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不在意(陶醉李易)

装不在意(陶醉李易)

导读:陶醉李易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分享装不在意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一次真心话大冒险,她坐到李易的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娇滴滴地喊道:“易哥哥~”沉默寡言的男人慢条斯理地抽着烟,烟雾缭绕。

小说介绍

陶醉李易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分享装不在意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一次真心话大冒险,她坐到李易的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娇滴滴地喊道:“易哥哥~”沉默寡言的男人慢条斯理地抽着烟,烟雾缭绕,几秒后放下烟,说:“你觉得我会喜欢你这样的嫩草吗?”

小说简介

她一脸的娇俏瞬间消失,刷地站起来:“真心话大冒险懂不懂?老男人。”
反正这个男人撩不动,她也就放弃了,维持原来的身份挺好。
一个雨夜,雨水声噼里啪啦,她穿着吊带裙提着高跟鞋准备出门约会,巧遇李易刚回来,两个人四目相对,一秒后,李易解着衬衫纽扣,一颗一颗,慢慢地往她这儿走来,逼得她不得不后退,退到窗台后,李易低头,领口露出带伤疤的锁骨,低声道:“去约会?我同意了吗?”

装不在意免费阅读

陶醉掐着点结束,说好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多一分钟都没有停留。关了设备后,她探头去看林琳跟丘媛,两个人的稿子才刚起呢。
“你直播完了,去帮我们买点吃的。”丘媛跟后背长眼睛一样,说道。
“吃什么啊?东湖这边过去便利店太远啦。”陶醉一***坐在长椅上,顶着投射下来的少许太阳,就开始吃鸡。
“你买什么都吃,快去,别偷懒,我正有灵感呢。”
“我在这里又碍不着你的灵感.....”陶醉翻个白眼,从椅子上下来,唠唠叨叨但还是走出东湖的小树林。
刚走出小树林,就接到苏姐的来电。
“陶醉,你可真准时啊。”苏姐在那边,语气又爱又恨,就是当年秦思思刚开始直播的时候她都没敢那么嚣张。
一大堆观众还在哪儿发评论,陶醉说一声下了,就真下了。
陶醉单手遮着太阳,哎呀一声,“姐,又不卖货,光聊好累的,我口水都干了。”
“那再呆个几分钟会死啊?观众都说你脾气大!”
“我那叫脾气大吗?”陶醉嘟囔。
苏姐:“别撒娇。”
说完,她停顿了下,才***正题。
“今天节奏上来了,很不错,流失率降低很多。”
“继续保持。”
“谢谢谢谢谢谢~~”
“滚。”苏姐笑骂一声,挂了电话。
陶醉进了凉爽的7-11,挑了一大堆吃的,放在收银台上,买单完,拆一根冰棍走到位置坐下,边吃边看着手机。
突地。
她***橙色APP,把之前拍的一些视频下载下来,都是下载些露脸露肩还好看的,发到微信里。
我是陶醉呀:【哥哥,这是我女神,好看吗。】
*
桌面手机滴滴响起。
李易挪开枪/,扫了一眼,都是陶醉发来的。他放下枪,抵在桌面上,拿起手机,点开,播放。
一张精致漂亮的脸在镜头里晃悠,有剧情的,也有没剧情的,按着特效拍的。
看了几秒后。
才看到陶醉发的那条问题。
腾不开手,他按了语音。
“你女神?”
他记得陶醉还小。
把这么一个小丫头当女神?
他嗓音挺低。
那头陶醉第一次从手机里听他语音说话,愣了几秒,才手忙脚乱地回。
我是陶醉呀:【哎,是啊。】
回过神后发现,这男人依旧没认出她来,真不是东西。
她立即编辑。
我是陶醉呀:【我就是很喜欢她,哥哥,你喜欢吗?】
李易:“我喜欢什么?”
我是陶醉呀:【喜欢我发的这个视频里的女主角。】
李易:“不喜欢。”
陶醉:“......”
李易,你死了!
她正准备说你没点眼光,你要孤独终老了。那头,李易又发来了语音,嗓音还是很低,“这几天收拾好行李。”
“江策去接你。”
陶醉:“......”
她打出去的字一个个地又收回来了。
认不出就认不出。
