白了脸色,水面泛起阵阵涟漪。

小说简介

军营最大的营帐内,顾菀容不可思议的望着周围的一切,眼中浮现着明显的震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醒的缘故,精致的小脸上还带着苍白和虚弱,攥着锦被的双手因为太过激动而微微颤抖。
直到营帐外响起几声脚步声,顾菀容睫毛一颤,她收敛脸上的所有情绪,平静的躺下,仿佛从未醒过来一般。

公主娇纵全文阅读

脚步声在门口停下,营帐外的人并没有急着进来。
“也不知道五公主醒来没有?先前有小将向定山王禀告,说找到了五公主,可是找到五公主的时候,五公主已经没有了呼吸,定山王忙赶去见五公主,可是没多久,五公主就睁开了眼睛,”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当时的情景,说话的女声顿了顿,说道:“当时的场景,别说定山王了,就连没有当场目睹的我,光是听别人的转述,心中都是一个激灵。”
谢梓岚口中这样说,眼中却是露出一抹失望。顾菀容怎么就没有死呢?
丫鬟霜双撇了撇嘴说道:“照奴婢说,这也是五公主太不懂事了。若不是五公主硬要拉着小姐偷跑出京,今日又背着小姐和定山王偷跑出去玩,今日怎么会险些丧命在那些伢匈的贼人的手中?”
“哗啦”一声,营帐的帘子被人从外面掀开。
顾菀容见谢梓岚和霜双走进来,这才睁开眸子,好像刚醒过来的模样。
见状,谢梓岚和霜双皆是一愣。显然都没有想到顾菀容会这么早醒。
“容妹妹醒了就好,我刚刚给容妹妹熬了人参汤,容妹妹可要尝尝?先前定山王请大夫给容妹妹把过脉,说容妹妹已经无事了,我还以为是大夫骗我呢。”谢梓岚反应极快,脸上马上露出明显的欢喜。
谢梓岚一边说,一边接过霜双手中的食盒。
谢梓岚是京中世家谢府的嫡女,也是原主的伴读,原主最信任之人。
顾菀容装作没有看见谢梓岚眼中的打量,她推开谢梓岚递过来的汤碗,说道:“那几个贼人也太可恶了,我好歹也是大梁的嫡公主,居然有贼人敢刺杀我。”
顾菀容脸上露出愤愤,仿佛一个不谙世事的天真公主。
“说起来,这次多亏了定山王,容妹妹若是出了事情,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京见皇上和父亲。”谢梓岚被顾菀容拒绝了好意,面上一讪,口中却还得对顾菀容笑说道
说着,谢梓岚垂眸做懊恼状,一副后悔的不行的样子。
谢梓岚口中的定山王正是她穿的这本书的男主,萧璟元。不同于一般的大男主文,男主与多名女性暧-昧不清。萧璟元这位男主格外的‘清新脱俗’,不仅冷心冷清,心系大梁,一辈子为大梁开疆扩土,而且终身未娶。
萧璟元唯在大梁公主,顾菀容死时,难得失了态,后更是为了这位公主一举踏平伢匈,冲冠一怒为红颜,开始他的戎马一生。这位大梁公主后来也成为了萧璟元心目中的白月光。
不巧,顾菀容现在正是这位和她同名的大梁公主。元后唯一的嫡公主,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女儿。
更不巧的是,顾菀容穿越过来时,原主已经身亡,正被萧璟元行注目礼。
顾菀容想到她睁开眸子时,萧璟元那略显惊讶和怀疑的眼神。她便觉得头痛不已。若是她早穿越过来一刻,而不是等原主彻底咽了气,她才穿越到原主的身体上,她现在的情况也不会这么的……尴尬。
不过,从萧璟元的反应,顾菀容也发现一件悲哀的事情,那便是或许萧璟元并没有书中描写那样,对原主情根深中。
不然萧璟元看见她死而复生,不应该只有惊讶和怀疑,却没有该有的欣喜。
“既然是这样,我可得亲自去感谢定山王才是。”闻言,顾菀容笑着说道。
