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游戏养了三个反派(白糖)

我在游戏养了三个反派(白糖)

导读:《我在游戏养了三个反派》是由作者鹤浪所著,主角是白糖,我在游戏养了三个反派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穿成小说女配的白糖玩了一款经营类的游戏,她的任务就是将一块荒废的地建设成适合居住的城镇。

小说介绍

《我在游戏养了三个反派》是由作者鹤浪所著,主角是白糖,我在游戏养了三个反派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穿成小说女配的白糖玩了一款经营类的游戏,她的任务就是将一块荒废的地建设成适合居住的城镇。但白糖有三个奇怪的像素风居民。

白糖小说简介

居民1号每天身上都带着伤,他目露凶狠,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白糖只好从游戏商店内兑换药膏给居民1号上药。
居民1号抗拒任何人的靠近,但只有对方是白糖的时候她上,居民1号才会收起眼中的戒备,乖乖的枕在白糖的腿上。

我在游戏养了三个反派全文阅读

躺在床上有些无聊的白糖翻看着手机,因为一次偶然的意外她穿越到了小说中,成为了在反派大佬少年时专门欺负他们的恶毒女配。
这位恶毒女配不仅霸凌少年时期的反派们,而且还玩弄他们的感情,也难怪落了个成为精神病的下场。
一开始白糖还有些担心,后来她就没有什么感觉了,只要她不去故意招惹那些反派大佬们就问题不大。
白糖点开了手机里的唯一一款游戏——【一家一镇】。
这款经营类的游戏是白糖昨天刚刚下载到手机上的,游戏里的主线也非常简单,就是把一块荒废的土地使其逐渐发展,并且成为富裕的小镇。
游戏过程中,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居民定居在小镇上,并且会帮助玩家一起建造小镇。
白糖昨天玩了一会儿游戏,她被精美的游戏画面所吸引了,但是她的小镇根本称不上是小镇,就是一块长满枯树和杂草的荒地,凄凉极了。
白糖先是操纵游戏里的小人开垦出来了一块田地,她种植了一些蔬菜,有了蔬菜她就可以在游戏的商店里兑换各种商品和建筑。
蔬菜成熟的时间比较短,很快白糖就攒够了足量的蔬菜兑换了一件茅草屋。有了茅草屋,白糖就可以拥有第一位居民了。
游戏里的白糖小人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她拖拽着茅草屋围绕着游戏界面走了一圈。
这是白糖的第一件茅草屋,她把茅草屋放到了一处采光较好的地段,然后就静静的等着她的第一位居民的到来。
结果白糖第二块田地都开垦出来了,她的居民还是没有出现。
白糖还以为是自己的玩法有错误,她上网搜了一下攻略,但是攻略上也说只要建设了茅草屋,居民npc就会立马出现。
百思不得其解的白糖挠了挠头,她决定先下了游戏等着明天再来看看,结果这么一等,白糖就给忘记了,直接到了第二天的晚上临睡觉前白糖才打开了游戏。
白糖操纵的圆滚滚的小人出现在游戏里的田地一旁,她注意到游戏系统给她发来了一条提示。
系统:“恭喜糖糖大人有了第一位居民,现在快去看看他吧!”
白糖心中一喜,她连田地里的菜都没有来得及收,立马操纵小人跑向了茅草屋。
走到茅草屋前的白糖停了一下,她想着既然她的居民已经搬进来住了,她就不能随便***了。
白糖操纵着游戏里的小人敲了敲有些简陋的木门,因为现在的白糖没有什么钱,只能买一间最简陋的茅草屋给她的居民。
白糖见没有人回应,她又抬手敲了敲门。结果等了许久,都没有人来给她开门。
难道她的居民不会开门吗?
白糖轻轻的推开一道门缝,一张破陋的床上躺着一个小人。不过说是小人又有点不太对劲,因为他的画风和游戏里其他建筑的画风完全不一样,他是像素风的,不仅五官模糊不清,就连身体也四四方方的,看上去有些滑稽。
现在游戏里是处于冬天,虽然天气不会影响农作物的生长,但是会影响npc的身体健康,就连白糖操纵的这个小人也在系统的指导下换上了大棉袄。
但是躺在床上的小人身上只盖着单薄的被子,他病态白的脸上有一块乌青,像是被人打了一拳。
小人蜷缩在床上,他皱着眉似乎很不***的翻了个身,被子从他的身上滑落,露出他都是污迹和血迹的后背。
系统见白糖站在门口迟迟不进来,他十分贴心的催促道:“糖糖大人,您的第一位居民小良似乎身体有些不太***呢!”