我看你什么时候认出来。
一秒后,她又编辑一条微信过去。
我是陶醉呀:【哥哥,你下载这个橙色APP呗。】
李易:【再说。】
再说。
明显就是不想下载。
狗东西。
陶醉吃完最后一点冰棍,拎着一大袋零食去给她们两个,坐在长椅上又开始玩游戏,这次匹配的队友都是男生,一个个在里面开麦,咋咋呼呼的,要不是还要组队吃鸡,陶醉早就关了语音。
一盘下来后,陶醉望着人物没动,不由自主地点开了微信。
又播放了李易刚刚发来的语音。
沉稳的。
冷淡的。
可就是比刚刚那几个男生好听多了。
*
最后一天,宿舍已经快被搬空了,陶醉是最后一个走的,关好门窗。她拖着行李箱下楼,江策开着SUV过来的,上前给她拿行李箱,之前送陶醉回家,两个人算熟悉过的,江策年纪比陶醉大几岁。
也把她当妹妹一样。
上车后,他握着方向盘,笑着道:“别墅有阿姨,会照顾你的日常起居,你需要什么直接跟阿姨说就行了。”
“李总房子买的比较偏,他喜欢静,所以出门可能不方便,家里有司机,你需要出门,直接给司机打电话。”
陶醉坐在后座,捏着手机,心跳有点快。
她哦了一声。
过了会儿,她问:“李易哥哥呢?”
“李总最近有不少需要应酬的,不会那么快回去住。”
陶醉:“....哦。”
“江策哥,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江策回头看她一眼,笑着点头。
陶醉:“李易哥哥真看过我相片?”
“看过啊,相片还是他发给我的呢,他没看过怎么发。”江策笑得有点无奈。
陶醉:“哦,是吗。”
呵呵。
车子很快开往海湾,按着斜坡开上一湾山水别墅。不是前排,是后面需要上个半山腰的那几栋别墅。
后面更静,前是湖,后是山。
大门敞开。
陶醉跟江策进门,里面的阿姨姓刘,出来迎接,笑着领陶醉去了二楼。
因是复式款的房子,大厅镂空。陶醉的房间挨着走廊,有单独的卫生间,还很大,有飘窗,房间似乎重新修整过,是米色跟粉色为主,一个很大的电脑桌跟梳妆台挨着一起。放好行李,陶醉跟刘姨就下楼。
江策在大厅里,看两个人下来,交谈一会儿,就离开了。
陶醉送他出去,回来后,整栋别墅就剩下两个人,刘姨笑着说:“陶醉,你自己一个人看电视,或者看电影,阿姨去做饭。”
“噢,好的。”
陶醉迟疑了下,想去帮忙,被刘姨推了出来,让她别捣乱。
陶醉站在空旷的客厅,顿了顿,问道,“刘姨,李易哥哥住几楼?”
“三楼。”
“哦。”
客厅收拾得很干净,整洁,没什么男人的气息跟痕迹。陶醉踩着拖鞋,走到沙发,坐下,拿起手机,准备玩下游戏,却发现茶几下摆放着一些东西,她伸手,扯出来一点。
是烟盒,还有打火机。
另外,还有平板,跟一份压着的文件。
这都属于李易啊。
陶醉脸一红,把它们都推了***。她往后靠,拿起手机又玩,可是一想到他可能曾经坐在这里看文件,或者在这里抽烟。
陶醉游戏里的人物就死了。
直接被毒圈毒死。
接下来的几天,陶醉熟悉了这栋别墅,出门去公司也有司机接送,刘姨住在负一层,家里还有两个临时***,平时过来搞卫生。别墅很大,但是很干净,看起来没什么李易的痕迹,但是也有不少他的小东西。
这些都得陶醉自己去发现。
比如他有块手表放在酒柜的槽里,摸起来冰凉凉的,不知道是什么质地做的。陶醉穿着露肩的及膝裙,又来摸那块表了,她垫着脚,研究着。
门外传来少许的脚步声,她猛地缩回手,转过身子,直接靠坐在高脚桌上,支着下巴往外看。
月光投射在地面上。
李易手臂上挽着外套,一身深色衬衫走进来,嘴里叼着烟,也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
陶醉晃着长腿,笑眯眯:“老流氓,回来啦?”
卷发,狐狸眼。
李易顿了几秒,“小丫头?”
陶醉掩嘴:“哎,陶醉钓鱼,李易上钩。”
李易并没有那么惊讶,他走向茶几,拿下嘴里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外套搭在沙发上,坐下,挽起袖子,看着她,说:“你认出哥哥,怎么不跟哥哥说?”
提起这个陶醉就来火,她跳下高脚桌,点开手机,点到那张相片,放在李易的跟前。“看清楚了吗?”
相片里是陶醉穿着一件白色高领毛衣,遮住半截下巴,眨了一只眼睛的相片,另外一只眼睛弯弯的,眼尾又长又勾人。
李易看了几眼,他往后靠,轻笑了声,“对不起,没认真看。”