原主因为从小养在皇宫的缘故,十分向往皇宫外的生活。谢梓岚身为原主的伴读,常给原主讲边关的风土人情,久而久之,原主便十分渴望前往边关。直到某一日,原主终于受不了谢梓岚的有意引-诱,带着谢梓岚和两个宫人来了萧璟元所在的边关。
不过,谢梓岚在给原主讲边关的奇特美景和有趣事情时,却没有告诉原主边关的危险。
如今临近冬季,正是伢匈喜欢侵犯边关的时候,今日原主正是因为碰到了闯入大梁境内的伢匈人,才会没了性命。
先不提今日原主身亡的这件事情的蹊跷,顾菀容知道现在萧璟元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毕竟他可是能够活完全书的人。她想到她刚醒来时,萧璟元的反应。她现在也要想法子打消萧璟元心中的怀疑,毕竟她可不想被当作莫名其妙的妖魔鬼怪被抓起来。
谢梓岚不解的望了顾菀容一眼。她虽然不懂顾菀容为什么刚醒就要去见萧璟元,却也没有反对顾菀容的话语。她在顾菀容的面前一向是顺着顾菀容的意思的。
顾菀容瞥向谢梓岚带来的人参汤,她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她让碧裳将人参汤收起来带着。
“公主,怎么没有看见白芙?”谢梓岚看了顾菀容身边的碧裳一眼,装作不经意问道。
原主这回出京除了和谢梓岚同行,就带了两个贴身伺候的宫人,白芙和碧裳。白芙正是今日以发现美丽的风景为由,带原主出去的宫人。
顾菀容知晓谢梓岚想要问什么,面上却是露出诧异的神色,说道:“我也不知道白芙跑哪儿去了,我这个主子差点死了,她居然都不来看我这个主子,她也太不忠心了。”
闻言,谢梓岚眸光一动。不知道为何,她觉得顾菀容醒来后有些和以前不一样。尤其是这会儿她说到‘不忠心’几个字时,她觉得顾菀容好像有些意有所指,并不是随口抱怨。
谢梓岚细细打量面前的女子。女子容貌娇美,明眸皓齿,真是一个绝色的美人,哪怕这会儿脸上还有几分苍白,说话时带着不自觉的天真,一看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美人,纯真的让人嫉妒。
谢梓岚眼中浮现不明显的嘲讽。顾菀容不过是命好生于皇家,又有一个疼爱她的父皇。
不过,顾菀容若是没有这些,也不值得她费心谋划了。
萧璟元的营帐距离这儿不远,碧裳提着食盒走在谢梓岚和顾菀容的身后。谢梓岚和顾菀容却是被拦在了萧璟元的营帐外。
“王爷有事在身,公主和谢小姐请回。”男子冷冰冰的横在顾菀容和谢梓岚的面前,不让二人再前进一步。
顾菀容仔细打量了拦住她们的男子一眼,她发现男子有几分眼熟。男子既然能够守在萧璟元的营帐外,想来也是萧璟元信任之人。
顾菀容想着她能否保命还要依靠萧璟元,如今不宜得罪萧璟元身边之人。
她正准备对男子说几句软话,让男子放她***见萧璟元。却见在她的面前表现的温柔端庄的谢梓岚上前一步,一巴掌朝男子的脸上挥去。
谢梓岚指着严珲骂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拦着五公主,对五公主不敬,小心五公主回京后禀告给皇上,砍了你的脑袋。”
顾菀容:“……”
营帐内,做在上首的男子身形高大,剑眉星目,一双眸子不怒自威,好像带着天生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
一名黑衣男子站在萧璟元的下首,恭敬禀告道:“属下检查过五公主出事的地方,那几名伤害五公主的贼人确实是伢匈人。伢匈虽然时常***扰边关,抢夺大梁的财物,王爷早有部署,伢匈人不应该如此轻易***大梁境内才是……”
除非有人故意放伢匈人到大梁境内。黑衣男子未说完,萧璟元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几下,说道:“京城那边什么动静?”
