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情假意(叶自舒许烟川)

虚情假意(叶自舒许烟川)

导读:妍蹊现代言情小说《虚情假意》已完结,是由作者“妍蹊”创作而成的,小说的主人公是叶自舒许烟川。许烟川与叶自舒交往一周年纪念日,恰逢许烟川生日。向来骄矜冷冽的男人单膝跪在她面前,捧着剔透璀璨的钻戒对她许一生一世之愿。

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虚情假意》已完结,是由作者“妍蹊”创作而成的,小说的主人公是叶自舒许烟川。许烟川与叶自舒交往一周年纪念日,恰逢许烟川生日。向来骄矜冷冽的男人单膝跪在她面前,捧着剔透璀璨的钻戒对她许一生一世之愿。叶自舒手中扬着手机,放出一年前许烟川说过那句:“我怎么不敢赌?”

小说简介

没人知道,叶自舒自入学起,便将漫大风云人物许烟川藏入心底。
心一动便是多年。
许烟川生日,叶自舒翻遍全城去找他随口一说想要的礼物。
当晚大雨,叶自舒一身白裙淋得透彻,捧着一颗热心要将礼物送到他面前。
却在零点前一刻听到他对人说:“不就是把叶自舒拿下么?我怎么不敢赌。”
暴雨淋得浑身冰冷,将她心也浇得凉透。
**
许烟川与叶自舒交往一周年纪念日,恰逢许烟川生日。
向来骄矜冷冽的男人单膝跪在她面前,捧着剔透璀璨的钻戒对她许一生一世之愿。
叶自舒手中扬着手机,放出一年前许烟川说过那句:“我怎么不敢赌?”
女人眸中缓缓涌起笑意,勾起红唇:“不过是打赌,你怎么当真了?”

