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姑爷萧权(萧权秦舒柔萧定)

超级姑爷萧权(萧权秦舒柔萧定)

导读:《超级姑爷萧权》已完结,主角是萧权秦舒柔萧定,小编带来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萧权口中的秦八方,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秦八方一个人已经风光无两,他儿子秦胜更是将门奇才,早就被封为骠骑大将军

小说介绍

《超级姑爷萧权》已完结,主角是萧权秦舒柔萧定,小编带来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萧权口中的秦八方,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秦八方一个人已经风光无两,他儿子秦胜更是将门奇才,早就被封为骠骑大将军。齐家不过一个小地主,还不如秦府的一根手指头粗!

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简介

“娘,秦家待我极好,秦老将军既然执意要我和秦小姐成婚,怎会这么对我?秦家是大家风范,做事也是大家之风,不会做这些龌龊之事来羞辱孩儿。这不,这五十两银子,就是秦老太太让孩儿转交给您的,说以后两家要多往来才是。”
萧权说得很大声,村民一听五十两,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寻常人家一家六口,五两银子能过一年!
村民也看见萧母手里拿着沉甸甸的钱袋,见看不了好戏,愤愤不平地离开了。

超级姑爷萧权全文阅读

齐七少现在被逼得退无可退,抵在墙壁上,他没应,被萧权震得失了语。
萧权声音铿锵有力,沉稳大气,齐七少和家丁们全员已经懵了。
萧权口中的秦八方,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秦八方一个人已经风光无两,他儿子秦胜更是将门奇才,早就被封为骠骑大将军。齐家不过一个小地主,还不如秦府的一根手指头粗!
齐七少被震得心肝都在颤!
可齐七少咬着牙,他和秦家大少秦风相识多年,也算有几分交情,他还用怕一个赘婿在这里虚张声势?
想到这里,齐七少壮了壮胆:“还......还没有见过谁当赘婿当得这么自豪!谁不知道,你昨晚连秦大小姐房门都没有进!都是睡在下人的厨房里!这在京都都传遍了!你还女婿呢!你连条狗都不如!”
此时,萧母脸色一变。
萧权冷笑一声,笑得齐七少心肝颤了颤。
萧权挽着手臂,气势似乎没有减半分,那眸子的深光,像是要戳穿齐七少的眼:“议论朝廷重臣的家事,轻者拔舌入狱!重者发配边疆为奴!你齐家有几条舌头够拔!你又有几条命,能活到发配边疆那一天!”
齐七少一抖,这话让在门外看热闹的村民,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
齐七少的尿都要流出来了,他看着萧权:“你......你给我等着......一个月后,我来取银子,你小子给我等着!”
家丁微微抖着,为难地道:“少爷,别说了,咱们走吧!”
秦家的确得罪不起,今天这事要是传到了秦家耳朵里,恐怕齐家得跪着去赔罪了。
齐七少捂着脸吼道:“到时候!你若敢不给那一百两,我就让京都的人都知道,你给秦家丢了多大的脸!”
萧权喝道:“滚!否则老子再扇你!”
齐七少吓得一抖,麻溜地滚出了屋子,第一次受挫的他,气得少爷脾气顿起,把院子里的东西通通打翻,好好泄了一通愤才走。
“儿,你在秦家竟受了这般屈辱?”萧母颤声问道。
松了一口气的萧权,心有余悸。想不到这个地痞流氓这么不经吓,就这么走了。
他回头安慰道:“不要听他的,都是谣言,不足以信。”