系统:“虽然现在居民是像素风,不过随着大人的等级升高和居民对您的亲密度的增加,居民的面容会逐渐清晰。”
白糖也注意到了居民小良的头上浮现着一个红色的感叹号,她操纵着小人关上了门,防止外面的冷气吹进屋子里来,然后她快步走到了床前。
小良似乎因为睡的太沉了,并没有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
白糖点击小良头顶的感叹号,很快她收到了系统的任务提示。
系统:“糖糖大人,您的第一位居民健康值似乎很低呢,快想办法帮帮他吧!”
白糖看着把半张惨白的脸躲进被子里的小良,就算在睡梦中也是紧锁着眉头,健康值也只有可怜的【20%】。
白糖伸手试探性的摸了一下小良的额头,在游戏中,简单的互动能够增加彼此的亲密度。
小良皱着眉,他抿了抿发干的嘴唇,头顶飘着透明的聊天框。
【好……好难受QAQ……】
白糖操纵着的小人也带给她了反馈:
“手心好烫!”
白糖拖动着游戏的画面仔细观察了一下她的第一个居民,小良身上带着伤,还发着烧,别说帮她建设小镇了,似乎下个地都难。
白糖打开游戏里的商城,这里有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白糖很快就找到了【外用药膏】和【退烧药】,只不过两种药加起来要整整100棵蔬菜。
而现在贫穷的白糖手中只有70棵蔬菜,白糖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操作小人戴上帽子,迎着寒风,蹲在田地旁又种下并收获30棵蔬菜。
白糖用仅有的蔬菜为小良换了药,白糖在游戏里的小人坐到了床的一边。
白糖操纵着小人小心翼翼的掀起小良身上的被子,然后是上衣。虽然只是游戏里的人物,但白糖还是觉得哪里乖乖的。
小良好像睡的很沉,一直都没有醒。
小良上衣被掀开以后,白糖才看到小良身上一块又一块的黑紫色的伤痕,小小的身子上全部都是大小不一的伤痕。
由于游戏刻画的非常真实,另外再加上应景的悲伤的bgm,白糖都不由的更加心疼她这个居民了。
白糖打开游戏里的药膏摸了一点在手上,然后又轻轻的涂在小良身上的伤痕处。
她拍弄疼小良,所以动作不由自主的轻柔了下来,虽然这只是一款游戏,但是她刻画的太过真实了。
小良轻微的“唔”了一声,声音融在游戏的背景音乐里,白糖并没有听见。
白糖见小良还昏迷着,没有办法吃退烧药,她把退烧药放到了床头的桌子上。
白糖游戏里的小人打了一盆水,毛巾沾过水后,白糖把毛巾放到了小良的额间。
燥热的感觉少了一大半,身上的伤也不疼了,小良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只是他的面色依旧冷白,健康值只恢复到【30%】。
屋外寒风呼啸,小小的茅草屋艰难的矗立在风雪中。
白糖看了看游戏里她操纵的小人身上的大棉袄,她不怕冻,只是天气太冷的话会降低她的行动能力。
白糖脱下来自己小人身上的衣服盖在了小良身上的被子上面,小良的脸色才慢慢的不再冷白。
白糖想着今天可能等不到她的居民醒来了,他打算先下线,等着明天再来看看。
随着白糖在游戏里的身影逐渐消失,睡梦中的小良艰难的从被子里探出一只小手摸了摸身边的位置,入手的只有余温。
*
老旧的居民房内,阴森的光线,这里平时连阳光都很少光顾。
一位五官冷峻的少年躺在一张破旧的木板床上,他白到近乎透明的脸上有着青紫色的伤痕。
少年身形消瘦,面色很差。
明明已经入了冬天,屋内也没有暖气,就连少年也只是盖着单薄的被褥。
床头的闹钟响了起来,郁良张开有些混沌的眼眸,他伸手关上了闹钟。
郁良摸了摸额头,他昨夜回家的时候就已经很晚了,因为淋雨的缘故,他发了烧躺在床上就睡过去了。
他还以为自己起来后会非常的难受,但是……
郁良修长的手指试了试额头的温度,温度不算太高,而且他昨夜也没有很难受。
好奇怪……
郁良从床上下来,他刚想去拿外套,但是他手上的动作一顿,转身走到了镜子前。
郁良掀起上衣,少年腰身精瘦,白皙的肌肤上都是狰狞的伤痕,有不少伤还是新的。
郁良拧着眉头,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怎么觉得身上的伤好像比昨天好了许多,而且伤口已经不疼了,明明他并没有抹药之类的。
郁良放下上衣,他忽然觉得裤子口袋里有什么东西。郁良掏出来一看,是一个白色的小药瓶。
小药瓶上还写着“小良的退烧药(o゜▽゜)o”。
郁良皱紧了眉头。