虚情假意全文阅读

叶自舒回答诗尤的上一个问题。
同时用食指堵住嘴唇,“不要告诉别人,拜托。”
一切都是酒精的错。
诗尤抿起嘴,脸上是贱嗖嗖的笑,“诶,你就打算这么一直藏着?”诗尤把嘴里的玉米片嚼得“咔呲”响,又感叹,“不过按你这闷***性格,一直藏着倒也正常。”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都已经大三了,明天就是五月一号了,学校可是大四就能出去实习的,要是许烟川大四上学期就申请实习,那么,”她扳起手指头算,“你和许烟川就算每天见一次面,满打满算,也就两个多月。”
而和许烟川每天见面,几乎是不可能的。
叶自舒咬住下唇。
再也见不到许烟川?
她想都没想过。
许烟川是太阳,而她这朵淡云在角落里仰视他太久,以至于完全忽略了,太阳也有自己的轨道,会从云朵的世界里消失。
诗尤短短一句话,令叶自舒眼中的光都暗下大半。
“你说你,喜欢他有什么好瞒的,你早说,我们给你出主意,说不定早追到了。”叶子这暗恋史,还有两个月就得被迫结束了。
诗尤自觉希望渺茫,开始说大话。
追到许烟川?
叶自舒没有想过许烟川会从她的世界里消失,自然也没想过和许烟川怎么样。
没想过怎么样吗?
耳边浮现一道声音,是在她脑海中重复过千百遍的,“你就说,你是许烟川的女朋友。”
不知是酒精还是这迷乱的环境作祟,叶自舒抿抿唇,看向诗尤,“真的?”
“什么真的?”
“帮我追到许烟川。”
“追到不敢保证,不过...我们可以试试?”诗尤搓搓手,反正都到这个时候了。
“那么第一步做什么?”叶自舒又看了眼屏风。
... ...
服务员送上她们的酒。
酒杯在叶自舒面前被打开,朱红色***围绕着中间的方型冰块,烟雾在酒杯周围缭绕。
底座被杯体的压力压出一盏白色的灯,衬得杯中***更动人。
叶自舒凑过去抿了口,被浓重的烟熏呛得皱眉。
许烟川为什么会喜欢这么难喝的酒。
“不会喝酒,一来还点这么猛的。”诗尤对叶自舒说话,视线却注意着隔壁桌。
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她一把拉起叶自舒,“走,去隔壁桌。”
“这么快!”叶自舒双手拉紧她手,“你过去怎么说呀?直接去要?”
“我要微信有什么用,我带你过去,你得自己想办法要。”
“等下!”叶自舒快被拉出自己包间,紧张得不得了,想起诗尤的“以后再也见不到许烟川”的话,她定住,回头猛喝了一口酒,端上酒,“把酒带上。”
... ...
“嗨,帅哥?”诗尤攀着屏风,后面是跟着的叶自舒。
她一开口,叶自舒就按住太阳***,她算是知道为什么诗尤参加了那么多联谊会,但总是联谊不成功的原因。
隔壁屏风内的帅哥们都抬起眼看向诗尤,像是在等诗尤的下一句话。
场面一时僵住。
叶自舒拍拍诗尤的肩,“诗尤?”
她也在等下一句。
而诗尤没有下一句,卡了半天,举起手中的酒杯,“要一起喝酒吗?”
屏风与诗尤身侧的小小缝隙里,叶自舒看到许烟川眉头轻拢。
然后看了他隔壁的人一眼。
“不然算了吧。”她轻轻扯了下诗尤的衣摆。
诗尤身体微动,回头瞪叶自舒一眼,她都豁出去了,算什么算!
徐星火注意到许烟川的神色,下意识地想拒绝,可看到这位攀着屏风的女生,顿了两秒,他回答:“可以啊。”
也不知诗尤是怎么换的位置,昏昏然之间,叶自舒发现自己已经坐到了许烟川旁边。
酒吧表演开始。
灯光骤然暗下,身着夜行服的舞者在舞台中央跟着日式乐曲舞动。
这大概是除了高二雨中那次,叶自舒离许烟川最近的一次。
心跳得像鼓锤一样,扑通扑通地,连着太阳***都一震一震。
在烟雾缭绕的酒吧之中,许烟川身上依旧是好闻的清爽薄荷味。
他穿着黑色的衬衫,袖口随意挽到手肘处。
与隔间鬼怪张扬舞爪的背景,竟然相得益彰。
加入了两个女生,他却仿佛没有察觉到一般,只偶尔低头喝酒,其余时间则与旁边的男生闲谈。
诗尤已经和徐星火聊了起来,期间还不忘给叶自舒使眼色。
叶自舒狠咽下几口酒壮胆,一时不察,被呛了下。
身侧递来一杯柠檬水。
“谢谢,咳咳...”叶自舒捂着嘴,待那股呛意下去,朝身旁看不清脸的人道谢。
“没关系,”旁边那人又推过自己的酒,“要不要换这个,我还没喝过。”
