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美色攻略病娇太监(姜得豆)

用美色攻略病娇太监(姜得豆)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姜得豆,用美色攻略病娇太监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姜得豆是个假太监,被沈一杠识破了女子身份她试过许多种方法同他培养感情,好让他不忍去揭发自己她成功了,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姜得豆,用美色攻略病娇太监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姜得豆是个假太监,被沈一杠识破了女子身份她试过许多种方法同他培养感情,好让他不忍去揭发自己她成功了,

姜得豆小说简介

第二章
室外脚步声响起,声音不大,密集紊乱。
偏院的太监们正在赶来。
汤池的两个刺客对视一眼,将箭弓挎在背后,不再恋战,跳窗而走。
姜得豆一直目视行凶者离开,直到他们身影彻底消失。

用美色攻略病娇太监姜得豆全文阅读

她强撑的身体骤然一软,瘫在皇帝怀里。
她真的痛。
整个人都轻轻打着颤。
可落在磕了鹿血的永顺皇帝眼里,她就跟那些投怀送抱的美人们一样,在他怀里花枝乱颤。
永顺皇帝:“……”
他张了张嘴,鄙夷之语险些脱口而出。
他看看她胸上的箭,再看看被鲜血染红的池水,思量了一瞬,伸手去扯她的面罩。
她不太像那些寻宠的女人。
这让他声音有些底气不足:“让朕看看这回的美人儿是什么水准。”
姜得豆拧眉,抬手推开他的手。
她一心救驾,衣服穿得不仔细,腰环没有系,此时外袍是敞开的,里衣随着她推人的动作也拉扯开来。
布料扯过箭柄。
她发出一声低吟。
“嘶……”
冰凉的池水爬上她的胸前,她意识到不对,迅速将领口重新拢紧。
她反应极快,胸前的光景只暴露了一瞬。
但永顺皇帝还是看见了。
白嫩的肤,惊心的伤。
在伤口上方三指处,有一个红色烙印,伤痕只有丁点大,三角形,烫伤痕迹。
皇帝屏住呼吸惊了一惊。
这个烙印他见过,在谢国公身上,也是胸口处。
谢家祖上是开国功臣,在战场上为先祖皇帝拼过命、挡过箭。
先祖皇帝感其功德,提为贵族士家,封其为国公。
此后,谢家所出儿女,都会在出生时就用特制熏香在胸口点上烙印,时刻提点他们不忘先祖之忠义。
——誓传承为君主舍生忘死之心。
这个被谢家视为荣誉与铭记的烙印,只有谢家嫡系亲眷和皇帝知晓。
永顺皇帝脸色大变,眼里再无半点旖旎不屑。
“你是谢国公的亲眷?”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屏着呼吸等待她的回复。
怀里的女子身体猛得一僵。
她偏过头去,避开了他探究的视线。
他只能看到她小巧的耳,白皙的颈。
永顺皇帝努力回想她的脸。
她自打入室便和刺客打斗在一起,又蒙着面,他未曾看清她的长相。
只能见她的婀娜身姿、冰肌雪肤。
他知道她是个美人儿。
思及此,永顺皇帝懂了。
谢国公一生只有一妻,无妾无通房无外室,子嗣单薄,仅有两子一女。
传闻谢家小女谢兰兰,生得国色天香。
谢兰兰和他是有婚约的,只待她及笄便将她送入宫里封妃。
可惜,她还差几日便满十六时,谢家被灭门了……
他甚至都还没见过她。
她就已经香消玉殒。
他记得清清楚楚,谢家是覆灭的。
九千岁特意让他见识过谢家***。
就在承天门前,九千岁命人把谢家蒙难者带给皇帝看,将一具具尸身摆满了整个广场。
上到谢国公亲眷,下到粗使丫头,除了谢家二公子的尸身没被找到外,其他人全在。
旁系亲属、同系官员皆被牵连,谢家相关,没一个活口。
传说中天姿国色的谢家小女也是位列其中的。
娇娇小小,衣着华贵。
死前都是身姿笔挺地,就那么直直躺在地上。
脸上刀痕密布看不出长相,真正的死因是胸口的匕首,插在心头,一刀毙命。