我在游戏养了三个反派免费阅读

郁良扭开药瓶,白色的药瓶内装的是蓝色的胶囊,闻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味。
退烧药?
郁良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上,发现并没有其他奇怪的东西出现,但是他身上昨天还留有血迹已经被擦去了,后背原本红肿的地方也消肿了,一夜之间他身上的伤好了大半。
郁良清冷的面容上划过一丝疑惑,他急忙检查了一下屋子的防盗门和四周的窗户,都没有外人进来的痕迹。
很奇怪,就像是一场梦一般,但这一切真实的又不是梦。
郁良手里紧紧握着白色的小药瓶,看着墙上大小不一的抓痕陷入了回忆。
他爸爸患有神经病,妈妈和爸爸离婚后,就抛弃了他爸爸和他,自己一个人走了。
因为郁爸患有神经病的缘故,郁爸清醒的时候对郁良冷漠,不清醒的时候就对郁良拳打脚踢。
小的时候,郁良基本很少能等到郁爸给他做一碗热气腾腾的饭,他都是自己做饭给郁爸。
郁良也没有什么朋友,在幼儿园的时候,其他小朋友都嬉笑着说他有一个傻子爸爸,他以后也会成为傻子,谁和他玩谁也会变成傻子。
只有三四岁的郁良根本没有什么辨识能力,他也以为其他小朋友说的是对的,每当有集体活动的时候,他都会找个地方把自己躲起来,他害怕自己身上的“病”会传染到其他小朋友身上。
后来,因为郁爸的病情加重,郁爸每次动手越来越狠,郁良没有办法,为了避免郁爸会伤害到其他人,只能把郁爸送进了医院。
这几年,都是郁良自己一个人生活,他每天放学后都会去打工维持生活。
像他这个年纪,工作并不好找,郁良也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找到了一份洗车的工作。
郁良在学校从来不上晚自习,只要下午的课一上完,他就得准点到工作的地方。
郁良昨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而且突如其来的大雨将他浑身都淋湿了。
本就是严寒天气,再加上郁良穿的单薄,等到他走到卧室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发烧到什么意识了。
郁良直接躺在床上睡了过去,他这些年生的什么小病都是他慢慢熬过来的,每当他以为自己再也坚持不住的时候,第二天他又能重新从床上爬起来。
但是今天不同……
郁良摸了摸还是有些微烫的额头,不仅是他的烧退了大半,就连他身上的伤也好了许多,可是他家里也没有别人进来的痕迹,就如同做了一场奇怪的梦一般。
郁良低头看着右手里的白色药瓶,他注视着“小良的退烧药”这几个字陷入了沉思,黑色的眼眸也越显的幽暗。
有人会关心他吗?
真的有人会在意他的死活吗?
还是……这只不过是别人的恶作剧。
过了一会儿,郁良看了一眼时间后,他走到垃圾桶旁犹豫了片刻,最后他还是转身将白色药瓶放到了抽屉里。
郁良洗漱完后,背上书包走出了家门。临走之前,郁良竖起了校服的衣领,遮住了他脖颈处黑紫色的烫伤。
郁良在镜子前检查片刻后,觉得没有问题,他才推开了那一扇破败的防盗门。
这是郁爸发病的时候拿滚烫的热水泼在郁良脖子上留下的。一直苟且活着的郁良真正在意的事情很少,但脖子上的烫伤算一件。
他不想让那个人看见……
*