陶醉站在他面前,看他笑,柔和了冷硬的线条,顿时也气不起来。她坐在茶几上,指着他:“你还说我钓鱼。”
李易:“对不起。”
陶醉掐着腰。
看他这副禁欲的样子,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李易靠着沙发,看着跟前坐在茶几上的女孩。
他年纪比陶醉大,带着陶醉玩那两年,他已经懂事了。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变成大女孩了,李易坐直身子,指尖摸摸陶醉的头发,“长大了。”
“馨姨还好吗?”
他手指一摸上来,发丝跟着陶醉都颤起来,她盯着他那修长的手,只不过,他一触就放,根本没多做停留。
陶醉一口气跟着落下,她有点赌气道:“好吧。”
“你还说不喜欢我。”开始翻旧账。
李易撑着膝盖,听到这话,愣了下。
一秒后。
他无奈,笑道,“对不起,我以为.....”
“你以为我钓鱼,钓男人。”
李易点了下眉心,“是,这么小,要有警惕心,你当时还想上我的车。”
“你知道上男人的车意味着什么吗?”
“可你不是我李易哥哥吗?”陶醉理直气壮。
李易:“......”
*
一分钟后,陶醉还想讨伐,但李易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接之前,看一眼手表,对陶醉说,“晚了,你先去睡。”
陶醉坐在茶几上,没应,没动,扭头看他。
他点了点她额头,“去睡。”
“不去。”陶醉摇头。
手机还在响,李易看她一眼,只得接起来,侧脸冷硬,他走过去酒柜那边,倒酒,接电话。
陶醉在原地坐着,看着他。
即使认出来了,他的态度是要比之前暖一些,但是,他却带着一种成熟到令人没法接近的疏离感。
他依然没在她脸上多做任何停留。
除了当哥哥,他别的还是冷漠的。
陶醉起身,走过去。
走到酒柜旁,看着他。李易接着电话,声音挺低,扫她一眼,点了下楼梯。陶醉使劲摇头,他拧了下眉。
接着,他喝一口酒,跟那头的人说,“十分钟后给你打过去。”
挂了电话。
他握住陶醉的手腕,“你平常几点睡?”
男人掌心温热,陶醉愣怔住,垂着头,看着他修长的五指贴着她肌肤,滚烫得很,还有些粗粝。
她来不及反抗,乖乖跟着上楼梯。
“几点睡?”他耐心似乎将尽,回头看她,又问一遍。
陶醉:“两点。”
“挺会熬夜。”他嗓音很低,平常那样回话,却带着凌厉。
陶醉:“....偶尔也一点。”
李易没应她,上楼后,直接推开她半掩的房门,把人拉***,随后撑着门,盯着她,“住在这里,从今天起,十点就得睡,最晚不得超过十二点。”
陶醉手背在身后,交握着那一块滚烫的肌肤,仰头看他,张嘴想说话。
李易指尖点了下屋里。
陶醉:“.....好嘛。”
“我现在就去睡。”说着,她准备要走,几秒后,她又回头,指着他说:“那你也不许超过十二点回来。”
李易人高大,手肘压着门框,听到这话,他眉梢一挑。
“小丫头,你我不一样。”
“你性别歧视。”
李易:“......”
他眼眸很深,没什么情绪。
陶醉说完,顿了几秒,有点怂,她嘀嘀咕咕,“那你超过十二点回来,得发个信息给我报备一下。”
李易轻笑出声。
“管挺宽。”
“行,我答应你。”说完,他一把拉上门。
砰——
眼前的深棕色门关上了,陶醉站在原地,握着手腕,过一会儿,她揉揉膝盖,手臂。心想,“天呐,全身都软了。”
她摸出手机,来到床边,坐下。
噼里啪啦地编辑。
我是陶醉呀:【住在这里的第五天,他回来了。】
丘媛:【然后呢?然后呢?他终于把你认出来了吧。】
我是陶醉呀:【嗯,还道歉了。】
丘媛:【哟,相处了,现在什么感觉?】
之前见面都是有些剑拔弩张的,这次,陶醉形容不上来什么感觉,她想起他摸了她发丝的手指,还有抓着她手腕上楼的温度。
陶醉趴到床上。
使劲地锤着枕头。
我好像陷***啦。
*
下楼后,李易倒了一杯酒,仰头喝完。周扬又打电话进来,他才接起来,周扬在那头:“哎呀喂,陶醉那小丫头住***了?”
李易:“嗯。”
“刚刚挂电话,干嘛去。”
“让她去睡。”
周扬笑得特坏,“你这是喜当爹了?”
李易又喝一杯酒,领口敞了些,脖颈线条流畅,他道:“年龄还够不上当爹。”
“哈哈哈哈哈......”周扬笑完,想了下,“我觉得我们在餐厅见到那个小丫头真的很眼熟。”
“她就是陶醉。”
电话那头安静几秒。周扬又哈哈笑起来。
“哎呀。”
“老流氓!”
李易:“...滚。”