“儿,一百两有没有暂且不说,可......齐家欺人太甚,分明是敲诈。”受了一番惊吓的萧母,摇摇头坐在凳子上哭着道。若不是夫君早年战死沙场,她孤儿寡母何至于被人欺负到这步田地?
“放心,方才我说了,到时我这一百两送给他,他也不敢要。”
“唉,这事不提。娘只想知道,昨晚新婚夜真如他所说,你......”萧母担忧地握着他的手,这时村民都在门口窃窃私语,看着萧权的笑话。
本来赘婿就够丢人了,新婚夜连洞房都进不了,这还是男子汉大丈夫?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娘,秦家待我极好,秦老将军既然执意要我和秦小姐成婚,怎会这么对我?秦家是大家风范,做事也是大家之风,不会做这些龌龊之事来羞辱孩儿。这不,这五十两银子,就是秦老太太让孩儿转交给您的,说以后两家要多往来才是。”
萧权说得很大声,村民一听五十两,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寻常人家一家六口,五两银子能过一年!
村民也看见萧母手里拿着沉甸甸的钱袋,见看不了好戏,愤愤不平地离开了。
夕阳西下,不知不觉,萧权已经呆了一天,他该回秦府了。
萧母从一个吊篮拿出一包东西:“儿,拿着。”
“这是......”
萧婧笑道:“这是娘给兄长留的猪肉干。”
萧家一年到头,吃不着荤腥,肉极其奢侈。
看着瘦小的萧婧和病弱的母亲,萧权眼圈一红:“不必留,娘和妹妹用了吧。”
“不行!兄长带去!秦家人不给你饭吃,你就吃这个!”
萧母一听,含着眼泪道:“婧儿,莫要胡说!”
赘婿生活有多难,连萧婧一个十岁的小丫头都明白,萧母怎么会不懂?
萧母恳求的眼神,让萧权更生改变之心。从今天起,萧定的娘就是他的娘,萧定的妹妹就是他的妹妹!
他接过肉脯,道:“娘放心,切记看病!一个月后,我来接您去京都!”
“儿,你说什么?”萧母不解,秦府怎么会接纳她们母女?
“娘不必多虑,静候佳音便是,儿先走了。”
说完,他对母亲作了一个揖,便带着笔墨纸砚急匆匆地往秦府赶。
秦府,下人的厨房透出了昏暗的烛光。
一个窈窕美丽的身影,提着灯笼在厨房远处站着,灯笼的光在青石板砖上摇摇晃晃。
“小姐,今晚风大,咱们来府里这么偏僻的地方做什么?”
秦舒柔不作声,她水灵的眼睛望着那破旧的厨房,眉心一拧。
昨夜,萧定刚进婚房,就被大哥打了一顿,后又拖了出去。本来以为萧定一个文弱书生会唉声叹气,抱怨低落。
想不到,她来这里,竟听到他朗朗读书声。
“小姐是不是听了那首床前明月光,所以来看姑爷的?”原来昨天在外偷听萧权吟诗的人,是秦舒柔。
“姑爷?”秦舒柔不喜欢听到这个称呼,道:“他是秦府姑爷,却不是我的夫君,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说姑爷两个字。”
“是,小姐......”
这些天,秦舒柔成了京都的笑话。她虽然和萧定素未谋面,却打听过,萧定资质平平,还连着落榜三年。
她秦舒柔嫁给这样的无能之辈,实在委屈。只是这婚事,她做不了主。
她不喜苏定,却也没想到萧定住在下人的厨房。
她不由地对他产生了怜悯之心,不过,也只是可怜他而已。
秦舒柔心仪的夫君,一定是才华横溢、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可偏偏这个萧定除了样貌有些清俊,却毫无出彩之处,既穷又酸。
她自然是看不上萧定的。
可为何,他所诵吟之诗歌,她竟从未听过?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
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此时,只有诗圣杜甫这一首诗歌,让萧权如此感同身受,还这么契合他的抱负!
这诗词写的凄苦动人心魄,迸发的**和希望,更是让秦舒柔浑身一震,难道今天在阁楼听到的诗句,也是萧权所作?
不,她不信!她眉头一拧,目色讶异却又有几分冷漠:“我们走。”