萧璟元的父亲曾经陪大梁太-祖打过江山,太-祖称帝后,便封萧璟元的父亲为唯一的异姓王。
一般王爷的封号大多以封地来定封号,甚至有的王爷没有封地,只有一个名,可是萧璟元的父亲不同,萧璟元的父亲不仅有实打实的封地,还被太-祖封为定山王,意思是有萧璟元的父亲,江山才定了下来。萧璟元的父亲死后,太-祖不仅让萧璟元继承父亲的爵位,并且没有降级。
萧璟元也没有辱没父亲的英名,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伢匈是几国中出了名的兵强马壮,偏偏野蛮好战,时常侵犯大梁边境。萧璟元小小年纪就击退了***大梁境内的伢匈人,常驻边关,让伢匈人不敢轻易来犯。
不过,正所谓没有一个掌权者能够真正容得下声明赫赫,又手握大权的臣子。萧璟元也没有逃过当今圣上的猜忌。
黑衣男子说道:“谢府一直是大皇子的拥护者,五公主这回会来边关,也是谢家的有意为之。王爷上回拒绝大皇子的拉拢之意后,大皇子一直对王爷不忿,担心王爷会像其他皇子靠拢。”
众所周知,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就是元后留下的这个五公主,甚至对五公主的宠爱远在各皇子之上,五公主若是死在王爷管辖的地方。皇帝焉能不怒?
皇帝这么多年忌惮王爷,又不敢对王爷下手,无非是忌讳王爷手中的兵权,又没有合理的发难王爷的理由。五公主这回若是死在了王爷的地盘,皇帝便有了光明正大的发难王爷的理由。
黑衣男子心中嗤笑。怕是大皇子和谢府都没有想到,他们做了这么多,五公主都没有身亡在边关。
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喧闹声,黑衣男子敏锐的捕捉到了‘五公主’几个字,他的心中下意识对这位五公主不喜。若不是这位五公主非要跑到边关来,又怎么会闹出这些事情出来,甚至险些害了王爷。
他抬眸朝上首望去,果然在他家王爷的脸上看见了几分不虞。

公主娇纵免费阅读

严珲生平第一次被女子挥巴掌,被打的还是脸这么重要的位置,本就冰冷的脸色更是黑了几分,阴沉沉的仿佛风雨欲来。
顾菀容瞧见谢梓岚的动作便觉得不妙,听了谢梓岚的话语后,整个人如霜打的茄子。谢梓岚这是在给她拉仇恨呀。
“呵呵,这都是误会,谢姐姐太暴躁了。”见严珲望过来,顾菀容讪讪道。
“怎么回事?”这时,营帐的帘子被人从里面掀开,一道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响起。
顾菀容听到萧璟元的声音,身体便是一僵。谢梓岚打着她的名义打萧璟元的属下,还被萧璟元撞了个正着,她可真够倒霉的。
“原来王爷在这儿,我还以为王爷不在。”顾菀容弯起唇角,对萧璟元笑说道。她想要将刚才谢梓岚打严珲的事情给含糊过去。
严珲却走到萧璟元的身边,恭敬说道:“属下按王爷的吩咐,请公主和谢小姐回营帐,五公主非要见王爷,谢小姐还打了属下一巴掌。”
萧璟元眉梢微动,瞥了顾菀容一眼。
顾菀容觉得她有必要解释一下,她说道:“我就是想要来感谢一下王爷,感谢王爷从贼人手中救下我。当然了,严大人是王爷的人,刚才拦住我们肯定是有理由的,我们不该这个时候来打扰王爷的。”
顾菀容终于想起来严珲是谁了。严珲的父亲对萧璟元的父亲有救命之恩,严珲的父亲死后,严珲便被萧璟元的父亲收养进萧府。严珲和萧璟元的关系一直不错,后来严珲在战场上受了伤,萧璟元还遍请名医为严珲治伤。
总之,在萧璟元的心中,严珲的地位肯定是要高过她这个炮灰女配的。虽然在书中她貌似还成了萧璟元的‘白月光’。
顾菀容望着萧璟元,努力让萧璟元看见她的真诚。
萧璟元瞧着顾菀容精致的小脸,冷硬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说道:“公主刚经历大难,请公主和谢小姐回营帐。”
听了萧璟元的话语,顾菀容的神情有些怏怏。先前严珲让她回营帐,这会儿萧璟元也要她回营帐,二人似乎便没有其他的话语对她讲了。
萧璟元这冷漠冰冷的模样,哪里如书中所描写一般,对她一片痴心,甚至后来为她终身未娶。
顾菀容心中冷笑。呵呵,书中的都是骗人的。
谢梓岚见顾菀容因此惹怒了萧璟元,唇边却是浮起一抹细微的笑意。
“我刚刚差点死了,现在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王爷难道不应该帮我查清楚害我的贼人吗?若是再有害我的贼人怎么办?”