破旧的楼道内,楼梯和扶手上都留有厚厚的一层灰尘,地面上随处可见的塑料水瓶和烟头,墙壁上各种小广告。
已经习惯的郁良迈着修长的腿走出了楼道,穿着单薄的外套的他迎着寒风向前走去。
昨夜大雨过后,又下起了大雪,雪盖在薄冰之上。
少年本就有些病态白的肌肤在雪的衬托下更显冷白。
郁良呼出气在空中成了白白的雾气,他停下脚步,望向停在一侧人行道旁的自行车。
路牙旁停着几辆自行车,因为昨夜大雪的缘故,自行车车座和车把上都落了一层雪。
郁良郁色的目光落在其中一辆自行车上,他的目光逐渐照进了一点点的光芒。
郁良走到一辆浅蓝色的自行车前,他记得有个少女用冻红的指尖轻轻排掉落雪……
他伸出触碰着自行车座位上的雪花,有些雪花开始消融,有的雪花被他挥落到了地上。
郁良将自行车上的雪花都清理了,他指尖被冻的没有了什么知觉,尽管他知道这样的天气,那个少女并不会骑车,但他还是忍不住的想去……帮忙。
夹着雪花的寒风挂过,郁良下意识的抓紧衣领,将他的伤疤紧紧的掩盖住。
郁良驻留了一会儿,清瘦的少年又逆着寒风向前走去。
*
起晚还要赶车的白糖在白妈的絮叨下,急匆匆的除了家门。
昨夜下的那场雪很大,尽管一早就有环卫工人清扫地上的积雪,但白糖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决定搭乘公家车。
白糖小跑着转过转角,她余光瞟到了什么,不由的脚步一顿。
白糖回头看去,她经常骑着上下学的自行车停在雪地里,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反常的是,其他自行车上都有一层不算薄的落雪,唯有她一人的自行车上干干净净,完全不像经历过一场风雪后的样子。
白糖好奇的走了过去,她来回看了看她的自行车的周围,除了地上有些很模糊的鞋印外,再没有其他反常的地方了。
是有谁帮她打扫了自行车上的落雪了吗?
爸爸和妈妈现在都在家里,而且他们也没有出过门,应该不会是他们。
哪会是谁?
疑惑的白糖歪了歪头,可是她现在赶时间,只能暂时将这件事先放在脑后。
白糖小跑着感到站牌处,刚好坐上了第一班公交车,到学校的时候也没有迟到。
*
一个早读都在犯瞌睡的白糖总算熬到了下课。
白糖刚打算在桌子上小睡一会儿,坐在她前排的彭小雨转过身来。
彭小雨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白糖,我这次月考考的好差啊。完了,我妈回去肯定会骂死我的。”
今天一早,班主任就将月考的成绩贴在了后黑板上。月考过后当然会有人欢喜有人愁。
白糖这次的成绩还可以,她拍了拍脸颊,阻止自己犯困,然后安慰着彭小雨。彭小雨是她在班里为数不多玩的很好的朋友。
彭小雨吸了吸鼻子,她有些羡慕的说,“要是我也和那谁一样就好了,翘课、不上晚自习也能考第一名。”
白糖闻言若有所思的看向坐在前面的少年,教室内就算有暖气,但还是有些冷,可是郁良只穿着单薄的校服。
白糖是高二分班后才和郁良做了同班同学,她对郁良了解的并不多,因为郁良平时不爱说话,也不喜欢出风头,他有时候上课会趴在桌子上睡觉,他也会翘课,但这并不能阻止郁良次次考试得第一名。
可是班上的大多数同学都排斥郁良,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有一个患有精神病的父亲,另外就是郁良不喜欢说话,十分阴郁,平时同学想借他的作业抄抄,他都不会同意,而且他还常常身上带伤,似乎经常和人打架。