宋留白看着身旁的人,即使是在昏暗灯光中,也能看到她被呛红的脸,“别逞强。”
明明算是第一次见的人,这人却一副熟稔语气。
许烟川就坐旁边,叶自舒甚至能感觉到从右边传来的源源不断的热度。
这股热意令她紧张。
而左边的人散发出的令人舒适的善意在某种程度上而言缓解了她的紧张。
“谢谢,”叶自舒看向他,这人戴着副眼镜,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不过不用了。”
她的酒和许烟川的酒摆在一起,靠得很近,不想换。
“但柠檬水很需要。”叶自舒拿过水抿了口,朝男生笑笑,“你叫什么名字呀?”
她心里还牢牢记得自己来这儿的任务。
她拒绝酒后,宋留白有一瞬间的愣怔,听到她问名字,他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宋留白。”
音乐逐渐到高潮,酒吧里也越来越吵。
“我叫叶自舒。”叶自舒蹙起眉,声音放大了些。
“嗯?”宋留白唇边笑意变深。
叶自舒往他那边靠了点,一字一顿,“叶、自、舒!”
“好,”宋留白看向她,眼睛里有亮亮的东西,“我记住了。”
“能加个微信吗?”叶自舒拿出手机刚打开二维码。
也不知这音乐是怎么回事,竟然在高潮途中忽然停下,灯光骤亮。
全桌的人都听到了她刚刚的那句话。
都看到了她举起手机二维码的样子。
视线瞬间锁在这两人脸上。
并且都是一副“我懂”的表情。
除了诗尤。
诗尤一脸“姐妹你在干嘛”的表情。
她余光瞟向许烟川,果然,许烟川正端着酒杯轻抿,面色适然,一副闲散看戏的模样。
时间暂停两秒。
宋留白打开手机,很自然地回了句:“好啊。”
众人打趣的笑,笑完继续各做各的。
虽然中途有点尴尬。
但加宋留白好友的过程是很顺利的。
很好的开始。
那么加许烟川——
叶自舒把视线挪过去,许烟川正兀自低头摆弄着手机。
“那个...”才刚开口,叶自舒已经发现自己声音开始抖了。
她清了清嗓子,“你好。”
许烟川抬了下眼,睫毛浓密。
叶自舒忽然被他的眼神给电到,一时有些愣怔。
许烟川抬眼看了她两秒,又收回视线。
徐星火和诗尤正聊得欢。
聊着聊着发现诗尤有点走神。
跟着她视线一看,原来她朋友正一动不动看着许烟川。
而烟哥——仍旧与往常一样,对女生的视线习以为常,头也不抬。
这女生不刚刚还在要宋留白的微信吗?
“咳!”诗尤很僵硬地咳了声。
把叶自舒给“咳”醒了。
“能加个微信吗?”叶自舒重新开口。
手因为长时间举在空气中,微微地抖。
“原来你们都在这儿。”许烟川还没回应,叶自舒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便被一道女声打破,她拉开屏风***包间,“找了半天。”
“冰然来啦,你怎么没回家?”徐星火热切招呼,环视一桌,给江冰然找位置。
宋留白旁边还有个空位,他眼睛看到,还没来得及开口,江冰然就像到自己家一样自然,走到叶自舒旁边,“麻烦,让让。”
气场夹带一身浓郁香味扑面而来,存在感十足。
叶自舒脑袋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很自然地往左边挪去。
抬眼,诗尤正用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瞪她。
叶自舒朝她抿唇,这***气场太强,她无意识就让位了。
桌上几人早对江冰然坐许烟川身边的理所当然习以为常,刚刚叶自舒要许烟川微信的一幕,也没多少人看见。
“在聊什么?”江冰然坐好后,像是没看见叶自舒一般,只偏头看许烟川。
“没什么。”许烟川长指依旧在手机屏幕上滑动,轻飘飘答了一句。
江冰然这次看了眼叶自舒,眼神很随意。
“冰然,喝什么?”徐星火吆喝服务员。
“老规矩。”
“一杯***玛丽。”徐星火了然。
原本放在一起的烟之罗中间,被送进一杯***玛丽。
叶自舒挪回自己的酒,端起喝一口,送回刚才的位置,甚至还要更贴近一点。
“在聊,可不可以要个微信。”
她忽然开口。
“什么?”酒吧有点儿吵,江冰然没听清,皱眉问了句。
她声音有些大,许烟川抬了抬眉骨。
“我说,刚刚在和许烟川聊,可不可以给我他的微信。”
叶自舒身体前倾,直接错开江冰然,对上许烟川的视线。