九千岁当时特意指了她的尸身给皇帝看。
“皇上,您瞧,这位就是曾跟您有婚约的那位谢家小姐。小姐英勇,为了免遭羞辱,自毁了容貌后***的。”
“瞧见她胸口这把刀没有,这还是您亲手赠予谢家的呢!”
“……”
匕确是番邦小国供奉的宝物,百年玄铁打造削铁如泥,刀鞘上镶着一串儿红色宝石。永顺皇帝赐给谢家二公子傍身用的,后被转赠给谢家小女防身。
永顺皇帝是眼见谢家小女的尸体的。
可这会儿,人竟奇迹般死而复生。
皇帝的震惊又升了些许:“小兰?你还活着?”
回答他的是一声清脆的:“咔嚓。”
——姜得豆折断了箭柄。
只留了一小截箭头在身上。
她左手抚上玉台,微微***,从皇帝怀里脱离开来,跳上了台子。
带起一片水花。
永顺皇帝想跟着起来。
可是台子上全是她身上留下的水渍,黏腻湿滑,他用不了力。
挣扎了两次都没能站起。
她已经开始往窗边走了。
永顺皇帝站在汤池里,双手扒扯在玉台上,冲着她的背影用言语挽留。
“是朕对不起你们谢家,朕这次一定保你平安——”
室外太监们的脚步声越发清晰了。
他特意压低了嗓音,用近似呓语的声音说。
姜得豆听到了。
但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停留的意思。
永顺十一年皇帝夺权失败谢家满门被屠,就是因为有奸细提前走漏了风声。
相比于谢家,皇帝身边的奸细只会多不会少。
在皇帝身边并不安全。
她现在不能暴露身份。
九千岁做事向来讲究一个斩草除根。
皇帝根本护不住她,她只会死得更快。
她右手紧紧捂着胸口,不让鲜血流那么快,她走到窗边,像两个刺客离开时那样,从窗户处跳了出去。
她的身影刚消失,门口太监不安的询问就来了。
“万岁爷,老奴给您提了点儿消暑汤来,您看您需要吗?”
是周宝年苍老的声音。
永顺皇帝瘫在池子里。
汤池的管事太监还算聪明,没敢贸然进来,而是去请了周宝年。
“把灯灭了。”
“周宝年来,其他人退下。”
周宝年遣散了左右,拧了下衣服上的雨渍后进了汤池。
一进门,就看到满池鲜红色的水。
他来不及惊呼就被永顺皇帝堵了回去。
“你我两个人,清理干净,不留半分血迹。”
皇帝的表情很奇怪,惊喜参半,可是语气却异常严肃。
周宝年没敢多话。
“是。”
周宝年眼睛往永顺皇帝身上扫了又扫。
皇帝顶着暴雨趴在地上做苦力。
做得特别认真。
仔仔细细地,从里到外,把每一个角落都清理得格外干净,不留半分血迹。
结束后,身娇肉贵的永顺皇帝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但他的眼里却透着奇异的光。
“周宝年,暗地里把宫里模样漂亮的太监做个名册。仔细点,一个都不许漏掉。”
周宝年:“……”
周宝年惊呆了。
皇帝这是憋太久了么?女人不敢碰,就打起了漂亮太监的主意……
永顺皇帝提醒他: “记住,要偷偷地办。”
“……”周宝年略微松了口气,万幸皇帝还是顾及皇家名声的还知道不该声张。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是。”
-
豆大的雨打得姜得豆睁不开眼。
雨水落在她身上经由伤口滚落到地面上,形成一片红色的水花,地上细微的雨血很快被大雨洗刷不见。
姜得豆伤口血流不止,没敢走太远。
九千岁耳目遍布后宫,她身上***味那么重,怕是走不了几步就会被九千岁的探子发现异常。
“……”
转念一想,姜得豆没有离开。
她窝在角落,趁着太监们都赶往汤池,悄悄往掌事太监屋子摸去。
掌事太监屋子一般会囤着几件小太监们的宫服,方便来了新人直接用,不用再去内务府跑一趟。
因着她拿石头丢汤池大门闹得动静太大,太监们怕皇帝遇刺所以都走得急没关门。
她很顺利就潜入了掌事太监的屋子。
屋子很空,桌边蜡烛已经燃了大半儿。
姜得豆关了门,走到储物箱旁边,从里面拿了两件新的宫服。
她忍着疼痛弯下腰去,拿着干净的衣服快速抹去了她留在地上的水渍。
还有一件新的是她准备换上的。
她身上这件沾了血又有了洞,肯定是不能用了。