同学们都很害怕他和他爸爸一样有暴力倾向,所以没有人愿意和他坐同桌。
郁良孤零零的坐在前排,他是老师眼中的“问题”少年,因为同学们都不喜欢他,所以老师理所当然的认为问题是出在郁良的身上。
还是心理问题……
*
白糖收回目光,她有一次和郁良对视上了,她从少年的眼神中看到的只有阴郁和阴翳,死一样的寂静,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很可怕的目光,导致白糖就看了一眼,急忙移开了视线。
彭小雨不知道白糖在想什么,她又接着哭诉她这次糟糕的成绩。
*
一上午的课结束之后,提前跑到宿舍的白糖终于有时间拿出手机打开游戏了。
但是白糖拖拽着游戏的画面,就连那件简陋的茅草屋她也***看过了,可就是不见小良的身影。
白糖以为小良是外出探险了,一般游戏内的居民在完成他们手头上的工作后,就会开始【外出探险】,并且探险结束后还能带来一些简单的家具。
白糖在田地里收获了蔬菜,她算了算,今天晚上她就可以升到2级,并且有一块林地。
有了林地之后,她就能给小良建更好的房屋,并且还能给小镇上增添新的建筑。
白糖等了一中午,她的居民小良还是没有回来,她只能暂时退出游戏,等到下午放学后再看看。
可是,白糖从放学后一直等到她***睡觉都没有在游戏里见到小良的身影,白糖不仅有些担心,因为小良是她的第一个居民,而且小良身上还带着伤,白糖害怕小良会一去不复返。
白糖躺在床上,只伸出手拿着手机。
白糖游戏里的小人蹲在一块刚刚开发出来的林地旁,小人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白糖拥有了第一块林地。
系统:“恭喜糖糖大人拥有了第一块林地。”
“糖糖大人的居民好像外出回来了,快去看看他吧!”
回来了?
白糖急忙操纵着小人来到了地图上唯一一间茅草屋前,这次她还是让小人敲了敲门,但仍是没有人回应她。
白糖的小人推开一道门缝,冷风从门缝间灌了进来。
一个像素风的小人躺在简陋的木床上,他头顶上是代表他身体情况的健康值。
【健康值50%】
白糖皱了皱眉,她的居民身体好像还没有好。
代表白糖的小人悄悄的走进茅草屋内并关上了门,她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
白糖想着这样下去可不行,就要想昨天那样掀开小良的衣衫,检查一下他身上的伤有没有好,要是没好的话,她还可以兑换【外用药膏】给小良用。
白糖操控着小人刚刚摸到小良的衣摆,就在要掀开的时候,忽然有一道比白糖力道还大的力量将白糖的小人推到在了床上。
白糖愣愣的看着手机屏幕,原本还闭着眼的小良现在压在她游戏里的小人的身上,明明像素风的小良眼眸只是一双黑色的小点点,但白糖还是从那双眼里看到了阴翳。
白糖:怎……怎么回事?

小说推荐

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友友们,小编为大家推荐的我在游戏养了三个反派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不错吧,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