超级姑爷萧权免费阅读

秦家一向家风清明,教育在京都是出了名的严厉。
秦老太太神色阴沉,不发一言。
秦南秦北如此,是家族不幸。
萧家本来是比秦家还权贵,却富不过三代。
有萧家前车之鉴,秦老太太对孙子辈更是日夜鞭策,加以督导,不许有一丝的行差踏错。
长孙秦风虽没有父亲秦胜这么出众,可年纪轻轻已经是四品的少卿,未来可期,前途在望。
长孙女秦舒柔也让秦家有光,生得花容月貌,才华横溢,在京都的官家小姐中口碑颇好。
可到了秦南秦北两个小孙子这里,一副纨绔的模样,却让秦老太太胆战心惊。
萧家从未出过一个纨绔子弟,也落得如此下场,秦家更应该事事警惕才是啊。
秦老太太看着不敢说话的秦南秦北,如梦初醒,可自己人得关起门来才教育,现在有萧权这个外人在,总不能亲自落了秦家的脸面。
她微微缓和了一下,眼眉微微一凝,没有责怪秦南。
宴席又重新开始,又上了一些新的美味佳肴。萧权垂涎三尺,萧定这个身体太久没吃肉了,肉的香气让身体很是兴奋。
这么好肉好菜,看起来像是个鸿门宴,秦家找他有事。
果然,片刻后,老夫人终于开口。
“萧定,你已经是秦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老夫人用通知的语气道,顿了顿:“我有一个远房亲戚,是我的外甥,尚未定亲。听闻你妹妹虽然才十岁,过个三五年也该出嫁了,先把亲定下来再说。到时候年纪一到,他们便可以成亲,皆大欢喜。”
萧权眼睛一沉。
在记忆里,老太太的确有个外甥,出了名的顽劣风流。
以前逢年过节,萧家都会来秦家送点薄礼,萧家自知秦家看不上这点东西,可秦老将军喜欢,所以两家来往还算密切。萧定每每来秦府,谨小慎微,生怕礼节不周,不料有一次竟和调戏丫鬟的这个外甥碰上了。
丫鬟卑微,哪里敢得罪这个老夫人的亲戚,只能任由这个外甥轻薄,可这丫鬟也有几分性情,被调戏后竟跳了井,寻了短见。
所幸丫鬟被救了回来,当时闹得秦府沸沸扬扬,秦八方便叫管家来问,即使过了许久,萧定对此等胡闹之人的名字,依然记忆犹新。
“敢问老夫人,您外甥可是叫何启明?”
“是。”
秦老夫人有些诧异,他如何得知外甥的姓名?
她有些不耐烦地点了点头,不料,她头一点,萧权就毫不迟疑地拒绝了。
“这事不可,何启明年少顽劣,不学无术,行为轻浮,舍妹若和这样的人结亲,岂不是羊入虎口,白白跳了火坑?”
萧权有些激动,连婉拒都不想婉拒,拒绝得干脆利落。
妹妹是萧权的底线,虽然他萧权和萧婧没有血缘关系,可是萧定生前对这个妹妹多有疼爱,他现在用着萧定的身体,萧婧又可爱懂事,现在自然也是他的亲妹妹了,岂能嫁给这样的货色?
何启明早就到了定亲的年纪,可如今却迟迟没有定亲,一定是这个人入不了官家小姐的眼,现在秦家却让妹妹和这样的人定亲,真是羞辱萧家。
老夫人脸色一沉,手里的筷子停了下来。
秦风见状,本来就不高兴的他,冷冷看了一眼萧权,高高在上地道:“萧定,你家都已经这样落魄萧条了,你又没有半点权势傍身,一介平民而已,现在这件事情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也不是要你来做主的。你如今是秦家人,有什么资格做主?有能力的人才有实力做主,像你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能有何用?”
呵,结亲结不上,还威胁起人来了?萧权冷哼一声,秦家所谓的大家之风也不过如此。
秦风一番话让饭桌上的气氛沉闷了起来,不过秦风冷哼一声,话锋一转,语气虽柔和,却拿出了施舍姿态。
“若结了亲,我们便是亲上加亲了。我手下缺人,到时候你来军中,我能让你有个好位置。你吃上了皇粮,萧家也有面子不是?如何?”
萧权沉默不语,秦家人以为他在考虑,秦家人得意洋洋的姿态溢于脸上。
妹妹换前途,似乎很划算。可萧权拒绝道:“官职一事,兄长不必担忧。秋闱将至,我会前去贡院考试。”
这句话,让秦南实在忍不住了,乡试?谁不知道,萧定已经连连落榜三年!早就成了京都笑话了!
乡试这条路,对于萧权来说,是最不可能的出头之路!
其他秦家人对他参加乡试不奇怪,只是,旁人都抢着和秦家做亲戚,可偏偏萧定像是奇耻大辱似的,半分都不情愿。
秦南一扫刚才的落败感,抓紧机会,嘲讽了他一波:“萧定,你还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怀才不遇?你算什么东西,你再考十年一百年,你萧定的名字都上不了皇榜!不过,你要是去当个宦官还是可以的,毕竟那样最轻松,哈哈!”
秦北在一旁也笑了起来。
秦舒柔面无表情,萧权被羞辱,似乎与她无关。
“萧定,我和四弟今年也去乡试。到时候等我们高中,你倒是可以来看看皇榜长什么样子。”
萧权微微一笑:“听说你熟读四书五经,却不通试帖诗。敢问,三弟如何高中?”
秦南秦北的水平,萧权是知道的,除了死读书外,还会写几首酸诗逗怡红院的姑娘开心,这些年他们吃喝玩乐,早就把圣贤书忘得一干二净了。
果然,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不过,秦南的反应倒在他意料范围之内。
“哼,我不通帖诗与你何关?总之,我和秦北一定在榜单上,你就等着落榜吧!”
秦南的话颇有底气,底气就来源于秦家。如今的大魏即使是一年一度选拔贤士,可寒门难出贵子,有权有势的人才能入朝为官。
秦南倒也不是嚣张,只是说了个大实话而已。此话一出,秦老夫人立马喝道:“秦南!不得胡言乱语!你心里明白就是,到时候如果高中,自有姓名在皇榜上,何必现在就吹嘘!”
自知失了言,秦南赶紧坐下来。
萧权猜到几分缘由,看来秦家已经为秦南秦北走好后门了。
秦舒柔轻咳一声,为了缓解此时的尴尬,抬起手用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了秦南的碗里:“南儿,吃菜,这是长姐让厨房特意给你做的水鸭。”
“谢谢姐。”
秦家人一家人其乐融融,吃饱喝足的萧权不想和这些人打嘴炮了。
此时,萧权站起身:“萧定还得回去温书,不叨扰老夫人和大哥用膳了,告辞。”
老夫人脸色冰冷,没应一声。
萧权只好自行离去。
“呸!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什么狗东西,敢娶我妹妹?你也配!等我高中之后,你们就只管睁大狗眼看就是!以后的萧定,你们秦家高攀不起!”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超级姑爷萧权全文免费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