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识虞姬是徐姬(徐琦安其琛)

不识虞姬是徐姬(徐琦安其琛)

导读:徐琦安其琛小说在哪看啊?小编带来不识虞姬是徐姬全文免费阅读:徐琦还待敲门的手顿住了。这赫然是和安其琛同上了报纸的女人——许家大小姐许倩。

小说介绍

徐琦安其琛小说在哪看啊?小编带来不识虞姬是徐姬全文免费阅读:徐琦还待敲门的手顿住了。这赫然是和安其琛同上了报纸的女人——许家大小姐许倩。

小说简介

一身仓惶而来,满身悲凉而去。
夜风泠泠,徐琦想起初遇安其琛那年,戏里,她唱着“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戏外,那高坐主位的男人悄入她心。
一曲唱罢,一响贪欢,错的是她。

不识虞姬是徐姬全文阅读

夜深了。
租界的医院里,徐琦哄睡了病重的儿子。
白日的喧嚣被黑暗吞噬,那些强忍着的痛苦翻涌上心头。
“他,还是不愿意来吗?”
“回少奶奶,少爷在忙。”
忙?
有什么事比儿子濒死还要重要?
徐琦眼尾扫到垃圾桶里的报纸,那上面一对俊男靓女正浓情蜜意,看起来般配极了。
可那个男人,却是她的丈夫,余城安家继承人——安其琛。
她知道,他不喜欢她。
可是,她又做错了什么?
4年了,他厌恶她,连带着就连有她一半血脉的儿子,他也不喜欢。
他从来没有抱过儿子。
“爸爸……”
徐琦猛地擦掉眼泪,抬眼往病床上看去。
却发现,只是儿子发出的一句呓语。
徐琦的心更是揪着疼。
忍了又忍,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
徐琦站起身,决定去找安其琛。
安其琛厌恶她,从来都是住在安家酒店顶层的套房。
可真的来到酒店门外,徐琦却发现举手敲门并不容易。
开了门,见了他,她该怎么说?怎么求?
是说,儿子很想你,你能不能去看看他?
还是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但孩子是无辜的,求求你分一点关切在儿子身上?
话已经说过很多遍,换来的从来只有越发冰冷的厌恶。
可惜,敲了门之后,徐琦连说这话的机会都没有。
一个烫着***浪卷,红唇雪肤,穿着睡袍的女人开了门。
徐琦还待敲门的手顿住了。
这赫然是和安其琛同上了报纸的女人——许家大小姐许倩。
她竟然从安其琛的房间出来了。
徐琦心中那漏风的口子更加大了,只感觉连呼吸之间都刮着疼。
许倩眼含不屑的打量着穿着严严实实的斜襟袄裙的徐琦:“徐琦?你不好好在安家深宅大院呆着,跑到这里找其琛做什么?”
她找自己的丈夫,竟会被另一个女人质疑。
徐琦心中一痛,但为了儿子,她咬牙忍着难堪,:“许小姐,孩子病的很……”
“徐琦,你不过一个低贱的戏子,真以为自己是安太太了?“许倩轻轻一笑,语气温柔,说出的话却如蛇蝎。
徐琦脸色陡然苍白,许倩的话像一个巴掌扇在她脸上。
”那流着你低贱血脉的孩子,其琛会在乎吗?他说过,那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败笔!那个贱种……他本就不该来到这世上!”
“你住口!”徐琦浑身颤抖。
她可以折辱她,讥讽她。
可孩子……是自己的底线。
许倩却突然脸色一变,语调凄哀:“徐琦,我已经解释过,我和其琛清清白白,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麻烦?!”
徐琦心感怪异,许倩竟拉过她的手狠狠地抽向自己!
她白皙的右脸迅速红肿起来,徐琦楞在当场。
许倩捂住脸,含着泪,委屈的向徐琦身后扑去:“其琛,她竟然对我动手……”
她扯住男人的衣襟,欲言又止,却又恰到好处露出那红肿的脸,抽泣着道:“她还说我不知羞耻……”
安其琛来了?
徐琦僵着身体转过身,撞见男人深寒刺骨的视线。
他面容俊美,此刻却黑沉一片,森冷的眼神看的她难以呼吸。
还有什么不明了的呢?
刺骨的寒意涌遍全身。
徐琦倔强的站着,不肯后退半步:“其琛,不是我,是她自己打的……”
安其琛上前一步,抓住徐琦的手。
“打回去。”
安其琛看也不看徐琦,对许倩说着。
徐琦剩下的解释都卡在了喉咙。
“啪”
落在脸上的巴掌狠得让徐琦甚至踉跄了一步。
比巴掌更痛的,是那三个字,生生碾碎了她的心。
他不由分说就定了她的罪。
究竟是他太相信许倩,或是在他心中,她做什么都是一种罪?
“滚吧!”安其琛放开她的手,冷冷道。
徐琦转过身,眼泪终于忍不住。
她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
“安其琛,就算是定罪也该讲究证据,你就算不相信我,是不是也该相信酒店的监控。”