虚情假意免费阅读

许烟川挑了下眉。
四月底的天气,夜晚体感温度在二十度左右。
酒吧里没开空调。
叶自舒却在与许烟川的对视之中,背后悄悄隐出汗来,喉咙也开始发干。
“烟川,问你呢?”江冰然嘴里虽然在问,身体却往前挪了点位置,抵挡住许烟川视线。
叶自舒闭了闭眼,就算刚刚认为江冰然是气场很强的***,现在也有点想朝她露点眼白。
江冰然身后,一个手机被滑出来,上面是许烟川的二维码。
叶自舒嘴角***,赶紧拿手机扫码。
看到许烟川头像的那一刻,食指颤了下,才点下“添加好友”的按键。
扫好想再看两眼许烟川二维码,还没来得及,许烟川手机便震动起来,是来电。
叶自舒没敢多看,把手机轻轻滑回去,脑袋又往前凑了些,故意去看许烟川的脸,“有电话。”
再朝他摇摇自己手机,“我加啦!”
目送许烟川的背影消失,叶自舒才回头看面色不好的***。
“你叫冰然是吗?要不要加个微信?”
***脸色突然更差了...
... ...
许烟川绕着桌子出了酒吧,走到离酒吧有一定距离的地方,才接通电话。
“喂?烟川?”
许烟川背靠墙边,嘴角漾出笑,“奶奶。”
那头奶奶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烟川哪,最近学习累不累?辛不辛苦?”
“不累不辛苦,”许烟川回答:“家里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问问你,假期回来吗?”
本来是不打算回的。
许烟川抬头看了眼夜空,眸色暗了些,“回。”
“好,那奶奶给你做你最喜欢的炸茄盒!”
“不用费神,让阿姨随便做点就好,需要带什么东西吗?”
“阿姨在家里呢,哪里需要你带东西。奶奶只希望啊,你什么时候给奶奶带个女朋友回来——”
... ...
酒吧包间内,闲聊还在继续。
为了打入内部,许烟川走后,叶自舒把桌上的人的微信要了个遍。
“下个月是烟川生日了吧,送什么礼物好?”不知是谁开了口。
重要信息,叶自舒竖起耳朵。
许烟川生日在淮城中学和漫城大学都不算秘密。
许多女生都会借着儿童节给他送礼物,每次他生日,抽屉里、课桌上,都堆满了东西。
但叶自舒暗恋许烟川这么多年,从没有送过他生日礼物。
因为她看过那些礼物的下场,被放到一边,然后被他的朋友们,通通拿走。
除了他需要的。
可他几乎什么都不需要,只有大一那年,不知是谁送的,包装精美的一整盒糖果,他打开只尝了一颗。
“送糖。”徐星火拿了块玉米片进嘴里。
周围人皆笑着摇头。
糖,叶自舒喝口酒,问身旁看起来很好相处的宋留白,“送糖是什么意思?”
除了大一那次,其余时候,也没见许烟川多喜欢吃糖。
宋留白留意到叶自舒喝下酒时蹙起的眉头,把柠檬水往她面前送了送,“许烟川以前老想找一种糖。之前他生日,大家都想办法给他找。”
叶自舒眉头皱得更深,这事儿她没听说过。
“亲近的朋友都知道。”江冰然听到他们对话,把玩着中指上的细戒圈,挑眉说了句。
“现在我也知道啦,”叶自舒朝她笑笑,又看向宋留白,“是什么样的糖?”
“星星糖!”徐星火听到,接道:“好像是小学时候才有的,现在应该是停产了吧。我之前还去小学的小卖部找过,没有,小卖部老板说,早就没得卖了。”
“许烟川为什么要找已经停产了的东西?”诗尤不解。
“谁知道呢,你看他平常一脸无欲无求的,每次看到星星形状的糖果,总会多看两眼。”徐星火也不懂。
“什么样子的星星糖啊,我的意思是,大概的包装?糖的大小?”叶自舒打开手机备忘录,准备记。
宋留白挑了下嘴角,“找那东西做什么?”他朝对面的人抬抬下巴,“他们之前到处找过了,没有。”
“万一我们一找就找着了呢,”诗尤打圆场,看样子宋留白是不知道,她拉拉徐星火的衣角,“我们不是今天才认识,要是能给许烟川找到那什么星星糖,这不就成革命友谊了吗?”
徐星火抿着唇笑,“找不到糖,我们也能发展成革命友谊啊。”
最后还是江冰然开口:“彩虹色玻璃罐的。”
“还有呢?”叶自舒追问,彩虹色玻璃罐,很多糖都是这种包装。
江冰然指尖在桌上点点,“没有了。”