顾菀容才不会现在就离开,书中最后解释,害原主的凶手是谢梓岚,她却知道没有那么简单。况且,因为她的到来,在其她人眼中,大梁五公主并没有身亡,她自然是待在萧璟元的身边最安全。
顾菀容刚刚说完,就对上了萧璟元深邃的眸子。她抿了抿唇,心中生出几分怯意。因为她刚才的话语中对萧璟元有几分威胁的成分。
“公主说的在理,也好,臣正好有事情向公主禀告。”萧璟元收回目光,淡淡说道。
说着,萧璟元退开一步,请顾菀容入营帐。
顾菀容眸中闪过一抹疑惑。萧璟元需要向她禀告什么事情?
顾菀容的心中生出几分不妙,她下意识想要逃走。
正好萧璟元回头朝她望过来,顾菀容讪讪说道:“我会不会耽误王爷的事情,若是影响了王爷的正事就不好了。”
萧璟元扬了扬眉,口中未吐出任何字词,顾菀容却看懂了他的意思。
她若是怕耽误他的正事,刚才又何必赖着不走?
顾菀容的小脸红了红,硬着头皮随萧璟元进了营帐。
严珲的心中有些诧异。五公主在边关闹出这么多的事情,王爷居然一点儿不生五公主的气,还请五公主***营帐。
谢梓岚落后顾菀容几步,不甘心的望着顾菀容的背影。不是说萧璟元不畏惧皇权吗?今日萧璟元怎么也因为顾菀容的公主身份,就不计较顾菀容的傲慢无礼?她刚刚打了严珲,萧璟元不应该对顾菀容很生气吗?
……
“王爷,你会因为刚才的事情对我生气吗?”顾菀容走在萧璟元的身边,小心问道。
鉴于第一印象的重要性,她并不想她穿越过来和萧璟元第一次见面,她就得罪了萧璟元。不过严格来说,这应该是她穿越过来和萧璟元的第二次见面。
“公主指何事?”闻言,萧璟元并未看顾菀容,淡淡说道。
顾菀容眼珠转了转,笑说道:“没有什么事情,王爷心胸宽广,日月入怀,自然不会对女子生气。”萧璟元都当刚才的事情不存在,她才不会傻的去提醒他。
顾菀容第一次进萧璟元的营帐,好奇的打量了一眼萧璟元的营帐,她发现营帐内非常简陋,一点儿也不像是定山王的营帐,眼中闪过几分疑惑。
严珲没好气说道:“我们没有想到五公主会出现在边关,事发突然,军营中又全是男子,王爷便将自己的营帐收拾出来给了五公主居住。”
顾菀容抬眸朝萧璟元望去。她刚穿越过来时,情景太过不合时宜,只来得急瞄了萧璟元一眼便假装晕了过去。毫无疑问,萧璟元身为男主,萧璟元的容貌是非常俊朗的,尤其是那仿佛与生俱来的的高人一等的尊贵气度,让人误以为他是京中矜贵的贵公子,而非驻守边关的王爷。
自然,占据萧璟元的营帐,可绝非她的本意。
“没有想到我居住的营帐居然是王爷的营帐,我刚醒来就想着来感谢王爷,这可是我特意让人做的人参汤,王爷可一定要赏脸喝完。”顾菀容接过碧裳手中的食盒,将先前谢梓岚端给她的人参汤给拿了出来。
谢梓岚不可思议的望着顾菀容。她没有想到顾菀容的脸皮这么厚,居然拿着她的汤做人情。
萧璟元淡淡瞥了顾菀容一眼。
严珲严阵以待的望着顾菀容。谁知道这位五公主有没有对王爷安好心,他一定不能让王爷碰五公主的汤。
萧璟元不接她的汤碗,顾菀容也就不收回手,执着的望着萧璟元。萧璟元目光顿了顿,随手将顾菀容递过来的汤碗放在一旁的桌案上。
“臣多谢公主的赏。没有想到公主刚醒就有闲心吩咐人熬汤。”
平淡的话语从萧璟元的口中吐出,特别让人有压力。顾菀容有一种被萧璟元看穿的感觉。
“其实汤都是下人做的,我只是吩咐了一句而已。”闻言,顾菀容若无其事笑说道。
谢梓岚咬了咬唇。为了体现她对顾菀容的关心,这汤是她亲手做了给顾菀容送过去的,可是这会儿在顾菀容的口中,她却成了下人。
顾菀容也想到了这汤其实是谢梓岚做的。反正她给萧璟元表达善意的目的已经达到,她也不再强迫萧璟元喝这汤,而是对萧璟元问道:“王爷先前说有事情和我说,是什么事情?”