用美色攻略病娇太监免费阅读

正待换下,便听到了脚步声。
由远及近,越发清晰。
“……”
姜得豆打开柜子,柜内只有一个药箱,剩余空间还很充足。
她躲了***。
柜子做工很差,一***就咯吱吱响。
她站好后便不再动了。
眼睛靠近门缝一点,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咯吱——”
大门被缓缓推开。
一个男人出现,他单手举着伞,没有提灯。
身后暴雨滂沱,隐匿了他的身形,只朦朦胧胧能看到细长长的身形。
他踏进房门。
晦暗的烛光映上他的脸。
眉眼清俊,表情冷冷清清。
姜得豆:“……”
看清他的脸,她无声叹了口气。
怎么偏偏是他。
——太医院内侍太监沈一杠。
沈一杠在宫人圈里赫赫有名。
作为一个太监,沈内侍其实是不讨喜的。
他总是冷着脸,也冷着眼。
主子们喜欢的是低眉顺眼一看就好掌控的小太监,沈一杠天生一张冷落的脸,即使表情恭敬谦卑,可还是有股倔劲儿。
他在司礼监呆了许久,一直没有主子乐意用他。
这样的太监本来是要被分去浣衣局做苦力的,结果宫内小有威望的大宫女们齐齐走关系来保他。
——他实在是好看。
宫女们大都很喜欢他。
为他那张脸,她们出钱出力,生生给他讨了个太医署的清闲差事。
太医署的太监每月月中是要给各宫的宫女太监们检查身体的,排除传染性恶疾,以免波及主子。
大宫女有官职,可以指定太监来问诊。
——都选沈一杠。
一来二去,沈一杠成了宫内最赤手可热的问诊太监。
就这样,沈一杠被宫女们抬上了内侍太监之位。
姜得豆不太喜欢沈一杠。
每次看到他那张面色沉沉的脸,她总是会想到谢家被灭门时的惨象。
偶尔遇到他,她总是第一时间低下头绕过他去,倒也没有和他有什么交集。
如今再次遇到。
她有些发慌。
“吱呀——”
沈一杠把大门关上。
然后他缓缓将伞收拢放置在门后。
雨伞放置好的瞬间,他忽然怔了一下。
姜得豆寻着他的视线看去,心里顿时一咯噔。
他看的是柜子前,她身上的水落在柜子里,水流从门缝渗出,一点点流向了柜子外。
“……”
她视线重新移回他脸上,猝不及防和他的眼神撞个满怀。
“……”
他在她忐忑中缓缓走来。
他的脸越来越清晰,在离她一米时顿住。
“咯吱——”
柜门被他打开。
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他对着她站着,高大的背影挡住了烛火。
他的阴影刚好落在她脸上,她视线暗了下来,这让她更加不安。
他拧眉站着。
脸上是惯有的冷漠。
她缩在柜子内,脸上蒙着白色的布,白布很长,遮住了她眼下的脸,布条一直垂到胸口,布被雨水打湿紧贴在脸上,勾勒出脸颊柔和的轮廓。
手里抡着件新的宫服,身上衣衫不整,帽子戴得歪歪斜斜,浑身湿透,衣摆还滴着水。
处处透着狼狈。
他打量了她几眼。
眼神在扫过她胸口那把断箭时凛了几分。
“出来。”
语气不善。
他分明是要把她交出去的。
姜得豆垂了下眼眸,一直紧捂着伤口的右手松了松,眼睛直直盯着他的,准备寻个机会将他打晕。
他似是洞察了她的反抗之意。
竟抢先一步将她拽了出来,他的手猝不及防揪上她的领口,***往外一拽。
她被伤痛侵袭太久,体力流失严重,没有力气反抗,被他轻松揪出摔在地上。
落地的瞬间他松开了锢着她领口的手,不经意将她落在胸口上的白布也扯了下来。
他平静看着她跌落在地。
面纱滑落的瞬间,他看见了她一缕缕黏在腰间长发和她的的全部容貌。
十八九岁的少女。
水眼山眉,五官柔和,稚气未脱,漂亮狭长的单凤眼眼尾已隐隐有了沉鱼落雁之势。
她侧起身来,小脸紧绷,努力做出冷静的模样来回望他。
防备之意蓄满了双眼。
他盯她良久。
目光沉沉,似盯着她,又不像在看她。
姜得豆不喜他的眼神:“你要如何?”
尾音压得低,透着不安和警惕。
沈一杠回神。
他是见过她的,但她好像遗忘了他。
他蹲下身子她平视他。
因他的靠近,她脸色沉了不少。
“叩——”
门外传来一声轻微的敲门声。
“沈内侍。”
是汤池掌事太监。
沈一杠的目光落在姜得豆脸上没移开:“何事?”
“想起您屋里蜡烛好像要用完了,来给您送点新的蜡烛。”
姜得豆:“……”
她收回视线败下阵来。
屋外来了人,她体力透支晕眩感渐起,这种情况下她一对二完全没希望。
局势不是她能挽救的了。
她以为沈一杠会把她交出去,可是他却说:“够用。”
把人拒之门外。
“那好,我不打扰您休息了,明儿见。”
“嗯。”
姜得豆:“?”
他好像并没有理由帮她。
她不解。
可是门外渐渐消失的脚步声已经证实汤池掌事确实是离开了。
沈一杠没有把她交出去。
“你……为何改了主意?”姜得豆未能等到他的回答。
她晕了过去。
-
姜得豆是被凉水冰醒的。
猛然睁开眼,沈一杠正用手沾了凉水在她脸上洒。
见她清醒,他停下了动作。
“醒了?”他问。
还是那张没有人情味的、令人压抑的脸。
她没答,先缓了缓情绪。
此刻的她正躺在他的床上,身上盖了被子,周围充斥着药草的味道。
她一愣,往下看去。
发现被鲜血染得一塌糊涂的衣服不见了,此刻里衣干净无损。胸上被绑了厚厚的纱布,伤口处敷着草药。
她愣在原地,直勾勾盯着沈一杠的脸。
沈一杠由着她瞧。
默了许久,姜得豆迟疑着艰难开口:“沈内侍。”
为伤痛所苦,嗓子又干又哑。
“您帮我上的药?”她问。
未等沈一杠回答,她又问:“您帮我换的衣服?”
沈一杠缓缓回她。
“医者仁心,情非得已,忘姑娘见谅。”
姜得豆:“……”

小编推荐理由

用美色攻略病娇太监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