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了无益(岑苏沈萧白)

相思了无益(岑苏沈萧白)

导读:岑苏沈萧白小说——相思了无益全文免费阅读分享给大家;全本讲述了成为沈萧白的妻子之前她是他的师妹,也是乐团的第一小提琴手,然而成为他的妻子之后,她婚姻不幸福的怨妇,也是得了脑癌还有半年生命的不幸人。

小说介绍

岑苏沈萧白小说——相思了无益全文免费阅读分享给大家;全本讲述了成为沈萧白的妻子之前她是他的师妹,也是乐团的第一小提琴手,然而成为他的妻子之后,她婚姻不幸福的怨妇,也是得了脑癌还有半年生命的不幸人。

小说简介

只是令岑苏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为什么宋婉夕还敢回来,而且还敢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她面前,直到她在宋婉夕的身边看到了沈萧白,她才确定原来她的依仗竟然是她的丈夫,是她爱了多年的男人,看到这一幕的岑苏觉得人生真的是太搞笑了,她的丈夫为了另一个女人站在了她的对立面。

相思了无益免费阅读

南城,沈家。
岑苏吃完药,又将靶向药放入抽屉中,免得沈箫白发现。
半个月前,她确诊脑部恶性肿瘤。
医生告诉她,以国内的医疗条件,这种手术并没有成功的案例。
而她……最多还能活半年。
岑苏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浑浑噩噩的拿了药回家。
……
手表上的时针已经指向八点。
沈箫白还没有回来。
自从确诊绝症后,岑苏越发难以忍受这种冷清孤寂。
她还没告诉沈箫白这件事,她也不知如何去说。
她拿出手机,想给沈箫白打个电话。
她的手腕,从小臂到掌心,有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
手指微微一抖,一阵钻心的疼袭来。
都两年了,每逢阴雨天,还是会时不时发作。
这双曾经可以拉小提琴的手,已经彻底的废了。
她缓了一下,疼痛过去后,打开手机,通讯录里置顶的是“师兄”。
这么多年,她给沈箫白的备注一直都没变过。
电话一直是忙音,没人接。
这么晚了,他为什么还没有回家?
岑苏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心慌得厉害。
她所剩的日子不多,只想跟他多一点时间相处而已。
她一直都知道,沈箫白心里爱的人不是她,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她在付出。
幻想着总有一天可以感动他。
可两年半过去了,沈箫白对她的态度并没有丝毫变化。
她失败了,而且要死了……
沈箫白还是不爱她。
岑苏在屋里一刻也待不下去了,起身出门。
南城第一乐团。
岑苏到的时候,乐团正在排练。
她坐到观众席上,看着穿着黑色燕尾服的沈箫白指挥乐团。
音乐跟着他的节奏在演奏厅内安静的流淌。
岑苏却一个音节都没有听***,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台上那个第一小提琴手,脸上没有半分血色。
是她!
宋婉夕,她回来了!
怪不得这几天,沈箫白总是晚归,原来是因为这个女人!
排练结束后,她看到宋婉夕朝她走过来。
原来她早就看到了自己。
宋婉夕长得乖巧灵动,娇小玲珑,让男人很有保护欲。
她说:“岑苏,又见面了。”
岑苏从对方年轻的脸上看到一丝胜利的微笑,好像在跟她说,岑苏,你看看你,两年半的时间,还是一无所获。
平时,沈箫白的学生见了她,都要称呼一声师母。
而宋婉夕,从来直呼她的名字,不将她放在眼里。
岑苏双手抱胸,微挑下巴,她出生音乐世家,气质优雅,在她面前,宋婉夕哪怕一身高奢也显得庸俗。
“怎么会是你?”她语气冷淡。
宋婉夕得意的说道:“是师父让我来当第一提琴手的,怎么样,你应该很羡慕吧?”
这个曾经属于你的位置,现在是我的。
岑苏心底一阵痛楚,脸上没有半分血色,双手紧握成拳。
曾经她才是乐团的首席主奏者,除了指挥者之外,她是整个乐团的核心。
曾经的她光芒闪耀,亲人以她为荣。
她为了这一切付出了多少心血。
可现在,这一切都和她无关了。
三年她和沈箫白外出时遇到几个抢劫犯,她替他挡了一刀。
那把刀刺中她的手腕上,拉开一道长长的口子,差点整只手都保不住。
她知道,宋婉夕在嘲笑她是个废人,可她偏偏不会让她得意。
岑苏的眸子里凝着冷意,红唇微勾:“宋婉夕,这个位置是怎么得来的你自己心里清楚!”
两年前的抢劫案,她已经查到了点端倪,证据指向宋婉夕。
这个女人可能是怕事情败露,所以逃走了,没想到现在她还敢回来!
宋婉夕却突然双眼发红,眼眶里浮出泪光,一副被欺负了的可怜模样。
这时,沈箫白过来了,见此场景,他将宋婉夕挡在身后,防备着他的妻子。
那金丝边框的眼镜下,眸光冰冷:
“岑苏,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对婉夕做什么!”
沈箫白的话如同一记耳光扇打在岑苏脸上,让她瞬间脸色苍白。
然而按她的修养,她不会当着别人的面跟自己的丈夫吵架,她眼神倔强强硬的盯着他:
“沈箫白,你也不要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相思了无益全文阅读