当时她得知这糖是许烟川想要的东西,让家里想办法到处找,都没能找到这个星星糖,她就不信眼前这个平平无奇的女生能找到。
虽然只有六个字,叶自舒依旧一字不落地把江冰然的话全部记了下来。
可远远不够啊...
江冰然看她记完,轻笑一声,“祝你早日找到。”
然后视线滑到叶自舒左边明显气压低了几度的人脸上,勾了下唇角。
... ...
叶自舒没想到出来上个洗手间也能碰到许烟川。
他长腿支着地,依旧在打电话。
隔这么远,她都有点羡慕与他通话的人。
因为他脸上的温柔神色。
才刚欣赏了几秒他的侧颜。
就看到远处有个女生朝许烟川走去。
叶自舒刚踏出的脚步倏地一下收了回来,缩回墙壁转角。
悄悄探了个头出去。
四月的夜晚,凉风习习。
那女生一头长发,朝许烟川拿着手机——明显是来要联系方式的。
只见那女生开口说了什么,不过几秒时间,许烟川便伸出手机,加了那女生好友。
这也...太快了吧...
快到那女生大概就只说了“帅哥,能不能加个微信”的功夫。
叶自舒缩回脑袋,后脑勺撞向墙壁,发出轻微“咚”的一声。
她捏着自己手机,刚加的好友还热乎着呢...
早知道这么好加,她该动作更快一点的。
不过...不能和别人比,要关注自己,至少万里长征,她已经踏出了第一步。
她打开手机屏幕,许烟川是真的很喜欢篮球,微信头像是他抱着篮球,站在篮球场正中央的样子。
这照片应该是他刚打赢比赛时拍的,照片中的少年,清瘦的下巴微昂,笑得肆意。
叶自舒按下保存图片,回忆起自己是出来上洗手间的。
一转头,照片上的男人正堪堪站在她面前。
把她吓得惊叫了一声。
分贝有点高,男人蹙起眉。
不是前一秒还在加微信吗?怎么这么快就跑这儿来了?
心脏还在扑通扑通地跳,面前的男人眉头松开了些。
叶自舒想朝他打招呼,张了张嘴,却说:“我是来上洗手间的。”
话音刚落,气氛安静了两秒。
叶自舒简直想打自己嘴,还想解释什么,许烟川已经准备抬脚。
“等下!”叶自舒拉住许烟川挽到手肘处的衬衣袖口。
袖口被拉住的力度很小,许烟川回头,神色有点不耐烦。
“那个,我是刚刚酒吧里,找你要微信的,我们一桌,你还记得吗?”
“我记性不差。”语气不太好。
叶自舒上牙咬了下下唇软肉,他刚刚打电话的时候,神色都是很温柔的。
“我刚听他们说,你生日要到了,你想要什么礼物呀?”
许烟川打量了眼叶自舒,她身着一袭米色长裙,长发被风吹得微微蓬起。
看向他的神色很认真。
“没什么想要的。”许烟川抬步,又想走。
“我听他们说,你想要一种糖?”当着许烟川面,叶自舒觉得自己鼓足了从未有过的勇气。
许烟川停下脚步,从叶自舒脸上挪开视线,放在很远的地方。
像是陷入了某种思绪里。
叶自舒没有打扰他。
“嗯。”他很浅地回应。
“可以具体一点告诉我是什么糖吗?我只知道是星星糖,彩虹色罐子的,但这种包装的糖果太多了,感觉不太好找。”
许烟川收回视线,垂下眼眸,眼底闪过丝落寞意味。
“找不到的。”
“我还没试过呢。”叶自舒***唇角,“你告诉我吧,详细一点。”
许烟川重新抬眼看她,“小拇指盖大小,糖也是五颜六色的,吃起来,先是酸味,酸味化完,才是甜味。盖子是塑料的,橙色。”
“好,我记住了。”
在他面前,在挨着他这么近的地方。
她连手机都不想拿出来。
本来是想要回去的。
因为刚刚意外的话题,许烟川有些心不在焉,不想现在回去。
“肚子饿吗?”
“不...饿!”叶自舒以为他要回酒吧,“不”字刚发音,又立刻改口:“本来是不饿的,因为喝了柠檬水可能消化了所以其实还是有点饿。”
乱七八糟的逻辑。
许烟川看了眼周围,“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大学城,街道上摊贩占了满地。
叶自舒抿起唇,唇边***小小的快乐酒窝。
她抬手,指了个离这里最远的小摊,“冰粉怎么样?”
许烟川根本没吃过这种东西。
正要点头,又听她立刻说:“哦对了你不喜欢甜,那换烧烤吧。”
许烟川闻言,抬眼看向叶自舒,眼里多了抹了然于胸的神色。

小编点评

叶自舒许烟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