装不在意全文阅读,

第二天,陶醉很早就醒,梳洗打扮一番,便出门。跟前几天一个人跟阿姨住在这里的心情不同,此时她走路心脏跟跑步一样加快。来到楼梯口,隐约就见餐厅的餐桌上明显多了一个人,正在看平板。
她心里一喜,跟猫似的,踩着台阶下楼,来到餐桌旁,拉开椅子,说:“早,哥哥。”
“早。”男人低声回了句,还在看平板,暗色衬衫跟长裤,袖子挽着,他跟前是三明治跟鸡蛋还有牛奶。
陶醉也是,她还多了一碗淮山粥,她看了一眼,朝阿姨看去。
阿姨点了下李易。
用嘴型说,“他让做的。”
陶醉皱着脸,不情不愿地拿起勺子,去舀粥,这东西黏糊糊的,勺子因搅动,在碗沿碰了一下。
哐——
李易握着平板,掀起眼眸。
这一眼,定住了。
眼前的女生电了波浪头发,全部拨到一边,露出白皙的脖子锁骨肩膀,星字型的耳坠垂在锁骨边。
她裙子是露肩的,两边都露,白得晃人。
屋里的空调开着,冷着呢。
李易看向她的勺子,“不喜欢吃?”
声音突然砸来,陶醉刷地抬头,男人好整以暇地坐着,眼眸很深,令人不敢忽视,陶醉握紧勺子,摇头。
“不喜欢吃也得吃点。”
陶醉:“.....那你怎么不吃?”
李易身子往后靠,笑了起来,“我吃完了。”
“你骗人。”
李易拿起平板,又看她一眼,“骗你怎么了,你也得吃。”
语气有点命令。
陶醉:“......”
“狗东西。”
她说。
李易又笑。
陶醉不想破坏自己此时美美的样子,只能拿起勺子低头吃,余光看着他,他一直在看平板,指尖微弯,修长,分明。可能是看完了,他放下平板,陶醉刷地收回视线,看着跟前的粥,继续吃。
餐桌一度安静。
李易用平板调高室内的温度,喝完最后一口牛奶,他起身,顺手捞起一旁的外套,走过去,来到陶醉的身后,外套抖开了,搭在陶醉的肩膀上,说:“屋里空调低,穿太少容易感冒。”
陶醉肩膀一热,反射性伸手一抓,她侧过头。李易低头挽着袖子,看她一眼,“继续吃。”
陶醉:“我热。”
“热就上去换件短袖的。”
陶醉:“我喜欢这样穿,你管得着吗?”
挽好了袖子,李易往下弯了弯身子,“你试试?”
陶醉:“......”
妈的。
“听话。”他说完,就往后院走去,陶醉也顾不上别的,身子往后靠,问道:“你今天会在家里吗?”
“会。”男人的声音从通道里传来。
陶醉唇角一勾,扯下外套放在膝盖上,转头继续吃早餐。
粥没吃多少,三明治跟牛奶鸡蛋陶醉都吃完了,她伸手去拿李易的平板,平板的封面是一片蓝色的。
里面特别简单,只有邮箱跟一个论坛跟浏览器。
陶醉点进APP系统,下载橙色APP,但是需要指纹。
陶醉:“......”
她愤而放下平板。
*
陶醉帮刘姨把餐盘收进厨房,站在厨房跟刘姨聊天,刘姨看这孩子长得漂亮又懂事,是很喜欢的。
当成自家孩子那样照顾,陶醉整理头发,低声问刘姨,“他在后院做什么啊?”
刘姨笑道:“后院有个射击场,就是有点小。”
陶醉:“上次你带我去看,门关着的那间?”
“是啊。”刘姨看她一眼,“太冷了,你去换套衣服吧。”
“不换,我喜欢这样穿。”
刘姨又笑:“你今天早上这样穿,确实很漂亮,之前李易还没来之前,你不是这样穿的啊。”