沈箫白冷锐的目光注视着她,两人的视线交汇,岑苏分明看到了他冰冷的眼睛里压制的怒意。
沈箫白只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转过身,拉着宋婉夕就走了出去。
“箫白!”岑苏望着他决然而去的背影,喊了一声。
男人的脚步没有片刻停顿,只宋婉夕回头给了她一个得意嘲讽的笑容。
他竟连一点余地都不给她留!
岑苏嘴里泛着苦涩的滋味,大脑隐隐的痛。
……
岑苏麻木的回到家中。
她坐在沙发上,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前方,也不知在想什么。
她还不愿意睡,心里抱着仅存的希望等着沈箫白回来。
他一定会回来。
空旷的大厅里只有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那声音像是在一点一滴摧毁她的希望。
时针一步步指向2点。
岑苏眼底的希望渐渐幻灭。
突然,大门一阵响动,开了,岑苏惊喜的抬起头。
沈箫白从外头走进来。
他的视线在岑苏身上一顿,又移开。
两年半了,只要他晚归,这个女人都是这样固执的等待他。
沈箫白将外套脱下挂在衣架上,手机随意放在茶几上。
岑苏双手攥紧,抬起眸子看他:“箫白,我今天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她看着他俊美又无情的侧脸,咬着牙执着要一个答案。
这个她从小喜欢到大的男人,为什么就不能给自己一丝的温暖,哪怕一个眼神都好。
沈箫白漫不经心的的挑了挑眉,仿佛根本没放在心上:“那又怎么样,我我们的契约只剩下半年时间了。”
他的话就像毒箭一样刺穿她的心脏,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岑苏疼的呼吸都停滞了。
正因为这半年时光是她生命最后的半年,所以她才越发的舍不得他。
当年她孤注一掷用自己受伤的手逼他签下协议,求来这三年的夫妻。
可协议还没有到期,他就迫不及待的将那个女人找回来了。
她用这一生换来的三年,份量如此渺小。
岑苏伸出自己受伤的手,贯穿整个小臂的刀疤在灯光下异常刺目。
她语气很强硬:“箫白,如果你不把宋婉夕从乐团开除,我用这只手换来的婚姻,就不会离!”
沈箫白的目光在她的手上停了片刻。
他嘴角一扯,带着凉薄的笑意:“岑苏,你除了这只手,你还有什么可以威胁我?”
岑苏的脸色发白的跌坐在沙发里,眼底的光一点点的幻灭。
这句话击垮了她所有的骄傲。
是,他说的没错,她除了这只手,什么也没有。
沈箫白转过身,脸色却蓦然一沉,他拿起外套就往外走。
岑苏早已泪流满面,甚至无法开口挽留他。
门“嘭”的响起那一瞬间。
她终于无法克制的捂着脸,崩溃大哭!
眼泪从她的指缝流出,就像她这些年无法诉说的委屈和痛苦!
忽然,沈箫白搁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岑苏擦了擦眼泪,拿起手机一看,备注是“婉婉”两个字。
如此亲密,如此刺眼。
岑苏握着手机,指尖泛白。
这么多年,沈箫白一直都是连名带姓的叫她。
岑苏的心都碎了,痛苦再次席卷她的全身。
她手指一颤,直接挂断电话。
看着手机,岑苏迟疑了一瞬。
就迅速的输入几个数字,沈箫白念旧,解锁的方式一直都没有变过。
下一秒,手机打开了。
她点开通话记录,从上往下翻过去,顿时瞳孔一缩…

岑苏沈萧白

小说相思了无益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