不识虞姬是徐姬免费阅读

一身仓惶而来,满身悲凉而去。
夜风泠泠,徐琦想起初遇安其琛那年,戏里,她唱着“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戏外,那高坐主位的男人悄入她心。
一曲唱罢,一响贪欢,错的是她。
若是那天她没有去扶中药的安其琛,若是发现有孕后她没有慌张的去找他却正好撞上安老太太,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她一路逃奔到儿子的病房,可刚踏***。
“跪下!”一声暴喝。
安老太太一脸愠色,当着一堆人的面命令着。
徐琦只能忍着屈辱,颤抖着跪下。
难堪吗?不愿吗?
可在安家,她没有说不的资格。
“大半夜跑到哪里鬼混去了,竟然把我金贵的重孙一个人丢在医院里。他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万死难辞其咎!”
徐琦离开之时,交代了自己的去向,也留下三个家仆看护,老夫人既然在这里了,这事不可能不知道。
徐琦唯一要做的,就是……
“我知错了,奶奶。”
认错,不停的认错。
“哼,丈夫拢不住,连儿子也照顾不好,你说你还有什么用?”
徐琦低着头,捏着衣摆的手,骨节已经发白。
“你现在可不是什么看台上的戏子!要是再让我发现你伺候我重孙不尽心,你就给我滚出安家!”
徐琦浑身一颤,不,她不能被赶出安家!
天赐,她那至今只有名没有姓的孩子。
安其琛至今都不允许他上族谱,没有自己,他该怎么办?
徐琦挣扎着,卑微至极说:“是。”
而正在这最丑陋难堪的时候,身后却传来清冷的声音:“奶奶。”
徐琦一怔,安其琛怎么来了?
她手指忍不住微微蜷缩,哪怕是巧合,被他撞见时她也不愿是这副佝偻卑贱的姿态。
徐琦悄悄挺了挺背,却听他说:“我和这个人有几句话要说。”
这个人?
哪怕连提她的名字,他都觉得恶心吗?徐琦心中一痛。
她麻木跟着安其琛,乖乖的和他保持着距离。
她克制又留恋的望着他,可他却矜傲又冷漠说:“叫你出来,有两件事。第一,以后不要去酒店脏了我的地方。”
徐琦的心一片冰凉,支离破碎,他嫌她脏……
安其琛又说:“第二,在奶奶面前安分点,若是倩倩出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所以他来医院,并不是为了看病重的儿子。
只是为了再一次警告她,不要伤害那个女人。
徐琦一再隐忍,眼泪终究是盈了满眶:“我怎么伤的了她?”
像她这样名不副实的少奶奶,怎么伤得了那高高在上的许家大小姐?
安其琛冷哼一声:“若不是你去招惹她,她又怎会故意伤了自己?”
徐琦愣在原地,如被雷击。
原来他已经看过监控,他也知道许倩骗了他。
可原来自己的委屈冤枉还比不上许倩那自导自演受的一点小伤。
至此,徐琦再无话可说。
安其琛也毫不留恋离开。
徐琦扶着墙角慢慢蹲下,眼泪这才落下。
“是我错了。”

小编点评

不识虞姬是徐姬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