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她家中有矿(常沐白傅炜初)

夫人她家中有矿(常沐白傅炜初)

导读:主角是常沐白傅炜初小说夫人她家中有矿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作者秋轻烟所著的言情小说,那人身量颀长,右腰部一道裂口,正汩汩向外流着血,很快将地板染红了一片。想想原主就是因为受到他的惊吓才被自己换了魂。

小说介绍

主角是常沐白傅炜初小说夫人她家中有矿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作者秋轻烟所著的言情小说,那人身量颀长,右腰部一道裂口,正汩汩向外流着血,很快将地板染红了一片。想想原主就是因为受到他的惊吓才被自己换了魂,而方才那柄长剑又险些要了自己的命,鬼使神差地,她摸过地上那柄长剑,默默横在了那男子的颈前。

小说简介

那人身量颀长,右腰部一道裂口,正汩汩向外流着血,很快将地板染红了一片。想想原主就是因为受到他的惊吓才被自己换了魂,而方才那柄长剑又险些要了自己的命,鬼使神差地,她摸过地上那柄长剑,默默横在了那男子的颈前。

夫人她家中有矿全文阅读

常沐白睁开眼,视线慢慢往下移。
颈前横着一柄长剑,寒气逼人,视线略往左,剑尖甚至滴着血,就在这静止的片刻,滴答一声,滴落在石地板上,格外惊心。
常沐白默默咽了一口口水,视线往右,握着剑柄的手指修长如竹,因为***的缘故,指关节处显现出青白的颜色。
她收回视线,从混乱的记忆中找到了些蛛丝马迹。
她叫常沐白,却并非此常沐白。
片刻之前,她还是公司首席服装设计师,刺绣世家出身,掌握多种绣工,天资卓绝。
而片刻之后,她成了绮罗绣坊家的小女儿。
不学无术,还被家人宠上了天,自我感觉极其良好。简而言之,是个纨绔。
她记得,这身体的原主患有哮喘,被这从天而降的男人一惊,发作了。而自己好巧不巧,就在这当口穿了过来。
常沐白无语地闭了闭眼,这都什么鬼运气。
她思考脱身之法的当口,颈前冰冷气息骤然消散,紧接着清脆的一声响,长剑铿然落地,惊得常沐白抖了抖,下意识地跳了起来,随后后知后觉地闭上了眼。
然而想象中抹颈的痛楚并未传来。她睁开眼,面前横躺着一个男人,一身黑衣,黑巾覆面,只露出一双紧闭的眼。
死得这么突然的吗?
常沐白愣了一会,弯下腰来,第一时间摘了那人的面巾。面巾之下高挺的鼻梁与薄薄的唇显露出来,剑眉斜飞入鬓,端的一副好容颜。
啧,可惜。这么俊俏的容貌,没想到是个杀人凶手。
那人身量颀长,右腰部一道裂口,正汩汩向外流着血,很快将地板染红了一片。想想原主就是因为受到他的惊吓才被自己换了魂,而方才那柄长剑又险些要了自己的命,鬼使神差地,她摸过地上那柄长剑,默默横在了那男子的颈前。