“自然是和公主有关的事情。”萧璟元并未抬眸看顾菀容。
顾菀容自然知道萧璟元不会和她说其他的事情。萧璟元这话语等于什么也没有说,和萧璟元说话真费劲。
……
萧璟元看了严珲一眼,严珲走了出去。很快,严珲压着一个宫人走了进来。
宫人脸色苍白如纸,身上也没有几块好肉,一看就是受过刑的。谢梓岚看清楚宫人的脸,眸色就是一变。
顾菀容注意到谢梓岚的神色变化,口中疑惑说道:“这不是白芙吗?白芙是犯了什么错吗?王爷怎么把她抓去打成这个模样?”
听到顾菀容的问话,萧璟元也没有回答她的话语,而是抬手示意严珲。严珲抓着白芙的胳膊的手轻轻一***,白芙就疼的直冒冷汗。
白芙向顾菀容求饶道:“公主,我错了,我不该鬼迷心窍,帮着谢小姐害公主。”
顾菀容一愣,似乎被白芙话语中的内容给吓到了。
谢梓岚脸色大变,对萧璟元气愤说道:“王爷故意抓这个宫人过来,就是为了挑拨我和公主的关系吗?还是质疑我们谢府对皇家的忠心?认为我们谢府有害公主之心?”
不得不说,谢梓岚反应极快,很快就将她的个人行为上升到谢府和皇家。萧璟元可以不顾忌她,却得考虑到谢府一二。
显然,谢梓岚小看了萧璟元。
“本王既然敢将这个宫人带到公主的面前,自然是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萧璟元手指在桌面上敲了两下,轻描淡写的话语从他的嘴中吐出,却给人一种重于泰山的压力。
严珲冷着一张脸,将谢梓岚串通白芙谋害顾菀容的经过述说了一遍。
谢梓岚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脸上浮现几分灰败。她自然清楚萧璟元的本事,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心存侥幸。萧璟元那么讨厌皇家人,怎么会对一个公主的死上心?只要顾菀容死了,她适时的表现出伤心,她再寻机将白芙给除掉,她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严珲说道:“白芙已经亲口承认,是谢小姐让她故意带公主去伢匈人出没的地方,再把公主给丢下,让公主遭遇不测。”
萧璟元看向顾菀容,问道:“公主既然是受害者,公主觉得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闻言,谢梓岚开口说道:“我乃谢府嫡女,王爷即便是掌握了我谋害公主的证据,也不能单凭这些所谓的罪证就治我的罪。”
事已至此,谢梓岚反而有些有恃无恐。萧璟元在边关再势大,也不是皇帝,不能够将她就地正法。
谢梓岚话音刚落,顾菀容就拿出谢梓岚先前打严珲的气势,扇了谢梓岚一耳光。
“我识人不清,收留毒蝎在身边,王爷处置这些害我的贼人就好。”
说完,顾菀容垂下眼眸,一副被谢梓岚伤了心的模样。女子眉眼如画,肤白如雪,因为刚受过大难,带着几分易破碎的美感,更加让人心中产生怜惜。
严珲讶异的看了顾菀容一眼。没有想到这位五公主生于皇家,头脑居然比孩童还要单纯。
萧璟元摆了摆手,让严珲将白芙和谢梓岚都带下去关起来。
顾菀容仍然垂着眼眸。若不是知晓萧璟元早就掌握了谢梓岚谋害原主的罪证,她也不会故意带谢梓岚来见萧璟元。
谢梓岚看见严珲的动作,伸手挣脱,顾菀容眼角一直留意着谢梓岚,以为谢梓岚还想要耍花招,心中警惕,却见谢梓岚对萧璟元说道:“王爷确定要为五公主出头吗?五公主对王爷可没有一句真话,五公主刚才给王爷的人参汤明明是我亲手熬的,根本就不是五公主给王爷熬的。”
顾菀容:“……”其实这个事情不重要,她没有必要特别讲出来。

顾菀容萧璟元

小说公主娇纵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