一语击破。
陶醉脸一红,“刘姨,你还不了解我!”
“我平时就喜欢这么穿!”
“好好好....”刘姨一阵笑,“我觉得你还是去换一套好了,等下他出来看到了,你还这样穿,他一拧眉,你估计受不住。”
陶醉:“......”
她是有点怕这个狗东西那双眼睛。
陶醉掐着腰,想挺一挺自己的气势,不过她看到墙壁上的时间,已经这个点了,她今天得直播,还是第一次带货。
立即跟刘姨说一声,转身上楼。放在房间里的手机一个劲地响着,是苏姐打来的,她接了以后,苏姐在那头噼里啪啦一顿问。
陶醉求饶:“知道,立马开始,放心,妆容很美。”
“算你识相。”
挂了电话,陶醉打开设备,又打开行李箱,这行李箱是昨天从公司带回来的,里面全是零食。
四人小组第一次带货全部都是同一家零食公司,也是一次考核。
【哇,今天好美啊。】
【对呀,沙僧,你这个妆容是去约会吧。】
“跟你们约会啊。”陶醉拆了一包薯片,吃了一口,咔嚓一声,一大早的,有点***人。观众一下子就发现。
【吃的什么?】
【一大早就吃垃圾食品,还对着我们吃,你几个意思。】
“我想吃就吃,你们管得着吗?还有这个...”她拿了一根辣条塞进嘴里,红艳艳的,又吃块饼干。
“哎,我不想当吃播啊,我就是帮你们试试味道。”
【太坏了这个人。】
【直播带货就直播带货嘛,你说的那么委屈,我们不买了啊。】
陶醉挑眉:“买嘛,求你们了。”
【.......可嚣张了这语气。】
【你这是求?】
*
从射击场出来,李易额头都是汗,他顺手将拆坏的射击枪扔进回收箱里,指尖沾了灰尘,他扯开领口,看到刘姨,“小丫头呢?”
刘姨擦干桌子上的水,点了点,“在楼上呢,可能在工作。”
李易一顿,“直播?”
“啊,是的,好像是这个工作。”
李易拿起手机,走向楼梯,扫一眼陶醉的房门就直接上三楼。手机恰好有微信,他看一眼,周扬截图了一张图片给他。
点开。
是陶醉穿着早上那条露肩裙子的直播截图,嘴里还吃着一块什么东西。
发丝往后扫。
跟前一片白皙。
周扬:好看?
李易:你很闲?一大早看直播。
周扬:我回去后关注的,你不知道你家小丫头直播。
李易没回,进了书房,开了电脑,三台电脑一块启动,他倒了一根烟,点燃夹着,拿起手机编辑。
*
万事开头难。
陶醉卖力吃了不少零食,但是真正下单的没几个,四人小组开了一个群,大家趁着空隙在里面哀嚎。
某一个人突然说:【听说思思姐第一次直播就卖了两千件,我们连她零头都没有。】
陶醉扫一眼,顿时有点没劲,她支着下巴,看着镜头,嘴里的动作也停下来了。
一群观众愣了。
【罢工啊?】
【不吃了?】
【不是想要我们买货吗。】
陶醉拿下山楂片:“爱买不买,哼。”
她语气嚣张,后面的哼却有点撒娇,一群观众又愣了,有些却不由自主地开始点去小橙车。陶醉也没去管了,她看一眼时间,说:“好啦,两个小时完了,我吃得嘴疼,我们就说拜拜吧。”
【哎——】
他们的话还没说完,屏幕一黑。陶醉揉揉酸疼的嘴角,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快中午了。