夫人她家中有矿免费阅读

说罢头重重的磕在地上,起来时她额上竟有了红印。常文昌和李氏心疼这懂事的大女儿,心知常沐秋从小疼爱她这妹妹,难免会包庇她。
“你就是太娇纵她了些,沐秋你也不必再说。这沐白变成如今这样我和你娘也脱不了干系。”
常沐白想要站起来与常文昌对峙,一旁的常沐秋了解她的脾性,连忙拉了拉她衣角。常沐白也是个知人脸色的,不会去硬碰硬。
“爹,娘我平日里是玩闹了些,但我也没做过让绣坊和常家蒙羞的事。仅外人的一面之词,就一口咬定我私会男子,不知羞耻,这对女儿是不是太残忍了些。”
孙素雨听到“外人”二字,拿出绣怕开始抹泪。
“原来二姐姐一只是这样看素雨的。”
但常文昌和李氏一心放在跪着的二人身上,非但没有理会孙素雨,还收获了常氏姐妹花嘲讽的眼神。孙素雨只得讪讪收起绣帕。
常文昌无可奈何,无奈道:“沐白,不是我和你娘不信你,此事兹事体大不可儿戏。就当你所说你是偶然遇见,那你总该告诉我们他是谁?”
名字,她可不敢说,说了小命不保。但常氏夫妇满脸焦急又让她于心不忍,何况还有一个看笑话的孙素雨。
“常老板莫急,我这不是来了吗?”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常沐白看向转身看向门外的人,一脸的感激。
傅炜初看着昨日见自己怕的要死的人如今一脸感激的看着他,越发觉得常沐白有趣。
常昌文看清来然后,走上前叩拜,屋内的人都随他跪下。常昌文不知傅炜初来此有何用意,道:“王爷来此,草民有失远迎,请王爷降罪。”
“岳父岳母大人请起,各位也起来吧。”傅炜初扶起常氏夫妇。而所有人都被傅炜初的岳父岳母搞得一头雾水,都吃惊的瞪大眼看他。
常文昌许久才反应过来,声音颤抖,问:“小王爷,您……?”
傅炜初把视线投向常沐白,道:“岳父大人可在质问二小姐昨日与谁在夜里私会?”
常文昌不敢相信,呆在原地,许久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他万万没想到常沐白夜里遇见的竟是这尊大佛。
看着失礼的众人傅炜初也不恼,依旧盯着常沐白。常沐白被他盯的头皮发麻,她不知道这位大爷是不是还想把她灭口,便悄悄向常沐秋身后挪了挪。
还是这么胆小,可吓不得了,傅炜初心想。
孙素雨看着二人的小动作,咬了咬牙。孙素雨这些年一直以绮罗绣坊的小姐自称,吃穿用度也是小姐做派。就样貌来讲她也算上称,但远不如常氏姐妹。就算如此一向看不起作为废物的常沐白,怎的只看常沐白不看自己。
一帮人无言许久,场面陷入沉寂,屋内只剩下众人的呼吸声。
不是没人想说话,是所有人都被惊的说不出话。官商有别何况对方还是个王爷。
“父亲,母亲,且让小王爷上座,在商议婚事。”常沐秋将傅炜初和常沐白的动作收入眼底,心中早已了然。
听到常沐秋的话,常文昌和李氏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请他上座。
经过孙素雨和陈氏身边时,傅炜初驻足,道:“常老板,我们商量婚事就不需要外人旁听了吧?”
孙素雨在傅炜初停下的那一刻惊喜万分,认为傅炜初终于看到了她的姿色,可在听到后半句话时,气的差点当场发作。
孙素雨不甘心,还想要在说些什么,被陈氏在后腰猛戳了一下,只得离开。
行至自己房中孙素雨咒骂道:“蠢货一个,还想高攀安阳王府。”
陈氏也气不打一出来,恶毒的盯着常氏夫妇的院落。
“素雨,你也是白瞎了这副皮囊,没有的东西,不如一个蠢货。”
孙素雨难以置信的看向陈氏,这个时候了不一起想办法对付常沐白,还想着在这指责她。
“常老板,我昨夜偶遇常二小姐,觉得甚是有缘,况且昨夜常二小姐不甚从树上跌落,我救人心切便…”傅炜初故意留白让常文昌遐想。常文昌把傅炜初、常沐白和孙素雨三人的说辞串了一下,也明白了事发经过,道:“此事还需看沐白是否愿意。”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常沐白,常沐白被看的不知所措,一脸茫然的看向傅炜初,傅炜初依旧笑容满面,看的常沐白浑身起鸡皮疙瘩。
“二小姐可要想清楚哦!”傅炜初笑道。
“我答应。”她能不敢答应吗?小命重要呀!
傅炜初满意的点点头,道:“岳父,您看这婚事?”
“既然沐白愿意,我也不插手。”
“好,岳父是个爽利人,我这就命人将聘礼抬进来。”
常沐秋偷偷拉住常沐白的手,眼里藏不住的担忧。常沐白挠了挠常沐秋的手心,露出了甜美的笑。看到妹妹如此开心,常沐秋愈发担忧,官商有别,此去只能做小,这种委屈她可受的了。常沐秋轻叹。
“岳父岳母,炜初此来匆忙,为我未来的王妃,还有***没有准备什么好东西,改日我定差人送到附上。”
王妃!常沐秋将常沐白抓得更紧了些,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
一个时辰后,傅炜初起身告辞:“此来匆匆,愿岳父恕罪,实属朝中有事不能耽搁,改日来访。”
“小王爷客气了,草民恭送王爷。”
傅炜初走后,一箱箱彩礼往府里搬,常沐白兴奋的摇着常沐秋的手臂,道“姐姐,姐姐这要值多少钱呐!”
常沐白笑的没心没肺,常沐秋宠溺的刮了下常沐白的鼻子,笑道:“多少钱都换不来个你,你是宝贝。”
常沐白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靠在常沐秋肩膀上,享受着来自常沐秋的偏爱。
“姐姐,你对我可真好。”
“傻妹妹我可是你姐姐呀,唯一的。”

小编点评

夫人她家中有矿全文免费阅读分享到这里,小说中的人物的角色名取的很好,氛围,背景都营造得不错,而且作者文笔极佳 幽默搞笑,是一部难得佳作!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