陶醉起身,伸个懒腰,拉开门出去。楼梯传来脚步声,李易恰好也走下来,视线在她身上扫了一圈。
陶醉察觉他视线,觉得肩膀凉飕飕的,她揉揉肩膀,喊道:“哥哥,中午好。”
说完,就转身,哒哒哒地下楼。
李易:“......”
陶醉走了几步,突地停下,转身,看着台阶上气势强大的男人。
“哥哥。”
“我这样穿不好看吗?”
她提着***,肩膀往后仰,锁骨明显,狐狸眼勾着。
李易沉默了一会儿,“好看那又如何。”
“在家穿***些。”
“好看就行了。”陶醉耳根一红,只听前面半句,后面就当没听见,谁不想穿得***些,还不是因为你在。
陶醉心里嘀咕,又扯了下肩带,露得更多。
李易:“......”
*
午饭很丰盛,奈何陶醉吃太多零食了,胃口不是很好。李易轻扫她一眼,夹了青菜放在她碗里,“吃不下肉,多吃点青菜。”
陶醉:“青菜也吃不下。”
李易:“零食吃多了。”
“你怎么知道?”陶醉眼睛一亮,抬头看他。
李易慢条斯理地擦擦唇角,“周扬看了你直播。”
“不是你看吗?”陶醉脸一垮。
李易:“......”
餐桌上安静会儿。
李易拿起手机,看她脸还垮着,问道:“卖货,卖得怎么样?”
她在的公司他手里有点股份。
一提起这个,陶醉就想起秦思思,苏姐看好她的同时,总让她跟秦思思学习,有一段时间让她看秦思思的直播,整个流光都以秦思思为风向标。她最不爽这点,难道不走秦思思那条路就会扑吗。
可是早上第一次带货,她用了自己的风格,却真的扑了。
陶醉低头塞了好几口青菜,含糊说:“还行吧。”
李易眉头一挑,没再问。
*
吃过午饭,陶醉回了房间午睡,醒来手机很多信息,她都懒得看,反正都是苏姐发的,她现在不想看。
她看一眼时间。
三点多。
她打了一楼刘姨的电话,问李易呢。
“在三楼书房。”
陶醉扯了扯裙子,整理了,踩着台阶,上了三楼。书房门开着,李易抽着烟,靠着墙,看着跟前的电脑屏幕。
余光扫到她,看过来。
陶醉立马微笑,“我***看看书可以吗?”
“嗯。”
陶醉走***,书房里窗帘没开,家具都是暗色的,有点严肃。她随手从书柜上取了一本书,坐在一旁的黑色沙发上,摊开,低头盯着看。
《清朝末年》
历史有学过这段。
不远处就是书桌,他转个身子坐在桌子上,翻着文件。接着手机响起,他接了起来,陶醉听着他在说话。
他还绕过桌子,去拿了一份资料,指尖拨开笔盖,直接签名。
陶醉悄悄看了他好几眼。
衬衫领口敞了点儿,似有道疤痕。
陶醉想再看清楚一点,他却指尖拢了下,领口合上。陶醉泄气地收回视线,继续看书,书房里一时又安静下来。
看了一会儿书,陶醉又去看书桌,上面放了一个烟盒,很细的那种,她顿了顿,合上书本,起身,走过去,拿起那烟盒,一看就是女士烟,她一愣。
怎么会有女士烟在这儿?
抽烟的滋味如何?
她抽了一根出来,放进嘴里。突地,烟被抽走,修长的指尖捏住她下巴,抬了起来,李易眯眼:“抽烟?”
“还在我面前这么明目张胆?”

陶醉李易

小说装不在意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